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10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四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一百四卷目錄

 盜賊部雜傳八

  唐

  孫孝哲      史思明

祥刑典第一百四卷

盜賊部雜傳八[编辑]

[编辑]

唐書孫孝哲傳孫孝哲者契丹部人母冶色祿山通之故孝哲得狎近長七尺伉健有謀祿山對側門俟召衣帶絕不知所為孝哲箴縷素具徐為紉祿山[编辑]

大悅,尤能先事取情。祿山魁大,非孝哲縫衣不能勝。 天寶永官大將軍。賊僭位,偽拜殿中監、閑廄使,爵為 王,與嚴莊爭寵不平,裘馬光侈,食輒珍滋。賊令監張 通儒等守長安,人皆目之。殺妃王、宗室子百餘人,窮 誅楊國忠、高力士黨與及與賊忤者不勝計,剔首析 肢,流離道衢。祿山死,莊奪其使以與鄧季陽。慶緒之 奔,莊懽為所圖,因降。有商胡康謙者,天寶中為安南 都護,附楊國忠,官將軍。上元中,出家貲,佐山南驛稟, 肅宗喜其濟,許之。累試鴻臚卿。婿在賊中,有告其叛, 坐誅。事連莊,繫獄,貶難江尉。京兆尹劉晏發吏防其 家,莊恨之,俄詔釋罪,莊入見代宗,誣晏常矜功,怨上 漏禁中事,晏遂貶云。

史思明傳思明寧夷州突厥種初名窣干元宗賜其名姿癯露鳶肩傴背廞目側鼻寡鬚髮躁健譎狡與安祿山共鄉里生先祿山一日故長相善少事特進[编辑]

烏知義以輕騎覘賊,多所禽馘。通六蕃譯,亦為互市 郎。頃之,負官錢,無以償,將走奚,未至,為邏騎所困,欲 殺之。紿曰:我使人也,若聞殺天子使者,其國不祥。不 如以我見王,王活我,功自汝得。」邏以為然,送至王所, 不拜,曰:「天子使見小國君,不拜,禮也。」王怒,然疑真使 者,卒授館,待以禮。將還,令百人從入朝。奚有部將瑣 高者,名聞國中,思明欲禽以贖罪,訹王曰:「從我者雖 多,無足與見天子者,唯高材可與至中國。」王悅,命高 將帳下三百俱。既至平盧,遣謂戍主曰:「奚兵數百,外 稱入朝,內實盜,請備之。」主潛師迎犒,殺其眾,囚高以 獻。幽州節度使張守珪奇其功,表折衝,與祿山俱為 捉生。天寶初,累功至將軍,知平盧軍事。入奏,帝賜坐 與語,奇之,問年,曰:「四十矣。」撫其背曰:「爾貴在晚,勉之!」 遷大將軍、北平太守。從祿山討契丹,祿山敗,單騎走 師州,殺其下左賢哥解、魚承仙自解。思明逃山中,再 閱旬,裒散卒得七百,追見祿山平盧,祿山喜,握手曰: 「計而死矣,今故在,吾何憂?」思明語親密曰:「吾聞進退 在時,向蚤出,隨哥解地下矣。」契丹取師州,守捉使劉 客奴亡去,祿山使思明擊走之,表平盧兵馬使。思明 少賤,鄉里易之。大豪辛氏有女,方求婿,窺思明,告其 親曰:「必嫁我。」思明宗屬不可,女固以歸,思明亦負,曰: 「自我得婦官不休,生男子多,殆且貴乎!」祿山反,使思 明略定河北,會賈循死,留思明守范陽,而常山顏杲 卿等「傳檄拒賊」,祿山使向潤客等代,遣思明攻常山, 九日執杲卿,進薄饒陽,盧全誠拒守,河間、景城、平原、 樂安、清河、博平六郡,稍募兵自固。河間李奐以兵七 千救饒陽,景城李暐持兵八千助河間,平原顏真卿 以兵六千助清河,悉為思明所敗,暐子杞死之,饒陽 愈堅。會李光弼收常山,思明遽解圍迎戰,晝夜行二 百里,相持久不決。郭子儀取趙郡,合兵攻賊,凡再戰, 皆大敗,走入博陵。光弼追傅城,幾拔。屬潼關潰,肅宗 召朔方、河東兵,光弼引還,使王俌守常山。賊尾追光 弼於井陘,敗歸。攻平盧,劉正臣輕之,不設備,敗保北 平兵,貲二等乘,皆沒。思明得其銳卒,張甚,謀攻常山。 俌欲降,諸將殺之,遣使至信都迎刺史烏承恩鎮守, 不聽。思明攻土門,城中伏甲詭降,賊登城,伏起,賊殲 思明中戟,扶以免。復攻陷之,焚廬舍種,誅其人。取槀 城守將白嘉祐走趙郡,思明圍之五日,入之,嘉祐奔 太原。思明再陷常山,賊別帥尹子奇圍河間,顏真卿 遣和琳將兵萬餘往救之。於是北風號,勁鼓之,士不 進,賊縱擊大敗,執琳,引眾攻城,禽李奐,又拔景城,李 暐赴河死,招樂安降之。遂攻平原,未至,真卿棄郡去。 進破清河,執太守王懷忠,入博平,遂圍信都。初,賊先 獲承恩母妻及子,故承恩降而兵尚五萬,騎三千,擊 饒陽,李系自燔死。思明兵所嚮,縱其下椎剽,淫奪人 妻女,以是士最奮。是時,舉河北悉入賊,生人貲「產掃 地,壯齎負老嬰則殺之」,殺人以為戲。祿山偽署范陽 節度使,始,麾下騎纔二千,同羅步曳落河止三千。既 數勝,兵最彊狺,然有噬江漢心,以精卒五萬畀尹子 奇,度河劫北海以震淮、徐。會回紇襲范陽,范陽閉不

