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1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十四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十四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八

  金八

  哀宗

皇極典第一百十四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八[编辑]

金八[编辑]

哀宗本紀[编辑]

按《金史·哀宗本紀》:哀宗諱守緒,初諱守禮,又諱寧甲 速,宣宗第三子。母曰明惠皇后王氏,賜姓溫敦氏,仁 聖皇后之女兄也。承安三年八月二十三日生於翼 邸,仁聖無子,養為己子。泰和中,授金紫光祿大夫。宣 宗登極,進封遂王,授祕書監,改樞密使。貞祐初,莊獻 太子守忠薨,立皇孫鏗為皇太孫,尋又薨。四年正月 己卯,立守禮為皇太子,仍控制樞密院事,詔略曰:子 以母貴,遂王守禮地鄰冢嫡,慶集元妃,立為皇太子, 其典禮有司條具以聞。四月甲午,用太子少保張行 信言,更賜名守緒。元光二年十二月庚寅,宣宗崩。辛 卯,奉遺詔即皇帝位於柩前。壬辰,詔大赦,略曰:朕述 先帝之遺意,有便於時欲行而未及者,悉奉行之。國 家已有定制,有司往往以情破法,使人罔遭刑憲,今 後有本條而不遵者,以故入人罪罪之。草澤士庶,許 令直言軍國利害,雖涉譏諷無可采取者,並不坐罪。 正大元年春正月戊戌朔,詔改元正大。庚子,上居廬, 百官始奏事。祕書監、權吏部侍郎蒲察合住改恆州 刺史,左司員外郎泥龐古華山同知楨州軍州事,逐 二姦臣,大夫士相賀。邠州節度使移剌朮納阿卜貢 白兔,詔曰:得賢臣輔佐,年穀豐登,此上瑞也,焉事此 為。令有司給道里費,縱之本土。禮部其遍諭四方,使 知朕意。丁巳,詔朝臣議修復河中府。禮部尚書趙秉 文、太常卿楊雲翼等言,陝西民方疲敝,未堪力役。遂 止。戊午,上始視朝。大司農、守汝州防禦使李蹊為太 常卿,權參知政事。平章政事英王守純罷,判睦親府。 參知政事僕散五斤罷,充大行山陵使。尊皇后溫敦 氏、元妃溫敦氏皆為皇太后,號其宮一曰仁聖,一曰 慈聖。百官入賀於隆德殿。是日,大風飄端門瓦。赤盞 合喜權樞密副使。有男子服麻衣,望承天門且笑且 哭。詰之,則曰:吾笑,笑將相無人;吾哭,哭金國將亡。群 臣請寘重典,上持不可,曰:近詔草澤諸人直言,雖涉 譏訕不坐。法司唯以君門非笑哭之所,重杖而遣之。 南陽民布陳謀反,伏誅。三月,熒惑犯左執法。戊申,奉 安宣宗御容於孝嚴寺。辛亥,丞相高汝礪薨。癸丑,葬 宣宗於德陵。甲寅,起復邠州節度使致仕張行信為 尚書左丞。以延安帥臣完顏合達戰禦有功,授金虎 符,權參知政事,行尚書省事於京兆,兼統河東兩路。 夏四月癸酉,宣宗祔廟,大赦中外。熒惑犯右執法。五 月戊午,平章政事把胡魯薨。癸卯,樞密副使完顏賽 不為平章政事,權參知政事石盞尉忻為尚書右丞, 太常卿李蹊為翰林承旨,仍權參政。甲辰,賜策論進 士孛朮論長河以下十餘人及第,經義進士張介以 下五人及第。戊申,試詞賦進士王鶚以下五十人及 第。詔刑部,登聞檢、鼓院,毋鎖閉防護,聽有冤者陳訴。 六月甲戌,宰執請擊鞠,上以新喪不許,辛卯,立妃徒 單氏為皇后。遣樞密判官移剌蒲阿率兵至光州,榜 諭宋界軍民更不南伐。秋七月己亥,詔諭百官各勤 乃職。癸卯,補修大樂。九月,樞密判官移剌蒲阿復澤、 潞、獲馬千疋。冬十月戊午,夏國遣使來修好。十二月 乙巳,桓州刺史蒲察合住有罪,伏誅。甲寅,宣宗小祥, 燒飯於德陵。改定辟舉縣令法,以六事課縣令。京東、 西、南,陝西設大司農司,兼採訪公事,京師大司農總 之。左丞張行信言:先帝詔國內,刑不上大夫,治以廉 恥。丞相高琪所定職官犯罪的決百餘條,乞改依舊 制。上欲彰先帝之美,略施行之。

二年春正月甲申,有黃黑之祲。夏四月辛卯朔,恆山 公武仙自真定府來奔。起復平章政事致仕莘國公 胥鼎為平章政事,行省事於衛州,進封英國公。甲午, 以京畿旱,遣使慮囚。鈞、許州大雨雹。丁酉,宿、鄭州雨 傷麥。五月丁丑,以旱甚責己,避正殿,減常膳,赦罪。蘇 椿自大名來奔,詔置椿許州。秋七月,都水蒲察毛花 輦殺人,免死除名。八月,鞏州元帥田瑞反,行省軍圍 之,其母弟十哥殺瑞出降,赦其罪,以為涇州節度使, 世襲猛安。九月,夏國和議定,以兄事金,各用本國年 號,遣使來聘,奉國書稱弟。冬十月,以夏國修好,詔中 外。新軍政改總領為都尉。己酉,以誅田瑞詔中外。癸 亥,遣禮部尚書奧敦良弼、大理卿裴滿欽甫、侍御史 烏古孫弘毅為夏國報成使,國書稱兄。乙亥,面諭臺諫完顏素闌、陳規曰:宋人輕犯邊界,我以輕騎襲之, 冀其懲創通好,以息吾民爾。夏人從來臣屬我朝,今 稱弟以和,我尚不以為辱。果得和好,以安吾民,尚欲 用兵乎。卿等宜悉朕意。移剌蒲阿及宋人戰於光州, 獲馬數千,殺人千餘而還。內族王家奴故殺鮮于主 簿,權貴多救之者,上曰:英王朕兄,敢妄撻一人乎。朕 為人主,敢以無罪害一人乎。國家衰弱之際,生靈有 幾何,而族子恃勢殺一主簿,吾民無主矣。特命斬之。 詔有司為死節士十有三人立褒忠廟。禁宿、泗、青口 巡邊官兵,毋復擅殺過淮紅衲軍。詔趙秉文、楊雲翼 作《龜鏡萬年錄》。

