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5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五十八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八卷《目錄》。

 《聲音異部彙考》一。

  《周禮》:春官大師

  《漢書》。五行志

  《南齊書》。五行志

  《續文獻通考》。物自鳴

  《管窺輯要》。城邑變異占 宮室變異占 器皿占 軍營器械占

 《聲音異部彙考》二。

  《周》。襄王一則 景王一則

  《漢》。成帝鴻嘉一則 哀帝建平一則 元壽一則 王莽大鳳一則

  後漢:獻帝建安二則

  晉。惠帝元康一則 孝武帝太元一則

  《南齊》:武帝永明二則

  梁。武帝天監二則 中大通二則 中大同一則

  陳。宣帝太建三則 後主至德一則

  北魏。太宗泰常一則 世祖太延一則 顯祖皇興二則 世宗延昌一則

  北齊:文宣帝天保一則

  《北周》:武帝建德一則

  隋。文帝開皇二則

  唐:高祖武德二則 高宗咸亨一則 中宗嗣聖一則 元宗開元二則 天寶一則 德

  宗貞元一則 文宗太和一則 僖宗廣明一則 中和一則 昭宗光化一則 天復二則

  《遼》。太宗大同一則 聖宗太平一則

  宋:神宗熙寧一則 高宗紹興二則 孝宗淳熙一則 光宗紹熙一則 恭帝德祐一則

  金。海陵正隆一則 世宗大定一則 宣宗興定一則 哀宗正大一則

  《元》:順帝至正一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成祖永樂一則 英宗正統一則 天順一則 憲宗成化一則 武

  宗正德三則 世宗嘉靖二則 穆宗隆慶一則 神宗萬曆三則

 《聲音異部總論》:

  《禮記》:樂記

 《聲音異部·紀事》。

《庶徵典》第一百五十八卷。

聲音異部彙考一[编辑]

《周禮》
[编辑]

《春官》
[编辑]

大師,「執同律」以聽軍聲而詔吉凶。

大師大起軍《師兵書》曰:「王者行師,出軍之日,授將弓矢,士卒振旅,將張弓大呼。大師吹律合音。商則戰勝,軍士強;角則軍擾多變,失士心;宮則軍和,士卒同心;徵則將急數怒,軍士勞;羽則兵弱少威明。」訂義《易》氏曰:「六律陽聲,六同陰聲。即陰陽以候其氣,則葭灰一動,而八風從律,以十二律應十二風,而後可以察天地之和。大師以是而聽軍聲,宜其吉凶應焉。」王昭禹曰:「師曠曰:『吾驟歌北風,又歌南風,南風不競,多死聲,楚必無功』。古之人所以望敵而知吉凶,先事而知勝負者,用此術也。然王者之師,而猶聽軍聲而詔吉凶。」蓋兵凶器,戰危事,聖人不敢輕也。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聽之不聰,是謂不謀,厥咎急,厥罰恆寒,厥極貧。 時則有鼓妖。君嚴猛而閉下,臣戰栗而塞耳,則妄 聞之氣發於音聲,故有鼓妖。」

《南齊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聽《傳》曰:「不聰之象」,見則妖生於耳,以類相動,故曰「有 鼓妖也。」一曰,聲屬鼓妖。

《續文獻通考》
[编辑]

《物自鳴》
[编辑]

《乾坤變異錄》:「人君宮室無故有聲,主兵起,若人家,主 家亡。」

《管窺輯要》
[编辑]

《城邑變異占》
[编辑]

城邑門戶忽鳴,有兵喪。

邑里社鳴,里有聖人出,百姓歸之,天子出宮。《京房》曰: 「社鳴實邑虛,虛邑實。」

《宮室變異占》
[编辑]

人君宮閣殿庭門戶無故有聲,謂之「壞宇」,不出二年 有兵,親戚謀叛。

「宮庭內忽聞鼓聲」,擊鼓應之,吉。

《器皿占》
[编辑]

車自鳴,有爭𩰚死傷; 鐘自鳴,國君凶。《潛潭巴》曰:「兵動。」一曰:鐘磬自鳴,庶雄 作亂,兵起,不出三年。

鼓自鳴,庫兵動。《天鏡占》曰:「鼓忽自鳴,敵兵來攻。一曰: 鐘自鳴,下人將叛;一曰:邑有寇邑。鼓自鳴,其邑亡釜竈鳴,不出一年,有喪家國;同 甑鳴而破,口舌,刑傷,六十日至。」

床自鳴,有死喪。

桌凳自鳴有火盜,有死喪。

廚櫃鳴,有死喪官訟。

食器忽自鳴,有𩰚爭死喪。 酒醬醋甕自鳴破者,《其家破》。

《軍營器械占》
[编辑]

