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第07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考工典 第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七十一卷
經濟彙編 考工典 第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

 第七十一卷目錄

 館驛部藝文二詩詞

  入彭城館        後周庾信

  白下驛餞唐少府      唐王勃

  初到黃梅臨江驛      宋之問

  登大庾嶺北驛        前人

  貶降至汝州廣城驛      鄭愔

  宿襄河驛浦        陳子昂

  深渡驛           張說

  曉發方騫驛         蘇頲

  候使登石頭驛樓作     張九齡

  奉濟驛重送嚴公       杜甫

  山館            前人

  通泉驛南去通泉縣十五里山水作

                前人

  題宛溪館          李白

  橫江館詞          前人

  題豫章館         崔國輔

  次蔡陽館         孟浩然

  題金城臨河驛樓       岑參

  晚次宿預館         錢起

  蓮塘驛           李益

  豐城劍池驛感題      權德輿

  細柳驛           前人

  題嘉陵驛         武元衡

  秋日送客至潛水驛     劉禹錫

  陽城驛           元稹

  青雲驛           前人

  題褒城驛          前人

  望亭驛酬別周判官     白居易

  早發楚城驛         前人

  宿揚州水館         李紳

  宿臨江驛          張籍

  玉山館           前人

  題松汀驛          張祜

  洞庭南館          前人

  濠州水館          前人

  宿孤館           賈島

  泥陽館           前人

  宿嘉陵驛樓         雍陶

  題黃花驛          薛逢

  宿北樂館          陳閏

  宿麻平驛         顧在鎔

  清溪館作          陳存

  除夜宿石頭驛       戴叔倫

  宿望亭驛卻寄蘇州同遊    許渾

  宿疏陂驛          王周

  發青山館          趙嘏

  仙娥驛           前人

  晚泊松江驛         李郢

  興州江館          鄭谷

  宿山驛           張蠙

  經荒驛           前人

  宿彭蠡館          羅隱

  宿荊州江陵驛        前人

  蓮塘驛           前人

  婺州水館重陽日作      韋莊

  葛溪驛         宋王安石

  新館感春         元郝經

  客館           劉秉忠

  寓萬壽宮館舍        劉因

  書山陰館          黃庚

  過三合驛          范GJfont

  題揚州驛         薩都剌

  發安仁驛         明劉基

  晚至西陵驛         高啟

  宿高季迪京館        楊基

  雲溪驛          何景明

  柏坊驛題壁        姚汝循

  邯鄲館中          薛蕙

  秋雨宿權店驛有感      謝榛

  蒲縹驛           林俊

  白水驛          張瑞圖

  易隆館已上詩     周仕國

  長相思山驛 已上詞宋万俟雅言

 館驛部選句考工典第七十一卷

館驛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入彭城館》
後周·庾信
[编辑]

襄君前建國,項氏昔稜威。鶂飛傷楚戰,雞鳴悲漢圍。 年代殊氓俗,風雲更盛衰。水流浮磬動,山深喧狖飛。 夏餘花欲盡,秋近燕將稀。槐庭垂綠穗,蓮浦落紅衣。 徒知日云暮,不見舞雩歸。

《白下驛餞唐少府》
唐·王勃
[编辑]

下驛窮交日,昌亭旅食年。相知何用早,懷抱即依然。 浦樓低晚照,鄉路隔風煙。去去如何道,長安在日邊。

《初到黃梅臨江驛》
宋·之問
[编辑]

馬上逢寒食,途中屬暮春。可憐江浦望,不見洛橋人。 北極懷明主,南溟作逐臣。故鄉腸斷處,日夜柳條新。

《登大庾嶺北驛》
前人
[编辑]

陽月南飛雁,傳聞至此迴。我行殊未已,何日復歸來。 江靜潮初落,林昏瘴不開。明朝望鄉處,應見嶺頭梅。

《貶降至汝州廣城驛》
鄭愔
[编辑]

