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2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二十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二十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十四

  元六

  世祖五

皇極典第一百二十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十四[编辑]

元六[编辑]

世祖本紀五[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十三年春正月丁卯朔,克潭 州,宋安撫使李芾盡室自焚死。阿里海牙分遣官屬 招徠未附者,旬日間,湖南州郡相繼悉降,得府一、州 六、軍二、縣四十,戶五十六萬一千一百一十二,口百 五十三萬七千七百四十。伯顏軍次嘉興府,安撫劉 漢傑以城降。董文炳軍次乍浦,宋統制官劉英以本 軍降。辛未,董文炳軍至海鹽,知縣事王與賢及澉浦 鎮統制胡全、福建路馬步軍總管沈世隆皆降。壬申, 改都統領司為通政院,命兀良合帶等領之。立回易 庫於諸路,凡十有一,掌市易幣帛諸物。敕大都路總 管府和顧和買,權豪與民均輸。癸酉,宋相陳宜中遣 軍器監劉庭瑞齎宋主稱藩表章,詣軍前稟議,又致 宜中等書于伯顏,伯顏以書答之。乙亥,詔諭四川制 置使趙定應來朝。徙大都等路獵戶戍大洪山之東, 符寶郎董文忠請貧病者勿徙,從之。宋復遣監察御 史劉岊齎宋主稱藩表至軍前,且致書伯顏,為宗社 生靈請命。丙子,賞合兒魯帶所部將士征建都功銀 鈔錦衣。丁丑,宋遣都統洪模齎陳宜中、吳堅等書,請 俟宗長福王至,同詣軍前。戊寅,伯顏以軍出嘉興府, 留萬戶忽都虎、千戶王禿林察戍之。劉漢傑仍為其 府安撫使。辛巳,命雲南行省給建都屯軍弓矢。軍次 崇德縣,宋遣侍郎劉庭瑞、都統洪模來迓。行都元帥 府宋都帶言:江西隆興、建昌、撫州等郡雖附,而閩、廣 諸州尚阻兵,乞增兵進討。敕以襄漢軍四千俾將之。 壬午,軍次長安鎮,董文炳以兵來會。宋陳宜中、吳堅 等違約不至。癸未,軍次臨平鎮。甲申,次高亭山,阿剌 罕以兵來會。宋主遣其保康軍承宣使尹甫、和州防 禦使吉甫等,齎傳國玉璽及降表詣軍前。其辭曰:大 宋國主顯,謹百拜奉表於大元仁明神武皇帝陛下: 臣昨嘗遣侍郎柳岳、正言洪雷震捧表馳詣闕庭,敬 伸卑悃,伏計已徹聖聽。臣眇焉幼沖,遭家多難,權奸 似道,背盟誤國,臣不及知,至於興師問罪,宗社阽危, 生靈可念。臣與太皇日夕憂懼,非不欲遷辟以求兩 全,實以百萬生民之命寄臣之身,今天命有歸,臣將 焉往。惟是世傳之鎮寶,不敢愛惜,謹奉太皇命戒,痛 自貶損,削帝號,以兩浙、福建、江東西、湖南北、二廣、四 川見在州郡,謹悉奉上聖朝,為宗社生靈祈哀請命。 欲望聖慈垂哀,祖母太后耄及,臥病數載,臣煢煢在 疚,情有足矜,不忍臣祖宗三百年宗社遽至殞絕,曲 賜裁處,特與存全,大元皇帝再生之德,則趙氏子孫 世世有賴,不敢弭忘。臣無任感天望聖,激切屏營之 至。伯顏既受降表、玉璽,復遣囊加帶以趙尹甫、買餘 慶等還臨安,召宰相出議降事。乙酉,師次臨安北十 五里,囊加帶、洪模以總管殷俊來報,宋陳宜中、張世 傑、蘇劉義、劉師勇等挾益、廣二王出嘉會門,渡浙江 遁去,惟太皇太后、嗣君在宮。伯顏亟使諭阿剌罕、董 文炳、范文虎率諸軍先據守錢塘口,以勁兵五千人 追陳宜中等,過浙江不及而還。丙戌,伯顏下令禁軍 士入城,違者以軍法從事。遣呂文煥齎黃榜安諭臨 安中外軍民,俾按堵如故。時宋三司衛兵白晝殺人, 張世傑部曲尢橫閭里,小民乘時剽殺。令下,民大悅。 伯顏又遣宣撫程鵬飛,計議孫鼎亨、囊加帶、洪君祥 入宮,安諭太皇謝氏。丁亥,雲南行省賽典赤,以改定 雲南諸路名號來上。又言雲南貿易與中州不同,鈔 法實所未諳,莫若以交會GJfont、子公私通行,庶為民便。 並從之。戊子,中書省臣言:王孝忠等以罪命往八荅 山採寶玉自效,道經沙州,值火忽叛,孝忠等自拔來 歸,令於瓜、沙等處屯田。從之。大名路達魯花赤小鈐 部坐姦贓伏誅,沒其家。宋主祖母謝氏遣其丞相吳 堅、文天祥,樞密謝堂,安撫賈餘慶,中貴鄧惟善來見 伯顏於明因寺。伯顏顧文天祥舉動不常,疑有異志, 遂令萬戶忙古帶、宣撫唆都羈留軍中。且以其降表 不稱臣,仍書宋號,遣程鵬飛、洪君祥偕來使賈餘慶 復往易之。己丑,軍次湖州市。遣千戶囊加帶、省掾王 祐,齎傳國玉璽赴闕。敕高麗國以有官子弟為質。中 書省臣言:賦民舊籍已有定額,至元七年新括協濟 合併戶,為數凡二十萬五千一百八十。敕減今歲絲 賦之半。庚寅,伯顏建大將旗鼓,率左右翼萬戶巡臨安城,觀潮浙江,於是宋宗室大臣以次來見,暮還湖 州市。辛卯,張弘範、孟祺、程鵬飛齎所易宋主稱臣降 表至軍前。甲午,復薊州平谷縣。立隨路都轉運司,仍 詔諭諸處管民官,以瓮吉剌帶丑漢所部軍五百戍 哈荅城,不吉帶所部軍六百移戍建都,其兀兒禿、唐 忽軍前在建都者,並遣還翼。穿濟州漕渠。以真定總 管昔班為中書右丞。二月丁酉,詔劉頡、程德輝招淮 西制置使夏貴。己亥,克臨江軍。