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3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三十三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三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二十七

  元十九

  文宗二

皇極典第一百三十三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二十七[编辑]

元十九[编辑]

文宗本紀二[编辑]

按《元史·文宗本紀》:天曆二年春正月己未朔,立都督 府,以總左、右欽察及龍翊衛。庚申,封知樞密院事火 沙為昭武王。床兀兒之子荅鄰荅里襲父封為句容 郡王。高麗國遣使來朝賀。遣前翰林學士承旨不荅 失里北還皇兄行在所,仍命太府太監沙剌班奉金、 幣以往。辛酉,封朵列帖木兒復為楚王。高昌王鐵木 兒補化為中書左丞相,大司農王毅為平章政事,欽 察台知樞密院事。皇兄遣火里忽達孫、剌剌至京師。 以伯帖木兒扈從有功,遣使以幣帛百匹即行在賜 之。諸王渾都帖木兒薨,取其印及王傅印以賜斡即。 武寧王徹徹禿遣使來言皇兄啟行之期。癸亥,燕鐵 木兒為御史大夫,太平王如故。賜魯國大長公主鈔 二萬錠營第宅。甲子,太白犯壘壁陣。時享於太廟。齊 王月魯帖木兒薨。乙丑,中書省言:度支今歲芻槁不 足,常例支給外,凡陳乞者,宜勿予。從之,仍命中書右 丞徹里帖木兒總其事。丙寅,帝幸大崇恩福元寺。遣 使賜西域諸王燕只吉台海東鶻二。戊辰,遣使獻海 東鶻於皇兄行在所。己巳,賜內外軍士四萬二千二 百七十人鈔各一錠。作佛事。陝西告饑,賑以鈔五萬 錠。辛未,以冊命皇后,告於南郊。賜豫王黃金印。回回 人戶與民均當差役。中書省臣言:近籍沒欽察家,其 子年十六,請令與其母同居;仍請繼今臣僚有罪致 籍沒者,其妻其子,他人不得陳乞,亦不得沒為官口。 從之。壬申,遣近侍星吉班以詔往四川招諭囊加台。 癸酉,命中書省、宣徽院臣稽考近侍、宿衛廩給,定其 名籍。以遼陽省蒙古、高麗、肇州三萬戶將校從逆,舉 兵犯京畿,拘其符印制敕。罷今歲柳林田狩。復鹽制 每四百斤為引,引為鈔三錠。四川囊加台乞師於鎮 西武靖王搠思班,搠思班以兵守關隘。甲戌,復命太 僕卿教化獻海東鶻於皇兄行在所。罷中瑞司。丙子, 皇后媵臣張住童等七人授集賢侍講學士等官。丁 丑,四川囊加台攻破播州貓兒堊隘,宣慰使楊延里 不花開關納之。陝西蒙古軍都元帥不花台者,囊加 台之弟,囊加台遣使招之,不花台不從,斬其使。中書 省臣言:朝廷賞賚,不宜濫及罔功。鷹、鶻、獅、豹之食,舊 支肉價二百餘錠,今增至萬三千八百錠;控鶴舊止 六百二十八戶,今增二千四百戶。又,佛事歲費,以今 較舊,增多金千一百五十兩、銀六千二百兩、鈔五萬 六千二百錠、幣帛三萬四千餘匹;請悉揀汰。從之。中 正院臣言,皇后日用所需,鈔十萬錠、幣五萬匹、綿五 千斤。詔鈔予所需之半,幣給一萬匹。賑大都路涿州 房山、范陽等縣饑民糧兩月。己卯,以冊命皇后,告於 太廟。庚辰,賜潛邸說書劉道衡等四人官從七品,薛 允等十六人官從八品。辛巳,起復中書左丞史惟良 為御史中丞。上都官吏,惟初入仕及驟陞者黜之,餘 聽敘復。以御史臺贓罰鈔三百錠賜教坊司撒剌兒。 壬午,以陝西行臺御史大夫阿不海牙為中書平章 政事。皇兄遣常侍孛羅及鐵住訖先至京師,賞以金、 幣、居宅,仍遣內侍禿教化如皇兄行在所。播州楊萬 戶引四川賊兵至烏江峰,官軍敗之;八番元帥脫出 亦破烏江北岸賊兵,復奪關口。