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4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四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四十六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四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四十六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四十

  明八

  仁宗

皇極典第一百四十六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四十[编辑]

明八[编辑]

仁宗本紀[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仁宗皇帝,諱高熾,太宗嫡長子也。 以高帝十一年,生鳳陽。二十八年,冊為燕世子。端重 沉靜,嗜學亡厭。時晉、秦、燕、周四世子,高帝皆教而試 之。異日者使分閱衛士,帝還奏,後問之,對曰:寒甚,士 方食。高皇帝喜,使閱章奏,擇其有大體可施行者,報 命。高帝益愛之。燕王起靖難帝,居守北平堅拒李景 隆兵。燕王既為皇帝,尚以世子守北平,既二年召立 為皇太子。成祖有三子,長帝、次漢王高GJfont、次趙王高 燧。趙王幼以聰敏愛,而漢王用靖難功幾得立為太 子,謀奪嫡者數矣。寺人儼、寺人保數為趙王短。太子 於成祖,成祖遷都北京,五出塞南,京事悉付太子,施 行晚節多疾。小人讒搆太子幾危者,屢宮僚若楊士 奇輩者,為太子下獄,贊善、梁潛、司訓周冕至死獄中。 然太子益恭慎,亦賴士奇、蹇義、夏原吉羽翼之。有白 曰:殿下知讒人乎。曰:吾不知,知為子。太子監國,遇水 旱饑荒,軍民失所戚焉,賑恤之暇與宮僚鄒濟、王汝 玉、徐善述等講說詩書、修詞賦之業,日記萬言,辭翰 並精。車駕崩榆木川,遺命至,太子慟絕,強拜受,遂命 皇太孫迎梓宮開平,臣民三勸,進以八月望日丁巳 即皇帝位,大赦天下。以明年為洪熙元年。命英國公 輔掌中軍都督府,陽武侯祿左,安遠侯升右,寧陽侯 懋前,成山侯通後。曰:卿先朝勳,舊朕托腹心焉。 出夏 原吉、黃淮、楊溥於獄,復其官,勞原吉咨以政,賜冠帶 衣服被褥帷帳咸具。原吉言、臣在繫母喪,乞歸葬成 服。上曰:我獨無喪,卿老成,人宜艱難共濟。命其家屬 護葬,兵部驛舟有司治葬,事復,厚賜之。置太師太傅 太保階正一品,少師少傅少保從一品,曰:予沖人賴 焉,亦皇祖之制也。遂命蹇義為少保兼吏部尚書,加 英國公輔太師,皆給二俸。陞文淵閣大學士兼翰林 院學士,楊榮為太常寺卿,金幼孜為戶部右侍郎,俱 兼職如故。左春坊大學士,楊士奇為禮部左侍郎兼 華蓋殿大學士。陞黃淮為通政使兼武英殿大學士, 楊榮以下四人者,皆掌內制不預所陞職務。陞楊溥 為翰林院學士,前司經局正字金問為翰林院修撰。 賜漢、趙二王書曰:大行皇帝所遺冠服諸物氣澤存 焉。