庚子,宋主顯率文武 百僚詣祥曦殿,望闕上表,乞為藩輔;遣右丞相兼樞 密使賈餘慶、樞密使謝堂、端明殿學士簽樞密院事 家鉉翁、端明殿學士同簽樞密院事劉岊奉表以聞。 宋主祖母太皇太后亦奉表及牋。是日,宋文武百司 出臨安府,詣行中書省,各以其職來見。行省承制以 臨安為兩浙大都督府,都督忙古帶、范文虎入城視 事。辛丑,伯顏令張惠、阿剌罕、董文炳、左右司官石天 麟、楊晦等入城,取軍民錢穀之數,閱實倉庫,收百官 誥命符印,悉罷宋官府,散免侍衛禁軍。宋主顯遣其 右丞相賈餘慶等充祈請使,詣闕請命,右丞相命吳 堅、文天祥同行。行中書省右丞相伯顏等,以宋主顯 舉國內附,具表稱賀,兩浙路得府八、州六、軍一、縣八 十一,戶二百九十八萬三千六百七十二,口五百六 十九萬二千六百五十。丁未,詔諭臨安新附府州司 縣官吏士民軍卒人等曰:間者行中書省右丞相伯 顏遣使來奏,宋母后、幼主洎諸大臣百官,已於正月 十八日齎璽綬奉表降附。朕惟自古降王必有朝覲 之禮,已遣使特往迎致。爾等各守職業,其勿妄生疑 畏。凡歸附前犯罪,悉從原免;公私逋欠,不得徵理。應 抗拒王師及逃亡嘯聚者,並赦其罪。百官有司、諸王 邸第、三學、寺、監、祕省、史館及禁衛諸司,各宜安居。所 在山林河泊,除巨木花果外,餘物權免徵稅。祕書省 圖書,太常寺祭器、樂器、法服、樂工、鹵簿、儀衛,宗正譜 牒,天文地理圖冊,凡典故文字,并戶口版籍,盡仰收 拾。前代聖賢之後,高尚儒、醫、僧、道、卜筮,通曉天文歷 數,并山林隱逸名士,仰所在官司,具以名聞。名山大 川,寺觀廟宇,并前代名人遺跡,不許拆毀。鰥寡孤獨 不能自存之人,量加贍給。伯顏就遣宋內侍王埜入 宮,收宋國袞冕、圭璧、符璽及宮中圖籍、寶玩、車輅、輦 乘、鹵簿、麾仗等物。戊申,立浙東西宣慰司於臨安,以 戶部尚書麥歸、祕書監焦友直為宣慰使,吏部侍郎 楊居寬同知宣慰司事,並兼知臨安府事。乙卯,詔諭 淮東制置使李庭芝、淮西制置使夏貴及所轄州軍 縣鎮官吏軍民。丁巳,命焦友直括宋祕書省禁書圖 籍。戊午,祀先農東郊。淮西制置夏貴以淮西諸郡來 降,唯鎮巢軍復叛,貴遣使招之,守將洪福殺其使,貴 親至城下,福始降,阿朮斬之軍中。淮西路得府二、州 六、軍四、縣三十四,戶五十一萬三千八百二十七,口 一百二萬一千三百四十九。庚申,召伯顏偕宋君臣 入朝。辛酉,車駕幸上都。設資戒大會於順德府開元 寺。伯顏遣不伯、周青招泉州蒲壽庚、壽晟兄弟。甲子, 董文炳、唆都發宋隨朝文士劉GJfont然及三學諸生赴 京師,太學生徐應鑣父子四人同赴井死。帝既平宋, 召宋諸將問曰:爾等何降之易耶。對曰:宋有強臣賈 似道擅國柄,每優禮文士,而獨輕武官。臣等久積不 平,心離體解,所以望風而送款也。帝命董文忠答之 曰:借使似道實輕汝曹,特似道一人之過耳,且汝主 何負焉。正如所言,則似道之輕汝也固宜。三月丁卯, 命樞密副使張易兼知祕書監事。伯顏入臨安,遣郎 中孟祺籍宋太廟四祖殿,景靈宮禮樂器、冊寶洎郊 天儀仗,及祕書省、國子監、國史院、學士院、太常寺圖 書祭器樂器等物。戊辰,括江南已附州郡軍器。甲戌, 阿木遣使報廬州夏貴已降,文天祥自鎮江遁去,追 之弗獲。荊湖南路行中書省言:潭州既定,湖南州郡 降者相繼,即分命諸將鎮守其地。從之。宋福王與芮 自浙東至伯顏軍中。以獨松關守將張濡嘗殺奉使 廉希賢,斬之,籍其家。乙亥,伯顏等發臨安。丁丑,阿塔 海、阿刺罕、董文炳詣宋主宮,趣宋主顯同太后入覲。 郎中孟祺奉詔宣讀,至免繫頸牽羊之語,太后全氏 聞之泣,謂宋主顯曰:荷天子聖慈活汝,當望闕拜謝。 宋主顯拜畢,子母皆肩輿出宮,唯太皇太后謝氏以 疾留。戊寅,敕諸路儒戶通文學者三千八百九十,並 免其徭役,其富實以儒戶避役者為民,貧乏者五百 戶,隸太常寺。敕淮西廬州置總管萬戶府,以中書右 丞、河南等路宣慰使合剌合孫、襄陽管軍萬戶邸浹 並行府事。庚辰,囊加帶以宋玉璽來上。乙酉,贛、吉、袁、 南安四郡內附。庚寅,賜郡王瓜都銀印。敕上都和顧 和買並依大都例。以中書右丞昔班為戶部尚書。閏 月丙申,置宣慰司於濟寧路,掌印造交鈔,供給江南 軍儲。以前西夏中興簽行中書省事暗都剌即思、大 都路總管張守智並為宣慰使。東川行樞密院總帥 汪惟正略地涪州,克山寨谿洞凡二十有三所。丁酉, 召湖廣阿里海牙、忽都帖木兒赴闕,令脫撥忽魯禿花、崔斌並留後鄂州。辛亥,命副樞張易遣宋降臣吳 堅、夏貴等赴上都。戊午,淮西萬戶府招降方山等六 寨。甲子,禁西番僧持軍器。以中書省左右司郎中郝 禎參知政事。夏四月乙丑朔,阿朮以宋高郵、寶應嘗 餽餉揚州,遣蒙古軍將苫徹及史弼等守之,別遣都 元帥孛魯歡等攻泰州之新城。丁卯,賜諸王都魯金 印。戊辰,以河南兵事未息,開元路民饑,並弛正月五 月屠殺之禁。庚午,敕南商貿易京師者毋禁。辛未,行 江西都元帥宋都帶以應詔儒生醫卜士鄭夢得等 六人進,敕隸祕書監。丙子,省東川行樞密院及成都 經略司,以其事入西川行院。復石人山寨居民於信 陽軍。免大都醫戶至元十二年絲銀。己卯,以侍衛親 軍征戍歲久,放令還家,期六月,各歸其軍。庚辰,以水 達達分地歲輸皮革,自今並入上都。壬午,召嗣漢天 師張宗演赴闕。乙酉,召昭文館大學士姚樞、翰林學 士王磐、翰林侍講學士徒單公履赴上都。庚寅,修太 廟。以北京行中書省廉希憲為中書右丞,行中書省 事於荊南府。