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樂律典/第09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樂律典 第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九十六卷
經濟彙編 樂律典 第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樂律典

 第九十六卷目錄

 鐘部藝文一

  蕤賓鐘銘         魏王粲

  無射鐘銘          前人

  鐘簴銘           前人

  九鐘贊          晉郭璞

  東宮掘得慈覺寺鐘啟  梁昭明太子

  鐘銘           陳江總

  鐘銘         北魏溫子昇

  上新定鐘表       北周王褒

  太極殿前鐘銘      唐岑文本

  太清觀鐘銘         蘇頲

  賀新殿鐘鳴表        李邕

  洪州大雲寺銅鐘銘     獨孤及

  長樂鐘賦          鄭錫

  霜鐘賦           喬潭

  夜聞山寺鐘賦       李子卿

  泗州開元寺鐘銘       李翱

  興唐觀新鐘銘       權德輿

  觀鑄鐘賦         翟楚賢

  鼓鐘于宮賦         李程

  洪鐘賦          謝良輔

  法雲寺鐘銘        宋蘇軾

  秦昭和鐘銘說       黃伯思

  周寶龢鐘說         前人

  周雲雷鐘說         前人

  宋䪫鐘說          前人

  大鐘頌          明宋濂

  大同新鐘銘         郭登

 鐘部藝文二

  聽鐘鳴         北魏蕭綜

  鐘            唐李嶠

  山夜聞鐘          張說

  煙際鐘          韋應物

  遠山鐘           錢起

  遠寺鐘          李嘉祐

  曉聞長樂鐘聲       戴叔倫

  冬日峽中旅泊       劉言史

  寒夜聞霜鐘        盧景亮

  寒夜聞霜鐘         鄭絪

  寺鐘暝          皮日休

  聽鐘           宋劉敞

  景陽鐘二首        劉子翬

  相國寺鐘         金祝簡

  應教題廬阜鐘聲     元揭徯斯

  古鐘詩          趙孟頫

  煙寺晚鐘          陳孚

  臥鐘            楊載

  煙寺晚鐘         明宣宗

  煙寺曉鐘          楊基

  聞霜鐘          張宇初

  聞鐘            高啟

  分題得金山曉鐘送金瓚歸婁東

               王貞慶

  夜鐘            石瑤

 鐘部選句

樂律典第九十六卷

鐘部藝文一[编辑]

《蕤賓鐘銘》
魏·王粲
[编辑]

有魏匡國,誕成天功。底綏六合,纂定庶邦。承民靡戾, 休徵惟同。皇命孔昭,造茲衡鐘。紀之以三,平之以六。 度量允嘉,氣齊允淑。表聲《韶》《和》,民聽以睦。時作蕤賓, 永享遐福。

《無射鐘銘》
前人
[编辑]

有魏匡國,成功允章。格于上下,光于四方。休徵時序, 人悅時康。造玆衡鐘,有命自皇。三以紀之,六以平之。 厥量孔嘉,厥齊孔時。音聲和協,人德同熙。聽之無斁, 用以啟期。

《鐘簴銘》
前人
[编辑]

惟魏四年,「歲在丙申,龍次大火。」五月丙寅,作蕤賓鐘, 又作無射鐘。建安二十三年七月,始設鐘簴於文昌 殿前。《歲月并銘》,各鑄於鐘之角。

《九鐘贊》
晉·郭璞
[编辑]

「嶢崩涇竭,麟鬥日薄。」九鐘將鳴,凌霜乃落。氣之相應觸感而作。

《東宮掘得慈覺寺鐘啟》
梁·昭明太子
[编辑]

竊以白亭舊室,絕顯禎祥之氣;闕里故堂,暫聞鐘石 之響。猶復存諸良史,汗彼篆素,豈如杏梁遺飾,迴成 紺殿;椒墀昔處,仍構寶階。啟彝鐘于殊里,記靈文于 福地。雖魏廟出璽,魯祠現璧,固以推茲孝感,恧此禎 契。將郭令鄙其開金,羊田陋其產玉,豈直季武庭樹, 愧韓起之譽;蜀相宅基,慚孝安之碣。伏惟覽啟增思, 撫瑞深悲,慟切視奩,哀喻封篋。

《鐘銘》
陳江總
[编辑]

鳧氏之匠,狃陽之銅。圖欒鑄鎛,刻獸鐫蟲。聲飛雪裡, 韻切脣中。遙符玉律,遠雜金風。朝驚鷲嶺,夜動龍宮。 冀憑慧業,冥感神功。百非洗蕩,萬善招通。長如五淨, 永證三空。

《鐘銘》
北魏·溫子昇
[编辑]

宮商遞變,律呂相生。立號則起,從革以成。調之必應, 擊而不橫。銅盤韻響,火鳥和聲。出入成則,明宵有數。

《上新定鐘表》
北周·王褒
[编辑]

萬物生象,始乎算數;天道運行,基乎步術。量有輕重, 平以權衡;音有清濁,協乎律呂。是以周發聽聲,候春 冬之生殺;師曠吹律,知晉楚之衰亡。數始黃鐘,琯終 仲呂,還宮變徵,參天兩地,三分損益,累黍相承,四時 發斂,忽微斯測。皇帝治曆明時,推元受命,八音七始 之奏,五聲六律之和,斟酌繁簡,分析節度,推之以升 斛,正之以權衡。稽之以古今,覈之以《經》《傳》。

《太極殿前鐘銘》
唐·岑文本
[编辑]

夫金之為德,冠五材以稱寶;鐘之為器,諧八音而表 節。成物兼於軍國,致用適於洪纖。故習戎者用之以 警眾,司曆者俟之以考辰,其由來也尚矣。粵以貞觀 之十四載,歲在上章,乃詔工者鳧氏,鑠銅為鐘,陳諸 路寢之庭,以紀壺人之節。爾乃邛都作貢,虞倕騁神, 六齊不忒,四時合度。大小允窕摦之中,清濁得舒疾 之和。聲隨曉唱,則貴賤有序;響應漏盡,則士庶知禁。 同夏后之喻義,異周王之鮮材。加以博採故實,無忘 彝典。股肱之績必紀,牙爪之功是勒。永貽懿範,被之 無疆。

