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0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五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五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九十九

  宋二十一

  理宗三

皇極典第一百五卷

帝紀部彙考九十九[编辑]

宋二十一[编辑]

理宗本紀三[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開慶元年春正月乙巳朔,詔飭中 外奉公法,圖實政。馬光祖與執政恩數。李曾伯進觀 文殿學士。己酉,大元兵攻忠、涪,漸薄夔境,詔蒲擇之、 馬光祖戰守調遣,便宜行事。辛亥,詔:戍蜀將士,頻年 戰禦,暴露可閔。今申命蒲擇之從優犒師,春防畢日 即與更戍,其輒逃歸者從軍令。癸丑,詔呂文德城黃 平,深入蠻地,撫輯有方,與官三轉。庚申,詔知賓州呂 振龍,知象州奚必勝,兵至聞風先遁,兵退乃返,並追 毀出身文字,竄遠郡。橫州守臣劉清卿設隘堅守,與 官一轉。壬戌,監察御史章士元言謝方叔帥蜀誤國, 詔方叔更與鐫秩,其子修竄廣南。癸亥,左司諫沈炎 言余晦壞蜀,幕屬李卓、王克己濟惡斂怨,詔晦、卓、克 己各奪兩官。丙寅,印應飛依舊職知鄂州兼湖北轉 運使。丁卯,賈似道以樞密使為京西湖南北四川宣 撫大使、都大提舉兩淮兵甲、湖廣總領、知江陵府。蜀 帥蒲擇之以重兵攻成都,不克。大元兵破利州、隆慶、 順慶諸郡,閬、蓬、廣安守將相繼納降,又造浮梁於涪 州之藺市。戊辰,以李庭芝權知揚州。二月乙亥朔,詔 京西提刑王登提兵援蜀,功未及成,齎志以歿,贈官 五轉,致仕恩外,仍官一子。庚辰,以趙與為觀文殿 學士、兩淮安撫制置使兼知揚州。乙酉,出內庫緡錢 三千萬助邊用。丙戌,以馬光祖為資政殿學士、沿江 制置使、江東安撫、知建康府、行宮留守。己丑,詔蠲建 康、太平、寧國、池州、廣德等處沙田租。壬辰,詔蠲漣水 軍制司所收屯田租。乙未,發平糶倉米三萬,減直振 在京民。辛丑,涪州報大元兵退。三月庚戌,詔印應雷、 黃夢桂赴都堂稟議。命有司縣重賞募將士,毀藺市 浮梁。癸丑,詔:蜀死節臣、雲頂山諸處將士,咸褒錄其 後。丁巳,以呂文德為保康軍節度使、四川制置副使 兼知重慶府。庚申,馬光祖奏大元兵自烏江還北。辛 酉,雨土。夏四月甲戌朔,以段元鑑、楊禮堅守城堡,歿 於王事,詔各贈奉國軍節度使,封二字侯,立廟賜額。 致仕恩外,更官一子成忠郎。丁丑,以向士璧為湖北 安撫副使、知峽州,兼歸、峽、施、珍、南平軍、紹慶府鎮撫 使。甲申,詔:守合州王堅嬰城固守,百戰彌厲,節義為 蜀列城之冠,詔賞典加厚。乙酉,知施州謝昌元自備 緡錢百萬,米麥千石,築郡城有功,詔官一轉。乙未,詔 賜夏貴溧陽田三十頃。丙申,以呂文德兼四川總領 財賦。五月甲辰朔,城金州、開州。辛亥,雨雹。乙卯,達州 上呂文德等戰功,詔遷補有功將士。丁巳,詔湖北諸 郡去年旱潦饑疫,令江陵、常、澧、岳、壽諸州發義米振 糶,仍嚴戢吏弊,務令惠及細民。乙丑,行開慶通寶錢。 辛未,賜禮部進士周德炎以下四百四十二人及第、 出身有差。婺州大水,發義倉米振之。六月甲戌,呂文 德兵入重慶。詔諭四川軍民共奮忠勇,效死勿去,有 功行賞,靡間邇遐。有能效順來歸,悉當宥過加卹。仍 獎呂文德斷橋通道之功,命兼領馬軍行司。辛巳,以 朱熠參知政事,饒虎臣同知樞密院事。丙戌,南平來 報戰功。戊戌,詔申嚴海道防禦。己亥,詔獎諭賈似道。 壬寅,以李庭芝直寶謨閣、湖北安撫副使兼知峽州。 太白晝見。秋七月辛亥,太白入井。癸亥,蔡抗薨,贈少 保,諡文肅。以知播州楊文、知思州田應庚守禦勤勞, 詔各官一轉。