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字學典/第04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學彙編 字學典 第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理學彙編 第四十九卷
理學彙編 字學典 第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字學典

 第四十九卷目錄

 草書部藝文二

  醉後贈張旭        唐高適

  贈張旭           李頎

  草書歌行          李白

  觀薛稷少保書畫壁      杜甫

  殿中揚監見示張旭草書圖   前人

  醉歌行贈公安顏少府請顧八題壁

                前人

  懷素上人草書歌       任華

  題懷素上人草書       許瑤

  賦虞書歌          賈耽

  祕書省有賀監知章草題詩筆力遒健風尚高

  遠拂塵尋玩因有此作    溫庭筠

  送草書獻上人歸廬山     孟郊

  蕭鄲草書歌         顧況

  𧦬光大師草書歌      僧貫休

  懷素草書歌         前人

  懷素草書歌         朱逵

  懷素草書歌         蘇煥

  懷素草書歌         竇冀

  懷素草書歌         王邕

  懷素草書歌        戴叔倫

  懷素草書歌         魯收

  馬秀才草書歌       權德輿

  陳氏童子草書歌      僧皎然

  洛中寺北樓見賀監草書題詩 劉禹錫

  草書屏風          韓偓

  贈𧦬光上人草書歌      吳融

  懷素書         宋司馬光

  觀子玉郎中草聖       蘇軾

  贈龍巖上人草書     元蒲道源

  游龍回寺碧雲堂有何無適草書 許謙

  草書歌賜程南雲      明宣宗

  草書歌贈張宣        高啟

  卓小仙草書歌       唐順之

  禁直            唐敏

 草書部選句

 草書部紀事一

字學典第四十九卷

草書部藝文二[编辑]

《醉後贈張旭》
唐·高適
[编辑]

世上謾相識,此翁殊不然。興來書自聖,醉後語尢顛。 白髮老閑事,青雲在目前。床頭一壺酒,能更幾回眠。

《贈張旭》
李頎
[编辑]

張公性嗜酒,豁達無所營。皓首窮草隸,時稱「太湖精。」 露頂據胡床,長叫三五聲。興來灑素壁,揮筆如流星。 下舍風蕭條,寒草滿戶庭。問家何所有,生事猶浮萍。 左手持蟹螯,右手執《丹經》。瞪目視霄漢,不知醉與醒。 諸賓且方坐,旭日臨東城。荷葉裹江魚,白甌貯香秔。 微祿心不屑,放神於八紘。時人不識者,即是安期生。

《草書歌行》
李白
[编辑]

少年上人號懷素,草書天下稱獨步。墨池飛出北溟 魚,筆鋒殺盡中山兔。八月九月天氣涼,酒徒詞客滿 高堂。牋麻素絹排數箱,宣州石硯墨色光。吾師醉後 倚繩床,須臾掃盡數千張。飄風驟雨驚颯颯,落花飛 雪何茫茫。起來向壁不停手,一行數字大如斗。怳怳 如聞神鬼驚,時時只見龍蛇走。左盤右蹙如驚電,狀 同楚漢相攻戰。湘南七郡凡幾家,家家屏障書題遍。 《王逸少,張伯英》,「古來幾許浪得名,張顛老死不足數, 我師此藝不師古。古來萬事貴天生,何必要公孫大 娘渾脫舞。」

《觀薛稷少保書畫壁》
杜甫
[编辑]

少保有《古風》,得之《陝郊篇》。惜哉功名忤,但見書畫傳。 我遊梓州東,遺跡涪江邊。畫藏青蓮界,書入金牓懸。 仰看垂露姿,不崩亦不騫。鬱鬱三大字,蛟龍岌相纏。 又揮西方變,發地扶屋椽。慘澹壁飛動,到今色未填。 此行疊壯觀,郭薛俱才賢。不知千載後,誰復來通泉。

《殿中楊監見示張旭草書圖》
前人
[编辑]

斯人已云亡,草聖祕難得。及茲煩見示,滿目一凄惻。 悲風生微綃,萬里起古色。鏘鏘鳴玉動,落落群松直。 「連山蟠其間,溟漲與筆力。有練實先書,臨池真盡墨。 俊拔為之主,暮年思轉極。未知張王後,誰並百代則。」 嗚呼東吳精,逸氣感清識。楊公拂篋笥,舒卷忘寢食。

念昔揮毫端,不獨觀酒德
考證.svg

《醉歌行贈公安顏少府請顧八題壁》
[编辑]

前人

神仙中人不易得,顏氏之子才孤標。天馬長鳴待駕 馭,秋鷹整翮當雲霄。「君不見東吳顧文學,君不見西 漢杜陵老。詩家筆勢君不嫌,詞翰升堂為君掃。」是日 霜風凍《七澤》,烏蠻落照銜赤壁,酒酣耳熱忘頭白。感 君意氣無所惜,一為歌行歌主客。

《懷素上人草書歌》
任華
[编辑]

「吾嘗好奇,古來草聖無不知。」豈不知右軍與獻之,雖 有壯麗之骨,恨無狂逸之姿。中間張長史,獨放蕩而 不羈,以顛為名,傾蕩於當時;張老顛殊不顛於懷素。 懷素顛,乃是顛。人謂爾從江南來,我謂爾從天上來。 負顛狂之墨妙,有墨狂之逸才。狂僧前日動京華。朝 騎王公大人馬,暮宿王公大人家。誰不造素屏?誰不 「塗粉壁」,粉壁搖晴光,素屏凝曉霜,待君揮灑兮不可 彌忘。駿馬迎來坐堂中,金盆盛酒竹葉香。十杯五杯 不解意,百杯已後始顛狂。一顛一狂多意氣,大叫一 聲起攘臂。揮毫倏忽千萬字,有時一字兩字長丈二。 翕若長鯨潑剌動海島,欻若長蛇戌律透深草。回環 繚繞相拘連,千變萬化在眼前。飄風「驟雨相擊射,速 祿颯拉動簷隙。擲華山巨石以為點,掣衡山陣雲以 為畫。興不盡,勢轉雄,恐天低而地窄。更有何處最可 憐,褭褭枯藤萬丈懸。萬丈懸,拂秋水,映秋天,或如絲, 或如髮。風吹欲絕又不絕,鋒芒利如歐冶劍。勁直渾 是并州鐵,時復枯燥何䙰褷。忽覺陰山突兀橫翠微, 中有枯松錯落一萬丈,倒挂絕壁蹙枯枝。千魑魅兮 萬魍魎,欲出不可何閃屍。又如瀚海日暮愁陰濃。忽 然躍出千黑龍,夭矯偃蹇入乎蒼穹。飛沙走石滿窮 塞,萬里颼颼西北風。狂僧有絕藝,非數仞高牆不足 以逞其筆勢。或逢花箋與絹素,凝神執筆守恆度。別 來筋骨多情趣,霏霏微微點長露。三秋月照丹鳳樓, 二月花開上林樹。終恐絆騏驥之足,不得展千里之 步。狂僧狂僧,爾雖有絕藝,猶當假良媒。不因禮部張 公將爾來,如何得聲名,一旦喧九垓。」