諸王月魯帖木兒統 蒙古、漢人、荅剌罕諸軍及民丁五萬五千,俱至烏江。 癸未,遣宣靖王買奴往行在所。丙戌,皇兄明宗即皇 帝位於和寧之北。四川囊加台焚雞武關大橋,又焚 棧道。命中書省錄江陵、汴梁郡縣官扈從者三十四 人,並陞其階秩。陝西大饑,行省乞糧三十萬石、鈔三 十萬錠,詔賜鈔十四萬錠,遣使往給之。大同路言,去 年旱且遭兵,民多流殍,命以本路及東勝州糧萬三 千石,減時直十之三賑糶之。奉元蒲城縣民王顯政 五世同居,衛輝安寅妻陳氏、河間王成妻劉氏、冀寧 李孝仁妻寇氏、濮州王義妻雷氏、南陽GJfont二妻張氏、 懷慶阿魯輝妻翟氏皆以貞節,並旌其門。二月己丑, 曲赦四川囊加台。庚寅,燕鐵木兒復為中書右丞相。 立繕工司,掌織御用紋綺,秩正三品。辛卯,帝御大明 殿,冊命皇后雍吉剌氏。廣西思明路軍民總管黃克 順來貢方物。壬辰,囊加台據雞武關,奪三叉、柴關等 驛。癸巳,遣翰林侍講學士曹元用祀孔子於闕里。囊 加台以書誘鞏昌總帥汪延昌。丙申,命中書省、翰林國史院官祀太祖、太宗、睿宗御容于普慶寺。丁酉,遣 晉邸部曲之在京師者還所部。囊加台以兵至金州, 據白工關,陝西行省督軍禦之。樞密院言:囊加台阻 兵四川,其亂未已,請命鎮西武靖王搠思班等皆調 軍,以湖廣行省官脫歡、別薛、孛羅及鄭昂霄總其兵 進討。從之。戊戌,命察罕腦兒宣慰使撒忒迷失將本 部蒙古軍,會征西武靖王等討四川。諸傭雇者,主家 或犯惡逆及侵損己身,許訴官,餘非干己,不許告訐, 著為制。頒行《農桑輯要》及《栽桑圖》。辛丑,中書省議追 尊皇妣亦乞烈氏曰仁獻章聖皇后,唐兀氏曰文獻 昭聖皇后,命有司具冊寶。建遊皇城佛事。雲南行省 蒙通蒙算甸土官阿三木,開南土官哀放,八百媳婦、 金齒、九十九洞、銀沙羅甸,咸來貢方物。癸卯,賜吳王 木楠子、西寧王忽荅的迷失、諸王那海罕、闊兒吉思 金銀有差。丙午,囊加台分兵逼襄陽,湖廣行省調兵 鎮播州及歸州。己酉,熒惑犯井宿。辛亥,帝謂廷臣曰: 撒迪還,言大兄已即皇帝位。凡二月二十一日以前 除官者,速與制敕;後凡銓選,其詣行在以聞。廬州路 合肥縣地震。壬子,命有司造行在帳殿。癸丑,諸王月 魯帖木兒等至播州,招諭土官之從囊加台者,楊延 里不花及其弟等皆來降。甲寅,立奎章閣學士院,秩 正三品,以翰林學士承旨忽都魯都兒迷失、集賢大 學士趙世延並為大學士,侍御史撒迪、翰林直學士 虞集並為侍書學士,又置承制、供奉各一員。更鑄鈔 板,仍毀其刓者。調河南、江浙、江西、山東兵萬一千,及 左右翼蒙古侍衛軍二千,討四川。乙卯,置銀鈔羅甸 等處宣慰司都元帥府。丙辰,奉元臨潼、咸陽二縣及 畏兀兒八百餘戶告饑,陝西行省以便宜發鈔萬三 千錠賑咸陽,麥五千四百石賑臨潼,麥百餘石賑畏 兀兒,遣使以聞,從之。永平、大同二路,上都雲需兩府, 貴赤衛,皆告饑,永平賑糧五萬石,大同賑糶糧萬三 千石,雲需府賑糧一月,貴赤衛賑糧二月。真定平山 縣、河間臨津等縣、大名魏縣,有蟲食桑,葉盡,蟲俱死。 三月辛酉,遣燕鐵木兒奉皇帝寶於明宗行在所,仍 命知樞密院事禿兒哈帖木兒、御史中丞八即剌,翰 林直學士馬哈某、典瑞使教化的、宣徽副使章吉、僉 中政院事脫因、通政使那海、太醫使呂廷玉、給事中 咬驢、中書斷事官忽兒忽荅、右司郎中孛別出、左司 員外郎王德明、禮部尚書八剌哈赤等從行。復命有 司奉金千五百兩、銀七千五百兩、幣帛各四百匹及 金腰帶二十,詣行在所,以備賜予。帝命廷臣曰:寶璽 既北上,繼今國家政事,其遣人聞于行在所。癸亥,命 有司造乘輿服御,北迎大駕。改潛邸所幸諸路名:建 康曰集慶,江陵曰中興,瓊州曰乾寧,潭州曰天臨。甲 子,減大官羊直。