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第13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考工典 第一百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三十三卷
經濟彙編 考工典 第一百三十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

 第一百三十三卷目錄

 廚竈部彙考

  釋名釋宮室

  說文

  廣雅釋室

  漢制考

 廚竈部藝文

  竈銘           漢李尤

  竈屋銘          晉摯虞

 廚竈部紀事

 廚竈部雜錄

 廚竈部外編

 廄部彙考

  周禮夏官

  釋名釋宮室

  說文

 廄部藝文

  莊公二十九年春新延廄傳  公羊高

  莊公二十九年春新延廄傳  穀梁赤

 廄部紀事

 廄部雜錄

 廁部彙考

  釋名釋宮室

  博雅釋室

  本草綱目古廁木主治 廁籌主治

 廁部紀事

 廁部雜錄

 廁部外編

考工典第一百三十三卷

廚竈部彙考[编辑]

《釋名》
[编辑]

釋宮室[编辑]

竈,造也,造創物食也。爨,銓也,銓度甘辛調和之處也。

《說文》
[编辑]

[编辑]

廚,庖室也。

《廣雅》
[编辑]

釋室[编辑]

寤謂之竈,其脣謂之陘,其窗謂之下謂之「甄。」

《漢制考》
[编辑]

[编辑]

《亨人》注:「爨,今之竈。」疏:周禮、《儀禮》皆言爨。《論語》王孫賈 云:「寧媚于竈。」《祭法》天子七祀之中亦言竈,自孔子以 後皆言竈。

廚竈部藝文[编辑]

《竈銘》
漢·李尤
[编辑]

「燧人造火,竈能以興。」五行接備,陰陽相承。

《竈屋銘》
晉·摯虞
[编辑]

大孝養志,厥此養形。事親以敬,美過三牲。

廚竈部紀事[编辑]

《說苑》:扁鵲過趙,趙太子暴疾死。鵲為診之,先造軒光 之竈,八成之湯,砥針礪石,取三陽五輸,子容搗藥,子 明吹耳,陽儀反神,子越扶形,子游矯摩,遂得復生。 《史記孫子傳》:孫子使齊軍入魏地為十萬竈,明日為 五萬竈,又明日為三萬竈。龐涓行三日,大喜曰:「我固 知齊軍怯,士卒亡者過半矣。」倍日并行逐之。

《列士傳》:「孟嘗君食客三千人,廚有三列:上客食肉,中 客食魚,下客食菜。市中有乞食人馮諼,經冬無褲,面 有饑色,願得上廚。」

《漢書霍光傳》:「初,霍氏奢侈,茂陵徐生上疏言:霍氏泰 盛,陛下即愛厚之,宜以時抑制,無使至亡。書三上輒 報聞。其後霍氏誅滅,而告霍氏者皆封人為徐生上 書曰:『臣聞客有過主人者,見其竈直突,傍有積薪,客 謂主人更為曲突,遠徙其薪,不者且有火患』。主人默 然不應。俄而家果失火,鄰里共救之,幸而得息。于是」 殺牛置酒,謝其鄰人,灼爛者在于上行,餘各以功次 坐,而不錄言曲突者。人謂主人曰:「『鄉使聽客之言,不費牛酒,終亡火患。今論功而請賓,曲突徙薪亡恩澤, 燋頭爛額為上客邪』?主人乃寤而請之。今茂陵徐福 數上書言霍氏且有變,宜防絕之。鄉使福說得行,則 國亡裂土出爵之費,臣亡逆亂誅滅之敗,往事既已, 而福不蒙,其功,唯陛下察之。貴徙薪《曲突》之策,使居 《燋髮》灼爛之右。」上乃賜福帛十端,後以為郎。

《五行志》:「昭帝元鳳元年,燕王宮永巷中豕出圂,壞都 竈,銜其鬴六七枚置殿前。劉向以為近豕禍也,時燕 王旦謀逆,竈者,生養之本,豕而敗竈,陳鬴于庭。鬴竈 將不用,宮室將廢辱也。」燕王不改,卒伏其辜。

《後漢書虞詡傳》:「詡遷武都太守,羌率眾數千,遮詡於 陳倉崤谷,詡即停軍不進,而宣言上書請兵。羌聞之, 乃分鈔旁縣。詡因其兵散,日夜進道,兼行百餘里,令 吏士各作兩竈,日增倍之,羌不敢逼。或問曰:『孫臏減 竈而君增之。兵法日行不過三十里,而今日且二百 里,何也』?詡曰:『虜眾多,吾兵少,徐行則易為所及,速進 則彼所不測。虜見吾竈日增,必謂郡兵來迎眾多,行 速必憚追我。孫臏見弱,吾今示強,勢有不同故也』。」 《南史·蕭思話傳》:思話子惠開,惠開從子琛,性通脫,嘗 自解竈,事畢餘餕必陶然致醉。 《窮怪錄》:齊世祖永明十年,丹陽郡民茅崇丘家夜夜 廚中有人語笑,復明燈火,有宴饌之聲,及開門視之, 即無所見,及閉戶,即依然聞此數旬,忽有一道士詣 崇丘問曰:「君家夜有妖患乎?」崇丘曰:「然。」道士乃懷中 取一符與之,謂崇丘曰:「但釘於竈上及北壁,來日早 視之。」言訖,遂失其道士。崇丘喜,乃以符如其言。明日, 見廚中有五六大鼠,各長二尺,無毛而色如朱,盡死 於北壁,乃竟絕。