八月甲申,以濠州統制張斌柘塘之戰, 歿於王事,贈官三轉,仍與一子下班祗應。乙酉,降人 來言:大元憲宗皇帝崩於軍中。戊子,詔吳潛開閫海 道,勤勞三年,屢疏求退,依舊觀文殿大學士、判寧國 府、特進、崇國公。辛卯,命呂文德兼湖北安撫使。庚子, 太白犯權星、熒惑。九月壬子,賈似道表言大元兵自 黃州沙武口渡江,中外震動。己未,嗣濮王善騰薨。庚 申,以吳潛兼侍讀、奉朝請,戴慶GJfont端明殿學士、簽書 樞密院事。下詔責己,勉諭諸閫進兵。壬戌,詔出內府 緡錢千萬、銀五萬兩、帛五萬匹給宣司,緡錢五百萬、 銀三萬兩、帛三萬匹給沿江副司犒師。詔:已命御史 陳寅趣淮東調兵五萬,應援上流。癸亥,趙葵特進、觀 文殿大學士,封衛國公,判慶元府、沿海制置使。命侍 御史沈炎往沿江制置副司趣兵援鄂渚。再出內庫 緡錢五百萬、銀二萬兩、帛二萬匹給兩淮制司,緡錢 二百萬、銀萬兩、帛萬匹給沿江制司,以備軍賞。戊辰,太白犯熒惑。己巳,詔賈似道兼節制江西、二廣人馬, 通融應援上流。庚午,合州解圍,詔王堅寧遠軍節度 使,依前左領軍衛上將軍、興元府駐劄御前諸軍都 統制兼知合州、節制軍馬,進封清水縣開國伯。冬十 月辛未朔,丁大全罷,以觀文殿大學士判鎮江府。壬 申,以吳潛為左丞相兼樞密使,進封相國公;賈似道 為右丞相兼樞密使,進封茂國公,宣撫大使等如舊。 癸酉,命趙葵為江東宣撫使,馬光祖移司江州應援 鄂州,史巖沿江制置副使,移司壽昌軍應援鄂州。丙 子,改封吳潛為慶國公。丁丑,詔給還浙西提舉常平 司歲收上亭戶沙地租二百萬,永勿復徵。庚辰,詔合 州圍解,宣閫制臣及二三大將之功,宜加優賞。呂文 德授檢校少師,李遇龍進三秩、權刑部侍郎,各賜金 幣;將佐以下,進秩、賜金有差。詔自今月十一日始,避 殿減膳徹樂。又詔:比者蜀道稍寧,然干戈之餘,瘡痍 未復,流離蕩析,生聚何資。咨爾旬宣之寄,牧守之臣, 輕徭薄賦,一意撫摩,恤軍勞民,庶底興復。其被兵百 姓,遷入城郭,無以自存者,三省下各郡以財粟振之。 壬午,御史陳寅言:知江州袁玠貪贓不悛,殘賊州邑。 詔削玠五秩、竄南雄州。癸未,丁大全落職、罷新任。乙 酉,雷。丙戌,以趙葵為沿江、江東宣撫使,置司建康,任 責捍禦。癸巳,向士璧權兵部侍郎、湖南安撫使兼知 潭州,任責廣西邊防。十一月壬寅,以朱熠權知樞密 院事,饒虎臣、戴慶GJfont並權參知政事。癸卯,呂文福帶 遙郡防禦使、河南招撫使、知淮安軍。詔追毀袁玠出 身以來文字,除名不敘,移萬安軍。戊申,詔求直言。辛 亥,舟師戰滸黃洲。乙卯,詔趙葵授少保、觀文殿大學 士、江東西宣撫使,進封益國公,其饒、信、袁、臨、撫、吉、隆 興官軍民兵,並聽節制調遣,諮訪、罷行、黜陟皆得便 宜行事。以緡錢五百萬、銀五萬兩給其用。丙辰,詔選 精銳招信、泗州千人,揚州拱衛軍千人,安豐、濠州各 千五百人,赴京聽調遣。庚申,夏貴入見,帝撫勞甚至。 閏十一月甲戌,詔出內帑緡錢五千萬犒內外諸軍。 丁丑,以向士璧為湖南制置副使,餘職仍舊,賜金帶。 己卯,熒惑入氐。癸未,諸將陶林、文通進兵有功,詔林 帶行遙郡刺史,文通轉武功大夫,賜銀有差。甲申,以 印應雷為軍器監、淮西總領財賦兼江東轉運判官, 呂文德檢校少保、京西湖北安撫使兼制置使、知鄂 州兼侍衛馬軍都指揮使。己丑,皮龍榮兼資善堂翊 善。庚寅,陶林奏沼山寺戰功。癸巳,向士璧連以功狀 來上。乙未,詔降周震炎第四甲出身。丙申,賈似道表: 大戰數合,皆有功。十二月己亥朔,賈似道言鄂州圍 解,詔論功行賞。丁未,熒惑犯房宿、鉤鈐星。辛亥,詔改 來年為景定元年。壬子,改封吳潛為許國公,賈似道 為肅國公。

