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8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十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八十卷目錄

 冬部彙考

  易經說卦傳

  書經周官

  詩經小雅四月章

  禮記王制

  周禮春官 秋官 冬官

  爾雅釋天

  易飛候不周風用事

  易通統圖北陸

  尚書考靈耀昴為冬期

  春秋感精符山大霧

  春秋說題辭稻含水

  孝經鉤命決時政

  素問四氣調神大論篇 玉機真藏論篇 六節藏象論篇 診要經終論篇 脈要精

  微論篇 藏氣法時論篇

  管子幼官篇 四時篇 五行篇 七臣七主篇 禁藏篇 度地篇 輕重己篇

  尸子冬為信

  漢書律歷志 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訓 時則訓 五位 主術訓 汜論訓

  春秋繁露五行逆順篇 五行五事篇

  大戴禮記千乘篇

  晉書律曆志

  梁元帝纂要冬時景略

  農政全書冬氣十八候

  遵生八牋冬三月調攝總類 修養腎臟法 冬三月行腎臟導引法 冬季攝生

  消息論 冬時幽賞

  直隸志書肅寧縣

  江西志書武寧縣 寧州

  福建志書福寧州

  廣東志書新安縣 石城縣 儋州

 冬部藝文一

  感時賦          晉陸機

  冬日可愛賦        唐齊映

  冬日可愛賦         席夔

  冬賦           宋吳淑

 冬部藝文二詩詞

  元冥          漢鄒子樂

  雜詩           晉張華

  雜詩            張協

  時興詩           盧諶

  詠冬            曹毗

  詠冬          宋謝惠連

  冬日            鮑照

  冬緒羈懷示蕭諮議虞田曹劉江二常侍

               齊謝脁

  冬日晚郡事隙        前人

  冬曉          梁簡文帝

  元圃寒夕          同前

  奉和湘東王冬曉應令    庾肩吾

  冬曉           蕭子暉

  奉和湘東王冬曉應令    劉孝綽

  冬日家園別陽羨始興    劉孝勝

  奉和湘東王冬曉應令    劉孝威

  冬曉           劉孝先

  冬日傷志篇       北齊邢卲

  冬夜酬魏少傅直史館     前人

  冬宵各為四韻       唐太宗

  冬日臨昆明池        同前

  冬宵引          宋之問

  冬郊行望          王勃

  冬日見牧牛人擔青草歸    張說

  子夜冬歌         崔國輔

  冬夜書懷          王維

  冬日野望         于良史

  賦得冬日可愛       庾承宣

  賦得冬日可愛        陳諷

  負冬日          白居易

  冬日峽中旅泊       劉言史

  冬日觀早朝        施肩吾

  冬日山居思鄉        周賀

  冬日五湖館水亭懷別     杜牧

  同州冬日陪吳常侍閒宴    馬戴

  冬日寫懷          薛能

  冬夜和范祕書宿祕省中作   李頻

  冬日            方干

  冬日            韓偓

  冬日道中          伍喬

  答宋之問冬宵引     司馬承禎

  冬日寄僧友        釋無可  宮詞        花蕊夫人徐氏

  冬夜寄溫飛卿       魚元機

  山中冬日         宋林逋

  冬不出吟          邵雍

  貧女吟        前人

  冬夜           孔平仲

  冬日雜興四首      張耒

  冬日道間         黃公度

  冬日田園雜興       范成大

  冬夜吟           陸游

  冬日二首        朱熹

  冬日早作         裘萬頃

  冬日書懷          徐璣

  冬日            利登

  次韻屏翁冬日        戴昺

  冬          金宇文虛中

  蘭溪道中         元王惲

  山中冬日寄綠坡      尹廷高

  冬            張養浩

  山中樂           何中

  東湖冬景          楊載

  冬景四首        葉顒

  冬詞            郭玨

  冬月詞          鄭奎妻

  冬暖           明劉基

  冬日道中          童冀

  冬             康海

  冬江           高世彥

  香奩冬詞以上詩   媛孟淑卿

  桃源憶故人        宋秦觀

  菩薩蠻           舒亶

  少年遊          周邦彥

  滿路花           前人

  憶王孫           李甲

  念奴嬌冬日賞梅聞岑守得祠管鑑

  柳梢青冬月海棠     盧炳

  菩薩蠻           黃昇

  念奴嬌冬晚山陰溪上   張炎

  滿庭芳冬以上詞   明吳子孝

 冬部選句

歲功典第八十卷

冬部彙考[编辑]

《易經》
[编辑]

說卦傳[编辑]

勞乎《坎》,

坎是象水之卦,水行不舍晝夜,所以為「勞」卦。又是正北方之卦,斗柄指北,於時為冬,冬時萬物閉藏,納受為勞,是坎為勞卦也。

《書經》
[编辑]

周官[编辑]

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時地利。」

蔡傳「《冬官》卿主國空土,以居士、農工商四民,順天時以興地利。」按《周禮冬官》則記考工之事,與此不同。葢本闕《冬官》,漢儒以《考工記》當之也。

《詩經》
[编辑]

小雅四月章[编辑]

冬日烈烈,飄風發發。

朱注《烈烈》猶栗烈也。大全呂氏曰:「冬日」,猶云「冬時」也。

《禮記》
[编辑]

王制[编辑]

天子諸侯宗廟之祭,「冬曰烝。」

陳注疏曰:烝者,眾也。冬時物成者眾也。

《周禮》
[编辑]

春官[编辑]

《大宗伯》「以烝冬享先王。」

訂義《鄭鍔》曰:「冬以備物為主,烝者物畢皆可烝,於是而備物也。」

以賓禮親邦國,冬見曰「遇。」

訂義鄭康成曰:「遇,偶也。欲其若不期偶至也。」

秋官[编辑]

大行人,「掌大賓之禮及大客之儀,以親諸侯;冬遇,以 協諸侯之慮。」

訂義《鄭鍔》曰:「冬者收藏之時,慮欲其隱,故取收藏之時以協之。」

冬官闕漢儒以考工記代之[编辑]

訂義趙氏曰:「先王建官,始於《天官》,掌邦治」,至《冬官》而

經理之事終矣。「名官以冬」 ,此其旨也。

《爾雅》
[编辑]

釋天[编辑]

冬為《元英》,

冬之氣和,則黑而清英。

冬為「安寧。」

此亦「冬」之別號。

《易飛候》
[编辑]

不周風用事[编辑]

冬,「乾王」,不,《周風》用事,人君當興邊兵、治城郭,行刑,斷 獄訟,繕宮殿。

《易通統圖》
[编辑]

北陸[编辑]

冬日行北方黑道,曰「北陸。」

《尚書考靈耀》
[编辑]

昴為冬期[编辑]

虛「星為秋候,昴為冬期,陰氣相佐,德乃不邪,子助母 收合子符。」

《春秋感精符》
[编辑]

山大霧[编辑]

山冬大霧,十日已上不除者,崩之候。

《春秋說題辭》
[编辑]

稻含水[编辑]

稻之為言藉也,稻冬含水,盛其德也。故稻太陰精舍, 水漸洳,乃能化也。江旁多稻,固其宜也。

《孝經鉤命決》
[编辑]

時政[编辑]

《冬》,政不失,少疾喪。

《素問》
[编辑]

四氣調神大論篇[编辑]

冬三月,此為「閉藏。」

萬物收藏閉塞而成冬也。

水冰地坼,無擾乎陽。

坼,裂也。陽氣收藏,故不可煩擾以泄陽氣。

早臥晚起,必待日光。

早臥晚起。順養閉藏之氣。必待日光。避寒邪也。

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

若伏若匿,使志無外也。若有私意,若已有得,神氣內藏也。夫腎藏志,心藏神,用三「若」字者,言冬令雖主閉藏,而心腎之氣,時相交合。故曰私者,心有所私得也。

去寒就溫,無泄皮膚,使氣亟奪。

「去寒就溫。養標陽也。膚腠者。陽氣之所主也。夫陽氣根於至陰。發於膚表。外不固密。則裏氣亟起以外應。故無洩皮膚之陽。而使急奪其根氣也。」此言冬令雖主深藏。而標陽更宜固密。

此冬氣之應,養藏之道也。

凡此應冬氣者,所以養藏氣之道也。

逆之則傷腎,春為痿厥,奉生者少。

腎屬水,王於冬,逆冬藏之氣則傷腎,腎氣傷,至春為痿厥之病,因奉生者少故也。《葢》!肝木生於冬水,主春生之氣而養筋,筋失其養則為痿,生氣下逆則為厥。

玉機真藏論篇[编辑]

