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0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一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一卷目錄

 糖部彙考

  方言糖雜釋

  釋名釋飲食

  說文釋飴餳

  齊民要術餳餔 煮白餳法 黑餳法 琥珀餳法 煮餔法 食經作飴法 食

  次曰白繭糖法 黃繭糖

  宋洪邁糖霜譜糖霜

  明王世懋閩部疏

  本草綱目飴糖 沙糖

  玉篇

  廣韻

  天工開物蔗種 蔗品 造糖 造白糖 飴餳

  遵生八牋起糖滷法

  泉南雜志造白沙糖

 糖部藝文一

  蘇合山賦        唐王泠然

 糖部藝文二

  長林令衛象餳絲結歌    唐李嶠

  答梓州雍熙長老寄糖霜  宋黃庭堅

  糖霜          元洪希文

 糖部紀事

 糖部雜錄

 蜜部彙考一

  說文釋蜜

  古今注木蜜

  魏書高昌傳

  茶經石蜜

  酉陽雜俎蜜草

  老學庵筆記檜花蜜

  演繁露

  本草綱目蜂蜜 蜜蠟 石蜜

食貨典第三百一卷

糖部彙考[编辑]

《方言》
[编辑]

《糖雜釋》
[编辑]

餳謂之《餦餭飴》謂之謂之。餳謂之糖,凡飴謂 之餳。自關而東,陳、楚、宋、衛之通語也。

《餦餭》,即《乾飴》也。以豆屑雜餳也。糖。江東皆言糖。

《釋名》
[编辑]

《釋飲食》
[编辑]

餳,洋也。煮米消爛,洋洋然也。

「飴小弱于餳」,形怡怡然也。

哺,餔也。如餳而濁,可餔也。

《說文》
[编辑]

《釋飴餳》
[编辑]

飴米,糵煎也。餳湯和饊也。

《齊民要術》
[编辑]

《餳餔》
[编辑]

史游《急就篇》云:「鐵。」飴餳《楚辭》曰:「粔籹蜜餌有餦餭。」 餦餭亦餳也。柳下惠見飴曰:「可以養老。」然則飵餔可 以養老自幼,故錄之也。

煮白餳法[编辑]

用《白牙散》糵佳。其成餅者則不中用。用不渝釜。渝則 餳黑。釜必磨治令白淨。勿使有膩氣。釜上加甑以防 沸溢。乾糵末五升。殺米一石。米必細。「數十遍,淨淘 炊為飯,攤去熱氣,及暖於盆中,以糵末和之,使均調。 臥於酳甕中,勿以手按,撥平而已。」以被覆盆甕令暖。 冬則穰茹,「冬須竟日,夏即半日許,看米消滅,離甕作 魚眼,沸湯以淋之,令糟上水深一尺許乃止。下水冷 訖,向一食頃,便拔酳取汁,取汁煮之,每沸輒益兩杓, 尤宜緩火,火急則焦氣。盆中汁盡,量不」復溢,便下甑。 一人專以杓揚之,勿令住手,手住則餳黑。量熟止火, 良久向冷,然後出之。用粱米者,餳如水精色。

黑餳法[编辑]

用青牙成餅糵末一斗,殺米一石。餘法同前。

琥珀餳法[编辑]

小餅如碁石,內外明徹,色如琥珀,用大麥糵末一斗, 殺米一石。餘並同前法。

煮餔法[编辑]

用黑餳糵末一斗六升。殺米一石。臥煮如法。但以蓬 子押取汁。以匕匙紇紇攪之。不須揚

《食經》
作飴法
[编辑]

取黍米一石。炊作黍蓍。盆中糵末一斗。攪和一宿。則 得一斛五斗。煎成飴。

《崔寔》曰:「十月先冰凍,作京餳,煮暴飴

《食次》
曰白繭糖法
[编辑]

熟炊秫稻米飯及熱千杵臼淨者舂之為。須令極 熟,勿令有米粒。幹為餅法,厚二分許,日曝小燥,刀直 為長條,廣二分,乃斜裁之,大如棗核,兩頭尖,更曝令 極燥,膏油煮之,熟出糖聚。圓之一圓不過五六枚。又 云「手索。」粗細如箭簳。日曝小曝燥。刀斜截。大如棗 核。煮圓如上法。圓大如桃核。半奠不滿之。

黃繭糖[编辑]

白秫米,精舂,不簸淅,以梔子漬米,取色,炊舂為粢粢, 加蜜,餘一如白粢,作繭,煮及奠,如前。

《宋洪邁糖霜譜》
[编辑]

《糖霜》
[编辑]

糖霜之名,唐以前無所見。自古食蔗者,始為蔗漿。宋 玉《招魂》所謂「胹鱉炮羔有柘漿」是也。其後為蔗餳。孫 亮使黃門就中藏吏取交州獻甘蔗餳是也。後又為 石蜜。《南中八郡志》云:「笮甘蔗汁曝成飴,謂之石蜜。」《本 草》亦云:「煉糖和乳為石蜜」是也。後又為蔗酒。唐赤土 國用甘蔗作酒,雜以紫瓜根是也。唐太宗遣使至摩 揭陁國取熬糖法,即詔揚州上諸蔗榨瀋,如其劑,色 味愈於西域遠甚,然只是今之沙糖,蔗之技盡於此, 不言作霜,然則糖霜非古也。歷世詩人模奇寫異,亦 無一章一句言之。唯東坡公過金山寺,作詩《送遂寧 僧圖寶》云:「涪江與中泠,共此一味水。冰盤薦琥珀,何 似糖霜美。」黃魯直在戎州,作頌《答梓州雍熙長老寄 糖霜》云:「遠寄蔗霜知有味,勝於崔子水晶鹽。正宗掃 地從誰說?我舌猶能及鼻尖。」則遂寧糖霜見於文字 者,實始二公。甘蔗所在皆植,獨福唐、四明、番禺、廣漢、 遂寧有糖冰,而遂寧為冠四郡。所產甚微而顆碎,色 淺味薄,纔比遂之最下者,亦皆起於近世。唐大曆中, 有鄒和尚者,始來小溪之繖山,教民黃氏以造霜之 法。繖山在縣北二十里,山前後為蔗田者十之四,糖 霜戶十之三。蔗有四色:曰杜蔗、曰西蔗、曰䒒蔗,《本草》 所謂荻蔗也。曰紅蔗,《本草》:崑崙蔗也。紅蔗止堪生噉, 䒒蔗可作沙糖,西蔗可作霜,色淺,土人不甚貴。杜蔗 紫嫩,味極厚,專用作霜。凡蔗最困地力,今年為蔗田 者,明「年改種五穀以息之。」霜戶器用,曰蔗削,曰蔗鎌, 曰蔗凳,曰蔗碾,曰榨斗,曰榨床,曰漆甕,各有制度。凡 霜一甕中,品色亦自不同,堆疊如假山者為上,團枝 次之,甕鑑次之,小顆塊次之,沙腳為下,紫為上,深琥 珀次之,淺黃又次之,淺白為下。宣和初,王黼創應奉 司,遂寧常貢外,歲別進數千斤。是時所產益奇,牆壁 或方寸。應奉司罷,乃不再見。當時因之大擾,敗本業 者居半。久而未復。遂寧王灼作《糖霜譜》七篇,且載其 說。予采取之。以廣聞見。