《太清觀鐘銘》并序
蘇頲
[编辑]

大矣哉!鐘之為用,軒轅氏和音樂之,夏后氏陳義聽之,此皇王所寶也。太微君上真撫之,紫虛君元方撫之,此仙聖所珍也。國家誕發元系,丕承景業,與時偕行,惟道則佑。以太清觀金庭晃朗,玉京崇絕,七映嚴飾,四時洞開,戛雲璈,椎雷鼓,嘗有之矣。然而陶鑄三品,大造融於得一;範圍四名,大空合於吹萬。其《〈鳧氏〉鴻鐘》,歟工以思專,神以響會。鐘用乃息,器或云聚,攫蹲獸而俯捧,儼旋蟲而上扶。號遠則傳,聲希以節。廣於己日,普集諸天,契九仙於福堂,起六幽於苦海。重以珍珠為闕,琉璃作地,皓魄初滿,清霜始飛。近召香童,遙徵羽使,時環而載擊載考,律應而不舒不疾。西昇路接,韻閶闔之清風;北斗城連,含未央之夕漏,非與其至妙,孰臻於此乎。在昔圖旂常,勒彝鼎者,所以建功樹善,紀德昭事,未有萬人斯和,傾耳歸真,四魔是革,調心服道,徹於千界,揚我巨唐之聲,懸於億劫,齊我巨唐之算。安可不篆於《銘銑》者哉。其詞曰:

碧落朱宮兮鬱其崇,金振玉扣兮殷而鴻。九枚是獻 兮百神工,成之不日兮鏗《乘風》,聲無己兮福無窮。

《賀新殿鐘鳴表》
李邕
[编辑]

伏見昨宣示於新殿為萬姓祈禱,神鐘自鳴,是知聖 作昇聞,天意下降,道開皇極,潤及生人。臣聞光覆動 植者莫如天,照臨幽遐者莫如日。自非齊聖妙用,曷 以則而象之;元化至德,曷以感而通之?伏惟陛下道 心沖葉,神教昭宣,以四海為家,萬人為子。常恐水旱 遞有,干戈蹔勞,所以供祀百神,用祈五福,德澤被物, 聖靈動天,睿情注於一時,景鐘鳴於別殿。夫眾者萬 有也,廣者四維也。今陛下㹅萬有,一四維,潛運方寸 之閒,充塞宇宙之外,則何聖不鑒?何神不昭?豈惟一 鐘乎?況南面之位,屈陛下之至尊;西方之金,啟陛下 之本命。非無情之應,是有由而來。自然群龍扶持,九 天欣戴,保億兆之元后,登千萬之永年。時觀雍熙,代 階仁壽,此天所以告,鐘所以鳴。臣等幸朝上京,欣遭 大慶。一舞一蹈,未極臣子之心;再詠再歌,徒知天地 之德。

《洪州大雲寺銅鐘銘》
獨孤及
[编辑]

「參變化,孕律呂,和神人,莫疾於聲。故天地以雷震萬 物,人以樂節八風,佛土以鐘警六時。天造聖作,同符 異貫。自真乘開設,其輪三轉,像教不墮,而法鼓之製 在焉。彤彤蓮宮,于江之濱,萬井在其前,善惡興乎?人 將欲誕敷我法音,啟迪我善根,是以作萬鈞之鐘,大 其器,所以昭其度也,侯誰尸之?長者杜海,洎此方上 士釋法觀、釋法鸞,與比丘眾百二十有五人,實果其 願,將辦所作。」於時火官金工,循厥戒令,範陰陽九六之數,以合造化;均薄厚侈弇之齊,以諧清濁。聚精會 神,鳩工於其閒。弘誓既達,昏疑皆破。故眾心如城,施 者成市,大悲之感,與萬靈接。祝融回祿,髣髴交應。越 五日辛丑,新鐘成。於是此邦民大和會,膜拜縱觀,川 塞衢隘。億兆諦聽,鯨魚乃發,訇然如扶搖號而萬竅 怒,霹靂作而崇山破。在阬滿阬,在谷滿谷,金界岌峇, 若震若蕩。既而拗怒散渙,與迴飆俱激,度越大千,周 流六虛,經於禁城,入於梵宮,徘徊乎霜天,淩厲乎清 夜;千門徹,萬戶警,魚龍皆奮,蟲豸不蟄。於是聆其音 者,貪騃遷善,聾盲知方。識浪安流,地獄清涼。吒王解 形,刀輪摧藏。嚴乎心者,聞聲以知受,觀受以悟法。若 露清耳根,鏡照身業,彼金鼓聲氣,木鐸徇路,整眾孚 號,方斯陋矣。蓋聖人弘道以勸善,因善以建法,作法 器以為天下利。利者教之果,法者教之因,善者教之 宗。我鐘我懸,是訓是崇。世界有極,大音無窮。

《長樂鐘賦》
鄭錫
[编辑]