景定元年春正月丙子,詔獎賈似道功。庚辰,歲星、熒 惑合在尾。壬辰,詔:知涪州趙,聚糧不運餉兵士,遂 為北有,已削一秩,罰輕,再削兩秩。乙未,潼川城仙侶 山。賈似道言:高達守鄂州城凡三月,大元帥北還。二 月丙午,詔賈似道以緡錢三千萬犒師,并示賞功之 典。己酉,以高達為寧江軍承宣使、右金吾衛上將軍, 賜緡錢五十萬;呂文德賜緡錢百萬、浙西良田百頃; 鄂州戰守將士賜緡錢三千萬;王鑑、孫虎臣、蘇劉義 等各官十轉。高達遷湖北安撫副使、知江陵府兼夔 路策應使,陳奕、阮思聰並正任防禦使。江西、湖南帥 司言:大元兵破瑞州、臨江軍城,興國、壽昌、洪、撫、全、永、 衡諸郡民皆被兵,存者奔竄它所。甲寅,詔臨江守臣 陳元桂死節,官五轉,贈寶章閣待制。與一子京官、一 子選人恩澤。給緡錢十萬治葬,立廟死所,諡曰正節。 瑞州守臣陳昌世治郡雖有善政,兵至,民擁之以逃, 以棄城失守,削三秩勒停。乙卯,詔孫虎臣和州防禦 使,張世傑以下十三人各官五轉;立功將士並補兩 官資,賜銀絹。庚申,雨雹。辛酉,大元遣偏師自大理由 廣南抵衡州,向士璧會合劉雄飛逆戰於道,俘民獲 還者甚眾。詔雄飛升保康軍承宣使,餘轉官、賜銀錢。 賈似道賜金器千兩、幣千匹,命國子監主簿劉錫趣 召赴闕。向士璧遷兵部侍郎,職任依舊。呂文德、高達、 陳奕等各賜金幣有差。丙寅,大元軍過分寧、武寧二 縣,河湖砦都監權巡檢張興宗死之,詔贈武翼郎,官 一子承信郎,以緡錢三萬給其家。湖南諸將溫和轉 左武大夫、帶行遙郡刺史,李虎官三轉、帶行閤門宣 贊,鄮進帶行復州團練使,各賜銀絹,旌其守禦之功。 三月戊辰朔,日有食之。庚午,命夏貴兼黃、壽策應使, 總舟師。癸酉,以橫山之戰將士效節,多死行陣,總管 張世雄、沈彥雄、陳喜、秦安、李孝信、鄭俊、李安國各贈 十官資,賜緡錢萬恤其家。甲戌,賞夏貴鴻宿州、白鹿 磯戰功,遷福州觀察使,職任仍舊。將士推賞。乙亥,詔 全、岳、水、衡、柳、象、瑞、興國、南康、隆興、江州、臨江、潭州諸 縣經兵,農民失業,應開慶元年以前二稅盡除之。癸 未,賈似道奏蘱草坪大戰,進至黃州。乙酉,詔范文虎 轉左武大夫、環衛官、黃州武定諸軍都統制,張世傑環衛官、職任依舊。鄂州統制張勝死於漢陽戰陣,贈 官五轉,官其子煥進武校尉。丙戌,賈似道言,自鄂趨 黃,與北朝回軍相遇,諸將用命捍禦。詔孫虎臣、范文 虎、張世傑以下各賜金帛。夏四月戊戌朔,侍御史沈 炎疏吳潛過失,以忠王之立,人心所屬,潛獨不然,章 汝鈞對館職策,乞為濟邸立後,潛樂聞其論,授汝鈞 正字,奸謀叵測。請速詔賈似道正位鼎軸。詔朱熠、戴 慶GJfont輪日判事,大政則共議以聞。己亥,賈似道表言 夏貴等戰新生州,進至白鹿磯,皆身自督戰有功。詔 赴闕。庚子,以王堅為侍衛步軍司都指揮使。戊申,以 劉整知瀘州兼潼川安撫副使。己酉,揚州大火。吳潛 以觀文殿大學士提舉臨安府洞霄宮。癸丑,進賈似 道少師,依前右丞相兼樞密使,進封衛國公;朱熠知 樞密院事兼參知政事;饒虎臣參知政事;戴慶GJfont同 知樞密院事兼參知政事,皮龍榮端明殿學士、簽書 樞密院使。己未,以夏貴為保康軍承宣使、左金吾上 將軍、知淮安府兼淮東宣撫副使、京東招撫使,賜金 器幣、溧陽田三十頃。壬戌,進馬光祖資政殿大學士, 職任依舊。癸亥,以呂文德兼夔路策應使。丙寅,命馬 光祖兼淮西總領財賦。五月戊辰朔,詔趙葵依舊少 保、兩淮宣撫使、判揚州,進封魯國公;徐清叟觀文殿 大學士、知建寧府。饒虎臣罷。壬申,李曾伯、史巖之並 落職解官,曾伯坐嶺南閉城自守,不能備禦;巖之坐 鄂州圍解,大元兵已渡江北還,然後出兵,又命程芾 任事,以致敗績。甲戌,詔贈呂文信寧遠軍承宣使,立 廟賜額,子師憲帶行閤職,更與兩子承信郎;轉周和 州防禦使,錄其白鹿磯死事。乙亥,詔李虎馭軍無律, 貸命追奪、竄GJfont林州。丁丑,賜賈似道玉帶。庚辰,戴慶 GJfont卒,贈資政殿大學士。壬午,熒惑犯斗。癸未,以皮龍 榮兼權參知政事;沈炎端明殿學士、同簽書樞密院 事;馬坤鄂州都統制,駐劄江陵府。甲申,祈雨。戊子,詔 饒虎臣以資政殿學士提舉臨安府洞霄宮、任便居 住。楊棟召赴闕。壬辰,以姚希得為敷文閣待制、知慶 元府兼沿海制置使。乙未,詔李庭芝起復祕閣修撰、 主管兩淮安撫制置司公事兼知揚州。