《題懷素上人草書》
許瑤
[编辑]

志在新奇無定則,古瘦離纚半無墨。醉來信手兩三 行,醒後卻書書不得。

《賦虞書歌》
賈耽
[编辑]

眾書之中虞書巧,體法自然歸大道。不同懷素只攻 顛,豈類張芝惟劄草。形勢素奇筋骨老,父子君臣相 揖抱。孤青似竹更颼飀,闊白如波長浩渺。誰能方正 不隳倒,工夫未至難尋奧。須知孔子《廟堂碑》,便是青 箱中至寶。

《祕書省有賀監知章草題詩筆力遒健風尚高遠拂塵尋玩因有此作》
溫庭筠
[编辑]

越溪漁客賀知章,任達憐才愛酒狂。鸂鶒葦花隨釣 艇,蛤蜊菰葉夢橫塘。幾年涼月拘華省,一宿秋風憶 故鄉。榮路脫身終自得,福庭回首莫相忘。出籠鸞鶴 歸遼海,落筆龍蛇滿壞牆。李白死來無醉客,可憐神 彩弔殘陽。

《送草書獻上人歸廬山》
孟郊
[编辑]

狂僧不為酒,狂筆自通天。將書雲霞片,直至清明巔。 手中飛黑電,象外瀉元泉。萬物隨指顧,三光為迴旋。 驟書雲霮䨴,洗硯山晴鮮。忽怒畫蛇虺,噴然生風煙。 江人願停筆,驚浪恐傾船。

《蕭鄲草書歌》
顧況
[编辑]

蕭子草書人不及,洞庭葉落秋風急。上林花開春露 濕,花枝濛濛向水泣。見君數行之灑落,石上之松松 下鶴。若把君書比《仲將》,不知誰在凌煙閣。

《𧦬光大師草書歌》
僧貫休
[编辑]

「雪壓千峰橫枕上,窮困雖多還激壯。看師逸蹟兩相 宜」,高適《歌行》李白詩。「海上風驚驅猛燒,吹斷狂煙著 沙草。江樓曾見落星石,幾回試發將軍砲。別有寒鵰 掠絕壁,提上元猿更生力。又見吳牛磨角來,舞槊盤 刀初觸擊。好文天子握宸翰,御製本多堆玉案。晨開 水殿教題壁,題罷紫衣親寵錫。僧家愛詩自拘束,僧」 家愛畫亦局促。惟師草聖藝偏高,一掬山泉心便足。

《懷素草書歌》
前人
[编辑]

張顛之後顛非顛,直至懷素之顛始是顛。不談經,不 坐禪,筋力唯於草書妙。顛狂卻恐是神仙,有神助兮 人莫及,鐵石畫兮墨須入,金尊竹葉數斗餘,半飲半 傾山衲濕,醉來把筆猛如虎,粉壁素屏不問主,亂拏 亂抹無規矩,羅剎石上坐子胥,《蒯通》八字立對漢高 祖,勢崩騰兮不可止,天機暗轉鋒芒裏,閃電光邊霹 「靂飛,古柏身中旱龍死,駭人心兮目眓」,「頓人足兮 神辟易。乍如沙場大戰後,斷槍橛箭何狼籍。又似深 山怪石上,古病松枝挂鐵錫。月兔筆,天竈墨,斜鑿黃 金側剉玉。珊瑚枝長大如束,天馬驕獰不可勒。東卻 西,南又北,倒還起,斷復續。忽如鄂公捉住單雄信,秦 王肩上搭著棗木槊。懷素師,懷素師,若不是星辰降 瑞,必是河嶽孕靈。固宜須冷笑逸少爭得不心醉」《伯英》「天台古杉一千尺,崖崩劁折何崢嶸。或細微仙衣 縫綻金線垂。或妍媚桃花半紅公子醉。我恐山為墨 兮海為水,天為筆兮書大地。乃能略展狂僧意。長恨 與師不相識,一見此書空嘆息。」伊昔張謂任華葉季 良數子贈歌豈虛飾?所不足者,渾未曾道著其神力。 「石橋被燒卻,良玉不土蝕。」錐畫沙兮印印泥,世人世 人爭得測。知師雄名在世間,明月清風有何極。

《懷素草書歌》
朱逵
[编辑]

「幾年出家通宿命,一朝卻憶臨池聖。」轉腕摧鋒增崛 崎,秋毫繭紙常相隨。衡陽客舍來相訪,連飲百杯神 轉王。忽聞風裏度飛泉,紙落紛紛如跕鳶。形容脫略 真如助,心思周遊在何處?筆下惟看激電流,字成只 畏盤龍去。怪狀崩騰若轉蓬,飛絲歷亂如迴風。長松 老死倚雲壁,蹙浪相翻驚海鴻。于今年少尚如此,歷 「睹遠代無倫比。」妙絕當能動鬼神,崔蔡幽魂更心死。

《懷素草書歌》
蘇煥
[编辑]

張顛沒在二十年,謂言草聖無人傳。零陵沙門繼其 後,新書大字大如斗。興來走筆如旋風,醉後耳熱心 更兇。忽如裴旻舞雙劍,七星錯落纏蛟龍。又如吳生 畫鬼神,魑魅魍魎驚本身。鉤鎖相連勢不絕,倔強毒 蛇爭屈鐵。西河少年氣凌雲,孤蓬自振唯有君。今日 華堂看灑落,四座諠呼嘆佳作。迴首邀余賦一章,欲 令羨價齊鍾張。琅玕句三百字,何似醉僧顛復狂。忽 然告我游南溟,言祈亞相求大名。亞相書名凌獻之, 見君絕意必深知。南中紙價當日貴,只恐貪泉成墨 池。

