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傳 (四庫全書本)/卷之1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十四 欽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傳 卷之一百十五 卷之一百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外藩𫎇古回部王公表傳卷之一百十五
  傳第九十九
  厄魯特輔國公巴桑列傳居黒龍江之厄魯特
  巴桑厄魯特人初𨽻凖噶爾以姓稱伊克明安台吉乾隆二十年大軍征達瓦齊抵伊犁巴桑降獻籍三百餘户定北將軍班第以
  
  詔賜冠服佩飾入
  覲熱河
  賜宴
  詔封輔國公
  賚白金千五百時阿睦爾撒納叛輝特諸台吉不附逆
  者議置塔密爾牧
  詔巴桑往會二十二年輝特族叛巴桑及同牧之台吉阿卜達什克什克特等不從携馬至科布多汛以情告
  上以其非輝特族且無叛跡
  命署定邊右副將軍車布登扎布徙黒龍江以管旗章京端多卜䕶之往給糗傳克什克特未就道疾卒巴桑及阿卜達什屬凡五十三人將軍綽爾多議置之呼倫貝爾二十六年巴桑卒子色稜徳濟特襲
  一次襲色稜徳濟特巴桑長子乾隆二十六年襲輔國公四十八年
  詔世襲罔替
  厄魯特扎薩克一等台吉阿卜達什列傳居黒龍江之厄魯特
  阿卜達什厄魯特人姓伊克明安初𨽻凖噶爾稱克爾努特台吉以達瓦齊簒虐謀内附從輝特台吉阿爾撒納行中道馬疲為噶勒雜特特宰桑哈薩克錫喇屬所掠不獲至留牧扎哈沁乾隆十九年大軍擊扎哈沁獲阿卜達什收畜産阿卜達什以情告定邊左副將軍班第疏
  
  詔安置塔密爾附阿睦爾撒納牧
  諭賞粮幣歸畜産授扎薩克一等台吉時議征達瓦齊
  請從軍
  允之二十年
  賚白金五百為裝資從大軍次察罕呼濟爾阿卜達什以兵三百馳赴額密爾為哨探前隊伊犁定偕新降台吉等入
  覲熱河
  賜宴
  賚白金五百
  詔歸塔密爾牧有察衮徳濟特者伊克明安族也率屬
  
  詔以阿卜達什等轄其屬而察衮等附阿睦爾撒納叛明年察衮就擒徳濟特從阿睦爾撒納竄
  詔籍其屬給阿卜達什二十二年徙呼倫貝爾二十六
  年卒子徳勒格爾襲
  一次襲徳勒格爾阿卜達什長子乾隆二十六年襲扎薩克一等台吉四十六年卒子鄂齊爾襲二次襲鄂齊爾徳勒格爾長子乾隆四十八年襲扎薩克一等台吉是年
  詔世襲罔替
  扎哈沁三等信勇公禡木特列傳居科布多之扎哈沁禡木特厄魯特人號庫克辛初為凖噶爾之扎哈沁宰桑扎哈沁譯言汛卒也以宰桑領之禡木特守阿爾台汛游牧布拉罕察罕托輝其東為喀爾喀有烏梁海界之其西為凖噶爾有包沁及噶勒雜特塔本集賽界之烏梁海凡數種業打牲分𨽻喀爾喀及凖噶爾包沁為回族凖噶爾呼礮曰包以回人司礮故名之噶勒雜特塔本集賽皆凖噶爾鄂拓克也雍正八年我大軍屯阿爾台及巴里坤路禡木特奉其台吉噶爾丹策凌令以兵二萬至汛偵不備掠駝馬總兵樊廷等奮擊之轉戰七晝夜禡木特敗歸乾隆十一年台吉策妄多爾濟納木扎勒遣禡木特奏請赴藏煎茶明年凖噶爾以三百人至藏禡木特䕶之行嗣喇嘛達爾扎襲台吉以達瓦齊異志擊之檄禡木特禦諸阿爾台境達瓦齊簒召禡木特慰之禡木特以噶爾丹䇿凌嗣絶强應命達瓦齊質其子十八年杜爾伯特台吉車凌等棄凖噶爾來降達瓦齊遣禡木特追之由博爾濟河入喀爾喀汛復逸出
  上以汛如門户然何得任凖噶爾出入
  諭責駐防烏里雅蘇台副都統達青阿罪明年春達青
  阿奏誘擒禡木特及從者三十五人
  諭曰禡木特倘召之不至或至而心懐不服則擒之可今遣使往輒至不明懲其罪反誘擒不可
  詔宥罪遣歸給冠服禡木特械至鄂倫瑚都克汛侍郎
  玉保宣
  諭釋之謝罪歸時輝特台吉阿睦爾撒納與達瓦齊隙達瓦齊檄禡木特數擊之阿睦爾撒納蹙為内降計禡木特以厄魯特及烏梁海兵八千追掠其衆阿睦爾撒納間道至請從大軍擊扎哈沁索所掠内大臣薩拉爾以禡木特游牧近將擊之而庫列圖嶺當其前雪盛不可行將由索勒畢嶺進遣諜往禡木特既釋歸
  上以烏梁海及扎哈沁近内汛
  詔薩拉爾逐之阿爾台外不從當以兵討禡木特感不
  