六月丁酉朔, 夏貴奏淮安戰功。庚子,竄丁大全於南康軍。壬寅,詔 立皇子忠王GJfont為皇太子,賜字長源。戊申,王埜卒。壬 子,賜李遇龍金帶。陳奕帶御器械,依舊鎮江駐劄御 前諸軍都統制,賜田三十頃。詔升巢縣為鎮巢軍。甲 寅,楊棟、葉夢鼎並太子詹事。乙卯,陳GJfont進一秩、福建 安撫使、知福州,徐清叟觀文殿學士、知泉州。秋七月 丁卯朔,皇太子入東宮,行冊禮,大赦。壬申,貴妃閻氏 薨,賜諡惠昭。東南有星如太白。丁亥,命皇太子昕朝 侍立。戊子,上謂宰執曰:北朝使來,事體當議。賈似道 奏:和出彼謀,豈容一切輕徇。儻以交鄰國之道來,當 令入見。乙丑,侍御史何夢然劾丁大全、吳潛欺君無 君之罪。庚寅,賈似道兼太子少師,朱熠、皮龍榮、沈炎 並兼賓客。辛卯,詔丁大全削三秩、謫居南安軍,吳潛 奪觀文殿大學士,罷祠,削二秩、謫居建昌軍。癸巳,詔 舉孝廉。八月壬寅,以程元鳳為淮、浙發運使、判平江 府。己酉,太陰犯填星。詔皇太子受冊畢,賈似道、朱熠、 皮龍榮、沈炎各進一秩,東宮官吏諸軍兵等官一轉, 餘皆推恩。壬子,與薨,贈少師,諡忠憲。太白犯房。壬 戌,李曾伯、史巖之各削二秩。甲子,饒虎臣削二秩,奪 資政殿學士,罷祠。九月癸酉,守瀘州劉整以功來上。 丁丑,知漳州、節制屯戍軍馬洪天錫言,援例刱辟幹 官一員,報行軍機密文字,奏可。辛巳,祀明堂,大赦。丙 戌,熒惑犯壁。戊子,李松壽犯淮安。冬十月乙未朔,詔 申嚴邊防。甲辰,詔黨丁大全、吳潛者,臺諫其嚴覺察 舉劾以聞,當寘於罪,以為同惡相濟者之戒。時似道 專政,臺諫何夢然、孫附鳳、桂錫孫、劉應龍承順風指, 凡為似道所惡者無賢否皆斥,帝弗悟其奸,為下是 詔。戊申,李松壽修南城,詔趣淮閫調兵毀之。壬子,破 李松壽兵於漣水城下,夷南城舊址。乙卯,有星自東 北急流向太陰。壬戌,竄吳潛於潮州。十一月丙寅,詔 內侍何時修削二秩,永罷不敘。洪燾知臨安府兼浙 西安撫使。壬午,以中軍統制、知簡州馬千權興州都 統兼知合州。戊子,熒惑與填星順行,太陰犯房。十二 月甲午朔,詔華亭奉宸莊,其隸外廷助軍餉。包恢敘 復元官職、知常州。辛丑,建陽縣嘉禾生,一本十五穗, 詔改建陽為嘉禾縣。甲寅,呂文德上夔路戰功。乙卯, 少師、廬陵郡王思正薨,諡簡惠。印應雷直徽猷閣、知 江州、主管江西安撫司公事,節制蘄、黃、興國三郡。庚 申,以監察御史桂錫孫言,追寢全子才敘復之命。 二年春正月癸亥朔,詔:監司率半歲具劾去贓吏之 數來上,視多寡為殿最,行賞罰。守臣助監司所不及, 以一歲為殿最,定賞罰。本路、州無所劾,而臺諫論列, 則監司守臣皆以殿定罰。有治狀廉聲者,摭實以聞。 乙丑,城安慶。詔馬光祖進二秩。丁丑,進皇太子謁拜 孔子於太學。乙卯,福建安撫使陳GJfont累疏請老,詔進 一秩,守觀文殿學士致仕。以董槐判福州、福建安撫使。乙酉,詔封張栻為華陽伯,呂祖謙開封伯,從祀孔 子廟庭。二月丙申,孫虎臣戰邳州,全師而歸。癸卯,詔 諸路監司申嚴偽會賞罰之令。甲寅,進封周國公主。 三月壬戌朔,日有食之。乙亥,故寧遠軍承宣使張祥、 都統制閻忠進,以援蜀之功,祥贈節度使,忠進贈復 州團練。除恩澤外,各更官一子承信郎,賜緡錢二萬。 戊寅,賈似道等上《玉牒》、《日曆》、《會要》、《經武要略》及孝宗、 光宗、寧宗《實錄》,詔似道、皮龍榮、朱熠、沈炎各進二秩。 夏四月癸巳朔,余思忠追毀出身文字,除名勒停、竄 新州。乙未,以皮龍榮參知政事,沈炎同知樞密院事 兼權參知政事,何夢然簽書樞密院事,余興保康軍 承宣使、四川安撫制置使。丙申,呂文德超授太尉、京 湖安撫制置屯田使、夔路策應使兼知鄂州,李庭芝 右文殿修撰、樞密都承旨、兩淮安撫制置副使、知揚 州。己亥,詔申嚴江防。壬寅,呂文德兼湖廣總領財賦。 乙巳,馬天驥資政殿學士、知福州、福建安撫使,呂文 福帶御器械、淮西安撫副使兼知廬州,官一轉。戊申, 馬光祖進觀文殿學士,職任依舊。乙卯,竄吳潛於循 州。