啟閱甚痛,謹以皂紗衝天帽一、黑氈直簷帽一、并 金鈒頂子茄藍間珊瑚金棗花帽,珠一串,金相雲鴈 犀帶一、金相玉穿花龍絛環一副,并紫線絛金事件 象牙頂輳花靶鑌鐵刀一、紵絲羅紗衣各一襲,皂麂 皮靴一雙、并五綵繡抹口襪斜皮靴一雙,并襪送賢 弟,朝夕瞻奉,以慰哀慕。上曰:古稱官不必備,今冗矣。 抑復有老病昏懦,徒怠賢廉心,其令在內堂,上官在 外巡,按御史及按察司廉察,不稱者罷之。召漢王高 GJfont赴京。九月,掌交阯都督同知方政與黎利戰乂安, 指揮同知伍雲深入,死。命禮部賻贈。上曰:京師數百 萬家非山何薪。禁天壽山接居庸關以東,餘聽樵採 焉。中軍都督府奏歷事監生七人考吏事,稱宜送吏 部授官。上曰:吏事末也。士當博古窮經,達修己治人 之道,其命還學於國子,繇科舉進。敕掌交阯布政按 察司事工部尚書黃福曰:卿老成人,久勞在外,亟驛 還副。朕延佇參贊交阯軍務兵部尚書陳洽其代之。 召韓王沖GJfont,襄陵王沖及其弟沖赴京,河溢、河 南諸縣免今歲稅糧馬草。命右都御史王彰、都指揮 同知李信往撫軍民,訪奏利病。壬午,上大行皇帝仁 孝皇后尊諡,告郊廟社稷詔天下。上曰:比年丹漆石 青之類,所司不究,物宜概徵郡縣。郡縣逼迫小民鳩 斂金幣,詣京師博易。商販乘時射利踊價十倍,吏復 夤緣自肥。計民費十百,朝廷得十一耳。自今計直所 產地以官市科斂者,誅。禮部尚書兼太常寺卿呂震 奏喪服踰,二十七日宜易縗如,遺詔不許,命與六部 都察院詳議。皆奏宜服素冠黑角帶,群臣同之。上曰: 可及視朝上,仍縗英國公輔及諸學士如上服。上曰: 群臣從便,朕則不忍,因歎輔武人也。審禮過六卿。漢 王高GJfont至京與趙王高燧,並厚賜之,復賜諸王金幣 有差。上曰:諸叔在者無幾,諸兄弟惟趙王居京師,他 皆藩外。朕旦夕念焉,戶部其各益祿米差次之。靈璧 丞田誠九載考績,縣人丐留,上曰:民留政可知。陞州 判官,丞靈璧如故。鳳陽諸縣水沒稼,命覈實芻糧悉免之。上謂翰林儒臣曰:比朝野物議何如有利害當 興革者,悉聞朕,朕審可否,紓民困焉。 交阯都指揮同 知陳忠與賊黎利戰死之,命禮部厚其恤,典諭鴻臚 寺。曰:朕欲聞吏賢否。四方民休戚方岳來朝,即引見, 朕親問之。左通政樂福治水,蘇、松、嘉、湖、杭、常奏六府 水沒稼,請寬征待來年。上曰:民之艱食來歲匪易。令 代以鈔布。漳河溢廣宗縣傷稼賑恤之。平江伯瑄言 七事,賜獎,敕命施行。有言瑄言尋常耳,上曰:出自武 臣,所以難也。所為獎掖導不言者,古人蓋買死馬骨。 上諭兵部:今太僕馬增數倍,而畿民一夫或畜三匹、 四匹畢力於此,耕桑盡廢,其散馬給諸衛所及臨邊 戍卒養習之。進蹇義為少傅,楊士奇為少保俱兼職 如故。楊榮為太子少傅置謹身殿大學士命兼之,金 幼孜為太子少保兼文華殿大學士,各賜繩愆糾繆 銀圖書一。曰:卿等事先帝有年,又從朕春宮,軍國務 重須卿協贊,或有闕政卿與群臣言之。朕尚未從印 此密疏,毋憚再三令內外七品以上官,各舉通經一 人授教職,以嚴師而興賢,大賚文武群臣。 十月,命光 祿寺三日一賜衛士酒肉,以禦冬。命蘇、松、嘉、湖等府 被火災處,今歲秋糧悉折輸布鈔,如永樂五年故事 石輸布六匹,鈔六錠罷。兩京戶部行用庫市民間金 銀者,命民犯笞杖者,得輸鈔自贖以通鈔。命兵部下 各都司督衛所官視天下城池,有傾塞者使農隙修 治,邊境日修以衛民於警。