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7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七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七十六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七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七十六卷目錄

 登極部彙考二

  秦始皇帝二則

皇極典第一百七十六卷

登極部彙考二[编辑]

[编辑]

秦自非子受封,奄有西陲。及襄公始列為諸侯,至秦 王政二十六年并天下,即皇帝位。

按《史記·秦本紀》: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脩。女 脩織,元鳥隕卵,女脩吞之,生子大業。大業取少典之 子,曰女華。女華生大費,與禹平水土。已成,帝錫元圭。 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費為輔。帝舜曰:咨爾費,贊禹 功,其賜爾皁游。爾後嗣將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 大費拜受,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舜 賜姓嬴氏。大費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實鳥俗氏;二曰 若木,實費氏。其元孫曰費昌,當夏桀之時,去夏歸商, 為湯御,以敗桀於鳴條。大廉元孫曰孟戲、中衍,帝太 戊聞而卜之使御,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 中衍之後,遂世有功,以佐殷國,故嬴姓多顯,遂為諸 侯。其元孫曰中潏,在西戎,保西垂。生蜚廉。蜚廉生惡 來。蜚廉復有子曰季勝。季勝生孟增。孟增幸於周成 王,是為宅皋狼。皋狼生衡父,衡父生造父。造父以善 御幸於周繆王,繆王以趙城封造父,造父族由此為 趙氏。自蜚廉生季勝已下五世至造父,別居趙。趙衰 其後也。惡來革者,蜚廉子也,早死。有子曰女防。女防 生旁皋,旁皋生太几,太几生大駱,大駱生非子。以造 父之寵,皆蒙趙城,姓趙氏。非子居犬丘,好馬及畜,善 養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馬於汧渭 之間,馬大蕃息。孝王欲以為大駱適嗣。申侯之女為 大駱妻,生子成為適。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酈山 之女,為戎胥軒妻,生中潏,以親故歸周,保西垂,西垂 以其故和睦。今我復與大駱妻,生適子成。申駱重婚, 西戎皆服,所以為王。王其圖之。於是孝王曰:昔柏翳 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賜姓嬴。今其後世亦為朕 息馬,朕其分土為附庸。邑之秦,使復續嬴氏祀,號曰 秦嬴。亦不廢申侯之女子為駱適者,以和西戎。秦嬴 生秦侯。秦侯立十年,卒。生公伯。公伯立三年,卒。生秦 仲。秦仲立三年,周厲王無道,諸侯或叛之。西戎反王 室,滅犬丘大駱之族。周宣王即位,乃以秦仲為大夫, 誅西戎。西戎殺秦仲。秦仲立二十三年,死於戎。有子 五人,其長者曰莊公。周宣王乃召莊公昆弟五人,與 兵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於是復予秦仲後,及其先 大駱地犬丘并有之,為西垂大夫。莊公居其故西犬 丘,生子三人,其長男世父。世父曰:戎殺我大父仲,我 非殺戎王則不敢入邑。