丙辰,竄丁大全於貴州,追削二秩。丁巳,楊鎮授左 領軍衛將軍、駙馬都尉,高達知廬州、淮西安撫副使。 五月癸亥,賈似道請祠祿,詔不允。庚午,謝方叔敘復 觀文殿大學士致仕。戊寅,以劉雄飛知夔州、夔路安 撫使。乙酉,王堅遷左金吾衛上將軍、湖北安撫使兼 知江陵府。六月乙未,詔霖雨為沴,避殿、減膳、徹樂。乙 巳,詔近畿水災,安吉為甚,亟講行荒政。辛亥,以范文 虎為左領軍衛大將軍,主管侍衛步軍司兼馬軍司。 秋七月甲子,蜀帥俞興奏守瀘州劉整率所部兵北 降,由興構隙致變也。至是,興移檄討整。辛未,制置使 蒲擇之坐密通蠟書叛賊羅顯,詔竄萬安軍。太陰犯 斗。乙亥,以厲文翁為資政殿學士、沿海制置使、知慶 元府。戊寅,王惟忠家訟冤,詔奪謝方叔合得恩數。丁 大全責授新州團練使、貴州安置。臺臣吳燧奪職罷 祠,陳大方、胡大昌皆鑴官。壬午。陳GJfont卒,贈少師,諡忠 肅。丙戌,吳潛責授化州團練使、循州安置。八月壬辰, 命韓宣兼常德、辰、沅、灃、靖五郡鎮撫使。呂文德兼四 川宣撫使,范文虎以白鹿磯之功賞七官,以五官轉 行遙郡防禦使,餘官給憑。丁酉,詔奪向士璧從官恩 數,窮竟侵盜掩匿之罪。時以兵退,遣官會計邊費,似 道忌功,欲以污衊一時閫臣,士璧及趙葵、史巖之、杜 庶皆責徵償。信州謝枋得以趙葵檄給錢粟募民兵 守禦,至是,自償萬緡。壬寅,築周國公主館於安濟橋。 乙巳,以江萬里為端明殿學士、同簽書樞密院事,依 執政恩數。九月辛酉,詔湖、秀二郡水災,守令其亟勸 分,監司申嚴荒政。乙亥,李庭芝言李松壽已遁。大元 使郝經久留真州,帝趣與錫賚。經之留,謀出賈似道, 帝惑其言不悟。蓋似道在鄂時,值我世祖皇帝歸正 大位撤兵,似道自詭有再造之功,諱言歲幣及講和 之事,故不使經入見。冬十月癸巳,呂文德言已復瀘 州外堡,擬即對江壘石為城,以示持久之計,從之。戊 戌,雷電。甲申,詔申獎賈似道鄂州之功。丙子,以何夢 然同知樞密院事兼參知政事。癸丑,程元鳳授特進、 觀文殿大學士、醴泉觀使兼侍讀。甲寅,皇太子擇配, 帝詔其母族全昭孫之女擇日入見。寶祐中,昭孫沒 於王事,全氏見上,上曰:爾父死可念。對曰:臣妾父固 可念,淮、湖百姓尢可念。上曰:即此語可母天下。迨開 慶丁大全用事,以京尹顧嵒女為議,大全敗,故有是 命。丙辰,沈炎資政殿學士、提舉臨安府洞霄宮、任便 居住。十一月己未朔,劉雄飛和州防禦使、樞密副都 承旨、四川安撫制置副使兼知重慶府、四州總領、夔 路轉運使。庚申,周國公主館成,詔董宋臣、李忠輔各 官一轉。甲戌,資政殿學士致仕汝騰卒,贈官四轉,諡 忠清。安南國貢象二。丁丑,馬光祖提領戶部財用兼 知臨安府、浙西安撫使。下嫁周國公主於楊鎮。己卯, 以鎮為宜州觀察使,賜玉帶,尋升慶遠軍承宣使。詔: 駙馬都尉楊鎮家合有賞典,楊蕃孫官兩轉,楊鐸、楊 鑑官一轉,並直祕閣,餘轉官進封有差。癸未,封全氏 永嘉郡夫人。十二月庚寅,改竄蒲擇之於南康軍。辛 卯,宰臣奏:太子語臣等言:近奉聖訓,夫婦之道,王化 之基,男女正位,天地大義。平日所講修身齊家之道, 當真履實踐,勿為口耳之學。請宣付史館,永為世程 法。從之。甲午,以皮龍榮兼權知樞密院事,何夢然參 知政事兼太子賓客,馬光祖同知樞密院事兼太子 賓客、知臨安府。己亥,太陰犯五車。壬寅,江萬里依舊 端明殿學士、提舉臨安府洞霄宮、任便居住。癸卯,冊 永嘉郡夫人全氏為皇太子妃。