三年春正月丁巳朔,夏國遣使來賀。三月,陝西旱。平 章政事胥鼎復請致仕,不許。詔尚書省議省減用度。 夏四月辛卯,親享於太廟。郕國夫人車經御路,過廟 前,馭者乘馬,二婢坐車中,俱不下,詔繫獄杖之。辛丑, 以旱,遣官禱於濟瀆。癸卯,祈於太廟。禁繖扇。河南大 雨雹。己酉,遣使慮囚,遣使捕蝗。五月己未,大雨。宋兵 掠壽州境。癸亥,永州桃園軍失利,死者四百人。乙丑, 大雨。壬申,詔諭隩州趙甫等,能以土地來歸,當任使 之。六月辛卯,京東大雨雹,蝗盡死。壬子,詔諭高麗及 遼東行省葛不靄,討反賊萬家奴,赦脅從者。秋七月 庚午,平章政事英國公胥鼎薨。八月,移剌蒲阿復曲 沃及晉安。辛卯,詔設益政院於內廷,以禮部尚書楊 雲翼等為益政院說書官,日二人直,備顧問。冬十月 丁酉,夏使來報哀。十一月庚申,議與宋修好。戊辰,又 議之。己巳,宋忠義軍夏全自楚州來歸,楚州王義深、 張惠、范成進以城降,封四人為郡王。辛未,改楚州為 平淮府,以夏全等來降,赦諸路從宋及淮、楚官吏軍 民,并其家屬。甲戌,遣使夏國賀正旦。丙子,夏以兵事 方殷來報,各停使聘。大元兵征西夏,平中興府。召陝 西行省及陝州總帥完顏訛可、靈寶總帥紇石烈牙 吾塔赴汴議兵事。詔諭陝西兩省,凡戎事三品以下 官聽以功過賞罰之,銀二十五萬兩從其給賞。遣中 大夫完顏履信為弔祭夏國使。

四年春正月辛亥朔。壬戌,增築中京城,浚汴城外濠。 二月,蒲阿、牙吾塔復平陽,執知府李七斤,獲馬八千。 三月,簽勞效官充軍,有怨言,不果用。以銀贖平陽擄 獲男女,分賜官軍者聽自便。大元兵平德順府,節度 使愛申、攝府判馬肩龍死之。大元兵復下平陽。己巳, 徵夏稅二倍。夏五月丁丑,議乞和於大元。大元兵平 臨洮府,總管GJfont滿胡土門死之。陝西行省進三策:上 策自將出戰,中策幸陝州,下策棄秦保潼關。不從。六 月戊申朔,遣前御史大夫完顏合周為議和使。丙辰, 地震。太白入井。賜詞賦經義盧亞以下進士第。秋七 月,大元兵自鳳翔徇京兆,關中大震。工部尚書師安 石為尚書右丞。壬辰,以中丞烏古孫卜吉、祭酒裴滿 阿虎帶兼司農卿,簽民軍,勸率富民入保城聚,兼督 秋稅,令百姓知避遷之計。丁酉,赦陝西東、西兩路,賜 民今年租。八月庚戌,詔有司罷遣防備丁壯、修城民 夫,軍須差發應不急者權停。己巳,萬年節,同知集賢 院史公奕進《大定遺訓》,待制呂造進《尚書要略》。是日, 大風落左掖門GJfont尾,壞丹鳳門扉。隕霜,禾盡損。李全 自益都復入楚州據之,遣總帥完顏訛可、元帥慶山 奴守盱眙,與全戰於龜山,敗績。冬十月辛酉,右拾遺 李大節、右司諫陳規劾同判睦親府事撒合輦姦贓, 不報。壬戌,外臺監察御史諫獵,上怒,以邀名賣直責 之。詔贈德順府死事愛申、馬肩龍等官。以淮南王爵 招李全。十一月乙未,未時,日上有二白虹貫之。丁酉, 獵於近郊。十二月,真授李蹊參知政事。大元兵下商 州。壬子,遣使安撫陝西,以牛千頭賜貧民。

五年春正月丁丑,親祭三廟。庚辰,遣知開封府事完 顏麻斤出如大元弔慰。丙戌,議擊盱眙。辛卯,以龜山 之敗,降元帥慶山奴為定國軍節度使。二月乙巳朔, 大寒,雷,雨雪,木之華者盡死。癸丑,詔有司以臨洮總 管GJfont蒲胡土門塑像入褒忠廟。書死節子孫於御屏, 量材官使之。三月甲戌朔,群臣請依祖宗故事,樞密 院聽尚書省節制,不從。乙酉,監察御史烏古論不魯 剌劾近侍張文壽、張仁壽、李麟之受饋遺,曲赦其罪 而出之。夏四月甲辰朔,以御史言三姦不已,凡四日 不視朝。八日,議放還西夏人口。丙寅,右丞師安石薨。 親衛軍王咬兒酗酒殺其孫,大理寺當以徒刑,特命 斬之。五月癸巳,定國軍節度使慶山奴以受賂,奪一 官。六月壬戌,以旱,赦雜犯死罪已下。秋七月戊子,同 判睦親府事撒合輦出為中京留守,行樞密院事。八 月乙卯,以旱,遣使禱於上清宮。甲子,參知政事白撒 為尚書右丞,太常卿顏盞世魯權參知政事。增築歸 德行樞密院,擬工役數百萬,詔遣權樞密院判官白 華喻以農夫勞苦,減其工三之一。以節制不一,併衛 州帥府於恆山公府,命白華往經畫之。九月庚寅,雨 足,始種麥。冬十一月辛巳,進《宣宗實錄》。十二月庚子 朔,日有食之。完顏麻斤出以奉使不職,免死除名。壬子,完顏訥申改侍講學士,充國信使。以陝西大寒,賜 軍士柴炭銀有差。京兆、鳳翔府司竹監進竹,令分給 之。