帝曰:冬脈如營,何如而營?岐伯曰:冬脈者腎也,北方 水也,萬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氣來沈以搏,故曰營, 反此者病。

營,居也。言冬氣之安居於內,如萬物之所以合藏也。《沈而搏》者,沈而有石也。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氣來如彈石者,此謂太過, 病在外;其去如數者,此謂不及,病在中。」

「如彈石」者,石而強也。腎為生氣之原,數則為虛,生氣不足也。

帝曰:「冬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過則 令人解」,脊脈痛而少氣。不欲言,其不及則令人心 懸如病饑。中清,脊中痛,小腹滿,小便變。帝曰:「善。」

腎為生氣之原,而主閉藏,太過則氣外泄,而根本反傷,故為懈惰少氣。生陽之氣不足,故脊中痛。心主言而發原於腎,根氣傷故不欲言也。其不及則心腎水火之氣不能交濟,故令人心懸如病饑。中脅骨之杪。當兩腎之處。腎之生陽不足。故。中冷也。腎合膀胱。腎虛而不能施化。故小便變而小腹滿也。

六節藏象論篇[编辑]

「腎」者主蟄,封藏之本,精之處也。其華在髮,其充在骨, 為陰中之少陰,通於冬氣。

冬令之時,陽氣封閉,蟄蟲深藏,腎主冬藏,故為蟄,封藏之本。蓋蟄乃生動之物,以比生陽之氣,至春一陽初生,而蟄蟲復振矣。腎為水藏,受五藏之精液而藏之,故為精之處也。髮乃血之餘,血乃精之化,故其華在髮。腎主骨,故其充在骨也。腎為陰

藏而有《坎》中之陽。故為陰中之少陰。而通於冬氣。冬主水也。

診要經終論篇[编辑]

九月十月,陰氣始冰,地氣始閉,人氣在心。

收藏之氣,從天而降,肺屬乾金而主天,為心藏之葢,故秋冬之氣,從肺而心,心而腎也。少陰主冬令,故先從手少陰而至於足少陰。

十一月十二月,冰復,地氣合,人氣在腎。

《冰復》者,一陽初復也。「地氣合」者,地出之陽,復歸於地,而與陰合也。腎主冬藏之氣,故人氣在腎。

脈要精微論篇[编辑]

冬日在骨,蟄蟲周密。君子居室。

冬令閉藏,故脈沈在骨,如蟄蟲之封閉,如君子之居室,藏而勿出也。

藏氣法時論篇[编辑]

腎主冬,足少陰、太陽主治,其日壬癸。腎苦燥,急食辛 以潤之,開湊理,致津液,通氣也。

腎主冬水之令,足少陰主癸水,太陽主壬水,二經相為表裏,而主治其經氣。壬屬陽水,癸屬陰水,在時主冬,在日為壬癸。腎者水藏,喜潤而惡燥,宜食辛以潤之,謂辛能開湊理,使津液行而通氣,故潤也。

《管子》
[编辑]

幼官篇[编辑]

冬行秋政,霧行夏政,雷行春政,烝泄,十二始寒盡刑, 十二小榆賜予,十二中寒收聚,十二中榆大收,十二 寒至靜,十二大寒之陰,十二大寒終,三寒同事,六行 時節,君服黑色,味鹹,味聽徵聲,治陰氣,用六數飲於 黑,后之并以鱗獸之火,爨藏慈厚行薄純,坦氣修通, 凡物開靜,形生理,器成於僇,教行於鈔,動靜不記,行 止無量,戒審四時以別息,異出入以兩易,明養生以 解固,審取與以總之。一會諸侯令曰:「非元帝之命,毋 有一日之師役!」再會諸侯令曰:「養孤老,食常疾,收孤 寡。」三會諸侯令曰:「田租百取五,市賦百取二,關賦百 取一,毋乏耕織之器。」四會諸侯令曰:「修道路,偕度量 一稱數,藪澤以時禁發之。」五會諸侯令曰:「修春秋冬 夏之常,祭食天壤山川之故,祀必以時。」六會諸侯令 曰:「以爾壤生物共元官,請四輔,將以祀上帝。」《七會諸 侯令》曰:「官處四體而無禮者流之焉莠命。」八會諸侯 令曰:「立四義而無議者,尚之於元官,聽於三公。」九會 諸侯令曰:「以爾封內之財物國之所有為幣。」九會大 命焉,出常至千里之外,二千里之內諸侯,三年而朝。 《習命》二年,三卿使四輔。一年正月朔日,令大夫來修 受命。三公二千里之外,三千里之內,諸侯,五年而會。 至習命三年,名卿請事。二年,大夫通吉凶。十年,重適, 入正禮義。五年,大夫請受變。三千里之外,諸侯世一 至,置大夫以為廷,安入共受命焉?此居《於圖》北方。

四時篇[编辑]

北方曰月,其時曰冬,其氣曰寒。寒生水與血,其德淳 越,溫怒周密,其事號令,修禁,徙民令靜止,地乃不泄, 斷刑致罰,無赦有罪,以符陰氣,大寒乃至,甲兵乃強, 五穀乃熟,國家乃昌,四方乃備,此謂月德。月掌罰,罰 為寒。冬行春政則泄,行夏政則雷,行秋政則旱。是故 冬三月以壬癸之日發五政:一政曰:「論孤獨,恤長老」; 二政曰:「善順陰,修神祀,賦爵祿,授備位;三政曰:效會 計,毋發山川之藏;四政曰:捕姦遁,得盜賊者有賞;五 政曰:禁遷徙,止流民,圉分異;五政苟時,冬事不過,所 求必得,所惡必伏。」

五行篇[编辑]

「睹壬子水行御。」天子出令,命左右使人內御。御其氣 足,則發而止,其氣不足,則發𢵧瀆盜賊。數劋竹箭,伐 檀柘,令民出獵,禽獸不釋巨少而殺之,所以貴天地 之所閉藏也。然則羽卵者不段,毛胎者不?「𣎜婦不 銷棄,草木根本美。」七十二日而畢。

按:𢵧謂遮禁也。群聚之,謂其閉藏之氣不足,則𢵧防盜賊,以助其閉藏之也。劋削竹箭以為矢也,伐檀柘所以為弓也。貴天地閉藏,故校獵取禽以助也。生氣泄,殺氣藏,泄盛虛藏實之驗之。「足不足」 者,驗天地之氣藏也。藏足者,來復歸根,所謂「暢月」 是也。陽氣生而止,不助以殺。不足者,陰內疏而不窒,陽外浮而不反,必助陰抑陽,遏使下藏,閉盜賊之中漏,殺草木鳥獸之外榮,是為「貴藏」 也。以殺得生,殺中之生,貞下之元也。謂贊氣化以養元之道。

睹壬子水行,御天子決塞,動大水,王后夫人薨,不然, 則羽卵者,段毛胎者。《𣎜婦》銷棄草木,根本不美,七 十二日而畢也。

七臣七主篇[编辑]

冬無賦爵賞祿,傷伐五穀。冬政不禁,則地氣不藏。

禁藏篇[编辑]

冬收五藏,最萬物,所以內作民也。

===度地篇===當冬三月,天地閉藏,暑雨止,大寒起,萬物實熟,利以 填塞空郄,繕邊城塗郭術,平度量,正權衡,虛牢獄,實 廥倉,君修樂,與神明相望,凡一年之事畢矣。舉有功, 賞賢,罰有罪,遷有司之吏而第之。不利作土功之事, 利耗什分之七,土剛不立。

常以冬日,順三老、里有司、伍長以冬賞罰,使各應其 賞而服其罰。

輕重己篇[编辑]

以秋日至始,數四十六日,秋盡而冬始。天子服黑絻, 黑而靜處,朝諸侯卿大夫列士,循於百姓,發號出令 曰:「毋行大火,毋斬大山,毋塞大水,毋犯天之隆。」天子 之冬禁也。