三年春正月戊子朔,詔申飭百官盡言。詔量移丁大 全、吳潛黨人,並永不錄用。壬戌,詔:陳塏等耆年奉祠, 宜示崇獎:陳塏端明殿學士,林彬之寶章閣待制,史 季溫直華文閣,丁仁直寶謨閣,仍並予祠祿。甲子,福 建路安撫使馬天驥進資政殿大學士,職任依舊。乙 丑,詔諭西蜀郡縣等官,已授遇闕,毋遙受虛批月日,違期不赴。丁卯,以善諮嗣濮王。戊辰,周國公主進封 周、漢國公主。庚午,賜賈似道第宅於集芳園,給緡錢 百萬,就建家廟。甲戌,詔權知梁山軍李鑑守城有功, 帶行閤門宣贊舍人,就知梁山軍。復瀘州,改為江安 軍。呂文德進開府儀同三司。二月丁亥朔,臨安、安吉、 嘉興屬邑水,民溺死者眾,詔守臣給槥瘞之。詔獎諭 制置司,其立功參贊將士,進秩、升職犒給有差。乃裕 授檢校少保。以皮龍榮為資政殿大學士、知潭州、湖 南安撫使。乙巳,太陰入氐。戊申,詔省試中選士人覆 試於御史臺,為定制。庚戌,李GJfont以漣、海三城叛大元 來歸,獻山東郡縣。詔改漣水為安東州,授GJfont保信寧 武軍節度使、督視京東河北等路軍馬、齊郡王,復其 父李全官爵。GJfont即松壽。三月乙丑,以孫附鳳為端明 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兼太子賓客。辛未,詔升海州 東海縣為東海軍。丁丑,汪立信升直華文閣、知江州、 主管江西安撫司公事,節制蘄、黃、興國三郡軍馬。庚 辰,呂文福依舊職差知濠州兼淮西招撫使。夏四月 庚寅,太白晝見。庚子,熒惑與歲星合在危。甲辰,有流 星大如杯。五月壬戊,熒惑犯壁壘陣。丙寅,雨雹。己巳, 詔:廣西靜海屯田,小試有效,其邕、欽、宜、融、柳、象、潯諸 州守臣任責措置,經略安撫以課殿最,仍條具來上。 辛未,馬光祖以病請祠,詔知福州兼福建安撫使。丁 丑,賜禮部進士方山京以下六百三十七人及第、出 身。庚辰,夏貴上蘄縣戰功。六月戊子,詔李GJfont受圍,給 銀五萬兩,下益都府犒師,遣青陽夢炎率師援之。庚 寅,以孫附鳳兼權參知政事,楊棟端明殿學士、同簽 書樞密院事兼太子賓客。壬辰,吳潛沒於循州,詔許 歸葬。己亥,董槐乞致仕,詔授特進。戊申,詔青陽夢炎 援李GJfont,不俟解圍,輒提援兵南歸,諭制置司劾之。己 酉,有流星大如熒惑。庚戌,安南國王日煚上表乞世 襲,詔授檢校太師、安南國王,加食邑,男威晃授靜海 軍節度觀察處置使、檢校太尉兼御史大夫、上柱國、 安南國王、效忠順化功臣,仍賜金帶、器幣、鞍馬。癸丑, 詔應謫臣僚終於貶所者,許令歸葬。秋七月丙辰,詔 州縣官廩祿不時給者,御史臺覺察,或以他物折支, 計贓論罪。壬戌,董槐薨,贈少師,諡文清。庚午,周、漢國 公主薨,賜諡端孝。壬申,江州都統聶世興調遣入蜀, 託疾憚行,詔奪二秩,押往京湖制司自效。戊寅,侍御 史范純父言:前四川制置使俞興,GJfont功啟戎,罷任鑴 秩,罰輕,乞更褫奪,以紓眾怒。奏可。辛巳,詔重修《吏部 七司條法》。癸未,詔申嚴諸路郡縣苛取苗米之禁。甲 申,夜有白氣亙天。八月甲午,海州石湫堰成,詔知州 張漢英帶行遙郡刺史、馬步軍副總管,帶行環衛官。 丁酉,築蘄州城。知州王益落階官,正任高州刺史;制 置使汪立信上《新城圖》,詔獎諭。戊戌,李GJfont兵敗,為大 元所誅,事聞,詔沿邊諸郡嚴邊防。汪立信升直敷文 閣、主管沿江制置司公事、知江州、主管江西安撫司 公事。癸卯,太陰犯昴。乙巳,沿江制置使姚希得進寶 章閣學士,職任依舊。九月壬申,召陳奕赴樞密院稟 議。丙子,有流星大如太白。丁丑,溫州布衣李元老,讀 書安貧,不事科舉,今已百四歲,詔補迪功郎致仕,本 郡給奉。閏九月甲申朔,太白晝見。丙戌,流星透霞,大 如太白。戊戌,詔刑部長貳、大理卿、少卿,歲終無評事 可舉,即舉在京三獄官。庚子,有流星大如太白。丙午, 詔應知縣罪罷,雖經赦,毋注緊、望闕,著為令。戊申,詔: 紹興府火,給貸居民錢,今及二載,民貧可憫,悉除勿 徵。冬十月乙卯,詔蠲四川制總、州縣鹽酒榷額。己未, 太陰犯歲星。甲子,以楊棟簽書樞密院事、兼權參知 政事兼太子賓客,葉夢鼎端明殿學士、同簽書樞密 院事兼太子賓客。丁卯,呂文德言遣將校禦敵,多逗 遛不進,且奏功失實,具姓名上聞。詔呂文煥、王達、趙 真削兩秩,馬坤、王甫削一秩,餘貶降有差。太陰犯五 車星。庚午,太白入氐。甲戌,歸化州岑從毅納土輸賦, 獻丁壯為王臣。詔改歸化為來安州,從毅進秩修武 郎、知州事,令世襲。丙子,詔安豐六安縣升軍使。十一 月壬辰,丁大全竄貴州,招游手,立將校,置弓矢舟楫, 縱僕隸淫虐軍民,詔奪大全貴州團練使,移置新州。 癸巳,馬光祖乞祠祿,詔提舉臨安府洞霄宮、任便居 住。丙申,徐清叟薨,贈少師,諡忠簡。丁酉,資陽砦主萬 戶小哥及其子眾家奴叛來降,詔小哥賜姓王,名永 堅,補武翼大夫、夔路副總管,重慶府駐劄。戊戌,以夏 貴知廬州,淮西安撫副使。丁未,皇孫容州觀察使封 資國公焯薨,贈保靜軍節度使、廣國公。熒惑、填星合 在婁。十二月辛巳,呂文德累疏辭兼四川宣撫,詔仍 兼四川策應使。