《懷素草書歌》
竇冀
[编辑]

「狂僧揮翰狂且逸,獨任天機摧格律。龍虎慚因點畫 生,雷霆卻避鋒鋩疾。魚牋素絹豈不貴,只嫌局促兒 童戲。粉壁長廊數十閒,興來小豁胸襟氣。長幼《集賢》 豪至,枕糟藉麴猶半醉。忽然叫絕三五聲,滿壁縱橫 千萬字。吳興張老爾莫顛,葉縣公孫我何謂。如熊如 羆不足比,如虺如蛇不足擬。涵物為動鬼神泣,狂風」 入林花亂起。殊形怪狀不易說,就中枯燥尤驚絕。邊 風殺氣同慘烈,崩楂臥木爭摧折。塞艸遙飛大漠霜, 彌天亂下陰山雪。偏看能事轉新奇,郡守王公同賦 詩。枯藤勁鐵愧三舍,驟雨寒猿驚一時。此僧絕藝人 莫測,假此常為護持力。連城之璧不可量,五百年知 草聖當。

《懷素草書歌》
王邕
[编辑]

衡陽雙峽插天峻,青壁巉巉萬餘仞。此中靈秀眾所 知,草書獨有懷素奇。懷素身長五尺四,嚼湯誦咒吁 可畏。銅瓶錫杖倚閒庭,斑管狡毫多逸意。或粉壁,或 綵牋,蒲葵絹素何相鮮。忽作風馳及電掣,更點飛花 兼散雪。寒猿飲水撼枯藤,壯士拔山按勁鐵。君不見 張芝昔日稱獨賢,君不見近日張旭為老顛,二公絕 藝人所惜,懷素傳之得真跡。崢嶸蹙出海上山,突兀 狀成湖畔石。一縱又一橫,一欹又一傾。臨江不羨飛 帆勢,下筆長為驟雨聲。我牧此州喜相識,又見草書 多慧力。懷素懷素不可得,開卷臨池轉相憶。

《懷素草書歌》
戴叔倫
[编辑]

《楚僧懷素工草書》,古法盡能新有餘。神清骨竦意真 率,醉來為我揮健筆。始從破體變風姿,一一花開春 景遲。忽為壯麗就枯澀,龍蛇騰盤獸屹立。馳毫驟墨 劇奔駟,滿座失聲看不及。心手相師勢轉奇,詭形怪 狀翻合宜。有人若問此中妙,懷素自言初不知。

《懷素草書歌》
魯收
[编辑]

吾觀開士多利用,筆精墨妙誠堪重。身上藝能無不 通,就中草聖最天縱。有時興發逞神機,抽毫點墨縱 橫揮。風聲吼烈隨手起,龍蛇迸落空壁飛。連拂數行 勢不絕,藤懸查蹙生奇節。劃然放縱驚雲濤,或時頓 挫縈毫髮。自言轉腕無所拘,大笑羲之用《陣圖》。狂來 紙盡勢不盡,投筆抗聲連叫呼。信如鬼神助此道,《墨 池未盡書已好。行路談君口不容,滿堂觀者空絕倒。 所恨時人多笑聲,唯知賤實飜貴名。觀爾向來三五 字,顛奇何謝張先生。

《馬秀才草書歌》
權德輿
[编辑]

伯英草聖稱絕倫,後來學者無其人。白眉年少未弱 冠,落紙紛紛運纖腕。初聞之子十歲餘,當時時輩皆 不如。猶輕昔日墨池學,未許前賢團扇書。豔彩芳姿 相點綴,水映荷花風轉蕙。三春併向指下生,萬象爭 分筆端勢。有時當暑如清秋,滿堂風雨寒颼颼。乍疑 崩崖瀑水落,又見古木饑鼯愁。變化縱橫出新意,眼 看一字千金貴。憶昔謝安《問獻之》,時人雖見那得知。

《陳氏童子草書歌》
僧皎然
[编辑]

書家孺子有奇名,天然大草令人驚。僧虔老時把筆 法,孺子如今皆暗合。飆揮電灑眼不及,但覺毫端鳴 颯颯。有時作點險且能,太行片石看欲崩。偶然長掣 濃且燥,少室枯松欹不倒。夏室炎炎少人歡,山軒日 色在闌干。桐花飛盡子規思,主人高歌興不至。濁醪

不飲嫌昏沈,欲翫《草書》開我襟。龍爪狀奇鼠鬚銳,冰
考證.svg
牋白皙越人惠。王家小令草最狂,為予揮灑驚騰勢。

《洛中寺北樓見賀監草書題詩》
劉禹錫
[编辑]

高樓賀監昔曾登,壁上筆跡龍虎騰。中國書流尚皇 象,北朝文士重徐陵。偶因特見空驚目,恨不同時便 伏膺。惟恐塵埃轉磨滅,再三珍重囑山僧。

《草書屏風》
韓偓
[编辑]

何處一屏風,分明懷素蹤。雖多塵色染,猶見墨痕濃。 怪石奔秋澗,寒藤挂古松。若教臨水畔,字字恐成龍。

《贈𧦬光上人草書歌》
吳融
[编辑]

篆書樸隸書俗,草聖貴在無羈束。江南有僧名𧦬光, 紫毫一管能顛狂。人家好壁試揮拂,瞬目已流三五 行。摘如鉤,挑如撥,斜如掌,迴如斡。又如夏禹鎖淮神, 波底出來手正拔。又如朱亥鎚晉鄙,袖中抬起腕欲 脫。有時軟縈盈,一穗秋雲曳空闊。有時瘦巉巖,百尺 枯松露槎枿。忽然飛動更驚人,一聲霹靂龍蛇活。稽 山賀老昔所傳又聞能者惟張顛上人致功應不下 其奈飄飄滄海邊可中一入天子國絡素裁縑灑毫 墨不繫知之與不知須言一字千金值

《懷素書》
宋·司馬光
[编辑]

上人工書世所稀,於今散落無復遺。君從何處獲數 幅,敗絹蒼蒼不成軸。雲流電走何縱橫,昏醉視之雙 目明。烈火燒林虎豹慄,疾雷裂地龍蛇驚。須臾掛壁 未收卷,陰風颯颯來吹面。祇疑神物在闇中,寶祕不 令關俗眼。嗟余平生不識書,但愛意氣豪有餘。欲求 數字置座側,安得滿斗千金珠。

