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9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九十四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四卷目錄

 僭號部彙考二十

  隋唐之際僭號一

  夏竇建德

  魏李密

  燕高開道

  歷陽杜伏威

  宋輔公祏

  吳李子通

  楚朱粲

皇極典第二百九十四卷

僭號部彙考二十[编辑]

隋唐之際僭號一[编辑]

竇建德[编辑]

《唐書·竇建德傳》:建德,貝州漳南人。世為農,自言漢景 帝太后父安成侯充之苗裔。材力絕人,少重然許,喜 俠節。鄉人喪親,貧無以葬,建德方耕,聞之太息,遽解 牛與給喪事,鄉黨異之。盜夜劫其家,建德立戶下,盜 入,擊三人死,餘不敢進。請其尸,建德曰:可投繩係取 之。盜投繩,建德乃自縻,使盜曳出,躍起捉刀,復殺數 人,繇是益知名。為里長,犯法亡,會赦歸。久之,父卒,里 中送葬千餘人,所贈予皆讓不受。隋大業七年,募兵 伐遼東,建德補隊長。方如軍,會邑人孫安祖盜羊,為 縣令捕劾笞辱,安祖刺殺令,亡抵建德,建德陰舍之。 時山東饑,群盜起,乃謀曰:往文皇帝時,天下盛彊,發 百萬眾伐遼東,猶為所敗。今水潦為災,民力刓敝,主 上不是恤,而親駕臨遼。且往歲西征,十不一返,今創 夷未平,又重發兵,人情危駭,易以搖動。丈夫不死,當 建功於世,渠為亡命虜乎。我聞高雞泊廣袤數百里, 葭薍阻奧,可以違難;承間竊出,椎埋掠敓,足以自資。 因得聚豪桀,且觀時變,以就大計。安祖然之。建德為 招亡兵及民無產者數百,使安祖率之,入高雞為盜, 安祖號摸羊公。時鄃人張金稱亦結眾萬餘,依河渚 間,蓨人高士達兵千餘屯清河鄙上。諸盜往來漳南 者多剽殺人,焚鄉聚,獨不入建德閭,郡縣意建德與 賊通,捕族其家。建德至河間,聞家屠滅,即率麾下二 百人亡歸士達。士達自稱東海公,以建德為司兵。安 祖為金稱所殺,其下數千人歸建德,眾益盛,至萬人, 猶保高雞泊。然傾身接物,其執苦與士卒均,由是能 致人死力。十二年,涿郡通守郭絢率兵萬人討士達, 士達自以智略不及建德,乃推為軍司馬,以兵屬焉。 建德既統眾,思用奇厭伏群盜,乃請士達守輜重,自 以精兵七千迎絢,詐為亡狀。士達取所虜,陽言建德 妻子,殺之。建德遺絢書約降,請前驅執賊自效。絢信 之,引兵從建德至長河界,欲與盟,兵懈不設備。建德 襲殺其軍數千人,獲馬千匹,絢以數十騎去,追斬於 平原,獻首士達,威振山東。隋遣太僕卿楊義臣討破 張金稱於清河,殘黨畏誅,復屯嘯歸建德。義臣乘勝 欲遂入高雞泊,窮划根穴。建德謂士達曰:隋善將獨 義臣耳,新破金稱,其鋒不可當。宜引兵避之,彼欲戰 不得,軍老食乏,乘之可有功。士達不納。留建德守壁, 身將兵逆戰,置酒享士。建德聞,曰:東海公未捷,遽自 矜大,禍至不日矣。隋兵勝,必長驅而來,吾不能獨支。 乃留眾保壁,帥銳士據險待。後五日,義臣斬士達於 陣,追北薄壘,守兵潰。建德不能軍,以百餘騎走饒陽, 饒陽無備,因取之。義臣已殺士達,謂餘黨不足憂,引 去。故建德得還平原,收士達士死胔葬焉。為士達發 喪,軍皆縞素。招潰卒,得數千人,軍復振,自稱將軍。初, 他盜得隋官及士人必殺之,唯建德恩遇甚備,引故 饒陽長宋正本為客,尊任之,參決軍議。隋郡縣吏多 以地歸之,勢益張,兵至十餘萬。上谷賊王須拔自號 漫天王,以兵略幽州,戰死。其下魏刀兒號歷山飛,壁 深澤,眾十萬。建德以計襲取之,并有其地。十三年正 月,築壇場於河間樂壽,自立為長樂王。十四年五月, 更號夏王,建元丁丑,署官屬,分治郡縣。七月,隋右翊 衛將軍GJfont世雄督兵三萬討之,屯河間七里并,建德 以勁兵伏傍澤中,悉拔諸城偽遁。世雄以為畏,稍弛 備,建德率敢死士千人襲之。會大霧晝冥,跬不可視, 隋軍驚,遂潰,相騰藉,死者如丘,世雄引數百騎亡去。 盡得其眾,獲河間丞王琮,勞遣之。琮復嬰城,建德進 攻未下,而河間食盡,聞煬帝遇弒,琮率吏發喪,乘城 大臨,建德遣使入弔,琮因請降。建德為退舍,飭饌具。 琮率郡屬素服面縛軍門,建德親釋徽纏,與言隋之亡,琮伏哭極哀,建德亦為泣。麾下或言:河間久拒守, 多殺士,今力窮而下,請烹之。建德曰:琮,誼士也,吾方 旌擢以勵事君者。且往為盜,可妄殺人,今將安百姓, 定天下,而害忠臣乎。即令其軍曰:與琮隙者敢輒搖, 罪三族。乃授琮瀛州刺史。始都樂壽,號金城宮,備百 官,準開皇故事。冬至,大會僚吏,有五大鳥集其宮,群 鳥從之。又宗城人獻元圭一,景城丞孔德紹曰:昔天 以是授禹,今瑞與之侔,國宜稱夏。建德然之。改元五 鳳,以德紹為內史侍郎。武德元年,宇文化及至魏縣, 建德謂其納言宋正本及德紹曰:吾,隋民也;隋,吾君 也。今化及殺之,大逆不道,乃吾讎,欲為天下誅之,何 如。正本等曰:大王奮布衣,起漳南,隋之列城莫不爭 附者,以能杖順扶義、安四方也。化及為隋姻里,倚之 不疑,今戕君而移其國,仇不共天,請鼓行執其罪。建 德善之。即引兵討化及,連戰破之。化及保聊城,乃縱 撞車機石,四面乘城,拔之。建德入,先謁蕭皇后,語稱 臣。