四年春正月壬午朔,詔侍從、臺諫、給舍、卿監、郎官以 上及制總、監司各舉所知,不拘員限,不如所舉,行連 坐法。戊子,林希逸言蒲陽布衣林亦之、陳藻有道之 士,林公遇幼承父澤,奉親不仕,詔林亦之、陳藻贈迪 功郎,林公遇元官上進贈一官。詔董宋臣同提舉奉 安符寶所,仍奉祠祿。己亥,嚴州火。丙戌,詔華詞訴改送之弊。二月癸丑,詔吳潛、丁大全黨人遷謫已久,遠 者量移,近者還本貫,並不復用。丁大全溺死滕州,詔 許歸葬。詔俞興往歲失陷瀘城,更削一秩。丁巳,置官 田所,以劉良貴為提領,陳GJfont為檢閱。戊午,日暈周匝。 乙亥,呂文德浚築鄂州、常、灃城池訖事,詔獎之,守臣 韓宣轉遙郡承宣使,蘇劉義吉州刺史。三月丁亥,以 呂文德為寧武、保康軍節度使,職任依舊;劉雄飛樞 密都承旨、四川安撫制置使兼知重慶府、四川總領 財賦、夔路轉運使。加授姚希得刑部尚書,李庭芝兵 部侍郎,朱祀孫太府卿,汪立信太府少卿,並依舊任。 壬辰,太陽赤黃暈。丁酉,以王堅知和州兼管內安撫 使,呂思望知濠州兼淮西招撫使。庚子,以何夢然兼 權知樞密院事。丁未,詔知寧國府趙汝梅推行經界, 不擾而辦,職事修舉,升直華文閣,依舊任。戊申,忠州 防禦使貴傑授福州觀察使。夏四月乙卯,太陰犯權 星。丙寅,官田所言,知嘉興縣段浚、知宜興縣葉哲佐 買公田不遵元制,詔罷之。戊辰,太陽赤黃暈,不匝。五 月庚寅,太陰入氐。丁酉,婺州布衣何基,建寧府布衣 徐幾,皆得理學之傳。詔各補迪功郎,何基婺州教授 兼麗澤書院山長,徐幾建寧府教授兼建安書院山 長。戊戌,四川制司言:二月甲寅,大兵攻嘉定城,馬坤 出戰禦之。詔馬坤援夔遷延,削一秩,令以所轉四官 理作敘復。流星出自角宿距星。六月壬子,祈雨。乙卯, 京城火。丙辰,詔饒虎臣敘復元官,依舊提舉太平興 國宮。庚申,詔:平江、江陰、安吉、嘉興、常州、鎮江六郡已 買公田三百五十餘萬畝,今秋成在邇,其荊湖、江西 諸道,仍舊和糴。丙寅,詔公田竣事,劉良貴官兩轉,陳 GJfont、廖邦傑洎六郡官進秩有差。丁卯,流星出自河鼓。 庚午,宰執進《玉牒》、《日曆》、《會要》、《經武要略》及《徽宗長編》、 《寧宗實錄》,詔賈似道以下官兩轉。秋七月壬辰,敕令 所進《寧宗以來寬恤詔令》。戊戌,以董宋臣為入內內 侍省押班。八月甲寅,董宋臣以病乞收回恩命,請祠, 詔賜告五月。乙卯,流星出自天倉星。九月甲申,詔趙 汝梅為太府少卿,淮東總領財賦。辛卯,祀明堂,大赦。 甲午,以何夢然知樞密院事兼參知政事,楊棟同知 樞密院事兼權參知政事,葉夢鼎簽書樞密院事。冬 十月己未,詔發緡錢百四十萬,命浙西六郡置公田 莊。甲子,命張玨興元府駐劄、御前諸軍都統制兼知 合州。十一月己亥,福州火。十二月丁未朔,詔皇太子 宮講官詹事以下,日輪一員,辰入酉出,專講讀,備咨 問,以稱輔導之實。己未,詔在京置窠柵、私繫囚并非 法獄具,臺憲其嚴禁戢,違者有刑。辛未,太白、歲星順 行。