五月乙未朔,伯顏以宋主顯至上都,制 授顯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大司徒,封瀛國公。以平宋, 遣官告天地、祖宗於上都之近郊。遣使代祀嶽瀆。己 亥,伯顏請罷兩浙宣慰司,以忙古帶、范文虎仍行兩 浙大都督府事,從之。庚子,定度量。壬寅,宋三學生四 十六人至京師。癸卯,復沂、莒、膠、密、寧海五州所括民 為防城軍者為民,免其租徭二年。乙巳,賜伯顏所部 有功將校銀二萬四千六百兩。阿朮遣總管陳傑攻 拔泰州之新城,遣萬戶烏馬兒守之,以偪泰州。丁未, 宋揚州都統姜才攻灣頭堡,阿里別擊走之,殺其步 騎四百人,右衛親軍千戶董士元戰死。戊申,宋馮都 統等自真州率兵二千、戰船百艘襲瓜州,阿朮遣萬 戶昔里罕、阿塔赤等出戰,大敗之,追至珠金沙,得船 七十七艘,馮都統等赴水死。改博州為東昌路。己酉, 括獵戶、鷹坊戶為兵。乙卯,靖州張州判及李信、李發 焚其城,退保飛山新城,行中書省發兵攻殺之,徙其 黨及家屬於大都。宋江西制置黃萬石率其軍來附, 敕令入覲。辛酉,安西王相府請頒詔招合州張玨,不 從。癸亥,陞異樣局為總管府,秩三品。六月甲子朔,敕 新附三衛兵之老弱者,放還其家。己巳,以孔子五十 三世孫曲阜縣尹孔治兼權主祀事。命東征元帥府 選襄陽生券軍五百,充侍衛軍。置行戶部於大名府, 掌印造交鈔,通江南貿易。庚午,敕西京僧、道、也里可 溫、荅失蠻等有室家者,與民一體輸賦。辛未,命阿里 海牙出征廣西,請益兵,選軍三萬俾將之。壬申,罷兩 浙大都督府,立行尚書省於鄂州、臨安。設諸路宣慰 司,以行省官為之,並帶相銜,其立行省者,不立宣慰 司。甲戌,以《大明曆》浸差,命太子贊善王恂與江南日 官置局更造新曆,以樞密副使張易董其事。易、恂奏: 今之曆家,徒知曆術,罕明曆理,宜得耆儒如許衡者 商訂。詔衡赴京師。宋揚州姜才夜率步騎數千趨丁 村堡,守將史弼、苫徹出戰,斬首百餘級,獲馬四十匹。 詰旦,阿里、都督陳岩以灣頭堡兵邀其後,伯顏察兒 踵至,所將皆阿朮麾下兵,姜才軍遙望旗幟,即走,遂 大破之,獲米五千餘石。阿朮又以宋人高郵水路不 通,必由陸路餽運,千戶也先忽都以千騎邀之,數日 米運果來,殺負米卒數千,獲米三千石。戊寅,詔作《平 金》、《平宋錄》,及諸國臣服傳記,仍命平章軍國重事耶 律鑄監修國史。戌子,樞密院上言:陳宜中、張世傑聚 兵福建以攻我師,江西都元帥宋都帶求援。命以安 慶、蘄、黃等郡宿兵,付宋都帶將之。己丑,宋都帶言福 建魏天祐、游義榮棄家來附,以天祐為管軍總管兼 知邵武軍事,義榮遙授建寧路同知,充管軍千戶。壬 辰,下詔招諭宋揚州制置李庭芝以次軍官,及通、泰、 真、滁、高郵大小官員。又詔諭陳宜中、張世傑、蘇劉義、 劉師勇等使降。李庭芝留朱煥守揚州,與姜才率步 騎五千東走,阿朮親率百餘騎馳去,督右丞阿里、萬 戶劉國傑分道追及泰州西,殺步卒千人,庭芝等僅 得入,遂築長圍塹而守之,阿朮獨當東南面,斷其走 路。以戶部尚書張澍參知政事,行中書省事於北京。 秋七月乙未,行中書省左右司郎中孟祺,以亡宋金 玉寶及牌印來上,命太府監收之。丙申,淮安、寶應民 流寓邳州者萬餘口,聽還其家。丁酉,宋涪州觀察陽 立子嗣榮,請降詔招諭其父,從之。戊戌,陞閬州為保 寧府。敕山丹城直隸省部,以達魯花赤行者仍領之。 壬寅,以李庭芝出征,賞其部將李承慶等鈔、馬、衣服、 甲仗有差。乙巳,朱煥以揚州降。丁未,詔諭廣西路靜 江府等大小州城官吏使。降甲,寅賜諸王孛羅印。以 楊村至灣雞泊漕渠洄遠,改從孫家務。乙卯,宋泰州 守將孫良臣與李庭芝帳下卒劉發、鄭俊開北門以 降,執李庭芝、姜才,繫揚州獄。丙辰,阿朮以總管烏馬 兒等守泰州,其通、滁、高郵等處相繼來附。淮東路得 州十六、縣三十三,戶五十四萬二千六百二十四,口 一百八萬三千二百一十七。遣使持香幣祠嶽瀆后土。以中書右丞阿里海牙為平章政事,簽書樞密院 事、淮東行樞密院別乞里迷失為中書右丞,參知政 事董文炳為中書左丞,淮東左副都元帥塔出、兩浙 大都督范文虎、江東江西大都督知江州呂師夔、淮 東淮西左副都元帥陳岩並參知政事。八月己巳,穿 武清蒙村漕渠。敕漢軍都元帥闊闊帶、李庭將侍衛 軍二千人西征。陞漷陰縣為漷州。乙亥,斬宋淮東制 置使李庭芝、都統姜才於揚州市。庚辰,罷襄陽統軍 司。車駕至自上都。遣太常卿脫忽思以銅爵一、豆二, 獻於太廟。以四萬戶總管奧魯赤參知政事。九月壬 辰朔,命國師益憐真作佛事於太廟。己亥,享於太廟, 常饌外,益野豕、鹿、羊、蒲萄酒。庚子,命姚樞、王磐選宋 三學生之有實學者留京師,餘聽還家。辛丑,遣瀘州 屯田軍四千,轉漕重慶。癸卯,以平宋赦天下。乙巳,高 麗國王王愖上參議中讚金方慶功,授虎符。丙午,敕 常德府歲貢包茅。丁未,諭西川行樞密院移檄重慶, 俾內附。命有司隳沿淮城壘。辛亥,太白犯南斗。甲寅, 太白入南斗。乙卯,以吐蕃合荅城為寧遠府。辛酉,召 宋宗臣鄂州教授趙與票赴闕。設資戒會於京師。阿 朮入覲。江淮及浙東西、湖南北等路,得府三十七、州 一百二十八、關一、監一、縣七百三十三,戶九百三十 七萬四百七十二,口千九百七十二萬一千一十五。 冬十月甲子,以陳巖拔新城、丁村功,賜金五十兩,部 將劉忠等賜銀有差。乙亥,賜皇子北平王出征軍士 貧乏者羊馬幣帛有差。