以秋日至始,數九十二日,天子北出九十二里而壇, 服黑而絻黑,朝諸侯卿大夫列士,號曰「發繇。」趣山人 斷伐,具械器;趣菹人薪雚葦,足蓄積。三月之後,皆以 其所有易其所無,謂之大通三月之蓄。凡在趣耕而 不耕,民以不令,不耕之害也,宜芸而不芸,百草皆存, 民以僅存,不芸之害也,宜穫而不穫,風雨將作,五穀 「以削,士民零落」,不穫之害也。「宜藏而不藏。霧氣陽,陽, 宜死者生,宜蟄者鳴」,不藏之害也。「張耜當弩,銚耨當 劍,戟,穫渠當脅。」「蓑笠。」當櫓,故耕械具則戰械備 矣。

《尸子》
[编辑]

冬為信[编辑]

冬為信,北方為冬,冬,終也。北,伏方也。是故萬物冬皆 伏,貴賤若一,美惡不減,信之至也。

《漢書》
[编辑]

律歷志[编辑]

「太陰」者,北方北伏也。陽氣伏於下,於時為冬,冬,終也。 物終藏乃可稱。

天文志[编辑]

辰星曰「北方冬水」,知也,聽也。知虧聽失,逆冬令,傷水 氣,罰見辰星。

《淮南子》
[编辑]

天文訓[编辑]

北方水也,其帝顓頊,其佐元冥,執權而治冬,其神為 辰星,其獸元武,其音羽,其日壬癸。

《秋分》四十六日而立冬,草木畢死,音比南呂。加十五 日,斗指亥,則「小雪」,音比無射。加十五日指壬,則「大雪」, 音比應鍾。加十五日指子,則冬至,音比黃鍾。加十五 日指癸,則「小寒」,音比應鍾。加十五日指丑,則「大寒」,音 比無射。

太陰治冬,則欲猛毅剛彊。

時則訓[编辑]

冬行春令,泄行夏令,旱行秋令,霧

五位[编辑]

北方之極,自九澤窮夏晦之極,北至令正之谷,有凍 寒積冰雪雹,霜霰漂潤。群水之野,顓頊、元冥之所司 者,萬二千里。其令曰:「申群禁,固閉藏,修障塞,繕關梁, 禁外徙,斷罰刑,殺當罪;閉關閭,大搜客,止交游,禁夜 樂,蚤閉晏開以塞。姦人已得,執之必固。天節已幾,刑 殺無赦。雖有盛尊之親,斷以法度,毋行水,毋發藏,毋」 釋罪。

主術訓[编辑]

人君上因天時,下盡地財,中用人力,丘陵阪險不生 五穀者,以樹竹木,冬伐薪蒸,以為民資。

汜論訓[编辑]

古者民澤處復穴,冬日不勝霜雪霧露,聖人乃作,為 之築土構木,以為宮室。

《春秋繁露》
[编辑]

五行逆順篇[编辑]

水者冬藏至陰也。宗廟祭祀之始,敬四時之祭,禘祫 昭穆之序,天子祭天,諸侯祭土,閉門閭,大搜索,斷刑 罰,執當罪,飭關梁,禁外徙,恩及於水,則醴泉出,恩及 介蟲,則黿鼉大為,靈龜出。如人君簡宗廟,不禱祀,廢 祭祀,執法不順,逆天時則病流腫,水脹痿痺,孔竅不 通,咎及於水,霧氣冥冥,必有大水,水為民害,咎及介 蟲,則龜深藏黿鼉呁。

五行五事篇[编辑]

王者無失謀,然後冬氣得,故謀者主冬。冬陰氣始盛, 草木必死。王者能聞事審謀慮之,則不侵伐。不侵伐 且殺,則死者不恨,生者不怨。冬日至之後大寒。萬 物藏於下,於時暑為賊,故王者輔之以急,斷之以事, 水潤下也。冬行夏政則蒸,行春政則雷,行秋政則旱, 冬失政,則夏草木不實,霜五穀疾枯。

《大戴禮記》
[编辑]

千乘篇[编辑]

司空司冬,以制度制地事,準揆山林,規表衍沃畜水 行衰濯浸,以節四時之事,治地遠近,以任民力,以節 民食。太古食壯之食,攻老之事。公曰:「功事不少而餱

糧不多乎?」子曰:「太古之民,秀長以壽者,食也;在今之
考證.svg
民,羸醜以胔者,事也。太古無游,民食節事時,民各安

其居,樂其宮室,服事信上,上下交信,地移民。在今之」 世,上治不平,民治不和,百姓不安其居,不樂其宮,老 疾用財,壯狡用力,於茲民游;薄事貪食,於茲民憂。古 者《殷書》「為成男成女,名屬升於公門。」此以氣食得節, 作事得時,勸有功。夏服君事不及暍,冬服君事不及 凍,是故年穀不成,天之饑饉,道無殣者。在今之世,男 女屬散,名不升於公門。此以氣食不節,作事不成,天 之饑饉,於時委,民不得以疾死。是故立民之居,必於 中國之休,地因寒暑之和,六畜育焉,五穀宜焉。辨輕 重,制剛柔,和五味,以節食時事。東辟之民曰「夷精以 僥,至於大遠,有不火食者矣。南辟之民曰蠻信以朴, 至於大遠,有不火食者矣。西辟之民曰戎勁以剛,至 於大遠,有不火食者」矣。北辟之民,曰:「狄肥以戾」,至於 大遠,有不火食者矣。及中國之民,曰:「五方之民,有安 居和味咸,有實用,利器知通之信令之。」及量地度居, 邑,有城郭,立朝市地以度邑,以度民,以觀安危,距封 後利,先慮久固,依固可守,為奧可久。能節,四時之事, 霜露時降,方冬三月,草木落,庶虞藏,五穀必入於倉, 於時有事,蒸於皇祖皇考,息國老六人,以成冬事。

《晉書》
[编辑]

律曆志[编辑]

水音羽,三分商,去一以生,其數四十八。屬水者以為 最清,物之象也。冬氣和,則羽聲調。

《梁元帝纂要》
[编辑]

冬時景略[编辑]

冬曰三冬、九冬;天曰上天;風曰寒風、勁風、嚴風、厲風、 哀風、陰風;景曰冬景寒景;時曰寒辰;節曰嚴節;鳥曰 寒鳥寒禽;草曰寒卉黃草;木曰寒木寒柯,素木寒條。

《農政全書》
[编辑]

冬氣十八候[编辑]

「立冬之節,首五日水始冰,次五日地始凍,後五日雉 入大水為蜃。次小雪中氣,初五日虹藏不見,次五日 天氣騰,地氣降,後五日閉塞而成冬。」次仲冬大雪節 氣,初五日鶡鴠不鳴,次五日虎始交,後五日荔挺出。 次冬至中氣,初五日蚯蚓結,次五日麋角解,後五日 水泉動。次季冬小寒節氣,初五日鴈北鄉,次五日鵲 「始巢,後五日雉始雊。次《大寒中氣》,初五日雞始乳款 冬華,次五日征鳥厲疾,後五日水澤腹堅,凡此六氣 一十八候,皆冬氣正養藏之令。」

《遵生八牋》
[编辑]

冬三月調攝總類[编辑]

《禮記》曰:「北方為冬,冬之為言中也,中者藏也。」《管子》曰: 「陰氣畢下。」《律志》曰:「北方陰也,伏也。陽伏於下,於時為 冬。」蔡邕曰:「冬者,終也,萬物於是終也。日窮於次,月窮 於紀,星迴於天,數將幾終,君子當審時節,宣調攝,以 衛其生。」

立冬水相,冬至水旺,立春水休,春分水廢,立夏水囚, 夏至水死,立秋水歿,秋分水胎,言水孕於金矣。

修養腎臟法[编辑]

當以冬三月,面北向平坐,鳴金梁七,飲玉泉,三更北 吸元宮之黑氣入口,五吞之,以補吹之損。

冬三月行腎臟導引法[编辑]

可正坐,以兩手聳托,右引脅三五度,又將手返著膝, 挽肘,左右同,綟身三五度,以足前後踏,左右各數十 度,能去腰腎風邪積聚。

冬季攝生消息論[编辑]