遂將擊戎,讓其弟襄公。襄公 為太子。莊公立四十四年,卒,太子襄公代立。襄公元 年,以女弟繆嬴為豐王妻。襄公二年,戎圍大丘,世父 世父擊之,為戎人所擄。歲餘,復歸世父。七年,犬戎與 申侯伐周,殺幽王酈山下。秦襄公將兵救周,戰甚力, 有功。周避犬戎難,東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 王封襄公為諸侯,賜之岐以西之地。曰:戎無道,侵奪 我岐、豐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與誓,封爵之。襄 公於是始國,與諸侯通使聘享之禮,乃用騮駒、黃牛、 羝羊各三,祠上帝西畤。十二年,伐戎而至岐,卒。生文 公。文公元年,居西垂宮。三年,文公以兵七百人東獵。 四年,至汧渭之會。曰:昔周邑我先秦嬴於此,後卒獲 為諸侯。乃卜居之,占曰吉,即營邑之。十三年,初有史 以紀事,民多化者。十六年,文公以兵伐戎,戎敗走。於 是文公遂收周餘民有之,地至岐,岐以東獻之周。四 十八年,文公太子卒,賜諡為竫公。竫公之長子為太 子,是文公孫也。五十年,文公卒,竫公子立,是為寧公。 寧公二年,公徙居平陽。遣兵伐蕩社。三年,與亳戰,亳 王奔戎,遂滅蕩社。十二年,伐蕩氏,取之。寧公,生子三 人,長男武公為太子。武公弟德公,同母魯姬子。生出 子。寧公卒,大庶長弗忌、威壘、三父廢太子而立出子 為君。出子六年,三父等復共令人賊殺出子。出子生 五歲立,立六年卒。三父等乃復立故太子武公。武公 元年,伐彭戲氏,至於華山下,居平陽封宮。三年,誅三 父等而夷三族,以其殺出子也。十年,伐邽、冀戎,初縣 之。十一年,初縣杜、鄭。滅小虢。二十年,武公卒,有子一 人,名曰白,白不立,封平陽。立其弟德公。德公元年,初 居雍城大鄭宮。德公,立二年卒。生子三人:長子宣公, 中子成公,少子穆公。長子宣公立。十二年,宣公卒。生 子九人,莫立,立其弟成公。成公立四年卒。子七人,莫 立,立其弟繆公。繆公任好元年,自將伐茅津,勝之。四年,迎婦於晉,晉太子申生姊也。五年,晉獻公滅虞、虢, 擄其大夫百里傒,以為秦繆公夫人媵於秦。繆公與 語國事三日,繆公大說,授之國政。二十四年,周襄王 弟帶以翟伐王,王出居鄭。二十五年,周王使人告難 於晉、秦。秦繆公將兵助晉文公入襄王,殺王弟帶。三 十二年冬,鄭人有賣鄭於秦曰:我主其城門,鄭可襲 也。繆公問蹇叔、百里傒,對曰:不可。繆公曰:子不知也, 我已決矣。遂發兵,使百里傒子孟明視,蹇叔子西乞 術及白乙丙將兵。三十三年春,秦兵遂東,更晉地,晉 襄公發兵遮秦兵于殽,擊之,大破秦軍,擄秦三將以 歸。文公夫人,秦女也,為秦三囚將請曰:繆公之怨此 三人入于骨髓,願令此三人歸,令我君得自快烹之。 晉君許之,歸秦三將。三將至,繆公素服郊迎,復三人 官秩如故,愈益厚之。三十四年,繆公復使孟明視等 將兵伐晉,戰于彭衙。秦不利,引兵歸。三十六年,繆公 復益厚孟明等,使將兵伐晉,渡河焚船,大敗晉人,取 王官及鄗,以報殽之役。晉人皆城守不敢出。繆公卒 得孟明之慶。三十七年,秦伐戎王,益國十二,開地千 里,遂霸西戎。天子使召公過賀繆公以金鼓。三十九 年,繆公卒,太子罃代立,是為康公。康公元年。往歲繆 公之卒,晉襄公亦卒;襄公之弟名雍,秦出也,在秦。晉 趙盾欲立之,使隨會來迎雍,秦以兵送至令狐。晉立 襄公子而反擊秦師,秦師敗,隨會來奔。二年,秦伐晉, 於武城,報令狐之役。四年,晉伐秦,取少梁。六年,秦伐 晉,取羈馬。戰於河曲,大敗晉軍。康公立十二年卒,子 共公立。共公立五年卒,子桓公立。桓公立二十七年 卒,子景公立。景公十八年,晉悼公彊,數會諸侯,率以 伐秦,敗秦軍。秦軍走,晉兵追之,遂渡涇,至棫林而還。 二十七年,景公如晉,與平公盟,已而背之。景公立四 十年卒,子哀公立。哀公三十六年卒。太子夷公,蚤死, 不得立,立夷公子,是為惠公。惠公立十年卒,子悼公 立。悼公十四年卒,子厲共公立。厲共公十六年,GJfont河 旁。