申明以良為娼之禁。丁亥,兩 浙宣撫使焦友直以臨安經籍、圖畫、陰陽祕書來上。 戊子,淮西安撫使夏貴請入覲,乞令其孫貽孫權領 宣撫司事,從之。以淮東左副都元帥阿里為平章政 事,河南等路宣慰使合剌合孫為中書右丞,兵部尚 書王儀、吏部尚書兼臨安府安撫使楊鎮、河南河北 道提刑按察使迷里忽辛並參知政事。參知政事陳 巖行中書省事於淮東。十一月癸巳,安西王所部軍 克萬州。丙午,賜阿朮所部有功將士二百三十九人 各銀二百五十兩。西川行院忽敦言:所部軍士久圍 重慶,逃亡者眾,乞益軍一萬,并降詔招誘逋民之在 大良平者。並從之。壬子,賜龍荅溫軍有功及死事者 銀鈔有差。癸丑,併省內外諸司。丁卯,太陰犯填星。庚 申,敕管民及理財之官由中書銓調,軍官由樞密院 定議。隳襄漢、荊湖諸城。南平招撫使兼知峽州事趙 真,請降詔招諭夔州安撫張起巖,從之。高麗國王王 愖遣其臣判祕書寺朱悅,來告更名暙。十二月辛卯 朔,熒惑掩鉤鈐。以十四年曆日賜高麗。丁卯,改雲南 蘿葡甸為元江府路。辛未,賜塔海所部戰士及死事 者銀鈔有差。賜忽不來等戰功十九人銀千二百兩。 壬申,李思敬告運使姜毅所言悖妄,指毅妻子為証。 帝曰:妻子豈為証者耶。詔勿問。乙亥,定江南所設官 府。辛巳,以軍士圍守崇慶勞苦,賜鈔六千錠。庚寅,詔 諭浙東西、江東西、淮東西、湖南北等州軍縣官吏軍 民:昔以萬戶、千戶漁奪其民,致令逃散,今悉以人民 歸之元籍州縣。凡管軍將校及宋官吏,有以勢力奪 民田廬產業者,俾各歸其主,無主則以給附近人民 之無生產者。其田租商稅、茶鹽酒醋、金銀鐵冶、竹貨 湖泊課程,從實辦之。凡故宋繁冗科差、聖節上供、經 總制錢等百有餘件,悉除免之。伯顏言:張惠守宋府 庫,不俟命擅啟管鑰。詔阿朮詰其事,仍諭江之東西、 浙之東西、淮之東西官吏等,檢覈新舊錢穀。除浙西、 浙東、江西、江東、湖北五道宣慰使。陞江陵為上路,瑞 安府仍為溫州,隴州為散府,薊州復置豐閏縣,陞臨 洮渭源堡為縣。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賜諸王乃 蠻帶等羊馬價。賞阿朮等戰功,及賜降臣吳堅、夏貴 等銀、鈔、幣、帛各有差,賜伯顏、阿朮等青鼠、銀鼠、黃 只孫衣,餘功臣賜豹裘、獐裘及皮衣帽各有差。是歲, 東平、濟南、泰安、德州、漣海、清河、平灤、西京西三州以 水旱缺食,賑軍民站戶米二十二萬五千五百六十 石,粟四萬七千七百十二石,鈔四千二百八十二錠 有奇。平陽路旱,濟寧路及高麗瀋州水,並免今年田 租。斷死罪三十四人。

十四年春正月癸巳,行都元帥府軍次廣東,知循州 劉興以城降。丙申,以江南平,百姓疲於供軍,免諸路 今歲所納絲銀。賜嗣漢天師張宗演演道靈應沖和 真人,領江南諸路道教。戊戌,高麗金方慶等為亂,命 高麗王治之,仍命忻都、洪茶丘飭兵禦備。癸卯,復立 諸道提刑按察司。甲辰,命阿朮選銳軍萬人赴闕。丁 未,知梅州錢榮之以城降。戊申,賜三衛軍士之貧乏 者八千三百五十二人各鈔二錠、幣十匹。己酉,賜耶 律鑄鈔千錠。甲寅,敕宋福王趙與芮家貲之在杭、越 者,有司輦至京師,付其家。丙辰,立建都、羅羅斯四路, 守戍烏木等處,並置官屬。己未,以白玉碧玉水晶爵 六,獻於太廟。括上都、隆興、北京、西京四路獵戶二千 為兵。置江淮等路都轉運鹽使司,及江淮榷茶都轉 運使司。命嗣漢天師張宗演修周天醮於長春宮,宗演還江南,以其弟子張留孫留京師。二月辛酉,命征 東都元帥洪茶丘將兵二千赴上都。壬戌,瑞州安撫 姚文龍率張文顯來降,其家屬為宋人所害,賜文龍、 文顯等鈔有差。癸亥,彗星出東北,長四尺餘。甲子,遣 使代祀嶽瀆后土。丙寅,改安西王傅銅印為銀印。立 永昌路山丹城等驛,仍給鈔千錠為本,俾取息以給 驛傳之須。諸王只必鐵木兒言:永昌路驛百二十五, 疲於供給,質妻孥以應役。詔賜鈔百八十錠贖還之。 丁卯,荊湖北道宣慰使塔海拔歸州山寨四十七所。 戊辰,祀先農東郊。甲戌,西川行院不花率眾數萬至 重慶,營浮屠關,造梯衝將攻之,其夜都統趙安以城 降。張玨艤船江中,與其妻妾順流走涪州,元帥張德 潤以舟師邀之,玨遂降。車駕幸上都。辛巳,命北京選 福住所統軍三百赴上都。壬午,隳吉、撫二州城,隆興 濱西江,姑存之。仍選汀州軍馬守禦瑞金縣。丙戌,連 州守過元龍已降復叛,塔海將兵討之,元龍棄城遁。 丁亥,知南恩州陳堯道、僉判林叔虎以城降。詔以僧 元吉益、憐真加加瓦並為江南總攝,掌釋教,除僧租 賦,禁擾寺宇者。以大司農、御史大夫、宣徽使兼領侍 儀司事孛羅為樞密副使,兼宣徽使,領侍儀司事。三 月庚寅朔,以冬無雨雪,春澤未繼,遣使問便民之事 於翰林國史院,耶律鑄、姚樞、王磐、竇默等對曰:足食 之道,唯節浮費,靡穀之多,無踰醪醴麴GJfont。況自周、漢 以來,嘗有明禁。祈賽神社,費亦不貲,宜一切禁止。從 之。辛卯,湖廣行中書省言:廣西二十四郡並己內附, 議復行中書省於潭州,置廣南西路宣撫司於靜江。 詔鄭鼎所將侍衛軍萬人還京師,崔斌、阿里海牙同 駐靜江,忽都鐵木兒、鄭鼎同駐鄂漢,賈居貞、脫博忽 魯禿花同駐潭州。癸巳,以行都水監兼行漕運司事。 甲午,以鄭鼎所部軍士撫定靜江之勞,命還家少休, 期六月赴上都。乙未,福建漳、泉二郡蒲壽庚、印德傅、 李玨、李公度皆以城降。丁酉,括馬三萬二千二百六 匹,孕駒者還其主。