冬三月,天地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陽,早臥晚起,以 待日光,去寒就溫,毋泄皮膚,逆之腎傷,春為痿厥,奉 生者少,斯時伏陽在內,有疾宜吐,心膈多熱,所忌發 汗,恐泄陽氣故也。宜服酒浸補藥,或山藥酒一二杯, 以迎陽氣,寢臥之時,稍宜虛歇,宜寒極方加綿衣,以 漸加厚,不得一頓便多,惟無寒即已,不得頻用大火 烘炙,尤甚損人手足應心。不可以火炙手,引火入心, 使人煩躁。不可就火烘炙食物。冷藥不治,熱極熱藥 不治,冷極水就濕,火就燥耳。飲食之味,宜減鹹增苦, 以養心氣。冬月腎水味鹹,恐水剋火,心受病耳,故宜 養心。宜居處密室,溫煖衣衾,調其飲食,適其寒溫。不 可冒觸寒風,老人尤甚。恐寒邪感冒,「多為嗽逆、麻痺、 昏眩等疾。」冬月陽氣在內,陰氣在外,老人多有上熱 下冷之患,不宜沐浴,陽氣內蘊之時,若加湯火所通, 必出大汗。高年骨肉疏薄,易於感動,多生外疾。不可 早出,以犯霜威。早起服醇酒一杯以禦寒,晚服消痰 涼膈之藥以平和心氣,不令熱氣上湧。切忌房事。不 可多食炙煿肉、麪、餛飩之類。 《雲笈七籤》云:「冬月夜臥,叩齒三十六通,呼腎神名,以 安腎臟。晨起亦然。」《書》云:「冬時忽大熱作,不可忍受,致 生時患。」故曰:「冬傷於汗,春必溫病。」神名元真

又云:「大雪中跣足做事,不可便以熱湯浸洗,觸寒而 回。寒若未解,不可便喫熱湯熱食,須少頃方可。」 又云:「冬夜臥被葢太煖,睡覺即張目吐氣,以出其積毒,則永無疾。」

又云:「冬臥頭向北,有所利益,宜溫足凍腦。」

又云:「冬夜不宜以冷物鐵石為枕,或焙煖枕之,令人 目暗。」

冬夜漏長,不可多食硬物,并濕軟果餅,食乾須行百 步,摩腹法搖動令消方睡,不爾後成腳氣。

《金匱要略》曰:「冬夜伸足,臥則一身俱煖。」

又曰:「冬三月,勿食豬羊等腎。」

《本草》云:「惟十二月可食芋頭,他月食之發病。」

又云:「冬月不宜多食蔥,令人發疾。」

《千金方》曰:「冬三月宜服藥酒一二杯,立春則止,終身 常爾,百病不生。」

《纂要》曰:「鍾乳酒方,服之補骨髓,益氣力,逐寒濕。」其方 用地黃八兩巨勝子一升,熬搗爛牛膝四兩五加皮 四兩地骨皮四兩桂心二兩防風二兩仙靈皮三兩 鍾乳粉五兩甘草湯浸三日,更以牛乳一碗,將乳石 入瓷瓶浸過,於飯上蒸之,乳盡傾出,煖水淘淨碎研 右諸藥為中末,入絹囊盛,浸好醇酒三斗,罎內五日 後可取服之。十月初一日服起,至立春日止。

冬氣寒,宜食黍。以熱性治其寒,焚炙飲食,并火焙衣 服。

「冬三月,六氣十八候,皆正養藏之」,令人當閉精塞神, 以厚斂藏。

《瑣碎錄》曰:「冬月勿以梨攪熱酒飲,令人頭旋,不可支 吾。」

冬時幽賞[编辑]

湖凍初晴遠泛

西湖之水,非嚴寒不冰,冰亦不堅。冰合初晴,朝陽閃 爍,湖面冰澌瓊珠,點點浮泛。時操小舟,敲冰浪遊,觀 冰開水路,儼若舟引長蛇,晶瑩片片堆疊。家僮善擊 冰爿,舉手鏗然,聲溜百步,恍若星流。或衝激破碎,狀 飛玉屑,大快寒眼。幽然此興,恐人所未同。扣舷長歌, 把酒豪舉,覺我陽春滿抱。白雪知音,忘卻冰湖雪岸 之為寒也。舊聞戒涉春冰。胸中不抱懼心。又何必以 涉冰為戒。

雪霽策蹇尋梅

畫中「春郊走馬,秋溪把釣,策蹇尋梅」,莫不以朱為衣 色,豈果無為哉?似欲妝點景象,與時相宜,有超然出 俗之趣。且衣朱而遊者,亦非常客,故三冬披紅氈衫, 裹以氈笠,跨一黑驢,禿髮童子,挈尊相隨,踏雪溪山, 尋梅林壑,忽得梅花數株,便欲傍梅席地,浮觴劇飲, 沈醉酣然,梅香撲袂,不知身為花中之我,亦忘花為 目中景也。然尋梅之蹇。扣角之犢,去長安車馬何涼 涼卑哉。且為眾嗤究境幸免覆轍。

《三茅山頂望》,江天雪霽,

三茅乃郡城內山高處,襟帶江湖,為勝覽最歡喜地。 時乎積雪初晴,疏林開爽,江空漠漠寒煙,山迥重重 雪色,江帆片片,風度銀梭,村樹幾家,影寒玉瓦。山徑 人跡,板橋客路,車飜縞帶,樵歌凍壑,魚釣冰蓑。目極 去鳥歸雲,感我遠懷無際。時得僧茶烹雪,村酒浮香, 坐傍幾樹梅花,助人清賞更劇。

西溪道中玩雪

「往年因雪霽偶入西溪,何意得見世外佳景。日雖露 影,雪積未疏,竹眠低地,山白排雲。風迴雪舞,撲馬嘶 寒,玉墮冰柯,沾衣生濕。遙想梅開萬樹,目亂飛花,自 我人跡遠來,踏破瑤街十里,生平快賞,此景無多。」因 念雪山苦行,妙果以忍得成。吾人片刻沖風,便想擁 爐醉酒。噫!恣慾甚矣!雖未能以幽冷攝心,亦當以清 寒煉骨。

山頭玩賞茗花

《兩山種茶頗蕃》,仲冬花發,若月籠萬樹。每每入山,尋 茶勝處,對花默共色笑,忽生一種幽香,深可人意。且 「花白若剪雲綃,心黃儼抱檀屑。」歸折數枝,插觚為供, 枝梢苞萼,顆顆俱開,足可一月清玩。更喜香沁枯腸, 色憐青眼,素艷寒芳,自與春風,姿態迥隔。幽閒佳客, 孰過於君。

登眺天目絕頂

武林萬山皆自天目分發,故地鈴有《天目生來兩乳 長偈》。冬日木落,作天目看山之遊。時得天氣清明,煙 雲淨盡。扶策躡巔,四望無際。兩山東引,高下起伏,屈 曲奔騰,隱隱到江始盡,真若龍翔鳳舞。目極匹練橫 隔,知為錢塘江也。外此茫茫,是為東海,幾簇松筠。山 僧指云:「往宋王侯廢塚。噫!山川形勝,千古一日曾無」 改移,奈何故宮《黍離》,陵墓丘壑,今幾變遷哉!重可慨 也。

山居聽人說書

老人畏寒,不涉世故,時向山居,曝背茅簷,看梅初放。 鄰友善談,炙糍共食,令說宋江最妙,回數,歡然撫掌, 不覺日暮。吾觀道左豐碑,人間銘頌,是亦《水滸傳》耳, 豈果真實不虛?故說。更惜未必得同此傳世傳人口。

《掃雪烹茶》《玩畫》。

考證.svg
茶以雪烹,味更清冽,所為「半天河水」是也。不受塵垢,

幽人啜此,足以破寒時乎?南窗日暖,喜無觱發惱人 靜展古人畫軸,如《風雪歸人》,《江天雪棹》,《溪山雪竹》《關 山雪運》等圖,即假對真,以觀古人摹擬筆趣。要知實 景畫圖,俱屬造化機局。即我把圖是人玩景對景觀 我謂非我在景中,千古塵緣,孰為真假?當就圖畫中 了悟。

雪夜煨芋談禪

雪夜偶宿禪林,從僧擁爐,旋摘山芋,煨剝入口,味較 市中美甚,欣然一飽。因問僧曰:「有為是禪,無為是禪, 有非所有,無非所無,是禪乎?」僧曰:「子手執芋是禪,更 從何問?」余曰:「何芋是禪?」僧曰:「芋在子手,有耶?無耶?謂 有何有?謂無何無?有無相滅,是為真空。非空非非空, 空無所空,是名曰禪。執空認禪,又著實相,終不悟禪, 此非精進力。到得慧根緣,未能頓覺,子曷觀芋乎?芋 不得火,口不可食。火功不到,此芋猶生。」須火到芋熟, 方可就齒舌消滅。是從有處歸無,芋非火熟,子能生 嚼芋乎?「芋相終在不滅手,芋嚼盡。謂無非無,無從有 來;謂有非有,有從無滅。子手執芋,今著何處?余時稽 首慈尊,禪從言下喚醒。」