通州民家火延及山東漕 船,上曰:東民水旱數歲,今又厄此,其許計糧輸鈔四 錠準一石。上曰:四裔京師尚有館衍聖公,來朝僦民 舍,豈所以崇先師地。 工部其賜宅,上曰:皇考時數下詔, 存卹鰥寡,郡邑有養濟院,比聞居室敝,壞肉粟布絮 不時給,守令漠不留心。禮部令謹視之。山東登萊諸 郡雨水傷麥,命悉蠲永樂二十年所逋二十一年者, 輸鈔代之。自是告災者以為例,四方所上雨澤奏通 政使司,請送貯給事中所上曰,祖宗欲前知水旱,恤 民施政,故令奏雨澤送給事,是終不知也,而徒勞州 縣上章。其封進水沒薊、平、峪、徐、蕭、沛等州縣,悉蠲其 今年租稅於潛樂,清饑賑之。己酉,冊立張皇后。壬子, 立太子,封諸子瞻峻鄭王,瞻墉越王,瞻墡襄王,瞻堈 荊王,瞻墺淮王,瞻塏滕王,瞻GJfont梁王,瞻埏衛王,命吏 部令在京七品、在外五品以上官及知縣五品以下 見任官,若軍民訪舉德性深篤,行止端方或材能出 眾,政績顯著或文學有稱識見優遠者,量材擢用。蔽 賢濫舉罪如律,舉後犯贓連坐舉者,大理寺奏決囚。 命府部通政司六科同三法司會審承天門。特諭大 學士榮在、士奇、幼孜曰:比年法司之濫,朕未嘗不知,所 擬大逆不道者,往往出羅織,先帝數切戒。故死刑四 五覆奏,自今審決重囚,卿三人同之,冤雖細必聞。免 遠安王貴燮,巴東王貴煖為庶人,諭兵部尚書李慶 曰:國家養兵必衣糧不乏,乃可緩急用之。今遠戍者、 勞勤操練者,少暇守衛者不得下直,月糧五斗殆不 足,宜如洪武中例給一石。復召戶部尚書郭資曰:往 年百官軍士扈從於此,月五斗可自贍,今來作都人 有家,朕欲倍給,卿掌儲不乏否。對曰:有。遂奉詔。追封 第四子靜樂莊獻王,瞻垠為蘄王,諡曰獻。戊辰,上御 西角門罷,顧翰林臣曰:今日始寒,朕與卿等尚凜凜, 況在邊遂命。書敕賜鈔幣於緣邊將士。上諭蹇義曰: 武臣皆封贈祖考,文臣少得者,君厚其臣,必推及父 母,太祖太宗,蓋行之,其舉以勵忠孝亶無濫。十一月, 上曰:建文中奸臣奸也,而皆忠其家屬,初發教坊司, 錦衣衛,浣衣局及習匠奴,功臣家今有存者,可宥為 民,還其田土,有言事失當謫戍者,亦宥之。上曰:太學 聚教天下士,蓋士已成材矣。禮部其敕學官,嚴誨郡 縣諸生,必通經有用者,乃以貢,毋徒取記誦,諭戶部 尚書夏原吉曰:所在州郡奏,除荒田租,將百姓苦征 徭相率轉徙歟。抑年饑不給,疫癘死亡歟。自今一切 科徭,宜撙節,政令不便者,令有司條具被災處,守令 早奏賑恤,稽違者治重罪。諭群臣曰:朕之菲德,又屬 亮陰嗣位之。初首詔求言累月,涉旬中外亡幾,夫京 師,首善地,民困於下而不得聞,弊膠於習而不知革, 朕甚念焉。君臣同體,卿等無慮,後譴嘉謀,嘉猷輔朕 不逮。諭戶部有當用人力者,毋以耕耘收穫時候農 隙。諭英國公輔兵部尚書慶:軍番操者,畢農成之,先 農遣之,無廢屯種。命兵部遣御史巡覈,緣邊諸衛稽 部曲申號令。遂諭都察院曰:洪武中差遣御史,悉賜 衣鈔,使自潔正風紀。今其如故。事諭大興、宛平二縣 官曰:朕首罷不急,爾京縣也而。惠不先朕敕詢民瘼, 固有知不言,亦有欲言不知,爾切近民,亦何不知而 亦不言,約三日悉以便,不便聞坐視者罪。上曰:朕聞 南京抽分廠,舊所積薪及龍江提舉司所積竹木甚 富。今京師得薪最難,與久貯任腐敗,何若散民歲用。 外工部悉鬻之鈔,貫收其昏軟者,以便貧家。令吏犯 罪當罷者,民北京種田。