執宇文智及、楊士覽、元武達、許弘仁、孟景等,召隋 文武官共臨斬之,梟首轅門;因化及并其子,載以檻 車,至大陸縣斬之。建德性約素,不喜食肉,飯脫粟加 蔬具,妻曹未嘗衣紈綺。及為王,妾侍裁十數。每下城 破敵,貲寶並散賚將士。至是,得隋宮人尚千數,悉放 去;其文武、驍果尚萬餘,各聽所之。乃以誅化及報越 王侗,侗封之夏王,遂號大夏。以隋黃門侍郎裴矩為 尚書右僕射,兵部侍郎崔君肅為侍中,少府令何稠 為工部尚書,餘隨才署職,委以政事。有願往關中及 東都者,恣聽不留,仍給道里費,以兵護出於境。二年, 陷邢、趙、滄三州。復陷冀州,執刺史麴稜,赦之,復以為 刺史。八月,陷洺州,擄刺史袁子幹,遂遷都焉,更號萬 春宮。使人如灌津祠先墓,置守冢三十家。又遣使朝 侗,因與王世充結歡,北聘突厥,士馬益精雄。俄而世 充廢侗,乃絕之。始建天子旌旗,出入警蹕,書稱詔。進 諡隋煬帝為閔帝,以齊王GJfont子政道為鄖公。義成公 主在突厥,遣使迎蕭后,建德自將千餘騎送之,並獻 化及首。未幾,連突厥侵相州,刺史呂GJfont死之。進攻衛 州,執河北大使淮安王神通、同安長公主、黎陽守將 李世勣,釋之。復使世勣守黎陽,館王、公主,饋以客禮。 滑州刺史王軌為奴所殺,奴以首奔建德,建德曰:奴 殺主,大逆。納之不可不賞,賞逆則廢教,將焉用為。命 斬奴而返軌首,滑人德之,遂降,齊、濟二州亦降。兗賊 徐圓朗聞風送款。三年,世勣自拔歸國,吏白建德誅 其父,建德曰:世勣,唐臣,不忘其主,忠也。父何罪。釋不 問。高祖遣使修好,建德即以公主等歸京師。嘗執趙 州刺史張志昂、邢州刺史陳君賓、大使張道源等,將 殺之,國子祭酒凌敬諫曰:夫犬吠非其主,彼悉力堅 守,以窮就禽,伏節士也。今殺之,無以勸。建德怒曰:我 傅其城,猶不下,勞費士族,何可赦。敬曰:王之大將高 士興抗羅藝於易南,兵未交,士興即降,王以為可乎。 建德悟,即釋之。然其大將王伏寶數持兵,功略在諸 帥上,或讒其反,建德殺之。伏寶臨死呼曰:我無罪,王 何信讒,自刈左右手乎。後戰數不利。九月,建德自帥 師圍幽州,為羅藝所敗,藝乘勝襲其營,建德陣營中, 填塹而出,敗藝眾,進薄其城,不能拔,乃還。濟陰賊孟 海公兵三萬,據周橋城以掠河南,建德自擊之。會秦 王伐東都,其中書舍人劉斌獻說曰:唐據關內,鄭王 河南,夏有冀方,此鼎足相持勢也。今唐悉兵臨鄭,出 入二年,鄭人日蹙。二國兵不解,唐彊鄭弱,勢必舉鄭, 鄭滅則大夏有齒寒之憂。為大王計,莫若援鄭,使鄭 抗其內,我攻其外,唐之兵必郤,唐郤而鄭完,然後徐 觀其變。鄭若可圖,因而取之,并二國兵,乘唐師老,長 驅而西,關中可遂有也。建德曰:善。乃遣使聘世充,與 連和,會世充亦自乞師,即令其臣李大師、魏處繪來 朝,請解鄭圍,秦王留之不答。四年,建德克周橋,擄海 公,留其將范願戍之。悉發海公、徐圓朗之眾,并兵號 三十萬救世充,至滑州,世充行臺僕射韓弘開城納 之。建德進逼元、梁、管三州,皆陷,遂屯滎陽。運糧泝河 西上,舟相屬不絕。壁成皋東原,築營板渚。遣使與世 充約期,又遺秦王以書。三月,王進據虎牢。翌日,以騎 五百覘建德營,設伏道側,獨以數騎去賊營三里,覺, 賊出騎追之,王漸郤,誘至伏所,卒起奮擊。賊騎驚,引 去,追斬三百級,獲其將殷秋、石瓚,乃報建德以書。建 德失二將,又聞唐兵精,得書猶豫,頓六十日不敢西。 時世充弟世辯為徐州行臺,亦遣將郭士衡、兵數千 入從建德,王遣王君廓以輕騎抄其饟,執賊大將張 青特。建德懼,人情攜駭,其諸將又新破海公,掠獲盈 給,日夜思歸。凌敬說建德曰:今唐以重兵圍東都,守 虎牢,我若悉兵濟河,取懷州河陽,以重將戍之,然後 鳴鼓建旗,踰太行,入上黨,傳檄旁郡,進壺口以駭蒲 津,收河東地,此上策也。且有三利;乘虛擣境,師有萬 全,一也;拓土得眾,二也;鄭圍自解,三也。建德將從之, 而王琬、長孫安世日請兵西,每言必流涕,又陰齎金 玉啗諸將,以撓其謀。眾乃曰:凌敬書生,豈知戰。建德乃謝曰:今士心銳,天贊我也,師將大捷。方用眾議,不 得如公言。敬固爭,建德怒,命扶出。其妻諫曰:祭酒計 甚善,王盍用之。夫自GJfont口道乘唐之虛,連營漸進以 取山北,因招突厥西抄關中,唐必還師自救,鄭難紓 矣。今頓兵虎牢下,徒自苦,恐無功。建德曰:此非女子 所知。且鄭朝暮待吾來,既許之,豈可見難而退,且示 天下不信。五月,建德自板渚出為陣,西薄汜南,屬鵲 山,亙二十里,鼓而前。郭士衡為游兵。秦王登虎牢城 望其軍,按甲不戰,曰:賊起山東,未嘗見大敵,今度險 士囂,令不肅也;逼城而陣,有輕我心。待其饑,破之果 矣。日中,建德士皆坐列,渴爭飲,意益怠。王麾軍先登, 騎怒,塵大漲,乃率史大奈、秦叔寶纏麾幟,馳出賊陣 後,建德軍顧而驚,遂大潰。建德被重創,竄牛口谷。車 騎將軍白士讓、楊武威獲之,傳而西,斬長安市,年四 十九。初,其軍有謠曰:豆入牛口,勢不能久。至是果敗。 建德妻與其左僕射齊善行以騎數百遁還洺州。餘 黨欲立其養子為主,善行曰:夏王奄定河朔,號為威 彊,今一出不復,非天命有歸哉。不如委心請命,無為 塗炭生民也。遂分府庫散給將士,令各解去。善行乃 與右僕射裴矩、行臺曹旦率官屬及建德妻奉山東 地并傳國八璽來降。建德起兵至滅凡六年。