丙寅,躍里帖木兒自行在還,諭旨曰: 朕在上都,宗王、大臣必皆會集,有司當備供帳。上都 積貯,已為倒剌沙所耗,大都府藏,聞亦悉虛。供億如 有不足,其以御史臺、司農司、樞密、宣徽、宣政等院所 貯充之。蒙古饑民之聚京師者,遣往居庸關北,人給 鈔一錠、布一匹,仍令興和路賑糧兩月,還所部。戊辰, 雲南諸王荅失不花、禿堅不花及平章馬忽思等集 眾五萬,數丞相也兒吉尼專擅十罪,將殺之。也兒吉 尼遁走八番,荅失不花等偽署參知政事等官。己巳, 命改集慶潛邸,建大龍翔集慶寺,以來歲興工。辛未, 監察御史與扎魯忽赤等官錄囚。壬申,以去冬無雪, 今春不雨,命中書及百司官分禱山川群祀。設奎章 閣授經郎二員,職正七品,以勳舊、貴戚子孫及近侍 年幼者肄業。甲戌,舊賜篤麟帖木兒平江田百頃,官 嘗收其租米,詔特予之。開遼陽酒禁。乙亥,置行樞密 院,以山東都萬戶也速台兒知行樞密院事,與湖廣、 河南兩省官進兵平四川,也速台兒以病不往。命明 里董阿為蒙古巫覡立祠。丁丑,文獻昭聖皇后神御 殿月祭,特命如列聖故事。僧、道、也里可溫、術忽、答失 蠻為商者,仍舊制納稅。丙戌,囊加台所遣守隘碉門 安撫使布荅思監等降於雲南行省。丁亥,雨土,霾。夏 四月己丑,時享于太廟。辛卯,命躍里鐵木兒、王不憐 吉台代也速台兒討四川,不憐吉台以母老辭,同僉 樞密院事傅巖起請往,從之。壬辰,匠官年七十者,許 致仕。浚漷州漕運河。甲午,四番衛士各分五十人直 東宮。丁酉,給鈔萬錠,為集慶大龍翔寺置永業。戊戌, 以陝西久旱,遣使禱西嶽、西鎮諸祠。賜衛士萬三千 人鈔,人八十錠。四番衛士舊以萬人為率,至是增三 千人。己亥,湖廣行省參知政事孛羅奉詔至四川,赦 囊加台等罪,囊加台等聽詔,蜀地悉定,諸省兵皆罷。 癸卯,明宗遣武寧王徹徹禿、中書平章政事哈八兒 禿來鍚命,立帝為皇太子,命仍置詹事院,罷儲慶司。 陝西諸路饑民百二十三萬四千餘口,諸縣流民又 數十萬,先是嘗賑之,不足;行省復請令商賈入粟中 鹽,富家納粟補官,及發孟津倉糧八萬石及河南、漢 中廉訪司所貯官租以賑,從之。德安府屯田饑,賑糧 千石。常德、灃州、慈利州饑,賑糶糧萬石。賑衛輝路饑民萬七千五百餘戶。丙午,封孛羅不花為鎮南王。占 臘國來貢羅香木及象、豹、白猿。戒翰林、典瑞兩院官, 不許互相奏請璽書以護其家。諸王分邑達魯花赤 受代,不得仍留官所,其父兄所居官,子弟不得再任。 辛亥,賑鄧州諸縣被兵逃戶糧三千六百石。壬子,賑 通州諸縣被兵之民糧兩月,被俘者四千五百一十 人,命遼陽行省督所屬簿錄,護送歸其家。丙辰,行在 所遣只兒哈郎等至京師。河南廉訪司言:河南府路 以兵、旱民饑,食人肉事覺者五十一人,餓死者千九 百五十人,饑者二萬七千四百餘人。乞弛山林川澤 之禁,聽民採食,行入粟補官之令,及括江淮僧道餘 糧以賑。從之。江浙行省言:池州、廣德、寧國、太平、建康、 鎮江、常州、湖州、慶元諸路及江陰州饑民六十餘萬 戶,當賑糧十四萬三千餘石。從之。諸王忽剌荅兒言 黃河以西所部旱蝗,凡千五百戶,命賑糧兩月。大都、 興和、順德、大名、彭德、懷慶、衛輝、汴梁、中興諸路,泰安、 高唐、曹、冠、徐、邳諸州,饑民六十七萬六千餘戶,賑以 鈔九萬錠、糧萬五千石。大都宛平縣,保定遂州、易州, 賑糧一月,靖州賑糶糧九千八百石。濮州鄄城縣蠶 災,大寧興中州、懷慶孟州、廬州無為州蝗。廣西獠寇 古縣。五月丁巳朔,復賜魯國大長公主鈔二萬錠,以 搆居第。賜燕鐵木兒祖父紀功碑銘。水達達路阿速 古兒千戶所大水。己未,遣翰林學士承旨阿鄰帖木 兒北迎大駕。命司天監禜星。昌王八剌失里還鎮。庚 申,太白犯鬼宿積尸氣。癸亥,復遣翰林學士承旨斡 耳朵迎大駕。乙丑,命有司給行在宿衛士衣糧及馬 芻豆。