山窗聽雪敲竹

《飛雪》有聲,惟在竹間最雅。「山窗寒夜時聽雪洒竹林。 淅瀝蕭蕭,連翩瑟瑟聲韻。悠然逸我清聽,忽爾迴風 交急。折竹一聲,使我寒氈增冷。暗想金屋人歡,玉笙 聲醉,恐此非爾歡。」

除夕「登吳山」 ,看《松盆》。

除夕,惟杭城居民家戶架柴燔燎,火光燭天,撾鼓鳴 金,放炮起火,謂之「松盆。」無論他處無敵,即杭之鄉村 亦無此勝。斯時抱幽趣者,登吳山高曠,就南北望之, 紅光萬道,炎燄火雲,街巷分岐,光為界隔。聒耳聲喧, 震騰遠近;觸目星丸,錯落上下,此景是大奇觀。幽立 高空,俯眺囂雜,覺我身在上界。

雪後鎮海樓觀晚炊

滿城積雪,萬瓦鋪銀,鱗次高低,盡若堆玉。時登高樓 凝望,目際無痕,大地為之片白。日暮晚炊千門,青煙 四起,縷縷若從玉版紙中,界以烏絲闌畫,幽勝妙觀, 快我冷眼,恐此景亦未有人知得。

《直隸志書》
各省風俗同者不載
[编辑]

肅寧縣[编辑]

冬,天「南風三日雪。」

《江西志書》
[编辑]

武寧縣[编辑]

冬,東風則雪,冬冰不堅,諸種宜豫。

寧州[编辑]

冬,霧《亢暘》。

《福建志書》
[编辑]

福寧州[编辑]

十月為「小陽」,春倏變而暖,花有非其時而開者。忽然 寒生,人人挾纊。十一月十二月則皆炙火矣。寒甚則 雨,加以風之凜栗則雪,深山窮谷雪逾大。

《廣東志書》
[编辑]

新安縣[编辑]

三冬少雪。

石城縣[编辑]

秋冬之交,濕鬱中人,多染寒熱,或成困瘧。冬有霜無 雪,水極寒不冰,草枯,諸木惟桃李梅柳黃落。時或盛 燠單衣、揮箑,盛寒則明年豐熟。

儋州[编辑]

冬夜煖雨。

冬部藝文一[编辑]

《感時賦          》晉·陸機

「悲夫!冬之為氣,亦何憯懍以蕭索。」天悠悠其彌高,霧 鬱鬱而四幕。夜綿邈其難終,日晼晚而易落。敷層雲 之葳蕤,墜零雪之揮霍。冰冽冽而寢興,風漫漫而妄 作。鳴枯條之泠泠,飛落葉之漠漠。山崆巃以含翠,川 蜲蛇而抱涸。望八極以曭漭,普宇宙而寥廓。伊天時 之方慘,曷萬物之能歡。魚微微而求偶,獸岳岳而相 攢。猨長嘯於林杪,鳥高鳴於雲端。矧余情之含悴,恆 睹物而增酸。歷四時之迭感,悲此歲之已寒。撫傷懷 以嗚咽,望永路而汍瀾。

冬日可愛賦        唐齊映[编辑]

閉天地,成四時者元冬;麗乎天,明萬方者白日。至若 斗杓移指,寒氣入律。霜涵冰以凝沍,風落木兮,蕭飋 始成。乾以運行乃宅,巽而是出。明在地上,望杲杲於 扶桑;光搖水中,疑泛泛而萍實。「故日出暘谷,眾人熙 熙。」苦寒者自我而燠若,即幽者自我而明之。將所鑒 而並鑒,故無私而不私。懿夫吾君之威,可畏可愛,象嚴凝以神武,配耀靈於光大,是以愚智必仰賴者也。 又如殘夜猶昧,破積陰以重光;晨霜正繁,濟輿民於 附火。聖人納諫,亦替否而獻可。同彼天象,發陽明以 自東;觀乎《道經》,體人庶而居左。君法日也,申文明於 九重;臣諫君也,扇和氣於三冬。故時以泰,歲以豐。方 夔龍而並騖,與步驟而追蹤。

冬日可愛賦以陽德淳耀消暢寒氣為韻  席夔[编辑]

冬實窮節,日為至陽。節窮而栗冽凝慘,陽至而焜耀 舒光。方傷竹彫松之嚴,物無不懼;睹麗天出地之旭, 愛何可忘?觀其昇曭朗以自東,蕩沈陰於有北,不赫 矣以難向,誠溫然而可即。依巢之鳥,感微煦而和鳴; 帶雪之林,假餘光而改色。所以就之稱堯帝之聖,比 之成晉臣之德。彼谷隱巖居之子,無衣無褐之人,照 臨遵夫和氣,偃曝得夫天真。慘怛潛收,戚戚之容咸 革;溫仁遠被,熙熙之化斯淳。故得廓開曀霾,洞達遐 徼,融液冰渚,依稀雪嶠,散九陌以無氛,委千門以通 照。彼繩樞甕牖,既臨砌而樂我無私;雖熊席狐裘,亦 舍爐而欣夫有曜。且《四月》歌其烈烈,雨雪苦其瀌瀌, 既飄風而忽至,何見晛而聿消。豈若儲精在於宣明, 舒德本乎洪暢。異春畫暄妍之色,無夏天赫曦之狀。 微溫椒寢之中,稍暖秦樓之上。是知時當則慘,物鮮 其歡,非愛景而斯出,處窮冬而固難。躔次不留,志士 徒爭於短晷;輝光可附,小人寧怨於祁寒。故曰「太上 化人,德之為貴。咸欣欣而可悅,不炎炎以求畏。當垂 煦嫗之仁,以釋幽陰」之氣,所以賦冬日之事,歌「德政」 之謂。

冬賦           宋吳淑[编辑]

冬終也,萬物於是而終者也。若夫冬日烈烈,飄風發 發。履此元英,感茲陽月。知盛德之在水,慨窮陰之殺 節。若乃地氣下降,天氣上騰。水澤腹堅,閉塞而成。既 習射而角力,亦聽獄而論刑。爾其磬擊北宮,禮成長 樂。方乘坎而執權,見冰凝而木落。魏則季冬而平夷, 唐則孟冬而磽确。燧竈必脩,槐檀斯改。日馭行北,斗 杓指亥。無祁寒而怨咨,葢呼吸而藏內。善卷方衣於 皮毛,孝子更驚於梅柰。或求堇而流連,或泣竹而悲 慨。至於應北陸而藏冰,當南至而書雲,循薙氏之去 草,美顏裴之致薪。孝武嘗被於單衣,西華猶憶於練 裙。至有問來歲之吉凶,獻群臣之夢寐。詔司寇而獻 民數,命司空而論地事。歲既暮而時「既昏,月窮紀而 日窮次,延年流血於決獄,溫舒頓足於用事,盛吉書 法以垂泣,《虞經》斷囚而流涕」,此時令之攸遵,而循酷 之異致。至若守關梁而塞蹊徑,謹葢藏而閉門閭,凌 人斬冰,天子嘗魚,趙衰之賢同愛日,和叔之職在幽 都。農既云其事畢,學方勤於歲餘。笑田夫之負暄,美 掾史之送徒,歎黃香之無褲,偉王祥之得魚。營窟攸 居,旨蓄以御。以黃鐘為天統,謂良月為盈數。苦志而 越王抱冰,勵俗而隱之披絮。若乃周正在候,履長伊 始,閉蘆灰而潛應黃鐘,獲寶鼎而自當天紀。融風布 序,亞歲迎祥,立以八神,成以三光,或以安形性而去 聲色,或以繕宮室而修囷倉。日軌巽維,風行廣莫,動 彼水泉,解茲麋角。或以合八能之士,或以從五日之 樂。君道方長,天地交讓。斯長至之令旦,故時訓之攸 尚。復有嘉平之節,祭本伊耆。索饗有《戴記》之紀,問賀 有徐氏之儀。鳴楚鼓以逐疫,出土牛而應時。葢一日 之澤,而百神是祠。故其新故交接,星回歲終。或遊於 魯觀,或祈彼天宗。於是先以大儺,次之小歲吹豳,詩 以愉樂,覽魏臺之訪議,慕范喬之寬恕,識五倫之悲 涕,長文有江源之政,何鳳有建安之治,景興慕子魚 之德,魯公旌母師之禮,斯清祀之嘉辰,而前賢之遺 美也。