李密[编辑]

《唐書·李密傳》:密,字元邃,一字法主,其先遼東襄平人。 曾祖弼,魏司徒,賜姓徒何氏,入周為太師、魏國公。祖 曜,邢國公。父寬,隋上柱國、蒲山郡公。遂家長安。密趣 解雄遠,多策略,散家貲養客禮賢不愛藉。以蔭為左 親衛府大都督、東宮千牛備身。額銳角方,瞳子黑白 明澈。煬帝見之,謂宇文述曰:左仗下黑色小兒為誰。 曰:蒲山公李寬子密。帝曰:此兒顧盼不常,無入衛。它 日,述諭密曰:君世素貴,當以才學顯,何事三衛間哉。 密大喜,謝病去,感厲讀書。聞包愷在緱山,往從之。以 蒲韉于牛,挂《漢書》一帙角上,行且讀。越國公楊素適 見于道,按轡躡其後,曰:何書生勤如此。密識素,下拜。 問所讀,曰:《項羽傳》。因與語,奇之。歸謂子元感曰:吾觀 密識度,非若等輩。元感遂傾心結納。嘗私密曰:上多 忌,隋曆且不長,中原有一日警,公與我孰後先。密曰: 決兩陣之勝,噫嗚咄嗟,足以讋敵,我不如公。攬天下 英雄馭之,使遠近歸屬,公不如我。大業九年,元感舉 兵黎陽,遣人入關迎密。密至,謀曰:今天子遠在遼左, 去幽州尚千里,南限鉅海,北阻彊寇,號令所通,惟榆 林一道爾。若鼓而入薊,直扼其喉,高麗抗其前,我乘 其後,不旬日齎糧竭,舉麾召之,眾可盡取,然後傳檄 而南,天下定矣,上計也。關中四塞之地,彼留守衛文 昇,易人耳。若徑行勿留,直保長安,據函、崤,東制諸夏, 是隋亡襟帶,我勢萬全,中計也。若因近趣便,先取東 都,頓兵堅城下,不可以勝負決,下計也。元感曰:公之 下計,乃吾上策。今百官家屬皆在洛,當先取之,以搖 其心。且經城不拔,何以示武。密計不行。元感至東都, 所戰必克,自謂功在旦暮。既獲內史舍人韋福嗣,遂 任之,故謀不專密。福嗣恥見執,策議皆持兩端。密揣 其貳,謂元感曰:福嗣窮,為我虜,志在觀望。公初舉大 事,姦人在側,事必敗,請斬以徇。不從。密謂所親曰:元 感好反而不圖勝,吾屬虜矣。福嗣果遁去。會左武候 大將軍李子雄得罪,傳送行在,道殺使者,奔元感,勸 舉大號。元感問密,密曰:昔張耳諫陳勝自王,荀彧止 魏武求九錫,皆見疑外。今密將無類之乎。然阿諛順 旨,非義士也。且公雖屢勝,而郡縣未有應者,東都尚 彊,救兵踵來,公當率精甲,身定關中,奈何亟自帝。元 感笑而止。及隋軍至,元感曰:策安決。密曰:元弘嗣方 戍隴右,可陽言其反,使迎我,因引軍西。從之。至陜,欲 圖弘農宮,密曰:今紿眾入關,機在速,而追兵踵我,若 前不得據險,退無所守,何以共完。元感不聽。留攻三 日,不能拔,引去,至閺鄉,追及而敗。密羸行入關,為邏 所獲,與支黨護送帝所。密謂眾曰:吾等至行在,且葅 醢,今尚可以計脫,何為安就鼎鑊。眾然之。乃令出所 有金示監使曰:即死,幸報德。使者顧金,禁漸弛,益市 酒,飲笑讙譁,守者懈,密等遂夜亡去。扺平原,賊郝孝 德不見禮,去之淮陽。歲饑,削木皮以食。變姓名為劉 智遠,教授諸生自給,鬱鬱不得志,哀吟泣下。人有告 太守趙佗者,佗捕之,遁免。往依媦GJfont雍丘令丘君明, 轉匿大俠王季才家,為吏跡捕,復亡去。時東郡賊翟 讓聚黨萬人,密因介其徒王伯當以策干讓曰:主昏 於上,民怨於下,銳兵盡之遼海,和親絕於突厥,南巡 流連,空棄關輔,此實劉、項挺興之會。足下資豪傑,士 馬精勇,指罪誅暴,為天下先,楊氏不足亡也。讓由是 加禮,遣說諸賊,至輒下。因為讓計曰:今稟無見糧,難 以持久,卒遇敵,其亡無時。不如取滎陽,休兵館穀,待 士逸馬肥,乃可與人爭利。讓聽之,遂破金隄關,徇滎 陽諸縣,皆下。滎陽太守楊慶、河南討捕大使張須GJfont 合兵討讓,讓素憚須GJfont,欲引去。密曰:須GJfont健而無謀, 且驟勝易驕,吾為公破之。讓不得已,陣而待。密率驍勇常何等二十人為游騎,伏千兵莽間。須GJfont素輕讓, 引兵搏之,讓少卻,伏發,與游軍乘之,遂殺須GJfont。十三 年,讓分兵與密,別為牙帳,號蒲山公。密持軍嚴,雖盛 夏號令,士皆若負霜雪,然戰得金寶,盡散之,繇是人 為用。復說讓曰:今群豪競興,公宜先天下攘除群凶, 寧常剽奪草間求活哉。若直取興洛倉,發粟以振窮 乏,百萬之眾一朝可附,霸王之業成矣。