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傳 (四庫全書本)/卷之0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十六 欽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傳 卷之十七 卷之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外藩䝉古囘部王公表𫝊卷之十七
  𫝊第一
  科爾沁部總𫝊
  科爾沁部在喜峯口外至
  京師千二百八十里東西距八百七十里南北距二千有百里東界扎賚特西界扎嚕特南界
  盛京邊墻北界索倫元太祖起和林削平西北諸國建王駙馬等世守之為今内外扎薩克䝉古所自出科爾沁始祖曰哈布圖哈薩爾元太祖弟以善射稱常助太祖平奈曼部及取薊州平灤遼西諸路有功詳見元史今科爾沁六扎薩克及扎賚特杜爾伯特郭爾羅斯阿嚕科爾沁四子部落茂明安烏喇特阿拉善青海和碩特皆其裔哈布圖哈薩爾十四𫝊至奎𫎇克塔斯哈喇有子二長博第逹喇號卓爾郭勒諾顔次諾捫逹喇號噶勒濟庫諾顔博第逹喇子九長齊齊克號巴圖爾諾顔為土謝圖汗奥巴扎薩克圖郡王布逹齊二旗祖次納穆賽號都喇勒諾顔為逹爾漢親王滿珠習禮氷圖郡王洪果爾貝勒棟果爾三旗祖次烏巴什號鄂特歡諾顔見郭爾羅斯部𫝊次烏延岱科托果爾次托多巴圖爾喀喇次拜新次額勒濟格卓哩克圖裔不著次愛納噶號車臣諾顔見杜爾伯特部𫝊次阿敏號巴噶諾顔見扎賚特部𫝊諾捫逹喇子一曰哲格爾徳為扎薩克鎮國公喇嘛什希一旗祖初𫎇古强部有三曰察哈爾曰喀爾喀曰衛拉特即厄魯特明洪熙間科爾沁為衛拉特所破避居嫩江以同族有阿嚕科爾沁號嫩科爾沁以自别扎賚特杜爾伯特郭爾羅斯三部與同牧服屬於察哈爾我
  太祖髙皇帝癸巳年科爾沁台吉齊齊克子翁果岱納穆賽子莽古斯明安等隨葉赫部台吉布齋糾哈逹烏拉輝發錫伯卦爾察珠舍里訥殷諸部來侵攻赫濟格城不下陳兵古哷山
  上親禦之至扎喀路
  諭諸將曰彼雖衆皆烏合我以逸待勞傷其一二台吉衆自潰
  命巴圖魯額亦都率百騎挑戰葉赫諸部兵罷攻城來禦逆擊之明安馬蹶祼而遁追至哈逹部柴河寨南俘獲甚衆戊申征烏拉部圍宜罕阿林城翁果岱復助烏拉台吉布占㤗我師擊敗之於是莽古斯明安翁果岱先後遣使乞好天命九年翁果岱子奥巴率族來歸尋為察哈爾所侵我援之觧圍去天聰二年㑹大軍征察哈爾三年從征明克遵化州圍北京五年圍大凌河降其將祖大壽六年從畧大同宣府邊八年復從征明十年春大軍平察哈爾獲元𫝊國玉璽奥巴子土謝圖濟農巴逹禮偕台吉烏克善滿珠習禮布逹齊洪果爾喇嘛什希棟果爾及扎賚特杜爾伯特郭爾羅斯喀喇沁土黙特敖漢柰曼巴林扎嚕特阿嚕科爾沁翁牛特諸部長來賀㨗以
  上功徳隆宜正位號遺朝鮮國王書示推戴意四月合疏
  
  尊號改元崇徳禮成叙功
  詔科爾沁部設扎薩克五曰巴逹禮曰滿珠習禮曰布逹
  齊曰洪果爾曰喇嘛什希分領其衆
  賜親王郡王鎮國公爵有差十月
  命大學士希福等赴其部鞫罪犯頒法律禁姦盗編佐領二年從征喀木尼堪部及朝鮮三年征喀爾喀四年春征索倫秋圍明杏山髙橋八年隨饒餘貝勒阿巴泰䕶軍統領阿爾津征明及黒龍江諸部順治元年偕扎賚特杜爾伯特郭爾羅斯族隨睿親王多爾衮入山海闗走流賊李自成追至望都二年隨豫親王多鐸定江南三年復隨勦蘇尼特叛人騰機思敗喀爾喀土謝圖汗車臣汗援兵七年科爾沁復設扎薩克一以棟果爾子彰吉倫領之由貝勒晉郡王爵十三年
  上以科爾沁及扎賚特杜爾伯特郭爾羅斯喀喇沁土黙特敖漢柰曼巴林扎嚕特阿嚕科爾沁翁牛特烏珠穆沁浩齊特蘇尼特阿巴噶四子部落烏喇特喀爾喀左翼鄂爾多斯諸扎薩克歸誠久
  賜敕曰爾等秉資忠直當
  太祖
  太宗開創之初誠心歸附職効屏藩
  太祖
