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日下舊聞考 (四庫全書本)/卷0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 欽定日下舊聞考 卷十二 卷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十二
  國朝宫室
  太和殿之後東西兩廡各三十間正中南嚮者為中和殿縱廣各三間方檐圓頂金扉𤨏牕各二十有四南北陛各三出東西陛各一出 大清會典
  等謹按凡遇三大節
  皇帝先於
  中和殿陞座内閣内大臣禮部都察院翰林院詹事府各堂官及侍衛執事人員行禮畢然後出御
  太和殿恭遇
  方澤大祀及祀
  太廟
  社稷之前一日
  皇帝俱於殿内視祝版
  親祭
  厯代帝王廟
  先師孔子
  朝日
  夕月亦如之每歳耕籍則於殿内
  閱視農器及穀種青箱殿内
  皇上御題額曰允執厥中聨云時乘六龍以御天所其
  無逸用敷五福而錫極彰厥有常
  中和殿之後為
  保和殿九間前陛各三出與
  太和殿丹陛相屬殿後陛三成三出北嚮殿左右各一門左曰後左右曰後右皆三間南嚮前後出陛 大清㑹典
  等謹按每歳除夕

  皇帝御
  保和殿筵宴外藩每科朝考新進士翰林院引入殿内
  左右列試殿内
  皇上御題額曰皇建有極聨曰
  祖訓昭垂我後嗣子孫尚克欽承有永
  天心降鑒惟萬方臣庶當思容保無疆殿後陛級迤北
  十餘武崇基列陛南嚮者為
  乾清門乃
  内朝正門謹詳載後卷
  協和門東出為
  文華殿後為
  主敬殿 大清㑹典
  等謹按
  文華殿門五楹南嚮崇階三出九級内丹陛與露臺相
  直臺左右二出陛各十一級
  殿制五楹康熙二十二年重建殿内
  皇上御題額曰緝熙明徳聨曰道脉相承經籍昭垂千聖緒心源若接羮墻黙契百王傳屏聨云詎為飾其貌還因尊所聞東西配殿各五楹東曰
  本仁殿西曰
  集義殿後殿五楹是為
  主敬殿
  凡
  經筵之禮以大學士尚書左都御史侍郎學士詹事充經筵講官滿漢各八人嵗由部疏請得
  㫖翰林院列講官名具奏以滿漢各二人分講經書掌院學士暨直講官擬篇目撰講章奏請
  欽定至日黎明鴻臚官設
  御案于
  文華殿
  御座前南嚮設講案于
  御案之南北嚮翰林院官奉講章及進講副本左書右經各陳于案退記注官四人立西階下東面滿講官暨侍班之大學士吏部户部禮部尚書侍郎通政使副使詹事少詹事立丹墀左西面漢講官暨侍班之兵部刑部工部尚書侍郎左都御史左副都御史大理卿少卿立丹墀右東面糾儀給事中御史各二人鴻臚寺鳴贊二人立侍班官稍後東西面均南上如衍聖公入覲恭遇
  經筵立于東班之首至時禮部堂官詣
  乾清門奏請
  御經筵
  皇帝御常服乘輿出宫導引扈衞如常儀由後左門出左翼門至
  文華殿丹陛上降輿入
  陞座記注官升西階入立
  殿内右楹之西鳴贊升立東西檐下贊排班講官暨侍班官咸就拜位北面立贊跪叩興行二跪六叩禮畢鴻臚卿東西各一人引講官暨侍班官分行升自東西階滿講官由
  殿左門之右漢講官由右門之左入立于東西楹之南東侍班官由左門之左西侍班官由右門之右入立于講官後糾儀官隨入立東西隅均東西面北上鴻臚卿退立于
  殿檐下鳴贊贊進講滿漢直講官四人出至講案前東班西上西班東上行一跪三叩禮復位立滿講官一人出就案左北面展講章進講四子書畢復位漢講官一人趨過案左進講如之
  皇帝闡發書義宣示臣工講官暨侍班官跪聆畢興又滿講官一人趨過案右漢講官一人出就案右先後進講經義畢
  皇帝闡發經義各官跪聆亦如之鴻臚卿引出
  殿至丹墀各就拜位立鳴贊贊如初行二跪六叩禮畢鴻臚卿引講官侍班官仍升東西階入
  殿内
  賜坐
  賜茶儀與常朝同 大清㑹典
  等謹按向例
  經筵由部疏請今每歳皆先期奉
  特㫖舉行届期講臣進講
  皇上宣示御論諸臣跪聽行禮畢以次引入
  殿内列坐
  賜茶自建設
  文淵閣
  命於閣内