《明王世懋閩部疏》
[编辑]

《糖》
[编辑]

凡飴蔗,擣之入釜,徑煉為赤糖。赤糖再煉,燥而成霜 為白糖。白糖再鍛而凝,則曰「冰糖。」

《本草綱目》
[编辑]

《飴糖》
[编辑]

《釋名》
[编辑]

《餳》。

李時珍曰:按:劉熙《釋名》云:「糖之清者曰飴,形怡怡然 也。稠者曰餳,強硬如餳也。如餳而濁者曰餔,《方言》謂 之餦餭音長皇。《楚辭》云:『粔籹蜜餌用餦餭』」是也。 陳嘉謨曰:「因色紫類琥珀,方中謂之膠飴。乾枯者名 餳。」

《集解》
[编辑]

陶弘景曰:「方家用飴,乃云膠飴,是濕糖如厚蜜者。其 凝結及牽白者,餳糖不入藥用。」

韓保昇曰:「飴,即軟糖也。北人謂之餳糯米、粳米、秫粟 米、蜀秫米、大麻子、枳椇子、黃精、白朮,並堪熬造。惟以 糯米作者入藥,粟米者次之,餘但可食耳。」

李時珍曰:「飴餳,用麥糵或穀芽,同諸米熬煎而成。古 人寒食多食餳,故《醫方》亦收用之。」

氣味

甘,大溫,無毒。入《太陰經》。

寇宗奭曰:「多食動脾氣。」

朱震亨曰。飴糖屬土。而成於火。大發濕中之熱。寇氏 謂其動脾風。言末而遺本矣。

李時珍曰:「凡中滿吐逆祕結,牙𧏾赤目疳病者,切宜 忌之。生痰動火最甚。甘屬土,腎病毋多食甘,甘傷腎, 骨痛而齒落,皆指此類也。」

主治

《別錄》曰:「補虛乏,止渴去血。」

孫思邈曰:「補虛冷,益氣力,止腸鳴咽痛,治唾血,消痰, 潤肺止嗽。」

孟詵曰:「健脾胃,補中。治吐血打損瘀血者,熬焦酒服, 能下惡血。又傷寒大毒嗽,於蔓菁、薤汁中煮一沸,頓 服之,良。」

寇宗奭曰:「脾弱不思食人少用。能和胃氣,亦用和藥李時珍曰:「解附子、草烏頭毒。」

發明

陶弘景曰:「古方建中湯多用之。糖與酒皆用米糵,而 糖居上品,酒居中品。是糖以和潤為優,酒以醺亂為 劣也。」

成無己曰:「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膠飴之甘,以緩中 也。」

王好古曰:「飴乃脾經氣分藥也。甘能補脾之不足。」 李時珍曰:「《集異記》云:『邢曹進,河朔健將也。為飛矢中 目,拔矢而鏃留於中,鉗之不動,痛困俟死。忽夢胡僧, 令以米汁注之,必愈』。廣詢於人,無悟者。一日,一僧丐 食,肖所夢者叩之,僧云:『但以寒食餳點之如法。用之 清涼,頓減酸楚。至夜瘡痒,用力一鉗而出,旬日而瘥』。」

附方

老人煩渴:寒食大麥一升,水七升,煎五升,入赤餳二 合,渴即飲之。奉親書

蛟龍。病凡人正二月食芹菜,誤食蛟龍精者,為蛟 龍病。發則似癇,面色青黃。每服寒食餳五合,日三服, 吐出蛟龍,有兩頭可驗,吐蚘勿用。金匱要略

魚臍疔瘡:「寒食餳塗之良。乾者燒灰。」千金方

瘭疽毒瘡:「臘月飴糖,晝夜浸之,數夜則愈。」千金方 「誤吞稻芒」,白餳頻食。簡便方

魚骨骾咽不能出:用飴糖丸雞子黃大,吞之,不下再 吞。肘后方

誤吞錢釵及竹木:取飴糖一斤,漸漸食盡,便出。外臺祕要 箭鏃不出。醫說良方

服藥過劑悶亂者,飴糖食之。千金方

草烏頭毒及天雄、附子毒,並食飴糖即解。總錄 手足瘑瘡:炒臘月糖傅之。千金方

火燒成瘡:白糖燒灰粉之,即燥易瘥。小品方

《沙糖》
[编辑]

《集解》
[编辑]

蘇恭曰:「沙糖出蜀地,西戎、江東並有之。笮甘蔗汁煎 成紫色。」

吳瑞曰:「稀者為蔗糖,乾者為沙糖,毬者為毬糖,餅者 為餅糖。沙糖中凝結如石,破之如沙透明白者為糖 霜。」

李時珍曰:「此紫沙糖也。法出西域。唐太宗始遣人傳 其法入中國,以蔗汁過樟木槽,取而煎成。清者為蔗 餳凝結有沙者,為沙糖。漆甕造成,如石、如霜、如冰者 為石蜜、為糖霜、為冰糖也。」紫糖亦可煎化印成鳥獸 果物之狀,以充席獻。今之貨者,又多雜以米餳諸物, 不可不知。

氣味

甘寒無毒。

蘇恭曰:「冷利過於石蜜。」

孟詵曰:「性溫,不冷。多食令人心痛。生長蟲,消肌肉,損 齒發疳𧏾。與鯽魚同食成疳蟲。與葵同食,生流澼;與 筍同食不消成癥,身重不能行。」

主治

《唐本草》曰:「心腹熱脹,口乾渴。」

《大明》曰:「潤心肺,大小腸熱,解酒毒。臘月瓶封窖糞坑 中,患天行熱狂者,絞汁服,甚良。」

李時珍曰:「和中助脾、緩肝氣。」

發明

寇宗奭曰:「蔗汁清,故費煎煉,致紫黑色。」今醫家治暴 熱,多用為先導。兼啖駝馬解熱。小兒多食,則損齒。生 蟲者,土制水倮。蟲屬土,得甘即生也。 朱震亨曰:「糖生胃火,乃濕土生熱,故能損齒生蟲,與 食棗病齲同意,非土制水也。」

李時珍曰:沙糖性溫,殊於蔗漿,故不宜多食。與魚、筍 之類同食,皆不益人。今人每用為調和,徒取其適口, 而不知陰受其害也。但其性能和脾緩肝,故治脾胃 及瀉肝藥用為先導。《本草》言其性寒,蘇恭謂其冷利, 皆昧此理。

附方

下痢禁口:沙糖半斤,烏梅一個,水二碗,煎一碗,時時 飲之。摘元方

腹中緊脹:白糖以酒三升煮服之,不愈再服。子母祕錄 痘不落痂,沙糖調新汲水一杯服之,白湯調亦可,日 二服。劉提點方

虎傷人瘡,水化沙糖一碗服,并塗之。摘元方

上氣喘嗽煩熱,食即吐逆用沙糖、薑汁等分相和,慢 煎二十沸,每嚥半匙,取效。

食韭口臭,沙糖解之。摘要方

《玉篇》
[编辑]

《糖》
[编辑]

餌也。

《廣韻》
[编辑]

《糖》
[编辑]