近郊憑汝海,遐望指江干。尚憶趨朝貴,方知失道難。 曙宮平樂遠,秋澤廣城寒。岸葦新花白,山梨晚葉丹。 鄉關千里暮,歲序四時闌。函塞雲間白,旋門霧裡看。 夙年追騄驥,暮節仰鵷鸞。疲駕勞垂耳,騫騰遽矯翰。 將調梅鉉實,不正李園冠。荊玉終無玷,隨珠忽已彈。 曉裝違鞏洛,夕夢在長安。北臨易傷阮,西征未學潘。 傾車無共轍,同派有殊瀾。去去懷知己,何由報一餐。

《宿襄河驛浦》
陳子昂
[编辑]

沿流辭北渚,結纜宿南洲。合岸昏初夕,迴塘岸不流。 行聞塞鴈斷,坐聽峽猿愁。沙浦明如月,汀霞晦若秋。 未及能鳴鴈,徒思海上鷗。天河殊未曉,滄海信悠悠。

《深渡驛》
張說
[编辑]

旅泊深山夜,荒庭白露秋。洞房懸月影,高枕聽江流。 猿響寒巖樹,螢飛古驛樓。他鄉對搖落,併覺起離憂。

《曉發方騫驛》
蘇頲
[编辑]

傳置遠山蹊,龍鍾蹴澗泥。片陰常作雨,微照已生霓。 鬢髮愁氛換,心情險路迷。方知向蜀老,偏識子規啼。

《候使登石頭驛樓作》
張九齡
[编辑]

山檻憑南望,川途北流。遠林天翠合,前浦日華浮。 萬井緣津渚,千艘咽渡頭。漁商多末事,耕稼少良疇。 自守陳蕃榻,嘗登王粲樓。徒然騁目處,豈是獲心遊。 向跡雖愚谷,求名亦盜丘。息陰芳木所,空復起鄉憂。

《奉濟驛重送嚴公》
杜甫
[编辑]

遠送從此別,青山空復情。幾時盃重把,昨夜月同行。 列郡謳歌惜,三朝出入榮。江村獨歸處,寂寞養殘生。

《山館》
前人
[编辑]

南國晝多霧,北風天正寒。路危行木杪,身遠宿雲端。 山鬼吹燈滅,廚人語夜闌。雞鳴問前館,世亂敢求安。

《通泉驛南去通泉縣十五里山水作》
[编辑]

前人

溪行衣自濕,亭午氣始散。冬溫蚊蚋在,人遠鳧鴨亂。 登頓生層陰,攲傾出高岸。驛樓衰柳側,縣郭輕煙畔。 一川何綺麗,盡目窮壯觀。山色遠寂寞,江光夕滋漫。 傷時愧孔父,去國同王粲。我生苦飄零,所歷有嗟嘆。

《題宛溪館》
李白
[编辑]

吾憐宛溪好,百丈照山明。何謝新安水,千尋見底清。 白沙留月色,綠水助秋聲。卻笑嚴湍上,於今獨擅名。

《橫江館詞》
前人
[编辑]

橫江館前津吏迎,向余東指海雲生。郎今欲渡緣何 事,如此風波不可行。

《題豫章館》
崔國輔
[编辑]

楊柳映春江,江南轉佳麗。吳門綠波裡,越國青山際。 遊宦常往來,津亭暫臨憩。驛前蒼石沒,浦外湖沙細。 向晚宴且歡,孤舟冏然逝。雲留西北客,氣歇東南帝。 獨有萋萋心,誰知怨芳歲。

《次蔡陽館》
孟浩然
[编辑]

日暮馬行疾,城荒人住稀。聽歌疑近楚,投館忽如歸。 魯堰田疇廣,章陵氣色微。明朝拜嘉慶,須著老萊衣。

《題金城臨河驛樓》
岑參
[编辑]