《觀子玉郎中草聖》
蘇軾
[编辑]

柳侯運筆如電閃,子雲寒悴羊欣儉。百斛明珠便可 扛,此書非我誰能雙。

《贈龍巖上人草書》
元·蒲道源
[编辑]

韓云「浮屠多技能,祇今復見龍巖僧。高閑懷素去已 久,肯向死灰求續燈。手追心慕忽有得,筆底渙然無 滯凝。雲煙結瞑鬼神泣,雷電索怪蛟龍騰。懸崖百尋 瀉瀑布,老樹千歲垂寒藤。鐵為門限自茲始,但恐紙 價相仍增。我聞雪菴亦工此,好事往往輸縑繒。都城 顏扁妙天下,驟得榮寵非階升。龍巖更須追三昧,無」 俾斯人專美稱。

《游龍回寺碧雲堂有何無適草書》
許謙
[编辑]

「蒼鱗作霖回壑裏,竟化長岡飛不起。何年老僧飛錫 來,強架檐楹萬山底。碧雲石梯如登天,俯視竹樹行 其巔。巖巒起伏呈怪狀,壯若群馬奔吾前。」何仙仙去 不復返,滿壁龍蛇驚醉眼。可憐一半委泥沙,況復阽 危混苔蘚。山翁摸搨妙入神,永和繭紙且逼真。勸君 勿辭一日力,為我留為百世珍。君不見二王舊帖皆 殘編,至今不惜千金傳。

《草書歌賜程南雲》
明·宣宗
[编辑]

朕幾務之餘,游心載籍,及遍觀古人翰墨,有契於懷,嘗賦《草書歌》以寓意焉。以爾日侍之勞,書以賜之。

「草書所自何所授,初變楷法為章奏。當時作者最得 名,崔瑗杜度張伯英。三人真跡已罕見,後來繼之有 羲獻。」筆端變化妙入神,逸態雄姿看勁健。風驚電掣 浮雲飛,蛟龍奮躍猛虎馳。漢晉草法千載師,張顛藏 真亦絕奇。一代精藝才數輩,遺墨千人萬人愛。固知 頓挫出腕力,亦用飛動生神采。古來篆籀今已譌,何 況隸草譌愈多。吾書豈必論工緻,《誠懸》有言當默識。

《草書歌贈張宣》
高啟
[编辑]

昔聞汝祖東吳精,醉傳草聖醒而驚。汝今能飲不滿 杓,逸氣欲與相崢嶸。高堂把筆若把槊,長綃一拂悲 風生。陰垂天澤雷雨過,響破巨峽波濤傾。颺颺游絲 𦊰晴晝,落落高斗迴寒更。飲猿連臂深澗絕,饑鶻捩 翅荒煙橫。自言靜裏觀萬物,故能變化窮其情。嗟予 少本好劍舞,學書晚方從父兄。終焉懶惰不得就,塵 滿硯田常廢耕。覽時撫事每有感,胸次硉矹何由平。 空齋往往出怪語,吟聲相應饑腸鳴。篇成請君為我 寫,墨瀋灑壁從奔崩。是時黃雲閉歲暮,返照忽出寒 江明。手隨意到不留阻,正是鐵騎陰山行。令嚴不聞 戈甲響,一夜下盡名王城。安得師行亦如此,頃刻坐 見乾坤清。嗚呼作歌聊贈汝,愈使流淚沾衣纓。

《卓小仙草書歌》
唐·順之
[编辑]

莆守寄我卓仙書,北窗閒佇時玩展。吳人本慣見龍 蛇,對此真形驚走轉。瓌譎東海黃公符,蒼古太廟姬 王瑑。曲處素娥欹舞腰,勁來壯夫摐狼銑。藤纏老樹 千尺挂,鷹攫寒厓百鳥懦。已覺人間出《草聖》,卻訝空 中墮雲篆。古來草書誰擅場,酒旭僧素頗中選。漏痕 釵股那足奇,脫帽露頂空漫衍。雖然奔放不可羈,筆 墨蹊徑未盡遣。傳聞卓仙形貌異,蓬頭闊口足爪跣。 胸中光怪祕不得,漏洩機緘在此卷。軒轅道士罵俗 書,寫出靈文世不辨。卓仙作字不用手,唐生識字亦 非眼。說到手眼兩忘處,作者識者俱一筦。幾時杖策 入《武彝》,試問仙郎叩金簡。

===
《禁直》
唐·敏
===天門旭日炫新晴,鳳髓龍香硯墨清。親見君王書草

字,蛟龍吹雨雜風聲。

草書部選句[编辑]

唐杜甫《贈汝陽王璡》詩:「筆飛鸞聳立,章罷鳳騫騰。」 吳融《贈廣利大師歌》:「崩雲落日千萬狀,隨手變化生 空虛。」

釋可朋《觀夢龜草書歌》:「畫壯倒松橫洞壑,點麤飛石 落空虛。」

宋蘇軾《贈王鞏詩》:「清詩草聖俱入妙,別後寄我書連 紙。」

又《贈葛葦》詩:「小詩試擬孟東野,大草閑臨張伯英。」 《陸游暇日弄筆戲書詩》:「草書學張顛,行書學楊風。」

草書部紀事一[编辑]

《班蘭臺集》:徐幹為班超軍司馬,善章草。班固與弟超 書曰:「得伯章書,槁勢殊工。」知識讀之,莫不歎息。實亦 藝由己立,名自人成。

《後漢書宗室傳》:「北海敬王睦,少好學,博通書傳,能屬 文,又善史書,當世以為楷則。及寢病,明帝使驛馬令 作草書尺牘十首。」

《崔駰傳》:「駰子瑗,字子玉。早孤,銳志好學,盡能傳其父 業,諸儒宗之。舉茂才,遷濟北相,著草書勢。」

齊王僧虔能《書錄》。瑗子寔官至尚書,亦能草書。 京兆杜度為魏齊相始有草名。

《後漢書張奐傳》:「奐長子芝及弟昶,並善草書,至今稱 傳之。」

齊王僧虔,能《書錄》。弘農張芝,高尚不仕,善草書,精勁 絕倫。家之衣帛,必先書而後練。臨池學書,池水盡黑。 每書云忽,忽不暇草。時人為「草聖。」芝弟昶,漢黃門侍 郎,亦能草。今世人中云芝書者,多昶作也。