《南部煙花記》:「隋煬帝觀文殿前兩廂為堂各十二間, 堂中每間十二寶廚。」

《劇談錄》:「盧尚書簡辭有別墅,近枕伊水,方冬眺翫,忽 見二人牽引水鄉篷艇,船頭覆青幕,中有白衣人與 衲僧偶坐。船後有小竈,安銅甑而炊,丱角僕烹魚煮 茗,聞舟中吟嘯方甚,問之,乃白傅往香山精舍。」 《雲仙雜記》:「韋陟廚中,飲食之香錯雜,人入其中,多飽 飫而歸。語曰:『人欲不飯,筋骨舒夤,緣須入郇公廚』。」 《酉陽雜俎》:「寶曆二年,明經范璋居梁山讀書。夏中深 夜,忽聽廚中有拉物聲,范慵省之。至明,束薪長五寸 餘,齊整可愛,積於竈上,地上危累蒸餅五枚。」 《唐書禮樂志》:「太常卿省牲,諸太祝與廩犧令以次牽 牲詣廚,授太官謁者,引光祿卿詣廚,省鼎鑊,申視濯 溉。祀官御史省饌具,乃還齋所。」

《百官志》:「典膳局,典膳郎二人,丞二人,掌進膳嘗食。丞 為之貳,每夕更直於廚。」

《新羅傳》:新羅市皆婦女貿販,冬則作竈堂中。 《唐國史補》:「王彥伯自言醫道將行時,列三四竈,煮藥 于庭,老少塞門而請,彥伯曰:『熱者飲此,寒者飲此,皆 飲之而去,無不效者』。」

《十國春秋》:前蜀後主常結繒為山,及宮殿樓觀于其 上。又別立二綵亭于前,列諸金銀錡釜之屬,取御廚 食料烹燀其中。後主憑綵樓觀之,號曰「當面廚。」為風 雨所敗,則易新者。

《桯史》:余為扈簿日,瑞慶節隨班上壽紫宸殿。是歲敵 方搆兵,北邊賀使不至,百官皆賜廊食。余侍班南廊, 日已昇,見有老兵持二髹牌至,金書其上曰:「輒入御 廚,流三千里。」既而太官供具畢集,無帟幕限隔,僅以 繚竈刀機自隨,綿蕞簷下侑食,首以旋鮓,次暴脯,次 羊肉,雖玉食亦然。

《諸寺奇物記》:「牛首弘覺寺禪堂有丹竈,投以薪火,風 自內生,甚熾烈,須臾爨熟,如去薪火,即止。」

《震澤長語》:故事,禁中不得舉火,雖閣老亦退食於外。 一日,宣宗過城上,令內豎瞷「閣老何為?」曰:「方退食於 外。」上曰:「曷不就內食?」對曰:「禁中不得舉火。」上指庭中 隙地曰:「是中獨不可置庖乎?今烹膳處是也。」自是得 會食中堂。

廚竈部雜錄[编辑]

《禮記·月令》:「孟夏之月,其祀竈,祭先肺。」 《玉藻》:「君子遠庖廚,凡有血氣之類,弗身踐也。」

《墨子》:「竈心為屏突,高出屋四尺,防失火也。」 《魯連子》:「一竈五突,烹飪十倍,分煙者眾。」 《論衡是應篇》:「儒者言萐脯生於庖廚者,言廚中自生 肉脯,薄如萐形,搖鼓生風,寒涼食物,使之不臰。」夫太 平之氣雖和,不能使廚生肉萐,以為寒涼。若能如此,

則能使五穀自生,不須人為之也。能使廚自生肉萐
考證.svg
何不使飯自蒸於甑,火自燃於竈乎?凡生萐者,欲以

風吹食物也,何不使食物自不臰,何必生萐以風之 乎?廚中能自生萐,則冰室何事,而復伐冰以寒物乎? 《後漢書。彌衡傳》:「或問荀文若、趙稚長云何?衡曰:『文若 可使借面弔喪,稚長可使監廚請客』。」

《酉陽雜俎》:「爨釜不沸者,有物如豚,居之去之無也。 竈無故自濕潤者,赤蝦蟆名鉤注:居之去則止。」 《演繁露》:「宣帝元康二年詔曰:『吏或擅興徭役,飾廚傳, 以稱譽過客』。」按:廚、傳,兩事也。廚,庖也,以好飲食供過 客,則為飾廚也。傳者,馹也,具車馬資行役,則為飾傳 也。今人合廚傳為一概,謂豐饌為廚傳,非也。

《物類相感志》:「以皁角在竈內燒煙,鍋底煤并突,煤自 落。」

《世範》:「火之所起,多從廚竈。」蓋廚屋多時不掃,則埃墨 易得引火。或竈中有留火,而竈前有積薪接連,亦引 火之端也,夜間最當巡視。

《容齋隨筆》:孫臏勝龐涓之事,兵家以為奇謀,予獨有 疑焉,云齊軍入魏地為十萬竈,明日為五萬竈,又明 日為三萬竈,方師行逐利,每夕而興此役,不知以幾 何人給之,又必人人各一竈乎?龐涓行三日而大喜 曰:「齊士卒亡者過半。」則是所過之處,必使人枚數之 矣,是豈救急赴敵之師乎?不可深信,殆好事者為之 而不精考耳。

《容齋四筆·本草》:伏龍肝,陶隱居云:此竈中對釜月下 黃土也,以竈有神,故呼為伏龍肝,并以透隱為名爾。 雷公云:「凡使勿誤用竈下土,其㐲龍肝是十年以來, 竈額內火氣積,自結如赤色,石中黃,其形貌八稜。」予 嘗見臨安醫官陳輿大夫言,當以砌竈時,納豬肝一 具于土中,俟其積久,與土為一,然後用之,則稍與名 相應。比讀《後漢書陰識傳》云:「其先陰子,方臘日晨炊 而竈神形見。」注引《雜五行書》曰:「宜市買豬肝泥竈,令 婦孝。」然則輿之說,亦有所本云。《廣濟曆》亦有此說,又 列作竈忌日,云:「伏龍在,不可移作。」所謂伏龍者,竈之 神也。