讓曰:僕起GJfont 隴,志不及此,須君得倉,更議之。二月,密以千人出陽 城北,踰方山,自羅口拔興洛倉,據之,獲縣長柴孝和。 開倉賑食,眾繈屬至數十萬。隋越王侗遣將劉長恭、 房崱討密,又令裴仁基統兵出成皋西。密乃為十隊, 跨洛水,抗東、西二軍。令單雄信、徐世勣、王伯當騎為 左右翼,自引麾下急擊長恭等,破之。東都震恐,眾保 太微城,臺寺俱滿。讓等乃推密為主,建號魏公。鞏南 設壇場,即位,刑牲歃血,改元永平,大赦,其文移稱行 軍元帥魏公府。以讓為司徒,邴元真左長史,房彥藻 右長史,楊德方左司馬,鄭德韜右司馬,單雄信左武 候大將軍,徐世勣右武候大將軍。祖君彥記室。城洛 口,周四十里,居之。命護軍將軍田茂廣造雲三百 具,以機發石,為攻城械,號將軍砲。進逼東都,燒上春 門。四月,隋虎牢將裴仁基、淮陽太守趙佗降,長白山 賊孟讓以所部歸密。以仁基為上柱國,與讓率兵二 萬襲回洛倉,守之。入都城掠居人,火天津橋。隨出軍 乘之,仁基等敗,還保鞏。司馬楊德方戰死。密自督眾 三萬,破隋軍於故城,復得回洛倉。俄而德韜死,乃以 鄭頲為左司馬,鄭虔象右司馬。諸賊帥黎陽李文相、 洹水張昇、清河趙君德、平原郝孝德皆歸密,因襲取 黎陽倉。永安大族周法明舉江、黃地附之,齊郡賊徐 圓朗、任城大俠徐師仁來歸。密令幕府移檄州縣,列 煬帝十罪,天下震動。護軍柴孝和說密曰:秦地阻山 帶河,項背之亡,漢得之王。今公以仁基壁回洛,翟讓 保洛口,公束鎧倍道趨長安,百姓誰不郊迎。是征而 不戰也。眾附兵彊,然後東向,指撝豪傑,天下廓清無 事矣。今遲之,恐為人先。密曰:僕懷此久,顧我部皆山 東人,今未下洛,安肯與我偕西。且諸將皆群盜,不相 統一,敗則掃地矣。遂止。是時,隋軍益出,密負銳,急與 之确,中流矢,臥營中,隋軍乘之,密眾潰,棄倉守洛口。 高祖起師太原,密自謂主盟,遣將軍張仁則致書于 帝,呼為兄,請以步騎會河內。帝覽書,笑曰:密陸梁,不 可折簡致之。吾方定京師,未能東略,若不與,是生一 隋。密適為吾守成皋,拒東都兵,使不得西,更遣票將 莫如密。吾寧推順,使驕其志,我得留撫關中,大事濟 矣。令記室溫大雅作報書,厚禮尊讓。密大喜,示其下, 曰:唐公見推,顧天下無可慮者。遂專事隋。九月,遣將 李士才將兵十二萬,攻隋鷹揚郎將張珣河陰,舉之。 珣極罵不屈死。齊方士徐鴻客上書勸密因士氣趨 江都,挾帝以令天下。密異其言,具幣邀之,已亡去。煬 帝遣王世充選卒十萬擊密,世充營洛西,戰不利,更 陳洛北,登山以望洛口。密引度洛,與世充戰。密兵多 騎與長槊,而北薄山,地隘騎迮不得騁。世充多短兵 盾GJfont,蹙之,密軍郤,世充乘勝進攻密月城。密還洛南, 引而西,突世充營,世充奔還。師徒多喪,孝和溺死洛 水,密哭之慟。自是大小六十餘戰。翟讓部將王儒信 憚密威望,勸讓自為大冢宰,總秉眾務,收密權。讓兄 寬亦曰:天子當自取,何乃授人。密聞之,與鄭頲陰圖 讓。會世充兵又至,讓出拒,少退;密馳助之,戰石子河, 世充走。明日,高會饗士,讓至密所,密令房彥藻引其 左右就別帳飲。密出名弓示讓,讓挽滿,遣劍士蔡建 從後擊之,并殺其兄、姪及儒信。密馳入讓壁慰諭,士 無敢動者,以徐世勣、單雄信、王伯當分統其兵。隋將 楊慶守滎陽,因說下之。世充夜襲倉城,密GJfont甲殪其 眾。義寧二年,世充復營洛北,為浮梁,絕水以戰,密以 千騎迎擊,不勝。世充進薄其壘,密提敢死士數百邀 之,世充大潰,士爭橋溺死者數萬,洛水為不流,殺大 將六人,獨世充脫。會夜大雨雪,士卒僵死且盡。密秉 銳拔偃師,修金墉城居之,有眾三十萬。又與東都留 守韋津戰上春門,執津於陣。將作大匠宇文愷子儒 童、河南留守職方郎柳續、河陽都尉獨孤武都、河內 郡丞柳變皆降。於是海岱、江淮間爭響附,竇建德、朱 粲、楊士林、孟海公、徐圓朗、盧祖尚、周法明等悉上表 勸進,府官屬亦請之。密曰:東都未平,且勿議。五月,越 王侗稱帝。六月,宇文化及擁兵十餘萬至黎陽。侗遣 使授密太尉、尚書令、東南道大行臺行軍元帥、魏國 公,令平化及而後入輔,密受之。乃引兵東追化及黎 陽。密知化及乏食,利速戰,乃持重以老其兵,使徐世 勣保黎陽倉,化及攻不可下。