壬寅,廣東肇慶府新封等州皆來 降。癸卯,壽昌府張之綱以從叛棄市。乙巳,命中外軍 民官所佩金銀符,以色組繫於肩腋,庶無褻瀆,具為 令。庚戌,建寧府通判郭纘以城降。黃州歸附官史勝 入覲,以所部將校于躍等三十一人戰功聞,命官之。 簽書東西川行樞密院事昝順言:比遣同知隆州事 趙孟烯齎詔招諭南平軍都掌蠻、羅計蠻及鳳凰、中 壟、羅韋、高崖等四砦皆降。田、楊二家、豕鵝夷民,亦各 遣使納款。壬子,寶應軍人施福殺其守將降,於淮東 都元帥府,詔以福為千戶,佩金符。癸丑,命汪惟正自 東川移鎮鞏昌。行中書省承制,以閩浙溫、處、台、福、泉、 汀、漳、劍、建寧、卲武、興化等郡降官,各治其郡。潭州行 省遣使上言:廣南西路慶遠、鬱林、昭、賀、藤、梧、融、賓、柳、 象、邕、廉、容、貴、潯皆降,得府一、州十四。復立襄陽府襄 陽縣。平章政事、浙西道宣慰使阿塔海為平章政事, 行中書省事於江淮;郡王合荅為平章政事,行中書 省事於北京。夏四月甲子,宋特磨道將軍農士貴、知 安平州李惟屏、知來安州岑從毅等,以所屬州縣溪 洞百四十七、戶二十五萬六千來附。癸酉,各省路轉 運司,事入總管府。設鹽轉運司四,置榷場於碉門、黎 州,與吐蕃貿易。丙子,召安撫趙與可、宣撫陳巖入覲。 丙戌,禁江南行用銅錢。均州復立南漳縣。五月癸巳, 申嚴大都酒禁,犯者籍其家貲,散之貧民。辛丑,千戶 合剌合孫死於渾都海之戰,命其子忽都帶兒襲職。 癸卯,改廣南西路宣撫司式為宣慰司,廣西欽、橫二州 改立安撫司。各道提刑按察司兼勸農事。敕江南歸 附官,三品以上者遣質子一人入侍。西番長阿立丁 甯占等三十一族來附,得戶四萬七百。丙子,融州安 撫使譚昌謀為不軌,伏誅。辛亥,以河南、山東水旱,除 河泊課,聽民自漁。乙卯,選蒙古、漢軍相參宿衛。詔諭 思州安撫使田景賢。又詔諭瀘州西南番蠻王阿永, 筠連、騰串等處諸GJfont蠻裔,使其來附。命真人李德和 代祀濟瀆。六月丙寅,涪州安撫陽立及其子嗣榮相 繼來附,命立為夔路安撫使,嗣榮為管軍總管,並佩 虎符,仍賜鈔百錠。壬寅,賞征廣戰死之家銀各五十 兩。丁丑,置尚膳院,秩三品,以提點尚食、尚藥局忽林 失為尚膳使,其屬司有七。庚辰,賞陽立所部戰士鈔 千錠。甲申,荊湖北道宣慰使黑的得諜者,言夔府將 出攻荊南。諭陽立等與塔海會兵禦之。丁亥,陞崇明 沙為崇明州。以行省參政、行江東道宣慰使阿剌罕 為中書左丞、行江東道宣慰使,湖北道宣慰使奧魯 赤參知政事、行湖北道宣慰使。秋七月戊子朔,罷大 名、濟寧印鈔局。壬辰,敕犯盜者皆棄市。符寶郎董文 忠言:盜有強竊,贓有多寡,似難悉寘於法。帝然其言, 遽命止之。丁酉,敕自今非佩符使臣及軍情急速,不 聽乘傳。戊戌,申禁羊馬群之在北者,八月內毋縱出 北口諸隘踐食京畿之禾,犯者沒其畜。癸卯,諸王昔 里吉劫北平王於阿力麻里之地,械繫右丞相安童, 誘脅諸王以叛,使通好於海都。海都弗納,東道諸王亦弗從,遂率西道諸王至和林城北。詔右丞相伯顏 帥軍往禦之。諸王忽魯帶率其屬來歸,與右丞相伯 顏等軍合。丙午,置行御史臺於揚州,以都元帥相威 為御史大夫。置八道提刑按察司。戊申,東川都元帥 張德潤等攻取涪州,大敗之,擒安撫程聰、陳廣。置行 中書省於江西,以參知政事、行江西宣慰使塔出為 右丞,參知政事、行江西宣慰使麥朮丁為左丞,淮東 宣慰使徹里帖木兒、江東宣慰使張榮實、江西宣慰 使李恆、招討使也的迷失、萬戶昔里門、荊湖路宣撫 使程鵬飛、閩廣大都督兵馬招討使蒲壽庚並參知 政事,行江西省事。壬子,榷大都商稅。丁巳,湖北宣慰 司調兵攻司空山,復壽昌、黃州二郡。賜平宋將帥軍 士及簡州軍士廣西死事者銀鈔各有差。回水窩淵 聖廣源王加封善佑,常山靈濟昭應王加封廣惠,安 丘雹泉靈霈侯追封靈霈公。以參知政事、行江東道 宣慰使呂文煥為中書左丞。八月戊午朔,詔不花行 院西川。丁卯,成都路倉收羨餘五千石,按察司已治 其罪,命以其米就給西川兵。辛未,常德府總管魯希 文與李三俊結構為亂,事覺,命行省誅之。車駕畋於 上都之北。九月壬辰,制鑌鐵海青圓符。丙申,廣東南 路廣、連、韶、德慶、惠、潮、南雄、英德等郡皆內附。甲辰,福 建行省以宋二王在其疆境,調都督忙兀帶、招討高 興領兵討之。昂吉兒、忻都、唐兀帶等引兵攻司空山 寨,破之,殺張德興,執其三子以歸。壬子,福建路宣慰 使、行征南都元帥唆都,遣招討使百家奴、丁廣取建 寧之崇安等縣及南劍州。冬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 己未,享於太廟。庚申,湖北宣慰使塔海略地至夔府 之太原坪,擒其將,誅之。辛酉,弛蓋州獵禁。乙亥,以宋 張世傑、文天祥猶未降,命阿塔海選銳兵防遏隆興 諸城。禁無籍軍隨大軍剽掠者,勿過關渡。己卯,降臣 郭曉、魏象祖入覲,賜幣帛有差。壬午,置宣慰司於黃 州。甲申,播州安撫使楊邦憲言:本族自唐至宋,世守 此土,將五百年。昨奉旨許令仍舊,乞降璽書。從之。以 行省參政忽都帖木兒、脫博忽魯禿花、崔斌並為中 書左丞,鄂州總管府達魯花赤張鼎、湖北道宣慰使 賈居貞並參知政事。十一月戊子,樞密院臣言:宋文 天祥與其徒趙孟瀯同起兵,行中書發兵攻之,殺孟 瀯,天祥僅以身免。詔以其妻孥赴京師。右副都元帥 張德潤上涪州功,賜鈔千錠。