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3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三十七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三十七卷目錄

 御製部紀事二

皇極典第二百三十七卷

御製部紀事二[编辑]

《遼史·太宗本紀》:天顯七年六月戊辰,御製《太祖建國 碑》。

十年十一月丙午,幸弘福寺。為皇后飯僧,見觀音畫 像,乃大聖皇帝、應天皇后及人皇王所施,顧左右曰: 昔與父母兄弟聚觀于此,歲時未幾,今我獨來。悲歎 不已。乃自製文題于壁,以極追感之意。讀者悲之。 《興宗本紀》:重熙六年夏六月,上酒酣賦詩,吳國王蕭 孝穆、北宰相蕭八撒等皆屬和,夜中乃罷。癸未,賜南 院大王耶律胡睹袞命,上親為製誥詞,并賜詩以寵 之。秋七月壬寅,以皇太弟重元生子,賜詩及寶玩器 物。

《道宗本紀》:清寧二年三月己卯,御製《放鷹賦》賜群臣, 諭任臣之意。

三年八月辛亥,帝以《君臣同志華裔同風詩》進皇太 后。

六年夏五月戊子朔,監修國史耶律白請編次御製 詩賦,仍命白為序。六月癸未,以隋王仁先為北院大 王,賜御製誥。

咸雍四年二月癸丑,頒行《御製華嚴經贊》。

《老學庵筆記》:遼相李儼作黃菊賦,獻其主耶律弘基。 弘基作詩題其後,以賜之云:昨日得卿黃菊賦,碎剪 金英填作句,袖中猶覺有餘香冷落,西風吹不去。 《後山詩話》:王師圍金陵,唐使徐鉉來。鉉伐其能,欲以 口舌解圍,謂太祖不文,盛稱其主博學多藝,有聖人 之能。使誦其詩,曰秋月之篇,天下傳誦之其句云云。 太祖大笑曰:寒士語爾,吾不道也。鉉內不服,謂:大言 無實可窮也,以請殿上驚懼相目。太祖曰:微時自秦 中歸,道華下,醉臥田間。覺而月出,有句曰:未離海底 千山黑,纔到天中萬國明。鉉大驚,殿上稱壽。

《庚溪詩話》:藝祖皇帝微時,客有詠初日詩者,語雖工 而意淺陋,上所不喜。其人請上詠之,即應聲曰:太陽 初出光赫赫,千山萬山如火發。一輪頃刻上天衢,逐 退群星與殘月。蓋本朝以火德王天下,及上登極,僭 竊之國以次削平,混一之志,先形於言,規模遠矣。 《宋史·太祖本紀》:乾德元年夏四月辛卯,《建隆應天曆》 成御製序。

《山堂肆考》:太祖視學,詔塑先聖先賢像,自為贊書于 孔顏座端。

《玉海》:太平興國二年正月八日己巳,宴新進士呂蒙 正等于開寶寺,賜御製詩二首,以寵之。九月丙辰,校 獵近郊。丁巳,御製獵詩二章,賜群臣屬和。

《宋史·楊徽之傳》:徽之知全州,就遷左拾遺、左補闕。太 平興國初,代還。太宗素聞其詩名,因索所著。徽之以 數百篇奏御,且獻詩為謝,其卒章有十年流落今何 幸,叨遇君王問姓名語。太宗覽之稱賞,自是聖製多 以別本為賜。

《張洎傳》:太平興國四年,洎知相州召為翰林學士。博 涉經史,多知典故。每上有著述,或賜近臣詩什,洎必 上表,援引經傳,以將順其意。上因賜詩褒美,有翰長 老儒臣之句。

《王昭遠傳》:昭遠為殿前都虞候,太宗嘗草書紈扇,作 古詩賜諸將,意多比諷,其賜昭遠,尤加賞遇。

《玉海》:太平興國四年五月己丑,御製平晉賦賜從官, 皆令繼作。又作平晉五七言詩各一首,賜從官,俾之 屬和。丁酉,詔曰:并門底定,鑾輅凱旋,宜從眾善之因, 以紀一戎之業。其行在所創,為佛廟,賜號平晉寺。御 製平晉記,刻石,建于寺內。辛丑,次榆次縣,御製鑾輿 凱旋賦,賜從官,令繼作。癸卯,製回鑾至側石書懷詩 一首。六月戊午,賜從官新茶御製新茶詩,詔屬和。庚 申,車駕北征范陽。辛酉,次定州,御製悲陷蕃民并值 雨詩二首,賜從官,俾屬和。

五年三月戊子,會鞠于大明殿。上獲多筭。己丑,御製 擊毬五七言詩各一首,詔近臣屬和。丙申,御製喜春 雨詩一首,賜近臣屬和。十月,契丹主親領兵數萬犯 雄州,乘虛,遂至高陽關。十一月己酉,詔巡北邊。壬子, 發京師。戊午,次大名。雄州言契丹遁去,車駕即凱旋。 上作詩示群臣,有一箭未施戎馬遁,六軍空恨陣雲 高之句。

《太宗實錄》:太平興國五年,太宗北征師還。帝作詩,有 鑾輿臨紫塞,朔野陣雲飛之句。何蒙采二句為詩賦以獻。

《玉海》:太平興國八年九月戊午,製晚秋五七言詩二 首,賜近臣。十一月丁卯,宴餞趙普于長春殿,上賦詩 賜普。普以昭文相節度鄧州,上不欲煩以樞務,擇善 地俾之臥理,因詩什以導意。普曰:當刻於石。上謂近 臣曰:君臣之際,亦盡善矣。