「營中鼓自鳴,兵動凶;金鼓自鳴軍當罷。」一曰:「將有功。」 金鼓忽不鳴,兵且敗,將降。

軍中鼓角自鳴,暴兵至,鼓角無聲,軍必敗。

刀劍有聲鳴者,凶。刀劍無故自鳴,下僚欲叛,防遠之 吉,不然必被屠城。一曰,刀劍自鳴有聲,明日戰大勝。 他人不聞而獨自聞之,宜防賊來陰謀相害,在家疑 婦人左右奸刺。

聲音異部彙考二[编辑]

襄王二十四年晉侯柩有聲[编辑]

按《春秋》不書。 按《漢書五行志左傳》曰:釐公三十二 年十二月己卯,晉文公卒。庚辰,將殯於曲沃,出絳,柩 有聲如牛。劉向以為近鼓妖也。喪,凶事。聲如牛,怒象 也。將有急怒之謀,以生兵革之禍。是時秦穆公遣兵 襲鄭,而不假道還。晉大夫先軫謂襄公曰:「秦師過不 假塗,請擊之。」遂要崤阣以敗秦師。匹馬觭輪無反者, 操之急矣。晉不惟舊,而聽虐謀,結怨強國,四被秦寇, 禍流數世,凶惡之效也。

景王二十四年鑄無射鍾聲槬[编辑]

按《春秋》不書。 按《漢書五行志左氏傳》:昭公二十一 年春,周景王將鑄無射鍾,泠州鳩曰:「王其以心疾死 乎?夫天子省風以作樂,小者不窕,大者不槬,槬則不 容,心是以感,感實生疾。今鍾槬矣,王心弗堪,其能久 乎?」劉向以為是時景王好聽淫聲,適庶不明,思心霿 亂,明年以心疾崩。近心腹之痾,凶短之極者也。

[编辑]

成帝鴻嘉三年山鳴[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鴻嘉三年五月 乙亥,天水冀南山大石鳴,聲隆隆如雷,有頃,止聞平 襄二百四十里埜雞皆鳴。石長丈三尺,廣厚略等,旁 著岸脅,去地二百餘丈,民俗名曰石鼓。石鼓鳴有兵。 是歲廣漢鉗子謀攻牢篡,死罪囚鄭躬等盜庫兵,劫 略吏民,衣繡衣,自號曰「山君」,黨與寖廣。明年冬,乃伏 誅,自歸者三千餘人。後四年,尉氏樊並等謀反,殺陳 留太守嚴普,自稱將軍。山陽亡徒蘇令等黨與數百 人,盜取庫兵,經歷郡國四十餘,皆踰年乃伏誅。是時 起昌陵作者數萬人,徙郡國吏民五千餘戶,以奉陵 邑。作治五年不成,乃罷昌陵,還徙家石鳴,與晉《石言》 同應。師曠所謂「民力彫盡」,《傳》云:「『輕百姓』者也。」虒祁離 宮去絳都四十里,昌陵亦在郊埜,皆與城郭同占。城 郭屬金,宮室屬土,外內之別云。

哀帝建平二年殿中有聲如鍾[编辑]

按《漢書哀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平二年四月 乙亥朔,御史大夫朱博為丞相,少府,趙元為御史大 夫。臨延登受策。有大聲如鍾鳴,殿中郎吏陛者皆聞 焉。上以問黃門侍郎揚雄、李尋,尋對曰:『《洪範》所謂鼓 妖者也。師法以為人君不聰,為眾所惑。空名得進,則 有聲無形,不知所從生。其傳曰:『歲月日之中,則正卿 受』』」之。今以四月日加辰巳有異,是為中焉。正卿謂執 政大臣也。宜退丞相、御史,以應天變。然雖不退,不出 期年,其人自蒙其咎。揚雄亦以為鼓妖聽失之象也。 朱博為人強毅多權謀,宜將不宜相,恐有凶惡亟疾 之怒。八月,博、元坐為姦謀,博自殺,元減死論。京房《易 傳》曰:「令不脩本,下不安。金毋故自動,若有音。」

元壽元年秋九月孝元廟殿門銅龜蛇鋪首鳴[编辑]

按:《漢書哀帝本紀》云云。

王莽天鳳二年朱鳥門鳴[编辑]

按《文獻通考》:王莽天鳳二年十月戊辰,王路朱鳥門 鳴,晝夜不絕。崔發等曰:「虞帝闢四門,達四聰。門鳴者, 明當修先聖之禮,招四方之士也。」於是令群臣皆賀, 所舉四行,從朱鳥門入而對策焉。

後漢[编辑]

獻帝建安七年山鳴[编辑]

建安八年,山鳴。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安七八年 中,長沙醴陵縣有大山,常大鳴如牛呴聲,積數年。後 豫章賊攻沒醴陵縣,殺掠吏民。」

[编辑]

惠帝元康九年許昌城有聲如牛[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康九年三月有聲若牛,出許昌城。十二月,廢愍懷太子,幽於許宮。 明年,賈后遣黃門孫慮殺太子,擊以藥杵,聲聞於外。」 是其應也。