古戍依重險,高樓見五涼。山根盤驛道,河水浸城牆。 庭樹巢鸚鵡,園花隱麝香。忽如江浦上,憶作捕魚郎。

《晚次宿預館》
錢起
[编辑]

鄉心不可問,秋氣又相逢。飄泊方千里,離悲復幾重。 迴雲隨去雁,寒露滴鳴蛩。延頸遙天末,如聞故國鐘。

《蓮塘驛》
李益
[编辑]

五月渡淮水,南行遶山陂。江村遠雞應,竹裡聞繰絲。 楚女肌髮美,蓮塘煙露滋。菱花覆碧渚,黃鳥雙飛時。 渺渺溯洄遠,憑風託微詞。斜光動流睇,此意難自持。 女歌本輕豔,客行多怨思。女蘿蒙幽蔓,擬上青桐枝。

《豐城劍池驛感題》
權德輿
[编辑]

龍劍昔未發,泥沙相晦藏。向非張茂先,孰辨斗牛光。 神物不自達,聖賢亦彷徨。我行豐城野,慷慨心內傷。

《細柳驛》
前人
[编辑]

細柳肅軍令,條侯信殊倫。棘門乃兒戲,從古多其人。神武今不殺,介夫如搢紳。息駕幸茲地,懷哉GJfont精神。

《題嘉陵驛》
武元衡
[编辑]

悠悠風GJfont繞山川,山驛空濛雨似煙。路半嘉陵頭已 白,蜀門西上更青天。

《秋日送客至潛水驛》
劉禹錫
[编辑]

候吏立沙際,田家連竹溪。神祠社日鼓,茅屋午時雞。 雀噪晚禾地,蝶飛秋草畦。驛樓宮樹近,疲馬再三嘶。

《陽城驛》
元·稹
[编辑]

商有陽城驛,名同陽道州。陽公沒已久,感我淚交流。 昔公孝父母,行與曾閔儔。既孤善兄弟,兄弟和且柔。 一夕不相見,若懷三歲憂。遂誓不婚娶,沒齒同衾裯。 妹夫死他縣,遺骨無人收。公令季弟往,公與仲弟留。 相別竟不得,三人同遠遊。共負他鄉骨,歸來藏故丘。 棲遲居夏邑,邑人無苟偷。里中競長短,來問劣與優。 官刑一朝恥,公短終身羞。公亦不遺布,人自不盜牛。 問公何能爾,忠信先自修。發言當道理,不顧黨與讎。 聲香漸翕習,冠蓋若雲浮。少者從公學,老者從公遊。 往來相告報,縣尹與公侯。名落公卿口,湧如波薦舟。 天子得聞之,書下再三求。書中願一見,不異旱地虯。 何以持為聘,束帛藉琳球。何以持為御,駟馬駕安輈。 公方伯夷操,事殷不事周。我實唐士庶,食唐之田疇。 我聞天子意,安敢專自由。來為諫大夫,朝夕侍冕旒。 希夷惇薄俗,密勿獻良籌。神醫不言術,人瘼曾暗瘳。 月請諫官俸,諸弟相對謀。皆曰親戚外,酒散目前愁。 公云不有爾,安得此嘉猷。施餘盡酤酒,客來相獻酬。 日旰不謀食,春深仍弊裘。人心良戚戚,我獨樂由由。 貞元歲云暮,朝有曲如鉤。風波勢奔蹙,日月光綢繆。 齒牙屬為猾,禾黍暗生蟊。豈無司言者,肉食吞其喉。 豈無司搏者,利柄扼其GJfont。鼻復勢氣塞,不得辨薰蕕。 公雖未顯諫,惴惴如患瘤。飛章八九上,皆若珠暗投。 炎炎日將熾,積燎無人抽。公乃帥其屬,決諫同報仇。 延英殿門外,叩閤仍叩頭。且曰事不止,臣諫誓不休。 上知不可遏,命以美語酬。降官司成署,俾之為贅疣。 姦心不快活,擊刺礪戈矛。終為道州去,天道竟悠悠。 遂令不言者,反以言為訧。喉舌坐成木,鷹鸇化為鳩。 避權如避虎,冠豸如冠猴。平生附我者,詩人稱好逑。 私來一執手,恐若墜諸溝。送我不出戶,決我不迴眸。 唯有太學生,各具糧與餱。咸言公去矣,我亦去荒陬。 公與諸生別,步步駐行騶。有生不可訣,行行過閩甌。 為師得如此,得為賢者不。道州聞公來,鼓舞歌且謳。 昔公居夏邑,狎人如狎鷗。況自為刺史,豈復援鼓桴。 滋章一時罷,教化天下遒。炎瘴不得老,英華忽已秋。 有鳥哭楊震,無兒悲鄧攸。唯餘門弟子,列樹松與楸。 今來過此驛,若弔汨羅洲。祠曹諱羊祜,此驛何不侔。 我願避公諱,名為避賢郵。此名有深意,蔽賢天所尤。 吾聞元元教,日月冥九幽。幽陰蔽翳者,永為幽翳囚。

