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8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八十二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八十二卷目錄

 登極部彙考八

 宋二少帝景平一則 文帝元嘉一則 孝武帝大明一則 前廢帝景和一則 明帝

  泰豫一則 後廢帝元徽一則

皇極典第一百八十二卷

登極部彙考八[编辑]

宋二[编辑]

少帝景平二年八月丁酉,文帝以宜都王入,即皇帝位。[编辑]

按《宋書·文帝本紀》:太祖文皇帝諱義隆,小字車兒,武 帝第三子也。晉安帝義熙三年,生於京口。盧循之難, 上年四歲,高祖使諮議參軍劉粹輔上鎮京城。十一 年,封彭城縣公。高祖伐羌至彭城,將進路,板上行冠 軍將軍留守。晉朝加授使持節、監徐兗青冀四州諸 軍事、徐州刺史,將軍如故。關中平定,高祖還彭城,又 授監司州豫州之淮西兗州之陳留諸軍事、前將軍、 司州刺史,持節如故,將鎮洛陽。仍改授都督荊益寧 雍梁秦六州豫州之河南廣平揚州之義成松滋四 郡諸軍事、西中郎將、荊州刺史,持節如故。永初元年, 封宜都王,食邑三千戶。進督北秦,并前七州。進號鎮 西將軍,給鼓吹一部。又進督湘州,是歲入朝,時年十 四。長七尺五寸,傅涉經史,善隸書。景平二年七月中, 少帝廢。百官備法駕奉迎,入奉皇統。行臺至江陵,進 璽紱。侍中臣琇、散騎常侍臣嶷之、中書監尚書令護 軍將軍建城縣公臣亮、左衛將軍臣景仁、給事中遊 擊將軍龍鄉縣侯臣隆、越騎校尉都亭侯臣綱、給事 黃門侍郎臣孔璩之、散騎侍郎臣劉思考、員外散騎 侍郎臣潘盛、中書侍郎臣何尚之、羽林監封陽縣開 國侯臣蕭思話、長兼尚書左丞德陽縣侯臣孫康、吏 部郎中騎都尉臣張茂度、儀曹郎中臣徐長琳、倉部 郎中臣庾俊之、都官郎中臣袁洵等上表曰:臣聞否 泰相革,數窮則變,天道所以不GJfont,卜世所以靈長。乃 者運距陵夷,王室艱晦,九服之命,靡所適歸;高祖之 業,將墜於地。賴基厚德深,人神同獎,社稷以寧,有生 獲乂。伏惟陛下君德自然,聖明在御,孝悌著於家邦, 風猷宣於蕃牧。是以徵祥雜沓,符瑞GJfont煇。宗廟神靈, 乃睠西顧;萬邦黎獻,望景託生。臣等忝荷朝列,豫充 將命,復集休明之運,再睹太平之業。行臺至止,瞻望 城關,不勝喜悅鳧藻之情,謹詣門拜表以聞。上答曰: 皇運艱弊,數鍾屯夷,仰惟崇基,感尋國故,永慕厥躬, 悲慨交集。賴七百祚永,股肱忠賢,故能休否以泰,天 人式序。猥以不德,謬降大命,顧己兢悸,何以克堪。輒 當暫歸朝廷,展哀陵寢,并與賢彥申寫所懷。望體其 心,勿為辭費。府州佐史並稱臣,請題牓諸門,一依宮 省,上不許。甲戌,發江陵。八月丙申,車駕至京城。丁酉, 謁初寧陵,還於中堂即皇帝位。丁酉,大赦天下,改景 平二年為元嘉元年。文武賜位二等,逋租宿債勿復 收。按《徐羨之傳》:羨之進位司空、錄尚書事,少帝失 德,羨之等將謀廢立,而廬陵王義真輕動多過,不任 四海,乃先廢義真,然後廢帝。時謝晦為領軍,以府舍 內屋敗應治,悉移家人出宅,聚將士於府內。鎮北將 軍、南兗州刺史檀道濟先朝舊將,威服殿省,但有兵 眾,召使入朝,告之以謀。事將發,道濟入宿領軍府。中 書舍人邢安泰、潘盛為內應,其日守關。道濟領兵居 前,羨之等繼其後,由東掖門雲龍門入,宿衛先受處 分,莫有動者。先是帝於華林園為列肆,親自酤賣,又 開瀆聚土,以像破岡,率左右唱呼引船為樂。是夕,寢 於龍舟,在天淵池。兵士進殺二人,又傷帝指。扶帝出 東閣,收璽綬。群臣拜辭,衛送故太子宮,遷於吳郡。侍 中程道惠勸立第五皇弟義恭,羨之不許。遣使殺義 真於新安,殺帝於吳縣。時為帝築宮未成,權居金昌 亭,帝突走出昌門,追者以門關擊之倒地,然後加害。 太祖即祚,進羨之司徒。