以兵二萬伐大荔,取其王城。二十一年,初縣頻陽。 三十三年,伐義渠,擄其王。三十四年,厲共公卒,子躁 公立。躁公十三年,義渠來伐,至渭南。十四年,躁公卒, 立其弟懷公。懷公四年,庶長GJfont與大臣圍懷公,懷公 自殺。懷公太子曰昭子,蚤死,大臣乃立太子昭子之 子,是為靈公。靈公,懷公孫也。靈公六年,晉城少梁,秦 擊之。十三年,城籍姑。靈公卒,子獻公不得立,立靈公 季父悼子,是為簡公。簡公,昭子之弟而懷公子也。簡 公六年,GJfont洛。城重泉。十六年卒,子惠公立。惠公十二 年,子出子生。十三年,伐蜀,取南鄭。惠公卒,出子立。出 子二年,庶長改迎靈公之子獻公於河西而立之。殺 出子。獻公三年,城櫟陽。四年正月,孝公生。十一年,周 太史儋見獻公曰:周故與秦國合而別,別五百歲復 合,合七十七歲而霸王出。二十一年,與晉戰於石門, 斬首六萬,天子賀以黼黻。二十三年,與魏晉戰少梁, 擄其將公孫痤。二十四年,獻公卒,子孝公立,年已二 十一歲矣。孝公元年,河山以東彊國六,與齊威、楚宣、 魏惠、燕悼、韓哀、趙成侯並。淮泗之間小國十餘。與秦 接界。魏築長城,自鄭濱洛以北,有上郡。楚自漢中,南 有巴、黔中。周室微,諸侯力政,爭相併。秦僻在雍州,不 與中國諸侯之會盟,孝公於是布惠,振孤寡,招戰士, 明功賞。下令國中曰:昔我穆公自岐雍之間,修德行 武,東平晉亂,以河為界,西霸戎翟,廣地千里,天子致 伯,諸侯畢賀,為後世開業,甚光美。會往者厲、躁、簡公、 出子之不寧,國家內憂,未遑外事,三晉攻奪我先君 河西地,諸侯卑秦、醜莫大焉。獻公即位,鎮撫邊境,徙 治櫟陽,且欲東伐,復穆公之故地,修穆公之政令。寡 人思念先君之意,常痛於心。賓客群臣有能出奇計 彊秦者,吾且尊官,與之分土。於是乃出兵東圍陝城, 西斬戎之獂王。衛鞅聞是令下,西入秦,因景監求見 孝公。二年,天子致胙。三年,衛鞅說孝公變法修刑,內 務耕稼,外勸戰死之賞罰,孝公善之。甘龍、杜摯等弗 然,相與爭之。卒用鞅法,百姓苦之;居三年,百姓便之。 乃拜鞅為左庶長。七年,與魏惠王會杜平。八年,與魏 戰元里,有功。十年,衛鞅為大良造,將兵圍魏安邑,降 之。十二年,作為咸陽,築冀闕,秦徙都之。并諸小鄉聚, 集為大縣,縣一令,四十一縣。為田開阡陌。東地渡洛。 十四年,初為賦。十九年,天子致伯。二十年,諸侯畢賀。 秦使公子少官率師會諸侯逢澤,朝天子。二十二年, 衛鞅擊魏,擄魏公子卬。封鞅為列侯,號商君。二十四 年,與晉戰鴈門,擄其將魏錯。孝公卒,子惠文君立。誅 衛鞅。惠文君元年,楚、韓、趙、蜀人來朝。二年,天子賀。四 年,天子致文武胙。六年,魏納陰晉,陰晉更名寧秦。七 年,公子卬與魏戰,擄其將龍賈,斬首八萬。八年,魏納 河西地。九年,渡河,取汾陰、皮氏。與魏王會應。圍焦,降 之。十年,張儀相秦。魏納上郡十五縣。十一年,縣義渠。 歸魏焦、曲沃。義渠君為臣。更名少梁曰夏陽。十三年, 使張儀伐取陜,出其人與魏。十四年,更為元年。二年, 張儀與齊、楚大臣會齧桑。三年,韓、魏太子來朝。張儀相魏。五年,王游至北河。七年,樂池相秦。韓、趙、魏、燕、齊 帥匈奴共攻秦。秦使庶長疾與戰修魚,擄其將申差, 敗趙公子渴、韓太子奐,斬首八萬二千。八年,張儀復 相秦。九年,司馬錯伐蜀,滅之。伐取趙中都、西陽十年, 韓太子蒼來質。伐取韓石章。伐敗趙將泥。伐取義渠 二十五城。十二年,王與梁王會臨晉。庶長疾攻趙,擄 趙將莊。十三年,庶長章擊楚於丹陽,擄其將屈丐,斬 首八萬;又攻楚漢中,取地六百里,置漢中郡。楚圍雍 氏,秦使庶長疾助韓而東攻齊,到滿助魏攻燕。十四 年,伐楚,取召陵。丹、犁臣,蜀相壯殺蜀侯來降。惠王卒, 子武王立。韓、魏、齊、楚、越皆賓從。武王元年,與魏惠王 會臨晉。誅蜀相壯。張儀、魏章皆東出之魏。伐義渠、丹、 犁。二年,初置丞相,GJfont里疾、甘茂為左右丞相。三年,與 韓襄王會臨晉外。南公揭卒,GJfont里疾相韓。武王謂甘 茂曰:寡人欲容車通三川,窺周室,死不恨矣。其秋,使 甘茂、庶長封伐宜陽。