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傳 (四庫全書本)/卷之07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十九 欽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傳 卷之七十 卷之七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外藩𫎇古囘部王公表𫝊卷之七十
  𫝊第五十四
  扎薩克和碩超勇襄親王策凌列𫝊
  策凌喀爾喀部人姓博爾濟吉特扎薩克親王善巴再従弟祖丹津號班珠爾為賽因諾顔圖䝉肯第八子生子納木扎勒號約蘇圖偉徵阿海子二長即策凌次恭格喇布坦康熈三十一年丹津妻格楚勒哈屯攜策凌及恭格喇布坦自塔宻爾來歸
  詔授策凌三等輕車都尉
  賜居京師
  教養内廷
  命編所屬佐領附察哈爾鑲黄旗駐牧四十五年尚和碩
  純慤公主授和碩額駙尋
  賜貝子品級
  詔攜屬歸牧塔宻爾五十四年
  上幸塞外
  駐蹕布爾哈蘇台策凌來朝
  諭赴推河隨北路大軍防禦策妄阿喇布坦五十九年大軍由阿爾台分路進𠞰策凌隨振武將軍傅爾丹擊賊布拉罕路至格爾額爾格擒準噶爾宰桑貝坤等百餘人斬獲甚衆復焚其糧於烏蘭呼濟爾軍旋次哈達青吉勒遇賊援擊敗之六十年授扎薩克雍正元年
  諭曰額駙策凌自出師以來従征効力甚屬奮勉著封多羅郡王以示殊眷二年入
  覲時撤北路大軍
  詔策凌偕同族親王丹津多爾濟貝勒博貝留駐阿爾台
  各授副將軍三年
  詔策凌軍用正黄旗纛四年奉
  命勘阿爾台形勝五年偕内大臣伯四格等赴楚庫河與俄羅斯使薩瓦立石定界陳兵鳴礮謝天議罪應削爵
  詔罰俸三年免削九年秋隨靖邉大將軍順承親王錫保討噶爾丹策凌偵賊由和通呼爾哈諾爾窺圖壘茂海奎素諸界偕翁牛特部貝子羅卜蔵等分兵却之冬十月偕丹津多爾濟大敗準噶爾賊于蘇克阿勒達呼準噶爾有大策凌敦多卜小策凌敦多卜皆噶爾丹策凌族最用事是役也大策凌敦多卜擁衆三萬謀掠喀爾喀聞順承親王駐察罕廋爾科布多復有振武將軍傅爾丹軍不敢進潛遣將海倫曼濟等取道阿爾台迤東以賊衆六千分掠克嚕倫及鄂爾海喀喇烏蘇留餘衆于蘇克阿勒達呼為之援策凌等迎擊之至鄂登楚勒授台吉巴海兵六百令宵入賊營誘賊將貢楚克扎布喀喇巴圖魯等來追伏兵擊之斬喀喇巴圖魯餘衆潰大䇿凌敦多卜及海倫曼濟等遁
  諭曰額駙郡王策凌督率弁兵奮勇争先擊敗準噶爾甚屬可嘉著晉封和碩親王賞銀一萬兩以示奬勵十一
  
  諭議𠞰賊方畧尋授喀爾喀大扎薩克十年六月小䇿凌敦多卜復糾衆三萬由竒蘭至額爾徳畢喇色欽策凌偕將軍塔爾岱禦之於本博圖山未至賊掠克爾森齊老策凌等反斾擊相拒二日以丹津多爾濟援兵不至賊遂趨額爾徳尼昭八月策凌追賊十餘戰賊屢敗小策凌敦多卜據杭愛山麓逼鄂爾坤河而陣策凌麾衆疾攻斬馘萬餘獲畜械無筭小策凌敦多卜遁順承親王馳告捷首表策凌功
  上深嘉之
  賜超勇號