遣監察御史湯榮等十四人 分巡天下,考察官吏諭曰:蓋吏有媚上而殃下者,有不阿而民悅之者,有虐刑巧索能集事者,有廉潔自 守不能弛張者,人之才器其可概哉。夫御史,朕耳目 也,當審詢之,勉副朕心。因人賜鈔二十錠。 上曰:皇考 同氣無諸叔諸姑親,諸叔子已冊封,諸姑在南京賚 而未名號,其加寧國、懷慶、大名、南康、永嘉、含山、汝陽、 寶慶八長公主,皆為大長公主。戶部益祿焉。賜太子 賓客戶部尚書郭資,敕曰:卿事我皇祖皇考,歷四十 年,列於六卿可謂盛矣。怨叢而不暇顧,害及而不知 避,忠貞篤實之臣也。今老矣。朕閔強勞特陞太子太 師俾卿致仕,嗚呼。念先帝舉義,卿時早暮從朕守城 最勞苦,今命戶部免卿戶賦。 卿歸,休強飲食,慎醫藥, 以娛暮齒。進蹇義少師,楊士奇少傅,夏原吉少保兼 職如舊,亦賜原吉、繩愆糾繆圖書,頒楊士奇、楊榮、金 幼孜、蹇義、夏原吉誥詞,曰:卿等先帝舊臣,朕方倚自 輔朕,所行卿朝夕共見,未善當盡言。前代庸主自尊, 而惡聞過,其素所親信,但容容順旨,有良臣不默一 再拒亦退絕口,我君臣深戒之。終始同心。上遂手益 誥曰:勿謂崇高而難入,勿以有所從違而或怠。士奇 等稽首謝。上悅。靖江王府輔國將軍贊侃贊偕來朝 班下,上顧見之曰:宗親也。其班駙馬都尉次,著為令。 敕諸將嚴邊。諭夏原吉曰:先帝立屯種法,所以省民 轉輸,足兵食。所司數以征徭擾之。其令天下衛所毋 擅差遣屯田軍士。學士楊溥密疏言事,上嘉納賜札, 獎諭賞綵幣一雙,寶鈔千貫。曰:望卿始終如此。上為 太子時不悅御史舒仲成,至是蹇義奏仲成他事,上 命捕治。楊士奇曰:漢孝景為太子,召衛綰,綰稱病及 立不譙呵。陛下為太子時,小人多得罪者,今已盡宥, 更追理令詔書不實,望惜俊良共成王化。上悅曰:有 卿如此,朕復何憂。因降敕獎曰:朕慮卿不言,卿導朕 以仁,助朕以德,惜良俊成王化,此欲朕為唐虞,君忠 良,股肱臣也。特賚白米十石,綵幣二表裏,寶鈔二千 貫,卿其承之慰朕。忻喜。永城縣河溢傷稼,免其去年 稅糧馬草。上御右順門,諭楊士奇曰:近覺群臣助我 也,或快意行事,退思方悔。外間已進言。士奇對曰:宋 臣富弼有言,願不以同異為喜怒,不以喜怒為用舍。 上曰:書不云乎,逆于汝心,必求諸道。朕恆念之。群臣 言間咈朕意者,退未嘗不反;覆朕言有失亦未嘗不 悔。士奇對曰:改過不吝成湯所以聖也。上曰:朕患不 知耳,不患難改。十二月,上聞建文奸臣齊黃等外親, 全家戍邊者,田畝悉荒蕪。敕兵部家存一丁於戍,所 餘放歸。上諭吏部:師儒,古稱模範,比來國子生大。率 歷事諸司,苟歲月圖出身,卿等每引選國子,監官循 資爾,不聞舉一道德老成之士。自今宜慎選。禮科給 事中黃驥言西域賈胡進貢病民事,上嘉納之,示其 奏於禮部,尚書震曰:驥嘗使西域,故悉西事,卿西人 不悉耶。悉行之。刑部都察院奏刑名畢,召諭曰:朕未 嘗敢以喜怒損刑法。卿等明信GJfont之。如朕一時嫉惡 過中,更須執正,毋慮乖迕,朕不難從善。召故兵部尚 書金忠子達、故吏部尚書許思溫子俊至,賜衣食授 之官,念舊人也。上諭楊士奇曰:無使大臣怨乎。不以 郭資歸,其謂何。朕欲使視之,少賜賚焉。對曰:賚有時 盡,洪武中有尚書致仕給全俸者,資得半給幸甚。上 悅從之。上曰:庶官賢否,軍民所休戚。廷臣,朕朝夕知 之。都布按三司官不畫悉其人。或聞其賢否邪正久 且忘。