羅暉趙襲,不詳何許人。與伯英同時,見稱西州,而矜 許自與,眾頗惑之。伯英《與朱寬書》,《自敘》云:「上比崔、杜 不足,下方羅、趙有餘。」

河間張超,亦善草書,不及崔、張。

《書史會要》:「毛弘善古文隸書章草。」

《後漢書張超傳》:「超有文才,靈帝時從征為別部司馬。 善草書,妙絕時人,世共傳之。」

《皇甫規妻傳》:「安定皇甫規妻者,不知何氏女也。規初 喪室家,後更娶之。妻善屬文,能草書,時為規答書記, 眾人怪其工。」

張懷瓘《書斷》:「魏武帝工章草,雄逸絕倫。」

齊,王僧虔能書錄,姜詡、梁宣、田彥和及司徒韋誕皆 伯英弟子,並善草。

河東衛覬,魏尚書僕射。善章草及古文,略盡其妙。草 體微瘦,而筆跡精熟。

《魏志劉廙傳》:「廙為五官將,文學,文帝器之,命廙通草 書。廙答書曰:初以尊卑有序,不敢修草。必如嚴命,何 敢以辭!」

張懷瓘《書斷》:「吳皇象,字休明,廣陵江都人也。官至侍 中。工章草,師於杜度。先是有張子並,於時有陳良輔, 並稱能書。然陳恨瘦,張恨峻,休明斟酌其間,甚得其 妙。與嚴武等稱八絕,世謂沈著痛快。」

《宣和書譜》:「諸葛亮善畫,亦喜作草字,雖不以書稱,世 得其遺跡,必珍玩之。」今御府藏草書《遠涉帖》。

晉武帝司馬氏,諱炎,字安世,文帝之子也。喜作字,於 草書尤工,落筆雄健挾英勇之氣,毅然為一代祖。 張懷瓘《書斷》:「齊獻王攸,字大猷,河內人,武帝母弟。善 尺牘,尤能行草書,蘭芳玉潔,奇而且古,才望出武帝 之右。」

《晉書衛瓘傳》:「瓘學問深博,明習文藝,與索靖俱善草 書,時人號為『一臺二妙』。」漢末張芝善草書,論者謂瓘 得伯英筋,靖得伯英肉。

《南齊書王僧虔傳》,「衛瓘採張芝草法,取父法參之,更 為草槁,世傳其善。」

《晉書衛恆傳》:「恆善草隸書,為四體書勢。」

張懷瓘《書斷》:「何曾工於槁草,時人珍之。」

《宣和書譜》:「杜預,漢杜度六世孫。祖畿,魏尚書僕射。父
考證.svg
恕,幽州刺史。父祖三世善行草,皆以書馳名,而預聞

譽猶著。太康中,自渚宮還襄陽,因求古文策書及汲 冢文,其作草書尤有筆力。」

張華作字,尤工草書,見索靖,遂雅相厚善,深與結納。 《晉書索靖傳》:「靖與尚書令衛瓘俱以善草書知名。瓘 筆勝靖,然有楷法,遠不能及靖作草書狀。」

《南史王僧虔傳》,索靖傳:芝草而形異,甚矜其書,名其 字勢曰「銀鉤蠆尾。」

《宣和書譜》:「陸機善章草。」

《晉書辛謐傳》:「謐博學,善屬文,工草隸書,為時楷法。」 王僧虔能《書錄》:「滎陽楊肇,晉荊州刺史,善草隸。潘岳 誄曰:『草隸兼善,尺牘必珍,足無輟行,手不釋文,翰動 若飛,紙落如雲』。」肇孫經,亦善草書。

王愔《文字志》:「羊忱能草書,亦善行隸,有稱於一時。」 張懷瓘《書斷》:「王導字茂弘,行、草兼妙。元、明二帝並工 書,皆推歎於茂弘。」王愔云:「王導行、草見貴當世。 王恬,導之子,工於草隸,當時難與為比。」

《王洽,導之第四子》。書兼諸法,於草尤工落簡揮毫有 郢匠成風之致。

王珉,導之孫,洽之子也。少有才藝,工隸及行草,世所 寶者,特是草聖,名出珣兄之右。時人語曰:「法護非不 佳,僧彌難為兄。」法護,珣之小字也。自導至珉,三世以 書名著,人以方杜度、衛瓘二氏焉。

王敦,導之從兄。性簡脫,工顛草,得家傳之學。

《郄鑒》「作草字,下筆剛決,略無留滯,厚實深沈,豐茂宏 麗,而不乏風神。」

郄愔善眾書齊名,庾翼尤長於章草,王僧虔云:「郄愔 章草,亞於右軍。」

庾翼善草隸書,名亞右軍。兄亮常就右軍求書,逸少 答云:「稚恭在彼,豈復假此。」嘗復以章草答亮示翼乃 大服。因與王書云:「昔有《伯英章草》十紙,因喪亂遺失。」 嘗謂人曰:「妙跡永絕。今見足下答家兄書,煥若神明, 頓還舊觀。」

《王僧虔》,《能書錄》,江夏李式,晉侍中,善為隸草。其弟定 子,公府能名同式。

《文字志》羊固。善草、行,著名一時。渡江,累遷黃門侍郎, 贈大鴻臚。

李廞好學善草隸與兄式齊名。

張懷瓘《書斷》:「王廙,導從父弟也。工於草隸飛白,祖述 張、衛遺法。」

《晉書王羲之傳》:羲之每自稱:「我書比鍾繇當抗行,比 張芝草猶當鴈行也。」曾與人書云:「張芝臨池學書,池 水盡黑,使人耽之若是,未必後之也。」羲之書初不勝 庾翼郗愔,及其暮年方妙。嘗以章草答庾亮,而翼深 歎伏。因與羲之書云:「吾昔有伯英章草十紙,過江顛 狽,遂乃亡失,常歎妙跡永絕。忽見足下答家兄書,煥 若神明,頓還舊觀。」

