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8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八十九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九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八十九卷目錄

 登極部彙考十五

  隋文帝開皇一則 仁壽一則 煬帝大業一則

皇極典第一百八十九卷

登極部彙考十五[编辑]

[编辑]

文帝開皇元年春二月甲子,以隋王受周禪,即皇帝位。[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高祖文皇帝姓楊氏,諱堅,弘農郡 華陰人也。漢太尉震八代孫鉉,仕燕為北平太守。鉉 生元壽,後魏代為武川鎮司馬,子孫因家焉。元壽生 太原太守惠嘏,嘏生平原太守烈,烈生寧遠將軍禎, 禎生忠,忠即皇考也。皇考從周太祖起義關西,賜姓 普六茹氏,位至柱國、大司空、隋國公。薨,贈太保,諡曰 桓。皇妣呂氏,以大統七年六月癸丑夜,生高祖于馮 翊般若寺,紫氣充庭。有尼來自河東,謂皇妣曰:此兒 所從來甚異,不可於俗間處之。尼將高祖舍於別館, 躬自撫養。皇妣嘗抱高祖,忽見頭上角出,遍體鱗起。 皇妣大駭,墜高祖於地。尼自外入見曰:已驚我兒,致 令晚得天下。為人龍顏,額上有五柱入頂,目光外射, 有文在手曰王。長上短下,沈深嚴重。初入太學,雖至 親昵不敢狎也。年十四,京兆尹薛善辟為功曹。十五, 以太祖勳授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封成 紀縣公。十六,遷驃騎大將軍,加開府。周太祖見而歎 曰:此兒風骨,不似代間人。明帝即位,授右小宮伯,進 封大興郡公。帝嘗遣善相者趙昭視之,昭詭對曰:不 過作柱國耳。既而陰謂高祖曰:公當為天下君,必大 誅殺而後定。善記鄙言。武帝即位,遷左小宮伯。出為 隋州刺史,進位大將軍。後徵還,遇皇妣寢疾三年,晝 夜不離左右,代稱純孝。宇文護執政,尤忌高祖,屢將 害焉,大將軍侯伏侯壽等匡護得免。其後襲爵隋國 公。武帝聘高祖長女為皇太子妃,益加禮重。齊王憲 言于帝曰:普六茹堅相貌非常,臣每見之,不覺自失。 恐非人下,請早除之。帝曰:此止可為將耳。內史王軌 驟言於帝曰:皇太子非社稷主,普六茹堅貌有反相。 帝不悅,曰:必天命有在,將若之何。高祖甚懼,深自晦 匿。建德中,率水軍三萬,破齊師於河橋。明年,從帝平 齊,進位柱國。宇文憲破齊任城王高湝於冀州,除定 州總管。先是,定州城西門久閉不行。齊文宣帝時,或 請開之,以便行路。帝不許,曰:當有聖人來啟之。及高 祖至而開焉,莫不驚異。尋轉亳州總管。宣帝即位,以 后父徵拜上柱國、大司馬。大象初,遷大後丞、右司武, 俄轉大前疑。每巡幸,恆委居守。時帝為刑經聖制,其 法深刻。高祖以法令滋章,非興化之道,切諫,不納。高 祖位望益隆,帝頗以為忌。帝有四幸姬,並為皇后,諸 家爭寵,數相毀譖。帝每忿怒謂后曰:必族滅爾家。因 召高祖,命左右曰:若色動,即殺之。高祖既至,容色自 若,乃止。大象二年五月,以高祖為揚州總管,將發,暴 有足疾,不果行。