臣善而君忘之,誰自勉;不善君忘之,誰自戒。吏 兵二部揭其姓名、履歷於西序,朕省觀焉。諭夏原吉 曰:稼穡問農,絲枲問婦,鈔法不通,朕商卿兩日未決。 其問之閭閻可榜通,衢許臣民陳所見。命戶部馳諭 各府州縣,凡被災田土,悉準永樂二十年山東逋租 例,蠲其糧稅。常州諸縣水,蠲糧稅。大理寺右卿弋謙、 辦事官程富各言事,皆嘉納之。庚申,葬大行皇帝于 長陵,敕禮部下天下有司,繕治郡邑壇宇,歲久傾墊 者,祭器並堅潔祭物出公帑,毋斂於下。禮部尚書震 請明歲受大朝賀,不從。 固請大學士士奇、榮、幼孜淮 言,陛下所見是。上曰:山陵甫畢何忍也。震曰:四方萬 國遠覲新主,皆欲一睹天顏,聖孝誠至,亦宜勉徇。上 顧四臣曰:禮過矣。皆對曰:則請無備禮。

元年正月,壬申朔。上朝奉天門,群臣行五拜三GJfont頭 禮,不用樂。癸酉,召四臣厚賜之曰:朝會賴卿同心,不 從震請,自今朕有未當,卿但直言。南京龍山產異芝。 禮部請賀,不許。敕群臣修舉職事,賜故詹事府少詹 事鄒濟,左春坊左贊善徐善述,贈諡有司祠墓,歲兩 祭。諭楊士奇曰:朕欲別擇端,謹之。士備顧問其疇咨。 士奇薦翰林侍講王進,蘇州人陳繼遂建弘文閣於 思善門,作印章使楊溥掌閣事,進佐之。命召繼。上授 溥印曰:置卿左右,非止進學,將諮理焉。有封事識以 聞亡何。繼至,授五經博士,復從蹇義所舉學錄;楊敬 以為編修訓導,何澄以為給事,皆供事弘文閣。諭兵 部:先帝聽民間畜馬,有司急馬息民不暇及私,今後 畜官馬者,令二歲納一駒,著為令。丙戌,大郊祀,始奉 太祖太宗以配還朝,群臣行慶成禮,詔天下,大賜宴。敕曰:自冬迄今,時雪不降,來牟未遂,無如吾農何。朕 方惕厲自省,文武列卿亦懋修乃職贊召和氣,欽哉。 製天元玉曆祥異賦序鏤而賜廷臣。兵部尚書慶言: 畿內民困牧馬,請中原及江南諸大省群臣以朝覲。 至者悉給與一馬騎坐。正官牝佐貳以下,牡太僕苑 馬,歲課其息虧者,同民罰。從之已。上曰:審思乃未當。 使士牧民而責以馬,遂罷。上曰:比令廷臣展省,則有 養祭賓客,若往還道里費,官俸給日用而已,計餘貲 鮮矣。自今一品二品歸者,賜鈔五千貫;三品四品,四 千貫;五品二千貫;六品七品千貫;八品以下皆五百。 著為令。設繕工官置尚書副以右侍郎遣布政使周 幹、按察使胡概、參政葉春分行應天、鎮江、常、蘇、松、杭、 嘉湖察民利病,賜故左春坊左贊善兼翰林編修,王 汝玉贈諡。二月頒制。諭及將軍印。於邊將雲南總兵 官太傅黔國公晟佩征南將軍印;大同總兵官武安 侯亨佩征西前將軍印;廣西總兵官鎮遠侯興祖佩 征蠻將軍印;遼東總兵官武進伯榮佩征鹵前將軍 印;宣府總兵官都督廣佩鎮朔將軍印;甘肅總兵官 都督瓛佩平羌將軍印;交阯參將榮昌伯智都督政 佩征裔副將軍印;寧夏參將保定伯銘都督懷佩征 西將軍印。祭太社太稷,奉皇祖皇考配為故事,贈永 樂中死黎利賊者。交阯左參政馮貴右參政侯,保官 一級。丙辰,祭先農耕籍舞陽、青河、雎寧三縣,饑發縣 倉賑之。陞國子監祭酒兼翰林侍講胡儼為太子賓 客,仍兼祭酒予致仕。敕賜之。總兵官太子太保武陽 侯薛祿、左都督吳誠、都督同知高文、程忠,都指揮僉 事宮得、馬興等擊敵勝之,特遣太監瑛鴻,臚寺卿善, 以酒千缾,羊百勞軍。遂益祿歲祿五百石,誠、文、忠 歲俸給本色米什之三,得、興等皆賞賚有差。