《王獻之傳》:獻之工草隸,七八歲時學書,羲之從後掣 其筆不得,歎曰:「此兒後當復有大名。」

王僧虔能書錄。王元之、徽之,俱獻之兄,又兄子淳之 並善行草。

王允之,「衛將軍、會稽內史」,亦善草、行。

《羊欣》,能書,人名許靜民,高陽人,鎮軍參軍。善隸草,羲 之高足。

《宣和書譜》:張翼善草隸,時穆帝令翼寫王羲之手表, 穆帝自批其後,羲之殆不能辨真贗。久乃悟云:「小人 幾欲亂真。」

張懷瓘《書斷》:「桓元者,溫之子。嘗慕小王善於草法。 羊欣能書人名。會稽隱士謝敷、吳興康欣,並工隸草。」 《宣和書譜》:「陳逵無傳於史,其書不多見,作行草,古而 腴,草字飄發不滯,有羲、獻之風。」按黃伯思法帖刊誤云陳逵西晉中郎將 《姑蘇志》:「沈嘉,字長茂,吳郡人,吳興太守。善草書。 韋續九品書,人論李氏意如廣漢人,王獻之保母也。 善屬文,能草書。」

《宣和書譜》:「謝靈運少好學,博綜群書,作為文辭,擅江 左之譽。學王羲之真草,俱造其妙。或謂獻之,靈運舅 也,故其得法為精。凡獻之所上表章,多在中書雜事 中,靈運模臨亂真,因以己所書易其本,人莫能辨。」 《南史孔琳之傳》:「琳之少好文義,解音律,能彈棋,妙善 草隸。」

《書斷》:「蕭思話,蘭陵人。學書於羊欣,得其體法。行草連 岡盡望,勢不斷絕。」

齊高帝善草書,祖述子敬。嘗與王僧虔賭書,曰:「誰為 第一?」對曰:「臣書臣中第一,陛下書帝中第一。」帝笑曰: 「卿可謂善自謀矣。」

《南史王僧虔傳》:齊高帝與僧虔賭書畢,謂曰:「誰為第 一?」對曰:「臣書第一,陛下亦第一。」帝笑曰:「卿可謂善自 為謀。」或云:「帝問我書何如卿?答曰:『臣正書第一,草書 第二,陛下草書第二,而正書第三,臣無第三,陛下無 第一』。」帝笑曰:「卿善為辭。」

《王僧祐傳》:僧祐幼聰悟,雅為從兄儉所重。工草隸,善 敱琴,不交當世。自天子至侯伯,未嘗與一人遊。 《張融傳》:「融善草書,常自美其能。齊高帝曰:『卿書殊有 骨力,但恨無二王法』。」答曰:「非恨臣無二王法,亦恨二 王無臣法。」

《謝朓傳》:「朓善草隸,長五言詩,好獎人才。會稽孔顗粗 有才筆,未為時知。孔珪常令草《讓表》以示朓,朓嗟吟 良久,手自折簡寫之。」

《宣和書譜》:「沈約著述頗多,撰《四聲韻譜》,自謂有入神 之妙,作草字亦工,下筆皆超絕。」

《南史蕭子雲傳》:子雲善草隸,為時楷法。自云善效鍾 元常、王逸少,而微變字體。其書跡雅為武帝所重。帝 嘗論書曰:「筆力勁駿,心手相應,巧逾杜度,美過崔寔, 當與元常並驅爭先。」其見賞如此。子雲子特亦善草 隸,時人比之衛恆、衛瓘。武帝常使特書,及奏帝曰:「子 敬之跡不及逸少,蕭特之書遂逼於父。」

《劉孝綽傳》:「孝綽幼聰敏,七歲能屬文。舅王融深賞之, 曰:『天下文章無我,當歸阿士』。」阿士,孝綽小字也。兼善 草隸。自以書似父,乃變為別體。

《王籍傳》:「籍好學有才氣,為詩慕謝靈運,又甚工草書, 筆勢遒放,蓋孔琳之流亞也。」

《紀少瑜傳》:少瑜美容貌,工槁草。到溉曰:「此人有大才 而無貴仕。」後除武陵王記室參軍。

《陳文帝諸子傳》:「始興王伯茂,工草隸書,甚得右軍法。」 《陳書蔡景歷傳》:「景歷少俊爽,善尺牘,工草隸。陳武帝 素聞其名,以書要之。景歷對使答書,筆不停輟。帝得 書,甚加欽賞。」

《蔡凝傳》:「凝幼聰悟,美容止。既長,博涉經傳,有文辭,尤 工草隸。」

《宣和書譜》:江總七歲而孤,依外氏蕭勵家,而勵尤所 鍾愛,嘗謂總曰:「爾操行殊異,神采英拔,後之知名,當 出吾右。」及長,果好學,能屬文,作行、草,為時獨步。以詞 翰兼妙得名。有文集三十卷行於世。

釋智永,會稽人也。晉右軍將軍王羲之之裔。學書以 羲之為師法,筆力縱橫,真草兼備,綽有祖風。初勵志 書札,起樓於所居之側,因自誓曰:「書不成,不下此樓。」 後果大進,為一時推重。而求其書者,縑素牋紙,堆案 盈几,先後積壓,塵為之生。又戶外之屨常滿,賓客造 請,門閾穿穴,以鐵固其限,故人號曰鐵門限。所用筆, 退即投大甕中,歲久輒貯數甕,自為銘以瘞之。嘗作 《心成頌》,以示字法。又作《真草千文》傳於世,學者率模 倣焉。

《魏書崔元伯傳》:「元伯祖悅,與范陽盧諶並以博藝著 名。諶法鍾繇,悅法衛瓘,而俱習索靖之草,皆盡其妙。 諶傳子偃,偃傳子邈,悅傳子潛,潛傳元伯,世不替業。」 《劉仁之傳》:「仁之少有操尚,粗涉書史,真草書跡,頗號 工便,性好文字,吏書失體,便加鞭撻。」

《北齊書趙彥深傳》:彥深子仲將,學涉群書,善草隸。雖 與弟書,書字楷正,云「草不可不解」,若施之於人,即似 相輕易,若當家中卑幼,又恐其疑所在宜爾,是以必 須隸筆。

《宣和書譜》:「劉珉字仲寶,彭城人。書法自王氏羲、獻父 子以來,其道寖以衰陋,至齊尤甚。珉喜草隸,遂能一 洗俗學之謬,遠追羲之,頗得其法。落筆佳處,往往陵 轢古人,至作草書益勝,乃復名世。」