九年三月壬申,幸含芳園,習射,製晚春遊含芳園五 言十韻詩一首,賜宋琪。乙卯,召宰臣近臣宴後苑。上 賦詩一章,賜侍臣,俾屬和。

《太宗實錄》:太平興國九年三月壬子,以河決,將塞,命 學士宋白乘傳,祭白馬津。沈太牢加璧。己未,滑州言 河決已塞,群臣慶賀。先是,河決韓村,數州羅災,發卒 五萬,以步軍師田重進督其役,劉吉副之。吉親負土, 與徒晨夜兼作。至是而塞。上製平河歌,賜宰臣宋琪 等,因謂曰:昔漢武有瓠子之歌,今朕聊志一時之事。 《玉海》:太平興國九年,將東封,扈蒙進宣示內外御札 草。上嘉其文,御批紙尾以獎之。明年春,侍宴後苑,近 臣應製賦詩。蒙詩末句云:微臣自愧頭如雪,亦聽鈞 天侍玉皇。上曰:善。因事陳情。翌日,和以賜之,有珍重 老臣之語。

太平興國九年八月壬子,製四成字、四高字詩各一 首,賜近臣,令屬和。

雍熙元年十一月甲子,上齋宿正殿。乙丑,宿太廟。上 以天氣晴和,作歌詩賜近臣,令屬和。

《太宗實錄》:雍熙元年十二月甲午,召近臣宴後苑。丁 酉,賜文武常參官,詣尚書省宴飲。上賜詩二首。 《玉海》:雍熙元年十二月丁酉,郊祀畢,賜宰臣文武等 宴于尚書省。帝作詩二首,以賜。其日晚,又宣旨曰:今 日卿等宴會,恐未盡歡。可更賜。來日宴樂,群臣獻歌 詩賦頌者數十人,並付史館。于是飲三日。

二年正月己未上元,御乾元門樓觀燈。夜漏初上,密 雪忽降。上謂宰臣曰:可各賦觀燈夜瑞雪滿皇州詩, 以為娛樂。上賦詩示群臣,宰相宋琪等咸奉和。三月 戊寅,賜新進士梁顥等御製詩二首。

端拱二年三月二十五日,賜新進士陳堯叟等御製 箴一首。四月丙申,上幸金明池,因幸瓊林苑,習射。上 為歌詩賜群臣。十月乙卯,賜近臣宴于樞使王顯第, 賜御製詩一首。十一月壬申,日南至,群臣詣閣拜表 稱賀。以御製詩二首賜宰臣宋琪等。戊子,以時雪未 降,命群臣分禱京師祠廟。是日,雨雪。上悅,製詩二首, 賜宰臣等,令屬和。

三年二月丙辰,寒食。上製詩賜宰相李昉等。三月癸 酉,一日,命宰臣李昉等,就第,為觀花賦詩之會。酒酣, 各賦奉詔賞花詩,帝亦作詩賜之。翼日,學士扈蒙等 詣垂拱殿門謝。六月戊戌朔,上以諸將違詔失律,作 自勉詩,賜宰相李昉、樞使王顯等。九月甲戌,重陽,詔 昉等為登高會,又賜詩二首。十月庚戌,賜宰相以下 宴于樞使王顯第,賜李昉御製雜言一篇。十一月戊 寅,日南至,御製七言冬至詩一首,賜李昉等,令屬和。 丙戌,幸建隆觀、相國寺,祈雪。十二月丁未朔,大雨雪。 上大悅。其晚,御玉華殿,宴,謂宰相近臣曰:得此嘉瑞, 思與卿等同醉。出御製雪詩一首,令屬和。

四年正月乙丑,製歲日詩一首,賜宰臣李昉等。二月 戊午,製中春遣懷詩二首,賜近臣屬和。三月己卯十 七日,賞花宴于後苑,上臨池垂釣,令侍臣賦賞花鈞 魚詩。應制者凡二十有六人。俄出五言御製詩一章, 賜李昉等。晚御水心殿,習射。翌日庚辰,上依韻和宰 臣及知制誥,而上十三人所進詩以賜。又令和所進 應制詩以獻。九月,起居舍人田錫獻乾明節祝壽詩 二十韻。上謂宰相曰:錫言事可稱賞,因和以賜之。丁 丑,以為知制誥。四月,殿中丞李度獻春雨詩。上謂宰 臣曰:度苦心于詩,旨可嘉,昨進賀雨詩,朕特與繼和。 可召至中書宣示。端拱初,度使交州,賜詩寵行。丙申, 以光州所進綠毛龜示近臣,仍御製七言詩賜昉等。 七月乙丑,御製早秋詩二首,立秋日暮雨詩一首,賜 近臣。丙子,製中元十韻觀燈詩,賜宰相等。八月辛卯 朔,兵部郎中楊徽之進雍熙詩五言六韻,凡十章,上 覽而嘉賞,依韻和以賜之。甲辰,御製春夏秋冬松風 雪月煙花詩,共五十首,賜昉等。又製中秋玩月詩二 章,歌一首,賜宰相。九月辛丑朔,濰州進嘉禾,製嘉禾 合穗五七言詩二首,賜昉等。乙丑,製五七言六韻菊 花詩各一首,賜近臣。辛未,翰林學士蘇易簡進乾明 節步虛詞二十章,上依韻和以賜。十月丙申,乾明節, 群臣上壽。己亥,賜宰相及近臣御製苑中見群鶴飛 七言詩一首,令屬和。

五年正月庚申,御製嘉雪五言二十韻詩,賜宰相李 昉等,令屬和。乙丑,以宋鎬為直史館,進賀雪詩稱旨 故也。

端拱元年正月丙子,賦東郊籍田五七言詩各一首, 賜侍臣。群臣獻詩賦贊頌者五十三人。

二年三月二十五日,賜進士陳堯叟等御製箴一首。十二月丙辰,大雪,詔近臣宴中書省,令各賦詩。上製 瑞雪歌賜之。

三年三月壬寅,御崇政殿,親試進士陳堯叟等,賜第。 上作修身箴賜之,勉以修身謹行稽古效官之意。初, 內殿策士,賜詩。至堯叟,始易以箴。

淳化元年二月己未,詔近臣後苑宴射,賦詩。上亦賦 一章,賜宰相呂蒙正等。

淳化二年十二月癸未,作喜雨詩,賜近臣屬和。十一 月甲辰,日南至,製冬日詩,賜近臣。

三年正月戊戌,製朝元及元日除夜詩各一首,賜近 臣,屬和。癸卯,大雨雪,賜近臣宴御製詩,賜之。三月戊 戌,雨沾足,直昭文館李宗諤獻詩三篇。上于紙尾批 御詩一首賜之。有傳家之子能文章之句。戊申,賜宰 相李昉詩一首。庚申,宴射瓊林。辛酉,御製遊瓊林苑 詩,賜近臣。三月癸卯,賜新進士孫何等御製箴一首。 丙辰,宴瓊林苑御製詩三首賜之。二十二日,幸金明 池,宴從臣瓊林苑,作遊瓊林苑詩賜近臣。