四年,拔宜陽,斬首六萬。涉河,城 武遂。魏太子來朝。武王有力好戲,力士任鄙、烏獲、孟 說皆至大官。王與孟說舉鼎,絕臏。八月,武王死。族孟 說。武王取魏女為后,無子。立異母弟,是為昭襄王。昭 襄母楚人,姓芊氏,號宣太后。武王死時,昭襄王為質 於燕,燕人送歸,得立。昭襄王二年,庶長壯與大臣、諸 侯、公子為逆,皆誅,及惠文后皆不得良死。悼武王后 出歸魏。三年,與楚王會黃棘,與楚上庸。四年,取蒲GJfont。 五年,魏王來朝應亭,復與魏蒲GJfont。六年,蜀侯煇反,司 馬錯定蜀。庶長奐伐楚,斬首二萬。涇陽君質於齊。日 食,晝晦。七年,拔新城。GJfont里子卒。八年,使將軍芊戎攻 楚,取新市。齊使章子,魏使公孫喜,韓使暴鳶共攻楚 方城,取唐昧。趙破中山,其君亡,竟死齊。魏公子勁、韓 公子長為諸侯。九年,孟嘗君薛文來相秦。奐攻楚,取 八城,殺其將景快。十年,楚懷王入朝秦,秦留之。薛文 以金受免。樓緩為丞相。十一年,齊、韓、魏、趙、宋、中山五 國共攻秦,至鹽氏而還。秦與韓、魏河北及封陵以和。 楚懷王走之趙,趙不受,還之秦,死,歸葬。十二年,樓緩 免,穰侯魏冉為相。予楚粟五萬石。十三年,向壽伐韓, 取武始。左更白起攻新城。五大夫禮出亡奔魏。任鄙 為漢中守。十四年,左更白起攻韓、魏於伊闕,斬首二 十四萬,擄公孫喜,拔五城。十五年,大良造白起攻魏, 取垣,復予之。攻楚,取宛。十六年,左更錯取軹及鄧。冉 免,封公子市宛,公子悝鄧,魏冉陶,為諸侯。十七年,城 陽君入朝,及東周君來朝。秦以垣為蒲GJfont、皮氏。王之 宜陽。十八年,錯攻垣、河雍,決橋取之。十九年,王為西 帝,齊為東帝,皆復去之。呂禮來自歸。齊破宋,宋王在 魏,死溫。任鄙卒。二十年,王之漢中,又之上郡、北河。二 十一年,錯攻魏河內。魏獻安邑,秦出其人,募徙河東 賜爵,赦罪人遷之。涇陽君封宛。二十二年,蒙武伐齊。 河東為九縣。與楚王會宛。與趙王會中陽。二十三年, 尉斯離與三晉、燕伐齊,破之濟西。王與魏王會宜陽, 與韓王會新城。二十四年,與楚王會鄢,又會穰。秦取 魏安城,至大梁,燕、趙救之,秦軍去。魏冉免相。二十五 年,拔趙二城。與韓王會新城,與魏王會新明邑。二十 六年,穰。侯冉復相。二十七年,錯攻楚。白起攻趙,取代 光狼城。又使司馬錯發隴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二 十八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鄢、鄧,二十九年,大良造 白起攻楚,取郢為南郡,楚王走。周君來。王與楚王會 襄陵。白起為武安君。三十年,蜀守若伐,取巫郡,及江 南為黔中郡。三十一年,白起伐魏,取兩城。楚人反我 江南。三十二年,相穰侯攻魏,至大梁,破暴鳶,斬首四 萬,鳶走,魏入三縣請和。三十三年,客卿胡傷攻魏卷、 蔡陽、長社,取之。擊芒卯華陽,破之,斬首十五萬。魏入 南陽以和。三十四年,秦與魏、韓上庸地為一郡,三十 五年,佐韓、魏、楚伐燕。初置南陽郡。三十六年,客卿GJfont 攻齊,取剛、壽,予穰侯。三十八年,中更胡傷攻趙閼與, 不能取。四十年,悼太子死魏,歸葬芷陽。四十一年夏, 攻魏,取邢丘、懷。四十二年,安國君為太子。四十三年, 武安君白起攻韓,拔九城,斬首五萬。四十四年,攻韓 南郡,取之。四十五年,五大夫賁攻韓,取十城。葉陽君 悝出之國,未至而死。四十七年,秦攻韓上黨,上黨降 趙,秦因攻趙,趙發兵擊秦,相距。秦使武安君白起擊, 大破趙於長平,四十餘萬盡殺之。四十八年十月,韓 獻垣雍。秦軍分為三軍。武安君歸。王齕將伐趙武安 皮牢,拔之。司馬梗北定太原,盡有韓上黨。正月,兵罷, 復守上黨。其十月,五大夫陵攻趙邯鄲。四十九年正 月,益發卒佐陵。陵戰不善,免,王齕伐將。其十月,將軍 張唐攻魏,為蔡尉捐弗守,還斬之。五十年十月,張唐 攻鄭,拔之。十二月,益發卒軍汾城旁。武安君白起有 罪,死。齕攻邯鄲,不拔,去,還奔汾軍。