以儲慶司所貯金三十錠、銀百錠,建大承天護 聖寺。給皇子宿衛之士千人鈔,四番宿衛增為萬三 千人,至是又增千人。甲戌,命中書省臣擬注中書六 部官,奏於行在所。乙亥,幸大聖壽萬安寺,作佛事于 世祖神御殿,又于玉德殿及大天源延聖寺作佛事。 丙子,武寧王徹徹禿、中書平章政事哈八兒禿至自 行在所,致立皇太子之命。賜徹徹禿金五百兩,餘有 差。改儲慶使司為詹事院。伯顏、鐵木兒補化及江南 行臺御史大夫阿兒思蘭海牙、江浙行省平章政事 曹立,並為太子詹事;又除副詹事、詹事丞及斷事官、 家令司、典寶、典用、典醫等官。丁丑,帝發京師,北迎明 宗皇帝。戊寅,次于大口。徵諸王鼎八入朝。庚辰,次香 水園。置江淮財賦都總管府,秩正三品,隸詹事院。陝 西行省言:鳳翔府饑民十九萬七千九百人,本省用 便宜賑以官鈔萬五千錠。又,豐樂八屯軍士饑,死者 六百五十人,萬戶府軍士饑者千三百人,賑以官鈔 百三十錠。從之。給保定路定興驛車馬,又賑被兵之 民百四十五戶糧一月,真定路民被兵者二千七百 四十八戶,亦命賑之。上都迭只諸位宿衛士及開平 縣民被兵者,並賑以糧。大名路蠶災。六月丁亥朔,明 宗遣近侍馬駒、塔台、別不花至。丁酉,鐵木兒補化以 旱乞避宰相位,有旨諭之曰:皇帝遠居沙漠,未能即 至京師,是以勉攝大位。今亢陽為災,皆予闕失所致。 汝其勉修厥職,祇修實政,可以上答天變。仍命馳奏 于行在。己亥,江浙行省言,紹興、慶元、台州、婺州諸路 饑民凡十一萬八千九十戶。乙巳,命中書省逮繫也 先捏以還。丙午,永平屯田府所隸昌國諸屯大風驟 雨,平地出水。丁未,太白晝見。庚戌,次于上都之六十 店。辛亥,陝西行臺御史孔思迪言:人倫之中,夫婦為 重。比見內外大臣得罪就刑者,其妻妾即斷付他人, 似與國朝旌表貞節之旨不侔、夫亡終制之令相反。 況以失節之婦配有功之人,又與前賢所謂娶失節 者以配身是已失節之意不同。今後凡負國之臣籍 沒奴婢財產,不必罪其妻子。當典刑者,則孥戮之,不 必斷付他人,庶使婦人均得守節。請著為令。壬子,海 運糧至京師,凡百四十萬九千一百三十石。是月,陜 西雨。賜鳳翔府岐陽書院額。書院祀周文憲王,仍命 設學官,春秋釋奠,如孔子廟儀。明宗遣吏部尚書別 兒怯不花還京師。命中書集老臣議賑荒之策。時陜 西、河東、燕南、河北、河南諸路流民十數萬,自嵩、汝至 淮南,死亡相藉,命所在州縣官以便宜賑之。順元、思、 播州諸驛,因兵興,馬多羸斃,驛戶貧乏,令有司市馬 補之。益都莒、密二州春水,夏旱蝗,饑民三萬一千四 百戶,賑糧一月。陝西延安諸屯,以旱免徵舊所逋糧 千九百七十石。永平屯田府昌國、濟民、豐贍諸署,以 蝗及水災,免今年租。汴梁蝗,衛輝蠶災,峽州旱,淮東 諸路、歸德府徐、邳二州大水。秋七月丙辰朔,日有食 之。丁巳,次上都之三十里店。宗仁衛屯田大水,壞田 二百六十頃。戊午,大都之東安、薊州、永清、益州、潞縣, 春夏旱,麥苗枯;六月壬子雨,至是日乃止,皆水災。己 未,更定遷徙法:凡應徙者,驗所居遠近,移之千里,在 道遇赦,皆得放還;如不悛再犯,徙之本省不毛之地, 十年無過,則量移之;所遷人死,妻子聽歸土著。著為 令。征京師僧道商稅。癸亥,太白經天。丙子,帝受皇太 子寶。辛巳,發諸衛軍六千完京城。冀寧陽曲縣雨雹,大者如雞卵。令諸王封邑達魯花赤,推擇本部年二 十五以上、識達治體、廉慎無過者以充,或有冒濫,罪 及王傅。遣使以上尊、腊羊、鈔十錠至大都國子監,助 仲秋上丁釋奠。以淮安海寧州、鹽城、山陽諸縣去年 水,免今年田租。真定、河間、汴梁、永平、淮安、大寧、廬州 諸屬縣及遼陽之蓋州蝗。八月乙酉朔,明宗次于王 忽察都。丙戌,帝入見,明宗宴帝及諸王、大臣于行殿。 