《宋史·太宗本紀》:淳化三年夏四月癸未,上作《刑政》、《稼 穡》詩賜近臣。

《玉海》:淳化三年五月甲寅,詔增修祕閣。八月壬戌朔, 宴宰臣李昉以下于祕閣,三館與焉。上作詩,以美其 事。已而祕書監李至上表,乞御製贊以光祕府。上許 之。仍以六體親書贊文,并序,及篆額刻石一本賜之。 增修祕閣。八月成戊辰,賜宰臣李昉以下及三館宴, 賜詩。十二月丁卯,大雪。數年以來,涉冬無雪。至是降 及尺餘。上喜,賜近臣宴于中書,詔令盡醉。上賦詩,親 以八分書,遣中書就宴所,賜之。是日,又賜祕書監李 至,會三館學士宴于祕閣,凡應制賦詩者二十五人。 四年正月辛卯,合祭圓丘。癸巳,上賦南郊宿齋五七 言詩六首,賜近臣。乙未,大雨雪,上作立春日瑞雪詩 三首,賜近臣。癸卯,幸乾元樓,宴,作觀燈詩二首并序, 賜近臣,令屬和。八月一日,行書賜蘇易簡曰:宋玉遇 楚王,未足以為美。易簡逢真主,堪師法于後人。今賜 卿大言賦名四句,曰:少年盛世兮為詞臣,古往今來 兮有幾人。十一月甲寅朔,日南至,上壽。丁巳,賜近臣 宴于中書,上賦詩賜之。十二月庚子,製立春歌詩三 首賜近臣。

五年正月甲寅朔,上製元旦除夜詩五七言各二首, 賜近臣,俾屬和。三月戊午,召近臣賞花宴後苑,上臨 池釣魚,命群臣賦詩。時應制者三十九人。上亦賦詩 以賜宰相呂蒙正等。因習射,上中的者六,張樂飲酒, 詔群臣盡醉。五月庚辰,司空致仕,李昉獻詩陳情敘 感,上和以賜之,仍別賜昉詩一首。八月戊子,詔近臣 宴于中書,御製詩賜之。十一月丁巳,上賦詩一首示 翰林學士張洎、錢若水。洎因揣摩上意,上疏稱述,凡 數千言。上覽而善之,召宰相等,賜坐于崇政殿兩廡, 謂曰:洎所上表,深喻朕意,足以戒躁競之輩,殄澆薄 之風矣。令付史館,許眾人就觀。因嘆薄俗良久,別賜 張洎詩一首。又出四體書前所賦詩一幅,草書者尤 絕妙。蘇易簡頓首告上,乞之。呂蒙正亦欲得焉。易簡 前奏曰:臣先請,蒙正已不及矣。上笑而賜之。

至道元年三月十六日壬戌,後苑賞花,特召司空李 昉坐于尚書之上。帝臨池釣魚,賦詩一章,賜宰相呂 蒙正等,群臣應制者五十五人。上作釣魚詩,斷章意 以屬。呂端後數日為相。九月九日,賜近臣宴于中書, 御製詩賜之。

《庚溪詩話》:太宗皇帝既輔藝祖皇帝創業垂統,暨登 寶位,尢留意斯文。每進士及第,賜聞喜宴,必製詩賜 之。其後累朝遵為故事。宰相李昉年老,罷政家居,曲 宴必宣赴坐。昉獻詩曰:微臣自愧頭如雪,也向鈞天 侍玉皇。上俯和曰:珍重老臣純不已,我慚寡昧繼三 皇。時皆榮之。蘇易簡在翰林,一日,上召對,賜酒,謂之 曰:君臣千載遇。易簡應聲曰:忠孝一生心。呂端參知 政事,上一日宴後苑,釣魚,賜之斷句曰:欲餌金鉤殊 未達,磻溪須問釣魚人。端續以進曰:遇直釣直難堪 用,宜問濠梁結網人。既而端遂拜相。君臣會遇形于 賡歌,此與唐虞賡載,事雖異而實同也。

《宋史·郭贄傳》:贄字仲義,乾德中舉進士,歷禮部尚書。 太宗在晉邸時,凡製篇詠,多令屬和。真宗常訪其賜 本,贄為四卷以獻,詔獎之。

《真宗本紀》:咸平二年七月壬寅,製《聖教序》賜傳法院。 《玉海》:咸平二年八月壬子,侍讀學士楊徽之等赴職, 賜宴祕閣。上作七言詩賜之。九月戊子,作重陽七言 詩,賜近臣屬和。戊午,社宴近臣于中書,作社日五言 詩賜之,屬和。丙寅,大閱東武村。丁卯,賜近臣飲于中 書,作大閱五言詩。十一月丁亥,南郊禮成,宴近臣李 沆第,作親祀南郊五言詩賜之,屬和。

咸平三年正月丁亥,范廷召大破契丹于莫州東,斬 首萬餘級,寇遁。庚寅,奏至,百官稱賀。辛卯,宴從臣于 行宮。癸巳,作喜聞捷奏五七言詩二首,題行宮之壁, 命近臣屬和。時車駕北巡次大名府二月丙子,賞花,宴于後苑,作仲春賞花釣魚七言詩,群臣皆賦。遂射于水殿。四 月己巳,賜進士陳堯咨等,宴瓊林苑,作五七言詩二 首賜之。自後每放榜,即賜詩。