《青雲驛》
前人
[编辑]

岧嶢青雲嶺,下有千仞谿。徘徊不可上,人倦馬亦嘶。 願登青雲路,若望丹霞梯。謂言青雲驛,繡戶芙蓉閨。 謂言青雲騎,玉勒黃金蹄。謂言青雲具,瑚璉雜象犀。 謂言青雲吏,的的顏如珪。懷此青雲望,安能久復稽。 攀援信不易,風雨正凄凄。已怪杜鵑鳥,先來山下啼。 纔及青雲驛,忽遇蓬蒿妻。延我開蓽戶,鑿竇宛如圭。 逡巡吏來謁,頭白顏色黧。饋食頻叫噪,假器仍乞醯。 嚮時延我者,共捨藿與藜。乘我牂牁馬,蒙茸大如羝。 悔為青雲意,此意良噬臍。昔游蜀門下,有驛名青泥。 聞名意慘愴,若墜牢與狴。雲泥異所稱,人物一以齊。 復聞閶闔上,下視日月低。銀城蕊珠殿,玉版金字題。 大帝直南北,群仙侍東西。龍虎儼隊仗,雷霆轟鼓鼙。 元君理庭內,左右桃花蹊。丹霞爛成綺,景雲輕若綈。 天池光灩灩,瑤草綠萋萋。眾真千萬輩,柔顏盡如荑。 手持鳳尾扇,頭戴翠羽笄。雲韶互鏗戛,霞服相提攜。 雙雙發皓齒,各各揚輕褂。天祚樂未極,溟波浩無隄。 穢賤靈所惡,安肯問黔黎。桑田變成海,宇縣烹為齏。 虛皇不願見,雲霧重重翳。大帝安可夢,閶闔何由躋。 靈物可見者,願以諭端倪。蟲蛇吐雲氣,妖氛變虹蜺。 獲麟書諸冊,豢龍醢為臡。鳳凰占梧桐,叢雜百鳥棲。 野鶴啄腥蟲,貪饕不如雞。山鹿藏窟穴,虎豹吞其麛。 靈物比靈境,冠履寧甚睽。道勝即為樂,何慚居稗稊。 金張好車馬,於陵親灌畦。在梁或在火,不變玉與鵜。 上天勿行行,潛穴勿悽悽。吟此青雲諭,達觀終不迷。

《題褒城驛》
前人
[编辑]

嚴秦修此驛,兼漲驛前池。已種萬竿竹,又栽千樹梨。 四年三月半,新筍晚花時。悵望東川去,等閑題作詩。

《望亭驛酬別周判官》
白居易
[编辑]

何事出長洲,連宵飲不休。醒應難作別,歡漸少於愁。 燈火穿村市,笙歌上驛樓。何言五十里,已不屬蘇州。

《早發楚城驛》
前人
[编辑]