按《通鑑綱目》:宋徐羨之、傅亮、謝晦,廢其主義符為營 陽王。侍中程道惠,勸羨之等立南豫州刺史義恭。羨 之等以宜都王義隆,素有令望,乃稱皇太后令,數義 符過惡,廢為營陽王。以義隆纂承大統。遷義符於吳, 使邢安泰就弒之。義符多力,突走出昌門,追者以門 關踣而弒之。宜都王義隆至建康,群臣迎拜於新亭。 徐羨之問傅亮曰:王可方誰。亮曰:王文景以上人羨 之。曰:必能明我赤心。亮曰:不然。義隆謁初寧陵,還止 中堂,百官奉璽綬。義隆辭讓數四,乃受之。遂即位,大 赦。謁太廟,復廬陵王先,封迎其柩還建康,以行荊州。 刺史謝晦為真。晦將行,問蔡廓曰:吾其免乎。廓曰:卿 受先帝顧命,任以社稷,廢昏立明,義無不可。但殺人 二兄,而以之北面,挾震主之威,據上流之重,以古推今,自免為難。晦始懼,不得去。既發,喜曰:今得脫矣。徐 羨之等進位有差。有司奏車駕依故事臨華林園聽 訟,詔曰:政刑多所未悉,可如先者二公推訊。乃以王 曇首、王華為侍中,竟陵王義宣鎮石頭,羨之等欲遂 以到彥之為雍州,不許。徵為中領軍,委以戎政。彥之 自襄陽南下,謝晦慮彥之不過。己,彥之至楊口,步往 江陵,深布誠款。晦亦厚自結納。由此大安。

文帝元嘉三十年夏四月己巳,孝武帝以武陵王入,即皇帝位。[编辑]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世祖孝武皇帝諱駿,字休龍,小 字道民,文帝第三子也。元嘉七年秋八月庚午生。十 二年,立為武陵王,食邑二千戶。十六年,都督湘州諸 軍事、征鹵將軍、湘州刺史,領石頭戍事。十七年,遷使 持節、都督南豫豫司雍并五州諸軍事、南豫州刺史, 將軍如故,猶戍石頭。二十一年,加督秦州,進號撫軍 將軍。明年,徙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荊州之襄陽竟 陵南陵順陽新野隨六郡諸軍事、寧蠻校尉、雍州刺 史,持節、將軍如故。自晉氏江左以來,襄陽未有皇子 重鎮,時太祖欲經略關、河,故有此授。尋給鼓吹一部。 二十五年,改授都督南兗徐兗青冀幽六州豫州之 梁郡諸軍事、安北將軍、徐州刺史,持節如故,北鎮彭 城。尋領兗州刺史。始興王濬為南兗州,上解督南兗。 二十七年,坐汝陽戰敗,降號鎮軍將軍。又以拓跋南 侵,降為北中郎將。二十八年,進督南兗州、南兗州刺 史,當鎮山陽。尋遷都督江州荊州之江夏豫州之西 陽晉熙新蔡四郡諸軍事、南中郎將、江州刺史,持節 如故。時緣江蠻為寇,太祖遣太子步兵校尉沈慶之 等伐之,使上總統眾軍。三十年正月,上出次西陽之 五洲。會元凶弒逆,以上為征南將軍,加散騎常侍。上 率眾入討,荊州刺史南譙王義宣、雍州刺史臧質並 舉義兵。四月辛酉,上次溧洲。癸亥,冠軍將軍柳元景 前鋒至新亭,修建營壘。甲子,賊劭親率眾攻元景,大 敗退走。丙寅,上次江寧。丁卯,大將軍江夏王義恭來 奔,奉表上尊號。戊辰,上至於新亭。己巳,即皇帝位,大 赦天下,文武賜爵一等,從軍者二等。贓污清議,悉皆 盪除。高年、鰥寡、孤幼、六疾不能自存,人賜穀五斛。逋 租宿債勿復收。長徒之身,優量降宥。崇改太祖號諡。