庚寅,明宗崩,帝入臨哭盡哀。燕鐵木兒以明宗后之 命,奉皇帝寶授于帝,遂還。壬辰,次孛羅察罕,以伯顏 為中書左丞相,依前太保;欽察台、阿兒思蘭海牙、趙 世延並中書平章政事;甘肅行省平章朵兒只為中 書右丞;中書參議阿榮、太子詹事丞趙世安並中書 參知政事;前右丞相塔失鐵木兒、知樞密院事鐵木 兒補化及上都留守鐵木兒脫並為御史大夫。癸巳, 帝至上都。乙未,賜護守大行皇帝山陵官、御史大夫 孛羅等鈔有差。焚四川偽造鹽、茶引。丙申,監察御史 徐奭言:天下不可一日無君,神器不可一時而曠。先 皇帝奄棄臣庶己踰數日,伏望聖上早正宸極,以安 億兆之心,實宗社無疆之福。流諸王忽剌出于海南。 丁酉,命阿榮、趙世安提調通政院事,一切給驛事皆 關白然後給遣。戊戌,四川囊加台以指斥乘輿,坐大 不道棄市。己亥,帝復即位于上都大安閣,大赦天下, 詔曰:朕惟昔上天啟我太祖皇帝肇造帝業,列聖相 承。世祖皇帝既大一統,即建儲貳,而我裕皇天不假 年,成宗入繼,纔十餘載。我皇考武宗歸膺大寶,克享 天心,志存不私,以仁廟居東宮,遂嗣宸極。甫及英皇, 降割我家。晉邸違盟搆逆,據有神器,天示譴告,竟隕 厥身。於是宗戚舊臣,協謀以舉義,正名以討罪,揆諸 統緒,屬在眇躬。朕興念大兄播遷朔漠,以賢以長,曆 數宜歸,力拒群言,至於再四。乃曰艱難之際,天位久 虛,則眾志弗固,恐隳大業。朕雖從請而臨御,秉初志 之不移,是以固讓之詔始頒,奉迎之使已遣。尋命阿 剌忒納失里、燕鐵木兒奉皇帝寶璽,遠迓于途。受寶 即位之日,即遣使授朕皇太子寶。朕幸釋重負,實獲 素心,乃率臣民北迎大駕。而先皇帝跋涉山川,蒙犯 霜露,道里遼遠,自春徂秋,懷艱阻於歷年,望都邑而 增慨,徒御弗慎,屢爽節宣。信使往來,相望於道路,彼 此思見,交切於衷懷。八月一日,大駕次王忽察都,朕 欣瞻對之有期,獨兼程而先進,相見之頃,悲喜交集。 何數日之間,而宮車弗駕,國家多難,遽至於斯。念之 痛心,以夜繼日。諸王、大臣以為祖宗基業之隆,先帝 付托之重,天命所在,誠不可違,請即正位,以安九有。 朕以先皇帝奄棄方新,摧怛何忍;銜哀辭對,固請彌 堅,執誼伏闕者三日,皆宗社大計,乃以八月十五日 即皇帝位于上都,可大赦天下,自天曆二年八月十 五日昧GJfont以前,罪無輕重,咸赦除之。於戲。戡定之餘, 莫急乎與民休息;丕變之道,莫大乎使民知義。亦惟 爾中外大小之臣,各究乃心,以稱朕意。庚子,命阿榮、 趙世安督造建康龍翔集慶寺。辛丑,立寧徽寺,掌明 宗宮分事。壬寅,以鈔萬錠、幣帛二千匹,供明宗后八 不沙費用。陞奎章閣學士院秩正二品,更司籍郎為 群玉署,秩正六品。癸卯,幸世祖所御幄殿祓祭。禁凡 送諸王、駙馬恩賜者,毋受金幣,犯者以贓論;或以衣、 馬為贈者聽。遣道士苗道一、吳全節修醮事于京師, 毛穎遠祭遁甲神于上都南屏山、大都西山。甲辰,命 司天監及回回司天監禜星。中書省臣言:祖宗故事, 即位之初,必恩賚諸王、百官。比因兵興,經費不足,請 如武宗之制,凡金銀五鋌以上減三之一,五鋌以下 全畀之,又以七分為率,其二分準時直給鈔。制可。遣 欽察台先還京師,經理政務;燕鐵木兒、阿榮留上都, 監給恩賚金幣。以仁宗、英宗潛邸宿衛士二百人還 大都,備直宿。乙巳,立藝文監,秩從三品,隸奎章閣學 士院;又立藝林庫、廣成局,皆隸藝文監。賜御史中丞 史惟良沛縣地五十頃。發諸衛軍浚通惠河。丙午,自 庚子至是日,晝霧夜晴。封牙納失里為遼王,以故遼 王脫脫印賜之。出官米五萬石,賑糶京師貧民。丁未, 以馬扎兒台為上都留守。馬扎兒台前為陝西行臺 侍御史,坐塗毀詔書得罪,以其兄伯顏有功,故特官 之。戊申,封諸王寬徹為肅王。己酉,車駕發上都。