過雨塵埃滅,緣江道徑平。月乘殘夜出,人趁早涼行。 寂歷閑吟動,冥濛暗思生。荷塘翻露氣,稻隴瀉泉聲。 宿犬聞鈴起,栖禽見火驚。朧朧煙樹色,十里始天明。

《宿揚州水館》
李紳
[编辑]

舟依淺浦參差合,橋映晴虹上下連。輕楫過時搖水 月,遠燈繁處隔秋煙。卻思海嶠還悽歎,近涉江濤更 凜然。閑憑欄杆指星漢,尚疑軒蓋在樓船。

《宿臨江驛》
張籍
[编辑]

楚驛南渡口,夜深來客稀。月明見潮上,江靜覺鷗飛。 旅宿今已遠,此行殊夫歸。離家久無信,又聽擣寒衣。

《玉山館》
前人
[编辑]

長谿新雨色如泥,野水陰雲盡向西。楚客天南行漸 遠,山山樹裡鷓鴣啼。

《題松汀驛》
張祜
[编辑]

山色遠含空,蒼茫澤國東。海明先見日,江白迥聞風。 鳥道高原去,人煙小逕通。那知舊遺逸,不在五湖中。

《洞庭南館》
前人
[编辑]

一逕逗霜林,朱欄遶碧岑。地盤雲夢角,山鎮洞庭心。 樹白看煙起,沙紅見日沉。還因此悲屈,惆悵又行吟。

《濠州水館》
前人
[编辑]

高閣去煩燠,客心遂安舒。清流中浴鳥,白石下遊魚。 秋樹色凋翠,夜橋聲裊虛。南軒更何待,坐見玉蟾蜍。

《宿孤館》
賈島
[编辑]

落日投村戍,愁生為客途。春山晴後綠,江月夜深孤。 橘樹千株在,漁家一半無。自知風水靜,舟繫岸邊蘆。

《泥陽館》
前人
[编辑]

客愁何併起,暮送故人迴。廢館秋螢出,空城寒雨來。 夕陰飄白露,樹影掃青苔。獨上離容慘,孤燈照不開。

《宿嘉陵驛樓》
雍陶
[编辑]

離思茫茫正值秋,每因風景卻生愁。今宵難作刀州 夢,月色江聲共一樓。

《題黃花驛》
薛逢
[编辑]

孤戍迢迢蜀路長,鳥鳴山館客思鄉。更看絕頂煙霞 外,數樹巖花照夕陽。

《宿北樂館》
陳閏
[编辑]

欲眠不眠夜深淺,越鳥一聲空山遠。庭木蕭蕭落葉 時,谿聲雨聲聽不辨。谿流潺潺雨習習,燈影山光滿 窗入。棟裡不知渾是雲,曉來但覺衣裳濕。

《宿麻平驛》
顧在鎔
[编辑]

及到怡情處,暫忘登陟勞。青山看不厭,明月坐來高。 犬為孤村吠,猿因冷木號。微吟還獨酌,多興憶同袍。

《清溪館作》
陳存
[编辑]

指途清溪裡,左右唯深林。雲蔽望鄉處,雨愁為客心。 遇人多物役,聽鳥時幽音。何必滄浪水,庶茲浣塵襟。

《除夜宿石頭驛》
戴叔倫
[编辑]

旅館誰相問,寒燈獨可親。一年將盡夜,萬里未歸人。 寥落悲前事,支離笑此身。愁顏與衰鬢,明日又逢春。

《宿望亭驛卻寄蘇州同遊》
許渾
[编辑]

候館人稀夜更長,姑蘇臺遠樹蒼蒼。江湖潮落高樓 迥,河漢秋歸廣簟涼。月轉碧梧移鵲影,露低紅草濕 螢光。西園詩思應無限,莫醉笙歌掩畫堂。

《宿疏陂驛》
王周
[编辑]