  賜茶實稽古之榮遇也
  康熙二十四年定以大學士尚書左都御史學士詹事由翰林出身者充
  經筵講官 大清㑹典則例
  雍正三年
  諭自古修已治人之道載在經書帝王御宇膺圖咸資典學我
  聖祖仁皇帝天亶聰明而好古敏求六十餘年孜孜不倦朕幼承
  庭訓時習簡編自即位以來更欲以研經味道之功為敷政寧人之本顧以亮陰之際未舉經筵今八月二十三日為釋服之期爾部可擇日舉行經筵典禮欽此同上乾隆五年
  諭經筵之設原欲敷宣經㫖以獻箴規朕觀近日所進講章頌揚之辭多而箴規之義少殊非責難陳善君臣咨儆一堂之意人君臨御天下敷政寧人豈能毫無闕失正賴以古證今獻可替否庶收經筵進講之益若頌美過甚不能實踐躬行反滋朕心之愧此後務剴切敷陳期有禆於政治學問勿尚鋪張溢美之虚文而無當於稽古典學之實義欽此同上
  乾隆七年
  諭今日舉行經筵典禮禮部據向例以天雨奏請改期朕思魏文侯將出獵而雨左右不欲行文侯曰吾已與虞人期矣豈可無一期㑹哉乃往身自罷之夫田獵之娛尚不以遇雨失期况經筵大典業經祭
  告自應舉行但執事諸臣例應在丹墀内行禮未免衣冠沾濕著衣雨服列班駕到即入殿進講講畢即奏禮成其階下行禮殿内賜茶諸儀停止嗣後遇雨皆照此例欽此同上
  乾隆五年
  御製秋日經筵詩 皎日麗中天金風拂細旃右文遵舊制典學重經筵為進邦家彦爰咨經史詮探淵思汲古望道未忘筌制事應惟義執中猶在權是日進講中庸執其兩端用其中于民尚書以義制事以禮制心心恒期洞洞志每勵乾乾緬想萬民上端資百爾賢周行須示我莫漫頌豐年
  乾隆八年
  御製二月初六日經筵詩 風色雲容淡沲春廣筵鵷侶列華茵欲衡今古惟時叙藉澡身心與日新别苑漫傳花似綺甫田喜積屑如銀是月初四日雪自慚致治非三五夢想蕭曹房杜臣是日講頤卦聖人養賢以及萬民章
  乾隆九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講席啟文華熙春景物嘉古今學有别天地徳無涯是日講四書古之學者為已今之學者為人章並易經天地之大徳曰生句内外應非二知行要並加儒臣同坐論不覺日西斜乾隆十年
  御製春季經筵詩 棽麗翠鸞臨文華廣殿深三春開講幄兩序列朝簪立政思民瘼存誠勵口箴是日講論語子路問政章易經修辭立其誠句豈云循典故藉以澡身心黼座風颺徳霞天旭散陰咨詢交泰陛揖讓萃儒林道岸繄常企文淵或可尋研精憶良弼孰與下砭鍼大學士卾爾泰侍講幄有年今以病不與故及之
  乾隆十一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晴旭曈曨散曙寒文華廣殿㑹衣冠從來聖道通參贊況復余衷企治安是日講中庸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一節虞書𨳩四門明四目達四聰三句心所㑹時原自易學惟行處始知難寄言魚雅談經侶謾作崇儒故事觀
  乾隆十二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講幄啟芳春文華紫禁闉鵷班分列進綈几一編陳治道籌教養躬行勉知仁是日講魯論樊遲問仁節及易經臨卦大象辭豈惟遵典故當藉淑心身易簡抽經秘從容咨席珍擴充還有待夙夜矢䖍寅
  乾隆十四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瑞日輝春曉不寒特開廣殿集衣冠舞干未逮重華徳放馬何期遠服安近因金酋稽顙乞命特命允降班帥故云小往大來成泰運推人盡已具心官是日講四書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又易經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句申咨魚雅章縫侣莫作崇儒例事㸔
  乾隆十七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間闊經筵意未安去歳以巡狩未舉是典東風廣厦集儒官不惟勤學因時勗要復存羊俾後觀制事期無適莫見知人更念惠懐難是日講尚書知人則哲四句論語君子之於天下也一章春卿儀注百寮式詎道從容禮數寛