孝武帝太元十五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元十五年 三月己酉朔,東北方有聲如雷。」按劉向說,以為雷當 託於雲,猶君託於臣。無雲而雷,此君不恤於下,下人 將叛之象也。及帝崩而天下漸亂,孫恩、桓元交陵京 邑。

南齊[编辑]

武帝永明元年天有聲[编辑]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明元年十 一月癸卯夜。天東北有聲。至戊夜。」

永明十一年,殿屋鳴。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永明十一年七月,上不豫,徙御 延昌殿。始登階而殿屋鳴吒。上惡之,戊寅,大漸。」

[编辑]

武帝天監四年無雲有雷聲[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天監四年十一月甲午,天晴朗,西 南有電光,聞如雷聲。」

按《隋書五行志》:「天監四年十一月,天清朗,西南有電 光,有雷聲二。」《易》曰:「鼓之以雷霆。」近鼓妖。《洪範五行傳》 曰:「雷霆託於雲,猶君之託于人也。君不恤於天下,故 兆人有怨叛之心也。」是歲,交州刺史李凱舉兵反。 天監十九年,無雲而雷。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十九年九 月。西北隱隱有聲如雷。赤氣下至地。是歲盜殺東莞、 瑯琊二郡守。以朐山引魏軍。」

中大通六年無雲而雷[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中大通六年閏十二月景午,西南 有雷聲。二。」 按《五行志》,「其年北梁州刺史藺欽舉兵 反。」

中大同元年竟天有聲[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中大同元年「六月辛巳,竟天有聲, 如風雨相擊薄。」

[编辑]

宣帝太建二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陳書宣帝本紀》:太建二年「十二月癸巳夜,西北有 雷聲。」

按《隋書五行志》:「太建二年十二月,西北有聲如雷。其 年湘州刺史華皎舉兵反。」

太建十二年,有聲如雷。

按《陳書宣帝本紀》:太建十二年「九月癸未夜,天東南 有聲,如風水相擊,三夜乃止。」

太建十四年,後主即位,天有聲。

按《南史陳後主本紀》,「太建十四年春正月,即皇帝位。 八月癸未夜,天有聲如風水相激。乙酉夜亦如之。九 月辛亥夜,天東北有聲如蟲飛,漸移西北。」

後主至德元年天有聲[编辑]

按《陳書後主本紀》:「至德元年九月丁巳,天東南有聲 如蟲飛。」

北魏[编辑]

太宗泰常四年祭白登廟有車騎聲[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四年八月,帝嘗於 白登廟,將薦熟,有神異焉。太廟博士許鍾上言曰:「臣 聞聖人能饗帝,孝子能饗親。伏惟陛下孝誠之至,通 於神明。近嘗於太祖廟有車騎聲從北門入,殷殷轞 轞,震動門闕,執事者無不肅懷,斯乃國祚永隆之兆。 宜告天下,使知聖德之深遠。」

世祖太延四年有聲如鼓[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延四年十月 辛酉。有聲如大鼓。西北行。」

顯祖皇興元年七月東北無雲而雷[编辑]

按《魏書顯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云云。

皇興二年七月,東北有聲如雷。

按《魏書顯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云云。

世宗延昌二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延昌元年二月 己酉,有聲起東北,南引,殷殷如雷,二聲而止。」

北齊[编辑]

文宣帝天保四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天保四年四月戊午,西南有 大聲如雷。」

按《隋書五行志》:「大保四年四月,西南有聲如雷。是時 帝不恤天下,興師旅。」

北周[编辑]

武帝建德六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建德六年「正月壬辰,西方有聲如 雷者一。」

按《隋書五行志》:「建德六年正月,西方有聲如雷。未幾 吐谷渾寇邊

[编辑]

文帝開皇十四年連雲山鳴[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皇十四年正 月旦,廓州連雲山有聲如雷。是時五羌反叛,侵擾邊 鎮。」

開皇二十年,天有聲。

按《隋書文帝本紀》:三十年四月乙亥,天有聲如瀉水, 自南而北。 按《五行志》:二十年無雲而雷。京房易飛 侯曰:「國將易君,下人不靜,小人先命,國凶,有兵甲。」後 數歲,帝崩,漢王諒舉兵反,徙其黨數十萬家。

[编辑]

高祖武德二年山鳴[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武德二年三月, 太行山聖人崖有聲,占曰:「有寇至。」

武德三年,地有聲。

按《唐書高祖本紀》:「三年二月丁酉,京師西南地有聲。」

按《五行志》:「三年二月丁丑,京師西南有聲如崩山。」

《近鼓》,妖也。說者以為人君不聰,為眾所惑。則有聲無 形。不知所從生。

高宗咸亨元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咸亨元年二月丁巳,東南有聲若 雷。」

中宗嗣聖七年即武后天授元年無雲而雷[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授元年九月。 檢校內史宗秦客拜日。無雲而雷震。近鼓妖也。

元宗開元二十三年石鳴[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元二十三年 十二月己巳,《龍池聖德頌》,「石自鳴,其音清遠如鐘磬。」 石與金同類。《春秋傳》:「怨讟動於民,則有非言之物。」言 石鳴,近石言也。