二月餘攻晉軍,斬 首六千,晉楚流死河二萬人。攻汾城,即從唐拔寧新 中,寧新中更名安陽。五十一年,將軍摎攻韓,取陽城、 負黍,斬首四萬。攻趙,取二十餘縣,西周君背秦,與諸 侯約從,將天下銳兵出伊闕攻秦,令秦毋得通陽城。 於是秦使將軍摎攻西周。西周君走來自歸,頓首受罪,盡獻其邑三十六城,口三萬。秦王受獻,歸其君於 周。五十二年,周民東亡,其器九鼎入秦。周初亡。五十 三年,天下來賓。魏後,秦使摎伐魏,取吳城。韓王入朝, 魏委國聽令。五十四年,王郊見上帝於雍。五十六年 秋,昭襄王卒,子孝文王立。孝文王元年,赦罪人,修先 王功臣,褒厚親戚,弛苑囿。孝文王除喪,十月己亥即 位,三日辛丑卒,子莊襄王立。莊襄王元年,大赦罪人, 修先王功臣,施德厚骨肉而布惠於民。東周君與諸 侯謀秦,秦使相國呂不韋誅之,盡入其國。秦不絕其 祀,以陽人地賜周君,奉其祭祀。使蒙驁伐韓,韓獻成 皋、鞏。秦界至大梁,初置三川郡。二年,使蒙驁攻趙,定 太原。三年,蒙驁攻魏高都、汲,拔之。攻趙榆次、新城、狼 孟,取三十七城。四月日食。四年王齕攻上黨。初置太 原郡。魏將無忌率五國兵擊秦,秦GJfont於河外。蒙驁敗, 解而去。五月丙午,莊襄王卒,子政立,是為秦始皇帝。 秦王政立二十六年,初并天下為三十六郡,號為始 皇帝。按《始皇帝本紀》:秦始皇帝者,秦莊襄王子也。 莊襄王為秦質子于趙,見呂不韋姬,悅而取之,生始 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鄲。及生,名為 政,姓趙氏。年十三歲,莊襄王死,政代立為秦王。當是 之時,秦地已并巴、蜀、漢中,越宛有郢,置南郡矣;北收 上郡以東,有河東、太原、上黨郡;東至滎陽,滅二周,置 三川郡。呂不韋為相,封十萬戶,號曰文信侯。招致賓 客游士,欲以并天下。李斯為舍人。蒙驁、王齮、麃公等 為將軍。王年少,初即位,委國大臣。晉陽反,元年,將軍 蒙驁擊定之。二年,麃公將卒攻卷,斬首三萬。三年,蒙 驁攻韓,取十三城。王齮死。十月,將軍蒙驁攻魏氏GJfont、 有詭。歲大饑。四年,拔GJfont、有詭。三月,軍罷。秦質子歸自 趙,趙太子出歸國。十月庚寅,蝗蟲從東方來,蔽天。天 下疫。百姓內粟千石,拜爵一級。五年,將軍驁攻魏,定 酸棗、燕、虛、長平、雍丘、山陽城,皆拔之,取二十城。初置 東郡。冬雷。六年,韓、魏、趙、衛、楚共擊秦,取壽陵。秦出兵, 五國兵罷。拔衛,迫東郡,其君角率其支屬徙居野王, 阻其山以保魏之河內。七年,彗星先出東方,見北方, 五月見西方。將軍驁死。以攻龍、孤、慶都,還兵攻汲。彗 星復見西方十六日。夏太后死。八年,王弟長安君成 蟜將軍擊趙,反,死屯留,軍吏皆斬死,遷其民于臨洮。 將軍壁死,卒屯留、蒲GJfont反,戮其屍。九年,彗星見,或竟 天。攻魏垣、蒲陽。四月,上宿雍。己酉,王冠,帶劍。長信侯 嫪毐作亂而覺,矯王御璽及太后璽以發縣卒及衛 卒、官騎、戎翟君公、舍人,欲攻蘄年宮為亂。王知之,令 相國昌平君發卒攻毐。毐等敗走。即令國中:有生得 毐,賜錢百萬;殺之,五十萬。盡得毐等。皆梟首。車裂以 徇,滅其宗。及其舍人,輕者為鬼薪。及奪爵遷蜀四千 餘家,十年,相國呂不韋坐嫪毐免。桓齮為將軍。齊人 茅焦說。秦王迎太后于雍而入咸陽,復居甘泉宮。大 索,逐客,李斯上書說,乃止逐客令。李斯因說秦王,請 先取韓以恐他國,大梁人尉繚來,說秦王,見尉繚亢 禮,衣服食飲與繚同。繚曰:秦王為人,蜂準,長目,摰鳥 膺,豺聲,少恩而虎狠心,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 人。我布衣,然見我常身自下我。誠使秦王得志于天 下,天下皆為鹵矣。不可與久游。乃亡去。秦王覺,固止, 以為秦國尉,卒用其計策。而李斯用事。十一年,王翦、 桓齮、楊端和攻鄴,取九城。王翦攻閼與、橑楊,皆并為 一軍。翦將十八日,軍歸斗食以下,什推二人從軍取 鄴安陽,桓齮將。十二年,文信侯不韋死,竊葬。