密與隔水陣,遙謂化及 曰:公家本戎隸破野頭爾,父子兄弟受隋恩,至妻公 主。上有失德不能諫,又虐弒之,冒天下之惡,今安往。 能即降,尚全後嗣。化及默然良久,乃瞋目為鄙語辱 密。密顧左右曰:此庸人,圖為帝,吾當折箠驅之。乃以 輕騎五百焚其攻具,火終夜不滅。度化及糧盡,乃偽與和,化及喜,使軍恣食,既而密饋不至,乃寤。遂大戰 童山下,密中矢,頓汲縣堅壁。化及勢窮,掠汲郡,趨魏 縣。其將陳智略、張童仁等率所部兵歸密,前後相踵。 初,化及留錙重東郡,遣所署刑部尚書王軌守之。至 是,軌舉郡降密。由是引而西,遣使朝東都,執弒逆人 于弘達獻於侗。侗召密入朝,至溫,聞世充殺元文都, 乃止。遂歸金墉,拘侗使不遣。初,密既殺翟讓,心稍驕, 不卹士,素無府庫財,軍戰勝,無所賜與,又厚撫新集, 人心始離。民食興洛倉者,給授無檢,至負取不勝,委 於道,踐輮狼戾。密喜,自謂足食。司倉賈潤甫諫曰:人, 國本;食,人天。今百姓饑捐,暴骨道路。公雖受命,然賴 人之天以固國本。而稟取不節,敖庾之藏有時而儩, 粟竭人散,胡仰而成功。不聽。徐世勣數規其違,密內 不GJfont,使出就屯,故下苟且無固志。初,世充乏食,密少 帛,請交相易,難之。邴元真好利,陰勸密許焉。後世充 士飽,降者益少,密悔而止。武德元年九月,世充悉眾 決戰,先以騎數百渡河,密遣迎戰,驍將十餘人皆被 創返。明日,密留王伯當守金墉,自引精兵出偃師,北 阻邙山待之。密議所便,裴仁基曰:世充悉勁兵來,東 都必虛,請選眾二萬向洛,世充必自拔歸,我整軍徐 還。兵法所謂彼歸我出,彼出我歸,以疲之也。密眩於 眾,不能用。仁基擊地嘆曰:公後必悔。遂出兵陣。世充 陰索貌類密者,使縛之。既兩軍接,埃霧囂塞,世充軍, 江淮士,出入若飛,密兵心動。世充督眾疾戰,使索類 密者過陣,譟曰:獲密矣。士皆呼萬歲,密軍亂,遂潰。裴 仁基、祖君彥皆為世充所禽,偃師劫鄭頲叛歸世充。 密提眾萬餘馳洛口,將入城,邴元真已輸款世充,潛 導其軍。密知不發,期世充渡兵半洛水,掩擊之。候騎 不時覺,比出,世充絕河矣。即引騎遁武牢,真遂降,眾 稍散。密將如黎陽,或曰:向殺翟讓,世勣傷幾死,瘡猶 未平,今可保乎。時王伯當棄金墉屯河陽,密輕騎歸 之,謂曰:敗矣,久苦諸君,我今自刎以謝眾。伯當抱密 慟絕,眾皆泣,莫能仰視。密復曰:幸不相棄,當共歸關 中,密雖無功,諸君必富貴。掾柳燮曰:昔盆子歸漢,尚 食均輸。公與唐同族,雖不共起,然遏隋歸路,使無西, 故唐不戰而據京師,亦公功也。密又謂伯當曰:將軍 GJfont重,豈復與孤俱行哉。伯當曰:昔蕭何舉宗從漢,今 不昆季盡行,以為媿。豈公一失利,輕去就哉。雖隕首 穴胸,所甘已。左右感動,遂來歸。初,密建號登壇,疾風 鼓其衣,幾仆;及即位,狐鳴於旁,惡之。及將敗,鞏數有 回風發於地,激砂礫上屬天,白日為晦;屯營群鼠相 銜尾西北度洛,經月不絕。及入關,兵尚二萬。高祖使 迎勞,冠蓋相望,密大喜,謂其徒曰:吾所舉雖不就,而 恩結百姓,山東連城數百,以吾故,當盡歸國。功不減 竇融,豈不以台司處我。及至,拜光祿卿,封邢國公,殊 怨望。帝嘗呼之弟,妻以表妹獨孤氏。後禮寖薄,執政 者又求賄,滋不平。因朝會進食,謂王伯當曰:往在洛 口,嘗欲以崔君賢為光祿,不意身自為此。未幾,聞故 所部將多不附世充者,高祖詔密以本兵就黎陽招 撫故部曲,經略東都,伯當以左武衛將軍為密副。馳 驛東至稠桑驛,有詔復召密,密大懼,謀叛。伯當止之, 不從,乃曰:士立義,不以存亡易慮。公顧伯當厚,願畢 命以報。今可同往,死生以之,然無益也。乃簡驍勇數 十人,衣婦人服,戴羃GJfont,藏刀裙下,詐為家婢妾者,入 桃林傳舍,須臾變服出,據其城。掠畜產,趣南山而東, 馳告張善相以兵應己。熊州副將盛彥師率步騎伏 陸渾縣南邢公峴之下,密兵度,橫出擊,斬之,年三十 七,伯當俱死,傳首京師。時徐世勣尚為密保黎陽,帝 遣使持密首往招世勣。表請收葬,詔歸其尸,乃發喪, 具威儀,三軍縞素,以君禮葬黎陽山西南五里,墳高 七仞。密素得士,哭多歐血者。邴元真之降也,世充以 為行臺僕射,鎮滑州。密故將杜才幹恨其背密,偽以 兵歸之,斬取其首,祭密冢,巳乃歸國。