開元二十八年,山鳴。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元二十八年 夏六月,吐蕃圍安戎城,斷水路,城東山鳴石坼,湧泉 二。」

天寶十載鐘自鳴[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寶十載六月, 大同殿前鐘自鳴。占曰:「庶雄為亂。」

天寶十四載,天有聲。

按,《唐書元宗本紀》:十四載「五月,天有聲於浙西。」

德宗貞元十三年街鼓不鳴[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貞元十三年六 月丙寅,天晦,街鼓不鳴。」

文宗太和三年殿吼[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和三年。南蠻 圍成都。毀玉晨殿為礧。有吼聲三。乃止。」

僖宗廣明元年碑鳴[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廣明元年華岳 廟元宗御製碑,隱隱然有聲,聞數里間,浹旬乃止。」近 石言也。

中和二年無雲而雷[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中和二年十月, 「西北方無雲而雷。」

昭宗光化三年鐘自鳴[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化三年冬。武 德殿前鐘聲忽嘶嗄。」

天復元年鐘自鳴[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化三年武德 殿前鐘嘶嗄。天復元年九月,聲又變小。」

天復三年,有聲,出梁邸廳事。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復三年十月 甲午,有大聲出於宣武節度使廳事。近鼓妖也。 按《冊府元龜》,唐天復三年十月甲午,有大聲出於梁 邸之廳事,帝甚驚駭。占者曰:「當有大慶。」復封魏王。

[编辑]

太宗大同元年行在御幄有聲[编辑]

按《遼史太宗本紀》:「大同元年夏四月丙辰朔,發自汴 州,次赤岡,夜有聲如雷,起於御幄。」

聖宗太平五年濼有聲[编辑]

按《遼史聖宗本紀》:「太平五年三月,魚兒濼有聲如雷。」

[编辑]

神宗熙寧六年西北有聲[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熙寧六年秋七月丙寅夜,西北有 聲如磑。」

高宗紹興七年無雲而雷[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紹興七年五 月,「汴京無雲而雷。」是歲偽齊亡。

紹興三十年,「無雲而雷。」

按《宋史高宗本紀》:「三十年十月癸亥,日中無雲而雷。」 按《文獻通考》:「三十年十月庚戌,晝漏半,無雲而雷。」

孝宗淳熙十四年有大聲發大內[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熙十四年六月「甲申昧爽,禱雨太乙宮。乘輿未駕,有大聲自內發, 及和寧門,人馬辟易相踐,有失巾屨者。」

光宗紹熙二年鼓自鳴[编辑]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紹熙二年,溫 州瑞安縣感應侯廟鼓自鳴,後邑有巨寇舁鼓去。先 是鼓上有書曰:「鼓響盜長,鼓壞盜敗。」寇果以旬日就 僇。與《晉志》隆安石鼓鳴孫恩同占。

恭帝德祐二年有聲出府中[编辑]

按《宋史二王本紀》:德祐二年五月「乙未朔,陳宜中等 乃立昱於福州,以為宋王,改元景炎。改福州為安福 府,溫州為瑞安府,郊赦。是日黎明,有大聲出府中,眾 皆驚仆。」

[编辑]

海陵正隆六年臨潢空中有車馬聲[编辑]

按《金史海陵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八月,時臨 潢府聞空中有車馬聲,仰視見風雲杳靄,神鬼兵甲 蔽天,自北而南,仍有語促行者。未幾,海陵下詔南征。」

世宗大定十三年塔上有音樂聲[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定十三年八 月丁丑,策試進士於憫忠寺,夜半忽聞音樂聲起東 塔上,西達於宮,考官完顏蒲捏、李晏等以為文運始 開,得賢之兆。」

宣宗興定三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興定三年夏四月癸未,陝西黑風 晝起,有聲如雷。」

哀宗正大五年御座上聞人聲[编辑]

按《金史哀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正大五年 八月御座。上聞若有言者曰:「不放捨則何。索之不見。」

[编辑]

順帝至正十八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至正十八年三月辛丑,大同路夜 黑氣蔽西方,有聲如雷。少頃,東北方有雲如火,交射 中天,遍地俱有火,空中有兵戈之聲。」

[编辑]

太祖洪武五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明昭代典則》:「洪武五年八月,太原府徐溝縣西北, 空中有聲如雷。」

洪武十一年,遂昌有「大聲。」

按《續文獻通考》:「洪武十一年,處州遂昌縣奏,有大聲 如鐘,自天而下,無形,或以為鼓妖。次年官民俱災。」

成祖永樂十三年山呼萬歲者三[编辑]

按《明通紀》:永樂十三年三月,貴州布政司蔣廷瓚言, 「去年北征班師,詔至大岩山,有聲連呼萬歲者三,咸 謂皇上恩威遠加,山川效靈之徵。禮部尚書呂震請 率群臣上表賀。上曰:『人臣事君當以道,阿諛取容,非 賢人君子所為。呼譟山谷之間,空虛之聲相應,理或 有之,豈是異事?布政司官不察以為祥爾為國大臣, 不能辨其是非,又欲進表媚朕,非君子事君之道』。」遂 已。