六年春二月丙辰,樞密院判官移剌蒲阿權樞密副 使。耀州刺史李興有戰功,詔賜玉兔鶻帶、金器。以丞 相完顏賽不行尚書省事於關中,召平章政事完顏 合達還朝。移剌蒲阿率忠孝軍總領完顏陳和尚忠 孝軍一千騎駐邠州。遣白華馳喻蒲阿以用兵之意。 詔樞密更給忠孝軍馬疋,以漸調發都尉司步卒及 忠孝馬軍屯京西。以白華專備軍須。三月乙亥,忠孝 軍總領陳和尚有戰功,授定遠大將軍、平涼府判官, 世襲謀克。夏五月,隴州防禦使石抹冬兒進黃鸚鵡, 詔曰:外方獻珍禽異獸,違物性,損人力,令勿復進。秋 七月,罷陝西行省軍中浮費。八月,移刺蒲阿再復澤、 潞。九月,洮、河、蘭、會元帥顏盞蝦蟆進西馬二疋,詔曰 :卿武藝超絕,此馬可充戰用,朕乘此豈能盡其力。既 入進,即尚GJfont物也,今以賜卿,其悉朕意。冬十月,移刺 蒲阿東還,令陳和尚率陝西歸順馬軍屯鈞、許。大元 兵駐慶陽界。詔陝西行省遣使奉羊酒幣帛乞緩師 請和。十一月,遣使鈞、許選試陝西歸順人,得軍二千, 以藝優者充忠孝軍,次充合里合軍。十二月,詔副樞 蒲阿、總帥紇石烈牙吾塔、權簽樞密院事完顏訛可 救慶陽。罷附京獵地百里,聽民耕稼。

七年春正月,副樞蒲阿、總帥牙吾塔、權簽院事訛可 解慶陽之圍。以訛可屯邠州,蒲阿、牙吾塔還京兆。夏 五月,詔釋清口宋敗軍三千人,願留者五百人,以屯 許州,餘悉縱遣之。賜經義詞賦李瑭以下進士第。秋 七月,以平章政事合達權樞密副使。八月,賜陝西死 事之孤鹽引及絹,仍量材任使。大元兵圍武仙於舊 衛州。冬十月,平章合達、副樞蒲阿引兵救衛州。衛州 圍解,上登承天門犒軍,合達、蒲阿並世襲謀克。移剌 蒲阿權參知政事,同合達行省事于閺鄉,以備潼關。 八年春正月,大元兵圍鳳翔府。遣樞密判官白華、右 司郎中夾谷八里門諭閺鄉行省進兵,合達、蒲阿以 未見機會不行。復遣白華諭合達、蒲阿將兵出關以 解鳳翔之圍,又不行。夏四月丁巳朔,赦。全免京西路 軍需錢一年。旱災州縣,差稅從實減貸。大元兵平鳳 翔府。兩行省棄京兆,遷居民於河南,留慶山奴守之。 五月,李全妻楊妙貞以全陷沒於宋,構浮梁楚州北, 欲復宋讎。遣合達、蒲阿屯桃源界滶河口,以備侵軼。 宋八里莊人拒其主將納合達、蒲阿。詔改八里莊為 鎮淮府。秋七月,宋將焚浮梁。九月丙申,慈聖宮皇太 后溫敦氏崩,遺誥園陵制度務從儉約。大元兵駐河 中府。慶山奴棄京兆東還。召合達、蒲阿赴汴,議引兵 趨河中府,懼不敢行,還陝州,出師至冷水谷而歸。大 元兵攻河中府,合達、蒲阿遣元帥王敢率兵萬人救 之。冬十月,右丞相賽不致仕。十一月丁未,大元進兵 嶢峰關,由金州而。樞密院議以逸待勞,未可與戰。上 諭之曰:南渡二十年,所在之民,破田宅,鬻妻子,竭肝 腦以養軍。今兵至不能逆戰,止以自護,京城縱存,何 以為國,天下其謂我何。朕思之熟矣,存與亡有天命, 惟不負吾民可也。乃詔諸將屯軍襄、鄧。十二月己未, 葬明惠皇后。河中府破,權簽樞密院事草火訛可死 之,元帥板子訛可提敗卒三千走閺鄉。詔赦將佐以 下,杖訛可二百以死。合達、蒲阿率諸軍入鄧州,楊沃 衍、陳和尚、武仙皆引兵來會。出屯順陽。戊辰,大元兵 渡漢江而北,丙子,畢渡。合達、蒲阿將兵禦於禹山之 前。大元兵分道趨汴京,京師戒嚴。是夜二鼓,合達、蒲 阿引軍還鄧州。大元兵躡其後,盡獲其輜重。