《周書薛慎傳》:「慎好學,能屬文,善草書。」

張懷瓘《書斷》:「釋智果,會稽人也,居永興寺,煬帝甚喜 之。工書銘石,常謂永師曰:『和尚得右軍肉,智果得右 軍骨』。果隸、行、草皆入能。」

《唐書房元齡傳》:元齡幼警敏,善屬文,書兼草隸。常恐 諸子驕侈,集古今家誡書為屏風,令各取一具,曰:「留 意於此,足以保躬矣。」

顏真卿《家廟碑》,顏昭甫工篆籀草隸書,與內弟殷仲 容齊名,而勁利過之,為伯父師古所賞重。嘗得古鼎 廿餘字,舉朝莫識,盡令讀之。官侍讀,贈華州刺史。 《酉陽雜俎》:高宗初扶床,將戲弄筆,左右試置紙於前, 乃亂畫滿紙角邊畫處成「草書敕」字。太宗遽令焚之, 不許傳外。

《唐書裴行儉傳》:行儉工草隸名家。帝嘗以絹素詔寫 《文選》,覽之,祕愛其法,賚物良厚。行儉每曰:「褚遂良非 精筆佳墨,未嘗輒書,不擇筆墨而妍捷者,余與虞世 南耳。」所撰選譜草字雜體數萬言。

張懷瓘《書斷》:「宋令文,河南陝人,官至左衛中郎將。奇 姿偉麗,身有三絕,曰書、畫、力尢於書,備兼諸體,偏意 在草,甚得書之媚趣。」

《宣和書譜》:「孫過庭,字虔禮,陳留人。官至率府參軍、錄 事。好古博雅,工文辭,得名翰墨間。作草書,咄咄逼羲、 獻。文皇謂過庭小字,書亂二王,蓋似真可知也。作運 筆論,字逾數千,妙有作字之旨,學者宗以為法。」 張懷瓘《書斷》:「王知敬,洛陽人,官至太子家令。工草及 行,尤善章草入能。」

《宣和書譜》:「唐明皇留心翰墨,初見《翰苑書體》狃於世習,銳意作章草八分,遂擺脫舊習,議者謂其豐茂英 特,斯亦天稟。」

《唐書席豫傳》:「豫性謹畏,與子弟屬吏書,不作草字。或 曰:『此細事耳,何留慮』?答曰:『細不謹,況大事耶』!」

《李白傳》:文宗時,詔以白歌詩、裴旻劍舞、張旭草書,為 三絕。旭,蘇州吳人,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筆。或 以頭濡墨而書,既醒自視,以為神不可復得也,世呼 張顛。初仕為常熟尉,有老人陳牒求判,宿昔又來。旭 怒其煩,責之。老人曰:「觀公筆奇妙,欲以藏家爾。」旭因 問所藏,盡出其父書。旭視之,天下奇筆也。自是盡其 法。旭自言:始見公主擔夫爭道,又聞鼓吹而得筆法。 意觀倡公孫舞劍,器得其神。後人論書,歐、虞、褚、陸皆 有異論,至旭無非短者。傳其法。惟崔邈。顏真卿云: 《金壺記》:「張旭草書,為世所重。有人家貧,因卜旭為鄰, 數四致簡於旭,得其報章,遂鬻於市,後獲富足焉。」 《溫飛卿集》:祕書省有賀監知章草書,筆力遒健,風尚 高遠。

《唐書顏真卿傳》:真卿立朝正色,剛而有禮,天下不以 姓名稱,而獨曰魯公。善正草書。筆力遒婉,世寶傳之。 《陸羽懷素別傳》:鄔彤與懷素為群從中表兄弟,謂懷 素曰:「草書古勢多矣,惟太宗以獻之書,如凌冬枯樹, 寒寂勁硬,不置枝葉。」張旭又嘗私謂彤曰:「孤蓬自振, 驚沙自飛。余師而為書,故得奇怪,凡草聖盡於此。」懷 素不復應對,但連叫數十聲曰:「得之矣。」

《唐國史補》:「長沙僧懷素好草書,自言得草聖三昧,棄 筆堆積,埋於山下,號曰筆塚。」

《宣和書譜》:「周嶬,天寶間作,牧泌陽,以翰墨稱。喜懷素 書,心慕手追,作草字得師法。」

《賈氏談錄》:「貞元中,翰林學士吳通微嘗工行草,然體 近隸。故院中胥徒尤倣其書,大行於世。」

《舊唐書柳公權傳》:公權初學王書,遍閱近代筆法,體 勢勁媚,自成一家。宣宗召升御殿,前書三紙,一紙真 書十字,曰「衛夫人傳筆法於王右軍」;一紙行書十一 字,曰「永禪師真草千字文得家法」;一紙草書八字,曰 「謂語助者焉哉乎也。」賜錦綵缾盤等銀器,仍令自書 謝狀,勿拘真行。帝尢奇惜之。

《因話錄》:「元和中,柳柳州書,後生多師傚,就中尤長於 章草,為時所寶。湖湘已南,童稚悉學其書,頗有能者。 長慶已來,柳尚書公權又以博聞強識工書,不離近 侍。」柳氏言書者,近世有此二人。尚書與族孫璟,開成 中同在翰林,時稱「大柳舍人」、「小柳舍人。」自祖父郎中 芳以來,奕世以文學居清列。舍人在名場淹屈,及擢 第,首冠諸生。當年宏詞登高科,十餘年便掌綸誥,侍 翰苑。性喜汲引後進,出其門者,名流大僚至多。以誠 明待物,不妄然諾,士益附之。

《宣和書譜》:「裴素失其先系,寶曆初登第。善草書。其筆 意蓋規模王氏羲、獻父子之學,然力不甚勁,而姿媚 有餘。」

杜牧之善屬文,登進士第,復舉賢良方正。剛正有奇 節,不為齷齪小謹,敢論列大事,指陳利病,尤切時務。 其作《阿房宮賦》,辭彩尤麗,有詩人規諫之風,至今學 者稱之。作行、草,氣格雄健,與其文章相表裏。

陸希聲,吳人也。家世有書名。六世祖伯父柬之以草 書高天下。四世祖景融又以博學工書擅名。至希聲 一出,遂能復振家法,祖武風流,頓還舊觀。錢若水常 言:「古之善書,鮮有得筆法者。」希聲得之,凡五字擫押 鉤格,抵自言出自二王,斯與陽冰得之。希聲後授之 𧦬光,光入長安為翰林供奉,而希聲尚未達,以詩寄 之云:「筆下龍蛇似有神,天池雷雨變逡巡。寄言昔日 不龜手,應念江頭洴澼人。」後得其法者,為一時之絕。 胡季良不見於史冊,惟工行草,追慕古人而得其筆 意。