乙未,帝崩。時靜帝幼沖,未能親理政 事。內史上大夫鄭譯、御正大夫劉昉以高祖皇后之 父,眾望所歸,遂矯詔引高祖入總朝政,都督內外諸 軍事。周氏諸王在藩者,高祖悉恐其生變,稱趙王招 將嫁女於突厥為詞以徵之。丁未,發喪。庚戌,周帝拜 高祖假黃鉞、左大丞相,百官總己而聽焉。以正陽宮 為丞相府,以鄭譯為長史,劉昉為司馬,具置寮佐。宣 帝時,刑政苛酷,群心崩駭,莫有固志。至是,高祖大崇 惠政,法令清簡,躬履節儉,天下悅之。六月,趙王招、陳 王純、越王達、代王盛、滕王逌並至於長安。相州總管 尉遲迥自以重臣宿將,志不能平,遂舉兵東夏。趙、魏 之士,從者若流,旬日之間,眾至十餘萬。又宇文冑以 滎州,石愻以建州,席毗以沛郡,毗弟叉羅以兗州,皆 應於迥。迥遣子質於陳請援。高祖命上柱國、鄖國公 韋孝寬討之。雍州牧畢王賢及趙、陳等五王,以天下 之望歸於高祖,因謀作亂。高祖執賢斬之,寢趙王等 之罪,因詔五王劍履上殿,入朝不趨,用安其心。七月, 陳將陳紀、蕭摩訶等寇廣陵,吳州總管于顗轉擊破 之。廣陵人杜喬生聚眾反,刺史元義討平之。韋孝寬 破尉遲迥於相州,傳首闕下,餘黨悉平。初,迥之亂也, 鄖州總管司馬消難據州響應,淮南州縣多同之。命 襄州總管王誼討之,消難奔陳。荊、郢群蠻乘釁作亂, 命亳州總管賀若誼討平之。先是,上柱國王謙為益 州總管,既見幼主在位,政由高祖,遂起巴、蜀之眾,以 匡復為辭。高祖方以東夏、山南為事,未遑致討。謙進 兵屯劍閣,陷始州。至是,乃命行軍元帥、上柱國梁睿 討平之,傳首闕下。巴、蜀阻險,人好為亂,於是更開平道,毀劍閣之路,立銘垂誡焉。五王陰謀滋甚,高祖齎 酒肴以造趙王第,欲觀所為。趙王伏甲以宴高祖,高 祖幾危,賴元胄以濟,於是誅趙王招、越王盛。九月,以 世子勇為洛州總管、東京小冢宰。壬子,周帝詔曰:假 黃鉞、使持節、左大丞相、都督內外諸軍事、上柱國、大 冢宰、隋國公堅,感山河之靈,應星辰之氣,道高雅俗, 德協幽顯。釋巾登仕,搢紳傾屬,開物成務,朝野承風。 受詔先皇,弼諧寡薄,合天地而生萬物,順陰陽而撫 四裔。近者,內有艱虞,外聞妖寇,以鷹鸇之志,運帷帳 之謀,行兩觀之誅,掃萬里之外。遐邇清肅,實所賴焉。 四海之廣,百官之富,俱稟大訓,咸餐至道,治定功成, 棟梁斯託,神猷盛德,莫二于時。可授大丞相,罷左、右 丞相之官,餘如故。冬十月壬申,詔贈高祖曾祖烈為 柱國、太保、都督徐兗等十州諸軍事、徐州刺史、隋國 公,諡曰康;祖禎為柱國、太傅、都督陝蒲等十三州諸 軍事、同州刺史、隋國公,諡曰獻;考忠為上柱國、太師、 大冢宰、都督冀定等十三州諸軍事、雍州牧。誅陳王 純。癸酉,上柱國、勛國公韋孝寬卒。十一月辛未,誅伐 王達、滕王逌。十二月甲子,周帝詔曰:天大地大,合其 德者聖人,一陰一陽,調其氣者上宰。所以降神載挺, 陶鑄群生,代蒼蒼之工,成巍巍之業。假黃鉞、使持節、 大丞相、都督內外諸軍事、上柱國、大冢宰、隋國公,應 百代之期,當千齡之運,家隆台鼎之盛,門有翊贊之 勤。心同伊尹,必致堯舜,情類孔丘,憲章文武。爰初入 仕,風流映世,公卿仰其軌物,搢紳謂為師表。入處禁 闈,出居藩政,芳猷茂績,問望彌遠。往平東夏,人情未 安。燕南趙北,實為天府,擁節仗旄,任當連率。柔之以 德,導之以禮,畏之若神,仰之若日,芳風美跡,歌頌獨 存。淮海榛蕪,多歷年代,作鎮南鄙,選眾惟賢,威震殊 俗,化行黔首。