  太宗嘉爾勲勞崇封爵號賞賚有加朝覲貢獻時令陛見飲食教誨為數甚多凡有懐欲吐俱得陳奏心意和諧如同父子朕荷
  祖宗鴻庥統一寰宇恐於懿行有違成憲未洽恒用憂惕親政以來六年於兹未得與爾等一見雖因萬幾少暇而懐爾之忱時切朕念每思爾等効力有年功績卓著雖在寤寐未之有斁誠以爾等相見既疎恐有壅蔽不能上通故特遣官齎敕賜幣以諭朕意嗣後有所欲請隨時奏聞朕無不體恤而行朕方思致天下於太平爾等心懐忠藎毋忘
  兩朝恩寵朕世世為天子爾等亦世世為王享富貴於無窮垂芳名於不朽不亦休乎康熙十三年
  徴所部兵討逆藩呉三桂十四年勦察爾哈叛人布爾尼
  先是科爾沁内附莽古斯以女歸
  太宗文皇帝是為
  孝端文皇后孫烏克善等復以女弟來歸是為
  孝莊文皇后曽孫綽爾濟復以女歸
  世祖章皇帝是為
  孝𠅤章皇后科爾沁以
  列朝外戚荷
  國恩獨厚列内扎薩克二十四部首有大征伐必以
  兵從如
  親征噶爾丹及勦䇿妄阿喇布坦羅卜藏丹津噶爾丹䇿凌逹瓦齊諸役扎薩克等効力戎行莫不懋著勤勞土謝圖親王逹爾漢親王卓哩克圖親王扎薩克圖郡王四爵俸幣視他部獨增非惟禮崇姻戚抑以其功冠焉所部六旗分左右翼土謝圖親王掌右翼附扎賚特部一旗杜爾伯特部一旗逹爾漢親王掌左翼附郭爾羅斯部二旗統盟於哲哩
  木右翼旗駐巴顔和朔左翼旗駐伊克唐噶哩克坡右翼前旗駐席喇布爾哈蘇右翼後旗駐額木圖坡左翼前旗駐伊岳克里泊左翼後旗駐雙和爾山爵十有七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一附多羅貝勒一扎薩克和碩達爾漢親王一附卓哩克圖親王一多羅郡王二一由親王降襲多羅貝勒一固山貝子一輔國公四一由貝子降襲扎薩克多羅扎薩克圖郡王一扎薩克多羅氷圖郡王一扎薩克多羅郡王一由貝勒晉襲附輔國公一由貝子降襲扎薩克鎮國公一土謝圖汗奥巴列𫝊今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
  奥巴科爾沁部人姓博爾濟吉特元太祖弟哈布圖哈薩爾十八世孫父翁果岱號巴圖魯琿台吉子二長即奥巴次布逹齊封扎薩克圖郡王别有𫝊初奥巴隨父助葉赫烏拉二部來侵敗歸
  上宥罪
  諭令内附天命九年遣使表稱嫩江水濵科爾沁台吉等
  
  諭皆欽服何以修好共定大業惟
  帝命無敢敗約但察哈爾及喀爾喀知我歸附必見掠乞賜援
  允之
  遣侍臣希福徃蒞盟十年察哈爾林丹汗糾喀爾喀掠科
  爾沁奥巴告急
  上親徃援次開原
  命台吉阿巴泰濟爾哈朗等先馳至農安塔時林丹汗圍城數日奥巴城守堅攻之不克聞我師至夜遁圍遂解十一年五月奥巴來朝獻駝馬貂皮陳前被掠狀
  上慰諭之
  賜宴及冠帶鞍馬妻以貝勒舒爾哈齊女孫授和碩額駙
  六月辭歸誓曰天生奥巴俾得事我
  皇帝當察哈爾喀爾喀來掠䝉大軍助幸獲免世不敢忘
  徳若渝盟永罹災害
  上嘉其誠
  特封土謝圖汗
  賚甲胄雕鞍蟒幣
  諭曰為惡而䝉天譴國乃敗亡為善而䝉天祐國乃昌熾總之主宰在天也當察哈爾兵至時科爾沁族衆多遁獨奥巴奮力拒戰故朕仰承天意賜令名以優異之天
  聰二年九月
  上親征察哈爾檄所部諸台吉㑹綽洛郭勒奥巴偕弟布
  逹齊私以兵掠察哈爾邊遽還不遵
  㫖㑹大軍十二月
  遣侍臣索尼等齎書詰責奥巴病捧書大驚力疾起謂索
  尼曰我見
  上應袒謝惟懼威嚴之下不見而逐我將安歸索尼曰汝引咎入朝即弗獲免罪以姻戚且逺來故弗汝逐也三年正月奥巴至獻駝十馬百謝罪
  禮遇如初十月
  上征明次遼河奥巴偕其族圖美洪果爾烏克善等二十
  三台吉以兵㑹
  命分隸左右翼十一月奥巴隨貝勒濟爾哈朗等入明邊克遵化州進圍北京敗明寜逺巡撫袁崇煥錦州總兵祖大壽援兵五年奉
  詔㑹大軍於三窪將進征察哈爾奥巴奏䝉古馬不堪用所發兵又少不如暫止俟馬肥乃大舉臣等𫎇
  恩養乆願前驅非敢憚勞