  恩且念達瓦齊不足事隂有歸志懼誅其子不果有凖噶爾宰桑别號通禡木特游牧諾海克卜特爾近索勒畢嶺為布拉罕察罕托輝下游禡木特赴其牧將掠通禡木特為請降計通禡木特覺誘執之薩拉爾諜得狀由烏蘭山隂以兵驟至通禡木特就擒索得禡木特責負
  恩罪禡木特陳前情請徙牧内屬遣扎哈沁得木齊等招所部六百餘户降薩拉爾檻禡木特至軍
  詔釋之禡木特前為凖噶爾使已出痘至是入
  覲京師
  上鑒歸志誠授内大臣職
  賜冠服二十年
  詔與朝正會宴以通禡木特卒
  諭禡木特善視其戚屬時議征達瓦齊
  詔阿睦爾撒納為定邊左副將軍領北路哨探兵以禡
  木特叅賛
  遣赴軍禡木特密奏曰阿睦爾撒納豺狼也雖降不可
  命往往必為殃
  上以不逆詐諭之阿睦爾撒納亦告我叅賛大臣固倫額駙色布騰巴爾珠爾曰禡木特非傾心降者不可信今哨探兵以扎哈沁從恐漏師不如令後隊色布騰巴爾珠爾以
  
  諭曰禡木特老成習事故令之先行若停其前往是滋疑也阿睦爾撒納以禡木特掠其屬與之隙故不願同往朕用人期益事豈以他人言為從違乎
  詔定北將軍班第飭勿相忌班第請徙扎哈沁衆於扎
  布堪庫克嶺諸地防乗間竄
  詔置之齊拉罕勿内徙滋疑授禡木特總管以厄魯特喀喇巴圖魯阿玉錫為翼領包沁宰桑阿克珠勒尋率衆降察獲禡木特族屬給之初凖噶爾定扎哈沁包沁納賦例比年獻脯間年供牲贍喇嘛遇軍事令助
  詔如舊例恤免期年賦授阿克珠勒為包沁總管以禡木特兼領之阿睦爾撒納不俟禡木特還先行以扎哈沁兵三百從禡木特返牧偕班第議編旗隊以阿勒巴齊唐古特舊司牧哈沁九得秦務請視佐領加一等復以三等侍衛竒徹布及扎哈沁得木齊阿巴策凌等協理包沁牧務尋馳赴哨探軍有賽音伯勒克者乞降巴顔珠爾克汛訊為禡木特族且孥聚扎哈沁班第給視牧者阿睦爾撒納遺書請給扎哈沁牧所獲輝特户五十餘班第以非其戚屬不之給禡木特與阿睦爾撒納會軍於額爾徳里克阿睦爾撒納約以兵千待察罕呼濟爾令禡木特繼進禡木特至察罕呼濟爾阿睦爾撒納已赴額密爾引兵八百馳會抵塔本集賽偵杜爾伯特叛賊巴朗竄徙選兵三百追之巴朗尋就擒軍抵伊犁
  詔晉禡木特三等公爵
  賜信勇號
  賞雙眼孔雀翎四圑龍服
  命常服之達瓦齊既擒阿睦爾撒納覬凖噶爾琿台吉漸驕縱班第劾之禡木特私語其屬或以告阿睦爾撒納阿睦爾撒納夙與怨聞之愈憾先是
  諭班第俟伊犁定偕禡木特議凖噶爾善後事至是班第以禡木特兼管扎哈沁包沁牧請仍置阿爾台增喀爾喀藩籬
  允之尋撤大軍還扎哈沁兵三百遣歸牧禡木特以疾留伊犁聞阿睦爾撒納驟叛阿克珠勒附之將脱歸乏兵衛為逆黨哈丹等所遮脅之降不從擒赴阿睦爾撒納所阿睦爾撒納慰之曰凖噶爾與
  天朝疆域殊爾欲内向何也不如歸我當善視爾禡木特唾而言曰天下豈有無君之國哉達瓦齊簒而虐
  聖天子討其罪噶爾丹策凌嗣已絶我不内歸將焉往
  