天興元年,是年本正大九年正月改元開興四月又改元天興春正月壬午朔, 日有兩珥。大元兵道唐州,元帥完顏兩婁室與戰襄 城之汝墳,敗績。兩婁室走汴京。遣完顏麻斤出等部 民丁萬人,決河水衛京城。癸未,置尚書省、樞密院于 宮中,以便召問。起前元帥古里甲石倫權昌武軍節 度使,行元帥府事。合達、蒲阿引軍自鄧州赴汴京。乙 酉,以點檢夾谷撒合為總帥,將步騎三萬巡河渡,權 近侍局使徒單長樂監其軍。起近京諸邑軍家屬五 十萬口入京。丙戌,大元兵既定河中,由河清縣白坡 渡河。丁亥,長樂、撒合引兵至封丘而還。戊子,左司郎 中斜卯愛實上書請斬長樂、撒合以肅軍政,不從。都 尉烏林答胡土一軍自潼關入援,至偃師,聞大元兵 渡河,遂走登封少室山。壬辰,衛州節度使完顏斜捻 阿不棄城走汴。甲午,修京城樓櫓及守禦備。大元兵 薄鄭州,與白坡兵合,屯軍元帥馬伯堅以城降,防禦 使烏林答咬住死之。乙未,大元游騎至汴城。丁酉,大 雪。大元兵及兩省軍戰鈞州之三峰山,兩省軍大潰, 合達、陳和尚、楊沃衍走鈞州,城破皆死之。樞密副使 蒲阿就執,尋亦死。武仙走密縣。自是,兵不復振,己亥, 徐州行省完顏慶山奴引兵入援,義勝軍校侯進、杜 正、張興率所部北降,慶山奴入睢州。庚子,御端門肆 赦,改元開興。辛丑,潼關守將李平以關降大元。壬寅,扶溝民錢大亨、李鈞叛,殺縣令王浩及其簿尉。庚戌, 許州軍變,殺元帥古里甲石倫、粘合全周、蘇椿等,以 城降大元。二月壬子朔,慶山奴謀走歸德,至陽驛店 遇大元兵,徐帥完顏兀里力戰而死,慶山奴被擒,使 招京城,不從。睢州刺史張文壽棄城從慶山奴,皆死 之。甲寅,大元兵徇臨渙,攝縣令張若愚死之。戊午,次 盧氏。關、陝行省總帥兩軍及秦、藍帥府軍棄潼關而 東,與之遇,天又大雪,未戰而潰。行省徒單兀典、總帥 納合合閏敗死,完顏重喜降,斬於馬前。都尉鄭倜殺 都尉苗英亦降。秦、藍總帥府經歷商衡死之。大元兵 下睢州。庚申,翰林待制馮延登使北來歸。乙丑,大元 兵攻歸德。庚午,復起右丞相致仕賽不為左丞相。括 京師民軍二十萬分隸諸帥,人月給粟一石有五斗。 三月丁亥,大元軍平中京,留守撒合輦投水死。甲午, 命平章政事白撒宿上清宮,樞密副使合喜宿大佛 寺,以備緩急。大元遣使自鄭州來諭降,使者立出國 書以授譯史,譯史以授宰相,宰相跪進,上起立受之, 以付有司。書索翰林學士趙秉文、衍聖公孔元措等 二十七家,及歸順人家屬,蒲阿妻子,繡女、弓匠、鷹人 又數十人。庚子,封荊王子訛可為曹王,議以為質。密 國公GJfont以曹王幼,請代行,上慰遣之,不聽其代。壬寅, 尚書左丞李蹊送曹王出質,諫議大夫裴滿阿虎帶、 太府監國世榮為講和使。戶部侍郎楊慥權參知政 事。分軍防守四城。大元兵攻汴城,上出承天門撫西 面將士。千戶劉壽語不遜,詔釋勿問。癸卯,上復出撫 東面將士,親傅戰傷者藥於南薰門下,仍賜GJfont酒。出 內府金帛器皿以賞戰士。乙巳,鳳翔府砲軍萬戶王 阿驢、樊喬來歸。己酉,造革車三千兩,已而不用。置局 養無家俘民。夏四月癸丑,兵士李新有功,擢四方館 使。元帥劉益比其子戰死。丁巳,遣戶部侍郎楊仁奉 金帛詣大元兵乞和。戊午,又以珍異往謝許和。癸亥, 明惠皇后陵被發,失柩所在,遣中官往視之,至是始 得。以兵護宮女十人出迎朔門奉柩至城下,設御幄 安置,是夜復葬之。戮鄭倜妻子。甲子,御端門肆赦,改 元大興。詔內外官民能完復州郡者功賞有差。出金 帛酒炙犒飫軍士。減御膳,罷冗員,放宮女。上書不得 稱聖,改聖旨為制旨。釋鎬厲王、衛紹王二族禁錮,聽 自便。乙丑,百官初起居於隆德殿前。丙寅,以尚書省 兼樞密院事。丁卯,放宮女,聽以衣裝自隨,金珠留犒 士卒。汴京解嚴,步軍始出封丘門采薪蔬。己巳,建威 都尉完顏兀論同大元使沒忒入城。庚午,見使臣於 隆德殿。放宮女如前。辛未,開鄭門聽百姓男子出入。 甲戌,御承天門大饗將士,聞有聲屈者乃還宮。乙亥, 有詔止奏事。許州進櫻桃。五月辛巳,遷民告出城者 以萬數,賽不、白撒不聽。乙酉,以南陽郡王子思烈行 尚書省於鄧州,召援兵。丙戌,拜天於大慶殿,詔白撒 致仕。放京城四面軍,李辛不奉詔。丁亥,鑿洧川漕渠, 尋罷之。馮延登以奉使有勞,授禮部侍郎。戊子,裕州 鎮防軍將領賀都喜率西軍二千人入援,放遷民出 京。辛卯,大寒如冬。密國公GJfont薨。汴京大疫,凡五十日, 諸門出死者九十餘萬人,貧不能葬者不在是數。癸 巳,楊椿入據亳州,觀察判官劉均死之。辛丑,上御香 閤,面責宰相。乙丑,將相受保城爵賞。六月庚戌朔,詔 百官舉大將,眾舉劉益,不能用。癸丑,飛虎軍二百人 奪封丘門出奔。甲寅,以出師錮門禁。乙卯,白撒開渠 於私第東。丙辰,閱官馬,擇瘠者殺以食。丁巳,封仙據 徐州,徒單益都走宿州,推張興行省事。庚申,塞京城 四門,以便守禦。壬戌,國用安入徐州,殺張興,推封仙 為元帥,以主州事。己巳,詔贈禦侮中郎將完顏陳和 尚鎮南軍節度使。立褒忠廟碑。權參知政事楊慥罷。 辛未,復修汴城。以疫後,園戶、僧道、醫師、粥棺者擅厚 利,命有司倍征之,以助其用。