英宗正統二年井內有兵戈聲[编辑]

按《貴州通志》:「正統二年,騰衝守禦千戶所井內夜有 兵戈聲,一月乃止。」

天順七年空中有聲[编辑]

按《明通紀》:天順七年二月,會試場屋災,舉子焚死者 數十人。是月晦夜,空中有聲。李賢密疏曰:「傳言無形 有聲,謂之鼓妖,上不恤民則有此異。惟陛下憫念元 元,凡一切不便於民者悉皆停罷,則災變可弭。」上覽 之,復命賢上寬恤事件,密封以來。賢因疏十事上陳, 上皆從之,即詔行天下。賢又請罷江南所造緞疋及 磁器,清錦衣衛所監罪人,止各邊守臣進貢,及止下 番所遣使臣,停中外買辦採辦。上不從。賢執之數四, 上不從,止取前十條行之。左右見賢力爭,皆寒慄。同 列亦為賢懼,賢曰:「古之大臣,知無不言。今雖不能盡 然,至於利害,繫國家安危者,豈可默默以苟祿位?」然 上知賢之深,終不以為忤也。

按《名山藏》:天順七年二月,上諭李賢曰:「近聞空中有 聲,天譴也,宜祈禱。」賢對曰:「考之於書,無形有聲,名曰 鼓妖。君不卹民,天下怨叛,則妖生焉。乞行蠲恤之政。」 上曰:「朕心也。」

憲宗成化十四年早朝聞甲兵聲[编辑]

按《名山藏》,「成化十四年八月戊申早朝,東班官若聞 有甲兵聲者,皆辟易不成列,衛士露刃備不虞,久始 定,莫知故。」

武宗正德四年空中有聲[编辑]

按《江南通志》:「正德四年,應天空中有聲自北來,如數 萬甲兵,民皆震恐,數日乃止。」

正德七年,「始皇廟鐘鼓自鳴。」

按:《續文獻通考》:「正德七年春三月二十三日,山東文 登縣秦始皇廟鐘鼓無故自鳴。」

正德八年,「淳于髡塚鳴。」

按《山東通志》:「正德八年,益都窩駝村淳于髡塚中,有
考證.svg
聲如牛鳴,半日方止。」

世宗嘉靖二十九年有聲自天而下[编辑]

按《廣西通志》:「嘉靖二十九年六月,富川縣白日有聲, 如洪濤號激,自天而下,移時聲住,雨如注,後大旱。」 嘉靖四十二年,孝感民壁間有聲。

按《湖廣通志》:「嘉靖四十二年,孝感陡岡埠民壁間有 聲,人叩以吉凶得失,往往奇中。」

穆宗隆慶二年空中有聲[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隆慶二年三月,直隸新城縣空中迅 響如雷。」

神宗萬曆二年有聲如雷[编辑]

按《福建通志》:「萬曆二年八月晝暝,空中有聲如雷。 萬曆二十六年,西寧鐘自鳴。」

按《續文獻通考》:「萬曆二十六年五月,西寧古浪城樓 大鐘連鳴三陣。」

萬曆二十八年,鐘自鳴。

按《續文獻通考》:「萬曆二十八年九月,鄖陽巡撫鄭國 任奏,公署東北角樓上鐘大鳴三聲。」

聲音異部總論[编辑]

《禮記》:

《樂記》
[编辑]

凡音者,生人心者也。情動於中,故形於聲,聲成文謂 之「音。」是故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 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聲音之道,與政 通矣。

集說此言音生於人心之感,而人心哀樂之感,由於政治之得失,此所以慎其所以感之者也。治世政事和諧,故形於聲音者安以樂;亂世政事乖戾,故形於聲音者怨以怒;將亡之國,其民困苦,故形於聲音者哀以思。此聲音所以與政通也。《詩疏》曰:「雜比曰音,單出曰聲。樂之情,發見於言語之聲,於時雖言哀樂之事,未有宮商之調,惟是聲耳。至於作詩之時,則次序清濁,節奏高下,使五聲為曲,似五色成文,即是為音。此詩被諸絃管,乃名為樂。」長樂陳氏曰:「心以感物而動為情,情以因動而形為聲。聲者情之所自發;而音者又雜比而成者也。治世以道勝欲,其音安以樂,《雅》《頌》之音也,政其有不和乎?亂世以欲勝道」,其音怨以怒,鄭、衛之音也,政其有不乖乎?亡國之音,則桑間、濮上,非特哀以思而已,其民亦已困矣。由是觀之,世異異音,音異異政,夫豈聲音自與政通耶?蓋其道本於心與情然也。《書》曰:「八音在治忽。」《國語》曰:「政象樂。」亦斯意歟?