賜明 宗北來衛士千八百三十人各鈔五十錠,怯薛官十 二人各鈔二百錠;賜諸部曲出征者幣帛人各二匹, 遣還。冀寧之忻州兵後薦饑,賑鈔千錠。庚戌,改詹事 院為儲政院,伯顏兼儲政使,中政使哈撒兒不花、太 子詹事丞霄雲世月思、前儲慶使姚煒并儲政使。河 東宣慰使哈散託朝賀為名,斂所屬鈔千錠入己,事 覺,雖會赦,仍徵鈔還其主。敕自今有以朝賀斂鈔者, 依枉法論罪。癸丑,徵吳王潑皮及其諸父木楠子赴 京師。甲寅,置隆祥總管府,秩正三品,總建大承天護 聖寺工役。監察御史劾:前丞相別不花昔以贓罷,天 曆初因人成功,遂居相位。既矯制以買驢家貲賜平 章速速,又與速速等潛呼日者推測聖算。今奉詔已釋其罪,宜竄諸海島,以杜姦萌。帝曰:流竄海島,朕所 不忍,其并妻子置之集慶。河南府路旱、疫,又被兵,賑 以本府屯田租及安豐務遞運糧三月。莒、密、沂諸州, 饑民採草木實,盜賊日滋,賑以米二萬一千石,并賑 晉寧路饑民鈔萬錠。大名、真定、河間諸屬縣及湖、池、 饒諸路旱,保定之行唐縣蝗。加封大都城隍神為護 國保寧王,夫人為護國保寧王妃。九月乙卯朔,作佛 事于大明殿、興聖、隆福諸宮。市故宋太后全氏田為 大承天護聖寺永業。戊午,賜武寧王徹徹禿金百兩、 銀五百兩,西域諸王燕只吉台金二千五百兩、銀萬 五千兩,鈔幣有差。己未,立龍翔、萬壽營繕提點所、海 南營繕提點所,並秩正四品,隸隆祥總管府。庚申,加 封故領諸路道教事張留孫為上卿、大宗師、輔成贊 化保運神德真君。辛酉,凡往明宗所送寶官吏,越次 超陞者皆從黜降。賑甘肅行省沙州、察八等驛鈔各 千五百錠。癸亥,敕宣徽院所儲金、銀、鈔、幣,百司毋得 奏請。甲子,賜雲南烏撒土官祿余、曲靖土官舉精衣 各一襲。丁卯,大駕至大都。戊辰,敕翰林國史院官同 奎章閣學士采輯本朝典故,準《唐》、《宋會要》,著為《經世 大典》。召威順王寬徹不花赴闕。敕:使者頒詔赦,率日 行三百餘里。既受命,逗遛三日及所至飲宴稽期者 治罪,取賂者以枉法論。辛未,以控鶴士二十人賜宣 靖王買奴。監察御史劾奏:知樞密院事塔失帖木兒 阿附倒剌沙,又與王禪舉兵犯闕。今既待以不死,而 又付之兵柄,事非便。詔罷之。壬申,怯薛官武備卿定 住特授開府儀同三司。癸酉,帝御大明殿,受諸王、百 官朝賀。鐵木迭兒諸子鎖住等,明宗嘗敕流于南方, 燕鐵木兒言,鎖住天曆初有勞于國,請各遣還田里, 從之。甲戌,命江浙行省明年漕運糧二百八十萬石 赴京師。廣西思明州土官黃宗永遣其子來貢虎、豹、 方物。乙亥,史惟良上疏言:今天下郡邑被災者眾,國 家經費若此之繁,帑藏空虛,生民凋瘵,此政更新百 廢之時。宜遵世祖成憲,汰冗濫蠶食之人,罷土木不 急之役,事有不便者,咸釐正之。如此則天災可弭,禎 祥可致。不然,將恐因循苟且,其弊漸深,治亂之由,自 此而分矣。帝嘉納之。丙子,改太禧院為大禧宗禋院。 立溫州路竹木場。以衛輝路旱,罷蘇門歲輸米二千 石。鐵木兒補化加錄軍國重事。以翰林學士承旨也 兒吉尼、元帥梁國公都列捏並知行樞密院事。立衛 候司,秩正四品,隸儲政院。賑陝西臨潼等二十三驛 各鈔五百錠。論也先捏以不忠不敬,伏誅。嵐、管、臨三 州所居諸王八剌馬、忽都火者等部曲,乘亂為寇,遣 省、臺、宗正府官往督有司捕治之。壬午,伯顏以病在 告,居赤城,遣使召赴闕。封知樞密院事燕不鄰為興 國公,以大司農卿燕赤為司徒。癸未,建顏子廟于曲 阜所居陋巷。上都西按塔罕、闊千忽剌禿之地,以兵、 旱,民告饑,賑糧一月。冬十月甲申朔,帝服袞冕,享于 太廟。丙戌,命欽察台兼領度支監,遣鎮南王孛羅不 花還鎮揚州。禁奉元、永平釀酒。戊子,知樞密院事昭 武王火沙知行樞密院事。己丑,立大承天護聖寺營 繕提點所,秩正五品;又立大都等處、平江等處田賦 提舉司二,秩從五品;皆隸隆祥總管府。