甲戌,宿州鎮防千戶高 臘哥、李宣殺節度使紇石烈阿虎父子,請行省徒單 益都主帥事,益都不從,率將吏西走,至穀熟遇大元 軍,死之。乙亥,左丞李蹊送曹王與其子仝俱還。丁丑, 恆山公武仙殺士人李汾。秋七月庚辰朔,兵刃有火。 辛巳,軍士撾登聞鼓乞將劉益。癸未,尚書右丞顏盞 世魯罷。吏部尚書完顏奴申為參知政事。甲申,飛虎 軍事申福、蔡元擅殺北使唐慶等三十餘人於館,詔 貰其罪,和議遂絕。乙酉,都人揚言欲殺白撒,密詔遣 衛士護其家。丙戌,軍士毀白撒別墅。斜捻阿不妄殺 市人之過其門者以靖亂。丁亥,拜天於承天門下,出 內府及兩宮物賜軍士。戊子,下令招軍。辛卯,簽民為 兵。鞏昌民百二十人赴援。乙未,宿州帥眾僧奴稱國 安用降,遣近侍直長因世英等持詔封安用為兗王, 行京東等路尚書省事,賜姓完顏,改名用安。新軍有 撾登聞鼓者,杖殺之。乙巳,金、木、火、大陰會於軫、翼。丙 午,參知政事完顏思烈、恆山公武仙、鞏昌總帥完顏 忽斜虎率諸將兵自汝州入援,以合喜為樞密使,將 兵一萬應之,命左丞李蹊勸諭出師,乃行。八月己酉 朔,合喜屯杏花營,又益兵五千人,始進屯中牟故城。庚戌,發丁壯五千人運糧,餉合喜軍。辛亥,虎顏思烈 遇大元兵於京水,遂潰,武仙退保留山,思烈走御寨, 中京元帥左監軍壬子任守貞死之。合喜棄輜重奔 至鄭門,聚兵乃入。甲寅,免合喜為庶人,籍其家以賜 軍士。降監軍長樂為符寶郎。丁巳,釋奠孔子。戊午,括 民間粟,己未,籍徒單兀典、完顏重喜、納合合閏家貲。 前儀封令魏璠上言,鞏昌帥完顏仲德沉毅有遠謀, 臣請奉命往召。不報。戊辰,免府試。起復前大司農侯 摯為平章政事,進封蕭國公,行京都路尚書省事。己 巳,摯帥兵行至封丘,將士將潰,摯止之,乃與眾還汴。 壬申,聽無軍家口戍京。甲戌,金木星交。乙亥,賣官,及 許買進士第。丙子,詔罷括粟,復以進獻取之。丁丑,京 城民楊興入貲,授延州刺史。戊寅,劉仲溫入貲,授許 州刺史。九月戊寅朔,詔減親衛軍。己丑,軍士殺鄭門 守者出之。庚辰,起上黨公張開及臨淄郡王王義深、 廣平郡王范成為元帥。以前御史大夫完顏合周權 參知政事。乙未,以牓召民賣放下年軍需錢,上戶田 租如之。辛丑,夜大雷,工部尚書范乃速震死。閏月戊 申朔,遣使以鐵券一、虎符六、大信牌十、織金龍文御 衣、賜越王玉魚帶一、弓矢二賜兗王用安,其父母妻 皆贈封之。又以世襲宣命十、郡王宣命十、玉兔鶻帶 十付用安,其同盟可賜者即賜之。辛亥,遣張開、溫撒 辛、劉益、高顯率步軍護陳留、通許糧道。罷貧民進獻 糧。戊午,招鄉導。己未,有箭射入宮中,書姦臣姓名,兩 日而再得之。辛酉,再括京城粟,以御史大夫合周、點 檢徒單百家等主之。丙寅,括粟使者兵馬都總領完 顏九住以粟有蓬稗,杖殺孝婦於省門。十月,以前司 農卿李煥飛語,詔左丞李蹊、戶部侍郎楊慥繫獄,將 以軍儲失計坐罪。俄蹊、慥並除名,而止籍慥家貲。煥 遂權戶部尚書。尋赦殘欠糧,其應以糧事繫者皆釋 之。詔徵諸道軍,期以十二月一日入援。十一月丁未 朔,賜貧民粥。平章政事侯摯致仕。左司郎中斜卯愛 實以言事忤近侍,送有司,尋釋之。己酉,衛州軍校白 晝取豐備倉米。壬子,京城人相食。癸丑,詔曹門、宋門 放士民出就食。壬戌,召諸將相入議事。兗王用安率 兵至徐州,元帥王德全閉城不納。會劉安國與宿帥 眾僧奴引兵入援,至臨渙,用安使人劫殺之,攻徐州 久不能下,退保漣水。制使因世英以用安不赴援,還 至宿州西,遇大元兵,死之。丙寅,河、解元帥權興寶軍 節度使趙偉襲據陝州以叛,殺行省阿不罕奴十剌 以下凡二十一人,誣阿不罕奴十剌等反狀以聞。上 知其冤,不能直其事,就授偉元帥左監軍,兼西安軍 節度使,行總帥府事。偉尋亦歸北。十二月丙子朔,以 事勢危急,遣近侍郎白華問計,華對以紀季以酅入 齊之義,遂以為右司郎中。甲申,詔議親出。乙酉,再議 於大慶殿,上欲以官奴、高顯、劉益為元帥,不果。是日, 除拜扈從及留守京城官。以右丞相、樞密使兼左副 元帥賽不,平章政事、權樞密使兼右副元帥白撒,右 副元帥兼樞密副使權參知政事訛出,兵部尚書權 尚書左丞李蹊,元帥左監軍行總帥府事徒單百家 等率諸軍扈從。參知政事兼樞密院副使完顏奴申, 樞密副使兼知開封府權參知政事習捏阿不,裏城 四面都總領、戶部尚書完顏珠顆,外城東面元帥把 撒合,南面元帥朮甲咬住,西面元帥崔立,北面元帥 孛朮魯買奴等留守。除拜既定,以京城付之。擢魏璠 為翰林修撰,如鄧州招武仙入援。丁亥,上御端門,發 府庫及兩府器皿宮人衣服賜將士。戊戌,官奴、阿里 合謀立荊王不果,朝廷知其謀,置不問。庚子,上發南 京,與太后、皇后、諸妃別,大慟。行次公主苑,太后遣中 官持米肉遍犒軍士。辛丑,至開陽門外,麾百官退。詔 諭戍兵曰:社稷宗廟在此,汝等壯士也,毋以不預進 發之數,便謂無功,若保守無虞,將來功賞顧豈在戰 士下。聞者皆洒泣。是日,鞏昌元帥完顏忽斜虎至自 金昌,為上言京西三百里之間無井GJfont,不可往,東行 之議遂決,以為尚書右丞從行,遂次陳留。壬寅,次杞 縣。癸卯,次黃城。丞相完顏賽不之子按春有罪,伏誅。 甲辰,次黃陵堈。乙巳,諸將請幸河朔,從之。