按《江夏王義恭傳》:元嘉二十九年,元凶肆逆,世祖

入討,義恭單馬南奔。世祖時在新林浦,義恭既至,上 表勸世祖即位,曰:臣聞治亂無兆,倚伏相因,乾靈降 禍,二凶極逆,深酷巨痛,終古未有。陛下忠孝自天,赫 然電發,投袂泣血,四海順軌,是以諸侯雲赴,數均八 百;義奮之旅,其會如林。神祚明德,有所底止,而沖居 或躍,未登天祚,非所以嚴重宗社,紹延七百。昔張武 抗辭,代王順請;耿純陳款,光武正位。況今罪逆無親, 惡盈釁滿,阻兵安忍,戮善崇姦,履地戴天,畢命俄頃; 宜早定尊號,以固社稷。景平之季,實惟樂推,王室之 亂,天命有在,故抱拜兆於壓璧,赤龍表於霄徵。伏惟 大命無私,遠存家國七廟之靈,近哀黔首塗炭之切, 時陟帝祚,永慰群心。臣負釁嬰罰,偷生天壤,幸及寬 政,待罪有司,敢以漏刻視息,披露肝膽。世祖即祚,授 使持節、侍中、都督揚、南徐二州諸軍事。

孝武帝大明八年閏五月庚申,前廢帝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宋書·前廢帝本紀》:前廢帝諱子業,小字法師,孝武 帝長子也。元嘉二十六年正月甲申生。世祖鎮尋陽, 子業留京邑。三十年,世祖入伐元凶,被囚侍中下省, 將見害者數矣,卒得無恙。世祖踐祚,立為皇太子。始 未之東宮,中庶子、二率並入直永福省。大明二年,出 東宮。四年,講《孝經》於崇正殿。七年,加元服。八年閏五 月庚申,世祖崩,其日,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六月 辛未,詔曰:朕以眇身,夙紹洪業,敬御天威,欽對靈命。 仰尊凝緒,日鑒前圖,實可以拱默守成,詒風長世。而 寶位告始,萬GJfont改屬,惟德弗明,昧於大道。思宣睿範, 引茲簡恤,可具詢執事,詳訪民隱。凡曲令密文,繁而 作治,關市僦稅,事施一時,而姦吏舞文,妄興威福,加 以氣緯舛元,偏頗滋甚。宜其寬徭輕憲,以救民切。御 府諸署,事不須廣,雕文篆刻,無施於今。悉宜并省,以 酬氓願。藩王GJfont貨,壹皆禁斷。外便具條以聞。

前廢帝景和元年十二月丙寅,明帝以湘東王入,即皇帝位。[编辑]