冬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元冥          》漢《鄒子樂》

元冥陵陰,蟄蟲蓋藏,草木零落,抵冬降霜,易亂除邪, 革正異俗,兆民反本,抱素懷樸,條理信義,望禮五嶽, 籍斂之時,掩收嘉穀。

雜詩           晉張華[编辑]

晷度隨天運,四時互相承。東壁正昏中,涸陰寒節升。 繁霜降當夕,悲風中夜興。朱火青無光,蘭膏坐自凝。 重衾無暖氣,挾纊如懷冰。伏枕終遙夕,寤言莫予應。 永思慮崇昔,慨然獨拊膺。

雜詩            張協[编辑]

「朝霞迎白日,丹氣臨暘谷。」翳翳結繁雲,森森散雨足。 輕風摧勁草,凝霜竦高木。密葉日夜疏,叢林森如束。 疇昔歎時遲,晚節悲年促。歲暮懷百憂,將從季主卜。

時興詩           盧諶[编辑]

亹亹圓象運,悠悠方儀廓。忽忽歲云暮,游原采蕭藿。 北踰芒與河,南臨伊與洛。凝霜霑蔓草,悲風振林薄。 摵摵芳葉零,橤橤芬華落。下泉激洌清,曠野增遼索登高眺遐荒,極望無崖崿。形變隨時化,神感因物作。 澹乎至人心,恬然存元漠。

詠冬            曹毗[编辑]

綿邈冬夕永,凜厲寒氣升。離葉向晨落,長風振條興。 夜靜輕響起,天清月暉澄。寒冰盈渠結,素霜竟簷凝。 今載忽已暮,來紀奄相仍。

詠冬          宋謝惠連[编辑]

七宿乘運曜,三星與時滅。履霜冰彌堅,積寒風愈切。 繁雲起重陰,迴飆流輕雪。園林粲斐皓,庭除秀皎潔。 墀瑣有凝汙,逵衢無通轍。

冬日            鮑照[编辑]

嚴風亂山起,白日欲還次。曛霧蔽窮天,夕陰晦寒地。 煙霾有氛氳,精光無明異。風急野田空,饑禽稍相棄。 舍生共通閉,懷賢敦為利。天窺苟平圓,寧得已偏媚。 瀉海有歸潮,衰容不還穉。君今且安歌,無念老方至。

冬緒羈懷示蕭諮議虞田曹劉江二常侍[编辑]

齊謝脁

去國懷丘園,入遠滯城闕。寒燈耿宵夢,清鏡悲曉髮。 風草不留霜,冰池共如月。寂寞此閒帷,琴尊任所對。 客念坐嬋媛,年華稍菴薆。夙慕雲澤遊,共奉荊臺績。 一作績「一聽春鶯喧,再視秋鴻沒。」疲驂良易返,恩,一作思 波不可越。誰慕「臨淄鼎,常希茂陵渴。」依隱幸自從,求 心果蕪昧。方軫歸與願,故山芝未歇。

冬日晚郡事隙        前人[编辑]

案牘時閒暇,偶坐觀卉木。颯颯滿池荷,翛翛蔭窗竹。 簷隙自周流,房櫳閒且肅。蒼翠望寒山,崢嶸瞰平陸。 已惕慕歸心,復傷千里目。風霜旦夕甚,蕙草無芬馥。 云誰美笙簧,孰是厭薖軸。願言稅逸駕,臨潭餌秋菊。

冬曉          梁簡文帝[编辑]

《冬朝》日照梁,含怨下前床。帷褰竹葉帶,鏡轉菱花光。 會是無人見,何用早紅妝。

元圃寒夕          同前[编辑]

洞門扉未掩,金壺漏已催。曛煙生澗曲,暗色起林隈。 雪花無有蔕,冰鏡不安臺。階楊始倒插,浦桂半新栽。 陳根委落蕙,細蕊發香梅。雁去銜蘆上,猿戲繞枝來。

奉和湘東王冬曉應令    庾肩吾[编辑]

鄰雞聲已傳,愁人竟不眠。月光侵曙後,霜明落曉前。 縈鬟起照鏡,誰忍插花鈿。

冬曉           蕭子暉[编辑]

步欄光欲通,曙鳥向西東。燭滅傳餘氣,帷香開曉風。 繁花無處盡,還銷寒鏡中。

奉和湘東王冬曉應令    劉孝綽[编辑]

冬曉風正寒,偏念客衣單。臨妝罷鉛黛,含淚剪綾紈。 寄語龍城下,詎知書信難。

冬日家園別陽羨始興孝儀為陽羨令  劉孝勝[编辑]

四鳥怨離群,三荊悅同處。如今腰艾綬,東南各殊舉。 且欣棠棣集,彌惜光陰遽。黠吏本須裁,豪民亦難御。 願勗千金水,思聞五湖譽。

奉和湘東王冬曉應令    劉孝威[编辑]

妾家邊洛城,慣識曉鐘聲。鐘聲猶未盡,漢使報應行。 天寒硯冰凍,心悲書不成。

冬曉           劉孝先[编辑]

晨霞影翠帷,思婦織霜絲。輕寒牽杼澀,釧冷調梭遲。 乍廢倡樓粉,貪赴遠人期。

冬日傷志篇       北齊邢卲[编辑]

昔時惰遊士,任性少矜裁。朝驅瑪瑙勒,夕銜熊耳杯。 折花步淇水,撫瑟望叢臺。繁華夙昔改,衰病一時來。 重以三冬月,愁雲聚復開。天高日色淺,林勁鳥聲哀。 終風激簷宇,餘雪滿條枚。遨遊昔宛洛,踟躕今草萊。 時事方去矣,撫己獨傷懷。

冬夜酬魏少傅直史館     前人[编辑]

「年病從橫至,動息不自安。兼豆未能飽,重裘詎解寒。 況乃冬之夜,霜氣有餘酸。風音響北牖,月影度南端。 燈光明且滅,華燭新復殘。衰顏依候改,壯志與時闌。 體羸不盡帶,髮落強扶冠。夜景將欲近,夕息故無寬。」 忽有清風贈,辭氣婉如蘭。先言歎三友,次言慚一官。 麗藻高鄭衛,專學美齊韓。審諭雖有屬,筆削少能干。 高足自無限,積風良可摶。空想《青門易》,寧見赤松難。 寄語東山道,高駕且盤桓。

冬宵各為四韻       唐太宗[编辑]

雕宮靜龍漏,綺閣宴公侯。珠簾燭燄動,繡柱月光浮。 雲起將歌發,風停與管遒。瑣除任多士,端扆竟何憂。

冬日臨昆明池        同前[编辑]

石鯨分玉溜,劫燼隱平沙。柳影冰無葉,梅心凍有花。 寒野凝朝霧,霜天散夕霞。歡情猶未極,落景遽西斜。

冬宵引          宋之問[编辑]

河有冰兮山有雪,《北戶墐》兮行人絕。獨坐山中兮對 松月,懷美人兮屢盈缺。明月的的寒潭中,青松幽幽 吟徑風。此情不向俗人說,愛而不見恨無窮。

冬郊行望          王勃[编辑]

桂密巖花白,梨疏林葉紅。江皋寒望盡,歸念斷征篷

冬日見牧牛人擔青草歸    張說[编辑]

塞上綿應折,江南草可結。欲持梅嶺花,遠競榆關雪。 日月無他照,山川何頓別。苟齊兩地心,天問將何說。

子夜冬歌         崔國輔[编辑]

「寂寞抱冬心裁羅」又。一作文《褧褧》「夜久頻挑燈」,霜寒剪 刀冷。

冬夜書懷          王維[编辑]

冬宵寒且永,夜漏宮中發。草白靄繁霜,木衰澄清月。 麗服映頹顏,朱燈照華髮。漢家方尚少,顧影慚朝謁。

冬日野望         于良史[编辑]

地際朝陽滿,天邊宿霧收。風兼殘雪起,河帶斷冰流。 北闕馳心極,南圖尚旅遊。登臨思不已,何處可銷憂。

賦得冬日可愛       庾承宣[编辑]