出,子奇乃還救,遂不克。至德二載,與蔡希德、高秀巖
考證.svg
合兵十萬攻太原。是時,李光弼使部將張奉璋以兵

守故關,思明攻陷之,奉璋走樂平。思明取攻具山東, 奉璋匿士廣陽,改服紿,為賊使者,責其後期,斬數人, 引眾得還太原。時光弼固守且十月,不能拔,而安慶 緒襲位,賜姓安,名榮國,爵媯川郡王。賊之陷兩京,常 以橐它載禁府珍寶貯范陽,如丘阜然。思明見富彊, 憪然驕,欲自取之。已而慶緒敗走相州,殘士三萬北 歸無所屬,思明擊殺數千人,降之。慶緒知其貳,使阿 史那承慶、安守忠、李立節詣思明議事,且共圖之。判 官耿仁智欲以大誼動賊,請間曰:「公貴且賢,無待下 為之謀,然請一言而死。」思明曰:「為我言之。」對曰:「方祿 山彊,誰敢不服?大夫事之,固無罪。今天子聰明勇智, 有少康、宣王風。公誠發使輸誠無不納,此轉禍入福 之秋也。」思明曰:「善。」承慶等未知,以五千騎來,思明介 而勞前謂曰:「公等至,士不勝喜。然邊兵素憚使者威, 不自安,請弛弓以入。」從之。思明從承慶等飲,即拘之, 收其兵,給貲以遣,斬守忠,立節以徇。李光弼聞其絕 慶緒,使人招之。前此烏承恩已歸國,帝遣鐫諭之,思 明使牙門金如意奉十三郡兵八萬籍歸于朝,於是 高秀巖以河東自歸。有詔「思明為歸義郡王、范陽長 史、河北節度使,諸子並列卿」;以秀巖為雲中太守,亦 官其諸子。遣承恩與中人李思敬尉撫,趣討殘賊。思 明乃遣張忠志守幽州,假薛崿以恆州刺史招趙州 刺史陸濟使降;授朝義兵五千,守冀州,假令狐彰博 州刺史,戍滑州。然思明外順命,內實通賊,益募兵。帝 知之,以其常事承恩父知義,冀其無嫌,即擢承恩為 河北節度副大使,使圖思明。承恩至范陽,羸服夜過, 諸將陰諗以謀。諸將返以告,思明疑未有以驗。會承 恩與思敬奏事還,思明留館之,幃所寢床,伏二人焉。 承恩子入見,因留臥,夜半,語其子曰:「吾受命除此逆 胡。」二人白思明,乃執承恩,探衣囊得賜阿史那承慶 鐵券及光弼牒,又得薄紙書數番,皆當誅將士姓名。 賊大詬曰:「我何負于爾,至是邪?」故答曰:「此太尉光弼 謀,上不知也。」思明召官吏于廷,西嚮哭曰:「臣赤心不 負國,何至殺臣!」因搒殺承恩父子及支黨二百餘人, 囚思敬以聞。帝遣使諭曰:「事出承恩,非朕與光弼意。」 又聞三司議陳希烈等死,思明懼曰:「希烈等皆大臣, 上皇棄而西,既復位,此等宜見勞,返殺之,況我本從 祿山反乎?」諸將皆勸賊表天子誅光弼。思明使耿仁 智、張不矜上疏,請斬光弼,不然,且攻太原。疏入于函, 仁智輒易去。左右密白,思明,執二人曰:「若負我邪?」命 斬之。既又欲貸死,復召責曰:「仁智事我三十年,今日 我忘爾邪?」仁智怒曰:「人固有死,大夫納邪說,再圖反, 我雖生不如死!」思明怒,捶殺之。九節度圍相州急,慶 緒間道求救,思明懼王師未敢進。俄而蕭華舉魏州 歸天子,崔光遠代守,思明乃引兵擊魏,拔之,殺數萬 人。乾元二年正月朔,築壇僭稱大聖周王,建元應天。 以周贄為司馬,救相州,卻王師,殺慶緒,并其眾,欲遂 西略。虞根本未固,即留朝義守相州,自引還。夏四月, 更國號大燕,建元順天,自稱應天皇帝,妻辛為皇后。 