《感應類從志》,「勾芒在竈,家常耗耄。」竈前或左右有 濕如水澆處不乾者,若不去之,令人家多耗耄也。 狗肝泥竈,婦妾孝順。狗肝和淨土泥竈,令婦妾載 順也。

「草髮在竈」「婦安夫。」埋婦人髮於竈前,令婦人安夫 家。又取他人髮埋竈前,令人不怒,恆喜 書言。故事:吳琮賀人生子云:「寄語王渾防跨竈。」或云 竈有釜,故子過於父,為跨竈。 《事物原始世紀》:太昊制嫁娶之禮,取犧牲以供庖廚 之始。

廚竈部外編[编辑]

《冥報拾遺》:「范陽盧元禮,貞觀末為泗州漣水縣尉,曾 因重病悶絕,經一日而蘇。云有人引至府舍,見一官 人過,無侍衛,元禮遂止此官人座上踞床而坐,官人 目侍者,令一手提頭,一手提腳,擲元禮於階下。良久 乃起。行至一別院,更進向南,入一大堂中,見竈數十 百口,其竈上有氣,矗然如雲霧直上,沸聲喧雜,有同」 數千萬人。元禮仰視,似籠盛人,懸之此氣之上,云是 蒸罪人處。元禮遂發願,大語云:「願代一切眾生受罪。」 遂解衣赤體,自投於釜中,因即昏然,不覺有痛。須臾, 有一沙門挽元禮出云:「知汝至心。」乃送其歸。忽如睡 覺,遂斷酒肉。三四歲後,卒於洛。

《傳燈錄》:墮和尚在岳山廟有一竈甚靈,遠近祭祠,師 以杖敲竈三下,出云:「只是泥合,成聖從何來?」又打三 下,竈乃墮落。須臾一青衣人拜師曰:「我是竈神,久受 業報,蒙師說無生法,得脫此處,特來致謝。」因號破竈 和尚。

廄部彙考[编辑]

周禮[编辑]

《夏官》
[编辑]

校人,「掌王馬之政。三乘為皁,皁一趣馬;三皁為繫,繫 一馭夫;六繫為廄,廄一僕夫。六廄成校,校有左右。」

訂義鄭鍔曰:「用木相交為圈檻,以制禽獸之出入者,謂之校。校人,掌馬官之長。皁,言皁隸之所掌繫,則繫屬於此而不散之義。合六繫而二百一十六匹則同一廄,廄則數至於此而已。終,既也。先儒謂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於《易》,乾為馬,天子之馬,應爻之策,其數盡於此,故以廄名之,合六廄而成一校,而六廄又分為左」右,則十二閑矣。

圉師:「掌教圉人養馬。春除蓐,釁廄始牧,夏庌馬,冬獻 馬。」

訂義《鄭鍔》曰:「春馬出而就牧,廄中虛矣。蓐者,所寢之籍也,久則穢惡而不潔,故因其出而除之。馬處於廄,神者主之,釁者以血,所以除不祥,故因其出而釁之。」鄭康成曰:「庌,廡也,廡所以庇馬涼也

釋名[编辑]

釋宮室[编辑]

廄,勼也。勼,聚也。牛馬之所聚也。

說文[编辑]

[编辑]

廄,馬舍也。

廄部藝文[编辑]

《莊公二十九年春新延廄傳》
公羊高
[编辑]

新延廄者何?修舊也。修舊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 凶年不修。

《莊公二十九年春新延廄傳》
穀梁赤
[编辑]

《延廄》者,法廄也。其言「新」,有故也。有故則何為書也?古 之君人者,必時視民之所勤。民勤於力則功築罕,民 勤於財則貢賦少,民勤於食則百事廢矣。冬築微,春 新延廄,以其用民力為已悉矣。

廄部紀事[编辑]

《春秋》:「莊公二十九年春,新延廄。」《傳例》曰:「《書》不時,言 『新』」者,皆舊物,不可用更造之辭。

《管子小問篇》:桓公觀於廄,問廄吏曰:「廄何事最難?」廄 吏未對,管仲對曰:「夷吾嘗為圉人矣,傅馬棧最難。先 傅曲木,曲木又求曲木,曲木已傅,直木無所施矣。先 傅直木,直木又求直木,直木已傅,曲木亦無所施矣。」 《鹽鐵論》:「魯廄焚,孔子罷朝,問人不問馬,賤畜而重人 也。」

《家語》:孔子為大司寇,國廄焚,子退朝而之火所。鄉人 有自為火來者,則拜之。子貢曰:「何也?」孔子曰:「其來者, 亦相弔之道,吾為有司,故拜之。」

《漢書公孫弘傳》:「弘,菑川薛人也。元朔中為丞相,起客 館,開東閤以延賢人。年八十,終丞相位。其後李、蔡、嚴、 青翟、趙周、石慶、公孫賀、劉屈氂繼踵為丞相。自蔡至 慶,丞相府客館丘虛而已。至賀屈氂時,壞以為馬廄。」 《後漢書順帝本紀》:「漢安元年秋七月,始置承華廄。」 時遠近獻馬眾多,園廄充滿,始置華廄,今秩六百石。 《三輔黃圖》:「未央大廄,在長安故城中。」《漢官儀》曰:「未央 宮六廄,長樂、承華等廄令,皆秩六百石。」

翠華廄、大輅廄、果馬廄、騎馬廄、大宛廄、軏梁廄、胡河 廄、騊駼廄,皆在長安城外。

「霸昌觀馬廄」,在長安城外。

「都廄」,天子車馬所在。

「中廄」,皇后車馬所在。

《三國吳志孫策傳》:策騎士有罪,逃入術營,隱於內廄。 策指使人就斬之訖,詣術謝。術曰:「兵人好叛,當共疾 之,何為謝也?」由是軍中益畏憚之。

傅元《乘輿馬賦序》:「劉備之降也,太祖賜之馬,使自至 廄選之,歷名馬以百數,莫可意者,次之下廄,有的顱 馬,委棄莫視,備撫而取之。其後備奔荊州,逸足電發, 追不可逮,眾乃服焉。」