  諭曰準噶爾賊衆越察罕廋爾軍營至杭愛山肆其猖獗額駙親王策凌尾追千里至鄂爾坤之額爾徳尼昭奮勇攻擊將三萬賊衆殱除殆盡為國輸誠忠勇超絶其特賜黄帶以旌異之此次軍功非尋常勞績可比隨征官兵著従優議敘其隨策凌在克爾森齊老擊賊者並著加倍優叙冬十月以厄魯特降衆居張家口者編三
  佐領
  賜策凌轄之復以策凌轉戰不得歸牧戚屬為小策凌敦
  多卜所掠牧産多失
  上憫之
  諭給馬二千牛千羊五千銀五萬并察賑所屬失業者尋命築塔宻爾城建瓦屋居之十二月授固倫額駙以純慤公主已薨追贈固倫長公主十一年定邉大將軍平郡王福彭統大軍駐烏里雅蘇台
  詔策凌佩定邉左副將軍印進屯科布多尋授盟長十二
  年二月
  上以烏里雅蘇台距科布多逺
  諭進𠞰機宜悉聴策凌總理五月
  詔來京議軍務七月撤科布多軍駐察罕廋爾十三年三月噶爾丹策凌乞和表稱阿爾台舊係厄魯特牧杭愛舊係喀爾喀牧請由哲爾格西喇呼魯蘇至巴里坤畫界分守
  詔策凌議因言往者喀爾喀游牧尚未至哲爾格西喇呼魯蘇應如所請但喀爾喀汛原設阿爾台迤東科布多額貝和碩和通額博布延圖託爾和烏蘭等處並在哲爾格西喇呼魯蘇界外應設汛如故至準噶爾游牧應以額爾齊斯及阿爾台為界策妄阿喇布坦存日游牧和博克薩哩察罕呼濟爾迤西數年來漸越額爾齊斯賊性狡請令毋越阿爾台為永禦計
  上韙其議
  諭噶爾丹策凌曰夫阿爾台之屬厄魯特乃噶爾丹從前之事爾準噶爾並未越此游牧乃謂為厄魯特牧地可乎且喀爾喀尚不令近阿爾台原欲兩界稍逺免啟争
  端而可令爾居之乎爾父在時曽請將阿爾台山梁外哈道里哈達青吉勒布拉青吉勒三處不必置為閒地朕未允行今特欲安逸衆生將此三處屬爾祇自克木齊克汗騰格里上阿爾台山梁由索勒畢嶺下哈布塔克拜達克之中過烏蘭烏蘇羅卜諾爾直扺噶斯口為界并自呼遜托輝至喀喇巴爾楚克悉作閒地爾其遵諭行九月
  皇上御極策凌請入
  覲
  諭曰準噶爾乞和定界事尚未決防守正宜嚴宻不可暫離軍營俟夷使到日再行來京乾隆元年正月撤大軍還
  詔策凌統喀爾喀兵千五百駐烏里雅蘇台及鄂爾坤
  
  諭王大臣曰額駙超勇親王策凌總統北路軍營伊母現居京師不得朝夕定省恐其思念不置著送歸游牧用慰孝思并賞整裝銀五千兩二月遵
  㫖議駐兵備邉請選喀爾喀兵三千赴鄂爾坤防秋從之二年四月噶爾丹策凌貽策凌書欲仍游牧阿爾台稱策凌為車臣汗策凌獻其書
  詔以己意答之策凌奏遣台吉額墨根持書往報書曰阿爾台乃天定邉界爾父琿台吉時阿爾台迤西原無厄魯特游牧自滅噶爾丹以來我等建城駐兵其地衆所共知其不令爾游牧者原欲以此為閒地兩不相及以息争端耳今台吉反云難以讓給試思阿爾台果係誰地誰能讓給爾誠遵
  㫖定議我必不為禍始亦不復向科布多居住又謂我等置哨逼阿爾台宜向内撤夫哨兵乃
  聖祖仁皇帝時所設至今並未外移即定議地界哨兵豈能不設爾台吉其自思之十一月準噶爾使至
  召策凌馳來京主其議三年三月以準噶爾未遵㫖指明地界
  飭使還十二月噶爾丹策凌遣使哈栁奉表至請循布延圖河南以博爾濟昂吉勒圖烏克克嶺噶克察等處北以遜多爾庫奎多爾多輝庫奎至哈爾竒喇博木喀喇巴爾楚克等處為界厄魯特邉人仍在阿爾台山後游牧并乞令托爾和布延圖哨兵向内移
  詔弗允四年正月