神仙。鍾離先生名權,不知何時人,而間出接物,自謂 生於漢。呂洞賓於先生執弟子禮,有問答語及詩成 集。狀其貌者,作偉岸丈夫,或峨冠紺衣,或虯髯蓬鬢, 不冠巾而雙髻,文身跣足,頎然而立,睥睨物表,真是 眼高四海而遊方之外者。自稱天下都散漢,又稱散 人。嘗草其為詩云:「得道高僧不易逢,幾時歸去得相 從。」其字畫飄然,有凌雲之氣,非凡筆也。元祐七年,亦 錄詩四章贈王定國,多論精勤,志學長生金丹之事, 亹亹可讀。終自論其書,以謂學龍蛇之狀,識者信其 不誣。

《呂真人傳》:真人名巖,字洞賓,咸通中,舉進士第,遊江 州廬山,以著頭書劍詩於壁。初見若無字,而墨蹟粲 然,透出壁後。宋徽宗時,自稱昌虛中,往來諸琳宮。善 草書,作枯藤遊絲勢,一舉筆數千,絡繹不斷。人爭㩦 楮以請,往往不與。

《宣和書譜》:「吳融幼力學,能世其家,文辭富贍,以進士 登科第。昭宗時,指授作詔,悉當帝意,為之咨賞。作《草 書歌》,痛論古人筆意。今御府所藏草書,付虯帖。 張庭範本,優人亡其系。善逢迎,諂事朱全忠,進金吾衛將軍、河南尹。喜草書。」

《書小史》:「林傑,字智周,閩川人也。善草隸,俱自天然,不 因師授。」

《北夢瑣言》:「釋懷濬,秭歸郡草聖僧也。唐乾寧初,知來 藏往,皆有神驗。愛草書,或經或釋,或老,至於歌詩鄙 瑣之言,靡不集其筆端。與之語,即阿唯而已。里人以 神聖待之。」

《書史會要》:「丘弟善虞體,草書亦狂縱。」

《書斷》:李都荊南從事,時朝官親熟,自京寓書,書蹤甚 惡。李寄詩戲曰:「華緘千里到荊門,章草縱橫任意論。 應笑鍾張虛用力,卻教羲獻枉勞魂。惟堪愛惜為珍 寶,不敢留傳誤子孫。深荷故人相厚處,天行時氣許 教吞。」

《聞奇錄》:越僧𧦬光善草書,自言授法於陸相希聲,其 飄逸有張旭之妙。吳翰林以歌獎之,言多不載。羅給 事贈詩云:「聖主賜衣稱絕藝,侍臣摛藻許高蹤。」又有 亞棲書,骨氣不及𧦬,而趨媚過之。二人俱應制其蹤 海內皆盛。

《高僧傳》:「釋𧦬光長於草隸,聞陸希聲謫宦於豫章,往 謁之,授五指撥鐙訣。書體遒健,轉腕迴筆,非常人所 知。昭宗詔對御榻前書,賜紫方袍。」

《釋遺則》從張懷瓘學草書,獨盡筆妙。

釋高閑,克精書字,宣宗嘗召入對御草《聖》,遂賜紫衣。 後歸湖州開元寺終焉。閑嘗好以霅川白紵書真草 為世楷法。

《宣和書譜》:釋亞棲喜作字,得張顛筆意。昭宗光化中, 對殿庭草書,兩賜紫袍,一時為之榮。其自謂:「吾書不 大不小,得其中道,若飛鳥出林,驚蛇入草。」

釋夢龜,天復中寓東林寺,作《顛草》奇怪百出,筆力遒 勁,亦自是一門之學。

釋景雲,幼通經論,性識超悟,尤善草法。初學張顛,久 之精熟,有意外之妙。

《書小史》釋洪博學儒釋,風姿秀整,能講唱詩篇,草 隸皆極精妙。時人以其貌義《詩》《書》,謂之「四絕。」

《江陰新志》:「觀音大士木塔下有草書《心經》滿壁,筆力 遒健,末題云:『孟冬月比丘道松書,不記年歲,或云李 唐僧書』。」

《宣和書譜》:「楊凝式,喜作字,尤工顛草。居洛下十年,凡 琳宮佛祠牆壁間題紀殆遍,筆跡雄強,與顏真卿行 書相上下。」

《金石文字記》:「僧彥修草書,梁乾化時碑。今在西安府 儒學。」

《南唐書談諧傳》:李家明談諧敏給,善為諷辭。初,家明 母死未葬,會元宗乘間書草字於便殿,家明紿曰:「臣 竊署字,與之不疑。」元宗以麻紙大押字,命試學焉。家 明輒倣草字上署宣州上供庫支錢二百緡,付李家 明葬母。元宗大笑,因以賜焉。

《名畫評》:「鍾陵清涼寺有唐元宗八分題名,蕭遠草書, 董羽畫海水,為三絕。」

《宣和書譜》:「潘佑,史失其傳。仕江南,偽主李煜,端方剛 介,不親外務,閉戶讀書,博通經史。觀其行書草帖,筆 跡奕奕,超拔流俗,殆有東晉之遺風焉。」

《益州名畫錄》:「釋曉巒,前蜀人。工草聖,學張芝。」

《圖畫見聞志》:「匡山處士景煥與翰林學士歐陽炯聯 騎遊成都應天寺,睹孫位畫左壁天王,煥遂畫右壁 天王以對之。渤海嘆重,為長歌以美之。繼有草書僧 夢歸後至,因請書於廊壁。書畫歌行,一日而就。成都 人號為『應天三絕』。」

《宣和書譜》:「薛存貴,史失其傳。喜作草書,有晉宋間風 度。」

紫桃軒又綴:「楊永符,五代人,能草書,自號手怒。」 《清異錄》:「和魯公慷慨厚德,每滑稽則哄堂大笑。時博 士楊永符能草聖,有省郎聞魯公笑聲,戲謂楊曰:『丞 相口歡笑』。永符曰:『予沗事筆墨,方揮掃之際,亦謂太 博手怒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