飴也。又蜜食

《天工開物》
[编辑]

《蔗種》
[编辑]

凡甘蔗有二種,產繁閩、廣間,他方合併,得其十一而 已。似竹而大者為果蔗,截斷生噉,取汁適口,不可以 造糖。似荻而小者為糖蔗,口噉即棘傷脣舌,人不敢 食。白霜紅砂,皆從此出。凡蔗,古來中國不知造糖,唐 大曆間,西僧鄒和尚遊蜀中遂寧,始傳其法。今蜀中 種盛,亦自西域漸來也。凡種荻蔗,冬初霜將至,將蔗 斫伐,去杪與根,埋藏土內。土忌窐聚水濕處雨水,前五、六日 天色晴明,即開出去。外殼斫斷,約五、六寸長,以兩箇 節為率,密布地上,微以土掩之,頭尾相枕,若魚鱗然。 兩芽平放,不得一上一下,致芽向土難發。芽長一、二 寸,頻以清糞水澆之,俟長六、七寸,鋤起分栽。凡栽蔗 必用夾沙土河濱洲土為第一。試驗土色堀坑尺五 許,將沙土入口嘗味,味苦者不可栽蔗。凡洲土近深 山上流河濱者,即土味甘,亦不可種。蓋山氣凝寒,則 他日糖味亦焦苦。去山四、五十里平陽洲,土擇佳而 為之。黃泥腳地毫不可為凡栽蔗治畦,行闊四尺,犁溝深四寸。 蔗栽溝內約七尺,列三叢,掩土寸許,土太厚,則芽發 稀少也。芽發三四箇,或六七箇時,漸漸下土,遇鋤耨 時加之。加土漸厚,則身長根深,庶免攲倒之患。凡鋤 耨不厭勤過,澆糞多少,視土地肥磽。長至一二尺,則 將胡麻或芸薹枯浸,和水灌。灌肥欲施行內高二三 尺,則用牛進行內耕之。半月一耕,用犁一次,墾土斷 傍根一次,掩土培根。九月初,培土護根,以防斫後霜 雪。

《蔗品》
[编辑]

凡荻蔗造糖,有凝冰、白霜、紅砂三品。糖品之分,分於 蔗漿之老嫩。凡蔗性至秋漸轉紅黑色,冬至以後,由 紅轉褐,以成至白。五嶺以南無霜,國土蓄蔗,不伐以 取糖霜。若韶、雄以化,十月霜侵蔗質,遇霜即殺其身, 不能久待以成白色,故速伐以取紅糖也。凡取紅糖, 窮十日之力而為之。十日以前,其漿尚未滿足;十日 以後,恐霜氣逼侵,前功盡棄。故種蔗十畝之家,即製 車釜一付,以供急用。若廣南無霜,遲早惟人也。

《造糖》
[编辑]

凡造糖車制用橫板二片,長五尺、厚五寸、闊二尺,兩 頭鑿眼,安柱上筍出少許,下筍出板二、三尺,埋築土 內,使安穩不搖。上板中鑿二眼,並列巨軸兩根。木用至堅 重者軸,木大七尺,圍方妙。兩軸一長三尺,一長四尺五 寸,其長者出筍安犁擔,擔用屈木長一丈五尺,以便 駕牛團轉走。軸上鑿齒,分配雌雄,其合縫處,須直而 圓,圓而縫合,夾蔗於中,一軋而過,與「棉花赶車」同義。 蔗過漿流,再拾其滓,向軸上鴨嘴扱入。再軋又三軋 之,其汁盡矣,其滓為薪。其下板承軸,鑿眼只深一寸 五分,使軸腳不穿透,以便板上受汁也。其軸腳嵌安 鐵錠於中,以便捩轉。凡汁漿流板,有槽,梘汁入於碙 內。每汁一石,下石灰五合於中。凡取汁煎糖,並列三 鍋,如「品」字。先將稠汁聚入一鍋,然後逐加稀汁。兩鍋 之內,若火力少,束薪,其糖即成頑糖,起沫不中用。

《造白糖》
[编辑]

凡閩廣南方,經冬老蔗用車,同前法笮汁入缸看水, 花為火色,其花煎至細嫩,如煮羹沸,以手捻試粘手 則信來矣。此時尚黃黑色,將桶盛貯,凝成黑沙,然後 以瓦溜。教陶家燒造置缸上,其溜上寬下尖,底有一小孔, 將草塞住,傾桶中黑沙於內,待黑沙結定,然後去孔 中塞草,用黃泥水淋下,其中黑滓入缸內,溜內盡成 白霜,最上一層厚五寸許,潔白異常,名曰「洋糖。」西洋糖絕 白美故名下者稍黃褐。造冰糖者,將洋糖煎化蛋青,澄去 浮滓,候視火色,將新青竹破成篾片,寸斬撒入其中, 經過一宵,即成天然冰塊。造獅象人物等質料,精粗 由人。凡白糖有五品,《石山》為上,團枝次之,《甕鑑》次之, 小顆又次,沙腳為下。

《飴餳》
[编辑]

凡飴餳,稻、麥、黍、粟皆可為之。《洪範》云:「稼穡作甘。」及此 乃窮其理。其法用稻、麥之類浸濕,生芽暴乾,然後煎 鍊調化而成。色以白者為上,赤色者名曰膠飴,一時 宮中尚之,含於口內即溶化,形如琥珀。南方造餅餌 者謂飴餳為小糖,蓋對蔗漿而得名也。飴餳人巧千 方,以供甘旨,不可枚述。惟尚方用者名一窩絲,或流 傳後代不可知也。

《遵生八牋》
[编辑]

《起糖滷法》
[编辑]

凡做甜食,先起糖滷,此《內府祕方》也。

白糖十斤,用行竈安大鍋,先用涼水二杓半,若杓小 糖多,斟酌加水在鍋內,用木爬攪碎,微火一滾,用牛 乳另調水二杓點之,如無牛乳,雞子清調水亦可,但 滾起即點。卻抽柴息火,蓋鍋悶一頓飯時,揭開鍋,將 竈內一邊燒火,待一邊滾,但滾即點數滾,如此點之, 糖內泥泡沫滾在一邊,將漏杓撈出泥泡,鍋邊滾的

「沫子,又恐焦了,將刷兒蘸前調的水頻刷。第二次再
考證.svg
滾的泥泡聚在一邊,將漏杓撈出。第三次用緊火將

白水點滾處,沫子、牛乳滾在一邊,聚一頓飯時,沫子 撈得乾淨,黑沫去盡,白花見方好。」用淨綿布瀘過入 瓶。凡家伙俱要潔淨,怕油膩不潔。凡做甜食,若用黑 沙糖,先須不拘多少,入鍋熬大滾,用細夏布濾過,方 好作用。白糖霜,預先曬乾方可。

《泉南雜志》
[编辑]

《造白沙糖》
[编辑]

造白沙糖法:用甘蔗汁煮黑糖,烹煉成白,劈鴨卵攪 之,使渣滓上浮。按《老學庵筆記》云:「聞人茂德言,沙糖 中國本無之。唐太宗時,外國貢至,問其使人,此何物, 云:甘蔗汁煎用其法煎成,與外國等。」自此中國方有 沙糖。茂德乃宋敕局勘定官,余郡人也。