高開道[编辑]

《唐書·高開道傳》:開道,滄州陽信人。世煮鹽為生。少趫 勇,走及奔馬。隋大業末,依河間賊格謙,未甚奇之。會 謙為隋兵圍捕,左右奔散,無救者,開道獨身決戰,殺 數十人,捕兵解,謙得免,遂引為將軍。謙滅,與其黨百 餘人亡海曲。後出剽滄州,眾稍附,因北掠戍保,自臨 渝至懷遠皆破有之。復引兵圍北平,未下,隋守將李 景自度不能支,拔城去,開道據其地。武德元年,陷漁 陽郡有之。有鎧馬數千,眾萬人,自號燕王。先是,懷戎 浮屠高曇晟因縣令具供,與其徒襲殺令,偽號大乘 皇帝,以尼靜宣為耶輸皇后,建元法輪,遣使約開道 為兄弟,封齊王,開道引眾從之。居三月,殺曇晟,并其 眾,復稱燕王,建元,署置百官。竇建德圍羅藝于幽州, 藝請救,高開道以騎二千赴之,建德解去,乃因藝使 請降,詔以為蔚州總管、上柱國、北平郡王,賜姓李。開 道以輕騎五百抵幽州,欲圖藝。自從數騎入都督府, 且觀藝,藝與張飲盡歡,知不可圖,遂去。五年,幽州饑, 開道許輸以粟。藝遣老弱湊食,皆厚遇之。藝悅,不為虞,更發兵三千、車數百、馬驢千往請粟,開道悉留不 遣,遂北連突厥,告絕於藝,復稱燕,與劉黑闥聯兵入 寇。開道攻易州不克,遣將謝稜詭降於藝,請兵應接。 藝眾至,稜縱擊破之,因導突厥俱南,恆、定、幽、易等騷 然罹患。頡利以開道善攻具,與俱攻馬邑,拔之。時群 盜相繼平,開道欲降,自疑反覆得罪,猶恃突厥自安。 然將士多山東人,思歸,眾益厭亂。初,開道募壯士數 百為養子,衛閣下,及劉黑闥將張君立亡歸,開道命 與愛將張金樹分督之。金樹潛令左右數人偽與諸 養子戲,至夕,入閣,絕其弓弦,又取刀槊聚床下。既暝, 金樹以其徒譟攻之,數人者抱刀槊出閣。諸義子將 搏戰,亡弓槊。君立舉火外城應之,帳下大擾,養子窮, 爭歸金樹。開道顧不免,擐甲挺刃據堂坐,與妻妾奏 妓飲酒,金樹畏不敢前。天且明,開道先縊其妻妾及 諸子而後自殺。金樹羅兵取養子,皆斬之,亦殺君立 而歸。開道起兵凡八年滅。以其地為媯州,詔以金樹 為北燕州都督。