《宋史·呂文仲傳》:咸平三年,文仲受詔集太宗歌詩為 三十卷,詔書嘉獎。

《玉海》:咸平四年三月己丑,後苑曲宴,作五言四韻詩, 命儒臣賦。八月戊辰,社宴近臣于中書兩制館閣,于 崇文院作七言詩,賜之,繼和。九月丁丑,重陽,宴近臣 于呂蒙正第,作五七言詩,咸令繼和。十一月丁亥,作 雪詩一首示呂蒙正等,命即席賦。

五年十月癸卯,賜近臣宴,作南郊五言詩賜之。十二 月乙丑,大雪,上作七言詩,賜近臣和。

《宋史·李仕衡傳》:真宗謁陵寢,因幸洛,仕衡獻粟五十 萬斛,又以三十萬斛歸西京。朝廷以為材,召為度支 副使。遷三司使,帝作《寬材利論》以賜之。

《陳彭年傳》:彭年拜右諫議大夫兼祕書監,詔就賜食 廳編次《太宗御集》,賜勳上柱國。嘗因奏對,真宗謂之 曰:儒術汙隆,其應實大,國家崇替,何莫由斯。故秦衰 則經籍道息,漢盛則學校興行。其後命歷迭改,而風 教一揆。有唐文物最盛,朱梁而下,王風寖微。太祖、太 宗丕變弊俗,崇尚斯文。朕獲紹先業,謹遵聖訓,禮樂 交舉,儒術化成,實二后垂裕之所致也。又君之難,由 乎聽受;臣之不易,在乎忠直。其君以寬大接下,臣以 誠明奉上,君臣之心皆歸于正。直道而行,至公相遇, 此天下之達理,先王之成憲,猶指諸掌,孰謂難哉。彭 年曰:陛下聖言精詣,足使天下知訓,伏願躬演睿思, 著之篇翰。真宗為製《崇儒術》、《為君難為臣不易》二論 示之。彭年復請示輔臣,刻石國子監。進兵部侍郎,卒, 年五十七。真宗前後賜彭年御製歌詩凡六篇。彭年 妻入謁,出彭年像示之,錫賚甚厚。

《郭承祐傳》:仁宗為皇太子,承祐輔左清道率府率、春 坊左謁者,真宗為玉石小牌二,勒銘以戒飭之。 《石林燕語》:內香藥庫,在謻門外,凡二十八庫。真宗賜 御製七言二韻詩一首,為庫額曰:每歲沈檀來遠裔, 累朝珠玉實皇居。今辰內府初開處,克牣尤宜史筆 書。

《湘山野錄》:真宗西祀回,召臣僚赴後苑,宣示御製太 清樓聚書記,朝拜諸陵,因幸西京,記西京內東門彈 丸壁,記皆新製也。笑謂近臣曰:雖不至精優,卻盡是 朕親撰,不假手于人也。

《遵堯錄》:楊億在學士院,真宗忽夜召見於一小閣,深 在禁中。既見,賜茶,從容者久之。因出文槁數篋,以示 億云:卿識朕書蹟乎,皆朕自起草,未嘗命臣下代作 也。億皇恐,不知所對。頓首再拜而出。由是佯狂奔于 陽翟。是時億以文章擢天下,然性剛特寡合,故惡之 者,得以事譖之。帝性好文,初待億眷顧無比。晚年恩 禮漸衰,亦由此也。

《東軒筆錄》:陳恭公執中,以衛尉寺丞知梧州,驛遞上 疏,以乞立儲貳。真宗嘉其敢言,翼日,臨朝,袖其疏以 視執政,歎獎久之。召為右正言。然為王冀公所忌。一 日,真宗賦御溝柳詩,宣示,自宰相兩省皆和進。恭公 因進詩曰:一日春來一度新,翠花長得照龍津。君王 自愛天然態,恨殺昭陽學舞人。

《青箱雜記》:真宗聽政之暇,唯務觀書。每觀畢一書,即 有篇詠,使近臣賡和。故有御製看尚書詩三章,看周 禮三章,看毛詩三章,看禮記三章,看孝經三章。復有 御製讀史記三章,讀前漢書三首,讀後漢書三首,讀 三國志三首,讀晉書三首,讀宋書二首,讀陳書二首, 讀魏書三首,讀北齊書二首,讀後周書三首,讀隋書 三首,讀唐書三首,讀五代梁史三首,讀五代後唐書 三首,讀五代晉史二首,讀五代漢史二首,讀五代周 史二首。可謂近代好文之主也。

《宋史·張秉傳》:秉字孟節,真宗嗣位,進秩兵部郎中。景 德初,知滑州。復知并州。將行,懇求御詩為餞,上為作 五言賜之。

《玉海》:景德二年二月庚子,作詩賜知貢舉趙安仁等, 有夙夜惟公精攷藝之語。四月二十一日戊戌,幸龍 圖閣,近臣畢從。又召直昭文館种放預焉。閱太宗御 書,又觀諸書畫,宴于崇和殿。帝作五言詩,從臣皆賦。 命李宗諤、楊億作序。庚子,又作贊,以賜輔臣。十二月 庚寅,雪,命資政大學士王欽若,宴館閣群臣。帝作七 言雪詩,令屬和。