糖部藝文一[编辑]

《蘇合山賦》
唐·王泠然
[编辑]

飲食安樂兮不易明說,君子行之兮斯道不闕。英髦 俊彥兮攢轡結轍,華堂洞開兮綺饌齊列。雖珍膳芳 鮮,而蘇山奇絕。原其所營,妙實難名,味兼金房之蜜, 勢盡美人之情。素手淋瀝而象起,元冬凅沍而體成。 足同夫露結霜凝,不異乎水積冰生,盤根趾於一器, 擬崖崿於四明。厥狀相類,高深殊致。或峻或危,其勢 「參差,隱映陸離,疑雪岫之坐窺,乍輝乍煥,其色璀璨, 灼爍皓肝與玉臺兮相亂,縱天台揭起而陵霞,太華 削成而侵漢,雖萬仞之奇特,非四座之榮觀,豈若茲 山,俎豆之間,裝綵樹而形綺,雜紅花而色斑,吮其味 則峰巒入口,玩其象則瓊瑤在顏,隨玉箸而必進,非 固非恡,觸皓齒而便消,是津是潤,倘」君子之留賞。甘 捐軀而自徇。

糖部藝文二[编辑]

《長林令衛象餳絲結歌》
唐·李嶠
[编辑]

主人琱盤盤素絲,寒女眷眷墨子悲。答乃假使餳為 之,八珍重沓失顏色。手援玉節不敢持,始狀芙蓉新 出水,仰折重衣傾萬蕊。又如合歡交亂枝,紅茸向暮 花參差。吳蠶落繭抽尚絕,細縷纖毫看欲滅。雲髮羞 垂倭墮鬟,繡囊畏並茱茰結。我愛此絲巧妙絕世無, 為君作歌陳座隅。

《答梓州雍熙長老寄糖霜》
宋·黃庭堅
[编辑]

遠寄蔗霜知有味。勝於崔子水晶鹽。正宗掃地從誰 說。我舌猶能及鼻尖。

《糖霜》
元·洪希文
[编辑]

春餘甘蔗榨為漿,色美鵝兒淺淺黃。金掌飛仙承瑞 露,板橋行客履新霜。攜來已見堅冰漸,嚼過誰傳餐 玉方。輸與雪堂老居士,牙盤瑪瑙妙稱揚。

糖部紀事[编辑]

《後漢書后紀》:明德馬皇后報章帝曰:「吾但當含飴弄 孫,不能復關政矣。」

《三國·吳志孫亮傳》《江表傳》曰:亮使黃門以銀碗并 蓋,就中藏吏取交州所獻甘蔗餳。黃門先恨藏吏,以 鼠矢投餳中,啟言藏吏不謹。亮呼吏持餳器入,問曰: 「此器既蓋之,且有掩覆,無緣有此黃門將有恨於汝 邪?」吏叩頭曰:「嘗從某求宮中莞席,宮席有數,不敢與。」 亮曰:「必是此也。」覆問,黃門具首伏,即於目前加髡,鞭 斥付外署。

《晉書石崇傳》:「崇與貴戚王愷、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 愷以炲澳釜,崇以蠟代薪。 四王起事,惠帝到華陽,河間王遣使上甘果甘餔二 百幡。」

《世說》:王君夫「飴餔澳釜。」

《幽明錄》:「王引、祖安國、張顯等以為太元中乘船見仙 人,賜糖飴三餅,大如比輪錢厚二分。」

《宋書顏竣傳》:「竣為丹陽尹,加散騎常侍。時歲旱民飢, 竣上言禁餳,一月息米近萬斛。」

《唐書西域傳》:「摩揭它,貞觀二十一年,始遣使自通於 天子。太宗遣使取熬糖法,即詔揚州上諸蔗。」瀋如 其劑,色愈西域遠甚。

《老學庵筆記》:「聞人茂德言:沙糖中國本無之。唐太宗 時,外國貢至。問其使人,此何物?云以甘蔗汁煎用。其 法煎成,與外國等。」

《集異記》:「贈工部尚書邢曹進,至德以來,名為河朔之 健將也。守職魏郡,為田承嗣所縻,曾因討叛,飛矢中目,左右與之拔箭,而鏃留於骨,微露其末焉。即以鐵 鉗遣有力者挾而出之,痛毒則極其簇,堅然不可搖 動。曹進痛楚,計無所施。妻孥輩但為廣修佛事,用希 慈蔭。數日,則又以索縛身於床,復命出之,而特牢如」 故。曹進呻吟忍耐,俟死而已。忽因晝寢,夢見僧入於 庭中,曹進則以所苦訴之,僧久而謂曰:「能以米汁注 於其中,當自愈矣。」及寤登言於毉工,毉工曰:「米汁即 泔也,豈宜潰瘡哉?」遂令廣詢於人,人莫諭者。明日,忽 有僧詣門丐食,因遽召入。而曹進中堂遙見,乃昨之 所夢者矣。即延之俯近,告以危苦。僧曰:「何不灌以寒 食?餳,當知其神驗也。」曹進遂悟餳為米汁,況所見復 肖夢中則取之,如法以點,應手清涼,頓減酸楚。然既 夜其瘡稍癢,即令如前綳縛,用力以拔,鉗纔及臉,鏃 已突然而出。後傅藥,不旬月而差矣。吁!西方聖人恩 祐顯灼,乃若此之明徵邪。

《資暇錄》:蘇乳煎之輕餳,咸云十年來始有,出河中。余 實知其由,此武臣李環家之法也。余弱冠前步月洛 之綏福里,方見夜作,問之,云:乳餳時新開是肆,每斤 六十文,明日市得而歸。不三數月滿洛陽盛傳矣。開 成初,余從叔聽之鎮河中,自洛招致餳者居於蒲,蒲 士因有是餳,其法寧聞傳得,唯博涌軍人竊得法之 「十八九」,故今《奉天》亦出輕餳,然而劣於蒲者,不盡其 妙焉。

《雲仙雜記》:洛陽人有妓樂者,三月三日結錢為龍,為 簾,作錢龍宴,四圍則撒真珠,厚盈數寸。以斑螺令妓 女酌之,仍各具數,得雙者為吉妓。乃作「雙珠宴,以勞 主人。又各令作餳緩帶,以一丸餳舒之,可長三尺者 賞金菱角,不能者罰酒。」

《文昌雜錄》:「禮部王員外言:昔日在金陵,有一士子為 魚鯁所苦,累日不能飲食。忽見賣白餳者,因買食之, 頓覺無恙,然後知餳能治鯁也。後見孫真人書,已有 此方矣。」

《玉照新志》:紹聖中,有王毅者,文貞之孫,以滑稽得名, 除知澤州,不稱其意,往別。時宰章子厚曰:「澤州油衣 甚佳。」良久又曰:「出餳極妙。」毅曰:「啟相公,待到後,當終 日坐地,披著油衣食餳也。」

《元史廉希憲傳》:「希憲嘗有疾,帝遣醫三人診視,醫言 須用沙糖作飲,時最艱得,家人求於外,阿合馬與之 二斤,且致密意,希憲卻之曰:『使此物果能活人,吾終 不以奸人所與求活也』。帝聞而遣賜之。」