乙未,凡偽造寶鈔,同情 者並處死,分用者減死杖之,具為令。庚子,命中書省 檄諭中外,江南既平,宋宜曰亡宋,行在宜曰杭州。以 吏部尚書別都魯丁參知政事。十二月丙辰,置中灤、 唐村、淇門驛。丁卯,以大都物價翔踴,發官廩萬石,賑 糶貧民。庚午,梁山軍袁世安以其城及金石城軍民 來降。壬申,潭州行省復祁陽縣。斬首賊羅飛,餘黨悉 平。乙亥,都元帥楊文安攻咸淳府,克之。以十五年曆 日賜高麗國。以參議中書省事耿仁參知政事。冠州 及永年縣水,免今年田租。導任河,復民田三千餘頃。 賜諸王金、銀、幣、帛等物如歲例。賜諸王也不千、燕帖 木兒等五百二十九人羊馬價,鈔八千四百五十二 錠。賞拜荅兒等千三百五十五人戰功,金百兩、銀萬 五千一百兩、鈔百三十錠及納失失、金素幣帛、貂鼠 豹裘、衣帽有差。是歲,賑東平、濟南等郡饑民,米二萬 一千六百十七石、粟二萬八千六百十三石、鈔萬一 百十二錠。斷死罪三十二人。

十五年春正月辛卯,阿老瓦丁將兵戍斡端,給米三 千石、鈔三千錠。以千戶鄭鄩有戰功,陞萬戶,佩虎符。 癸巳,西京饑,發粟一萬石賑之,仍諭阿合馬廣貯積, 以備闕乏。順德府總管張文煥、太原府達魯花赤太 不花,以按察司發其奸贓,遣人詣省自首,反以罪誣 按察司。御史臺臣奏:按察司設果有罪,不應因事而 告,宜待文煥等事決,方聽其訴。從之。己亥,收括闌遺 官也先、闊闊帶等坐易官馬、闌遺人畜,免其罪,以諸 路州縣管民官兼領其事。官吏隱匿及擅易馬匹、私 配婦人者,沒其家。禁官吏軍民賣所娶江南良家子 女及為娼者,賣、買者兩罪之,官沒其直,人復為良。賜 湖州長興縣金沙泉名為瑞應泉。金沙泉不常出,唐 時用此水造紫筍茶進貢,有司具牲幣祭之,始得水, 事訖輒涸。宋末屢加浚治,泉迄不出。至是中書省遣 官致祭,一夕水溢,可溉田千畝。安撫司以事聞,故賜 今名。封磁州神崔府君為齊聖廣佑王。壬寅,弛女直、 水達達酒禁。丙午,安西王相府言:萬戶禿滿荅兒、郝 札剌不花等攻克瀘州,斬其主將王世昌、李都統。戊 申,從阿合馬請,自今御史臺非白於省,毋擅召倉庫 吏,亦毋究錢穀數,及集議中書不至者罪之。授宋福 王趙與芮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大司農、平原郡公。庚 戌,東川副都元帥張德GJfont大敗涪州兵,斬州將王明 及其子忠訓、總轄韓文廣、張遇春。詔軍官不能撫治 軍士及役擾至逃亡者,沒其家貲之半。以阿GJfont哥為 大司徒,兼領將作院。二月戊午,祀先農。蒙古胄子代 耕籍田。癸亥,咸淳府等郡及良平民戶饑,以鈔千錠賑之。命平章政事阿塔海、阿里選擇江南廉能之官, 去其冗員與不勝任者。復立河中府萬泉縣。辛未,以 川蜀地多嵐瘴,弛酒禁。丁丑,熒惑犯天街。庚辰,征別 十八里軍士,免其徭役。壬午,參知政事、福建路宣慰 使唆都率帥攻潮州,破之。置太史院,命太子贊善王 恂掌院事,工部郎中郭守敬副之,集賢大學士兼國 子祭酒許衡領焉。改華亭縣為松江府。遣使代祀嶽 瀆。以參知政事夏貴、范文虎、陳巖並為中書左丞,黃 州路宣慰使唐兀帶、史弼並參知政事。三月乙酉,詔 蒙古帶、唆都、蒲壽庚行中書省事於福州,鎮撫瀕海 諸郡。以沿海經略副使合剌帶領舟師南征,陞經略 使兼左副都元帥,佩虎符。丁亥,太陰犯太白。戊子,太 陰犯熒惑。己丑,行中書省請考覈行御史臺文卷,不 從。甲午,西川行樞密院招降西蜀、重慶等處,得府三、 州六、軍一、監一、縣二十、柵四十、蠻夷一。乙未,宋廣王 昺遣倪堅以表來上,令俟命大都。命揚州行省選鐵 木兒不花所部兵助隆興進討。丁酉,命塔海毀夔府 城壁。戊戌,劉宗純據德慶府,梧州萬戶朱國寶攻之, 焚其寨柵,遂拔德慶。詔中書左丞呂文煥遣官招宋 生、熟券軍,堪為軍者,月給錢糧;不堪者,給牛屯田。庚 于,漢軍都元帥李庭自願將兵擊張世傑,從之。西川 行樞密院招宜勝、土恢等城及石榴寨,相繼來降。壬 寅,以諸路歲比不登,免今年田租、絲銀。癸卯,都元帥 楊文安遣兵攻克紹慶,執其郡守鮮龍,命斬之。乙巳, 廣南西道宣慰司遣管軍總管崔永、千戶劉潭、王德 用招降雷、化、高三州,即以永等鎮守之。宋張世傑、蘇 劉義挾廣王昺奔碙洲。參知政事密立忽辛、張守智 並行大司農司事。夏四月乙卯,命元帥劉國傑將萬 人北征,賜將士鈔二萬六百七十一錠。修會川縣盤 古王祠,祀之。丙辰,詔以雲南境土曠遠,未降者多,簽 軍萬人進討。戊午,以江南土寇竊發,人心未安,命行 中書省左丞夏貴等,分道撫治軍民,檢覈錢穀;察郡 縣被旱災甚者、吏廉能者,舉以聞;其貪殘不勝任者, 劾罷之。甲子,命不花留鎮西川,汪惟正率獲功蒙古、 漢軍官及降臣入覲,大都巡軍之戍西川者遣還。立 雲南、湖南二轉運司。以時雨霑足,稍弛酒禁,民之衰 疾飲藥者,官為醞釀量給之。辛未,置光祿寺,以同知 宣徽院事禿剌鐵木兒為光祿卿。廣州張鎮孫叛,犯 廣州,守將張雄飛棄城走,出兵臨之,鎮孫乞降,命遣 鎮孫及其妻赴京師。丁丑,雲南行省招降臨安、白衣、 和泥分地城寨一百九所,威楚、金齒、落落分地城寨 軍民三萬二千二百,禿老蠻、高州、筠連州等城寨十 九所。庚辰,以許衡言,遣使至杭州等處取在官書籍 版刻至京師。壬午,立行中書省於建康府。中書左丞 崔斌言:比以江南官冗,委任非人,命阿里等沙汰之, 而阿合馬溺於私愛,一門子弟,並為要官。