按《宋書·明帝本紀》:太宗明皇帝諱彧,字休炳,小字榮 期,文帝第十一子也。元嘉十六年十月戊寅生。二十 五年,封淮陽王,食邑二千戶。二十九年,改封湘東王。 元凶弒立,以為驍騎將軍,加給事中。世祖踐祚,為祕 書監,遷冠軍將軍、南蘭陵下邳二郡太守,領石頭戍 事。孝建元年,徙為南彭城、東海二郡太守,將軍如故, 鎮京口。其年,徵為中護軍。二年,遷侍中,領遊擊將軍。 三年,徙衛尉,侍中如故。又為左衛將軍,衛尉如故。大 明元年,轉中護軍,衛尉如故。三年,為都官尚書,領遊 擊將軍,衛尉如故。七年,遷領軍將軍。八年,出為使持節、都督徐兗二州豫州之梁郡諸軍事、鎮北將軍、徐 州刺史,給鼓吹一部。其年,徵為侍中、護軍將軍。未拜, 復為領軍將軍,侍中如故。永光元年,又出為使持節、 散騎常侍、都督南豫豫司江四州揚州之宣城諸軍 事、以將軍、南豫州刺史,鎮姑熟。又徙為都督雍梁南 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諸軍事、寧蠻校尉、雍州刺史, 持節、常侍、將軍如故。未拜,復本位。尋以本號開府儀 同三司。廢帝景和末,上入朝,被留停都。廢帝誅害宰 輔,殺戮大臣,恆慮有圖之者,疑畏諸父,並拘之殿內, 遇上無禮,事在《文諸王傳》。遂收上付廷尉,一宿被原。 將加禍害者,前後非一。既而害上意定,明旦便應就 禍。上先已與腹心阮佃夫、李道兒等密共合謀。於時 廢帝左右常慮禍及,人人有異志。唯有直閤將軍宋 越、譚金、童太一等數人為其腹心,並虓虎有幹力,在 殿省久,眾並畏服之,故莫敢動。是夕,越等並外宿。佃 夫、道兒因結壽寂之等殞廢帝於後堂,十一月二十 九日夜也。事定,上未知所為。建安王休仁便稱臣奉 引升西堂,登御座,召見諸大臣。於時事起倉卒,上失 履,跣至西堂,猶著烏帽。坐定,休仁呼主衣以白帽代 之,令備羽儀。雖未即位,凡眾事悉稱令書施行。己未, 司徒揚州刺史豫章王子尚、山陰公主並賜死。宋越、 譚金、童太一謀反伏誅。十二月庚申朔,令書以司空 東海王褘為中書監、太尉,鎮軍將軍、江州刺史晉安 王子勛進號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癸亥,以新除 驃騎大將軍建安王休仁為司徒、尚書令、揚州刺史, 鎮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山陽王休祐進號驃騎大 將軍、荊州刺史。崇憲衛尉桂陽王休範為鎮北將軍、 南徐州刺史。乙丑,改封安陵王子綏為江夏王。泰始 元年冬十二月丙寅,上即皇帝位。詔曰:高祖武皇帝 德洞四瀛,化綿九服。太祖文皇帝以大明定基;世祖 孝武皇帝以下武寧亂。日月所照,梯山航海;風雨所 均,削衽襲帶。所以業固盛漢,聲溢隆周。子業凶嚚自 天,忍悖成性,人面獸心,見於齠日,反道敗德,著自比 年。其狎侮五常,怠棄三正,矯誣上天,毒流下國,實開 闢所未有,書契所未聞。再罹遏密,而無一日之哀;齊 斬在躬,方深北里之樂。虎難匣,憑河必彰,遂謀滅 上宰,窮舋逆之酷,虐害國輔,究孥戮之刑。子鸞同生, 以昔憾殄殪;敬猷兄弟,以睚眥殲夷。徵逼義陽,將加 屠膾。陵辱戚藩,檟楚妃主。奪立左右,竊子置儲,肆酗 於朝,宣淫於國。事穢東陵,行汙飛走。積舋罔極,日月 滋深。比遂圖犯元宮,志窺題湊,將肆梟、獍之禍,騁商、 頓之心。又欲鴆毒崇憲,虐加諸父,事均宮閫,聲遍國 都。鴟梟小豎,莫不寵暱,朝廷忠誠,必加戮挫。收掩之 旨,虓虎結轍;掠奪之使,白刃相望。百僚危氣,首領無 有全地;萬姓崩心,妻子不復相保。所以鬼哭山鳴,星 鉤血降,神器殆於馭索,景祚危於綴旒。朕假寐凝憂, 泣血待旦,慮大宋之基,於焉而泯,武、文之業,將墜於 淵。賴七廟之靈,藉八百之慶,巨猾斯殄,鴻沴時褰。皇 綱絕而復紐,天緯缺而更張。猥以寡薄,屬承乾統,上 緝三光之重,俯顧庶民之艱。業業兢兢,若履冰谷,思 與億兆,同此維新。可大赦天下,改景和元年為泰始 元年。賜民爵二級。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人穀五斛。 逋租宿債勿復收。犯鄉諭清議,贓污淫盜,並悉先除。 長徒之身,特賜原遣。亡官失爵,禁錮舊勞,一依舊典。 其昏制謬封,並皆刊削。按《始安王休仁傳》:時廢帝 狂悖無道,誅害群公,忌憚諸父,並囚之殿內,毆捶凌 曳,無復人理。休仁及太宗、山陽王休祐,形體並肥壯, 帝乃以竹籠盛而稱之,以太宗尤肥,號為豬王,號休 仁為殺王,休祐為賊王。以三王年長,尤所畏憚,故常 錄以自近,不離左右。東海王褘凡劣,號為驢王,桂陽 王林範、巴陵王休若年少,故並得從容。嘗以木槽盛 飯,內諸雜食,攬令和合,掘地為坑GJfont,實之以泥水,GJfont 太宗內坑中,和槽食置前,令太宗以口就槽中食,用 之為歡笑。欲害太宗及休仁、休祐前後以十數,休仁 多計數,每以笑調佞諛悅,故得推遷。常於休仁前使 左右淫逼休仁所生楊太妃,左右並不得已順命,以 至右衛將軍劉道隆,道隆歡以奉旨,盡諸醜狀。時廷 尉劉矇妾孕,臨月,迎入後宮,冀其生男,欲立為太子。 太宗嘗忤旨,帝怒,乃GJfont之,縛其手腳,以杖貫手腳內, 使人檐付太官,曰:即日屠豬。休仁笑謂帝曰:豬今日 未應死。帝問其故,休仁曰:待皇太子生,殺豬取其肝 肺。帝意乃解,曰:且付廷尉。一宿出之。帝將南遊荊、湘 二州,明旦欲殺諸父便發。其夕,太宗克定禍難,殞帝 於華林園。休仁即日推崇太宗,便執臣禮。