三年十一月癸亥,日南至,大雨雪。甲子,宴近臣,作雪 詩賜之,命與館閣官皆和。

四年正月乙亥朔,朝元殿受朝,上作元日會朝七言 詩。三月七日乙巳,曲宴後苑。初臨水閣垂釣,又登太 清樓觀太宗御書,及新寫四部群書,又至景德殿放 生池東,至玉宸殿,歷翔鸞、儀鳳二閣,命坐,置酒。帝作 五言詩,從官皆賦,遂宴太清樓下。是月十六日甲寅, 大宴崇德殿中,召近臣宴于後苑,賞花釣魚。帝作千 葉牡丹詩,從官畢賦。召大理評事宋綬、邵煥預焉。九月七日庚午,宴近臣子龍圖閣之崇和殿,餞侍講學 士邢昺赴曹州,刑部尚書溫仲舒、宋白、侍郎郭贄預 焉。昺視壁掛《尚書》《禮記》圖,指《中庸》篇,凡為天下國家 有九經事,因講大義,皆有倫理。在位聳聽。上嘉納之, 群臣皆呼萬歲。即席賦詩二首,以寵其行。命群臣咸 賦。及行,又令近臣祖送會于宜春苑。十一月辛巳,雪, 宴近臣于中書館閣,于崇政院,帝作瑞雪詩,令館閣 即席和進。兩制次日來上。

《宋史·种放傳》:咸平五年,放授左司諫、直昭文館。翼日, 表辭恩命。詔不聽其讓。數日,復召見,賜緋衣、象簡、犀 帶、銀魚,御製五言詩寵之,賜昭慶坊第一區,加帷帳 什物,銀器五百兩,錢三十萬。中謝日,賜食學士院,自 是屢得召對。六年春,再表謝暫歸故山,詔許其請。將 行,又遷起居舍人,命館閣官宴餞于瓊林苑,上賜七 言詩三章,在席皆賦。大中祥符元年,命判集賢院,從 封泰山,拜給事中。二年四月,求歸山,宴餞于龍圖閣, 命學士即席賦詩,製序。上作詩,卒章云:我心虛佇日, 無復醉山中。初,放作詩嘗有溪上醉眠都不知之句, 故及之。三年正月,復召赴闕,表乞賜告,手詔優答之。 作歌賜之。

《陳堯叟傳》:堯叟,知樞密院事。大中祥符初,東封,加尚 書左丞。詔撰《朝覲壇碑》,進工部尚書,獻《封禪聖製頌》, 帝作歌答之。祀汾陰,為經度制置使、判河中府。禮成, 進戶部尚書。時詔王欽若為《朝覲壇頌》,表讓堯叟,不 許。別命堯叟撰《親謁太寧廟頌》,加特進,賜功臣。又以 堯叟善草隸,詔寫途中御製歌詩刻石。

《玉海》:大中祥符元年三月九日庚午,召近臣宴後苑。 帝作賞花七言詩。四月丙戌,御製景靈宮贊頌,刻石。 二年五月戊午,出泰山謝天書述二聖功德銘,玉女 像記示輔臣。十月丙午,以御製泰山銘贊,賜丁謂等 九軸,因請以御製泰山銘于朝堂,宣示百官,召近臣 就三司觀之。帝曰:此但記一時事,何足宣示。宰臣王 旦等固請,從之。尋分賜近臣,翌日稱謝。

三年正月二十八日戊寅,召近臣觀龍圖閣太宗御 書及四部書籍,又至閣西觀畫。帝顧謂馬知節曰:聞 卿別畫,可盡評之。知節以古今工拙對,即賜酒于閣 下。帝作觀書開宴五言詩,令即席皆賦。又至資政殿, 觀天尊像記。先是,泰山有石像在岩崖間,頗多頑缺。 帝登封,見之,因別命修琢,易舊像置內庭,又出聖製 會真宮碑九天司命天尊殿銘,泰山重修聖像記。帝 復作新製泰山銘記,五言詩一章,王旦等屬和。閏二 月丁卯,幸開封府射堂,又至西堂閱太宗御書圖畫。 遂射于射堂。上作七言詩,從臣畢賦。戊辰,樞臣王欽 若上駕幸舊邸七言十韻詩,上作歌以答,仍詔褒之。 二十七日丁丑,召輔臣至宣聖殿,朝拜太宗聖容。帝 作賞景觀花詩,以賜,從官即席賦詩。又御水心殿垂 釣,遂宴金華殿小苑,花皆太宗命中黃門所植,滋茂 異常,輔臣所未至也。三月丁酉,謂宰臣王旦曰:朕自 北鄙和好,邊陲無事,然居安慮危,未嘗敢自暇逸。每 為文自警,置諸座右,朝夕觀之。因出貴廩食吟,軫田 夫吟,念農歌,自戒箴,守官箴以示之。癸卯,作念邊五 言詩,賜近臣屬和。四月辛未,幸城南,觀刈麥,遂幸玉 津園,宴謝,上作七言詩,賜近臣和。丁巳,龍圖閣待制 陳彭年上遵詔纂歷代帝王集正位十五卷,閏位十 卷。帝作序,賜名《宸章集》。五月二十八日,召輔臣于崇 政殿北廊,觀中使任文慶于茅山郭真人池中所獲 龍,長二寸許,極細,鱗腹如玳瑁,手中仰覆無懼。帝作 觀龍歌,復送茅山池中。八月八日甲寅,詔近臣觀書 于龍圖閣,觀瑞物于崇和殿,遂宴于崇和殿。帝作七 言詩,侍臣即席皆賦。初視瑞物,史臣晁迥、楊億曰:此 並聖朝受命之符,不載于史冊。望內降名件,付史院。 從之。庚申,上作七言詩,賜永興軍王嗣宗。九月一日 丙子,幸右承天祥符門,觀上梁,遂宴于崇政殿。帝作 五言詩,近臣畢和。賜從官襲衣金犀帶緡錢有差。 《宋會要》:大中祥符三年九月,帝親製五箴以自儆。判 宗正寺趙湘日對,請御製文以戒宗室,使知孝弟恭 儉之節。丁亥,上作宗室座右銘,并注,分賜寧王元偓 以下。因謂近臣曰:凡為童稚,時訓導之,為益且久,苟 聰悟者,讀書便能成誦,終身不忘。朕舊在藩邸,先帝 令朕遵行。然宗子既眾,當須輔導得人。自今十歲以 上,並令入學,委時大雅教之。判宗正寺趙湘請朕著 箴以戒之,又以示宗室,因製此銘,以申訓導。可付學 士院,降詔,賜之寧王等。亦降詔諭意分賜,并及湘。諭 之曰:卿,宗姓也。故有此賜。