「漢宮昏曉兮樓殿相望,雙闕雲聳兮千門日長。」銅壺 夜漏,金鏡朝光。鏘華鐘兮肅天居之岑寂,張猛簴兮 壯神容之焜煌。含虛守靜,應用無方。聞之者朝警而 夕惕,扣之者神和而意揚。此乃樂府之彝器,宮懸之 高張。豈比夫羽籥絲竹,匏土革木,徒攢雜以鏗鏘。若 乃九陌初昏,重門聚𣝔。清禁將開,繁星乍落。月宿翠 「樓,風清金閣。發清聲之響亮,覺層樓之寥廓。思遠客 於《鶉衣》,怨美人於羅幕。足使懷愁者感之而增欷,得 志者聽之而愈樂。豈在物之有心,伊人情之所托。」及 夫雞人未唱,鵠鑰猶封。星翻南陸,月掛西峰。出入萬 室,周流九重。走軒車於金馬,震櫺檻於銅龍。千官警 兮清珮響,百鳥鳴兮春露濃。豈謝泗濱之浮磬,豐嶺 之霜鐘而已哉?夫其逐吹含空,馳煙驛霧,徘徊宮闕, 演漾官署,虎嘯空中,龍吟何處?近從丹庭之室,遠盡 青門之樹。刜之以劍,思利器之一揮;擊之以莛,嘆清 音之難遇。豈獨稱鳧氏於《周典》,發鯨魚以《漢賦》。爾其 舂容鼓怒之音,千石萬鈞之實,洪爐鎔冶之姿,白蟲 篆文之質。總眾美以混成,亮吹萬而得一。客有羇旅 靈臺,經過牟首,《元文》未獻,白賁徒久。聲聞於外,空美 鼓鐘於宮;氣或在天,誰知藏劍於斗?懷洪音而未發, 敢虛心而待扣。

《霜鐘賦》并序
喬潭
[编辑]

「南陽有豐山,山有鐘,霜降則鳴,斯氣感而應也。潭忝預少宗伯達奚公特達之遇,擢秀才甲科,庶幾人閒有是譽處。」 然南陽則公隱居之舊也,故為《霜鐘賦》,以廣知音。

「豐山之峰,巉巖積翠之石,森爽凌寒之松。上無鳥飛, 下無人蹤,深杳杳以靜謐,有天然之古鐘。兩欒神資, 九乳靈化。寧失制於侈弇,豈遺音於窕摦。每簴器以 自閑,常宿懸而不下。動於耳而藏於心,必高秋之良 夜。」於是泬寥兮日暮而天晶,蕭瑟兮霜落而風清。爽 氣無朕,前來滿盈,跳然出復,鏗爾有聲。信不擊而不 考,能大鳴而小鳴。始則函胡擁鬱,旋復充詘紆閒。若 往若還,徘徊其閒。爾其舒肆奔放,長齊遠暢。乍浮空 以紆餘,更觸物而瀏亮。入林蕭蕭在水,湯湯泛濫淺 瀨,聯綿疏篁。夜鶴怨兮彌若,寒猿悲兮更長。餘韻舂 容,隨風悠揚。遶於洞庭,浮於瀟湘。梧楸紛以離披,蒹 葭颯其蒼蒼。及夫夜已艾兮彌靜,山「無人兮月冷。」時 肅肅而自凄,復硠硠而虛警。其動愈出,其來甚徐。合 於元化,遊於太虛。轉遠而盡,誰知所如。聊獨立以傾 聽,恍若失其躊躇。聽不及已,想存其餘。方其寒氣曉 集,鏘然應急。發越林巒,周流井邑。前聲未盡,後韻相 及。羇臣之空館屢來,思婦之高樓偏入。莫不恍然驚 夢,歔欷掩泣。夫鐘之「應霜也,應以無心。士之知己,貴 其知音。不鼓而鳴者其聲遠;不言而信者其分深。故 自然之聲,無假於煩手;特達之分,不資於騰口。」吾欲 徵華鐘,喻良友,懷音退默,藏器虛受。可以適南陽,待 清霜之一扣。《亂》曰:「風籟起兮喧長薄,霜鐘鳴兮動哀 壑。合大塊兮聲無作,雖有聞兮常寂寞。」

《夜聞山寺鐘賦》時宿嵩山少林寺
李子卿
[编辑]

寒月,山空,蕭蕭遠風,有客靜聽雙林之中。鷲嶺深兮 夜分後,龍宮隱兮洪鐘扣,蒲牢鬥兮師子吼,魍魎懾 兮魑魅走,搏泉頂兮噴谷口,入有閒兮出無有。其發 地也,眾竅怒兮群籟起,既聾山兮復噎水。石鼓震於 四荒,雲雷飛於百里。其在空也,漫兮浩浩,殷兮雄雄, 若陽臺之散雨,似溟海之生風。其稍絕也,小不窕兮 細不緊,斷還連兮遠而近。著回風而欲散,值輕吹而 更引;寂兮寥兮,忽不知其所盡。或有宴坐真境,觀空 禪林,將泯萬法,是資一音。惟其來無所見其跡;察其 去不可得而尋。繁焉則應,應而無心,葉繭曾是而聞 縛,驚猿因斯而受擒。《別有》道,冀隱淪,學傳文囿。鏗爾 而作,賈勇在於橫撞。洞然而來,含毫思於一扣。嶺上 曈曨星漢移,松楓颯颯風闕二字吾欲不書「《山鐘》之狀, 何歌於斯,詠於斯。」

===
《泗州開元寺鐘銘》并序
李翱
===

維泗州開元寺遭罹水火,飄焚之餘,僧《澄觀》與其徒僧若干,復舊室居,作大鐘。貞元十五年,厥功成。於是隴西李翱書辭以紀之:

八月,《梓人》功既休,戊寅鑄大鐘成。先時厥初,罹於天 菑,波沈火燔,既浮為薪,既蜚為塵。澄觀之初,恢復其 居,革舊而新,環墉如陵,臺殿斯嚴。乃三其門,俾後勿 踰。其徒不譁,咸服其勤,有加於初。屋室既同,乃範乃 鎔。乃作大鐘,乃懸於樓。以豉其時,以警淮裔。非雷非 霆,鏗號其聲,淮裔來警,上天下地,弗震弗墜。大音無 斁。千僧戮力,願昭其績。乃銘於石。

《興唐觀新鐘銘》并序
權德輿
[编辑]