《見聞錄》:「危公素為元順帝時翰林,會修《后妃功臣傳》, 事多亡逸無據。公買餳餅饋宦寺戚里,歷歷叩之,復 參覆得實,乃始筆之,卒為全史。」

《金臺紀聞》:金華戴元禮,明初名醫,嘗被召至南京,見 一醫家,迎求溢戶,酬應不閒。元禮意必深於術者,注 目焉。按方發劑,皆無他異,退而怪之,日往觀焉。偶一 人求藥者,既去,追而告之曰:「臨煎時,下錫一塊,麾之 去。元禮始大異之,念無以錫入煎劑法,特扣之,答曰: 『是古方爾』。」元禮求得其書,乃「餳」字耳。元禮急為正之。 嗚呼。不辨餳錫而醫者。世胡可以弗謹哉。

《近峰聞略》:「近有稚子,戲以線錘置口中,誤吞之。有胡 僧啖以餳糖半斤,即於穀道中隨穢而下。僧云:『凡誤 吞五金者,皆可啖也』。」

糖部雜錄[编辑]

《詩經大雅綿》篇:「周原膴膴,菫荼如飴。」飴,餳也。《孔氏》 曰:「乾糖也。」

《禮記·內則》:「子事父母,棗栗飴蜜以甘之。」

《淮南子說林訓》:「柳下惠見飴,曰:『可以養老』。」盜跖見飴, 曰:「可以黏牡。」見物同而用之異。

《鹽鐵論》:「洗爵以盛水,升降而進餳,禮雖備,然非其貴 也。」

張衡《七辨》:「沙飴石蜜,遠國貢儲。」

崔寔《四民月令》:「十月洗冰凍作煮餳,煮暴飴。」

《王大令集》有帖云:「《益部耆舊傳》,今送想催驅寫取耳, 慎不可過淹留。吾去月從孫家求信次,頓爾頻為亂 反側餳大佳。」柳六惠言餳可常餌,亦覺有益耳。 盧諶《祭法》,「冬祠用荊餳。」

《雲仙雜記》:「茅地經冬燒去枝梗,至春取土中餘根白 如玉者,搗汁煎之,至甘,可為洗心糖。」

洛陽人家冬至煎餳。

《清異錄》:一時之果,品類幾何?惟假蜂、蔗、川糖、白鹽、藥 物,煎釀曝粉,各隨所宜。郭崇韜家最善乎此,知味者 稱為「九天材料。」

《嬾真子》:唐人欲作寒食詩,欲葉「餳」字,以無出處,遂不 用,殊不知出於六經及《楚辭》也。《周禮》:「小師掌教簫。」注 云:「簫,編小竹管,如今賣飴餳者所吹也。管如篴,併而 吹之。」《招魂》曰:「粔籹蜜餅,有餦餭些。」注云:「餦,餭餳也。但 戰國時謂之餦餭,至後漢時亦謂之餳耳。」 《緗素雜記》:劉夢得《嘉話》云:「為詩用僻字,須有來處。宋

考功詩云:『馬上逢寒食,春來不見餳』。」徐盈切嘗疑此
考證.svg
字,因讀《毛詩鄭箋》說吹簫處云:「即今賣餳人家物」,《六

經》唯此注中有餳字。後輩業詩,即須有據,不可學常 人率焉而道也。又本朝宋子京《寒食詩》云:「草色引開 盤馬路,簫聲吹暖賣餳天。」其亦用鄭箋吹簫賣餳之 義,然詞致騷雅,勝考功遠矣。余嘗攷《嘉話》所載「春來 不見餳」,云是宋考功詩比。因閱沈雲卿《詠驩州不作 寒食》詩云:「海外無寒食,春來不見餳。洛陽新甲子,何 日是清明?花柳爭朝發,軒車滿路迎。帝鄉遙可念,腸 斷報親情。」是時沈謫驩州,故有是詩,但未見宋全篇 耳。考其詞意,似是雲卿之詩。蓋沈、宋俱仕武后朝,故 所傳容有訛謬,所未詳也。李義山詩云:「粥杳餳白杏 花天,省對流鶯坐綺筵。」又宋子京《途中清明》詩云:「漠 漠輕花著早桐,客甌餳粥對禺中。」寒食、清明多用餳 粥事。

《雞肋編》:白樂天詩云:「歲盞能推藍尾酒,辛盤先勸膠 牙餳。」又云:「三盞藍尾酒,一楪膠牙餳。」而東坡亦云:「藍 尾忽驚新火後,遨頭要及院花前。」余嘗見唐小說載: 有翁姥共食一餅,忽有客至,云:「使秀才婪泥。」於是二 人所啖甚微,末乃授客,其得獨多,故用貪婪之字。如 「歲盞屠蘇酒」,是飲至老大最後所為多,則亦有貪婪 之意。以餳膠牙,俗亦於歲旦用琥珀餳,以驗齒之堅 脫,然或用餃子。二者見之。唐之寒食,與今世異乎? 《能改齋漫錄》:近世造糖之精者,謂之獅子乳糖,亦有 所本耳。按《後漢?顯宗紀》注云:「以糖作狻猊形,號曰猊 糖。」

《老學庵筆記》:聞人茂德言:沙糖中國本無之。唐太宗 時,外國貢至,問其使人此何物?云「以甘蔗汁煎用其 法煎成,與外國者等。」自此中國方有沙糖。唐以前書 傳,凡言及糖者,皆糟耳,如糖蟹、糖薑皆是。

《野客叢談》,沈存中《筆談》曰:「『杜牧之杜秋娘詩:『厭飫不 能飴』」,「『飴』乃餳,非飲食也。晉王薈以私粟作粥飴飢者, 郗鑒甚窮,鄉人共飴之。」「飴』字豈不作飲食用?然考晉 音乃音嗣,非貽音也。牧之用作『貽』」字,必別有所據。 劉禹錫嘗曰:「詩用僻字,須有來處。宋考功詩云:『馬上 逢寒食,春來不見餳』。疑此字僻,因讀《毛詩》有瞽注,乃 知」六經中惟此注有餳字。余觀揚雄《方言》有此一字, 觀《樊儵傳》「三歲獻甘醪膏餳」,知漢人嘗有此語。又考 《周禮》「小師掌教簫」注,亦有餳字。則是餳字,六經中不 但《詩》注有此一字,又見於《周禮》注矣。禹錫所言,是未 深考。又觀唐人詩集有曰:「馬上逢寒食,途中屬暮春。 可憐江浦望,不見洛橋人。」此宋考功《途中寒食》詩也。 有曰:「嶺表逢寒食,春來不見餳。洛中新甲子,何日是 清明?」此沈佺期詩也。禹錫舉考功馬上寒食之言,而 綴以「佺期春來不見餳」之句,是又誤以二詩為一詩 言耳。然則「春來不見餳」,乃佺期之句,非考功之作也。 兩鈔摘腴:「蔗霜」即糖霜。黃魯直《答雍熙長老寄糖霜》 詩:「遠寄蔗霜知有味。」又《糖霜譜》曰:「遂寧有糖冰,冠於 四郡。」