  天朝已擒我不即誅復釋還此所謂生死而肉骨也何
  忍背之爾先我往
  聖天子待爾厚爾乃謀逆今既擒我我何懼死則死耳大軍至將磔汝犬猶不食汝肉阿睦爾撒納慙縊殺之禡木特孫扎木禪留扎哈沁牧
  上聞阿睦爾撒納叛
  詔扎木禪率扎哈沁兵赴大軍且遣屬間道至伊犁告班第及禡木特未行間禡木特屬訥黙庫自伊犁脱歸以禡木特將由闥勒竒嶺來會大軍告定北將軍哈達哈遣兵由哈卜塔克拜達克迎之扎木禪至語之故感且泣請從軍往哈達哈給駝馬令其屬識塗者齎
  諭凖噶爾敕先行扎木禪繼之以道梗返
  諭禡木特妻曰爾其安處牧所勿過慮爾夫禡木特為凖噶爾舊人熟習厄魯特情諒不至圍困今大兵將進發爾夫禡木特聞之自必以身來迎或有不虞朕必令爾孫扎木禪襲爵復
  諭扎木禪善慰其祖母志哈達哈不時存恤給食物明年二月定西將軍策楞諜阿睦爾撒納戕禡木特以告
  諭曰禡木特年就邁効力行間甚為奮勉今逆賊戕之深可憫惻其孫扎木禪著令襲公爵大軍定伊犁械逆黨至訊得禡木特就死狀
  御製詩憫之褒為烈士且有千載流聲芳之句
  一次襲扎木禪禡木特孫乾隆二十一年二月襲三等信勇公三月以阿睦爾撒納煽烏梁海梗赴哈薩克道
  詔從北路定邊左副將軍哈達哈𠞰烏梁海叛賊七月諭曰輝特杜爾伯特人等朕降㫖令歸舊牧扎哈沁亦應一體辦理但扎木禪現赴軍所著暫停徙俟大兵凱旋時哈達哈傳諭扎木禪令率屬徙歸舊牧安居樂業以副朕軫恤意九月
  諭嘉其奮勉効力授内大臣十一月哈達哈奏扎木禪
  固請挈屬内徙因
  賜牧哲爾格西喇呼魯蘇
  諭曰扎哈沁既與喀爾喀鄰牧著即設哨附近卡倫視喀爾喀例支領錢粮以資養贍有噶勒雜特得木齊丹畢根敦者携户二百餘内附𨽻扎哈沁牧二十二年署定邊左副將軍車布登扎布以扎木禪辭告噶勒雜特附牧雖謐不如别置善從之二十三年入
  覲扈
  蹕行圍得
  優賚二十四年從叅賛大臣齊努琿追𠞰嗎哈沁至阿爾齊圖以兵先遇賊哈喇呼喇山奮擊之悉就擒奪所盜馬九十餘
  奬賚幣二十五年扎木禪子捫圖什扈
  蹕行圍乞喀爾喀親王成衮扎布代請駝馬勿官給上以扎哈沁甫定牧乏生計
  諭仍官給二十六年理藩院議禡木特歸誠後扎哈沁屬相繼附置佐領九得二千餘口雖補授總管未給印請以總管扎哈沁一旗印給扎木禪轄其衆
  詔允之四十年卒子捫圖什襲
  二次襲捫圖什扎木禪長子乾隆四十年襲三等信勇公四十九年卒子託克多巴圖襲
  三次襲託克多巴圖捫圖什長子乾隆四十九年襲三等信勇公








  欽定外藩䝉古回部王公表傳卷之一百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