「聲為陽,所以發越,金尚羽,所以清徹。故鳧氏工焉,法器成焉,《元門》揭焉。」 與夫樂出虛鏗,立號同其功用,而信響受祉之說倍焉。興唐觀新鐘者,觀主道門威儀,太清宮供奉郄尊師彝素之所創也。是觀經構之初,與舊鐘俱當開元甲戌,距今七十有七歲,嗄缺毀棄,法音不嗣久矣。師有《環中火辯》,為道流龜龍循其照,「觀其妙法,自然無為而無不為。所以恢元功,弘願力,誠修而物應,言發而響會。上士仁人展其助,飛廉回祿理其具,精乎六齊,合以萬數。」 以心齊,以神遇,橐地籟,騰天光,無害金無耗氣,不窕不摦,不石不播。於是登簴在懸,希聲殷然,小大隨扣,昏昕警眾,周六虛而洞三界,投九幽而清五苦。皇都人士,游者萃者感於耳,和於心,躁者靜者懸解。師之善利利物,可勝道哉!古者林鐘景鐘,皆銘其功,儒氏之典也;推類以鏤文字,師之心也。銘曰:

其動也懸而天,其用也虛而圓。「雷大音兮集群僊,福 元后兮斯億年。」「鏗訇響亮鴻都前,上入冥兮下徹泉。 然後舂容銷散兮,返萬物於自然。」

《觀鑄鐘賦》
翟楚賢
[编辑]

陰陽作炭兮天地為爐,陶甄庶類兮品物昭蘇。上法 下象兮智者紀圖,終宵盡日兮工人製模。圖之如何? 情專思苦。模之如何,聚沙凝土。金堅以為樣,度窕摦 而成規矩,設機關,立扉戶,憑虛無以蹙凝,疑橐籥之 有主。尊鳧氏之宏規,鑄龍宮之信鼓。青蓮妙果兮蒼 生所怙,檀施如山兮縱觀如堵。回祿用事兮烈氣激 「揚,飛廉呈巧兮熾聲赫怒。沸沸渭渭,奪於日光霍。」 嶙亂,青熒蒼黃。元穹之星夜落焉可侔象;赤城之霞 朝起無以比方。疑崑崙之飛爍,吸晴天之太陽。聚徒 侶,走匠石,煎金膏,煉鉛液,青白之氣,畜精粗之氣。適 伶人奏樂以先譟,法侶焚香而接跡。願觀者攢眸以 奔騰,畏焮者連袂以辟易。開竇泉注,歸模電射。固倏 空而成功,乃踟躕而方闢。攢鍤開,長繩曳眾力,拔群 扛制歸禪關之清淨,亂埃窞之堙瘞。禮含《稟說》之文, 旋起熊龍之勢。懸於簴,鼓於宮,氣淩厲,聲沖沖。清塵 濁,警昏蒙。惟良匠之鎔鑄,尚其如此;況鴻鈞之陶冶, 行乎至公。

《鼓鐘於宮賦》以喻以鼓鐘自中形外為韻
李程
[编辑]

徵;鼓鐘於前聞,誠修身之善喻。始自中出,終能外布。 此夫曠理,必彰善惡之由。將以審音,不失洪纖之度。 擊之於宮,聲無不通。乍超越以迥出,竟周流而四充。 聞之者足可以自誡,聽之者於焉而發聰。若然,則處 暗室者可以慎獨,在多言者曷若守中。豈徒夾兩欒, 滿九乳,運四氣而應律,合五音而中矩?必將察理亂 之變,明是非之至。播洪音於萬鈞,在敏手而一鼓。由 審音以聽焉,鐘之為喻,警夫行道之人;聲也何從,出 乎有過之地?苟由中而既發,諒聞外之難祕。夫鐘之 所響,響而見聽;人之所慎,慎于未形。雖扣之而在寢, 必聞之而盈庭。禮失所譏,想杜蕢之揚觶;教之以義, 嘉大禹之勒銘。和順積中,鏗訇發外。可以掩笙鏞之 逸響,節干羽之繁會。究彼所從,爰自九重。鏘然有聲, 初疑乎叔之離磬;鏗以立號,如辨乎倕之和鐘。其小 也究而無滅;其大也摦而不容。原乎其異,察乎所以。 若禮之失,惟鐘是比。苟因聲而必聞,信無良而可恥。 故能分清濁,韻宮徵。將有感於動心,寧取樂於盈耳。 故君子之聽鐘,非其鏗鏘而已。

《洪鐘賦》
謝良輔
[编辑]

昔者黃帝度六律,和五音,率伶倫之士,總金石之鈞。 將合樂以教令,俾洪鐘以平心。當其形器,作坯工進。 太房既列,風橐伊震,奉明謀以立象;窕摦不𠎝,出良 冶而成聲,函圜得儁。空以受氣,動以發生。尚羽大擊, 逢霜小鳴,穢浮為之疏曠,沈伏由其震驚。如戢韻以 待扣,每登懸而惡盈。若乃長鯨似小,猛簴為狘,崇巒 呦糾。練響潛越。九乳形矣,信垂範於九州;兩欒存焉, 更分儀於日月。虛而不屈,應而無窮。廣樂之器,為音 之雄。欲其能鳴,幸舂容以大扣。冀乎聞外,必鍧厲之 有中。不誇乎窮髮之墟,實美乎亭臺之宮。儻擊考之 無厭,敢昭宣於《國風》。

《法雲寺鐘銘》并序
宋·蘇軾
[编辑]

元豐七年十月。有詔大長老圓通禪師法秀住法。

雲寺。寺成而未有鐘,大檀越駙馬都尉、武勝軍節度觀察留後張敦禮與冀國大長公主唱之,從而和者若干人。元祐元年四月,鐘成萬斤,東坡居士蘇軾為之《銘》曰:

有鐘誰為撞,有撞誰撞之,三合而後鳴,聞所聞為五, 闕一不可得,汝則安能聞?汝聞竟安在?耳視目可聽, 當知所聞者,鳴寂寂時鳴,大圜空中師,獨處高廣座, 臥士無所著,人引非引人,二俱無所說,而說無說法, 法法雖無盡,問則應曰三,「汝應如是聞,不應如是聽。」

《秦昭和鐘銘說》
黃伯思
[编辑]

此鐘蓋慶曆中葉翰林清臣守長安所得,上之大樂, 攷之音中大呂。胡恢題云:「《世家》言秦侯至穆公十三 世,而中閒出子遇殺,豈不得列於世數邪?」歐陽文忠 題云:「據《史記年表》,始秦仲至康公為十二公,此鐘則 為共公時作也。據《本紀》,始襄公至桓公為十二公,此 鐘則為景公時作也。」予按,《本紀》,周孝王命非子曰:「昔 柏翳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賜姓嬴。今其後世亦 為朕息馬。朕其為土為附庸,邑之秦,使復續嬴氏祀, 號曰秦嬴。」嬴生秦侯、次公伯、秦仲、莊公、襄公、文公靖。 史記作竫「公不立,寧公出子武公、德公、宣公、成公、穆公、康 公、共公、桓公。」以《銘》所謂十二公攷之,若以非子始為 附庸,則至成公為十二公。若以秦仲始為周大夫,襄 公始為諸侯,則如歐陽說,至康公以桓公為十二公。 然據《銘》云「丕顯朕皇祖,奄有下國」,十有二公。言「皇祖 奄有下國」,蓋謂始有土之君,則當以非子為始,雖曰 附庸,蓋亦國也,況有周錫命分土之文,得不為奄有 下國乎?自非子至成公十有二世,則是鐘為成公作 無疑矣。又所謂十有二公,蓋自始祖而下至今為公 之數。而歐陽公以為十二公者,先公也,而言作鐘者 為十三世,亦非也。案銘之首稱「秦公曰」,則知見為君 者固自稱公。春秋時列國皆然,不必言先公,方謂之 「公」也。

《周寶龢鐘說》
前人
[编辑]

右二鐘銘,皆曰「走作朕皇祖文考寶龢鐘,走其萬年, 子子孫孫,永寶用享。」按《爾雅》,唐、虞曰載,夏曰歲,商曰 祀,周曰年。以此銘考之,祝以萬年,蓋周器也。走之名, 於經傳無見,蓋昔人自以稱謂,猶孤、寡不穀、「臣僕愚 鄙」,皆謙損之辭。故司馬遷自稱曰「太史公牛馬走」,班 固自稱曰走。漢書作僕文選作走亦不任廁技於彼列。說者謂 以猶今自稱下走之類。此器所謂走者如此。然則走 之號非獨始於漢,蓋亦上矣。此銘上言走,下言「朕」,與 《左氏》所謂「吾祖也我知」之同意。其曰皇祖文考者,按 《左氏》:衛莊公之禱曰:「敢昭告皇祖文王、烈祖康叔、文 祖襄公。」此所謂皇祖文考者,亦猶衛侯所謂皇祖文 王也。走者,周之宗室,亦文王後,故稱文王曰「皇祖。」昔 武王伐商以造周,嘗稱文王曰文考,至其子孫,距文 王遠矣,猶曰考者,蓋推本而言之。至若《賡》之《文考》《尊 師,艅》之《文考》彝,《戠》之《文考敦》,但曰文考而不曰「皇祖」, 其皆周初之器乎,與此鐘異矣。是鐘於于鼓之閒,飾 以雙鳳,側著一字,亦象鳳形,若周烏鐘之制。昔周之 興也,鸑鷟鳴於岐山,蓋在周文王之世。而《君奭》有曰: 「我則鳴鳥不聞」,孔子亦思鳳鳥之至,皆有懷於文王。 鸑鷟,鳳類也,二鐘之飾,其鸑鷟歟所謂作寶龢鐘者, 按《國語》泠州鳩之論鐘曰:「大昭小鳴,和之道也。和平 則久,久固則純,純明則終,終復作樂,所以成政也。」故 秦銘勳鐘名曰昭和鐘,而此名曰寶龢鐘,意蓋若此。 文王以徽柔懿恭之德,修和有夏,後世於禮樂聲容 之閒,皆象其德,故相禮於清廟則曰「肅雝」,作樂於鐘, 則謂之寶龢。龢平則久,克成厥政,宜子子孫孫寶用 以傳永也。

《周雲雷鐘說》
前人
[编辑]

按:此鐘形製與諸雲雷鐘同,特於于鼓之側別飾以 一雲一雷,亦猶周鳳鐘、烏鐘於于鼓之側特為一鳳 一烏以代銘款,則知是鐘蓋周器也。雷動而風行,所 以鼓萬物;雲族而雨流,所以澤萬物。先王作樂崇德, 感人心而天下和平,鼓而澤之莫大於是。故雲雷之 象不特識於鼎彝,以設義於飲食之閒,而作樂之意 蓋亦有寓乎此者。

《宋䪫鐘說》
前人
[编辑]