秋染棠梨葉半紅,荊州東望草平空。誰知孤宦天涯 意,微雨蕭蕭古驛中。

《發青山館》
趙嘏
[编辑]

鳧鷖聲暖野棠春,鞍馬風高驛路塵。一宿青山又須 去,古來難得是閑人。

《仙娥驛》
前人
[编辑]

谿上郵亭氣早秋,樹邊溪色遶床流。行人亦羨郵亭 吏,生向此中今白頭。

《晚泊松江驛》
李郢
[编辑]

片帆孤客晚夷猶,紅蓼花前水驛秋。歲月方驚離別 盡,煙波仍駐古今愁。雲陰故國山川暮,潮落空江網 罟收。還有吳娃舊歌曲,棹聲遙散采菱舟。

《興州江館》
鄭谷
[编辑]

向蜀還秦計未成,寒蛩一夜遶床鳴。愁眠不穩孤燈 盡,坐聽嘉陵江水聲。

《宿山驛》
張蠙
[编辑]

驛在千峰裡,寒宵獨此身。古墳時見火,荒壁悄無鄰。 月白翻驚鳥,雲閑欲就人。祇應明日鬢,更有老相親。

《經荒驛》
前人
[编辑]

古驛成幽境,雲蘿隔四鄰。夜燈移宿鳥,秋雨禁行人。 廢巷荊叢合,荒庭虎跡新。昔年經此地,終日是紅塵。

《宿彭蠡館》
羅隱
[编辑]

孤館少行旅,解鞍增別愁。遠山矜薄暮,高柳怯清秋。 病裡見時態,醉中思舊遊。所懷今已矣,何必恨東流。

《宿荊州江陵驛》
前人
[编辑]

西遊象闕愧知音,東下荊溪稱越吟。風動芰荷香四 散,月高樓閣影相侵。閑攲別枕千般夢,醉送征帆萬 里心。薜荔衣裳木蘭楫,異時煙雨好追尋。

《蓮塘驛》
前人
[编辑]

蓮塘館東初日明,蓮塘館西行人行。隔林啼鳥似相 應,當路好花疑有情。一夢不須追往事,數盃猶可慰 勞生。莫言來去只如此,君看鬢邊霜幾莖。

《婺州水館重陽日作》
韋莊
[编辑]

異國逢佳節,憑高獨苦吟。一杯今日酒,萬里故鄉心。 水館紅蘭合,山城紫菊深。白衣雖不至,鷗鳥自相尋。

《葛溪驛》
宋·王安石
[编辑]

缺月昏昏漏未央,一燈明滅照秋床。病身最覺風露 早,歸夢不知山水長。坐感歲時歌慷慨,起看天地色 凄涼。鳴蟬更亂行人耳,正抱疏桐葉半黃。

《新館感春》
元·郝經
[编辑]

東風吹敝褐,水氣撲虛簷。月窟星河澹,江城鼓角嚴。 年深愁不醒,春至恨猶添。為問秦通守,何顏說錦簾。

《客館》
劉秉忠
[编辑]

客館蕭條動客情,飛螢箇箇傍窗明。樓頭鼓角聲吹 斷,漏下銀河第一聲。

《寓萬壽宮館舍》
劉因
[编辑]

來時殘雪點征衣,落盡庭花尚未歸。夢裡不知身尚 病,春山歸路馬如飛。

《書山陰驛》
黃庚
[编辑]

迢遞三山道,重來感舊遊。潮聲寒帶雨,山色淡生秋。 寄驛通鄉信,題詩記旅愁。江湖十年客,兩度到西州。

《過三合驛》
GJfont
[编辑]

一春歸計又蹉跎,窮粵風光奈病何。總有青山千萬 疊,行人長少鷓鴣多。

《題揚州驛》
薩都剌
[编辑]