《晉書王尼傳》:「尼寓居洛陽,卓犖不羈。初為護軍府,軍 士胡母輔之等齎羊酒詣護軍門,門吏疏名呈護軍, 護軍歎曰:『諸名士持羊酒來,將有以也』!尼時以給府 養馬,輔之等入,遂坐馬廄下,與尼炙羊飲酒,醉飽而 去,竟不見護軍。護軍大驚,即與尼長假,因免為兵。」 《搜神後記》:「晉時,東平馮孝將為廣州太守,兒名馬子, 年」二十餘,獨臥廄中,夜夢見一女子,年十八九,言:「我 是前太守北海徐元方女,不幸為鬼所枉殺。案《生錄》, 當八十餘,聽我更生,當依馬子,乃得生活。又應為君 妻,能從所委,見救活不?」馬子答曰:「可。」乃剋期出,馬子 始悟是所夢見者。與馬子寢息,每誡云:「我尚虛爾。」馬 子問:「何時得出。」答曰:「出當得本命,生日尚未至。」遂往 廄中,言語聲音,人皆聞之。女計生日至,乃具教馬子, 出己之方法。語畢辭去。馬子從其言。至日以丹雄雞 一隻,黍飯一盤,清酒一升,醊其喪前。去廄十餘步,祭 訖,掘棺出,開視女身,體貌全如故。

《十六國春秋?後秦錄》:沙門賀僧者,不知何許人。姚泓 立,僧謂泓曰:「宜潔掃一馬廄,開屋說大,抑有冀馬,其 大非常,自遠來,天所送矣。」

《南史循吏傳》:「孫謙每去官,輒無私宅,借空車廄居焉。」 《唐書兵志》:「天子之御,左右六閑,一飛黃,二吉良,三龍 媒,四騊駼,五駃騠,六天苑。總為十二閑,為二廄,一曰 祥麟,二曰鳳苑,以繫飼之。」其後禁中又增置飛龍廄, 初用太僕少卿張萬歲領群牧,自貞觀至麟德中,十 年間,馬七十萬六千,置八坊。岐、豳、涇、寧閒,地廣千里, 一曰保樂,二曰《甘靈》,三曰《南普閏》,四曰《北普閏》,五曰 岐陽,六曰太平,七曰「宜祿」,八曰安定。八坊之田,千二 百三十頃,募民耕之,以給芻秣。

《百官志》:「武后萬歲通天元年,置仗內六閑,亦號六廄, 以殿中丞檢校內閑廄。」

《開元天寶遺事》:「蘇頲少不得父意,常與僕夫雜處,而
考證.svg
好學不倦。每欲讀書,又患無燈燭,常于馬廄竈中旋

吹火光,照書誦焉。其苦學如此。後至相位。」

《唐書兵志》:「元和十年,命中使市馬河曲,繇京度隴,置 八坊。」

《五代史?東漢世家》:「劉旻攻潞州,是時周世宗新立,自 將以擊其不意,旻遂敗,獨乘契丹黃騮,間道馳歸,為 黃騮治廄,飾以金銀,食以三品料,號自在將軍。」 《南唐近事》:「鄧匡圖為海州刺史,有野客潘扆謁之,鄧 不甚禮遇,館於外廄。忽一日,鄧命潘觀獵近郊,鄧妻 因詣廄中,覘扆棲泊之所,弊榻莞蓆竹籠而已。籠中 有錫」彈丸二枚,其他一無所有。艾夜扆從禽歸,啟籠 之際,忽為歎駭之聲,且曰:「定為婦人所觸,幸吾朝來 攝其光鋩,不爾斷婦人頸久矣。」圉人異之,乃聞於鄧。 鄧詰其由,室家具以實告。鄧知其有劍術,自此禮遇 彌厚。

《宋史吳越世家》:「錢惟治字和世,廢王倧之長子。倧初 遷於越,而惟治生,俶愛之,養為己子,歷奉國軍節度。 太宗嗣位,進檢校太尉。太平興國三年,俶再入覲,又 權國事。一夕,廄中火,惟治率兵臨高下視,令親信十 數輩仗劍申令,敢後顧者斬。」頃之火息。

《西湖志餘》:「嘉靖三十一年七月十八日,大風雨,清湖 橋胡氏家有異物起馬廄中,開片瓦,騰空而上,火光 燭天。覓馬廄中有坎廣尺許,深二丈餘,泉水清瑩,蓋 龍潭也。」

《明一統志》:「御馬苑在京城外鄭村壩,牧養御馬,大小 二十所,相距各三四里,皆繞以周垣。垣中有廄,垣外 地甚平曠,群馬畜牧其間,生育蕃息。」

廄部雜錄[编辑]

《詩經小雅鴛鴦》篇:「乘馬在廄,摧之秣之。」

《左傳》莊公二十九年春,「新作延廄。」書,不時也。凡馬日 中而出,日中而入。

《穀梁傳:僖公三年》,晉獻公欲伐虢。荀息曰:「『君何不以 屈產之乘,垂棘之璧,而借道乎虞也』?公曰:『此晉國之 寶也。如受吾幣而不借吾道,則如之何』?」荀息曰:「彼不 借吾道,必不敢受吾幣;如受吾幣而借吾道,則是我 取之中府而藏之外府;取之中廄,而置之外廄也。」 李氏《刊誤》:「五十年來馬廄字皆書廄字,廄字從殳,廄 字」從旡,經史中且無此「廄」字。殳者,戈戟之類,馬亦武 事,故曰「廄庫」,是以廄字從殳。若從旡,即失武事之義。