右宋䪫鐘六,其銘款曰:「宋公成之䪫鐘,崇寧三年甲 申歲得於南都之崇福院,尋貢之內府。」考其文則宋 鐘,原其出則宋地也。《聖詔》有曰:「得英䪫之器於受命 之邦」,即此鐘也。是時帝作大晟,即取以為鐘法。謹案 《樂緯葉圖徵》曰:「帝顓頊樂曰六莖。」宋均注曰:「能為五 行之道,立根莖也。」䪫即古文莖。繇帝顓而後,歷帝嚳、 唐、虞、夏、商,以及於周,六莖之制,其傳可謂遠矣。然周 備六代之樂,《雲門》《咸池》《韶》《夏》《濩武》皆存,特《五英》《六䪫》 無之。惟宋、商之後,故宋公猶得其傳。成者,平公名也。 宋自微子啟二十六世而至平公,其名始見於魯昭 公之十年,《春秋》書曰「宋公成」,與此鐘銘合。而其立也, 以周簡王之十年乙酉歲,距崇寧三年甲申,凡一千六百八十年,而《䪫》之器出於受命之邦,適丁聖上駿 惠先烈,祭崇耆英,制作之盛際也。大晟既成,神人以 和,治音洋洋,際天蟠地,豈特為五行之道立根莖哉? 且莖鐘雖鑄自宋公,而實帝顓之樂。今也「地不愛其 寶,為時而出,蓋以昭聖上盛德茂功,比隆五帝,夏商 以還弗足儷也。」又古鐘之得於今者,惟「周為眾,其制 類多,上設衡甬,旁傅旋蟲,或內實而側垂之,或仰通 而中貫之,率皆振掉弗安。惟䪫鐘也,雙蟠蹲踞,以為 平紐,大晟之鐘,實取則焉。故其垂之也正,其鼓之也 和,而無振掉弗安之患。」此其制作所以過於三代也。 非五帝之樂,何以及此!

《大鐘頌》
宋·濂
[编辑]

「皇帝既正大統,建都江表,德綏威讋,萬邦咸臣。用群 臣奏,臨濠為鳳鳴之地,賜名曰鳳陽。南北民大和會, 百族錯居,動十萬數。然而物大而盛,不假器以齊一 之,無以嚴昏旦之禁。」乃詔江陰侯吳良監鑄大鐘,以 定眾志,以裨治化。侯受詔,遣使者至富春山中,徵金 工何成,諭以天子明命,即日率其屬十六人以從相 地鳳陽城東三里。摶泥成範,畫其銑角衡之度,侈弇 為良,篆帶以方,候其燥剛。始穿一十又三,鍊青赤銅 六萬五千斤。筮以洪武乙卯冬十一月己巳蒞事。厥 旦,侯具法服,以牛一、羊一豕一,祝告先冶之神。禮既 成,橐籥咸興,鼓動風氣,炎光赫曦,上貫霄漢。絳液既 澄,氣憤雲洩,循竇而入,肅肅有聲。陽「施陰凝,勁質斯 具。越二日,辛未乃發,復取牲血塗其釁隙,以厭除不 祥。鐘高十六尺有五寸,厚六寸,徑十尺有五寸,圍三 十四尺有奇,混融其輪圓,煒煜其容輝,信技殫于人 巧,妙奪於神功者也。」於是營構層臺,副以簨簴,聚千 夫之力,鉅緪而登之。一杵之撞,隱隱闐闐,雷旋電奔, 震撼太虛。遐邇聞者,靡不聳愕。會濂扈從青宮幸鳳 陽,親觀盛美,侯遂請濂為之頌。濂聞先王之世,金部 有七黃鐘,乃樂之所自出,而景鐘又為黃鐘之本,所 謂景鐘,大鐘也。其受至於九斛而止,律呂由是而應, 陰陽由是而均,夫豈細故也哉。秦漢以來,寖失古法。 小鐘或數尺,大鐘或容千石,皆不本於律度。今我熙 朝稽古右文,定於中制。宣導天地,孚洽神人。中和所 致,嘉瑞必協。增拓化原,亦於是乎有賴,非特嚴昏旦 之禁而已。濂待罪國史,以文辭為職業。義當發揚蹈 厲,以鳴國家之盛。侯之有請,不敢固辭。《頌》曰:「維天穆 清,鼓以雷霆。式昭天聲,百物以生。維帝濬哲,法天之 烈。大鏞斯揭,元氣噴洩。睠於濠梁,噦鳳飛翔,乘陰御 陽,洗濯八荒。神物攸起,是為帝里。從者如雨,于焉萃 止,物大而豐」,「往來憧憧」,「節之以鏞,罔敢弗恭。乃飭鳧 氏,乃具爐錘,乃烹乃煉,化金為水。赤氣夜明,如日之 昇。流函而赬,八寶有聲。隆隆斐斐,功同神鬼。不鉏不 鋙,圓輪順軌。既啟其型,敢愛斯牲。塗釁穆成,熒光如 星,千夫齊力,臺構懸植,交」扛孔奭,載考載擊,宅兮囷 囷,觸兮賁賁。摩乾盪坤,以警昕昏。發攄靈氣,昭融品 彙。物無疵癘,年穀攸遂。博碩而龐,聲與政通,拓美集 祥,惠於家邦。惟皇建極,福之敷錫。制器有赫,式和民 則。稽樂之原,鐘實為先。律呂以宣,功垂不刊。小臣作 頌,有美無諷。爰咨于眾,是傳是誦。

《大同新鐘銘》并序
郭登
[编辑]

國朝奄有萬方,薄海內外,罔不臣妾。大同,古雲中郡也。當西北之衝,極遐荒之外,統鎮諸衛,藩屏一方。其城府之森然,兵民之繁庶,賓旅之會通,星羅雲布,毛聚鱗次,視他鎮為尢甚焉。城西面舊有麗譙,特懸鳴鐘,以嚴朝夕之禁。鐘乃亡金遺物。久之,以《追蠡》故敝,自毀於地。於時太監裴公、少監馬公、左副都御史年公,監丞阮公,參將潘公暨予小子,實鎮是邦,「重為親藩,封建之地,百族錯居,不啻數十萬計。體大事殷,不假器以齊之,無以一民心、定民志、整眾敷號,而俾政令之行也。夫興廢補敝,汲汲焉弗以安逸自圖,固為政之當務。顧惟述舊作新之難,必合眾志而後可。」 乃下其意於官僚士庶,至於黃髮耆艾,野夫版戶,率咨嗟歎惜,僉曰「宜哉。」 於是虔命司府守官都指揮畢瑛、知府霍瑄,往蒞其事。涓時之吉,法倕之制,積金召良冶火官而進風神趨鳧氏。幸而陶人相範陰陽之數,合鬼神之功,薄厚維均,儉侈不爽。惟其眾智臻微,故能一鼓即就。於戲!夫八音以金為宗,眾樂以鐘為主。聖人建法作器,以合「時制之宜,以通天下之利」 ,豈徒然哉!故鐘之為象,穹嶐混圓,儀天之形,洪涵中虛,體道之中。惟大用有容,故感之則通;大音希聲,而叩之即應。不以時之用舍而違其度,不以考之重輕而失其和,惟其受氣之充,故能發響於無窮焉。若夫運大化而彰天聲,發雷霆而震萬物,潼溶汪洋,鏗鍧鏜鎝,不疾不徐,不石不播。銳而可以通乎九天,幽而可以徹乎九地,遠而可以達乎四境。宣鬱湮之氣,災厲以之而蕩散;協神人之和,邦國以之而清寧。夫舜《韶》作而麟鳳下,《鄒》《律》噓而寒谷暖斯