宮為君,商為臣,角為民,徵為事,羽為物,五者不亂則 無《懘》之音矣。

集說劉氏曰:「五音之本,生於黃鐘之律,其長九寸,每寸九分,九九八十一,是為宮聲之數。三分損一以下生徵,則去二十七得五十四也。徵三分益一以上生商,則加十八得七十二也。商三分損一以下生羽,則去二十四得四十八也。羽三分益一以上生角,則加十六得六十四也。角聲之數,三分之不盡一算,其數不行,故聲止於五」,此其相生之次也。宮屬土,絃用八十一絲為最多,而音至濁,於五聲獨尊,故為君;象商屬金,絃用七十二絲,聲次濁,故次於君而為臣。象角屬木,絃用六十四絲,聲半清半濁,居五聲之中,故次於臣而為民。象徵屬火,絃用五十四絲,其聲清,有民而後有事,故為事;象羽屬水,絃用四十八絲為最少,而聲至清。有事而後用物,故為物象。此其大小之次也。五聲固本於黃鐘為宮,然還相為宮,則其餘十一律皆可為宮。宮必為君,而不可下於臣,商必為臣,而不可土於君。角、民、徵事、羽,物皆以次降殺。其有臣過君、民過臣、事過民、物過事者,則不用正聲而以半聲應之,此八音所以克諧而無奪倫也。然聲音之道與政相通,必君、臣、民、事、物五者各得其理而不亂,則聲音和諧而無惉懘也。惉懘者,敝敗也。

宮亂則荒,其君驕;商亂則陂,其臣壞;角亂則憂,其民 怨;徵亂則哀,其事勤;羽亂則危,其財匱。五者皆亂,迭 相陵,謂之慢。如此,則國之滅亡無日矣。

集說此言審樂以知政。若宮亂則樂聲荒散,是知由其君之驕恣使然也。餘四者例推。陳氏曰:「五聲含君、臣、民、事、物之象,必得其理,方調得律呂,否則有臣陵君、民過臣而謂之奪倫矣。此卻不比漢儒附會效法之言,具有此事,毫髮不可差。設或樂聲奪倫,即其國君、臣、民、物必有不盡分之事。如州鳩、師曠皆能以此知彼」,正是樂與政通。延平黃氏曰:「其君不驕,則其宮不亂;其宮不亂,則其音不荒;其財不匱,則其羽不亂;其羽不亂,則其音不危。故曰:『五者不亂,則無《惉懘》之音矣』。」

《鄭》《衛》之音,亂世之音也,比於慢矣。《桑間》《濮上》之音,亡 國之音也。其政散,其民流,誣上行私,而不可止也。

集說此「慢」字承上文「謂之慢」而言,比近也。《桑間濮上

衛地濮水之上,桑林之間也。《史記》言,衛靈公適晉,舍濮上,夜聞琴聲,召師涓聽而寫之。至晉,命涓為平公奏之。師曠曰:「此師延靡靡之樂。武王伐紂,師延投濮水死,故聞此聲必於濮水之上也。政散故民罔其上,民流故行其淫蕩之私也。」 張子曰:「鄭、衛地濱大河沙地,土薄故其人氣輕浮,其地平下故其質柔弱;其地」 肥饒,不費耕耨,故其人心怠惰。其人情性如此,其聲音亦然,故聞其樂,使人如此懈慢也。朱子曰:「鄭聲之淫甚於衛,夫子論為邦,獨以鄭聲為戒,蓋舉重而言也。」 延平黃氏曰:「誣上則天下之誠心喪,行私則天下之和心喪,此亡國之音所以作也。」

聲音異部紀事[编辑]

《左傳》襄公十八年,楚師伐鄭,涉于魚齒之下,甚雨,楚 師多凍,役徒幾盡。晉人聞有楚師,師曠曰:「不害吾驟 歌《北風》,又歌《南風》,南風不競,多死聲,楚必無功。」 《宋書。五行志》,太康之中,天下為《晉世寧》之舞,手接桮 槃反覆之歌曰:「《晉世寧》,舞《桮槃》。」夫樂生人心,所以觀 事,故《記》曰:總干山立,武王之事也;發揚蹈厲,太公之 志也。武亂皆坐周、召之治也。又曰:「其治民勞者舞《行 綴》遠,其治民逸者舞《行綴》近。」今接桮槃於手上而反 覆之,至危也。桮槃者,酒食之器也。而名曰《晉世寧》者, 言晉世之士偷苟於酒食之間,而其知不及遠。晉世 之寧,猶桮槃之在手也。

《晉書石勒載記》:勒膽力雄武,父老及相者皆曰:「此人 狀貌奇異,志度非常,其終不可量也!」勸邑人厚遇之, 時多嗤笑。惟鄔人郭敬陽、曲甯驅以為信然,並加資 贍。勒亦感其恩,為之力耕,每聞鞞鐸之音,歸以告其 母,母曰:「作勞耳鳴,非不祥也。」大安中,并州饑亂,勒乃 自鴈門還依甯驅,既而賣與荏平人師懽為奴。有一 老父謂勒曰:「君魚龍髮際上四道己成,當貴為人主。」 甲戌之歲,王彭祖可圖。勒曰:「若如公言,弗敢忘德。」忽 然不見。每耕作於野,常聞鼓角之聲。勒以告諸奴,諸 奴亦聞之,因曰:「吾幼來在家,恆聞如是。」諸奴歸以告 懽,懽亦奇其狀貌而免之。