歷陽杜伏威[编辑]

《唐書·杜伏威傳》:伏威,齊州章丘人。少豪蕩,不治生貲, 與里人輔公祏約刎頸交。公祏數盜姑家牧羊以餽 伏威,縣跡捕急,乃相與亡命為盜,時年十六。伏威狡 譎多算,每剽劫,眾用其策皆效。嘗營護諸盜,出為導, 入為殿,故其黨愛服,共推為主。隋大業九年,入長白 山,依賊左君行,不得意,舍去,轉剽淮南,稱將軍。下邳 賊苗海潮擁眾鈔暴,伏威遣公祏脅諭曰:天下共苦 隋,豪桀相與興義,然力弱勢分不相統,合若以為彊, 則無事隋矣。公能為主,吾且從,不然,一戰以決。海潮 懼,即以眾下之。江都留守遣校尉宋顥將兵捕擊,伏 威與戰,偽北,誘顥墮葭榛澤中,順風縱火迫之,步騎 燒死幾盡。海陵賊趙破陣聞伏威兵少,輕之,召使并 力。伏威引親將十人操牛酒謁,勒公祏嚴兵待變。破 陣引伏威入幕,置酒,悉召酋首高會。伏威突斬破陣, 眾眙駭不及救,復殺數十人,下皆畏服,公祏兵亦至, 遂并其眾,至數萬。攻安宜,屠之。隋遣虎牙郎將來整 戰于黃花輸,伏威大敗,身重創,與公祏財有眾數百, 亡去,行收卒得八千,與虎牙郎將公孫上哲戰鹽城, 覆其軍。煬帝遣右禦衛將軍陳稜以精兵討之,稜不 敢戰,伏威遺以婦人服,書稱陳姥,怒其軍。稜果悉兵 至,伏威迎出挑戰,稜軍射中其額,伏威怒曰:不殺汝, 矢不拔。遂馳入稜陣,大呼衝擊,眾披靡,獲所射將,使 拔箭已,斬之,攜其首入稜軍示之,又殺數十人,遂大 潰,稜走而免。進破高郵,引兵度淮,攻歷陽,據之,稱總 管。分兵徇屬縣,皆下,江淮群盜爭附。伏威選敢死士 五千,號上募,寵厚之,與均甘苦,每攻取,必先登,戰罷, 閱創在背者殺之。所擄獲必分與麾下,士有戰死,以 其妻殉,故人自奮戰,無完敵。宇文化及以為歷陽太 守,不受。徙丹陽,自稱大行臺。始進用士人,繕利兵械, 薄賦斂,除殉葬法,民姦若盜及吏受賕,雖輕,皆殺無 赦。上表越王侗,侗以為東南道大總管,封楚王。是時, 秦王方討王世充,遣使招懷,伏威乃獻款。高祖授以 東南道行臺尚書令、江淮安撫大使、上柱國、吳王,賜 姓,豫屬籍,以其子德俊為山陽公,賜帛五千段,馬三 百匹。伏威遣其將陳正通、徐紹宗以兵會,取世充之 梁郡。又遣將王雄誕討李子通於杭州,禽以獻。破汪 華於歙州。盡有江東、淮南地,南屬嶺,東至于海。秦王 已平劉黑闥,師次曹、兗,伏威懼,乃入朝。詔拜太子太 保兼行臺尚書令,留京師,位在齊王元吉上,以寵之。 伏威好神仙長年術,餌雲母被毒,武德七年二月,暴 卒。初,公祏反,矯伏威令以紿眾,趙郡王孝恭既平公 祏,得反書以聞。高祖追其官,削屬籍,沒入家產。貞觀 元年,太宗知其冤,詔復官爵,以公禮葬,仍還其子封。 伏威有養子三十人,皆壯士,屬以兵,與同衣食,唯闞 稜、王雄誕知名。

輔公祏[编辑]