物理之相感,而聲容之自然也。至於激越于霜朝,振厲于月夕,千門徹,萬戶警,莫不竦然而驚,瞿然而悟。收其放心,啟其墮志。抱關者臻嚴,夜行者知止。君子思修身而日進乎高明,小人知畏法而至免於刑戮。其於天道之感召,人事之修節,豈曰小補之哉!維時仲月屆吉,鴻美告成。簨簴將懸,華鯨遄發。不有新文,何以副當時而昭來世也?乃系之銘曰:

「八音之宗。厥美為鐘,大而能受。」虛中有容。肖形于天, 體道之中。一氣自然,其聲乃宏。惟古雲中,西北之衝, 地大而盛。親藩所封,百族錯居。星布雲從,晨昏之警, 是訓是崇。舊物既毀,爰作新鏞。法倕之制,葉吉鳩工。 左敕封師,右召祝融。摶泥為範,金精在鎔。陽舒陰慘, 妙合神融。華星散輝,液竇旁通。太乙守鑪,神光燭虹。 六丁呵護,一鼓奏功。侈儉不爽,厚薄惟中。《旋蟲》乃懸, 飛閣凌空。華鯨遄發,大音。鏗礱遠達,四境高聞。九重 安和,二氣節宣。八風。敺除災沴,肸蠁登豐。政令齊一, 民用和同。夙興夜寐,罔敢惰慵。樂極相保,嘉祥萃充。 靈氣所在,百神致恭。徹千萬年,聖治日隆。稽我明章, 昭示無窮。

鐘部藝文二[编辑]

《聽鐘鳴》
北魏·蕭綜
[编辑]

梁武帝第二子。封豫章王,南兗州刺史,鎮彭城。後奔魏,歷司徒、太尉,尚壽陽公主。在魏不得志,作詩以申其志。

「歷歷聽鐘鳴,當知在帝城。」西樹隱落月,東窗見曉星。 霧露朏朏未分明,烏啼啞啞已流聲。驚客思,動客情, 客思鬱縱橫。翩翩孤鴈何所棲,依依別鶴半夜啼。今 歲行已暮,雨雪向凄凄。飛蓬旦夕起,楊柳尚翻低。氣 鬱結,涕滂沱。愁思無所託,強作《聽鐘》歌。

《鐘》
唐·李嶠
[编辑]

既接南鄰磬,還隨北里笙。平陵通曙響,長樂警宵聲。 秋至含霜動,春歸應律鳴。欲知常待扣,《金簴》有餘清。

《山夜聞鐘》
張說
[编辑]

《夜臥聞夜鐘》,夜靜山更響。霜風吹寒月,䆗窱虛中上。 前聲既舂容,後聲復晃蕩。聽之如可見,尋之定無像。 信知本際空,徒挂生滅想。

《煙際鐘》
韋應物
[编辑]

隱隱起何處,迢迢送落暉。蒼茫隨思遠,蕭散逐煙微。 秋野寂云晦,望山僧獨歸。

《遠山鐘》
錢起
[编辑]

風送出山鐘,雲霞度水淺。欲知聲盡處,鳥滅寥天遠。

《遠寺鐘》
李嘉祐
[编辑]

疏鐘何處來,度竹兼拂水。漸逐微風聲,依依猶在耳。

《曉聞長樂鐘聲》
戴叔倫
[编辑]

漢苑鐘聲早,春郊曙色分。霜凌萬戶徹,風散一城聞。 已啟蓬萊殿,初朝鴛鷺群。虛心方應物,大扣欲干雲。 近雜雞人唱,新傳鳧氏文。能令翰苑客,流聽思氛氳。

《冬日峽中旅泊》
劉言史
[编辑]

霜月明明雪復殘,孤舟夜泊使君灘。一聲鐘出遠山 裡,暗想雪窗僧起寒。

《寒夜聞霜鐘》
盧景亮
[编辑]

洪鐘發長夜,清響出層岑。暗入繁霜切,遙傳古寺深。 何城淆遠漏,幾處雜疏砧。已警離人夢,仍沾旅客襟。 待時當命侶,抱器本無心。倘若無知者,誰能設此音。

《寒夜聞霜鐘》
鄭絪
[编辑]

《霜鐘初應律》,寂寂出重林。拂水宜清聽,凌空散迥音。 舂容時未歇,搖曳夜方深。月下和虛籟,風前閒遠砧。 靜兼寒漏徹,閒畏曙更侵。遙想千山外,泠泠何處尋。

《寺鐘暝》
皮日休
[编辑]

百緣斗藪無塵土,寸地章煌欲布金。重擊蒲牢唅山 月,冥冥煙樹睹棲禽。

《聽鐘》
宋·劉敞
[编辑]

陋巷客回轍,夕陽鐘送秋。寒聲滿空谷,暝色下高樓。 斗逐悲風起,微兼遠角收。旅懷傷急景,聽此愧淹留。

《景陽鐘二首》
劉子翬
[编辑]