任掌鉤陳,職司邦政,國之大事,朝寄更 深,鑾駕巡遊,留臺務廣。周公陝西之任,僅可為倫,漢 臣關內之重,未足相況。及天崩地坼,先帝升遐,朕以 眇年,奄經荼毒,親受顧命,保乂皇家。姦人乘隙,潛圖 宗社,無君之意已成,竊發之期有日。英規潛運,大略 川迴,匡國庇人,罪人斯得。兩河遘亂,三魏稱兵,半天 之下,洶洶鼎沸。祖宗之基已慮,生人之命將怠。安陸 作釁,南通吳、越,蜂飛蠆聚,江、漢騷然。巴、蜀鴟張,GJfont將 問鼎,秦塗更阻,漢門重閉。畫籌帷帳,建出師車,諸將 稟其謀,壯士感其義,不違時日,咸得清蕩。九功遠被, 七德允諧,百僚師師,四門穆穆。光景照臨之地,風雲 去來之所,允武允文,幽明同德,驟山驟水,遐邇歸心。 使朕繼踵上皇,無為以治,聲高宇宙,道格天壤。伊尹 輔殷,霍光佐漢,方之蔑如也。昔營丘、曲阜,地多諸國, 重耳、小白,錫用殊禮。蕭何優贊拜之儀,番君越公侯 之爵。姬、劉以降,代有令謨,宜崇典禮,憲章自昔。可授 相國,總百揆,去都督內外諸軍事、大冢宰之號,進公 爵為王,以隋州之崇業,鄖州之安陸、城陽,溫州之宜 人,應州之平靖、上明,順州之淮南,士州之永川,昌州 之廣昌、安昌,申州之義陽、淮安,息州之新蔡、建安,豫 州之汝南、臨潁、廣寧、初安,蔡州之蔡陽,郢州之漢東 二十郡為隋國。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備九 錫之禮,加璽紱、遠遊冠、相國印綠綟綬,位在諸侯王 上。隋國置丞相已下,一依舊式。高祖再讓,不許。乃受 王爵、十郡而已。詔進皇祖、考爵並為王,夫人為王妃。 辛巳,司馬消難以陳師寇江州,刺史成休寧擊卻之。 大定元年春二月壬子,令日:已前賜姓,皆復其舊。是 日,周帝詔曰:伊、周作輔,不辭殊禮之錫,桓、文為霸,允 應異物之典,所以表格天之勳,彰百代之業。相國隋 王,前加典策,式昭大禮,固守謙光,絲言未綍。宜申顯 命,一如往旨。王功必先人,賞存後己,退讓為本,誠乖 朕意。宜命百辟盡詣王宮,眾心克感,必令允納。如有 表奏,勿復以聞。癸丑,文武百官詣閤敦勸,高祖乃受。 甲寅,策曰:咨爾假黃鉞、使持節、大丞相、都督內外諸 軍事、上柱國、大冢宰隋王:天覆地載,藉人事以財成, 日往月來,由王道而盈昃。五氣陶鑄,萬物流形。誰代 上元之工,斯則大聖而已。曰惟先正,翊亮皇朝。種德 積善,載誕上相。精采不代,風骨異人。匡國濟時,除凶 撥亂。百神奉職,萬國宅心。殷相以先知悟人,周輔乃 弘道于代,方斯蔑如也。今將授王典禮,其敬聽朕命: 朕以不德,早承丕緒,上靈降禍,夙遭閔凶。妖醜覬覦, 密圖社稷,宮省之內,疑慮驚心。公受命先皇,志在匡 弼,輯諧內外,潛運機衡,姦人懾憚,謀用丕顯,俾贅旒 之危為泰山之固。是公重造王室,作霸之基也。伊我 祖、考之代,任寄已深,入掌禁兵,外司藩政,文經武略, 久播朝野。戎軒大舉,長驅晉、魏,平陽震熊羆之熱,冀 部耀貔豹之威。初平東夏,人情未一。叢臺之北,易水 之南,西距井陘,東至滄海,比數千里,舉袂如帷。委以 連城,建旌仗節,教因其俗,刑用輕典,如泥從印,猶草 隨風。此又公之功也。吳、越不賓,多歷年代,淮、海之外, 時非國有。爰整其旅,出鎮于亳,武以威物,文以懷遠。 群盜自奔,外戶不閉,人黎慕義,襁負而歸。自北之風,化行南國。此又公之功也。