《唐書·輔公祏傳》:公祏,齊州臨濟人。隋季與鄉人杜伏 威為盜,轉掠淮南。伏威兵GJfont盛,自號總管,以公祏為 長史。賊李子通據江都,GJfont威使公祏以精卒數千度 江擊之。子通拒戰,眾十倍,銳甚。公祏選甲士千人,操 長刀居前,別以千人隨之,令曰:卻者斬。公祏以眾殿。 俄而子通方陣而進,長刀千人皆決死鬥,公祏縱左 右翼搏之,子通大潰,降其眾數千。伏威既遣使歸國, 武德二年,詔授公祏淮南道行臺尚書左僕射,封舒 國公。初,伏威與公祏少相愛,又兄事之,故軍中呼輔 伯,尊禮略等。伏威稍忌之,乃署養子闞稜為左將軍, 王雄誕為右將軍,推公祏為僕射,陰解其柄。公祏內 怏怏不平,乃與故人左游仙偽學辟穀以自晦。六年, 伏威入朝,留公祏居守,復令雄誕握兵副之,陰誡曰: 吾至京不失職,無容公祏為變。後左游仙說公祏反, 會雄誕以疾臥家,公祏奪其兵,紿言伏威移書令舉 事。八月,遂僭位,國稱宋,即陳故宮都之;殺王雄誕,署 百官,以左仙游為兵部尚書、東南道大使、越州總管;增修器械,轉廩食,遣將徐紹宗侵海州,陳正通寇壽 陽。詔趙郡王孝恭趨九江,嶺南大使李靖下宣城,懷 州總管黃君漢出譙,齊州總管李世勣繇淮、泗討之。 孝恭取蕪湖,下梁山三鎮。河南安撫大使任GJfont拔揚 子城,降偽將龍龕,遂據揚州。公祏復遣將馮惠亮、陳 當世屯博望山,陳正通、徐紹宗屯青州山以拒戰,孝 恭率諸將破之,惠亮、正通走,李靖躡追百餘里,眾悉 潰,正通等以五百騎奔丹陽。公祏懼,棄城奔左游仙 於會稽,兵尚數萬。夜至毗陵,能從者裁五百。偽將吳 騷、孫安謀執之,公祏棄妻子斬關遁,與腹心士數十 抵武康,野人執送丹陽,孝恭斬之,傳首京師,始公祏 佐伏威起據江東,距公祏死,凡十三年。

李子通[编辑]

《唐書·李子通傳》:子通,沂州丞人。少貧,以漁獵為生。居 其鄉,見斑白負戴,必代之,家有餘,則以賙人,而喜報 仇。隋大業末,長白山賊左才相自號博山公,子通依 之,以武力雄其間。鄉人有陷賊者,子通專經護之。方 是時,群盜GJfont忍,獨子通仁愛,歸者遂多,不半歲,有徒 萬人。才相畏忌,子通乃引眾渡淮,與杜伏威合。為隋 將來整所破,奔海陵,得眾二萬,自稱將軍。大業十一 年僭號楚王。宇文化及殺煬帝,以右禦衛將軍陳稜 為江都太守,已而稜降,高祖授以總管,即守其郡。子 通攻稜,稜窮,乞師於沈法興、杜伏威。伏威自將屯清 流,法興遣子綸屯揚子,間數十里。子通納言毛文深 請募吳人詐為法興兵夜襲伏威,二人遂交惡,無敢 先戰者。子通得悉力取江都,遂據之,稜奔而免。子通 僭即皇帝位,國號吳,建元明政。齊賊樂伯通先為化 及守丹陽,即以眾萬餘降之,子通用為尚書左僕射。 又敗法興兵,遂取晉陵,以法興所署掾李百藥為內 史侍郎,典文檄,尚書左丞殷芊為太常卿,司禮樂,繇 是江南士人多歸之。會伏威命輔公祏拔丹陽,進屯 溧水,子通戰敗,糧且盡,棄江都,保京口,伏威盡得其 地。俄東走太湖,裒散兵二萬人,復張,襲法興吳郡,破 之。據餘杭。東舉會稽,南距嶺,西抵宣城,北太湖,悉有 之。武德四年,伏威遣將王雄誕討子通。戰蘇州,敗績, 退保餘杭,雄誕進傅城。子通窮。乃降,伏威受之,并樂 伯通送京師。高祖薄其罪,賜宅一區、田五頃,賚予頗 厚。及伏威來朝,子通語伯通曰:東南未靖,而伏威來。 我故兵多在江外,若收之,可建大功。遂皆亡。及藍田, 為關吏所獲,並伏誅。方子通等僭盛時,復有朱粲、林 士弘、張善安亦竊名號於淮、楚間。

朱粲[编辑]

《唐書·朱粲傳》:粲,亳州城父人。初為縣史。大業中從軍, 伐賊長白山,亡命去為盜,號可達寒賊,自稱迦樓羅 王,眾十萬。度淮屠竟陵、沔陽,轉剽山南,所至殘戮無 遺GJfont。僭號楚帝,建元為昌達。攻拔南陽。義寧末,與山 南撫慰使馬元規戰寇軍,大敗,收餘眾,復振,至二十 萬。粲所克州縣皆發藏粟以食,遷徙無常,去輒燔廥 聚,毀城郭,不務稼穡,專以劫為資。於是人大餒,死者 係路,其軍亦匱,乃掠小兒烝食之。戒其徒曰:味之珍 寧有加人者。第使它國有人,我卹無儲哉。勒所部略 婦人孺兒分烹之,又稅諸城細弱以益糧。隋著作佐 郎陸從典、通事舍人顏愍楚謫南陽,粲初引為賓客, 後盡食兩家。俄而諸城懼,皆逃散。顯州首領楊士林、 田瓚起兵攻粲,旁郡響起,戰淮源,粲大敗,挈殘士奔 菊潭,遣使乞降。高祖以前御史大夫段確假散騎常 侍勞之。確醉,戲粲曰:君膾人多矣,若為味。粲曰:噉嗜 酒人,正似糟豚。確悸,罵曰:狂賊,歸朝乃一奴耳,復得 噬人乎。粲懼,收確于坐,并從者數十悉饔之,以饔左 右。遂屠菊潭,奔王世充,署龍驤大將軍。東都平,斬洛 水上。士庶競擲瓦礫擊其尸,須臾若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