辛卯,燕鐵木 兒率群臣請上尊號,不許。雲南行省立元江等處宣 慰司。申飭海道轉漕之禁。籍四川囊加台家產,其黨 楊靜等皆奪爵,杖一百七,籍其家,流遼東。封太禧宗 禋使禿堅帖木兒為梁國公。甲午,以登極恭謝,遣官 代祀于南郊、社稷。中書省臣言:舊制,朝官以三十月 為一考,外任則三年為滿。比年朝官率不久於其職, 或數月即改遷,於典制不類,且治蹟無從考驗。請如 舊制為宜。敕:除風憲官外,其餘朝官,不許二十月內 遷調。監察御史劾奏:吏部尚書八喇哈赤,先除陝西 行臺侍御史,避難不行。罷之。丙申,中書省臣言:臣等 謹集樞密院、御史臺、翰林、集賢院、奎章閣、太常禮儀 院、禮部諸臣僚,議上大行皇帝尊諡曰翼獻景孝皇 帝,廟號明宗,國言諡號曰護都篤皇帝。是日,奉玉冊、 玉寶于太廟,如常儀。命江西、湖廣分漕米四十萬石, 以紓江浙民力;給鈔十五萬錠,賑陝西饑民。己亥,加 封天妃為護國庇民廣濟福惠明著天妃,賜廟額曰 靈慈,遣使致祭。申飭都水監河防之禁。辛丑,遣使括 勘內外郡邑官久次事故應代者,歲終上名干中書 省。以怯憐口諸色民匠總管府及所屬諸司隸徽政 院者,悉隸儲政院。發中政院財賦總管府糧儲在江 南者赴京師,以助經費,驗時直以鈔還之。諸王、公主、 官府、寺觀撥賜田租,除魯國大長公主聽遣人徵收 外,其餘悉輸於官,給鈔酬其直。壬寅,弛陝西山澤之 禁以與民。大寧路地震。癸卯,命道士苗道一建醮于 長春宮。改瓊州軍民安撫司為乾寧軍民安撫司,陞 定安縣為南康州,隸海北元帥府,以南建洞主王官 知州事,佩金符,領軍民。監察御史劾奏:張思明在仁 宗朝,阿附權臣鐵木迭兒,間諜兩宮,仁宗灼見其姦, 既行黜降。及英宗朝鐵木迭兒再相,復援為左丞,稔惡不悛,竟以罪廢。今又冒居是官,宜從黜罷。詔罷之。 敕刑部尚書察民之無賴者懲治之。甲辰,畏兀僧百 八人作佛事于興聖殿。戊申,以江淮財賦都總管府 隸儲政院,供皇后湯沐之用。作佛事于廣寒殿。徵朵 朵、王士熙等十二人于貶所,放還鄉里。庚戌,以親祀 太廟禮成,詔天下。罷大承天護聖寺工役。囚在獄三 年疑不能決者,釋之。民間拖欠官錢無可追徵者,盡 行蠲免。命通政院官分職往所在官司,僉補逃亡驛 戶。大都至上都并塔思哈剌、旭麥怯諸驛,自備首思, 供給繁重,天曆三年官為應付。免徵奉元路民間商 稅一年,命所在官司設置常平倉。雲南八番為囊加 台所詿誤,反側未安者,並貰其罪。免各處煎鹽GJfont戶 雜泛夫役二年。遣使代祀嶽瀆山川。免永平屯田總 管府田租,申禁天下私殺馬牛。明宗乳媼夫斡耳朵, 在武宗時為大司徒,仁宗朝拘其印。燕鐵木兒以為 言,詔給還之。雲南威楚路黃州土官長放遣其子來 朝貢。湖廣常德、武昌、澧州諸路旱饑,出官粟賑糶之。 陝西鳳翔府饑民四萬七千戶,皆賑以鈔。十一月乙 卯,以立皇后,詔天下。受佛戒於帝師,作佛事六十日。 丙辰,以句容郡王荅鄰荅里知行樞密院事。詔列聖 諸宮后妃陪從之臣,永給衣廩芻粟。后八不沙請為 明宗資冥福,命帝師率群僧作佛事七日于大天源 延聖寺,道士建醮於玉虛、天寶、太乙、萬壽四宮及武 當、龍虎二山。戊午,遣使代祀天妃。賜燕鐵木兒宅一 區。皇后以銀五萬兩,助建大承天護聖寺。寇州旱。命 朵耳只亦都護為河南行省丞相。近制行省不設丞 相,中書省以為言,帝有旨:朵耳只先朝舊臣,不當以 例拘。武宗宿衛士歲賜,如仁宗衛士例。西夏僧總統 封國公沖卜卒,其弟監藏班臧卜襲職,仍以璽書、印 章與之。癸亥,以翰林學士承旨闊徹伯知樞密院事, 位居眾知院事上。甲子,廬州旱饑,發糧五千石賑之。 止鷹坊毋獵畿甸。江西龍興、南康、撫、瑞、袁、吉諸路旱。 丙寅,陞山東河北蒙古軍大都督府秩從二品。