宣帝御GJfont,任重宗臣,入典 八屯,外司九伐。禁衛勤巡警之務,治兵得蒐狩之禮。 此又公之功也。鑾駕遊幸,頻委留臺,文武注意,軍國 諮稟。萬事咸理,反顧無憂。此又公之功也。朕在諒闇, 公實總己。磐石之宗,姦回者眾,招引無賴,連結群小。 往者國衰甫爾,已創陰謀,積惡數旬,昆吾方稔。泣誅 罄甸,宗廟以寧。此又公之功也。尉迥猖狂,稱兵鄴邑, 欲長戟而指北闕,強弩而圍南斗,憑陵三魏之間,震 驚九州之半,聚徒百萬,悉成蛇豕,淇水、洹水,一飲而 竭。人之死生,翻繫凶豎,壽之長短,不由司命。公乃戒 彼鷹揚,出車練卒,誓蒼兕于河朔,建瓴水于東山。口 授兵書,手畫行陣,量敵制勝,指日剋期。諸將遵其成 旨,壯士感其大義,輕死忘生,轉鬥千里,旗鼓奮發,如 火燎毛。元黃變漳河之水,京觀比爵臺之峻。百城氛 祲,一旦廓清。此又公之功也。青土連率,跨據東秦,藉 負海之饒,倚連山之險,望三輔而將逐鹿,指六國而 願連雞。風雨之兵,助鬼為虐。本根既拔,枝葉自殞,屈 法申恩,示以大信。此又公之功也。申部殘賊,充斥一 隅,蠅飛蟻聚,攻州略地。播以元澤,迷更知反,服而舍 之,無費遺鏃。此又公之功也。宇文胄親則宗枝,外藩 巖邑,影響鄴賊,有同就燥。迫脅吏人,叛換城戍,偏師 討蹙,遂入網羅。束之武牢,有同囹圄,事窮將軍,如伏 國刑。此又公之功也。檀讓、席毗,擁眾河外。陳、韓、梁、鄭、 宋、衛、鄒、魯,村落成梟獍之墟,人庶為豺狼之餌。強以 陵弱,大則吞小,城有晝閉,巷無行人。授律出師,隨機 掃定,讓既授首,毗亦梟懸。此又公之功也。司馬消難 與國親姻,作鎮安陸,性多嗜欲,意好貪聚。屬城子女, 劫掠靡餘,部入貨財,多少具罄。擅誅刺舉之使,專殺 儀台之臣。懼罪畏威,動而內奰。蠶食郡縣,鴆毒華裔, 聞有王師,自投南裔。帝唐崇山之罰,僅可方此,大漢 流禦之刑,是亦相匹。逋逃入藪,荊、郢用安。此又公之 功也。王謙在蜀,翻為厲階,閉劍閣之門,塞靈關之宇, 自謂五丁復起,萬夫莫向。分閫推轂,嘗不踰時,風馳 席卷,一舉大定,擒斬兇惡,掃地無遺。此又公之功也。 陳頊因循偽業,自擅金陵,屢遣醜徒,沬趄江北。公指 麾藩鎮,無不摧殄。方置文深之柱,非止尉佗之拜。此 又公之功也。公有濟天下之勤,重之以明德,始於辟 命,屈己登庸。素業清徽,聲掩廊廟,雄規神略,氣蓋朝 野。序百揆而穆四門,恥一匡之舉九合。尊賢崇德,尚 齒貴功,錄舊旌善,興亡繼絕。寬猛相濟,彝倫攸敘。敦 睦帝親,崇獎王室。星象不拆,陰陽自調,元冥、祝融如 奉太公之召,雨師、風伯似應成王之宰。祥風嘉氣,觸 石搖林,瑞獸異禽,遊園鳴閣。至功至德,可大可久,盡 品物之和,究杳冥之極。朕又聞之,昔者明王設官胙 土,營丘四履,得征五侯,參墟寵章,異其禮物。故藩屏 作固,垂拱責成,沉嘿巖廊,不下堂席。公道高往烈,賞 薄前王。朕以眇身,託于兆人之上,求諸故實,甚用懼 焉。往加大典,憲章在昔。謙以自牧,未應朝禮。日月不 居,便已隔歲。時談物議,其謂朕何。今進授相國總百 揆,以申州之義陽等十二郡為隋國。今命使持節、太 傅、上柱國、杞國公椿,大宗伯、大將軍、金城公趙煚,授 相國印綬。相國禮絕百辟,任總群官,舊職常典,宜與 事革。昔堯臣大尉,舜佐司空,姬旦相周,霍光輔漢,不 居藩國,唯在天朝。其以相國總百揆,去眾號焉。上所 假節、大丞相、大冢宰印綬。又加九錫,其敬聽朕後命。 