  上韙其議班師還六年四月
  詔所部兵至昭烏逹㑹征察哈爾奥巴如期至
  諭曰朕以察哈爾林丹汗不道整旅徂征先期諭䝉古諸台吉等以兵來㑹今多寡不齊遲速亦異惟土謝圖額駙率兵甚多又盡出所蓄馬給部衆疾馳來㑹具見立心誠慤憂樂相同朕甚嘉之五月隨貝勒阿濟格略明
  大同宣府邊
  詔以所得財幣五之一賜奥巴九月卒
  上素服垂涕曰傷哉往者臨陣土謝圖額駙每獨當一面長於謀議政事多所裨益倚毗方殷遽聞溘逝深為悼惜復
  諭侍臣曰凡人無益於國家而徒取憎於人者雖屬姻戚朕未嘗痛惜若喀喇沁塔布囊蘇布地與土謝圖額駙皆最優之才如此良臣何可再得曩時朕賜以元狐冠狐裘及金鞓帶聞彼於彌留之際執鞓帶泣曰昔從征察哈爾時我於上前欲衝陣先入人皆歡羡今不幸至此如養育之恩未報何其勇敢忠赤如此誠足助朕臂指也
  遣宗室篇古額駙揚古利等致祭尋授其子巴逹禮為濟
  農襲土謝圖號
  一次襲巴逹禮奥巴長子天聰七年八月襲土謝圖濟農十二月偕布逹齊來朝
  上憶奥巴惻然乆之八年正月
  優賚遣歸有台吉噶爾珠塞特爾者巴逹禮族弟也糾黨海頼布顔代伯谷壘塞布壘等叛逃索倫巴逹禮偕布逹齊及洪果爾烏克善追之時近侍阿什伊拜奉
  命徴兵至其部以
  聞
  諭巴逹禮等曰法律所載叛者必誅爾等若擒獲諸亡者欲誅則誅之若不誅而欲以之為奴者聽六月噶爾珠塞特爾等就擒誅之
  詔分轄所遺人户
  諭曰往者噶爾珠塞特爾等凡遇興師多不隨行又違令肆掠朕不念其罪猶欲保全而屢宥之乃乆受豢飬之恩安享逸樂不知報徳聞伊嘗欲奔察哈爾今果叛逃索倫為其族兄巴逹禮等擒誅朕甚憫之朕視諸台吉猶臂指然今殺彼猶傷吾指也七月偕台吉滿珠習禮等以兵五千㑹大軍征明入上方堡至大同敗城外營獲馬百復克堡一臺一崇徳元年叙功封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
  詔世襲罔替是年冬
  命偕卓哩克圖親王烏克善追緝喀木尼堪部逃人葉𩔖初葉𩔖與其黨舍爾特庫等盗氷圖郡王洪果爾馬且殺人寧古塔副都統烏巴海及叅領錫特庫追之不獲巴逹禮遣屬鄂爾多木等隨烏巴海軍往偵㑹大雪遇宿雁三射其一雁負矢墜賊營賊遁追及之於温多河擒斬之
  賜鄂爾多木逹爾漢號七年
  命議巴逹禮從征退縮罪先是
  上征明松山大破總督洪承疇軍
  諭巴逹禮隨睿郡王多爾衮等由塔山協擊朝暮至旦乃
  詣營至是議削親王奪官屬
  諭曰昔朕念土謝圖額駙奥巴來歸功故封其子為土謝圖親王原非巴逹禮功所得未可議削并免奪官屬
  仍罰馬百順治三年隨豫親王多鐸𠞰蘇尼特叛人騰機思康熙十年卒子四長巴雅斯呼朗襲親王次沙津封貝勒後襲親王次布延圖次鄂齊爾均授台吉
  二次襲巴雅斯呼朗巴逹禮長子順治三年尚固倫崇康公主授固倫額駙康熙十一年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尋卒子阿喇善襲
  三次襲阿喇善巴雅斯呼朗長子康熙十三年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二十七年以不稱職削爵
  命其叔父貝勒沙津襲
  四次襲沙津巴逹禮次子初授一等台吉康熙十四年封多羅貝勒互見彼𫝊二十七年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二十九年隨尚書阿喇尼迎擊噶爾丹偵賊營近請馳往
  諭俟諸路軍噶爾丹既為撫逺大將軍裕親王福全所敗自烏蘭布通遁沙津復請追裕親王欲致賊來降檄止之三十年喀爾喀土謝圖汗察琿多爾濟車臣汗烏黙客等舉部降
  上幸多倫諾爾大閱受其朝沙津率䝉古四十九旗王貝
  勒等疏上
  尊號不許
  賚服幣有差先是烏蘭布通之役沙津既奉檄不獲追𠞰欲私以兵擊遣屬鄂齊爾誘止噶爾丹黑龍江將軍薩布素密奏沙津有異志㑹烏喇特佐領畢哩克圖至噶爾丹所遇科爾沁使於館延入廬飲之酒且出噶爾丹書授畢哩克圖令致土謝圖王至是畢哩克圖歸獻所致書