宿霧開天霽,寒郊見初日。林疏照逾遠,冰輕影微出。 豈假陽和氣,暫忘元冬律。愁抱望自寬,羈情就如失。 欣欣事幾許,曈曈狀非一。傾心儻知期,良願自茲畢。

賦得冬日可愛        陳諷[编辑]

寒日臨清晝,寥天一望時。未消埋逕雪,先暖讀書帷。 屬思光難駐,舒情影若遺。晉臣曾比德,謝客昔言詩。 散彩寧偏照,流陰信不追。餘輝如可就,迴燭幸無私。

負冬日          白居易[编辑]

《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負暄閒日坐,和氣生肌膚。 初似飲醇醪,又如蟄者蘇。外融百骸暢,中適一念無。 曠然忘所在,心與虛空俱。

冬日峽中旅泊       劉言史[编辑]

霜月明明雪復殘,孤舟夜泊使君灘。一聲鐘出遠山 裏,暗想雪窗僧起寒。

冬日觀早朝        施肩吾[编辑]

紫煙捧日爐香動,萬馬千車踏新凍。繡衣年少朝欲 歸,美人猶在青樓夢。

冬日山居思鄉        周賀[编辑]

大野始嚴凝,雲天曉色澄。樹寒稀宿鳥,山迥少來僧。 背日收窗雪,開爐釋硯冰。忽然歸故國,孤想寓《西陵》。

冬日五湖館水亭懷別     杜牧[编辑]

蘆荻花多觸處飛,獨憑虛檻雨微微。寒林葉落鳥巢 出,古渡風高漁艇稀。雲抱四山終日在,草荒三徑幾 時歸。江城向晚西流急,無限鄉心聞擣衣。

同州冬日陪吳常侍閒宴    馬戴[编辑]

中天白雲散,集客郡齋時。陶性聊飛爵,看山忽罷碁。 雪花凝始散,木葉脫無遺。靜理良多暇,招邀愜所思。

冬日寫懷          薛能[编辑]

幕府盡平蠻,客留戎閫間。急流霜夾水,輕靄日連山。 設醴徒慚楚,為郎未姓顏。斯文苦不勝,會擬老民間。

冬夜和范祕書宿祕省中作   李頻[编辑]

每日得閒吟,清曹闕下深。因知遙夜坐,別有遠山心。 芸細書中氣,松疏雪後陰。歸時高興足,還復插朝簪。

冬日            方干[编辑]

燒火掩關坐,窮居客訪稀。凍雲愁暮色,寒日淡斜暉。 穿牖竹風滿,遶庭雲葉飛。已嗟周一歲,羈寓尚何依。

冬日            韓偓[编辑]

「蕭條古木銜斜日」,戚一作淅《瀝晴寒滯早梅》愁處雪煙 連野起,靜時風竹過牆來。故人每憶心先見,新酒偷 嘗手自開。景狀入詩兼入畫,言情不盡恨無才。

冬日道中          伍喬[编辑]

去去天涯無定期,瘦童羸馬共依依。暮煙江口客來 絕,寒葉嶺前人住稀。帶雪野風吹旅思,入雲山火照 行衣。釣臺吟閣滄洲在,應為初心未得歸。

答宋之問冬宵引     司馬承禎[编辑]

時既暮兮節欲春,山林寂兮懷幽人。登奇峰兮望《白 雪》,悵緬邈兮象郁紛。白雲悠悠去不返,寒風颼颼吹 日晚。不見其人誰與言,歸坐彈琴思逾遠。

冬日寄僧友        釋無可[编辑]

斂履入寒竹,安禪過漏聲。高松殘葉落,深井凍痕生。 罷磬風枝動,懸燈雪屋明。「何當招我友,乘月上方行。」

宮詞        花蕊夫人徐氏[编辑]

密室紅泥地火爐,內人冬日晚傳呼。今宵駕幸池頭 宿,排比椒房得暖無。

冬夜寄溫飛卿       魚元機[编辑]

苦思搜詩燈下吟,不眠長夜怕寒衾。滿庭木葉愁風 起,透幌紗窗惜月沈。疏散未閒終遂願,盛衰空見本 來心。幽棲莫定梧桐處,暮雀啾啾空遶林。

山中冬日         宋林逋[编辑]

殘雪照籬落,空山無俗喧。雞寒懶下樹,人晏獨開門。 廢圃春榮動,回塘霧氣昏。誰家歲酒熟,輟棹憶西邨。

冬不出吟          邵雍[编辑]

冬非不欲出,欲出苦日短。年老恐夜長,天寒怕歸晚。 山翁頭有風,鄉友情非淺。必欲相招延,春光況不遠。

貧女吟        前人[编辑]

巧梳手欲冰,小顰為寒怯。有時衿肘露,頗與雪爭潔。

冬夜           孔平仲[编辑]

冬夜一何永,幽房靜無侶。青燈弄微風,敗葉鳴疏雨凄清角聲動,悲散穿雲去。展轉臥書帷,羈愁欲誰語。

冬日雜興四首        張耒[编辑]

「水落橋痕在,沙乾岸草枯。霜餘槐老壯,風際竹清疏。 啄木高逾響,鶺鴒飛且呼。二年親友絕,唯有對禽魚。 空山身欲老,徂歲臘還來。愁怯年年柳,傷心處處梅。 綠蔬挑甲短,紅蠟點花開。冰雪如何有,東風日夜回。 小園晴自掃,曝日坐前軒。野鼠穿山葉,寒烏啄草根。 短籬藩隙地,別徑入孤邨。幽趣供岑寂,淹留不復論。」 擊柝山城閉,疏燈野店扃。疾風鳴夜谷,晴水動浮星。 霜翼歸何晚,鄰機織未停。短歌時自和,愁絕更誰聽。

冬日道間         黃公度[编辑]

歲熟牛羊飽,村寒鳥雀呼。霜餘山骨露,水落澗毛枯。 歸艇收魚網,行人問酒壚。微軀任南北,未覺旅懷孤。

冬日田園雜興       范成大[编辑]

放船閒看雪山晴,風定奇寒晚更凝。坐聽一篙珠玉 碎,不知湖面已成冰。

冬夜吟           陸游[编辑]

昨夜凝霜皎如月,碧瓦鱗鱗凍將裂。今夜明月卻如 霜,竹影橫窗更清絕。造物有意娛詩人,供與詩材次 第新。饑鴻病鶴自無寐,山窮水絕誰為鄰。西村梅花 消息動,唧唧寒醅漸鳴瓮。儘將醉帽插幽香,此生莫 作長安夢。

冬日二首          朱熹[编辑]

《蕭索》時序晚,已復度高秋。回澗白波起,通川絳樹稠。 晨風散清霜,嘉稻卷平疇。獨懷志士感,歲事幸將休。 清霜染澗樹,蕭索向嚴冬。密雨有時集,寒雲無定容。 波明橫瀨出,風急遠林空。一極窗間眺,高旻矗亂峰。

冬日早作         裘萬頃[编辑]

黃昏月姊剪雲開,夜半雷車載雨來。晨起鉤簾望霄 漢,風花吹墮萬璚瑰。

冬日書懷          徐璣[编辑]

門庭黃葉滿,園樹盡玲瓏。寒水終朝碧,霜天向晚紅。 蔬餐如野寺,茅舍近谿翁。非是分囂寂,由來趣不同。

冬日            利登[编辑]

藤果纍纍熟,山晴自遶簷。斷薪經雨濕,野菜著霜甜。 詩少客相笑,家貧鶴不嫌。誰能更惆悵,癡坐卷疏簾。

次韻屏翁冬日        戴昺[编辑]

曉起衝寒出,霜明日未稀。麥豐來歲本,梅漏早春機。 水涸魚深隱,蜜成蜂倦飛。靜中參物理,一一見精微。

冬          金宇文虛中[编辑]

鶻健呼風急,烏啼促景殘。窟深宜兔蟄,蒲折蔭魚寒。

蘭溪道中         元王惲[编辑]

豫樟蔽日無黃落,竹筍經霜更碧鮮。記取江南光景 異,暖煙晴日是冬天。

山中冬日寄綠坡      尹廷高[编辑]

畏寒終日閉柴門,世事炎涼總不聞。老鶴踏翻松頂 雪,亂猿啼裂隴頭雲。強呼《竹葉》閑澆悶,吟對梅花正 憶君。何日相過茅屋下,夜燒黃葉坐論文。

冬            張養浩[编辑]