  命哈栁往見策凌哈栁曰額駙游牧部屬盡居喀爾喀
  地何弗居彼策凌答曰我
  主居此予惟隨
  主而居喀爾喀地特予游牧耳哈栁又曰準噶爾尚有
  額駙子何不令來京答曰予䝉
  恩尚公主公主所出乃為予子他子無與也即爾準噶
  爾送還予亦不以為子當奏
  聞誅之二月哈栁還十月復至請如原議毋踰阿爾台葢自與準噶爾議界策凌凡三至京議始定十二月
  諭曰額駙超勇親王策凌入覲朕諭以噶爾丹策凌送所掠喇嘛羅卜蔵西瓦還時曽言車臣汗子現在準噶爾若念之當即送還策凌奏臣受國恩至優極渥前準噶爾掠臣二子若等不即自盡尚復苟且偷生全不知恥臣欲得此不肖子何用且與國事無益噶爾丹策凌性本狡詐臣若欲得二子彼必妄行干請所闗非小國事為重臣斷無念子之心朕思父子闗乎天性策凌感激隆恩祇圖禆益國家顧惜大義不思復與其子相見朕心深為惻然思有以奬之伊長子成衮扎布人材出衆在軍前亦甚奮勉著加恩照宗室親王例封為世子以昭殊眷五年五月遵
  㫖勘定喀爾喀游牧毋越扎布堪齊克慎哈薩克圖庫克嶺等處與準噶爾各守定界十月請専用喀爾喀兵防汛
  允之即
  命策凌督調六年請給鄂爾坤及烏里雅蘇台駐防兵
  銀米
  詔從所請行尋因策凌年老
  諭移軍營於塔宻爾七年
  御題詩扇
  賜之十二年入
  覲
  優賚遣歸十五年薨訃至
  上軫悼
  諭曰定邉左副將軍固倫額駙喀爾喀大扎薩克和碩超勇親王策凌以名藩尚主班崇懿戚在
  聖祖仁皇帝時即已宣力邉陲勲猷茂著
  世宗憲皇帝眷注優隆晉爵親王任専閫外身先血戰殄靖狡冦偉績丕昭益勤忠藎朕以王為
  兩朝勲舊倚毗彌殷寄重長城倍加渥澤前聞遘疾遄命賜藥選醫令伊次子車布登扎布馳驛侍奉復遣乾清門侍衛徳山前往存問方期漸就痊可忽聞溘逝深為軫惻著加恩賜銀一萬兩治喪即命徳山等往奠茶酒允伊遺奏合⿱穴之固倫純慤公主園寢著伊長子成衮扎布扶櫬來京俟到京日朕親臨奠醊所有應行典禮俱照宗室親王例考諡建碑具如儀式自昔功臣勲戚侑食廟廷以王之功宜配享
  太廟雖䝉古親王従未有與配享者朕以王功在王室名勒旂常簡在乆孚宜膺特典且令衆䝉古知朕崇奬賢勞中外一體俾共知感奮益切勸勉并照和碩怡賢親王例崇祀賢良祠永垂秩祀以示朕酬庸展親優賢篤舊至意
  賜諡曰襄
  御製七言詩悼之有不必讀書知大義每於臨陣冠三軍之句子八列譜者六長成衮扎布襲扎薩克親王次車布登扎布封扎薩克郡王别有𫝊次蘇巴什里次扎木禪多爾濟均封公品級次額琳沁多爾濟授一等台吉追封公品級别有𫝊次西勒格圖呼圖克圖
  一次襲成衮扎布策凌長子康熈五十九年隨大軍擒準噶爾宰桑貝坤雍正十年𠞰賊額爾徳尼昭有功授一等台吉乾隆元年封固山貝子授所部副將軍尋遵
  㫖議駐兵防邉奏選喀爾喀兵駐庫卜克爾千特斯千卓克索等處五千各築城有事則入保拜達里克察罕廋爾推河塔宻爾所駐内地兵悉撤還惟鄂爾坤應暫駐滿洲𫎇古兵萬備防禦
  報聞四年封世子八年扈
  駕詣盛京
  賜杏黄轡十五年二月襲扎薩克和碩親王兼授盟長
  六月
  諭曰額駙超勇襄親王策凌為國家竭誠宣力