以朝義為懷王,周贄為相,李歸仁為將,號范陽為燕 京,洛陽周京,長安秦京。更以州為郡,鑄「《順天得一》錢。 欲郊及藉田,聘儒生講制度。或上書言:「北有兩蕃,西 有二都,勝負未可知,而為太平事難矣。」思明不悅,遂 祠祀上帝。是日,大風不能郊。留子朝清守幽州,使阿 史那玉、向貢、張通儒、高如震、高久仁、王東武等輔之。 兵四出寇河南,身出濮陽,使令狐彰絕黎陽,朝義出 白高,周萬志自胡良度河圍汴州,于是節度使許叔 冀、濮州刺史董秦、梁浦、田神功皆附賊,即命叔冀與 李祥守汴州,徙秦等家屬平盧,使浦、神功下江、淮,約 曰:「得地人取貲二艫。」思明乘勝鼓行,西陷洛陽,破汝、 鄭、滑三州,圍李光弼河陽,不能拔,使安太清取懷州 以守。光弼攻之,太清降。思明又遣田承嗣擊申、光等 州,王同芝擊陳,許敬釭擊兗、鄆,薛崿擊曹。上元二年 二月,思明以計敗光弼兵於北邙,王師棄河陽、懷州, 京師震恐,益兵屯陝州。思明遂西使朝義為先鋒,身 自宜陽繼進。朝義攻陝,敗于姜子坂,退壁永寧。思明 大怒,召朝義并駱悅、蔡文景、許季常將誅而釋之,詫 曰:「朝義怯,不能成我事。」欲追朝清自副。又敕朝義築 三角城,居糧終日畢,未塓,而思明至,怒不如約,辭曰: 「士疲,少息耳。」思明曰:「汝惜士而違我令邪?」據鞍畢塓 乃去,顧曰:「朝下陝,夕斬是賊。」朝義懼。思明居傳舍,令 所愛曹將軍擊刁斗,呵衛。駱悅等被讓,即共說朝義 曰:「向兵敗,悅與王死無日,不如召曹將軍同計大事。」 朝義面不應,悅曰:「王誠不忍,吾等且歸唐,不得事王 矣。」朝義許之,令季常以言動曹將軍,曹將軍畏諸將, 不敢拒。思明愛優諢,寢食常在側,優者以其忍,恨之。 是夜,思明驚,據床叱咤。優問故,答曰:「我夢群鹿度水, 鹿死而水乾,云何?」俄如匽,優相謂曰:「胡命盡乎?」少選, 悅以兵入,問思明所在,未對,輒殺數人,共指匽。思明 知有亂,踰垣出,至廄下,將乘馬走,悅麾下周子俊射其臂墜,問難所起,曰:「懷王也。」思明曰:「旦日失言,宜有 此。然殺我太早,使我不得至長安。」大呼懷王三曰:「囚 我可也,無取殺父名。」復罵曹將軍曰:「胡誤我!」左右反 接縛之,送柳泉傳舍。悅還報朝義曰:「驚聖人否?損聖 人否?」悅曰:「無有。」時周贄、許叔冀以後軍屯福昌。季常, 叔冀「子也。」朝義令告之,贄聞,驚仆地。賊領兵還,贄等 出迎,悅惡其貳,乃殺贄。次柳泉。悅畏眾不厭,縊殺思 明,以氈裹尸,橐它負還東京。朝義乃即位,建元顯聖。 初,思明諸子無嫡庶,分以少者為尊。朝義孽長子寬 厚,下多附者。及難起,陰令向貢阿史那玉圖朝清。朝 清喜田獵,戕虐似思明,淫酗過之。養帳下三千人,皆 剽賊輕死。貢紿計曰:「聞上欲以王為太子,且車駕在 遠,王宜入侍。」朝清謂然,趣帳下出治裝。貢使高久仁、 高如震率壯士入牙城,朝清問其故,或曰:「軍叛矣。」乃 擐甲登樓,責貢等士陣樓下,朝清自射殺數人。阿史 那玉軍偽北,朝清下被執,與母辛俱死。張通儒不知, 引兵戰城中,數日不克,亦死,貢攝軍事。未幾,玉襲殺 之,自為長史,治殺朝清罪,乃梟《久仁》徇于軍。如震懼, 擁兵拒守。