明帝泰豫元年四月庚子,後廢帝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宋書·後廢帝本紀》:廢帝諱昱,字德融,小字慧震,明 帝長子也。大明七年正月辛丑,生於衛尉府。太宗諸 子在孕,皆以《周易》筮之,即以所得之封為小字,故帝 字慧震,其餘皇子亦如此。泰始二年,立為皇太子。三 年,始制太子改名昱。安車乘象輅。六年,出東宮。又制太子元正朝賀,服袞冕九章衣。泰豫元年四月己亥, 太宗崩。庚子,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天下。

按《通鑑綱目》:泰豫元年夏四月,宋王病篤,以桂陽王 休範為司空,褚淵為護軍將軍,劉GJfont為右僕射,與尚 書令袁粲、荊州刺史蔡興宗、郢州刺史沈攸之,並受 顧命。淵素與蕭道成善,薦之。詔以為右衛將軍,共掌 機事。宋主遂殂,太子昱即位,生十年矣。粲等秉政。

後廢帝元徽五年七月壬辰,順帝以安成王入,即皇帝位。[编辑]

按《宋書·順帝本紀》:順皇帝諱準,字仲謀,小字智觀,明 帝第三子也。泰始五年七月癸丑生。七年,封安成王, 食邑三千戶。仍拜撫軍將軍,置佐史。廢帝即位,為揚 州刺史。元徽二年,進號車騎將軍、都督揚、南豫二州 諸軍事,給鼓吹一部,刺史如故。四年,又進號驃騎大 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班劍三十人,都督、刺史如故。元 徽五年七月戊子夜,廢帝殞,奉迎王入居朝堂。壬辰, 即皇帝位。大赦天下,賜文武位二等。