以公執律修德,慎獄恤刑,為其訓範,人無異志,是用 錫公大輅、戎輅各一,元牡二駟。公勤心地利,所寶人 天,崇本務農,公私殷阜,是用錫公袞冕之服,赤舄副 焉。公樂以移風,雅以變俗,遐邇胥悅,天地咸和,是用 錫公軒懸之樂,六佾之舞。公仁風德教,覃及海隅,荒 忽幽遐,迴首內向,是用錫公朱戶以居。公水鏡人倫, 銓衡庶職,能官流詠,遺賢必舉,是用錫公納陛以登。 公執鈞于內,正性率下,犯義無禮,罔不屏黜,是用錫 公武賁之士三百人。公元本闕是用錫公鈇鉞各一。公 威嚴夏日,精厲秋霜,猾夏必誅,顧眄天壤,掃清奸宄, 折衝無外,是用錫公彤弓一、彤矢百,盧弓十、盧矢千。 惟公孝通神明,肅恭祀典,尊嚴如在,情切幽明,是用 錫公秬鬯一卣,珪瓚副焉。隋國置丞相以下,一遵舊 式。往欽哉。其敬循往策,祗服大典,簡恤爾庶功,對揚 我太祖之休命。於是建臺置官。景長,詔王冕十有二 旒,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乘金根車,駕六馬,備五時 副車,置旄頭雲GJfont,樂舞八佾,設鐘GJfont宮懸。王妃為王 后,長子為太子。前後三讓,乃受。俄而周帝以眾望有 歸,乃下詔曰:元氣肇闢,樹之以君,有命不恆,所輔惟 德。天心人事,選賢與能,盡四海而樂推,非一人而獨 有。周德將盡,妖孽遞生,骨肉多虞,藩維構釁,影響同 惡,過半區宇,或小或大,圖帝圖王,則我祖宗之業,不 絕如線。相國隋王,叡聖自天,英華獨秀,刑法與禮儀 同運,文德共武功俱遠,愛萬物其如己,任兆庶以為 憂。手運璣衡,躬命將士,芟夷奸宄,刷蕩氛祲,化通冠 帶,威震幽遐。虞舜之大功二十,未足相比,姬發之合位三五,豈可足論。況木行已謝,火運既興,河、洛出革 命之符,星辰表代終之象。煙雲改色,笙簧變音,獄訟 咸歸,謳歌盡至。且天地合德,日月貞明,故以稱大為 王,照臨下土。朕雖寡昧,未達變通,幽顯之情,皎然易 識。今使祗順天命,出遜別宮,禪位於隋,一依唐、虞、漢、 魏故事。高祖三讓,不許。遣兼太傅、上柱國、杞國公椿 奉冊曰:咨爾相國隋王:粵若上古之初,爰啟清濁,降 符授聖,為天下君。事上帝而理兆人,和百靈而利萬 物,非以區宇之富,未以宸極為尊。大庭、軒轅以前,驪 連、赫胥之日,咸以無為無欲,不將不迎。遐哉。其詳不 可聞已。厥有載籍,遺文可觀。聖莫逾於堯,美未過於 舜。堯得太尉,已作運衡之篇,舜遇司空,便敘精華之 竭。彼褰裳脫屣,貳宮設饗,百辟歸禹,若帝之初。斯蓋 上則天時,不敢不授,下祗天命,不可不受。湯代於夏, 武革於殷,干戈揖讓,雖復異揆,應天順人,其道靡異。 自漢迄晉,有魏至周,天曆逐獄訟之歸,神鼎隨謳歌 之去。道高者稱帝,祿盡者不王,與夫文祖、神宗無以 別也。周德將盡,禍難頻興,宗戚奸回,咸將竊發。顧瞻 宮闕,將圖宗社,藩維連率,逆亂相尋。搖蕩三方,不合 如礪,蛇行鳥攫,投足無所。王受天明命,叡德在躬,救 頹運之艱,匡墜地之業,拯大川之溺,撲燎原之火,除 群凶于城社,廓妖氛于遠服,至德合於造化,神用洽 於天壤。八極九野,萬方四裔,圓首方足,罔不樂推。往 歲長星夜掃,經天晝見,八風比夏后之作,五緯同漢 帝之聚,除舊之徵,昭然在上。近者赤雀降祉,元龜效 靈,鐘石變音,蛟魚出穴,布新之貺,煥焉在下。九區歸 往,百靈協贊,人神屬望,我不獨知。仰祗皇靈,俯順人 願,今敬以帝位禪于爾躬。