  乾隆十八年
  御製經筵即事詩 清暉玉宇寛廣殿集衣冠要欲分陰惜寧同舊例㸔繹思還戒頌切已率知難兩論雖言概每進講經書輒各製論發明之是日講論語視其所以一章易君子體仁足以長人一句吾斯意未安
  乾隆二十一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泉汲靈源蕉剥芽春風又復啟文華惜陰所重恒於此隔歳猶嫌忽已賖去歳未行經筵一日萬幾天命勅性誠明教聖功加是日進講尚書勅天之命惟時惟幾中庸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儒冠采服魚魚者典學虚文莫漫誇
  乾隆二十三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書文經訓義揄揚魚雅儒簪列兩行篤志近思研學問思艱圖易劭農桑是日進講論語博學而篤志一節尚書思其艱以圖其易兩句春臺共喜時方鬯廣厦寧惟例舉常周孔吾師㳺意切推行獨慙去聲未云遑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講學文華例仲春經書次第幾端陳夫乾易矣夫坤簡成物知焉成已仁是日經筵書題成已仁也成物知也經題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紬繹從知位中理贊參惟仰至誠神漫言故事循禮典修業輝光勉日新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文華廣殿御香芬啟迪疇咨大雅羣詎止循名欲求實敢因戢武忘崇文飛潛動植堪觀化和一慎難總屬君是日書題四時行焉二句經題其難其慎二句講官各就本條衍繹朕以時行物生盖孔子知命耳順以後示學者眞實至當之理非因子貢以言語觀聖人徒為是不待言而可見之語又諸家解尚書率以難慎屬君和一屬臣不知太甲不惠阿衡是不和庸罔念聞是不一邇訓允徳是和且一則和一亦當屬君始非泛訓之辭因抒所見著論折衷非欲與訓詁家爭堅白異同也畧述㑹心非逞臆躬行惟是勉尊聞
  乾隆二十六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和凝風日仲春初廣殿文華敞碧疏經解傳詮闡要道衣寛帶博戒虚車人倫物理行仁義巽養震為濟疾徐是日書義舜明于庻物四句經義益動而異二句詎曰年年遵典故化民成俗目蒿予
  乾隆二十八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春風東壁啟文軒書蘊經微細討源自是鴻儒曾有詁孔懐赤子未能言是日講大學如保赤子三句易經咸速也二句咸恒實具乾坤體速久惟應天地尊訓詁家向泥六子長少相配以世俗夫婦窺聖人序卦曲為損益不首下經之論自生支節不知下經首咸恒咸即天行之速恒即地道之常其為乾坤具體本直截了當因儒臣講畢詳論示之闡繹詎云循典故欽哉絜矩箇中存
  乾隆二十九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文華春講集羣英書義經微細討評四海耕桑因所利萬幾勅毖省其成是日進講論語因民之所利而利之尚書屢省乃成詎惟守註毋甚解亦曰尊聞在力行内外交修非二事隣哉思日贊治平聲
  乾隆三十一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講筵又隔一年春乙酉春日南巡未御經筵翰典文華舉令辰緝學詎云循故事樂羣相與集諸臣義無適莫惟君子福有斂敷厥庶民是日講論語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書經皇建其有極斂時五福用敷錫厥庶民御論聊抒心所㑹斯之未信頌休頻
  乾隆三十二年