其舍人 臨者,晉人也逐出之;秦人六百石以上奪爵,遷;五百 石以下不臨,遷,勿奪爵。自今以來,操國事不道如嫪 毐、不韋者籍其門,視此。秋,復嫪毐舍人遷蜀者。十三 年,桓齮攻趙平陽,殺趙將扈輒,斬首十萬。十月,桓齮 攻趙。十四年,攻趙軍于平陽,取宜安,破之,殺其將軍。 桓齮定平陽、武城。韓非使秦,秦用李斯謀,留非,非死 雲陽。韓王請為臣。十五年,大興兵,一軍至鄴,一軍至 太原,取狼孟。地動。十六年九月,發卒受地韓南陽假 守騰。初令男子書年。魏獻地于秦。秦置麗邑。十七年, 內史騰攻韓,得韓王安,盡納其地,以其地為郡,命曰 潁川。十八年,大興兵攻趙,王翦將上地,下井陘,端和 將河內,羌瘣伐趙,端和圍邯鄲城。十九年,王翦、羌瘣 盡定取趙地東陽,得趙王。引兵欲攻燕,屯中山。始皇 帝母太后崩。趙公子嘉率其宗數百人之代,自立為 代王,東與燕合兵,軍上谷。二十年,燕太子丹患秦兵 至國,恐,使荊軻刺秦王。秦王覺之,體解軻以徇,而使 王翦、辛勝攻燕。燕、代發兵擊秦軍,秦軍破燕易水之 西。二十一年,王賁攻薊。乃益發卒詣王翦軍,遂破燕 太子軍,取燕薊城,得太子丹之首。燕王東收遼東而 王之。王翦謝病老歸。二十二年,王賁攻魏,引河溝灌 大梁,大梁城壞,其王請降,盡取其地。二十三年,秦王 復召王翦,彊起之,使將擊荊。取陳以南至平輿,擄荊 王。秦王遊至郢陳。荊將項燕立昌平君為荊王,反秦 于淮南。二十四年,王翦、蒙武攻荊,破荊軍,昌平君死, 項燕遂自殺。二十五年,大興兵,使王賁將,攻燕遼東,得燕王喜。還攻代,擄代王嘉。王翦遂定荊江南地;降 越君,置會稽郡。五月,天下大酺。二十六年,齊王建與 其相后勝發兵守其西界,不通秦。秦使將軍王賁從 燕南攻齊,得齊王建。秦初并天下,令丞相、御史曰:異 日韓王納地效璽,請為藩臣,已而倍約,與趙、魏合從 畔秦,故興兵誅之,擄其王。寡人以為善,庶幾息兵革。 趙王使其相李牧來約盟,故歸其質子。已而倍盟,反 我太原,故興兵誅之,得其王。趙公子嘉乃自立為代 王,故舉兵擊滅之。魏王始約服入秦,已而與韓、趙謀 襲秦,秦兵吏誅,遂破之。荊王獻青陽以西,已而畔約, 擊我南郡,故發兵誅,得其王,遂定其荊地。燕王昏亂, 其太子丹乃陰令荊軻為賊,兵吏誅,滅其國。齊王用 后勝計,絕秦使,欲為亂,兵吏誅,擄其王,平齊地。寡人 以眇眇之身,興兵誅暴亂,賴宗廟之靈,六王咸服其 辜,天下大定。今名號不更,無以稱成功,傳後世。其議 帝號。丞相綰、御史大夫劫、廷尉斯等皆曰:昔者五帝 地方千里,其外侯服夷服諸侯或朝或否,天子不能 制。今陛下興義兵,誅殘賊,平定天下,海內為郡縣,法 令由一統,自古以來未嘗有,五帝所不及。臣等謹與 博士議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貴。臣等 昧死上尊號,王為泰皇。命為制,令為詔,天子自稱曰 朕。王曰:去泰,著皇,采上古帝位號,號曰皇帝。他如議。 制曰:可。追尊莊襄王為太上皇。制曰:朕聞太古有號 毋諡,中古有號,死而以行為諡。如此,則子議父,臣議 君也,甚無謂,朕弗取焉。自今已來,除諡法。朕為始皇 帝。後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千萬世,傳之無窮。按 《呂不韋傳》:呂不韋者,陽翟大賈人也。往來販賤賣貴, 家累千金。秦昭王四十年,太子死。其四十二年,以其 次子安國君為太子。安國君有子二十餘人。安國君 有所甚愛姬,立以為正夫人,號曰華陽夫人。華陽夫 人無子。安國君中男名子楚,子楚母曰夏姬,母愛。子 楚為秦質子于趙。秦數攻趙,趙不甚禮子楚。子楚,秦 諸庶孽孫,質于諸侯,車乘進用不饒,居處困,不得意。 呂不韋賈邯鄲,見而憐之,曰此奇貨可居。乃往見子 楚,說曰:吾能大子之門。子楚笑曰:且自大君之門,而 乃大吾門。呂不韋曰:子不知也,吾門待子門而大。子 楚心知所謂,乃引與坐,深語。呂不韋曰:秦王老矣,安 國君得為太子。竊聞安國君愛幸華陽夫人,華陽夫 人無子,能立嫡嗣者獨華陽夫人耳。