五日,玉敗走武清,朝義使人招之,至東都, 凡胡面者,無長少悉誅。以李懷仙為幽州節度使。斬 如震,幽州乃定。朝義虛懷禮,下事皆決大臣,然無經 略才。當此時,洛陽諸郡人相食,城邑榛墟。又諸將皆 祿山舊臣,與思明故輩行,恥為朝義屈,召兵輒不至, 欲還幽州。會雍王以河東、朔方回紇兵十餘萬討賊, 僕固懷恩與回紇左殺為先鋒,魚朝恩、郭英乂殿,入 自黽池。李抱玉薄河陽,李光弼徑陳留,合兵。始,代宗 召南北軍諸將問所以討賊計,開府儀同三司管崇 嗣曰:「我得回紇,無不勝。」帝曰:「未也。」右金吾大將軍薛 景仙曰:「我若不勝,請以勇士二萬推鋒死賊。」帝曰:「壯 矣!」右金吾大將軍長孫全緒曰:「賊若背城戰,破之必 矣;若閉城留死,未可取也。且回紇短於攻城,持久勢 且沮。我若休士張勢以綴賊,使光弼取陳留、抱玉擣 河北,先斷其手足,然後縱間賊中。彼脅從者相疑,則 滅可待。」帝曰:「善。」命潼關、陝戒嚴。師次洛陽,馳兵下懷 州。王師部伍靜嚴,賊有懼色。朝義以師十萬距橫水 戰,大敗,俘馘凡六萬,委牛馬器甲不可計。朝義燒明 堂,東奔汴州,偽節度使張獻誠不納,自濮北趣幽州。 東都再更亂,英乂、朝恩等不能戢軍,與《回紇》縱掠,延 及鄭、汝閭,井至無煙。方洌寒,人皆連紙褫書為裳褕。 賊走至下博,僕固瑒追及之,朝義復敗。河東戍將李 竭誠、成德李令崇皆背賊,掎角戰,至漳水,無舟。諸將 勸降,朝義不悅。田承嗣請環車為營,內女子車中,以 輜重次之,伏兵以待,既戰而卻。王師逐之,爭貲寶。賊 引奇兵繞出,又伏發,王師卻數十里止,朝義遂走莫 州。瑒追圍之,閱四旬,賊八戰八奔。明年正月,閱精兵, 欲決死,承嗣謂朝義:「不如身將驍銳還幽州,因懷仙 悉兵五萬還戰,聲勢外張,勝可萬全。臣請堅守,雖瑒 之彊不遽下」朝義,然納以騎五千,夜出北行,握承嗣 手,以存亡為託。承嗣頓首流涕。將行,復曰:「闔門百口, 母老子稚,今付公矣。」承嗣聽命,少選,集諸將曰:「吾與 公等事燕,下河北百五十餘城,發人冢墓,焚人室廬, 掠人玉帛,壯者死鋒刃,弱者填溝壑。公門華胄,為我 廝隸,齊姜、宋子,為我掃除。今天降鑒,吾等安所歸命? 自古禍福亦不常,能改往修今,是轉危即安矣。旦日 且出降,公等謂何?」眾咸曰:「善!」明,使人號城上曰:「朝 義夜半走矣,胡不追賊!」瑒未信。承嗣將朝義母及妻 孺詣瑒壘,於是諸軍率輕兵追之。朝義至范陽,懷仙 部將李抱忠閉壁不受,曰:「頃既受命天子,一年之中, 且降且叛,二三孰甚焉!」朝義告饑,抱忠饋于野。朝義 飯,軍亦飯。飯已,軍子弟稍稍辭去,朝義流涕焉。承嗣 曰:「老奴誤我。去至梁鄉,拜思明」墓,東走廣陽,不受,謀 奔兩蕃。懷仙招之,自漁陽回止幽州,縊死醫巫閭祠 下。懷仙斬其首,傳長安,召故將收其屍,懷仙改服,出 次哭之,士皆號慟。及葬,莫知其所。偽恆州刺史張忠 志、趙州刺史盧俶、定州刺史程元勝、徐州刺史劉如 伶、相州節度使薛嵩及懷仙、承嗣等,皆舉其地以歸。 思明父子僭號凡四年,滅朝義死,部送將士妻口百 餘于官,有司請隸司農。帝曰:「是皆良家子脅掠至此。」 命稟食還其親;無所歸者,官為資遣。