按《南齊書·太祖本紀》:太祖威名既重,蒼梧王昱深相 猜忌,幾加大禍。陳太妃罵之曰:蕭道成有功於國,今 若害之,後誰復為汝著力者。乃止。太祖密謀廢立。五 年七月戊子,帝微行出北湖,常單馬先走,羽儀禁衛 隨後追之,於堤塘相蹈藉。左右張互兒馬墜湖,帝怒, 取馬置光明亭,前自馳騎刺殺之,因共屠割,又於蠻 岡賭跳。際夕乃還仁壽殿東阿氈屋中寢。語左右楊 玉夫:伺織女度,報我。時殺害無常,人懷危懼。玉夫與 其黨陳奉伯等二十五人同謀,於氈屋中取千牛刀 殺蒼梧王,稱敕,使廂下奏伎,因將首出與王敬則,敬 則送太祖。太祖夜從承明門乘常所騎赤馬入,殿內 驚怖,既知蒼梧王死,咸稱萬歲。及太祖踐阼,號此馬 為龍驤將軍,世謂為龍驤赤。明日,太祖戎服出殿庭 槐樹下,召四貴集議。太祖謂劉秉曰:丹陽國家重戚, 今日之事,屬有所歸。秉讓不當。太祖次讓袁粲,粲又 不受。太祖乃下議,備法駕詣東城,迎立順帝。於是長 刀遮粲、秉等,各失色而去。

按《通鑑綱目》:宋主昱,自京口既平,驕恣尤甚。無日不 出,從者並執鋋矛,逢無免者。民間擾懼,行人殆絕。鍼 椎鑿鋸,不離左右。一日不殺,則慘然不樂。殿省憂惶, 食息不保。阮佃夫等,謀因其出,執而廢之。事覺,被殺。 太后數訓戒昱。昱欲酖之,未果。嘗直入領軍府,道成 晝臥裸袒,昱令起立,畫腹為的,引滿,將射之。道成斂 板曰:老臣無罪。乃更以箭射中其臍,投弓大笑。道 成憂懼,密與袁粲、褚淵謀廢立。粲曰:主上幼年,微過 易改。伊、霍之事,非季世所行。縱使功成,亦終無全地。 淵默然。功曹紀僧真言於道成曰:今朝廷猖狂,人不 自保,天下之望,不在袁、褚。明公豈得坐受誅滅。道成 然之。或勸道成奔廣陵起兵。青冀刺史劉善明曰:宋 氏將亡,愚智共知。公神武高世,唯當靜以待之,因機 奮發,功業自定。不可遠去根本,自貽猖蹶。道成乃止。 越郡校尉王敬則,潛自結於道成。道成命敬則陰結 昱左右楊玉夫、楊萬年、陳奉伯等,使伺機便。至是,昱 乘露車,與左右於臺岡賭跳,仍往青園尼寺。晚至新 安寺,偷狗飲酒。醉還,玉夫、萬年刎其首,奉伯袖之,稱 敕,開門出,與敬則。敬則馳詣領軍府。道成戎服乘馬 而出。敬則等從入宮殿中,聞昱已死,咸稱萬歲。道成 以太后令,召諸大臣入議。道成謂劉秉曰:此使君家 事,何以斷之。秉未答。道成鬚髯盡張,目光如電。秉曰: 尚書眾事,可以見付。軍旅處分,一委領軍。道成讓袁 粲,粲不敢當。王敬則拔刃跳躍曰:天下事皆應關蕭 公,敢有開一言者,血染敬則刃。仍手取白紗帽,加道 成首,令即位,曰:事須及熱。道成正色呵之。褚淵曰:非 蕭公無以了此。道成乃下議,迎立安成王秉出,逢從 弟韞,問曰:事,當歸兄邪。曰:已讓領軍矣。韞拊膺曰:兄 肉中詎有血邪。今年族矣。遂以太后令,數昱罪惡,追 廢為蒼梧王。儀衛至東府門,安成王令門者勿開,以 待袁司徒粲至,乃入即位。時年十一。以道成為司空 錄尚書事驃騎大將軍,出鎮東府。劉秉為尚書令,袁 粲鎮石頭。秉始謂尚書萬幾本,以宗室居之,則天下 無變。既而道成兼總軍國,布置心膂,與奪自專。褚淵 素相憑附,秉、粲閣手仰成矣。粲性沖靜,每有朝命,常 固辭。不得已,乃就職。至是,知蕭道成有不臣之志。陰 欲圖之,即日受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