詔並黜之。 又言:阿老瓦丁,臺臣劾其侵欺官錢,事猶未竟,今復 授江淮參政,不可。詔止其行。敕自今罷免之官,宰執 為宣慰,宣慰為路官,路官為州官。淮、浙鹽課直隸行 省,宣慰司官勿預。改北京行省為宣慰司。追江南工 匠官虎符。五月癸未朔,詔諭翰林學士和禮霍孫,今 後進用宰執及主兵重臣,其與儒臣老者同議。乙酉, 行中書言:近討邵武、建昌、吉、撫等巖洞山寨,獲聶大 老、戴巽子,餘黨皆下。獨張世傑據碙洲,攻傍郡,未易 平,擬遣宣慰使史格進討。詔以也速海牙總制之。敕: 主兵官若已擢授,其舊職宜別授有功者,勿復以子 孫承襲。申嚴無籍軍擄掠及傭奴代軍之禁。甲午,諸 職官犯罪,受宣者聞奏,受敕者從行臺處之,受省札 者按察司治之。其宣慰司官吏,姦邪非違及文移案 牘,從本道提刑按察司磨刷。應有死罪,有司勘問明 白,提刑按察司審覆無冤,依例結案。類奏待命。自行 中書以下應行公務,小事限七日,中事十五日,大事 三十日。選江南銳軍為侍衛親軍。乙未,以烏蒙路隸 雲南行省,仍詔諭烏蒙路總管阿牟,置立站驛,修治 道路,其一應事務並聽行省平章賽典赤節制。立川 蜀水驛,自敘州達荊南府。己亥,江東道按察使阿八 赤求江東宣慰使呂文煥金銀器皿及宅舍子女不 獲,誣其私匿兵仗。詔行臺大夫相威詰之,事白,免阿 八赤官。辛亥,制授張留孫江南諸路道教都提點。賜 拱衛司官及其所部四百五十人鈔二千六十錠。六 月乙卯,改西蕃李唐城為李唐州。庚申,敕博兒赤、荅 剌赤及司糧、司幣等官並勿授符,已授者收之。壬戌, 賜瀘州降臣薛旺等鈔有差。丙寅,以江南防拓關隘 一十三所設官太冗,選軍民官廉能者各一人分領。 陞濟南府為濟南路,降西涼府為西涼州。丁卯,置甘 州和糴提舉司,以備給軍餉、賑貧民。甲戌,詔汰江南 冗官。江南元設淮東、湖南、隆興、福建四省,以隆興併 入福建,其宣慰司十一道,除額設員數外,餘並罷去, 仍削去各官舊帶相銜。罷茶運司及營田司,以其事 隸本道宣慰司。罷漕運司,以其事隸行中書省。各路 總管府依驗戶數多寡,以上中下三等設官。宋故官應入仕者,付吏部錄用。以史塔剌渾、唐兀帶驟陞執 政,忙古帶任無為軍達魯花赤,復遙領黃州宣慰使, 並罷之。時淮西宣慰使昂吉兒入覲,言江南官吏太 冗,故有是命。帝諭昂吉兒曰:宰相明天道、察地理、盡 人事,能兼此三者,乃為稱職。爾縱有功,宰相非可覬 者。回回人中阿合馬才任宰相,阿里年少亦精敏,南 人如呂文煥、范文虎率眾來歸,或可以相位處之。又 顧謂左右曰:汝可諭姚樞等,江南官吏太冗,此卿輩 所知,而皆未嘗言,昂吉兒乃為朕言之。近侍劉鐵木 兒因言:阿里海牙屬吏張鼎,今亦參知政事。詔即罷 去。遂命平章政事哈伯等諭中書省、樞密院、御史臺: 翰林院及諸南儒今為宰相、宣慰,及各路達魯花赤 佩虎符者,俱多謬濫,其議所以減汰之者。凡小大政 事,順民之心所欲者行之,所不欲者罷之。乙亥,敕省、 院、臺諸司應聞奏事,必由起居注。丁丑,太廟殿柱朽 腐,命太常少卿伯麻思告於太室,乃易之。戊寅,全州 西延溪洞猺蠻二十所內附。己卯,發蒙古軍千人從 江東宣慰使張弘範由海道討宋餘眾。參知政事蒙 古帶請頒詔招宋廣王昺及張世傑等,不從。庚辰,處 州張三八、章焱、季文龍等為亂,行省遣宣慰使謁只 里率兵討之。辛巳,達實都收括中興等路闌遺。安南 國王陳光昺遣使奉表來貢。秋七月壬午朔,湖南制 置張烈良、提刑劉應龍與周隆、賀十二起兵,行省調 兵往討,獲周隆、賀十二,斬之。烈良等舉家及餘兵奔 思州烏羅洞,為官軍所襲,二人皆戰死。甲申,賜親王 愛牙赤所部建都戍軍貧乏者鈔千二百七十七錠。 行御史臺增設監察御史四員。江南湖北道、嶺南廣 西道、福建廣東道並增設提刑按察司。乙酉,改江南 諸路總管府為散府者七、為州者一,散府為州者二。 丙戌,以江南事繁,行省官未有知書者,恐於吏治非 便,分命崔斌至揚州行省,張守智至潭州行省。丁亥, 詔虎符舊用畏吾字,今易以國字。癸巳,以塔海征夔 軍旅之還戍者,及揚州、江西舟師,悉付水軍萬戶張 榮實將之,守禦江口。丙申,以右丞塔出、呂師夔、參知 政事賈居貞行中書省事於贛州,福建、江西、廣東皆 隸焉。丁酉,賜江西軍與張世傑力戰者三十人,各銀 五十兩。以江西參知政事李恆為都元帥,將蒙古、漢 軍征廣。命揚州行中書省分軍三千付李恆。復上都 守城軍二千人為民。壬寅,改鑄高麗王王愖駙馬印。 丙午,改開元宣撫司為宣慰司,太倉為御廩,資成庫 為尚用監,皮貨局入總管府。定江南俸祿職田。戊申, 濮州蝗。己酉,禁使人經行納憐驛。辛亥,改京兆府為 安西府。詔江南、浙西等處毋非理征科擾民。建漢祖 天師正一祠於京城。以參知政事李恆為蒙古、漢軍 都元帥,忙古帶為福建路宣慰使,張榮實、張鼎並為 湖北道宣慰使,也的迷失為招討使。八月壬子朔,追 毀宋故官所受告身。以嘉定、重慶、夔府既平,還侍衛 親軍歸本司。遣禮部尚書柴椿等使安南國,詔切責 之,仍俾其來朝。丁巳,沿海經略司、行左副都元帥劉 深言:福州安撫使王積翁既已降附,復通謀於張世 傑。積翁上言:兵力單弱,若不暫從,恐為闔郡生靈之 患。詔原其罪。壬戌,有首高興匿宋金者,詔置勿問。兩 淮運糧五萬石賑泉州軍民。乙丑,濟南總管張宏以 代輸民賦,嘗貸阿里、阿荅赤等銀五百五十錠,不能 償,詔依例停徵。辛未,復給漳州安撫使沈世隆家貲。 