《閩部疏》:「泉、漳之糖,無日不走分水嶺。」福州而南海 錯飴餳,實稱利筦。

《瀛涯勝覽》:「阿丹國粒食多用酥糖蜜製,味極精美。 古俚國富家則多植椰子樹千株,至二三千者有之。 嫩者有漿,可釀酒,老者可作油糖。」

《泉南雜志》:甘蔗幹小而長,居民磨以煮糖,泛海售商。

蜜部彙考一[编辑]

《說文》:

《釋蜜》
[编辑]

蜜甘,飴也。

《古今注》
[编辑]

《木蜜》
[编辑]

木蜜生南方,合體皆甜。嫩枝及葉皆可生噉,味如蜜, 解悶止渴。其老枝及根幹堅不可食,細破煮之,煎以 為蜜,味倍甜濃。

《魏書》
[编辑]

《高昌傳》
[编辑]

高昌有草名「羊刺」,其上生蜜,而味甚佳。

《茶經》
[编辑]

《石蜜》
[编辑]

《西極石蜜》。

《酉陽雜俎》
[编辑]

《蜜草》
[编辑]

北天竺國出蜜草,蔓生,大葉,秋冬不死。因重霜露遂 成蜜,如塞上蓬鹽。

《老學庵筆記》
[编辑]

《檜花蜜》
[编辑]

亳州太清宮檜至多。檜花開時,蜜蜂飛集其間,不可 勝數。作蜜極香,而味帶微苦,謂之「檜花蜜。」

《演繁露》
[编辑]

《蜜》
[编辑]

蜜者,蜂之釀蜜。即峻崖懸壁,其窠不可攀取。人伺其 窠蜜成熟,用長杵繫木桶,度可相及,則以杵刺窠,窠破,蜜注桶中。

《本草綱目一》
[编辑]

《蜂蜜》
[编辑]

《釋名》
[编辑]

蜂糖生巖石者名石蜜。石飴、巖蜜。

李時珍曰:蜜以密成,故謂之蜜。《本經》原作石蜜,蓋以 生巖石者為良耳。而諸家反致疑辯,今直題曰蜂蜜, 正名也。

《正誤》
[编辑]

蘇恭曰:「土蜜出氐、羌中,最勝。今關中白蜜,甘美耐久, 全勝江南者。陶以未見,故以南土為勝耳。」今以水牛 乳、沙糖作者,亦名石蜜。此蜜既蜂作,宜去「石」字。 寇宗奭曰:「《嘉祐本草》石蜜有二,一見蟲魚,一見果部 乳糖。」既曰石蜜,則蟲部石蜜不當言石矣。「石」字乃「白」 字誤耳。故今人尚言白沙蜜,蓋新蜜稀而黃,陳蜜白 而沙也。

陳藏器曰:巖蜜出南方巖嶺間,入藥最勝。石蜜,宜改 為「巖」字。蘇恭是荊襄間人,地無崖險,不知石蜜之勝 故也。

李時珍曰:按:《本經》云:「石蜜生諸山石中,色白如膏者 良。」則是蜜取山石者為勝矣。蘇恭不考「山石」字,因乳 糖同名而欲去「石」字。寇氏不知真蜜有白沙,而偽蜜 稀黃,但以新久立說,並誤矣。凡試蜜,以燒紅火著插 入,提出起氣是真,起煙是偽。

《集解》
[编辑]

《別錄》曰:「石蜜,生武都山谷、河源山谷,及諸山石間,色 白如膏者良。」

陶弘景曰:「石蜜即巖蜜也。在高山巖石間作之,色青, 味小酸,食之心煩。其蜂黑色似䖟。其木蜜懸樹枝作 之,色青白。土蜜在土中作之,色亦青白,味醶。人家及 樹空作者,亦白而濃厚,味美。今出晉安檀崖者,多土 蜜,云最勝。」出東陽、臨海諸處及江南向西者,多木蜜。 出於潛、懷安諸縣者,多崖蜜。亦有樹木及人家養者, 諸蜜例多添雜及煎煮,不可入藥,必須親自看取,乃 無雜耳。凡蜂作蜜,皆須人小便以釀諸花,乃得和熟。 狀似作飴,須糵也。 陳藏器曰:「尋常蜜,亦有木上作者,土中作者。北方地 燥,多在土中;南方地濕,多在木中。各隨土地所宜,其 蜜一也。崖蜜別是一蜂,如陶所說,出南方崖嶺間,房 懸崖上,或土窟中」,人不可到,但以長竿刺令蜜出,以 物承取,多者至三四石,味醶色綠,入藥勝於凡蜜。張 華《博物志》云:「南方諸山幽僻處出蜜蠟,蜜蠟所著,皆 絕岩石壁,非攀緣所及,惟於山頂以籃轝懸下,遂得 采取。蜂去,餘蠟在石。有鳥如雀群來,啄之殆盡,名曰 靈雀。至春蜂歸如舊。人亦占護其處,謂之蜜塞。」此即 石蜜也。

蘇頌曰:「食蜜亦有兩種,一在山林木上作房,一在人 家作窠。檻收養之。蜜皆濃厚味美。近世宣州有黃連 蜜,色黃,味小苦,主目熱。雍、洛間有梨花蜜,白如凝脂。 亳州太清宮有檜花蜜,色小赤。柘城縣有何首烏蜜, 色更赤,並蜂采其花作之,各隨花性之溫涼也。」 寇宗奭曰:「山蜜多在石中木上,有經一二年者,氣味 醇厚」,人家有一歲二取,氣味不足,故不及,且久收易 酸也。

李時珍曰:陳藏器所謂「靈雀」者,小鳥也,一名「蜜母」,黑 色。正月則至岩石間尋求安處,群蜂隨之也。南方有 之。

修治

《雷斆》曰:「凡煉蜜一斤,只得十二兩半是數。若火少大 過,並用不得。」

李時珍曰:「凡煉沙蜜,每斤入水四兩,銀石器內,以桑 柴火慢煉,掠去浮沫,至滴水成珠不散,乃用,謂之水 火煉法。」又法:以器盛置重湯中,煮一日,候滴水不散, 取用亦佳,且不傷火也。

氣味

甘平無毒。

《別錄》曰:「微溫。」

《汪穎》曰:「諸蜜氣味,當以花為主,冬夏為上,秋次之,春 則易變而酸。閩廣蜜極熱,以南方少霜雪,諸花多熱 也。川蜜溫,西蜜則涼矣。」

劉完素曰:「蜜成於蜂,蜂寒而蜜溫,同質異性也。」 李時珍曰:「蜂蜜生涼熟溫,不冷不燥,得中和之氣,故 十二臟腑之病,罔不宜之。但多食亦生溫熱蟲𧏾,小 兒尤當戒之。」王充《論衡》云:「蜂蠆稟太陽火氣而生,故 毒在尾。蜜為蜂液,食多則令人毒,不可不知,煉過則 無毒矣。」