天祚告窮,天祿永終。於戲。 王宜允執厥和,儀刑典訓,升圜丘而敬蒼昊,御皇極 而撫黔黎,副率土之心,恢無疆之祚,可不盛歟。遣大 宗伯、大將軍、金城公趙煚奉皇帝璽紱,百官勸進。高 祖乃受焉。開皇元年二月甲子,上自相府常服入宮, 備禮即皇帝位於臨光殿。設壇於南郊,遣使柴燎告 天。是日,告廟,大赦,改元。乙丑,追尊皇考為武元皇帝, 廟號太祖,皇妣為元明皇后。己巳,以周帝為介國公, 邑五千戶,為隋室賓。旌旗車服禮樂,一如其舊。上書 不為表,答表不稱詔。周氏諸王,盡降為公。按《禮儀 志》:周大定元年,靜帝遣兼太傅、上柱國、杞國公椿,大 宗伯、大將軍、金城公煚,奉皇帝璽綬策書,禪位於隋。 司錄虞慶則白,請設壇於東第。博士何妥議,以為受 禪登壇,以告天也,故魏受漢禪,設壇於繁昌,為在行 旅,郊壇乃闕。至如漢高在汜,光武在鄗,盡非京邑所 築壇。自晉、宋揖讓,皆在都下,莫不並就南郊,更無別 築之義。又後魏即位,登朱雀觀,周帝初立,受朝於路 門,雖自我作古,皆非祖也。今即府為壇,恐招後誚。議 者從之。二月甲子,椿等乘象輅,備鹵簿,持節,率百官 至門下,奉策入次。百官文武,朝服立于門南,北面。高 祖冠遠遊冠,府僚陪列。記室入白,禮曹導高祖,府寮 從,出大門東廂西向椿奉策書,煚奉璽綬,出次,節導 而進。高祖揖之,入門而左,椿等入門而右。百官隨入 庭中。椿南向,讀冊書畢,進授高祖。高祖北面再拜,辭 不奉詔。上柱國李穆進喻朝旨,又與百官勸進,高祖 不納。椿等又奉策書進而敦勸,高祖再拜,俯受策,以 授高熲;受璽,以授虞慶則。退就東階位。使者與百官 皆北面再拜,搢笏,三稱萬歲。有司請備法駕,高祖不 許,改服紗帽、黃袍,入幸臨光殿。就閣內服袞冕,乘小 輿,出自西序,如元會儀。禮部尚書以案承符命及祥 瑞牒,進東階下。納言跪御前以聞。內史令奉宣詔大 赦,改元曰開皇。是日,命有司奉冊祀於南郊。

仁壽四年七月,煬帝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煬皇帝諱廣,一名英,小字阿GJfont,高 祖第二子也。母曰文獻獨孤皇后。上美姿儀,少敏慧, 高祖及后於諸子中特所鍾愛。在周,以高祖勳,封鴈 門郡公。開皇元年,立為晉王,拜柱國、并州總管,時年 十三。尋授武衛大將軍,進位上柱國、河北道行臺尚 書令,大將軍如故。高祖令項城公歆、安道公才李徹 輔導之。上好學,善屬文,沉深嚴重,朝野屬望。高祖密 令善相者來和遍視諸子,和曰:晉王眉上雙骨隆起, 貴不可言。既而高祖幸上所居第,見樂器絃多斷絕, 又有塵埃,若不用者,以為不好聲妓,善之。上尢自矯 飾,當時稱為仁孝。嘗觀獵遇雨,左右進油衣,上曰:士 卒皆霑濕,我獨衣此乎。乃令持去。六年,轉淮南道行 臺尚書令。其年,徵拜雍州牧、內史令。八年冬,大舉伐 陳,以上為行軍元帥。及陳平,執陳湘州刺史施文慶、 散騎常侍沈客卿、市令楊慧朗、刑法監徐析、尚書都 令史暨慧,以其邪佞,有害於民,斬之右闕下,以謝三 吳。於是封府庫,資財無所取,天下稱賢。進位太尉,賜 輅車、乘馬,袞冕之服,元珪、白璧各一。復拜并州總管。 俄而江南高智慧等相聚作亂,徙上為揚州總管,鎮 江都,每歲一朝。高祖之祠泰山也,領武候大將軍。明 年,歸藩。後數載,突厥寇邊,復為行軍元帥,出靈武,無寇而還。及太子勇廢,立上為皇太子。是月,當受冊。高 祖曰:吾以大興公成帝業。令上出舍大興縣。其夜,烈 風大雪,地震山崩,民舍多壞,壓死者百餘口。仁壽初, 奉詔巡撫東南。是後高祖每避暑仁壽宮,恆令上監 國。四年七月,高祖崩,上即皇帝位於仁壽宮。八月,奉 梓宮還京師。