廁部彙考[编辑]

釋名[编辑]

釋宮室[编辑]

廁,言人雜在上非一也。或曰:「溷」,言溷濁也。或曰,圊,至 穢之處,宜常修治,使潔清也。或曰:「軒前有伏,似殿軒 也。」

博雅[编辑]

釋室[编辑]

《圊圂》,庰廁也。

本草綱目[编辑]

古廁木主治[编辑]

陳藏器曰:「鬼魅、傳尸、溫疫、魍魎、神祟,以太歲所在日 時,當戶燒薰,又熏杖瘡,令冷風不入。」

廁籌主治[编辑]

陳藏器曰:「難產及霍亂,身冷轉筋,於床下燒取,熱氣 徹上。亦主中惡鬼氣。此物最微,其功可錄。」

小兒齒遲,正旦取尿坑中竹木刮塗之,即生。聖惠方

廁部紀事[编辑]

《史記豫讓傳》:趙襄子與韓魏合謀滅智伯之後,而三 分其地。趙襄子最怨智伯,漆其頭以為飲器。豫讓遁 逃山中,曰:「嗟乎!士為知己者死,女為說己者容。今智 伯知我,我必為報讎而死,以報智伯,則吾魂魄不愧 矣!」乃變名姓為刑人,入宮塗廁,中挾匕首,欲以刺襄 子。襄子如廁,心動,執問塗廁之刑人,則豫讓內持刀 兵,曰:「欲為智伯報讎。」左右欲誅之,襄子曰:「彼義人也, 吾謹避之耳。且智伯亡無後,而其臣欲為報讎,此天 下之賢人也。」卒釋去之。

《范睢傳》:「須賈為魏昭王使於齊,范睢從留數月,未得 報。齊襄王聞睢辯口,乃使人賜睢金十斤及牛酒,睢 辭謝不敢受。須賈知之,大怒,以為睢持魏國陰事告 齊,故得此饋,令睢受其牛酒,還其金。既歸心怒睢,以 告魏相,魏相,魏之諸公子曰魏齊,魏齊大怒,使舍人 笞擊睢,折脅摺齒。睢佯死,即卷以簣置廁中,賓客飲」 者醉,更溺睢,故僇辱以懲後,令無妄言者。睢從簀中 謂守者曰:「公能出我,我必厚謝公。」守者乃請出,棄簀中死人。魏齊醉曰:「可矣!」范睢得出。

《李斯傳》:李斯年少時為郡小吏,見吏舍廁中鼠食不 潔近人犬,數驚恐之。斯入倉,觀倉中鼠食積粟,居大 廡之下,不見人犬之憂,乃嘆曰:「人之賢不肖,譬如鼠 矣,在所自處耳。」

《漢書張耳陳餘傳》:「耳子敖嗣立為王,尚高祖長女魯 元公主為王后。七年,高祖從平城過趙,箕踞罵詈,甚 慢之。趙相貫高等欲殺之。八年,上從東垣過,貫高等 乃壁人、柏人要之置廁上,過欲宿,心動,問曰:『縣名為 何』?曰:『柏人。柏人者,迫於人,不宿去』。」《文穎》曰:「置人廁 壁中,以伺高祖。」

《史記倉公傳》:太倉公姓淳于氏,名意。濟北王召意診 脈,諸女子侍者至,女子豎,豎無病。臣意告永巷長曰: 「豎傷脾,不可勞,法當春嘔血死。」至春,豎奉劍從王之 側。王去豎後,王令人召之,即仆於廁,嘔血死。

《漢書郅都傳》:郅都,河東太陽人也。以郎事文帝,景帝 時為中郎將,敢直諫,面折大臣於朝。嘗從入上林,賈 姬在廁,野彘入廁,上目都,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賈 姬,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復一姬進,天下所少寧姬等 邪?陛下縱自輕,奈宗廟太后何?」上還,彘亦不傷賈姬。 太后聞之,賜都金百斤。由此重都。

《汲黯傳》:「大將軍青侍中,上踞廁視之。」

桓譚《新論》:「博士弟子韓生遭三夜有奇夢來,以問人, 人教晨起廁中祝之。三旦人告以為祝詛,捕治,數日 死。」

《三國魏志華佗傳》:「彭城夫人夜之廁,躉螫其手,呻呼 無賴。佗令湯近熱,漬手其中,卒可得寐。但旁人數為 易湯,令煖之,其旦即愈。」

《晉書諸葛恢傳》:恢祖誕,魏司空,為文帝所誅。父靚奔 吳,吳平,逃竄不出。武帝與靚有舊,靚姊又為瑯琊王 妃,帝知靚在姊間,因就見焉。靚逃於廁,帝又逼見之, 靚流涕曰:「不能漆身皮面,復睹聖顏。」

《法苑珠林》:吳時於建業後園平地獲金像一軀。孫皓 素未有信,置于廁處,令執屏籌,至四月八日浴佛時, 遂尿頭上,尋即通腫,陰處尤劇,痛楚號叫,忍不可禁。 太史占曰:「犯大神聖所致。」宮中伎女有信佛者曰:「佛 為大神,陛下前穢之,今急可請邪?」皓信之,伏枕皈依 懺悔,謝尤有頃,以香湯洗像,慚悔慇懃,隱痛漸愈。 《晉書王戎傳》:「河間王顒遣使就說成都王穎,將誅齊 王冏。檄書至,冏謂戎曰:『卿其善為我籌之』。戎曰:『若以 王就第,不失故爵』。冏謀臣葛旟怒曰:『漢魏以來,王公 就第,寧有得保妻子者乎?議者可斬』。」于是百官震悚。 戎偽藥發墮廁,得不及禍。