寇宗奭曰:「蜜雖無毒,多食亦生諸風也。」

朱震亨曰:「蜜喜入脾。西北高燥,故人食之有益。東南 卑濕,多食則害生於脾也。」

孫思邈曰:「七月勿食生蜜,令人暴下霍亂。青赤酸者, 食之心煩。不可與生蔥、萵苣同食,令人利下。食蜜飽後,不可食鮓,令人暴亡。」

主治

《本經》曰:「心腹邪氣,諸驚癇痓,安五臟諸不足,益氣補 中,止痛解毒,除眾病,和百藥。久服強志輕身,不飢不 老,延年神仙。」

《別錄》曰:「養脾氣,除心煩,飲食不下,止腸澼,肌中疼痛, 口瘡,明耳目。」

陳藏器曰:「牙齒疳醶,脣口瘡,目膚赤障,殺蟲。 甄權曰:『治卒心痛及赤白痢,水作蜜漿,頓服一碗止。 或以薑汁同蜜各一合,水和頓服。常服面如花紅』。」 《孟詵》曰:「治心腹血刺痛,及赤白痢。同生地黃汁各一 匙服,即下。」

《寇宗奭》曰:「同薤白搗,塗湯火傷,即時痛止。」

李時珍曰:「《肘後》用白蜜塗土竹膜貼之。日三。和營衛, 潤臟腑。通三焦,調脾胃。」

發明

陶弘景曰:「石蜜,道家凡餌,莫不須之。《仙方》亦單服食, 云致長生不老也。」

李時珍曰:蜂采無毒之花,釀以大便而成蜜,所謂臭 腐生,神奇也。其入藥之功有五:清熱也,補中也,解毒 也,潤燥也,止痛也。生則性涼,故能清熱;熟則性溫,故 能補中;甘而和平,故能解毒;柔而濡澤,故能潤燥;緩 可以去急,故能止心腹肌肉、瘡瘍之痛;和可以致中, 故能調和百藥,而與甘草同功。張仲景治陽明結燥, 大便不通,蜜煎導法,誠千古神方也。

孟詵曰:「但凡覺有熱,四肢不和,即服蜜漿一碗,甚良。 又點目中熱膜,以家養白蜜為上,木蜜次之,崖蜜更 次之也。與薑汁熬煉,治癩甚效。」

附方

大便不通:張仲景《傷寒論》云:「陽明病,自汗,小便反利, 大便鞕者,津液內渴也,蜜煎導之。」用蜜二合,銅器中 微火煎之,候凝如飴狀,至可丸。乘熱捻作挺,令頭銳 大如指,長寸半許,候冷即硬納便道中,少頃即通也。 一法加皂角、細辛為末,少許尤速。

噎不下食:取崖蜜含,微微嚥下。廣利方

產後口渴:用煉過蜜,不計多少,熟水調服即止。產書 難產橫生:蜂蜜、真麻油各半碗,煎減半服,立下。海上方 天行邊瘡,比歲有病天行斑瘡,頭面及身,須臾周匝, 狀如火瘡,皆戴白漿,隨決隨生,下即療,數日必死。差 後瘡瘢黯色,一歲方滅,此惡毒之氣。世人云:「建武中 南陽擊邊所得,仍呼為邊瘡。」諸醫參詳療之,取好蜜 通摩瘡上,以蜜煎升麻數匕拭之。肘后方

痘疹作癢難忍,抓成瘡及。欲落不落「百花膏」:用上 等石蜜,不拘多少,湯和,時時以翎刷之,其瘡易落,自 無瘢痕。全幼心鑑

癮𤺋瘙癢:白蜜不拘多少。好酒調下有效。 五色丹毒,蜜和乾薑末傅之。肘后方

口中生瘡:蜜浸大青葉含之。藥性論

陰頭生瘡:以蜜煎甘草塗之,瘥。外臺祕要

肛門生瘡:肛門主肺,肺熱即肛塞腫縮生瘡。「白蜜一 斤,豬膽汁一枚,相和,微火煎令可丸,丸三寸長,作挺, 塗油納下部,臥令後重,須臾通泄。」梅師方

熱油燒痛,以白蜜塗之。梅師方

疔腫惡毒:用生蜜與隔年蔥研膏,先刺破塗之,如人 行五里許則疔出,後以熱醋湯洗去。濟急仙方 大瘋癩瘡:「取白蜜一斤,生薑二斤,搗取汁。先秤銅鐺 斤兩,下薑汁於蜜中消之。又秤之令知斤兩,即下蜜 於鐺中,微火煎令薑汁盡,秤蜜斤兩在,即藥已成矣。」 患三十年癩者,平旦服棗許大一丸,一日三服,溫酒 下。忌生冷醋滑臭物。功用甚多,不能一一具之。食療方 面上䵟點:取白蜜和茯苓末塗之,七日便瘥也。孫真人食 忌方

目生珠管:以生蜜塗目,仰臥半日,乃可洗之,日一次。 肘后方

誤吞銅錢,煉蜜服二升,可出矣。葛氏方

諸魚骨鯁,以好蜜稍稍服之,令下。葛氏方

《拔白生黑》治年少髮白,拔去白髮,以白蜜塗毛孔中, 即生黑髮。不生,取梧桐子搗汁塗上,必生黑者。梅師方

《蜜蠟》
[编辑]

《釋名》
[编辑]

陶弘景曰:生於蜜中,故謂「蜜蠟。」

李時珍曰:「蠟。猶鬣也。蜂造蜜蠟。而皆成鬣也。」

《集解》
[编辑]

《別錄》曰:「蠟生武都山谷,蜜廬木石間。」

陶弘景曰:「蜂先以此為《蜜蹠》,煎蜜亦得之。初時極香 軟,人更煮煉,或少加醋酒,便黃赤,以作褐色為好。」今 醫家皆用白蠟,但取削之,於夏月暴百日許,自然白 也。卒用之,烊內水中十餘遍,亦白。

寇宗奭曰:「新蠟色白,隨久則黃。白蠟乃蠟之精英者 也。」

李時珍曰:「蠟乃蜜脾底也。取蜜復煉過,濾入水中,候凝取之。色黃者,俗名黃蠟。煎煉極淨,色白者,為白蠟。」 非新則白,而久則黃也。與今時所用蟲造白蠟不同。

氣味

甘微溫無毒。

《李之才》曰:「惡莞花、齊蛤。」

主治

《本經》曰:「蜜蠟,主下痢膿血,補中,續絕傷,金瘡,益氣,不 飢,耐老。」

甄權曰:「和松脂、杏仁、棗肉、茯苓等分合成,食後服五 十丸,便不飢。」

《蘇頌》曰:「古人荒歲多食蠟以度飢,但合大棗咀嚼,即 易爛也。」

《別錄》曰:「白蠟,療人洩澼後重,見白膿,補絕傷,利小兒。 久服輕身不飢。」

甄權曰:「孕婦胎動,下血不絕欲死。以雞子大,煎三五 沸,投美酒半升服,立瘥。」又主白髮鑷去消蠟點孔中, 即生黑者。

發明

李時珍曰:「蜜成於蠟,而萬物之至味,莫甘於蜜,莫淡 於蠟。得非厚於此,必薄於彼耶?蜜之氣味但厚,屬乎 陰也,故養脾;蠟之氣味俱薄,屬乎陽也,故養胃。厚者 味甘而性緩,質柔,故潤臟腑。薄者味淡而性嗇,質堅, 故止洩痢。張仲景治痢有調氣飲,《千金方》治痢有膠 蠟湯,其效甚捷,蓋有見於此歟?」又華佗治老少下痢, 食入即吐,用白蠟方寸匕,雞子黃一箇,石蜜、苦酒、髮 灰、黃連末各半,雞子殼先煎蜜蠟、苦酒、雞子四味令 勻,乃納連髮,熬至可丸乃止,二日服盡,神效無比也。 此方服之,屢經效驗,乃知《本經》主下痢膿血之言,深 當膺服也。