《五行志》:蘇峻在歷陽,外營,將軍鼓自鳴,如人弄鼓者。 峻手自破之曰:「我鄉土時有此,則城空矣。」俄而作亂 夷滅。此聽不聰之罰也。

石季龍末,洛陽城西北九里,石牛在青石趺上,忽鳴, 聲聞四十里。季龍遣人打落兩耳及尾,鐵釘釘四腳, 尋而季龍死。

吳興長城夏架山有石鼓,長丈餘,面逕三尺,其下有 盤石為足,鳴則聲如金鼓,三吳有兵。至安帝隆安中 大鳴,後有孫恩之亂。

《南齊書祥瑞志》:「世祖於南康郡內作伎,有絃無管,於 是空中有篪聲,調節相應。」

《南史范雲傳》:「梁武為司徒祭酒,與雲俱在竟陵王西 邸,情好歡甚。永明末,梁武與兄懿卜居東郊之外,雲 亦築室相依。梁武每至雲所,其妻常聞蹕聲。」

《南史到彥之傳》:「彥之孫撝,撝弟子治。治子仲舉,仕梁 為長城令,政號廉平。陳文帝居鄉里,常詣仲舉。時天 陰雨,仲舉獨坐齋內,聞城外有簫鼓聲,俄而文帝至, 仲舉異之,乃深自結。」

《北史尒朱榮傳》,秀容界有池三所,在高山上,清深不 測,相傳曰祁連池,魏言天池也。父新興曾與榮游池 上,忽聞簫鼓音,謂榮曰:「古老相傳,聞此聲皆至公輔, 吾年老暮,當為汝耳。」榮襲爵後,除直寢游擊將軍。 《周書。太祖本紀》,太祖為征西將軍,嘗從數騎於野,忽 聞簫鼓之音,以問從人,皆云莫之聞也。

《隋書五行志》:「大業中,滏陽石鼓頻歲鳴。其後天下大 亂,兵戎並起。」

《唐書李嗣真傳》:「嗣真為始平令,風化大行。時章懷太 子作《寶慶曲》,閱於太清觀。嗣真謂道人劉概、輔儼曰: 『宮不召商,君臣乖也。角與徵戾,父子疑也。死聲多且 哀,若國家無事,太子任其咎』。俄而太子廢,概等奏其 言,擢太常丞,知五禮儀,封常山縣子。嗣真常曰:『隋樂 府有《堂堂曲》,明唐再受命,比日有『側堂堂,撓堂堂』之』」 謠,側不正也。撓,危也。皇帝病日侵,事皆決中宮,持權 與人,收之不易。宗室雖眾,居中制外,勢且不敵。諸王 殆為后所蹂踐,吾見難作不久矣。

雍州人裴知古,亦善樂律。長安中,為太樂令。神龍元 年正月,享太廟,樂作,知古密語萬年令元行沖曰:「金 石諧婉,將有大慶,在唐室子孫乎?」是月,中宗復位。人 有乘馬者,知古聞其嘶,乃曰:「馬鳴哀,主必墜死。」見新 婚者,聞佩聲,曰:「終必離。」訪之皆然《五行志》:翰林院有鈴,夜中文書入,則引之以代傳呼。 長慶中,河北用兵,夜輒自鳴,與軍中息耗相應,「聲急 則軍事急,聲緩則軍事緩。」

《冊府元龜》:「李濤為平章事。乾祐元年三月,中書廚釜 鳴者三,不數日又鳴者三,俄又鳴者一,其聲甚異。至 是濤罷免。」揚雄謂之「鼓妖」,近類此乎?

周王峻為樞密使初降制除青州有司撰製《旄節》以 備迎授前之夕其旄節有聲甚異聞者駭之主者曰: 「安重誨授河中節亦有此異焉」峻心惡之以是尤加 狂躁尋誅死。

《續文獻通考》:太平中,南院大王耶律制心,一日沐浴 更衣而臥,家人聞絲竹之聲,怪而視之,則遠逝矣。 《宋史劉羲叟傳》:羲叟長於星曆術數。皇祐五年,日食 心,時胡瑗鑄鐘,弇而直,聲鬱不發。又陝西鑄大錢,羲 叟曰:「此所謂害金再興。」與周景王同占,上將感心腹 之疾。其後仁宗果不豫。

《劉溫叟傳》:溫叟孫几知保州,請老還為祕書監致仕。 嘗遊佛寺,聞鐘聲曰:「聲澌而悲,主者且不利。」是夕,主 僧死在保州,聞角聲曰:「宮微而商離。」至秋,守臣憂之, 及期,几遇疾。