《玉海》:大中祥符三年十一月壬子,雪。上作七言詩賜 近臣屬和。己丑,大雪,賜輔臣飲于中書。上作再降瑞 雪七言詩,賜之,令繼和。

上將祀汾陰,王旦曰:漢唐因巡幸行禮,未有特祭。陛 下為民祈福,不憚櫛沐。上曰:但冀民獲休祥,于朕無 憚。謂近臣曰:自十二月朔,當食蔬食。宰相再三請,上 遂作奉天庇民述,以諭之。《宋史·杜鎬傳》:大中祥符三年,鎬遷工部侍郎,充其職。 上日,賜宴祕閣,上作詩賜之。

《周起傳》:起知開封府。真宗幸府留燕射堂賦詩命書 以刻石,起請曰:陛下昔龍潛于此,其正寢非臣下所 宜處,請避,居西廡。詔可因,名為繼照堂。

《薛映傳》:映知河南府。祀汾陰還,駐蹕以映有治狀,賜 御詩嘉獎。

《王旦傳》:大中祥符四年,旦為玉清昭應宮使。七年,玉 清昭應宮成,旦拜司空。京師賜酺,旦以慘恤不赴會, 帝賜詩導意焉。帝嘗示二府《喜雨詩》,旦袖歸曰:上詩 有一字誤寫,莫進入改卻否。欽若曰:此亦無害。而密 奏之。帝慍,謂旦曰:昨日詩有誤字,何不來奏。旦曰:臣 得詩未暇再閱,有失上陳。惶懼再拜謝,諸臣皆拜,獨 樞密馬知節不拜,具以實奏,且曰:王旦略不辨,真宰 相器。帝顧王旦笑焉。

《玉海》:大中祥符四年二月甲子,駕駐河中府,觀舜井, 賜名廣孝泉。修飾欄檻,禁民慢褻。二井南北相連,可 秉炬而入。帝作贊記之。二月丙寅,賜百官酺宴二日。 上作祀汾陰禮成詩,就賜之。時在河中府丁卯,上作五七 言詩,賜寧王元偓。庚午,幸巨靈觀。上作西岳真君贊 華山仙掌七言詩,以示從臣。召華山隱士鄭隱、敷水 隱士李寧,對于行宮。上作詩以賜。三月乙亥,作駐蹕 陝州五七言詩。壬子,幸上清宮,上作宮銘及七言詩 示近臣。癸未,作遊龍門詩。己丑,上作五言詩,賜知河 南薛映。庚寅,賜酺宴于河南,上作大酺七言詩二首。 庚子,上作駐蹕鄭州七言詩,從臣畢和。四月丁未,作 西祀還京歌,有寬簡育群生,虔恭居大寶之語,賜近 臣和。庚戌,三司使丁謂等,請以汾陰路聖製歌詩,命 大臣書立石。詔令知樞密院陳堯叟書。丙辰,大宴含 光殿,上作慶成開宴七言詩,群臣皆和。八月庚戌,以 汾陰禮成,曲宴宗室輔臣于後苑,又射于太極樓下。 上作七言詩。九月乙未,賜酺宴百官于錫慶院,宗室 于相王宮。上作大酺五言詩,賜群臣和。丙申,又作大 酺五言詩,賜相王元偓以下屬和。

《楓窗小牘》:真宗皇帝祀汾陰還,駕過伊闕,親洒宸翰 為銘,勒石文,不加點。群臣皆呼萬歲。

《玉海》:大中祥符四年三月庚辰,上作喜雨述懷歌,及 駐蹕述懷詩六首,近臣畢和。辛巳,命從臣射于後苑 淑景亭,移宴長春殿,作賞花開宴詩。五月乙未,詔加 上五岳帝號,遣官奉冊。六月乙巳,上作奉神述。資政 殿大學士向敏中等,請以聖製奉神述刻石,遂親書 刻石于奉神觀。八月乙丑,學士李宗諤請聖製左承 天祥符門碑,從之。先是,天書降,即詔增葺。宗諤以錫 符之地,當有聖作。上謙遜久之,于是作大中祥符頌, 以宗諤所撰文刻于碑陰。九月壬申,上作內藏庫銘, 述先帝節用愛人之意。初命陳彭年撰記,彭年表請 聖文,故從之。丙子,祕書監向敏中、判昭文館晁迥等, 請集聖製藏于館閣。詔除已刻石銘記等,勉依所奏, 其餘雜文篇什,或宣賜者,並令依次抄錄,藏于龍圖 閣三館祕閣,不得與太宗文集並處。十月戊辰,召修 玉清宮,使丁謂、李宗諤觀內殿御書,因命宴。上作觀 書詩賜謂等。十一月丁丑,出占城國所獻師子,命近 臣視之。上作七言詩,預觀者咸賦。又作長歌,令近臣 屬和。十二月丁未,大雪,宴近臣。上作瑞雪詩賜之。 五年正月己巳朔,上作元日五言詩,賜近臣和。癸未, 乾元樓觀燈,作七言詩。癸酉,命學士晁迥等知貢舉。 甲戌,上作詩賜晁迥等,曰:盛時選士貢闈開,罄宇聞 風獻藝來。心以權衡求實效,勿令蓬蓽有遺才。甲午, 又賜迥等手詔。二十七日乙未,帝作七言詩賜允寧 等。先是,允寧等誦《易》終篇,習虞世南書,有楷法。帝悅 其向學,故賜詩獎焉。三月二十日丁亥,召近臣賞花 後苑,以雨,移御崇政殿南軒,曲宴,命賦詩。有頃,御北 殿,賜宴,作樂。帝作賞花及喜雨詩二首,群臣即席和 進。四月五日壬寅,幸金明池瓊林苑,開宴射,帝作五 言詩。辛酉,後苑池中獲綠毛龜。上作七言詩,近臣畢 和。五月癸未,幸京城南,觀刈麥種稻,移幸玉津園,宴 射。上中的者十,作觀稼七言詩,賜近臣屬和。戊子,以 苑中金華殿所種麥示輔臣,復作歌以賜之。六月壬 子,玉清宮丁謂言:天書閣上有白雲五色,作瑞應五 言詩,賜近臣屬和。九月,大宴含光殿,日有赤黃珥直 氣五色雲。上作七言詩,賜近臣和。十月庚申,上作司 命天尊降臨七言詩,賜近臣和。庚寅,幸鄆兗王宮,又 宴相王元偓宮,從臣宮僚畢預。上作七言詩賜之,元 偓等奉觴上壽,又射于西南亭,復幸元偁元儼宮,二 鼓而罷。議者謂,唐興慶花萼故事,無得而比。癸巳,賜 楊億七言二韻詩,有側席待名賢之句。十月辛亥,作 為政歌,賜輔臣。閏十月丙子,出玉宸殿新稻,賜輔臣, 并以聖製七言詩示之。丁丑,作舒州瑞石符應七言 詩,上謁謝啟聖院太宗神御殿。禮畢,于龍圖閣,取太 平興國中,舒州所獲誌公石示輔臣。上作詩又,作贊, 名曰:神告帝統石。十一月三日丙申,恭謝玉皇于朝元殿。禮畢,帝作朝玉皇觀二鶴神雀詩三首,近臣畢 和。庚子,作聖祖降臨記。庚戌,錢惟演言:甘露降所居 叢竹。上作五言詩賜之。十二月十四日丁丑,召近臣 至龍圖閣,閱書,開宴,觀新修述古、宣德二殿。又幸資 政殿。帝作七言詩,命即席皆賦。乙酉,作真遊頌示近 臣。