《安祿山事蹟》:「史:思明,營州雜種胡也。本名窣干,元宗 改為思明。瘦小,少髭鬚,深目鳶肩,性剛急。與祿山同 鄉,生較祿山。一日,思明歲夜生,祿山歲日生,及長相 親,俱以騎勇聞,解六番語,同為牙郎,以欠官錢走入 奚,詐為漢使,得後,誘殺奚節度張守珪以思明殺奚 功,奏授折衝,與祿山同為捉生將,去無不捷,累拜大」 將軍。及祿山叛逆,遂為祿山攻劫郡縣,所向無敵。始 自一卒至平州刺史,收河朔,戮力驟至,崇秩畏威,懷 德,雖死無二。後慶緒殺祿山,而賜思明姓安氏,改名 榮國,封媯王。思明自己懷計,而常懼賊將秦希德。無 何,朝義殺希德,而思明喜形于色。尋以八百騎眾舉

河北,封歸義王、范陽節度使。明年,改乾元元年戊戌
考證.svg
肅宗使烏承恩為思明副,思明殺之,復反。諸將圍慶

緒於相州,思明乃來援,初懼我軍之救,會肅華以魏 州來歸順,詔河南節度使李光遠代肅、華。思明乘其 初到,以手擊光遠,光遠脫身南渡。明年,即二年己亥 正月一日也。思明于州自立為燕王,年號順天,引兵 救相州,官軍敗績,九「節度使引退。」思明頓兵於合河 口。慶緒兄弟至,皆殺之,俾其眾迴至薊城,集僚屬誇 衒克捷,自為天假智略,人亦以為然。乃立宗廟社稷, 諡祖考為皇帝,以妻辛氏為皇后,次子朝興為皇太 子,長子朝義為懷王,諸子皆為王,以禮招魂。葬祿山。 置侍中、尚書令等官,立臺省,無曹局,遞為檢計之所, 識者笑之。以范陽為燕京,命洛陽為周京,長安為秦 京。置日華等門署,衙門樓為聽政樓,節度廳為紫微 殿。又令其妻為親蠶之禮,於薊城東郊,以官屬妻為 命婦。燕羯之地,不聞此禮,看者填街塞路。燕薊間軍 士,都不識京官名品,見稱黃門侍郎者曰:「黃門何得 此髭鬚?」皆此類也。其年八月,又㹅兵南來。九月又取 大梁,陷我洛陽。東洛佛事,皆送幽州,以舊宅為龍興 寺而崇飾之。思明本不識文字,忽然好吟詩,每就一 章,必驛宣示,皆可絕倒。嘗欲以櫻桃賜其子朝義及 周贄,以綵牋敕左右書之曰:「櫻桃一籠子,一半赤,一 半黃;一半與懷王,一半與周贄。」小吏龍潭進曰:「請改 為一半與周贄,一半與懷王,則聲韻相協。」思明曰:「韻 是何物?豈可以我兒在周贄之下?」又《題石榴詩》曰:「三 月四月紅花裏,五月六月瓶子裏,作刀割破,六七十 個赤男女。」郡國傳寫,置之郵亭。子朝興本牧羊胡雛, 忽淹有十州之地,恣為不法,人不聊生,萬姓嗷嗷,皆 望官軍之至。上元二年辛丑,官軍於邙山敗績,光遠 奔聞喜,使其子朝義為先鋒,自為後殿。朝義至永寧 郡西,使鐵騎先鋒至姜山嶺,為官軍所敗。朝義屢進 兵,皆挫衄,思明大怒。朝義與諸將並欲接軍令,朝義 惶懼不自安。