世隆前守建寧府,有郭贊者受張世傑檄,誘世隆,世 隆執贊斬之。蒙古帶以世隆擅殺,籍其家。帝曰:世隆 何罪,其還之。仍授本路管民總管。中書省臣言:近有 旨追諸路管民官所授金虎符,其江南路臣宜仍所 授。從之。制封泉州神女號護國明著靈惠協正善慶 顯濟天妃。甲戌,安西王相府言:川蜀悉平,城邑山寨 洞穴凡八十三,其渠州禮義城等處凡三十三所,宜 以兵鎮守,餘悉徹毀。從之。己卯,復立提刑按察司于 畏吾兒分地。庚辰,以四川平,勞賞軍士鈔二萬一千 三百三十九錠。辛巳,陞洺磁為廣平府路。監察御史 韓昺劾同知大都路總管府事舍里甫丁毆部民至 死,詔杖之,免其官,仍籍沒家貲十之二。詔行中書省 唆都、蒲壽庚等曰:諸蕃國列居東南島嶼者,皆有慕 義之心,可因蕃舶諸人宣布朕意,誠能來朝,朕將寵 禮之。其往來互市,各從所欲。詔諭軍前及行省以下 官吏,撫治百姓,務農樂業,軍民官毋得占據民產,抑 良為奴。以中書左丞董文炳簽書樞密院事,參知政 事唆都、蒲壽庚並為中書左丞。九月壬午朔,敕以總 管張子良所簽軍二千二百人為侍衛軍,俾張亨、陳 瑾領之。癸未,省東西川行樞密院,其成都、潼川、重慶、 利州四處皆設宣慰使。詔分揀諸路所括軍,驗事力 乏絕者為民,其恃權豪避役者復為兵。所遣分揀官 及本府州縣官,能核正無枉者,陞爵一級。又減至元 九年所括三萬軍半以為民,其商戶餘丁軍並除之。 戊子,以征東元帥府治東京。庚寅,昭信達魯花赤李 海剌孫言,願同張弘略取宋二王,調漢軍、水軍俾將之。以中書左丞、行江東道宣慰呂文煥為中書右丞。 冬十月己未,享於太廟,常設牢醴外,益以羊、鹿、豕、蒲 萄酒。庚申,車駕至自上都。辛酉,賑別十八里、日忽思 等饑民鈔二千五百錠。分夔府漢軍二千、新軍一千 付塔海將之。賜合荅乞帶軍士馬價幣帛二千匹,其 軍士力戰者賞賚有差。乙丑,正一祠成,詔張留孫居 之。丁卯,弛山場樵採之禁。己巳,趣行省造海船付烏 馬兒、張弘範,增兵四千俾將之。庚午,敕御史臺,凡軍 官私役軍士者,視數多寡定其罪。詔:河西、西京、南京、 西川、北京等處宣慰司案牘,宜依江南近例,令按察 司照磨。移河南河北道提刑按察司治南京。御史臺 臣言:失里伯之弟阿剌與王權府等俘掠良民,失里 伯縱弗問。及遣御史掾詰問,不伏。詔執而鞫之。十一 月庚辰朔,棗陽萬戶府言:李均收撫大洪山寨為宋 朱統制所害。命賜銀千兩賙其家。丁亥,以辰、沅、靖、鎮 遠等郡與蠻獠接壤,民不安業,命塔海、程鵬飛並為 荊湖北道宣慰使,置司常德路,餘官屬留荊南府,供 給糧食軍需。壬辰,江東道宣慰使囊加帶言:江南既 平,兵民宜各置官屬,蒙古軍宜分屯大河南北,以餘 丁編立部伍,絕其擄掠之患。分揀官僚,本以革阿合 馬濫設之弊。其將校立功者,例行沙汰,何以勸後。新 附軍士,宜令行省賜其衣糧,無使闕乏。帝嘉納之。徵 宋相馬廷鸞、章鑑赴闕。甲午,開酒禁。復阿合馬子忽 辛、阿散先等官。始,忽辛等以崔斌論列而免,至是以 張惠請,故復之。惠又請復其子麻速忽及其姪別都 魯丁、苫思丁前職,帝疑惠,不從。敕已除官僚不之任 者,除名為農。丁酉,召陳巖入覲。己亥,貸侍衛軍屯田 者鈔二千錠市牛具。辛丑,建寧政和縣人黃華,集鹽 夫,聯絡建寧、括蒼及畬民婦自稱許夫人為亂,詔調 兵討之。丁未,行中書省自揚州移治杭州,立淮東宣 慰司於揚州,以阿剌罕為宣慰使。詔諭沿海官司通 日本國人市舶。以參知政事程鵬飛行荊湖北道宣 慰使。閏月庚戌朔,羅氏鬼國主阿榨、西南蕃主韋昌 盛並內附,詔阿榨、韋昌盛各為其地安撫使,佩虎符。 辛亥,太白、熒惑、填星聚於房。甲寅,幸光祿寺。丙辰,詔 禿魯赤同潭州行省官一員,察戍還病軍所過州縣 不加顧恤者按之。甲子,發蒙古、漢軍都元帥張弘範 攻漳州,得山寨百五十、戶百萬一。是日,諜報文天祥 見屯潮陽港,亟遣先鋒張弘正、總管囊加帶率輕騎 五百人,追及於五坡嶺麓中,大敗之,斬首七千餘,執 文天祥及其將校四人赴都。十二月己卯,簽書西川 行樞密院昝順招誘都掌蠻夷及其屬百一十人內 附,以其長阿永為西南番蠻安撫使,得蘭紐為都掌 蠻安撫使,賜虎符,餘授宣敕、金銀符有差。庚辰,思州 安撫使田景賢、播州安撫使楊邦憲請歸宋舊借鎮 遠、黃平二城,仍撤戍卒,不允。景賢等請降詔禁戍卒 毋擾思、播之民,從之。鴨池等處招討使欽察所領南 征新軍,不能自贍者千人,命屯田於京兆。乙酉,伯顏 以渡江收撫沙陽、新城、陽羅堡、閩、浙等郡獲功軍士 及降臣姓名來上,詔授虎符者入覲,千戶以下並從 行省授官。丙戌,揚州行省上將校軍功凡百三十四 人,授官有差。丙申,從播州安撫楊邦憲請,以鼎山仍 隸播州。庚子,敕長春宮修金籙大醮七晝夜。丙午,禁 玉泉山樵採漁弋。戊申,以敘州等處禿老蠻殺使臣 撒里蠻,命發兵討之。封伯夷為昭義清惠公,叔齊為 崇讓仁惠公。以十六年曆日賜高麗。海州贛榆縣雹 傷稼,免今年田租。南寧、吉瑞、萬安三郡內附。開城路 置屯田總管府,廣安縣隸之。臨淄、臨胊、清河復為縣。 導肥河入於酅,淤陂盡為良田。會諸王於大都,以平 宋所俘寶玉器幣分賜之。賜諸王等金、銀、幣、帛如歲 例。是歲,西京奉聖州及彰德等處水旱民饑,賑米八 萬八百九十石、粟三萬六千四十石、鈔二萬四千八 百八十錠有奇。斷死罪五十二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