  上留中三十一年
  召沙津入
  
  諭曰昔爾遣鄂齊爾於噶爾丹衆皆疑爾附賊將軍薩布素亦以為言今又有人以賊遺爾書密首朕思爾科爾沁自
  太祖
  太宗時歸附職貢聨姻厯有年所爾必無此意朕略無所疑沙津奏世受
  隆恩無附賊理本欲誘致賊酋曽遣使
  上悦三十四年
  命侍郎錫喇密遣鄂齊爾齎沙津書説噶爾丹三十五年噶爾丹得書以為科爾沁十旗皆附已沿克嚕倫河而東
  詔三路出師
  上統大軍由中路進𠞰
  諭貝勒巴克什固爾設伏阿思哈岡沙津及逹爾漢親王班第等由巴爾岱哈山麓誘賊噶爾丹遁為西路大將軍費揚古所敗乃撤還四十一年以侍妾僣用儀仗罪削爵仍
  命阿喇善襲
  五次襲阿喇善康熙四十一年仍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五十年卒子鄂爾齋圖襲
  六次襲鄂爾齋圖阿喇善長子康熙五十一年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五十九年卒子阿喇布坦襲
  七次襲阿喇布坦鄂爾齋圖長子康熙五十九年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乾隆二十四年卒子垂扎布襲
  八次襲垂扎布阿喇布坦長子乾隆二十四年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
  命乾清門行走三十二年卒子二長納旺次喇什納木
  扎勒相繼襲
  九次襲納旺垂扎布長子乾隆三十二年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尋卒弟喇什納木扎勒襲十次襲喇什納木扎勒垂扎布次子乾隆三十三年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四十七年卒子諾爾布琳沁襲
  十一次襲諾爾布琳沁喇什納木扎勒長子乾隆四十七年襲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
  多羅貝勒沙津列𫝊
  沙津土謝圖親王巴逹禮次子尚郡主授和碩額駙康熙十四年以察哈爾布爾尼叛
  詔偕卓哩克圖親王鄂齊爾隨撫逺大將軍信郡王鄂扎往討未至大軍敗布爾尼於逹禄沙津奉檄追至扎嚕特境壁於貴勒蘇台布爾尼及弟羅卜藏竄伏山後聞沙津至遣送羅卜藏妻乞勿追羅卜藏妻者沙津妹也沙津留其妹往圍之布爾尼遁沙津謂羅卜藏曰爾欲乞命當招爾兄來遣三十騎同往羅卜藏遁潜遣黨布逹禮馳告布爾尼沙津所遣騎有孟克者知其狀追之被刺死沙津怒自往射斃羅卜藏及布逹禮夜襲布爾尼旦及之賊十二騎以死拒射之盡殪亟布爾尼首以獻
  諭曰沙津感累朝厚恩親統所屬追斬布爾尼兄弟克繼祖父忠貞深可嘉尚其特封多羅貝勒世襲罔替二十七年沙津兄子扎薩克和碩土謝圖親王阿喇善以不稱職削爵
  詔沙津晉襲親王理藩院請并兩爵為一不别襲貝勒從
  之其後事互見彼𫝊三十三年
  上念沙津貝勒原爵係功封不宜并入王爵仍
  命其子阿必逹襲自為一爵四十一年沙津以罪削親王命其子阿必逹襲貝勒如故
  一次襲阿必逹沙津長子康熙三十三年襲多羅貝勒六十一年卒子多爾濟襲
  二次襲多爾濟阿必逹長子雍正元年襲多羅貝勒乾隆十一年卒子特古斯額爾克圖襲三次襲特古斯額爾克圖多爾濟長子乾隆十一年襲多羅貝勒二十四年卒子衮布扎布襲四次襲衮布扎布特古斯額爾克圖長子乾隆二十四年襲多羅貝勒





  欽定外藩䝉古回部王公表傳卷之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