六年正月癸巳朔,御乾元殿,受朝。上作元日五言詩 賜近臣。

《真宗實錄》:大中祥符六年七月己未,召輔臣觀粟于 後苑,移御山亭,觀粉牌御製文論歌詩,復閱御書及 嘉禾圖。上作嘉禾詩,賜輔臣。

《玉海》:大中祥符六年八月壬申,作《新修冊府元龜序》。 丁亥,又出御製法寶錄序。孫奭上言:國家祠祀巡幸, 多用開元故事。明皇政治多缺,非全德之君,不可遵 法。十月丁丑,上作解疑論示之,國家勤稽古制,止如 今日之百官,率多秦置,豈可以秦暴而廢耶。但詢之 古道,擇善而行,何謂不可。

七年正月庚戌,作嘉雪七言詩,恭謁太清宮。禮畢,仰 觀祥瑞。辛亥,作瑞應歌,賜近臣。三月八日癸巳,賞花 宴于後苑,登太清樓,觀書,射于樓下。特召知雜御史 預會。帝作御製賞花觀書二詩,從臣畢賦。

三月十日乙未,召輔臣于玉宸殿,觀太宗聖文宸翰, 賜宴翔鸞閣,又臨曲水浮觴。小黃門奏樂,帝作觀書 流杯詩二首,侍臣皆賦。五月乙未,作奉祀禮成述懷 五言百韻詩,賜近臣,館閣屬和。六月丙子,棣州、涇州 流民歸業者,給復二年。辛巳,作憫農歌,賜近臣和。八 月八日辛酉,幸瑞聖苑,觀稼,射于水心殿。帝作五言 詩。八月二十五日戊寅,真遊殿上梁,召近臣焚香,因 宴于長春殿。帝作七言詩,令近臣繼和。上作蠶麥順 成七言詩,賜近臣。

十月丙寅,宴宗室輔臣于崇政殿,賜衣帶器幣,以奉 祀禮成也。

八年二月庚辰,大雨,上作甘澤應祈歌,賜近臣。三月 丙申,宴後苑,上作賞花七言詩。

《真宗實錄》:大中祥符八年四月四日癸丑,召輔臣觀 書玉宸殿。王欽若、陳堯叟、馮拯、趙安仁預焉。始觀太 宗御書,移御別殿,觀《皇王帝伯四論》,《良臣正臣忠臣 奸臣權臣五論》。幸水軒垂釣,侍臣賦詩。辛酉,賜輔臣 御製《五臣論》各一本,從所請也。

《玉海》:大中祥符八年四月甲寅,幸瓊林宴射,帝作七 言詩五月。二日,幸玉津園射,作七言詩。閏六月庚寅, 作七言詩,賜童子蔡伯希。伯希四歲誦詩百餘篇,上 召入禁中,命為正字。七月丙子,幸瑞聖園觀稼,作五 言詩。八月丙寅,作繼照堂芝草歌,賜近臣。丙戌,出御 製《靜居集》三卷,并《法寶錄序》,示王旦。九月九日,幸瓊 林苑,宴射,作七言詩。十一月辛亥,作冬至立仗七言 詩。丁巳,詣會靈觀,上作七言詩賜群臣。甲子,詣景靈 宮,觀上梁,作五言詩瑞雪歌。

九年二月二日丁酉,寒食,宴近臣,賜五言詩。癸卯,召 近臣于後苑翔鸞閣,觀太宗御書。因示聖製《太宗聖 文神筆頌》,《玉宸殿記》,《五臣論》,《樂府辭》。上作歌詩二篇, 命從官賦詩。移幸流杯殿,泛觴,登象瀛山翠芳亭,遂 宴玉宸殿。三月丁巳,宴群臣于園苑。上作上已五言 詩賜之。五月乙巳,城南觀麥,作七言詩。甲寅,景靈宮 迎御書額,上作七言詩。丙寅,作景靈宮成七言十韻 詩,近臣畢和。六月戊寅,作會靈觀成七言詩,賜近臣 和。十一月甲辰,甘露降會靈觀,作七言詩。二十三日 癸亥,召中書樞密院兩制至刺史以上,赴龍圖閣觀 書,特召楊億、呂夷簡、馮元預會。帝作觀書七言六韻 詩二首,分賜寧王元偓及輔臣王旦等。又作七言四 韻詩二首,分賜學士晁迥以下,命儒臣即席皆賦。乙 卯,作冬至七言詩。