銀燭高燒照不眠,呼兒飲馬吸清泉。寒砧萬戶月如 水,塞雁一聲霜滿天。金縷款歌來枕上,銀瓶索酒到 亭前。明朝走馬燕山道,贏得紅樓說少年。

《發安仁驛》
明·劉基
[编辑]

雞鳴發山驛,天黑路彌險。煙樹出猿聲,風枝落螢點。 江秋氣轉炎,嶂濕雲難斂。佇立山雨來,客愁紛冉冉。

《晚至西陵驛》
高啟
[编辑]

匹馬倦嘶風,蕭蕭逐轉蓬。地經兵亂後,歲盡客愁中。 晚渡秋潮急,寒山舊驛空。可憐今夜月,相照宿江東。

《宿高季迪京館》
楊基
[编辑]

歲晚此相逢,鄉情似酒濃。語長銷夜燭,夢短及晨鐘。 急雪風鳴葦,微雲月照松。雞前趨闕去,寒樹曉蘢蔥。

《雲溪驛》
何景明
[编辑]

雲溪驛裡經過處,六七年間兩度行。風土不殊初到 日,雨牆難認舊題名。異方見月思鄉縣,遠客逢秋念 友生。明日巴陵江上月,弟兄相對不勝情。

《柏坊驛題壁》
姚汝循
[编辑]

風雨瀟瀟滯客程,荒亭獨宿峭寒生。今宵羈思知多 少,聽盡千山墮葉聲。

《邯鄲館中》
薛蕙
[编辑]

門對罘罳靜,城臨睥睨斜。愁人倚高閣,清夜動悲笳。 月暗雲生葉,風寒露作花。徘徊望牛斗,髣GJfont辨京華。

《秋雨宿權店驛有感》
謝榛
[编辑]

驛燈分暝色,野館滯秋陰。已倦衰年事,偏馳故國心。 夜涼槐雨滴,月暗草蟲吟。歸夢不知路,千山雲更深。

《蒲縹驛》
林俊
[编辑]

草亭動孤酌,日斂瘴煙昏。老屋因風卷,清溪帶雨渾。 桴鼓新聲在,山甌古意存。蓽門通細火,漁唱起江村。

《白水驛》
張瑞圖
[编辑]

策馬臨荒甸,前旌度渺茫。空山足霧雨,絕徼異陰陽。 當暑偏衣冷,方秋覺夜長。亦知行尚遠,未敢念江鄉。

《易隆館》
周仕國
[编辑]

為吏不自由,雞鳴戒前途。問君何為爾,將士謁且趨。 上官前導至,走馬臨長衢。馬上亟咆哮,風火不停驅。 盡欲飽其腹,遲則生禍虞。昨日郵書至,為言餉傳逋。 疲卒八九家,形影半凋枯。門戶塞荊棘,妻子匿菰蘆。 苦稱被水旱,畝地盡荒蕪。僅餘皮骨在,典鬻無完膚。 詔使日夜至,愷澤同春敷。而我獨重困,何以偷須臾。 倉卒感斯言,仰天長欷歔。攬衣亟起去,耳中聞追呼。

《長相思》山驛
宋·万俟雅言
[编辑]

短長亭古今情樓外涼蟾一暈生雨餘秋更清 暮 雲平暮山橫幾葉秋聲和雁聲行人不要聽

館驛部選句[编辑]

《漢·張衡·西京賦》:豫章西館,揭焉中峙。

《晉·左思·魏都賦》:營密館於周坊,飾賓侶之所集。 晉陸機詩:置酒迎風館。

唐宋之問詩:野館濃花發,春帆細雨來。

李白詩:臨驛卷緹幕,升堂接繡衣。

孟浩然詩:野館鄰鮫室,人煙接島夷。

韓愈詩:府西三百里,候館同魚鱗。

楊發詩:孤館蕭條黃葉稀。元黃庚詩:池館翠涼處,寬閑稱客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