改普 慶修寺人匠提舉司為營繕提點所,秩從五品,隸崇 祥總管府。雲南威楚路土官GJfont放來朝貢。罷功德使 司,以所掌事歸宣政院。己巳,撒迪為中書右丞。命中 書左丞趙世安提調國子監學。庚午,諸王闊不花至 自陝西,收其印,遣還。壬申,毀廣平王木剌忽印,命哈 班代之,更鑄印以賜。癸酉,太陰犯填星。丙子,諸王阿 剌忒納失里翊戴有勞,以其父越王禿剌印與之。丁 丑,復立孟定路軍民總管府,復給元江路軍民總管 府印。湖廣州縣為廣遠等阿寇掠者二百八十餘所, 命行省平章劉脫歡招捕之。造青木綿衣萬領,賜圍 宿軍。乙卯,翰林國史院臣言:纂修《英宗實錄》,請具倒 剌沙款伏付史館。從之。高麗國王王燾久病,不能朝, 請命其子楨襲位。以平江官田百五十頃,賜大龍翔 集慶寺及大崇禧萬壽寺。辛巳,遷山東河北蒙古軍 大都督府於濮州,仍聽山東廉訪司按治。欽察台兼 右都威衛使。壬午,詔豫王阿剌忒納失里鎮雲南,賜 其衛士鈔萬錠,仍每歲豫給其衣廩。十二月甲申,給 豳王忽塔忒迷失王傳印,以西僧輦真吃剌思為帝 師。詔僧尼徭役一切無有所與。丙戌,詔百官一品至 三品,先言朝政得失一事;四品以下,悉聽敷陳。仍命 趙世安、阿榮輯錄所上章疏,善者即議舉行。追封燕 鐵木兒曾祖班都察為溧陽王,祖土土哈為昇王,父 床兀兒為楊王。庚寅,祓祭於太祖幄殿。以永吉為大 司徒。中書省臣言:舊制,凡有奏陳,眾議定共署,乃入 奏。近年,事方議擬,一二省臣輒已上請,致多乖滯。今 請如舊制。御史臺臣言:風憲官赴任,毋拘遠近,均給 驛為宜。並從之。辛卯,命帝師率其徒作佛事於凝暉 閣。甲午,冀寧路旱饑,賑糧二千九百石。乙未,改封前 鎮南王帖木兒不花為宣讓王。初,鎮南王脫不花薨, 子孛羅不花幼,命帖木兒不花襲其爵。孛羅不花既 長,帖木兒不花請以王爵歸之,乃特封宣讓王,以示 褒寵。收諸王帖古思金印。詔諭廷臣曰:皇姑魯國大 長公主,蚤寡守節,不從諸叔繼尚,鞠育遺孤,其子襲 王爵,女配予一人。朕思庶民若是者猶當旌表,況在 懿親乎。趙世延、虞集等可議封號以聞。詔:諸僧寺田, 自金、宋所有及累朝賜予者,悉除其租。其有當輸租 者,仍免其役。僧還俗者,聽復為僧。戊戌,以淮、浙、山東、 河間四轉運司鹽引六萬,為魯國大長公主湯沐之 資。己亥,遣使驛致故帝師舍利還其國,給以金五百 兩、銀二千五百兩、鈔千五百錠、幣五千匹。加諡漢長 沙王吳芮為長沙文惠王。壬寅,命江浙行省印佛經 二十七藏。癸卯,蘄州路夏秋旱饑,賑米五千石。甲辰, 以明年正月武宗忌辰,命高麗、漢僧三百四十人,預 誦佛經二藏于大崇恩福元寺。丁未,造至元鈔四十 五萬錠、中統鈔五萬錠,如歲例。中書省臣言:在京酒 坊五十四所,歲輸課十餘萬錠。比者間以賜諸王、公 主及諸官寺,諸王、公主自有封邑、歲賜,官寺亦各有 常產,其酒課悉令仍舊輸官為宜。從之。開河東冀寧路、四川重慶路酒禁。罷土番巡捕都元帥府。賑上郡 留守司八剌哈赤二千二百餘戶、燭剌赤八百餘戶 糧三月,鈔有差;牙連禿傑魯迭所居鷹坊八百七十 戶糧三月。戊申,以玥璐不花為御史大夫,兼領隆祥 總管府事。庚戊,詔興舉中政院事。辛亥,趣內外已授 官者速赴任。改上都饅頭山為天曆山。壬子,織武宗 御容成,即神御殿作佛事。敕:凡階開府儀同三司者, 班列居一品之前。武昌江夏縣火,賑其貧乏者二百 七十戶糧一月。黃州路及恩州旱,並免其租。是歲,會 賦入之數:金三百二十七鋌,銀千一百六十九鋌,鈔 九百二十九萬七千八百錠,幣帛四十萬七千五百 匹,絲八十八萬四千四百五十斤,綿七萬六百四十 五斤,糧千九十六萬五十三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