附方

「仲景調氣飲」治赤白痢,小腹痛不可忍,下重或面青 手足俱變者。用黃蠟三錢,阿膠三錢,同溶化,入黃連 末五錢攪勻,分三次熱服,神妙。金匱玉函方

《千金》膠蠟湯治熱痢及婦人產後下痢。用蠟二碁子 大阿膠二錢、當歸二錢半黃連三錢黃糵一錢陳廩 米半升,水三鍾,煮米至一升,去米入藥,煎至一鍾,溫 服,神效。千金方

急心疼痛:用黃蠟燈上燒化,丸芡子大,百草霜為衣, 井水下三丸。

肺虛咳嗽「立效丸」治肺虛隔熱,咳嗽氣急煩滿,咽乾 燥渴,欲飲冷水,體倦肌瘦,發熱減食,喉音嘶不出,黃 蠟溶濾令淨,漿水煮過八兩,再化作一百二十丸,以 蛤粉四兩為衣養藥。每服一丸,胡桃半箇,細嚼,溫水 下,即臥,閉口不語,日二。普濟方

肝虛雀目:黃蠟不拘多少,溶汁取出,用蛤粉相和得 所,每用刀子切下二錢,以豬肝二兩切開,摻藥在內, 麻繩扎定,水一碗,同入銚子內煮熟取出,乘熱蒸眼 至溫,并肝食之,日二,以平安為度,其效如神。集驗方 頭瘋掣痛:湖南押衙顏思退傳方:用蠟二斤,鹽半斤, 相和於錫器中,溶令相入,捏作一兜鍪,勢可合腦大 小,空頭至額,其痛立止也。經驗方

腳上轉筋:劉禹錫《傳信方》:「用蠟半斤銷之,塗舊絹帛 上,隨患大小闊狹,乘熱纏腳,須當腳心,便著襪裹之, 冷即易,仍貼兩手心。」圖經

暴風身冷暴風通身水冷,如癱瘓者,用上方法,隨所 患大小闊狹攤貼,并裹手足心。

風毒驚悸。同上方法。

《破傷》風濕如瘧者,以黃蠟一塊,熱酒化開服,立效。與 玉貞散對用,尤妙。瑞竹堂方

代指疼痛,以蠟松膠相和,火炙籠指即瘥。千金翼 腳上凍瘡:濃煎黃蠟塗之。姚和眾方

狐尿刺人腫痛:用熱蠟著瘡,并煙薰之,令汗出即愈。 肘後方

犬咬瘡發,以蠟炙溶,灌入瘡中。葛氏方

蛇毒螫傷:以竹節合瘡上,溶蠟灌之效。徐玉方 湯火傷瘡,焮赤疼痛,毒腐成膿,用此拔熱毒,止疼痛, 斂瘡口。用麻油四兩,當歸一兩,煎焦去滓,入黃蠟一 兩,攪化放冷,攤帛貼之,神效。醫林集要

臁脛爛瘡:用桃、柳、槐、椿、楝五枝,同荊芥煎湯洗拭淨, 以生黃蠟攤油紙上,隨瘡大小貼十層,以帛拴定,三 日一洗,除去一層,不用一月痊愈。醫林策要

妊娠胎漏黃蠟一兩,老酒一碗,溶化熱服,頃刻即止。 呃逆不止,黃蠟燒煙熏二三次即止。醫方摘要 霍亂吐利:蠟一彈丸,熱酒一升,化服即止。肘後方 諸般瘡毒,臁瘡、金瘡、湯火等瘡:用黃蠟一兩,香油三 兩,黃丹半兩,同化開,頓冷,瓶收攤貼。王仲勉經驗方

《石蜜》
[编辑]

《釋名》
[编辑]

白沙糖:

蘇恭曰:「石蜜,即乳糖也,與蟲部石蜜同名。」

李時珍曰:按:萬震《涼州異物志》云:「石蜜非石類,假石之名也。實乃甘蔗汁,煎而曝之,則凝如石,而體甚輕, 故謂之石蜜也。」

《集解》
[编辑]

《馬志約》曰:「石蜜,出益州及西戎。煎煉沙糖為之,可作 餅塊,黃白色。」

蘇恭曰:「石蜜,用水牛乳、米粉和煎成塊,作餅堅重。西 戎來者佳。江左亦有,殆勝於蜀。」

《孟詵》曰:「自蜀中、波斯來者良。東吳亦有,不及兩處者。 皆煎蔗汁、牛乳則易細白耳。」

寇宗奭曰:「石蜜,川浙者最佳,其味厚,他處皆次之。煎 煉以銅象物,達京師,至夏月及久陰雨,多自消化。土 人先以竹葉及紙裹包,外用石夾埋之,不得見風,遂 可免。今人謂之乳糖,其作餅黃白色者,謂之捻糖,易 消化,入藥至少。」

李時珍曰:石蜜即白沙糖也。凝結作餅塊如石者為 石蜜;輕白如霜者為糖霜;堅白如冰者為冰糖。皆一 物有精粗之異也。以白糖煎化模印成人物獅象之 形者,為饗糖。《後漢書》註所謂「猊糖」是也。以石蜜和諸 果仁及橙橘皮、縮砂、薄荷之類作成餅塊者,為糖纏。 以石蜜和牛乳酥酪作成餅塊者,為乳糖。皆一物數 變也。《唐本草》明言石蜜煎沙糖為之,而諸註皆以乳 糖即為石蜜,殊欠分明。按:王灼《糖霜譜》云:「古者惟飲 蔗漿,其後煎為蔗餳,又曝為石蜜。唐初以蔗為酒。」而 糖霜則自大曆間有鄒和尚者,來住蜀之遂寧繖山, 始傳造法,故甘蔗所在植之獨有福唐、四明、番禺、廣 漢、遂寧有冰糖,他處皆顆碎,色淺味薄。惟竹蔗綠嫩 味厚,作霜最佳,西蔗次之。凡霜一甕,其中品色亦自 不同。惟疊如《假山》者為上,團枝次之,「甕鑑」次之,小顆 塊又次之,沙腳為下,紫色及如水晶色者為上,深琥 珀色次之,淺黃又次之,淺白為下。

氣味

甘寒,冷利。無毒。

主治

《唐本草》曰:「心腹熱脹,口乾渴。」

孟詵曰:「治目中熱膜,明目。和棗肉、巨勝末為丸,噙之。 潤肺氣,助五臟生津。」

李時珍曰:「潤心肺燥熱,治嗽消痰,解酒和中,助脾氣, 緩肝氣。」

發明

朱震亨曰:「石蜜甘喜入脾,食多則害必生於脾。西北 地高多燥,得之有益。東北地下多濕,得之未有不病 者。亦兼氣之厚薄不同耳。」

李時珍曰:「石蜜、糖霜、冰糖,比之紫沙糖,性稍平,功用 相同,入藥勝之,然不冷利,若久食則助熱損齒生蟲 之害同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