  世宗憲皇帝授以定邉左副將軍重任訓兵飭備準夷懾服喀爾喀賴以寧謐實為勲戚重臣不意溘逝所遺缺甚屬𦂳要簡任務在得人成衮扎布係伊長子前在軍營𢡟著勞績才具實堪勝任雖此非世襲之職而因才器使有所弗拘著授為定邉左副將軍務益勵忠勤勉成父志以副特簡毗任之意十六年三月奏守汛弁兵私與界外回衆互市致爭請嚴鞫
  詔勿株連嗣後嚴禁九月回衆至伊都克汛仍乞市成衮扎布檄守汛侍衛飭勿再至復遣土謝圖汗部扎薩克台吉車布登往驅之十七年三月率兵三千環屯塔宻爾軍營十二月來朝奏每年鄂爾坤及烏里雅蘇台駐喀爾喀防秋兵二千外四部各有偹用兵扎薩克圖汗部千賽因諾顔部二千土謝圖汗部三千車臣汗部四千俱在游牧預備距軍營近僅數日逺亦不過旬餘若盡調烏里雅蘇台粮馬由各部派給將滋累請仍居本游牧聴調従之十八年杜爾伯特台吉車凌等攜衆降成衮扎布檄扎薩克圖汗部貝勒車登扎布車臣汗部副將軍公格埒克巴木丕勒各以兵千赴烏里雅蘇台防準噶爾追兵有宰桑禡木特者引兵二百來追擅入界
  諭勿縦還巢禡木特逸
  飭責之十九年三月
  諭曰前因軍營無事額駙策凌年老就近以塔宻爾作為軍營今有辦理烏梁海之事軍營應移駐烏里雅蘇台以塔宻爾作為内地尋與尚書舒赫徳議防秋
  詔來京面授方畧四月罷定邉左副將軍職
  命赴額爾齊斯督屯田二十年正月定北將軍班第統
  大軍𠞰達瓦齊成衮扎布請隨征
  諭遵前㫖赴額爾齊斯二月
  詔暫駐烏里雅蘇台俟大軍行偕䕶軍統領塔爾瑪善往督屯田四月屯田兵由額爾齊斯移駐伊蘓圖鏗格爾七月伊犁平屯田兵撤還㑹包沁總管阿克
  珠勒等叛遁成衮扎布偕塔爾瑪善沿途緝賊四十餘以未悉擒
  諭停議敘十月包沁賊肯哲顔達什巴雅爾圖等竄伏烏隆古成衮扎布擊斬之還駐烏里雅蘇台二十一年八月和託輝特逆賊青衮咱卜叛
  命成衮扎布復為定邉左副將軍統師往擒先是青衮
  咱卜隂謀逆成衮扎布首發其狀
  奬賜佩飾至是偕親王徳沁扎布檄各游牧兵協𠞰復令哲卜尊丹巴呼圖克圖諭所部知大義俾勿惑
  上嘉之故有是
  命十月
  賜三眼孔雀翎十一月以遣察哈爾營總炳圖喀爾喀䕶衛齊納圖往諭烏梁海侍衛巴圖孟克羅卜蔵阿扎喇往諭和託輝特毋附逆
  優賜之十二月青衮咱卜就擒
  諭曰親王成衮扎布奉命討罪實心効力迅奏膚功朕甚喜之著賞杏黄帶封伊第四子占楚布多爾濟為世子以奬忠勤尋
  命占楚布多爾濟代掌扎薩克青衮咱卜之叛也其部
  貝勒車登扎布助逆
  上命二賊就擒後籍所屬給成衮扎布及弟郡王車布登扎布成衮扎布奏和託輝特屬有伊克和託輝特巴罕和託輝特明噶特哈栁沁托斯奢集努特六鄂拓克並烏梁海十六鄂拓克聞大兵至即解尚知感戴和託輝特輔國公旺布多爾濟係貝勒博貝嫡嗣輔國公多爾濟車登台吉達什朋素克係博貝從子皆未附逆請令轄青衮咱卜屬至車登扎布助逆時台吉諾爾布率衆報烏里雅蘇台軍汛供應駝馬尚屬奮勉請授扎薩克令轄車登扎布屬庶伊等不致離析各扎薩克知感自必嚴加鈐束
  奬協機宜
  詔如議行尋叙捐馬助軍功得紀錄二十二年正月詔授定邉將軍統大軍赴巴里坤𠞰輝特逆賊巴雅爾諭曰將軍重任甚難其人成衮扎布熟悉𫎇古事宜且深感朕恩誠心報効著授將軍印賜整裝銀五千兩伊子弟有願隨往者聴其指名具奏此次進兵非初進伊犁可比現在賊勢窮蹙擒𠞰甚易成衮扎布勤勞已乆毋庸久駐行間以示體恤十月以世子占楚布多爾濟卒