二年春正月丙午朔,濟河,北風大作,後軍不克濟。丁 未,大元兵追擊於南岸,元帥完顏豬兒、賀都喜死之, 建威都尉完顏兀論出降。丁酉,上哭祭戰死士於河 北岸,皆贈官,斬元論出二弟以殉。赦河朔,招集兵糧, 議取衛州。元帥蒲察官奴將忠孝軍千人,東面元帥 高顯、果毅都尉粘哥咬住領軍萬人為前鋒,至蒲城。 庚戌,上次漚麻岡,平章政事白撒、元帥和速嘉兀底 不繼至。辛亥,白撒引兵攻衛州,不克。乙卯,聞大元兵 自河南渡河,至衛之西南,遂退師,丁巳,戰於白公廟, 白撒敗績,棄軍東遁。元帥劉益、上黨公張開亦遁,並 為民家所殺。益部曲王全降。戊午,上進次蒲城,復還 魏樓村。李辛自汴京出奔,伏誅。己未,上以白撒謀,夜 棄六軍渡河,與副元帥、合里合六七人走歸德。庚申, 諸軍始知上已往,遂潰。辛酉,司農大卿蒲察世達、元帥完顏忽土出歸德西門,奉迎上入歸德。赦在府囚。 軍民普覃一官,賜進士終場王輔以下十六人出身。 遣奉御朮甲塔失不、后弟徒單四喜往汴京奉迎兩 宮。白撒還自蒲城,聚兵於大橋,不敢入。壬戌,遣使召 白撒至,數其罪,下之獄,仍籍其家財以賜將士,曰:汝 輩宜竭忠力,毋如斯人誤國。人予金一兩。七日,白撒 及其子忽土鄰皆死獄中。右丞相賽不致仕。右丞完 顏忽斜虎行省事於徐州。官奴再請率兵北渡,女魯 權不可。遣歸德知府行戶部尚書蒲察世達、都轉運 使張俊民如陳、蔡取糧,以元帥李琦、王璧護之。戊辰, 安平都尉、京城西面元帥崔立與其黨韓鐸、藥安國 等舉兵為亂,殺參知政事完顏奴申、樞密副使完顏 斜捻阿不,勒兵入見太后,傳令立衛王子從恪為梁 王,監國。即自為太師、馬軍都元師、尚書令,尋自稱左 丞相、都元帥、尚書令、鄭王。弟倚平章政事,侃殿前都 點檢,其黨孛朮魯長河御史中丞,韓鐸副元帥兼知 開封府,折希顏、藥安國、張軍奴、完顏合荅並元帥,師 肅左右司郎中,賈良兵部郎中兼右司都事,又署工 部尚書溫迪罕二十、吏部侍郎劉仲周並為參知政 事,宣徽使奧屯舜卿為尚書左丞,戶部侍郎張正倫 為尚書右丞,左右司都事張節為左右司郎中,尚書 省掾元好問為左右司員外郎,都轉運知事王天祺、 懷州同知康瑭並為左右司都事。開封判官李禹翼 棄官去。戶部主事鄭著召不起。是日,右副點檢溫敦 阿里,左右司員外郎聶天驥,御史大夫裴蒲阿虎帶, 諫議大夫、左右司郎中烏古孫奴申,左副點檢完顏 阿散,奉御忙哥,講議蒲察琦並死之。遂送款大元軍 前。癸酉,大元將碎不GJfont進兵汴京。甲戌,立閱隨駕官 屬軍民子女於省署,及禁民間嫁娶,括京城財。兩宮 值變不果行,荅失不以其父咬住、四喜以其妻奪門 而出,庚午至歸德。上怒二人,皆斬於市。乙亥,遣右宣 徽提點近侍局事移剌粘古如徐州,相地形,察倉庫 虛實。白華如鄧州召兵。二月丙子朔。魚山張瓛殺元 帥完顏忽土,行省忽斜虎自率兵討之,會從宜嚴祿 誅瓛,乃還。括城中糧。知歸德府事石盞女魯懽為樞 密副使、權參知政事。留元帥官奴忠孝軍四百五十 人,都尉馬用軍二百八十餘人,發餘軍赴宿、徐、陳三 州就糧。三月乙丑,石盞女魯懽乞盡散衛兵出城就 食。官奴私與國用安謀,邀上幸海州,不從。蔡帥烏古 論鎬以糧四百餘斛至歸德,表請臨幸,上遣學士烏 古論蒲鮮以幸蔡之意諭其州人。戊辰,官奴以忠孝 軍為亂,攻殺馬用,遂殺尚書左丞李蹊、參知政事石 盞女魯懽、點檢徒單長樂,從官右丞已下三百餘人。 上赦官奴,暴女魯懽罪狀,以官奴為樞密副使、權參 知政事,左右司郎中張天綱為戶部侍郎、權參知政 事。辛巳,官奴真授參知政事,兼左副元帥。官奴以上 居照碧堂,禁諸臣無一人敢奏對者。上日悲泣言曰: 自古無不亡之國、不死之主,但恨朕不知用人,致為 此奴所囚耳。遂與內局令宋珪等謀誅官奴。夏四月 壬午,徐州行省完顏忽斜虎執王德全并其子誅之, 及其黨王琳、楊GJfont、斜卯延壽。召經歷商瑀用之。魚山 從宜嚴祿叛歸漣水。庚寅,陳州都尉李順兒殺行省 粘葛奴申及招撫使劉天起,送款於崔立。張俊民、李 琦奔汴京。王璧還歸德。癸巳,崔立以梁王從恪、荊王 守純及諸宗室男女五百餘人至青城,皆及於難。甲 午,兩宮北遷。甲辰,鄧州節度使移剌瑗以其城叛,與 白華俱亡入宋。六月己卯,官奴及其黨阿里合、白進 皆伏誅。上御雙門,赦忠孝軍,以安反側。遂決策遷蔡, 詔蔡、息、陳、潁各以兵來迓。中京留守、權參政烏林荅 胡土棄城奔蔡。壬午,中京破,留守兼便宜總帥強伸 死之。戊子,召徐州行省完顏忽斜虎赴行在所,以抹 撚兀典代行省事,郭恩為總帥兼節度使。辛卯,上發 歸德,留元帥王璧守之。壬辰,次亳州。癸巳,以亳州節 度使王進、同知節度使王賓徵民丁運鐵甲糗糧,留 權參政張天綱董之,就遷有功將士。臨淄郡王王義 深據靈壁望口寨以叛,遣近侍直長女奚烈完出將 徐、宿兵討之,義深敗走漣水,入宋。丙申,亳州鎮防軍 崔復哥殺守臣王賓等,張天綱以便宜授復哥節度 使,罷運鐵甲糗糧,州人乃安。己亥,上入蔡州,詔尚書 省為書召武仙會兵入援。