《劉寔傳》:寔位望通顯,每崇儉素,不尚華麗。嘗詣石崇 家,如廁,見有絳紋帳,裀褥甚麗,兩婢持香囊,寔便退, 笑謂崇曰:「誤入卿內。」崇曰:「是廁耳。」寔曰:「貧士未嘗得 此。」乃更如他廁。

《王敦傳》:石崇以奢豪矜物,廁上常有十餘婢侍列,皆 有容色,置甲煎粉沈香汁,有如廁者,皆易新衣而出。 客多羞脫衣,而敦脫故著新,意色無怍,群婢相謂曰: 「此客必能作賊。」

《世說》:王大將軍敦,敦初上主廁,見漆箱中盛乾棗,本 以塞鼻。王謂上廁下果,食遂至盡。既還,婢擎金藻盤 盛水,琉璃碗盛澡豆,敦因倒著水中而飲之,謂之「乾 飲。」群婢掩口而笑之。

《搜神記》:庾亮字文康,鄢陵人,鎮荊州,登廁,忽見廁中 一物如方相,兩眼盡赤,身有光耀,漸漸從土中出,乃 攘臂以拳擊之,應手有聲,縮入地,因而寢疾。術士戴 洋曰:「昔蘇峻事公,于白石祠中祈福許賽,其牛從來 未解,故為此鬼所考,不可救也。」明年亮果亡。

《晉書陶侃傳》:侃嘗如廁,見一人朱衣介幘,斂板曰:「以 君長者,故來相報,君後當為公,位至八州都督。」 《異苑》:「陶侃曾如廁,見數十人悉持大印,有一人朱衣 平上幘,自稱後帝,云以君長者,故來相報,三載勿言, 富貴至極。」侃便起,旋失所在,有大印作公字當其穢 處,雜五行書曰:「廁神曰後帝。」

《晉書郭璞傳》:「璞素與桓彝友善,彝每造之,或值璞在 婦間,便入,璞曰:『卿來他處,自可徑前,但不可廁上相 尋耳,必客主有殃』。彝後因醉詣璞,正逢在廁,掩而觀 之,見璞裸身被髮,銜刀設醊。璞見彝,撫心大驚曰:『吾 每屬卿勿來,反更如是。非但禍吾,卿亦不免矣。天實 為之,將以誰咎』?」璞終嬰王敦之禍,彝亦死蘇峻之難。 《鮑靚傳》:王機時為廣州刺史,入廁,忽見二人著烏衣, 與機相捍,良久擒之,得二物似烏鴨,以問鮑靚,靚曰: 「此物不祥。」機焚之,徑飛上天,機尋誅死。

《南史沈慶之傳》:慶之嘗夢引鹵簿入廁中,慶之甚惡 入廁之鄙。時有善占夢者為解之曰:「君必大富貴,然 未在旦夕。」問其故,答云:「鹵簿固是富貴,容廁中所謂 後帝也。知君富貴不在今主及中興之功,自五校至 是而登三事。」

《法苑珠林》:「昔有母子三人常作三事:一、作大船,置于
考證.svg
河中,以渡百姓;二、於都市造立好井,以供萬民;三、於

四門各作圊廁,給人便利。」

柳宗元《李赤傳》:「赤如廁久,其友從之,見赤軒廁抱甕, 詭笑而側視,勢且下入,乃倒曳得之,大怒曰:『吾已升 堂面吾妻。吾妻之容,世固無有,堂宇之飾,宏大富麗, 椒蘭之氣,油然而起。顧視汝之世,猶溷廁也,而吾妻 之居,與帝居鈞天清都無以異也,若何苦余至此哉』!」 然後其友知赤之所遭,乃廁鬼也。聚僕謀曰:「亟去是 廁。」遂行。

《貴耳集》:李長吉有表弟得長吉詩草,皆投之溷中,為 長吉恃才傲物,故辱之。

《雲仙雜記》:「陳宛盛其居止廁上,以朮湯盥手,槐板覆 蔽糞穴,為都城第一。」

《五代史死事傳》:「姚洪本梁之小校也。自董璋為梁將, 洪嘗事璋,後事唐為指揮使。長興中,遣洪將千人戍 閬州。董璋反,遣人以書招洪,洪得璋書,輒投廁中。」 《北夢瑣言》:「有一丞郎,馬上內逼,急詣一空宅,徑登溷 軒,乃大優穆刁綾空屋也。優忽至,丞即慚謝之。優曰: 『侍郎他日內逼,但請光訪』。人聞之,莫不絕倒。」

《清夜錄》:溫公一日過獨樂園,見創一廁屋,問守園者 何從得錢,對曰:「積遊賞者所得。」公曰:「何不留以自用?」 對曰:「只相公不要錢。」

《宋史崔公度傳》:公度媚附安石,晝夜造請,雖踞廁見 之,不屑也。常從後執其帶尾。安石反顧,公度笑曰:「相 公帶有垢,敬以袍拭去之耳。」

《梁師成傳》:「欽宗立,師成以舊恩留京師。太學生陳東、 布衣張炳力疏其罪。師成寢食不離,雖奏廁亦侍于 外。」

《桯史》:「番禺有海獠,居無溲匽。有高樓百餘尺,下瞰通 流。謁者登之,以中金為版,施機蔽其下。奏廁,鏗然有 聲。」

《墨莊漫錄》:胡世將承公為中書舍人兼權給事中,與 張燾子公同在後省。一日胡將上馬,忽內逼,乃解衣 登廁,張戲之曰:「解衣脫冕而行」,舍人給事欲尋屬對, 無有其事。後李彌大似矩當尚書知平江府,似矩常 為宣撫使,趙九齡次張,忽云:「子公之句,吾有對矣,可 對。」棄甲曳兵而走。宣撫尚書聞者莫不大笑,且以為 的對。蓋謂帥臣常為賊所窘也。