天禧元年正月十一日辛亥,奉天書,令祭天地于南 郊。壬子,帝作恭謝南郊七言詩,近臣咸和。乙卯,又作 上元詩。己未,作喜春雨詩,賜學士已下屬和。二月庚 午朔,上作中和節五言詩,賜王旦已下。壬申,御正陽 門,觀酺,大合樂。癸酉,宴百官錫慶院,作景靈宮成賜 酺七日詩,賜從臣和。戊寅,作《會靈觀銘》,《元符觀頌》,《思 政論》,召輔臣至龍圖閣,示之。庚辰,中書樞密院上書, 蒙宣示思政論,言已兼于述作,專親政務,望特頒睿 制,以廣教化。九月丁巳,以御製思政論賜輔臣近臣, 從李虛己請也。

《宋會要》:天禧元年二月,作憫農、天時、地利、稼穡、省費、 為政、薄賦、牧宰、卹刑、安民十題,共百篇,皆有序。戊寅, 召輔臣至龍圖閣觀之。

《玉海》:天禧二年正月庚子,內出真遊崇徽芝草圖,上 作歌一首,五七言詩二首。辛亥,詣元符觀,宴從官于 資善堂。出賜壽春郡王歌吟七首,元符觀頌,資善堂 記,及壽春郡王詩什篇。翰示輔臣向敏中等曰:王始 著吟詠,句意精奇,揮翰遒麗,天縱才藝,本於樂善之 性。咸再拜稱賀。七月甲戌,以樞密直學士李士衡為三司使,罷陝西市米,募民送京師,如入粟法,以售鹽 及羊綱,任民私市,以足數關,輔民大便,說之。上作寬 財利論以賜之。士衡請刻石本廳,從之。九月庚午,御 正陽門,觀酺。辛巳,宴百官錫慶院,宗室通王宮,作大 酺七言十韻詩,勸酒四韻詩,分之。又以稼穡倍登詩 示輔臣。十月乙未,雪,上作瑞雪五言詩二首,賜輔臣。 庚子,玉宸殿觀古城稻,賜宴安福殿。上作七言詩。十 一月乙丑,作冬至詩。又出聖製三教詩,百官歌論九 首,雜詩一卷,賜輔臣。作後園宴會宗親七言十韻詩 賜太子。戊辰,奉天書于天安殿,作五言詩賜近臣屬 和。己巳,作天安殿酌獻天書薦獻景靈宮五言詩二 首,賜近臣。庚午,朝享六室,作太廟致齋五言詩,賜近 臣。辛未,祀天地。禮畢,上作南郊五言詩,賜近臣。丙子, 上齋長春殿,作五言詩賜近臣。己卯,作大慶禮成五 言詩賜近臣。

三年正月己未朔,作元日詩。丁卯,命學士錢惟演等, 知舉。翌日,賜御詩一章。己巳,上作觀硯歌,群臣屬和。 作觀燈五七言詩。二月丁未,又賜七言詩二首,內出 皇太子所書御製詩示輔臣。帝作學書歌賜之。丙辰, 又作勸學吟,賜皇太子。癸亥,大宴會慶殿,上作五言 詩,群臣畢和。丙寅,觀試舉人。上作七言詩賜群臣,命 皇太子書以賜輔臣。是日,召知舉錢惟演等,對景福 殿,出皇太子親寫御詩二紙賜之。王曉、楊億、李諮再 拜請之。翌日,各賜一紙。三月庚午,宴後苑,登翔鸞閣, 觀太宗御集聖製。又御儀鳳閣玉宸安福殿,遂臨池 垂釣,射于太清樓下。帝作賞花釣魚五七言詩,命皇 太子書,以示近臣,群臣皆賦。壬寅,作玉宸殿觀瑞麥 七言詩,賜近臣。庚子,幸御津園,宴射,作觀稼五言詩。 癸卯,幸金明池瓊林苑,作七言詩,賜近臣。十月壬辰, 召宗室近臣,觀西天竺綠豆、小香、占城稻。上作七言 詩三首,賜之,屬和。十二月庚寅,作瑞雪詩賜近臣。辛 卯,賜輔臣御製元良述、六藝箴各一卷,《承華要略》、《正 說奉道詩》各十卷,《歲時新詠》三卷。

《真宗實錄》:天禧三年,上以青宮紀要,事有未備,乃博 采群書,為《承華要略》二十卷。

《玉海》:天禧四年二月癸未朔,詔滑州新建僧院,賜名 福寧院,御製碑文以寵之。作乾文殿,以奉安聖製碑 石。丁酉,滑州言河決塞。丙戌,上作滑州修河碑,示近 臣。三月己巳,宴會慶殿,內出牡丹,賜群臣,作牡丹五 七言詩,命近臣和。八月戊戌,出玉宸殿瑞穀圖,示輔 臣,作歌六首。十月壬午,上御正陽門,觀酺,宴宗室近 臣于樓上。癸未,宴百官宗室,作賜酺七言詩賜之。 《宋史·真宗本紀》:天禧四年十一月戊午,召近臣於龍 圖閣觀御製文詞,帝曰:朕聽覽之暇,以翰墨自娛,雖 不足垂範,亦平生游心于此。宰臣丁謂請鏤版宣布。 庚申,內出御製七百二十二卷付宰臣。

《玉海》:真宗御集有詩八十九卷,歌十五卷,詞四卷,樂 章一卷,樂府集三卷,新詞二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