丙寅,奉 皇考皇妣主祔廟。三月,敕三法司曰:人命至重,卿等 毋深文羅織大理職評,亦毋畏憚遷合。書不云乎:欽 哉欽哉,惟刑之恤哉;以孝行擢。前光祿署丞,權謹為 大學士,贈死交阯者。兵部尚書劉GJfont,官遣祭,賜諡。樂 亭縣饑,發縣倉賑之;陝西軍士乏食,命戶部給以今 歲西運驛督之。上思先朝舊勞,贈故兵部尚書兼詹 事府詹事金忠為少師,北京刑部左侍郎馬京為少 傅,兵部右侍郎兼詹事府詹事墨麟為少保,戶部右 侍郎王鍾為太子太保,禮部尚書鄭賜、左侍郎儀智 俱為太子少師,吏部左侍郎許思溫為本部尚書,北 京刑部右侍郎楊泰、北京行太僕寺少卿孫瑜俱為 戶部尚書,前北京布政司參議贈吏部左侍郎成璡、 兵部左侍郎盧淵俱為兵部尚書,刑部左侍郎盧祥 為刑部尚書,工部左侍郎陳壽、右侍郎鄭剛、北京刑 部左侍郎康汝楫、通政使司通政使賀銀俱為工部 尚書,贈應天府丞張執中為本府尹及北京刑部尚 書,朱濬皆賜諡。大學士楊士奇等覆奏諡,上曰:是皆 先朝耆舊,有德行重厚表裏一致者,有洊歷艱難始 終一心者,必旌表之,庶幾禮賢厚終之道,雖然諡定 論也。勞如賀銀堪贈也,而不堪美諡予惡諡,又不若 無蓋諡者,九人任南和連城三縣,饑,發縣倉賑之,命 外官滿三考者,聽給假省親祭祖。敕曰:朕數詔求言 冀匡,不逮即位以來,臣民上章數百計,莫不欣然,聽 納其有未當,未嘗加譴間者,大理少卿弋謙,言過矯 激,朕一時不能概之於衷,而群臣有迎朕意,交奏其 賣直者,朕免謙朝參言者,蓋少未嘗不自媿。今爾群 臣勿戒前事,謙出朝參如故。黃巖縣奏累歲旱澇,民 多散徙,去秋雨水漂民居五百餘家,溺死八百人,命 戶部馳恤之。諭吏部曰:近刑官有賄敗或刻深者,簡 用者亦得辭咎歟。自今必擇無畀於憸人。使魏國公 顯宗學於國子,諭司業貝泰曰:此開國元勳後,欲其 家同國久,必令奉法循理,孝若忠顯宗孤子也,加意 誨之,使長不失其祿位。因賜泰鈔幣。隆平縣民饑,GJfont 鄉縣多貯官麥,請以貸之。上曰:饑即賑,毋曰貸。詔曰: 刑以禁暴止邪,豈專誅殺哉。皇祖律令,善善長而惡 惡短,罰之輕重,咸適厥中,吏比附謬,妄傅致死罪,朕 深憫之。夫五刑之條,莫甚大辟身首異處,斯已極矣了 自今有犯死罪當凌遲者,依律科決餘斬、 絞罪,法司 並勿傅會。若朕嫉惡偶過律外,用籍沒凌遲刑,法司 再三執奏,三不允,至於五,五不允,同三公大臣執奏, 允,乃已永為制。文武諸司自今亦不許法外用鞭、背 等法,尢不許宮人以絕嗣宮求用者。絕其祖宗、父母 幸富貴,豈有心事君。今有自宮者,以不孝論人之。為 非父子不相謀。是以舜罰弗嗣文罪不孥,自今犯謀 反大逆者,依律連坐,餘止其身。古之盛時採民言,資 戒警,今兇險之徒,摭為誹謗一言,涉國輒罣,此名法 吏,刻深鍛鍊刑之,失中民則無措。今後告誹謗者,一 切勿治。趙王高燧之國,敕諸總兵備禦鎮守官常年 防寇,皆以秋冬春夏則懈,寇難常也,宜謹備之。薊泰 安平度諸州,萊蕪、蓬萊、新寧諸縣饑賑之。有自南京 來奏事者,上召至榻前問民所苦,對曰:過徐見苦,買 羊毛立罷之。以張玉,王真,姚廣孝朱能配饗太宗廟,追封玉河間王進諡,忠武真寧國公加號效忠加贈 廣孝為少師,加北京諸司曰:行在而將都南焉。復建 北京行部及行後軍都督府,革繕工官,事歸於兵部。 四月,有至自南者,上問所過民安否,對曰:淮徐山東 饑。