《雲林遺事》:「其溷廁以高樓為之,下設木格,中實鵝毛, 凡便下則鵝毛起覆之。一童子俟其旁輒易去,不聞 有穢氣也。」

《真臘風土記》:每三四家共掘地為一坑,蓋以草,滿則 填之,又別掘地為之。凡登溷既畢,必入池洗淨,止用 左手,右手留以拿飯。見唐人登廁用紙揩拭者,笑之。 《異聞總錄》:京師風俗,每除夜必明燈于廚廁等處,謂 之「照虛耗。」有趙再者,令二小鬟主之,一鬟利麻油澤 髮,遂易廁燈以桐膏。夜分,它婢如廁,見婦人長尺許, 被髮絳裙,自廁出,攜小箱盛雜色新衣,摺于壁角。婢 驚呼而返,告其同類,皆往觀。至則無所見,獨易油之 人大叫仆地。眾扶歸,救以湯劑,移時方甦。言先不合, 輒以桐膏易燈。才至此,為鬼所擊,云:「我為人登溷不 作聲,致我生瘍痛甚,正藉今夕油以塗之,爾乃敢竊 換方。」毆擊間,家人輩來者多,乃舍之。

《甲乙剩言》:有客謂余曰:「嘗客安平,其俗如廁,男女皆 用瓦礫代紙,殊為嘔穢。」余笑曰:「安平,晉、唐間為博陵 縣,鶯鶯縣人也,為奈何?」客曰:「彼大家閨秀,當必與俗 自異。」余復笑曰:「請為君盡廁中二事。」北齊文宣帝如 廁,令楊愔執廁籌,是皇帝之尊用廁籌而不用紙也。 三藏律部,宣律師上廁法亦用廁籌,是比丘之淨用 廁籌而不用紙。觀此廁籌瓦礫均也。不能不為鶯鶯 要處掩鼻耳。客為噴飯滿案。

《古今集記》:莫尚書少虛因官西蜀,謁南堂靜師,咨決 心要,堂使其向好處提撕。適入廁,俄聞氣穢,以手掩 鼻,遂有省,即呈以偈曰:「從來姿韻愛風流,幾笑時人 向外求。萬別千差無覓處,得來原在鼻尖頭。」南堂答 曰:「一法纔通萬法周,縱橫妙用更何求。」

《浙江通志》:「明潘爛頭,杭州府元妙觀道士。能運掌心 雷,以筆濡頭上膿水,作符治祟疾,奇效。相傳潘能役 鬼神,嘗踞廁,戲召王靈官至,怒以火筆點頭,故爛云。」

廁部雜錄[编辑]

《儀禮既夕》:「甸人築坅坎,隸人涅廁塞廁。」

《異苑》:上元夕,作紫姑神形迎于廁,云:「子胥不在,曹姑 已行,小姑可出。」

《荊楚歲時記》:「正月未日夜,蘆苣火照井廁中,則百鬼 走。」

俗云:「溷廁之間必須靜,然後紫姑至。」

《歸田錄》:錢思公雖生長富貴,而少所嗜好。在西洛時, 嘗與僚屬言平生惟好讀書,坐則讀經史,臥則讀小說,上廁則閱小辭,蓋未嘗頃刻釋卷也。謝希深亦言, 宋公垂同在史院,每走廁必挾書以往,諷誦之聲,朗 然聞于遠近。其篤學如此。余因謂希深曰:「余平生所 作文章,多在三上,乃馬上、枕上、廁上也。」蓋惟此尤可 以屬思爾。

東坡《志林》:「漢武帝無道,無足觀者,唯據廁見衛青,不 冠不見汲長孺,為可佳爾。若青奴才,雅宜䑛痔,據廁 見之,正其宜也。」

《資暇錄》:俗命如廁為屋頭稱,并州人咸鑿土為室,廁 在所居之上故也。一說北齊文宣帝怒其魏郡丞崔 叔寶以溷汁沃頭,後人或食或避,親長不能正言,溷 因影為沃頭焉。

《緗素雜記》:《漢書·萬石君傳》云:「竊問侍者,取親中帬廁 牏,身自澣洒。」蘇林云:「牏,音投。」賈逵解《周官》云:「『牏,行圊 也』。孟康曰:『廁行,圊牏中受黃函者。東南人謂鑿木空 中如槽,謂之牏』。」余按《說文》以牏為築牆短版度侯切。 而《玉篇》《集韻》以牏行圊字為從广從俞,音投。由是知 中帬者,謂其父之中衣也;廁牏者,謂其父圊溷之販 也。是二物者,建親自澣洒,以見事親孝謹如此。而顏 師古不從此說,乃謂親身之小衫,若今言汗衫是也。 果如顏氏之說,則汗衫謂之廁牏,有害于理,而石建 澣洒汗衫,亦未足為孝謹之至也。蓋其義當如蘇林、 孟康之說,故後人循襲,所以謂如廁為廁牏,其說良 自于此。余嘗怪李濟翁《資暇集》云:「俗命如廁為屋頭, 稱,并州人咸鑿土為室,廁在所居之上故也。一說北 齊文宣帝怒其魏郡丞崔叔寶,以溷汁沃頭,後人或 食或避,親長不能正言,溷因影為沃頭焉。」蓋濟翁當 時著論,亦不考究《漢書》廁牏之說,但隨俗語謂為屋 頭,或云沃頭,誤也。