按《海山記》:隋煬帝生時,有紅光燭天,里中牛馬皆鳴。 先是,獨孤后夢龍出身中,飛高十餘里。龍墮地,尾輒 斷。以告文帝。帝沉吟默塞不答。帝三歲,戲於文帝前。 文帝抱之,玩視甚久,曰:是兒極貴,恐破我家。自茲,雖 愛帝,而亦不快於帝。帝十歲,好觀古今書傳,至於方 藥天文地理,伎藝術數,無不通曉。然而性褊急,陰賊 刻忌,好鉤索人情深淺。時楊素有戰功,方貴用事。帝 傾意結之。文帝得疾,內外莫有知者。帝坐便室,召素 謀曰:君國之元老,能了我家事者,君也。乃私執素手 曰:使我得志,我亦終身報公。素曰:待之,當自有計。素 入問疾。文帝見素,起坐,謂素曰:吾常親鋒刃,冒矢石, 出入生死,與子同之,方享今日之貴。吾自惟不免此 疾,不能臨天下。汝立吾族中人,吾不諱,汝立吾兒勇 為帝。汝倍吾言,吾去世,亦殺汝。此事吾不語人。素曰: 國本不可屢易,臣不敢奉詔。文帝忿懣,乃大呼左右 曰:召我兒勇來。乃氣哽塞,回面向之不言。素乃出,語 帝曰:事未可,更待之。有頃,左右出報素曰:帝呼不應, 喉中呦呦有聲。帝拜素曰:以終身累公。素急入,帝已 崩矣。乃不發喪。明日,素袖遺詔,立帝。時百官猶未知。 素執圭,謂百官曰:大行遺詔立帝,有不從者,戮於此。 左右扶帝上殿。帝足弱,欲倒者數四,不能上。素下,去 左右,以手扶接帝,帝援之乃上。百官莫不嗟嘆。

煬帝大業十三年十一月壬戌,恭帝以代王即皇帝位,尊煬帝為太上皇。[编辑]

按《隋書·恭帝本紀》:恭皇帝,諱侑,元德太子之子也。母 曰韋妃。性聰敏,有氣度。大業三年,立為陳王。後數載, 徙為代王,邑萬戶。及煬帝親征遼東,令于京師總留 事。十一年,從幸晉陽,拜太原太守。尋鎮京師。義兵入 長安,尊煬帝為太上皇,奉帝纂業。義寧元年十一月 壬戌,上即皇帝位於大興殿。詔曰:王道喪亂,天步不 康,古往今來,代有其事,屬之于朕,逢此百罹,彼蒼者 天,胡寧斯忍。襁褓之歲,夙遭閔凶,孺子之辰,太上播 越,興言感動,實疚于懷。太尉唐公,膺期作宰,時稱舟 楫,大拯橫流,糾合義兵,翼戴皇室,與國休戚,再匡區 夏,爰奉明詔,弼予幼沖,顯命光臨,天威咫尺,對揚尊 號,悼心失圖。一人在遠,三讓不遂,僶俛南面,厝身無 所,苟利社稷,莫敢或違,俯從群議,奉尊聖旨。可大赦 天下,改大業十三年為義寧元年。十一月十六日昧 爽以前,大辟罪已下,皆赦除之;常赦所不免者,不在 赦限。甲子,以光祿大夫、大將軍、太尉唐公為假黃鉞、 使持節、大都督內外諸軍事、尚書令、大丞相,進封唐 王。景寅,詔曰:朕惟孺子,未出深宮,太上遠巡,追蹤穆 滿。時逢多難,委當尊極,辭不獲免,恭己臨朝,若涉大 川,罔知所濟,撫躬永歎,憂心孔棘。民之情偽,曾未之 聞,王業艱難,載云其易。賴股肱戮力,上宰賢良,匡佐 沖人,輔其不逮。軍國機務,事無大小,文武設官,位無 貴賤,憲章賞罰,咸歸相府,庶績其凝,責成斯屬,逖聽 前史,茲為典故。因循仍舊,非曰徒言,所存至公,無為 讓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