徐州行省抹撚兀典赴蔡 州。起復右丞相致仕賽不代行省事。七月癸卯朔,曲 赦蔡州管內雜犯死罪以下。官吏軍民普覃兩官,經 應辦者更遷一官。弛門禁,通眾貨,蔡人便之。乙巳,以 烏古論鎬為御史大夫,總帥如故,張天綱為御史中 丞,仍權參政,完顏藥師為鎮南軍節度使,兼蔡州管 內觀察使。戊申,左右司郎中烏古論蒲鮮兼息州刺 史,權元帥右都監,行帥府事。征行元帥權總帥婁室 簽樞密院事。己酉,選室女備宮中使令,已得數人,以 右丞忽斜虎諫,留識文義者一人,餘聽自便。乙卯,遣 魏璠徵武仙兵。丁巳,護衛蒲鮮石魯負祖宗御容至 自汴,敕有司奉安於乾元寺。前御史大夫蒲察世達、西面元帥把撒合自汴來歸。辛酉,武仙劫將士,謀取 宋金州,至浙水眾潰。行六部尚書盧芝、侍郎石玠謀 歸蔡州,仙追芝不及,遂殺玠。丁卯,定進馬遷賞格,又 定括馬罪格,以簽樞密院事權參政抹撚兀典領其 事。遣使分詣諸道,選兵會於蔡。己巳,以蒲察世達為 吏部侍郎,權行六部尚書。八月癸酉朔,以秦州元帥 粘哥完展權參知政事,行省事於陝西。諭以蠟書,期 九月中徵兵與上會於饒豐關,欲出宋不意,以取興 元。甲戌,大元使王楫諭宋還,宋以軍護其行,青山招 撫盧進得邏吏言以聞,上為之懼。丁丑,上閱兵於見 山亭。癸未,元帥楚GJfont復立壽州於蒙城,詔遷賞有差, 州縣官皆令真授。乙酉,大元召宋兵攻唐州,元帥右 監軍烏古論黑漢死於戰,主帥蒲察謀為部曲兵所 食。城破,宋人求食人者盡戮之,餘無所犯。宋人駐兵 息州南。丙戌,詔權參政抹撚兀典、簽樞密院事婁室 行省、院於息州。丁亥,烏古論鎬權參知政事,兀林荅 胡土為殿前都點檢。庚寅,初設四隅譏察官。壬辰,息 州行省抹撚兀典以兵襲宋人於中渡店,斬獲甚眾。 乙未,萬年節,州郡以表來賀二十餘所。辛丑,設四隅 和糴官及惠民司,以太醫數人更直,病人官給以藥, 仍擇年老進士二人為醫藥官。九月癸卯朔,假蔡州 都軍致仕內族阿虎帶同僉大睦親府事,使宋借糧, 入辭,上諭之曰:宋人負朕深矣。朕自即位以來,或飭 邊將無犯南界。邊臣有自請征討者,未嘗不切責之。 向得宋一州,隨即付與。近淮陰來歸,彼多以金幣為 贖,朕若受財,是貨之也,付之全城,秋毫無犯。清口臨 陣生獲數千人,悉以資糧遣之。今乘我疲敝,據我壽 州,誘我鄧州,又攻我唐州,彼為謀亦淺矣。大元滅國 四十,以及西夏,夏亡及於我。我亡必及於宋。唇亡齒 寒,自然之理。若與我連和,所以為我者亦為彼也。卿 其以此曉之。至宋,宋不許。戊申,魯山元帥元志率兵 入援,賜以大信牌,升為總帥。庚戌,以重九拜天於節 度使廳,群臣陪從成禮,上面諭之曰:國家自開創涵 養汝等百有餘年。汝等或以先世立功,或以勞效起 身,被堅執銳,積有年矣。今當厄運,與朕同患,可謂忠 矣。比聞北兵將至,正汝等立功報國之秋,縱死王事, 不失為忠孝之鬼。往者汝等立功,常慮不為朝廷所 知,今日臨敵,朕親見之矣,汝等勉之。因賜GJfont酒。酒未 竟,邏騎馳奏,敵兵數百突至城下。將士踴躍咸請一 戰,上許之。是日,分軍防守四面及子城,以總帥孛朮 魯婁室守東面,內族承麟副之;參知政事烏古論鎬 守南面,總帥元志副之;殿前都點檢兀林荅胡土守 西面,忠孝軍元帥蔡八兒副之;忠孝軍元帥、權殿前 右副點檢王山兒守北面,元帥紇石烈柏壽副之;遙 授西安軍節度使兼殿前右衛將軍、行元帥府事女 奚烈完出守東南,元帥左都監夾谷當哥副之;殿前 右衛將軍、權左副都點檢內族斜烈守子城,都尉王 愛實副之。辛亥,大元兵築長壘圍蔡城。己未,括蔡城 粟。辛酉,禁公私釀酒。十月戊辰,更造天興寶會。辛巳, 縱饑民老稚羸疾者出城。癸未,徐州守臣郭恩殺逐 官吏以叛,行省賽不死之。甲申,給饑民船,聽採城壕 菱芡水草以食。戊子,徵諸道兵。辛卯,上閱射於子城, 中者賞麥有差。丙申,殿前左副都點檢溫敦昌孫戰 歿。戊戌,賜義軍戰歿被創者麥。十一月辛丑朔,以右 副都點檢阿勒根移失剌為宣差鎮撫都彈壓,別設 彈壓四員副之,四隅機察亦隸焉。宋遣其將江海、孟 珙帥兵萬人,獻糧三十萬石助大元兵攻蔡。十二月 甲戌,盡籍民丁防守,括婦人壯健者假男子衣冠,運 大石。上親出撫軍。丁丑,大元兵決練江,宋兵決柴潭 入汝水。己卯,大元兵破外城,宿州副總帥高剌哥戰 歿。辛巳,以總帥孛朮魯婁室、殿前都點檢兀林荅胡 土皆權參政,都尉完顏承麟為東面元帥,權總帥。己 丑,大元兵西城,上謂侍臣曰:我為金紫十年,太子 十年,人主十年,自知無大過惡,死無恨矣。所恨者祖 宗傳祚百年,至我而絕,與自古荒淫暴亂之君等為 亡國,獨此為介介爾。又曰:古無不亡之國,亡國之君 往往為人囚縶,或為俘獻,或辱於階庭,閉之空谷。朕 必不至於此。卿等觀之,朕志決矣。都尉王愛實戰歿。 砲軍總帥王銳殺元帥夾谷當哥,率三千人降大元。 庚寅,以御用器皿賞戰士。甲午,上微服率兵夜出東 城謀遁,及柵不果,戰而還。乙未,殺尚GJfont馬五十匹、官 馬一百五十匹犒將士。