今子兄弟二十 餘人,子又居中,不甚見幸,久質諸侯。即大王薨,安國 君立為王,則子無幾得與長子及諸子旦暮在前者 爭為太子矣。子楚曰:然。為之奈何。呂不韋曰:子貧,客 于此,非有以奉獻于親及結賓客也。不韋雖貧,請以 千金為子西游,事安國君及華陽夫人,立子為適嗣。 子楚乃頓首曰:必如君策,請得分秦國與君共之。呂 不韋乃以五百金與子楚,為進用,結賓客;而復以五 百金買奇物玩好,自奉而西游秦,求見華陽夫人姊, 而皆以其物獻華陽夫人。因言子楚賢智,結諸侯賓 客遍天下,常曰楚也以夫人為天,日夜泣思太子及 夫人。夫人大喜。不韋因使其姊說夫人曰:吾聞之,以 色事人者,色衰而愛弛。今夫人事太子,甚愛而無子, 不以此時蚤自結于諸子中賢孝者,舉立以為適而 子之,夫在則重尊,夫百歲之後,所子者為王,終不失 勢,此所謂一言而萬世之利也。不以繁華時樹本,即 色衰愛弛後,雖欲開一言,尚可得乎。今子楚賢,而自 知中男也,次不得為適,其母又不得幸,自附夫人,夫 人誠以此時拔以為嫡,夫人則竟世有寵于秦矣。華 陽夫人以為然,承太子間,從容言子楚質於趙者絕 賢,來往者皆稱譽之。乃因涕泣曰:妾幸得充後宮,不 幸無子,願得子楚立以為適嗣,以託妾身。安國君許 之,乃與夫人刻玉符,約以為適嗣。安國君及夫人因 厚餽遺子楚,而請呂不韋傅之,子楚以此名譽益盛 于諸侯。呂不韋取邯鄲諸姬絕好善舞者與居,知有 身。子楚從不韋飲,見而悅之,因起為壽,請之。呂不韋 怒,念業已破家為子楚,欲以釣奇,乃遂獻其姬。姬自 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子楚遂立姬為夫人。秦昭 王五十年,使王齮圍邯鄲,急,趙欲殺子楚。子楚與呂 不韋謀,行金六百斤予守者吏,得脫,亡赴秦軍,遂以 得歸。趙欲殺子楚妻子,子楚夫人趙豪家女也,得匿, 以故母子竟得活。秦昭王五十六年,薨,太子安國君 立為王,華陽夫人為王后,子楚為太子。趙亦奉子楚 夫人及子政歸秦。秦王立一年,薨,諡為孝文王。太子 子楚代立,是為莊襄王。莊襄王所養母華陽后為華 陽太后,真母夏姬尊以為夏太后。莊襄王元年,以呂 不韋為丞相,封為文信侯,食河南洛陽十萬戶。莊襄 王即位三年,薨,太子政立為王,尊呂不韋為相國,號 稱仲父。

始皇帝三十七年七月二世自立為皇帝。[编辑]

按《史記·始皇帝本紀》:始皇帝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 皇出游。十一月,行至平原津而病。始皇惡言死,群臣 莫敢言死事。上病益甚,乃為璽書賜公子扶蘇曰:與喪會咸陽而葬。書已封,在中車府令趙高行符璽事 所,未授使者。七月丙寅,始皇崩于沙丘平臺。丞相斯 為上崩在外,恐諸公子及天下有變,乃祕之,不發喪。 棺載轀涼車中,故幸宦者參乘,所至上食。百官奏事 如故,宦者輒從轀涼車中可其奏事。獨子胡亥、趙高 及所幸宦者五六人知上死。趙高故嘗教胡亥書及 獄律令法事,胡亥私幸之。高乃與公子胡亥、丞相斯 陰謀破去始皇所封書賜公子扶蘇者,而更詐為丞 相斯受始皇遺詔沙丘,立子胡亥為太子。更為書賜 公子扶蘇、蒙恬,數以罪,其賜死。行,遂從井陘抵九原。 會暑,上轀車臭,乃詔從官令車載一石鮑魚,以亂其 臭。行從直道至咸陽,發喪。太子胡亥襲位,為二世皇 帝。按《李斯傳》:始皇三十七年十月,行出游會稽,並 海上,北抵琅邪。丞相斯、中車府令趙高兼行符璽令 事,皆從。始皇有二十餘子,長子扶蘇以數直諫上,上 使監兵上郡,蒙恬為將。少子胡亥愛,請從,上許之。餘 子莫從。其年七月,始皇至沙丘,病甚,令趙高為書賜 公子扶蘇曰:以兵屬蒙恬,與喪會咸陽而葬。書已封, 未授使者,始皇崩。書及璽皆在趙高所,獨子胡亥、丞 相李斯、趙高及幸宦者五六人知始皇崩,餘群臣皆 莫知也。李斯以為上在外崩,無真太子,故祕之。置始 皇居轀涼車中,百官奏事上食如故,宦者輒從轀涼 車中可諸奏事。趙高因留所賜扶蘇璽書,而謂公子 胡亥曰:上崩,無詔封王諸子而獨賜長子書。長子至, 即立為皇帝,而子無尺寸之地,為之奈何。