  命其長子輔國公額爾克沙喇代掌扎薩克十二月來
  
  諭曰成衮扎布世篤忠貞夙諳軍旅前曽授定邉左副將軍永居邉陲嗣因巴雅爾作亂授定邉將軍統兵進𠞰朕思北路軍營闗係甚重自平定伊犁以來拓地廣逺統轄匪易今復授為定邉左副將軍駐守烏里雅蘇台統領官兵綏柔邉境其勗之二十三年三月
  賜銀千兩
  命㩦孥赴軍四月以土爾扈特台吉舍稜遁俄羅斯詔馳赴科布多㑹𠞰時成衮扎布已領兵三百赴布延
  圖追𠞰奏至
  諭奬之七月
  命調兵緝烏梁海逃人恩克八月遷駐烏里雅蘇台尋遣兵緝烏爾都里克刦驛賊十二月奉
  詔購駝馬解巴里坤二十四年二月遣兵追捕嗎哈沁之盜馬者八月安置新撫烏梁海衆十月以回部底定
  命成衮扎布宣
  諭衆喀爾喀知之十一月奏撤布延圖兵還烏里雅蘓台十二月來朝二十六年三月奏喀爾喀汛舊設阿爾台今準夷回部底定向時戍區俱成内地請展扎哈沁烏梁海喀爾喀等汛資耕牧業
  詔會勘尋奏奈曼明安至度濟察罕布爾噶蘓所設汛宜展至烏嚕木齊烏梁海内大臣察達克等勘巴顔珠爾克至烏拉克沁伯勒齊爾及烏嚕木齊可設汛十五俱相隔百里為率軍機大臣遵
  㫖議奈曼明安舊汛應逺徙但千里長途喀爾喀難遥制應將附近烏嚕木齊之烏爾圖布拉克賽塔喇納里特濟木薩四汛令索倫綠旗兵駐防其蘇伯昻阿至烏拉克沁伯勒齊爾十一汛令成衮扎布督理従之二十八年來朝以督理烏梁海與哈薩克互市協夷情
  諭奬之二十九年四月奏烏里雅蘇台舊城圯應増修報可七月以鞫索倫逃兵未疏奏
  訓飭之十一月復奏烏里雅蘓台土浮難興版築舊城在齊格爾蘓特烏里雅蘇台二河間應照舊造木城增髙丈六尺厚一丈周圍共五百丈内外排木柵中寔土東西南各置門北迎河掘溝引水環之即以溝土築城
  報聞三十一年額爾克沙喇卒
  命次子輔國公伊什扎木楚代掌扎薩克三十六年成
  衮扎布卒
  賜銀千兩治喪子七長額爾克沙喇封貝子品級輔國公别有𫝊次伊什扎木楚襲輔國公次敏珠爾多爾濟封公品級次占楚布多爾濟封世子次納瑪愷多爾濟授一等台吉次徳埒克多爾濟封輔國公次拉旺多爾濟襲扎薩克親王
  二次襲拉旺多爾濟成衮扎布第七子尚固倫和静公主授固倫額駙
  賜雙眼孔雀翎尋封世子
  命御前行走乾隆三十六年襲扎薩克和碩親王仍命輔國公伊什扎木楚代掌扎薩克三十九年偕大學士舒赫徳𠞰山東逆賊王倫四十六年
  詔世襲罔替
  多羅貝勒恭格喇布坦列𫝊今襲固山貝子
  恭格喇布坦超勇襄親王策凌弟康熈三十一年來歸
  賜居京師
  教養内廷尋尚郡主授固山額駙雍正元年
  上念其性貞慤材超衆留任京秩不若遣赴軍可得力特封多羅貝勒令隨兄効力未至卒於途子佛保降襲固
  山貝子
  一次襲佛保恭格喇布坦第四子雍正元年襲固山貝子附伯父額駙策凌旗駐牧塔宻爾十年準噶爾賊掠額爾徳尼昭道經塔宻爾時策凌由察罕廋爾軍營擊賊克爾森齊老牧地被掠不及救佛保陷賊兄沙克都爾扎布代襲貝子後大軍平定準噶爾佛保歸授輔國公互見彼𫝊
  二次襲沙克都爾扎布恭格喇布坦長子雍正十年襲固山貝子乾隆二十年追擒包沁叛賊阿克珠勒及和濟木呼哩叙功