有司急夏稅,召問少師蹇義對如之遂,召楊士奇 等令草詔免之,併秋糧官買物料一切停罷。士奇曰: 請使戶工二部臣與聞之。上曰:有司慮國,用必持議 不決,捄民之窮,不可遲疑。是時上坐西角門,命士奇 等就西角樓起草。士奇草詔曰:朕夙夜念民,弘諮下 隱,山東諸郡及於淮徐頻歲旱澇,今秋成未冀,民凍 餒呻吟流於道路,郡縣不畜,心父母耶。可全免今歲 夏稅,其秋糧減半徵收。自今年四月以來,一應收買 及科派物件,未到官者盡行停罷。若實無見物先虛 報在官者,宥不問不許再科,以足其數。諸郡縣撫輯 安養,毋貪刻重困之。上曰:善。立命書詔用璽。顧士奇 今可語二部矣。中官採木四川,有貪橫者,上召弋謙 曰:爾為朕治朕自知,爾毋畏。陞行在都察院右副都 御史,賜鈔千貫。以行設北京,行都察院置右副都御 史、左僉都御史各一員,分盧龍、恆南、冀北、廣平四道。 大名饑,發長垣縣倉濟之。嚴鈔法。賜皇太子書曰:朕 惟祖於孫、父於子親,愛天下莫加焉而推明,所以長 保富貴壽康之道,以期之者,聖人之心也。爾,朕嫡長 子,我皇考鞠育提訓,隨事示之。永樂甲辰春,躬親北 征,車駕將發,子孫咸在。 顧爾謂朕,古之令主,盤盂劍 几,皆有警銘,人主之道,莫大中正。吾欲以人主中正 四字,製寶押師還授爾,俾爾勉焉。不幸賓天今皇太 子屬爾,謹製爾授,爾懋敬之。爾敬其內,以慎其外,隆 古帝王傳授盡此,爾懋敬之。河南州縣饑,賑之。昌邑、 邢臺縣饑,驛賑之。上曰:南士善文,北士厚重,今科舉 所進北得什一焉。禮部其定議南士六之,北士四之。 命皇子謁陵南京,就留守。加贈故大學士胡廣為少 師,賜其家。甲寅,蹇義、夏原吉、楊士奇侍,上曰:夜見元 象否。皆曰未見,亦不知。上曰士奇當知之。紫微垣甚, 急命矣。歎息起。明召義士奇至奉天門,曰:監國二十 年,搆於讒慝心之艱危,吾三人共之。上賴皇考仁明, 得以保全。言已泫然,義、士奇亦流涕。土奇曰:先帝之 賜,陛下純誠之效,今已脫險,即夷陛下自寬。上曰:即 吾去世後,誰知吾三人同心一誠 。遂賜義、士奇敕印 各二。義印曰蹇忠貞,士奇印曰楊貞一,皆拜受,退。蓋 踰月而上崩。戊午,謁長陵。己未還宮。上曰:今民間物 視國初直十倍。有司市供祀,牲犧但準洪武時價,民 怨,神其享。其令太常悉準諸時直。玉田縣饑,賑之。敕 諸邊總兵曰:軍機欲密文書,不可稽諸將多掌,以幕 下武人,則泄漏滯誤。今各擇文臣一人往佐,遂以分。 命戶部郎中子譚等。五月諭蹇義曰:御史當任老成 者,遽授新進,遇事風生,以嘉怒為威福,正直不阿,往 往被凌辱。順比則與為膠漆,自今慎選之。又曰:都御 史,惟廉清公正乃可倡率。尚咨可都御史者,修太宗 實錄貴池,典史金蘭,考績父老,詣闕留陞,為本縣知 縣,行在翰林。侍讀李時勉、侍講羅汝敬言事,上恕,使 武士摮,時勉皆改為監察御史,頃之下獄。庚辰,上不 豫,召蹇義、楊士奇、楊榮、黃淮至思善門,馳召皇太子。 辛巳,大漸遣詔天下。是日上崩,未發喪。沐浴襲奠飯, 含如禮設几筵,宮中朝夕哭,上食。六月辛丑,皇太子 至,乃發喪斂。壬寅大斂。甲辰成服。七月己巳,上尊諡 曰:敬天體道,純誠至德,弘文欽武,章聖達孝昭皇帝。 廟號仁宗,九月壬寅,葬獻陵。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