《揮麈後錄》:李釜字元量,淮水人。家世業儒,其母懷娠, 誕彌之日,晨起庖下釜鳴甚可畏,聲絕,免身育男,其 父即名之曰釜。既長,乃負才名於未第時。建中靖國 龍飛,遂魁天下。政和末,自省郎出牧真州,向伯恭為 判官,忤漕意,對移六合尉,伯恭但書舊銜。時蔡元長 之甥陳求道為通判郡事,釜席間戲語云:「此所謂終 不去帝號者也。」是時語禁正嚴,求道告訐於朝,興大 獄,釜坐免官就擢,求道守儀真,死則死矣,終不去帝 號。事見《晉書載記》小寇王始之語。

《揮麈餘話》:紹興甲子歲,衢婺大水。今首台余處恭未 十歲,與里人共處一閣,凡數十輩在焉。閣被漂,幾沈 空中有聲云:「余端禮在內,當為宰相,可令愛護之。」少 選一物如黿鼉,其長十數丈,來負其閣,達於平地,一 閣之人皆得無它。

李畋《該聞錄》:畋生於丑門昌西橋所居之南,舊有一 宅,高敞虛閴,人不可居。每至昏瞑間,於堂壁之下有 聲,漸近,若銅鈴之響,或四或五,繚繞宇內,至曉始息。 先考好接士,遍訪人問其故,時有焦道士曰:「妖祥之 興,本由陰陽五行之氣相剋減而然也。凡二氣相搏 為聲,此必因氣畜在一隅,故成妖爾。」謂遍室中屋壁 狹隘之處,俾其開豁虛明,發泄滯氣,然後復新其壁。 先考如其言,果妖不復作畋。自《幼誌》之後,有朋友凶 宅者,以此傳之,皆驗。

《癸辛雜識》:德祐國將亡之際,福王府假山石一峰高 二丈,忽行出廳事而仆,其所乘大舟,若牛鳴者三。 甲戌歲,越中榮邸兩舫舟忽有聲如牛吼,移時方止, 俗謂之「船吟」,不祥之徵也。未幾,有透渡之禍。庚寅歲 十一月朔,西興渡以舟子不謹,驅趁渡人上沙太早, 既而潮至,趨岸不及,溺死者近百人。時王篠竹、孫小 隱同問渡,目觀其事,以鈔一錠命舟,僅救三人,孫遂 以事白省。遂斷兩監渡官各一百七十,稍人則處典 刑以謝溺者。既而渡口之舟復大吼,豈溺者有知而 然耶?

《輟耕錄》:「至元庚寅冬,江浙行省官立相哥、沙不丁輩 德政碑,穹窿莫比,特闕坐石。時趙若晦者,素善諂媚, 以楊和王墳域所有為言,役人夫數千,拖拽而至。畢 工之日,是夜省堂中火爐鳴,直至昧爽方休。嗣是夜 以為常。又梟鳴梁壓,虎入城市。越明年春,相哥敗,諸 公俱罹奇禍,豈非事有先兆與?」

「金石草木之變異,雜見於傳記,數年來天下擾攘,怪 事尤甚,信前人之書不誣也。」至正丙申,浙西諸郡皆 有兵。正月,嘉興楓涇鎮戴君實門首柳樹若牛鳴者 三,主人與僕從悉聞之,斬其樹。不一月,苖軍抄掠貲 產,又兩月,屋燬於兵。是歲寒食日,海鹽州趙初心率 子姓輩詣先壟汛掃松楸,忽聞如老鸛作聲,戛戛不 絕。審聽所在,乃是一柏樹。頃間,眾樹同聲和之,一二 時方止,舉家惶惑。至八月,苖軍火其居。明年六月,紅 軍掠貨財婦女,而姪善如死於難。予親見君實館賓 黃伯成與初心之孫元衡說。元衡,善如子也。其事雖 遲速不同,而二家之遭禍則一。吁,誠異哉!

《續文獻通考》:「至正十二年,寇起蘄黃,將由義興取道 犯浙西。義興王子明,多藏三代鼎彝,又購得一商彝, 鑿深窖以埋之。既入窖,彝作牛鳴者七夜,因取出,寄 田家窖。後遭發掘,獨此彝得存。」

二十四年四月十五日,華亭五保楊巷邵浦雲之「西 清菴,廊屋一十九間,每間屋柱皆有聲,其聲如以桶 覆水面而擊其底者,人以手按之,則振掉而起,經時 方止。」

《水東紀略》:「程公信、白公圭偕赴春明,時入旅肆中,其 家忽鍋鳴,二公以為不祥兆,遂出避之,鍋聲隨其車 數里而止。後二公相繼為大司馬《明外史雍泰傳》:「泰擢南京戶部尚書,致仕,年八十餘 卒。卒時,榻下有聲若霆者。」

《福建通志》:「宣德五年,長泰縣林震宅前兩井鳴三日。 是年震狀元及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