  詔晉封多羅貝勒二十七年卒子敦多布多爾濟襲三次襲敦多布多爾濟沙克都爾扎布次子乾隆二十七年襲固山貝子尋授副盟長四十六年
  詔世襲罔替
  貝子品級輔國公額爾克沙喇列𫝊今停襲貝子品級額爾克沙喇親王成衮扎布長子初授一等台吉乾隆二十二年隨大軍𠞰輝特叛賊巴雅爾
  詔封輔國公二十三年偕其弟占楚布多爾濟扈駕木蘭行圍
  賜黄馬褂及紫轡
  命乾清門行走尋叙擒賊莫羅達什扎布功
  賜貝子品級二十四年嗎哈沁竊盜汛馬
  詔郡王車布登扎布往捕成衮扎布奏遣額爾克沙喇
  偕㕘賛大臣扎隆阿分路繼進
  諭曰額爾克沙喇奮勇有為朕所深知與其同行不若獨往庶無掣肘可即赴扎隆阿營代領其衆但車布登扎布已先行兩月餘盜馬賊人又非大隊著暫停前進成衮扎布亦奏言時近秋若令額爾克沙喇赴車布登扎布處馬力疲且薩拉布拉克汛邇被掠額爾克沙喇業起兵請自烏嚕木齊赴察拉垓等處收馬緝賊兼令台吉烏木布濟率兵應
  報可尋
  命赴哈薩克部界偵禦二十五年烏梁海為哈薩克部人巴圖克巴圖爾所掠額爾克沙喇獲被掠者詰之告烏梁海㳺牧逺以故被掠且哈薩克汗阿布賚遣使至欲擒獻巴圖克巴圖爾
  諭曰額爾克沙喇久駐哈薩克界可撤兵還即以朕㫖宣諭云刦掠烏梁海係巴圖克巴圖爾一人所為與其部長無涉使彼知之二十六年解伊犁牲畜道斃議償
  詔免其半三十一年卒成衮扎布以額爾克沙喇子阿穆爾拜車布木達什㓜其弟伊什扎木楚諳旗務奏請襲爵並遣入
  
  許之
  詔停襲貝子品級以伊什扎木楚襲輔國公阿穆爾拜
  車布木達什各授一等台吉
  一次襲伊什扎木楚親王成衮扎布次子初授一等台吉乾隆三十一年襲輔國公三十二年扈
  駕木蘭行圍
  賜黄馬褂
  命乾清門行走四十六年
  諭曰伊什扎木楚所襲輔國公係伊兄額爾克沙喇効力軍營所封之爵著加恩令其世襲㒺替出缺後仍以額爾克沙喇子請㫖承襲
  輔國公佛保列𫝊
  佛保初襲貝勒為準噶爾所掠見其父貝勒恭格喇布坦𫝊乾隆二十二年準噶爾平佛保自伊犁歸
  賜公品級先是佛保陷賊其兄沙克都爾扎布代襲貝子二十八年沙克都爾扎布卒佛保及沙克都爾扎布子敦多布多爾濟入
  
  詔敦多布多爾濟襲貝子而封佛保為輔國公
  命乾清門行走三十六年卒子三丕勒敦多克襲一次襲三丕勒敦多克佛保長子乾隆三十六年襲輔國公四十六年
  諭曰三丕勒敦多克所襲公爵係因伊父佛保陷賊復歸加恩所封著令其世襲罔替
  追封公品級一等台吉額琳沁多爾濟列𫝊額琳沁多爾濟超勇襄親王策凌第五子初授一等台吉乾隆二十一年偕台吉旺辰多爾濟隨定邉左副將軍哈達哈𠞰撫烏梁海復進兵哈薩克以病痘卒
  諭曰額琳沁多爾濟効力戎行歿于王事深可憫惻著加恩追封公品級以其子納遜多爾濟襲並賜銀二百兩治䘮
  一次襲納遜多爾濟額琳沁多爾濟長子乾隆二十一年襲公品級一等台吉四十六年理藩院議納遜多爾濟所襲公品級例弗應世襲俟出缺時請
  
  詔如議







  欽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𫝊卷之七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