三年春正月壬寅,冊柴潭神為護國靈應王。甲辰,以 近侍分守四城。戊申,夜,上集百官,傳位於東面元帥 承麟,承麟固讓。詔曰:朕所以付卿者,豈得已哉。以肌 體肥重,不便鞍馬馳突。卿平日趫捷有將略,萬一得 免,祚嗣不絕,此朕志也。己酉,承麟即皇帝位。百官稱 賀。禮畢,亟出捍敵,而南面已立宋幟。俄頃,四面呼聲 震天地。南面守者棄門,大軍入,與城中軍巷戰,城中 軍不能禦。帝自縊於幽蘭軒。末帝退保子城,聞帝崩, 率群臣入哭,諡曰哀宗。哭奠未畢,城潰,諸禁近舉火焚之。奉御絳山收哀宗骨瘞之汝水上。末帝為亂兵 所害,金亡。

贊曰:金之初興,天下莫彊焉。太祖、太宗威制中國,大 概欲效遼初故事,立楚立齊,委而去之,宋人不競,遂 失故物。熙宗、海陵濟以虐政,中原觖望,金事幾去。天 厭南北之兵,挺生世宗,以仁易暴,休息斯民。是故金 祚百有餘年,由大定之政有以固結人心,乃克爾也。 章宗志存潤色,而秕政日多,誅求無藝,民力浸竭,明 昌、承安盛極衰始。至於衛紹,紀綱大壞,亡徵已見。宣 宗南度,棄厥本根,外狃餘威,連兵宋、夏,內致困憊,自 速土崩。哀宗之世無足為者。皇元功德日盛,天人屬 心,日出爝息,理勢必然。區區生聚,圖存於亡,力盡乃 斃,可哀也矣。雖然,在《禮》國君死社稷,哀宗無愧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