《齊東野語》《劉安別傳》云:「安既上天,坐起不恭,仙伯主 者奏安不敬,應斥八公為安謝過,乃赦之,謫守都廁 三年。」半山詩云:「身與仙人守都廁,可能雞犬得長生。」 然則都廁者,得非今世之所謂都坑乎?然廁字亦有 數義。《說文》云:「溷,廁也,圊也。」《莊子庚桑楚篇》:「適其偃。」註 云:「偃,屏廁也。屏廁則以偃溲。」《儀禮既夕禮》:「甸人築坅 坎,隸人涅廁塞廁。」《萬石君傳》:「建為郎中,每五日歸謁, 親切問侍者,取親中裙廁牏,身自澣洗。」孟康註曰:「廁, 行清牏,行中受糞函也。他如晉侯食麥脹,如廁陷而 卒。趙襄子如廁,心動執豫讓;高祖如廁,心動見柏人。 金日磾如廁,心動擒莽何羅。范睢佯死置廁中;李斯 如廁,見鼠。賈姬如廁,逢彘;陶侃如廁」,見朱衣劉寔、王 敦,並誤入石崇廁,郭璞被髮廁上,劉和季廁上置香 爐;沈慶之夢鹵簿入廁中,崔浩焚經投廁中,錢義廁 神,李赤廁鬼,文類甚多,皆為溷廁之廁無疑。而《汲黯 傳》「大將軍青,侍中上踞廁見之」,音訓則謂床邊為廁。 《張敞傳》:「孝文皇帝居霸陵,比臨廁。」服虔註曰:「廁側臨 水。」韋昭則曰:「高岸夾水為廁。」《張釋之傳》:「從行至霸陵 上,居外臨廁。」《師古註》亦曰:「『岸之邊側也』。因併攷著于 此云。」

王敦初尚武帝女武陽公主,如廁,見漆箱盛乾棗,本 以塞鼻,王謂廁上亦下果,食遂至盡。食既還,婢擎金 藻盤盆盛水,琉璃盌盛澡豆,因倒著水中而飲之,謂 是「乾飲」,群婢莫不掩口而笑之。他日,又至石季倫廁, 十餘婢侍列,皆麗服藻飾,置甲煎粉沉香汁之屬,無 不畢備。又與新衣著令出。他客多羞,不能如廁,敦獨 脫故衣,著新衣,神色傲然。群婢相謂曰:「此客必能作 賊」,一王敦耳,何前惷而後倨邪?乾棗澡豆,亦何至誤 食而不悟?至季倫之廁,則倨傲狠愎之狀,殆不可得 而掩矣。則知敦前之誤直詐耳。王荊公誤食魚餌,亦 近似之。人之不近人情者,鮮不為大奸大慝,吾于敦 重有感焉。

《感應類從志》「蛙布在廁婦不妒。」「以婦月水布喂蝦 蟆于廁前,入地一尺五寸許,即令婦人不妒忌。」 《輟耕錄》:「今寺觀削木為籌,置溷圊中,名曰廁籌。」《北史》: 齊文宣王嗜酒淫泆,肆行狂暴,雖以楊愔為相,使進 廁籌。然則愔所進者,豈即此與?按《說文》:「廁,清也。」從廁 則聲韻:初吏切,間也,雜也,次也,圊也。居高臨垂邊曰 廁,高岸夾水曰廁。《史記太倉公傳》:「豎奉劍從王之廁。」 《汲黯傳》,「大將軍衛青侍中,上踞廁見之。」注,如淳曰:「廁 音則,謂床邊據床視之。一云溷廁也。廁,床邊廁。」《漢書 注》,如淳曰:「廁,溷也。」孟康曰:「廁,邊側也。」師古曰:「如說是 也。」仲馮曰:「廁當從孟說。」愚意古者見大臣則御坐為 起。夫武帝固以奴隸待青,亦不應踞溷圊而見之。然 漢文居灞北臨廁,使慎「夫人鼓瑟。」注:韋昭曰:「高岸夾 水為廁。」即此推之,則凡廁者,皆取其在兩物間為義。 又《郅都傳》:「賈姬如廁,有野彘入廁,命都擊之。」則此之 「如廁」,亦恐非是。溷圊,他如《劉安別傳》「謫守都廁三年」, 《莊子庚桑篇》「適其偃」,註:「偃,屏廁也。」屏廁則以偃溲。《儀 禮既夕禮》:「甸人築坅坎,隸人涅廁塞廁。」《萬石君傳》:「建 取親中裙廁牏,身自澣洒。」注:孟康曰:「廁行清牏,行中 受糞函也。」至于晉侯食麥脹,如廁陷而卒。趙襄子如廁執豫讓;高祖鴻門會如廁召樊噲等,及廁,見柏人, 金日磾如廁擒莽,何羅;范睢佯死置廁中;李斯如廁 見鼠;陶侃如廁見朱衣;王敦如廁食棗;劉寔誤入石 崇廁,郭璞被髮廁上,劉季和廁上置香爐。沈慶之夢 「鹵簿入廁中」,崔浩焚經投廁中,錢義廁神,李赤廁鬼, 蒯瞶盟孔悝于廁,曹植戒「露頂入廁」之類,則真溷圊 矣。

《居家宜忌》:「十二月取豬脂四兩,懸于廁中,入夏,一家 無蠅。」

《事物原始續幽怪錄》:「廁神名郭登,蓬頭青衣,每月出 處。」

廁部外編[编辑]

《靈應錄》:台州有民姓王,常祭廁神。一日至其所,見著 黃女子,民問何許人,答云:「非人廁神也,感君敬我,今 來相報。」乃曰:「君聞螻蟻言否?」民謝之:「非惟鄙人,自古 不聞此說。」遂懷中取小合子,以指點少膏如口脂,塗 民右耳下,戒之曰:「或見蟻子,側耳聆之,必有所得。」良 久而滅。民明日見一柱礎下群蟻紛紜,憶其言乃聽 之,果聞相語云「移穴去暖處。」傍有問之何故,云「其下 有寶,甚寒,住不安民。」伺蟻出訖尋之,獲白金十錠,即 此。後不更聞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