胡亥曰:固 也。吾聞之,明君知臣,明父知子。父捐命,不封諸子,何 可言者。趙高曰:不然。方今天下之權,存亡在子與高 及丞相耳,願子圖之。且夫臣人與見臣于人,制人與 見制於人,豈可同日道哉。胡亥曰:廢兄而立弟,是不 義也;不奉父詔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材譾,彊因 人之功,是不能也:三者逆德,天下不服,身殆傾危,社 稷不血食。高曰:臣聞湯、武殺其主,天下稱義焉,不為 不忠。衛君殺其父,而衛國載其德,孔子著之,不為不 孝。夫大行不小謹,盛德不辭讓,鄉曲各有宜而百官 不同功。故顧小而忘大,後必有害;狐疑猶豫,後必有 悔。斷而敢行,鬼神避之,後有成功。願子遂之。胡亥喟 然嘆曰:今大行未發,喪禮未終,豈宜以此事干丞相 哉。趙高曰:時乎時乎,間不及謀。贏糧躍馬,唯恐後時。 胡亥既然高之言,高曰:不與丞相謀,恐事不能成,臣 請為子與丞相謀之。高乃謂丞相斯曰:上崩,賜長子 書,與喪會咸陽而立為嗣。書未行,今上崩,未有知者 也。所賜長子書及符璽皆在胡亥所,定太子在君侯 與高之口耳。事將如何。斯曰:安得亡國之言。此非人 臣所當議也。高曰:君侯自料能孰與蒙恬。功高孰與 蒙恬。謀遠不失孰與蒙恬。無怨于天下孰與蒙恬。長 子舊而信之孰與蒙恬。斯曰:此五者皆不及蒙恬,而 君何責之深也。高曰:高固內宦之廝役也,幸得以刀 筆之文進入秦宮,管事二十餘年,未嘗見秦免罷丞 相功臣有封及二世者也,卒皆以誅亡。皇帝二十餘 子,皆君之所知。長子剛毅而武勇,信人而奮士,即位 必用蒙恬為丞相,君侯終不懷通侯之印歸于鄉里, 明矣。高受詔教習胡亥,使學以法事數年矣,未嘗見 過失。慈仁篤厚,輕財重士,辨於心而詘於口,盡禮敬 士,秦之諸子未有及此者,可以為嗣。君計而定之。斯 曰:君其反位。斯奉主之詔,聽天之命,何慮之可定也。 高曰:安可危也,危可安也。安危不定,何以貴聖。斯曰: 斯,上蔡閭巷布衣也,上幸擢為丞相,封為通侯,子孫 皆至尊位重祿者,故將以存亡安危屬臣也。豈可負 哉。夫忠臣不避死而庶幾,孝子不勤勞而見危,人臣 各守其職而已矣。君其勿復言,將令斯得罪。高曰:蓋 聞聖人遷徙無常,就變而從時,見末而知本,觀指而 睹歸。物固有之,安得常法哉。方今天下之權命懸于 胡亥,高能得志焉。且夫從外制中謂之惑,從下制上 謂之賊。故秋霜降者草花落,水搖動者萬物作,此必 然之效也。君何見之晚。斯曰:吾聞晉易太子,三世不 安;齊桓兄弟爭位,身死為戮;紂殺親戚,不聽諫者,國 為丘墟,遂危社稷:三者逆天,宗廟不血食。斯其猶人 哉,安足為謀。高曰:上下合同,可以長久;中外若一,事 無表裏。君聽臣之計,即長有封侯,世世稱孤,必有喬 松之壽,孔、墨之智。今釋此而不從,禍及子孫,足以為 寒心。善者因禍為福,君何處焉。斯乃仰天而嘆,垂淚 太息曰:嗟乎。獨遭亂世,既以不能死,安託命哉。於是 斯乃聽高。高乃報胡亥曰:臣請奉太子之明命以報 丞相,丞相斯敢不奉令。於是乃相與謀,詐為受始皇 詔丞相,立子胡亥為太子。更為書賜長子扶蘇曰:朕 巡天下,禱祀名山諸神以延壽命。今扶蘇與將軍蒙 恬將師數十萬以屯邊,十有餘年矣,不能進而前,士 卒多耗,無尺寸之功,乃反數上書直言誹謗我所為, 以不得罷歸為太子,日夜怨望。扶蘇為人子不孝,其 賜劍以自裁。將軍恬與扶蘇居外,不匡正,宜知其謀。 為人臣不忠,其賜死,以兵屬裨將王離。封其書以皇帝璽,遣胡亥客奉書賜扶蘇於上郡。使者至,發書,扶 蘇泣,入內舍,欲自殺。蒙恬止扶蘇曰:陛下居外,未立 太子,使臣將三十萬眾守邊,公子為監,此天下重任 也。今一使者來,即自殺,安知其非詐。請復請,復請而 後死,未暮也。使者數趣之。扶蘇為人仁,謂蒙恬曰:父 而賜子死,尚安復請。即自殺。蒙恬不肯死,使者即以 屬吏,繫于陽周。使者還報,胡亥、斯、高大喜。至咸陽,發 喪,太子立為二世皇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