思明居驛,令心腹曹將軍擊刁斗,防衛 甚嚴。朝義將駱悅、蔡文景與朝義曰:「王於姜子嶺失 律,今日害王,王何自謀?悅等與王死無日矣。」因言「廢 立之事,曹將軍亦願為之,欲喚共謀大事,如何?」朝義 曰:「勿驚動聖人,善為之計。」使許叔冀男季常以其命 命曹將軍。曹至,駱悅以謀告之。曹將軍知諸將怨,恐 禍及己,乃不敢拒。其夜,領朝義下數百人,擐甲詣驛。 思明侍衛怪其有異,懼曹將軍遂不敢動。思明夢覺, 據床惆悵。思明性好伶人,寢食必致左右。伶人以其 殘忍,皆怨之,因問其故。思明曰:「吾向夢見沙上群鹿, 吾逐鹿」一本無吾逐鹿三字及水,遂見鹿死水乾。言畢如廁。伶 人相謂曰:「鹿者,祿也;水者,命也。祿命俱已。」俄頃,駱悅 以兵入,問思明所在,未及對,以匕首揕殺數人,因指 如廁。思明知事變,踰牆至馬廄,鞴馬將乘之。悅等索 見之,使麾下周子俊射中其臂落。思明問悅等曰:「是 何人作難?」悅曰:「懷王命。」思明曰:「我朝來語錯,合招此 事。然汝廢我大疾,何不待我?收長安終歸汝事。今雖 廢我,汝必不成。」因急呼朝義小名者三:「莫殺我,我不 惜死,恐汝有殺父之名。」因罵曹將軍曰:「此胡誤我!我 負汝何事,而行此逆乎!」悅等叱左右擒思明赴柳泉 驛,乃迴見朝義。朝義曰:「莫驚聖人否?」悅曰:「無之。」周贄、 許叔冀軍在邙山,朝義發許季常往報,贄於簾下坐, 見季常,悅驚駭,朝義乃領兵迴。周贄、許叔冀與季常 赴,恐贄貳於己,駱悅等歡笑之,殺於柳泉驛。恐眾心 未定,遂矯朝義之命,以帛縊殺思明,氈裹其尸,駱駝 駝到東都。朝義僭逆自立,號「顯聖。」朝義,思明之孽子 也。既殺思明,復使張通儒誅朝興等,以通儒為燕京 留守,尋為高鞠仁所殺,又與番將阿思那承慶相愛, 承慶不能敵,而奔潞縣。鞠仁令城中殺胡者重賞,於 是羯胡盡殪小兒擲于空中,以戈乘之,高鼻類胡,而 濫死者甚眾。以鞠仁為燕京兵馬使。五月,以偽太常 卿李懷仙為御史大夫、范陽節度使,復殺鞠仁衙門。 自春至夏,相殺者凡四五。加懷仙兵部尚書、隴西郡 王。寶應元年,葬思明於良鄉東北岡。是月,王師克復 洛陽,朝義敗走,渡河保魏州,河北相繼歸順。朝義又 加懷仙侍中,走至莫州,疑懷仙不敢入前城,取道北 走,將投奚。十二月,李懷仙以范陽歸順,誘朝義于城 東,殺之,函其首,使騎將徐濟馳獻於闕下。朝廷嘉之, 拜懷仙太傅、檢校侍中,兼兵部尚書,封武都郡王,仍 為幽州「節度使。」薊門、遂寧、思明,乾元二年己亥三月 殺安慶緒,僭王至史朝義,寶應元年十二月為李懷 仙所殺,首尾四年。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