歲晏日南至,場圃靡所勞。告我三務功,盈耳「《康衢》謠。 鴉飛嶺外陂,虹斷林邊橋。將期養疏拙,詎厭居寂寥。」 負暄坐晴檐,煦煦春滿袍。對山閱吾書,懷古酌彼醪。 此樂天所靳,何幸及草茅。雖非鹿門龐,或庶彭澤陶。 為詩寫幽尚,刊落華與豪。集以貽知音,悵望心搖搖。

山中樂           何中[编辑]

「千花重作陽春節,野杏山桃隨意發。莫思前度看花 誰,巳見荒原芳草歇。」穆山山下數彎月,《華山山》崖千 丈雪。幽人獨在雪月中,要與梅花成四絕。山中之樂 誰得知,我獨知之來何為。除卻山家新臘醞,世間無 事可相宜。

東湖冬景          楊載[编辑]

雲氣低藏十萬家,東湖飛雪又交加。玉禾舊布仙山 種,瓊樹新開帝所花。別浦移舟聞過鴈,高樓憑檻見 歸鴉。侯門似有相如客,賸賦篇章與世誇。

冬景四首          葉顒[编辑]

鷺立寒江

青苔白石魚鱗腥,盡日獨拳寒雨汀。疑是晴江沙上 雪,黃昏一點不分明。

霜天曉角

城上征人吹角聲,月寒霜重聲冥冥。孤舟萬里南遷 客,起著衣裳帶夢聽。

江路梅香

漠漠江雲路不分,小橋流水夕陽村。吟翁馬上頻回 首,一陣東風暗斷魂。

書舍寒燈

青燈黃卷伴更長,花落銀缸午夜香。異日長檠珠翠 處,苦心寒燄莫相忘。

冬詞            郭玨[编辑]

疏林晴旭散啼鴉,高閣朱簾窣地遮。為問王孫歸也 未?玉梅開到北枝花。

===冬月詞          鄭奎妻===山茶未開梅先吐,風動簾旌雪花舞。金盤冒冷塑狻 猊,繡幕圍春護鸚鵡。倩人呵筆畫雙眉,脂冰凝寒上 臉遲。妝罷扶頭重照鏡,鳳釵斜壓瑞香枝。

冬暖           明劉基[编辑]

「今年南國天氣暖,十月赤城桃有花。江楓未肯換故 色,汀草強欲抽新芽。」野畦落日舞殘蜨,小池過雨喧 鳴蛙。城上幾時罷「擊柝,愁見海雲蒸晚霞。」

冬日道中          童冀[编辑]

日落疏林度小橋,天寒歲晚路迢遙。道人已是歸心 急,更為梅花住一宵。

冬             康海[编辑]

「雲凍欲雪未雪,梅瘦將花未花。」流水小橋山寺,竹籬 茅舍人家。

冬江           高世彥[编辑]

秋盡寒潭斂水痕,斷雲殘雪送朝昏。深冬野鳥巢溪 樹,近渚人家掩石門。何處洞簫吹夜雨,一竿漁火徹 朝暾。蜀江氣暖春光早,已有林花映小村。

香奩冬詞        媛孟淑卿[编辑]

默坐深閨思有餘,霜威漸覺襲衣裾。青綾被冷無鴛 夢,紫塞天寒斷雁書。竹葉舞風侵戶響,梅花和月上 窗虛。雙蛾爭似庭前柳,臘盡春來忽又舒。

桃源憶故人        宋秦觀[编辑]

秦樓深鎖薄情種,清夜悠悠誰共。羞見枕衾鴛鳳,悶 即和衣擁。 無端畫角嚴城動,驚破一番新夢。窗外 月華霜重,聽徹梅花弄。

菩薩蠻           舒亶[编辑]

《江梅》未放枝頭結。江樓已見山頭雪。待得此花開。知 伊來不來。 風帆雙畫鷁。小雨隨行色。空得鬱金裙。 酒痕和淚痕。

少年遊          周邦彥[编辑]

「井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橙。」錦幄初溫,獸香不 斷,相對坐吹笙。 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 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滿路花           前人[编辑]

金花落燼燈,銀礫鳴窗雪。庭深微漏斷,行人絕。風扉 不定,竹圃琅玕折。玉人新間闊。著這情懷,更當恁地 時節。 無言攲枕,帳底流清血。愁如春後絮,來相接。 知他那裏,爭信人心切。除共天公說。不成也,還似伊、 無箇分別。

憶王孫           李甲[编辑]

同雲風埽雪初晴。天外孤鴻三兩聲。獨擁寒衾不忍 聽。月朧明。窗外梅花瘦影橫。

念奴嬌冬日賞梅聞岑守得祠  管鑑[编辑]

寒梢冰破,問何人遠寄,江南春色。似是天憐為客久, 報我春歸消息。茅舍疏籬,故園開處,兩歲關山隔。天 涯重見,向人風味如昔。 誰念月底風前,當時青鬢, 漸與花顏白。不恨一番花落,早恨把年華虛擲。嚼蕊 含香,攀條覓句,𢬵醉禁愁得。酒醒還是,夢魂數遍歸 驛。

柳梢青冬月海棠     盧炳[编辑]

笑菊欺梅,嫌蜂卻蝶,壓盡寒荄。月下精神,醉時風韻, 紅透香腮。 天工造化難猜。甚怪我、愁眉未開。故遣 名花,凌霜帶露,先送春來。

菩薩蠻           黃昇[编辑]

《南山未解》松梢雪。西山已掛梅梢月。說似玉林人。人 間無此清。 此身元是客。小住娛今夕。拍手憑闌干。 霜風吹鬢寒。

念奴嬌冬晚山陰溪上   張炎[编辑]

行行且止,把乾坤收入,蓬窗深裏。星散白鷗三四點, 數筆橫塘清意。岸嘴衝波,籬根受月,野逕通邨市。疏 風迎面,濕衣原是空翠。 堪歎敲雪門荒,爭棋墅冷, 苦竹鳴山鬼。縱使如今猶有晉,無復清遊如此。落日 沙黃,遠天雲澹,弄影蘆花外。幾時歸去,翦取一半煙 水。

滿庭芳      明吳子孝[编辑]

堤水初冰,山雲欲暮,雪花飛近簾櫳。皁貂帳小,開讌 射堂東。屏「內辟寒金鳳,偎寶色、無數驚鴻。燒獸炭,碧 壺湯沸,褥錦隱腥紅。 膽瓶。梅弄蕊,歌聲不斷,酒琖 頻空。猶自道、陶家風味難同。燈影遙翻朱袖,私語處、 豆蔻香濃。人酩酊,翠裘半躲,攲帽受霜風

冬部選句[编辑]

晉李顒《感冬篇》,「高陽攬元轡,太皞御冬始,望舒游天 策,曜靈協燕紀。」

宋鮑照詩:「凜冽倦元冬。」

《齊謝脁詩》,「元冬寂修夜,天圍靜且閒,亭皋霜氣愴,松 宇清風來。」愴愴緒風興,祁祁族雲布。嚴氣集高軒, 稠陰結寒樹。

陳張正見詩:「九冬飄遠雪,六出表豐年。」

北周《庾信詩》:「寂寞歲陰窮,蒼茫雲貌同,鶴毛飄亂雪, 車轂轉飛蓬,鴈歸知向暖,鳥巢解背風,寒沙兩岸白, 獵火一山紅。」

唐·劉孝孫詩:「凍柳含風落,寒梅照日鮮。」

《駱賓王》詩:「雪明書帳冷,水靜墨池寒。」

吳少微詩:「歲晏風落山,天寒水歸壑。」

韋應物詩:「日日欲為報,方春已徂冬。」

杜甫詩。「蟄龍三冬臥。」雪片一冬深。

郎士元詩:「高松殘子落,寒井凍痕生。」

韓愈詩:「喜氣排寒冬。」

《張籍詩》:「梅花蠻草連冬有,行處無家不滿園。」

皮日休詩:「寓居無事入清冬。」

黃滔詩:「邊沙住隔冬。」

宋晁補之詩:「何必悲無衣,縕蕡聊御冬。」

張耒詩:「一臥孤村兩見冬。」

朱熹詩:「君看蟄龍臥三冬,頭角不與蛇爭雄。」

元薩都剌詩。「江南飛盡千株雪。孤負梅花過一冬。」 岑安卿詩。「梅花一味只宜冬。」

明沈明臣詩:「敝盡春袍憶舊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