五年春正月丁丑朔,詔崇經術,考德行。癸巳,出奉宸 庫珠,香、犀、象等貨下務場貨易,助收幣楮。庚子,太子 右諭德湯漢三乞休致,授祕閣修撰、知福州、福建安 撫使。二月壬戌,流星出自畢。甲子,太陰犯房。丁卯,太 陰犯斗。辛未,雨土。三月辛巳,王堅卒,賜諡忠壯。馬光 祖依舊觀文殿學士、沿江制置使、知建康府、江東安 撫使、行宮留守。己丑,日暈周匝。夏四月丙午,詔:管景 模妻孥陷沒,效忠愈堅,平時所得奉入,率以撫恤將 士,遂至空乏,特賜緡錢三十萬。尋賜金帶。丁未,以夏 貴為樞密都承旨、四川安撫制置使兼知重慶府、四 川總領、夔路轉運使。辛亥,詔郡邑行鄉飲酒禮。癸丑, 太陰入太微垣。乙卯,信陽軍將領余元友等提兵防 護春耕有功,補轉兩官資。戊午,太白晝見。乙丑,何夢 然、馬天驥以臺臣劾罷。己巳,江萬里以資政殿學士 知建寧府,李曾伯以觀文殿學士知慶元府、沿海制 置使。庚午,太白、歲星合於婁。五月庚辰,何夢然以資 政殿大學士知建寧府。辛卯,以楊棟參知政事,葉夢 鼎同知樞密院事兼權參知政事,姚希得端明殿學 士、同簽書樞密院事,馬天驥提舉洞霄宮。甲午,流星 出自河鼓,大如太白。乙未,安南國奉表謝恩,進方物, 詔卻之,仍賜金帛,以獎恭順。己亥,太白經天,晝見。六 月甲辰朔,知衢州謝暨因寇焚掠常山縣棄城遁,詔 削三秩,褫職不敘。臺臣言衢州詹沔之變,乃謝暨任 都吏徐信苛取激之,暨罪重罰輕。詔斬信,籍其家,暨 再削兩秩勒停。丁未,詔饒虎臣敘復資政殿學士,依 前通奉大夫,差遣如故。甲寅,加授李庭芝寶章閣直 學士,依舊任,朱祀孫右文殿修撰、知靜江府、廣西經 略使,汪立信祕閣修撰、樞密副都承旨、沿江制置副 使兼知江州、江西安撫使。詔呂文德職事修舉,與官 一轉。太陰犯心。戊午,祈雨。太白犯天關星。乙丑,命董 宋臣兼主管御前馬院、御前酒庫。戊辰,熒惑、歲星並 行。己巳,太白、太陰並行入井。庚午,太陽赤黃暈。秋七 月甲戌,彗星出柳。丁丑,詔避殿減膳,應中外臣僚許 直言朝政闕失。己卯,流星出自右攝提星,彗星退於 鬼。辛巳,彗星退於井。甲戌,京城大火。癸巳,謝奕昌卒, 贈少保,追封臨海郡王,諡莊憲。甲午,填星守畢。乙未, 馬天驥以臺臣劾其貪贓,奪職罷祠,其子時楙削一 秩、罷新任。丙申,知嘉定府洪濤言:新繁縣御容殿前枯木再榮,殿有畫太祖像;又順化人楊嗣光等奉太 宗、真宗、仁宗、英宗、神宗像來歸,令櫝藏府中天慶觀。 詔本府選差武臣迎奉赴行在所,嗣光補武階兩資。 祈雨。臺臣言太子賓客楊棟指彗為蚩尤旗,欺天罔 君,詔棟罷職予祠。戊戌,彗星退於參。八月壬寅朔,熒 惑與填星合。丙午,以楊棟知建寧府。戊午,彗星消伏。 甲子,彗星復見於參。辛未,彗星化為霞氣。九月己丑, 日生格氣。癸巳,內侍李忠輔以臺臣劾其貪肆欺罔, 削兩秩放罷。乙未,建寧府教授謝枋得校文宣城及 建康漕闈,發策十餘問,言權奸誤國,趙氏必亡。左司 諫舒有開劾其怨望騰謗,大不敬,竄興國軍。冬十月 丙午,太陰犯斗。辛亥,詔十七界會浸輕,並以十八界 會易之,限一月止。乙丑,詔行關子銅錢法,每百作七 十七文足,以一準十八界會之三。帝有疾,不視朝。丙 寅,大赦。丁卯,帝崩。遺詔皇太子GJfont即皇帝位。咸淳元 年三月甲申,葬於會稽之永穆陵。二年十二月丙戌, 諡曰建道備德大功復興烈文仁武聖明安孝皇帝, 廟號理宗。

贊曰:理宗享國久長,與仁宗同。然仁宗之世,賢相相 繼。理宗四十年之間,若李宗勉、崔與之、吳潛之賢,皆 勿究於用;而史彌遠、丁大全、賈似道竊弄威福,與相 始終。治效之不及慶曆、嘉祐,宜也。蔡州之役,幸依大 朝以定夾攻之策,及函守緒遺骨,俘宰臣天綱,歸獻 廟社,亦可以刷會稽之恥,復齊襄之讎矣。顧乃貪地 棄盟,入洛之師,事釁隨起,兵連禍結,境土日蹙。郝經 來使,似道諱言其納幣請和,蒙蔽抑塞,拘留不報,自 速滅亡。吁,可惜哉。由其中年嗜慾既多,怠於政事,權 移奸臣,經筵性命之講,徒資虛談,固無益也。雖然,宋 嘉定以來,正邪貿亂,國是靡定,自帝繼統,首黜王安 石孔廟從祀,升濂、洛九儒,表章朱熹《四書》,丕變士習, 視前朝奸黨之碑、偽學之禁,豈不大有徑庭也哉。身 當季運,弗獲大效,後世有以理學復古帝王之治者, 考論匡直輔翼之功,實自帝始焉。廟號曰理,其殆庶 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