景陽鐘動曉寒清,度柳穿花隱隱聲。三十六宮梳洗 罷,卻吹殘燭待天明。

一弓殘月淡觚稜,遙望林梢曉色升。寂寞小簾風露 冷,玉盆脂水已生冰。

《相國寺鐘》
金·祝簡
[编辑]

寒雞縮頸未鳴晨。已聽舂容入夢頻。未必佛徒知警 悟。祇能喚起利名人。

===
《應教題廬阜鐘聲》
元·揭徯斯
===廬山三百寺,何處扣層雲。宿鳥月下去,歸人湖上聞。

入空應更迥,近瀑正難分。遙想諸僧定,香爐尚夕熏。

《古鐘詩》
趙孟頫
[编辑]

故人賞我趣,遺我鳧氏鐘。制與《周禮》合,試叩聲舂容。 是日新秋節,夷則還我宮。懸之西楣下,浮磬儼在東。 金石互相應,閒以絲與桐。八音雖未備,古樂將無同。 鼎尊鐸觶卣,羅列見古風。揖讓於其閒,令我懷周公。 作詩報嘉貺,庶以開群聾。

《煙寺晚鐘》
陳孚
[编辑]

山深不見寺,藤陰鎖修竹。忽聞疏鐘聲,白雲滿空谷。 老僧汲水歸,松露滴衣綠。鐘殘寺門掩,山鳥自爭宿。

《臥鐘》
楊載
[编辑]

漢殿經焚後,呺然臥草中。雕幾牙板廢,鏽澀土花蒙。 追蠡難陳力,華鯨不奏功。待賢初設簴,想見古人風。

《煙寺晚鐘》
明·宣宗
[编辑]

「煙光漠漠春山紫,古寺深藏萬松裡。夕陽西墜群壑 陰,隔林藹藹疏鐘起。瀟湘無風波浪停,恍如水底鳴 長鯨。山僧策杖歸來晚,遙聽穿雲百八聲。緩急因風 如斷續,遠徹山阿并水曲。已隨暮角響江城,更送樵 歌出林麓。乘橋二客心悠然,偶立遙看瀑布泉。」高山 流水有深意,咫尺不聞音韻傳。乾坤無塵萬籟靜,朗 然空谷聲相應。高秋正遇曉霜清,分明若向豐山聽。

《煙寺曉鐘》
楊基
[编辑]

孤塔望中青,鐘聲隔洞庭。蒼山不可及,煙闊浪冥冥。 憶似寒山寺,楓橋半夜聽。

《聞霜鐘》
張宇初
[编辑]

霜滿瓊林度曉鐘,月華流韻徹晴空。投簪幾憶鴻鳴 露,攲枕猶驚鶴唳風。銀葉香消深館裡,梅花調遠古 城東。十年感慨成無寐,應律音長豈世同。

《聞鐘》
高啟
[编辑]

迢迢煙際發。隱隱巖中應。初來覺寺遙。乍歇看山暝。 惆悵未眠人。空齋幾回聽。

《分題得金山曉鐘送金瓚歸婁東》
[编辑]

王貞慶

孤剎天心起,疏鐘月下鳴。沈沈催曙色,隱隱帶潮聲。 近渚鷗群散,空林鶴夢驚。扁舟有歸客,攲枕不勝情。

《夜鐘》
石瑤
[编辑]

山寺數聲鐘,霏霏度林薄。夜久霜氣嚴,林閒下棲鶴。

鐘部選句[编辑]

漢賈誼《簴賦》「妙彫文以刻鏤兮,象巨獸之屈奇,戴高 角之峨峨,負大鐘而顧飛。」

揚雄《甘泉賦》:「金人仡仡其承鐘簴兮,嵌巖巖其龍鱗。」 魏何晏《景福殿賦》:「爾迺開南端之豁達,張筍簴之輪 豳。華鐘杌其高懸,悍獸仡以儷陳。」

晉潘岳《籍田賦》,「筍簴嶷以軒翥兮,洪鐘越乎區外。」 陳江總《鐘銘》,「篆閒鎔刻,欒上雕鐫,聲齊法鼓,響逸鳴 楗,舟移巨壑,火壞初禪。」

唐李和《鼓鐘於宮賦》「豈徒夾兩欒,滿九乳,運四氣而 應律,合五音而中矩,必將察理亂之變,明是非之至。 播洪音於萬鈞,在敏手而一鼓。」

杜周《士樂德教胄子賦》:「捧函丈之筵,無思不厭;聽撞 鐘之問,有說必該。」

梁庾肩吾詩:「遠聞平陵鐘,遙識新豐路。」

北周庾信詩:「春鐘九乳鳴。」

《唐·李白詩》:「客心洗流水,餘韻入霜鐘。」

杜甫詩:「晚景臥鐘邊。」

《孟浩然》詩。「煙火臨寒食,笙歌達晚鐘。」

王維詩:「詎往青門道,故聞長樂鐘。」

《王昌齡》詩:「山鐘搖暮天。」

劉長卿詩:「花閒午時梵,雲外春山鐘。」

錢起詩:「山深絕遠鐘。」

顧況詩:「忽憶秋江月,如聞古寺鐘。」

盧綸詩:「寶輿升座發神鐘。」

《于鵠詩》:「遙聽緱山半夜鐘。」

劉言史《贈成鍊師》詩:「采芝卻到蓬萊上,花裡猶殘碧 玉鍾。」

常建詩:「尋空靜餘響,裊裊雲谿鐘。」

李商隱詩:「齋鐘不散檻前雲。」

《許渾詩》:「繁鐘鳥獨歸。」

《趙嘏》詩:「迎風幾拂朝天騎,帶月猶含度嶺鐘。」

《賈島詩》:「窗度雪樓鐘。」

《僧無可》詩:「蒔藥過申鐘。」

僧靈一詩:「水擊羅浮磬,山鳴于闐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