  御製仲春經筵詩 翰典彬彬舉仲春輪番進講列儒紳誠明盡性斯先覺盛徳甄心在日新進講四書不逆詐一節易經日新之謂盛徳一句嚴若要偕經義守同然無取頌聲頻撰良喜勝常年者兆啟文昌壁値辰是日適値壁宿
  乾隆三十三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塗艧文華新落工宫殿丹艧自雍正庚戌油飾之後至今將及四十年故命所司以次修理兹文華殿新値落成講筵輝煥柍桭紅時惟長善春臨仲典以興賢歳舉隆絜矩恕忠籌國治勅幾競業亮
  天工是日進講大學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尚書一日二日萬幾親裁御論抒心㑹無取都俞稱頌同
  乾隆三十四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列筵寧祇禮文崇玩味經書義不窮毋自欺惟愼已獨勗胥欽迺亮
  天工時進講大學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尚書欽哉惟時亮天工君臣要在交相儆心意由來本是同二語闡是日御論意衍聖許教陪講席衍聖公孔昭煥以新修太學親臨釋奠來京陪祀至是並命侍筵觀禮黽哉何以繼家風
  乾隆三十五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儒臣廣殿共云云何異書齋此樂羣明物由行述虞舜養賢以及玩周文是日進講孟子由仁義行二句易頤卦彖傳聖人養賢以及萬民句兩行玉椀分茶味一對金鑪裊篆紋勗在聞知致高大詎惟典故取斯勤
  乾隆三十八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師古仍惟舊典式清書漢語各分曹凡進講先書次經書與經各先清次漢每講官一巡畢即發御論一通則以清漢語分講龍香近䕶黄帷案鷺序雙排綵袖袍是日講官及侍班官並補服惟講官加服領袖袍好惡同民可不愼酢酬慮善敢從慆是日進講大學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說命慮善以動動惟厥時二章講筵謾擬頌崇學並進知行勉正勞
  乾隆三十九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朶殿彬彬羣彦羅右文大典舉春和兩題著論寧勞我一例輟為奚示他後獲先難詮以獨功崇業廣解休訛是日進講論語仁者先難而後獲書經功崇惟志業廣惟勤余作御論以克己復禮釋書題而解經則以用卿士引為為君者之責義似親切載咨朗誦篇章者頌語漫陳願琢磨
  乾隆四十年
  御製二月六日經筵作 輕雲釀雪仲春和廣厦談經儒彦羅詎曰崇文循典故欲因體道互研磨新民要在於修已惠我還須勿問他是日進講大學日日新又日新易經有孚惠我徳殿後文淵將建閣文淵閣向僅沿襲虚名今擬於文華殿後建閣為貯四庫全書之所待成四庫貯書多
  乾隆四十一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經年講席一躬臨龍䄂儒臣喜盍簪經筵講官滿漢各八員進講侍班服領袖袍以别於衆此舊例也日麗風和春藹吉周書魯語義抽尋是日進講論語百姓足君孰與不足書經君子所其無逸撫民時切不足志勑已惟懐無逸心後閣文淵新慶洽殿後度地建文淵閣為貯四庫全書之所今始落成俾觀合有共賡吟
  乾隆四十四年
  御製春仲經筵詩 經筵兩歳闕臨諸撫帙猶然意戚予丁酉戊戌兩年未舉經筵之典兹已踰大祥進講惟允雖戚未能忘而禮不敢過也況閲大祥應講習相將精義繹經書先勞勞更期無倦上下下斯光有餘是日論語進講先之勞之請益曰無倦易經進講自上下下其道大光予所製御論於論語則以為夫子此言為有司親民者而發而人君為政之道實不外此臣之勞在身君之勞在心於易經則以為自上下下二語非止申明損上益下盖言為上者當不自恃崇髙應虚已撝謙尊賢納諌乃由上以下其下其道有弗大光者乎雖文臣皆以為確論而斯之猶未能信耳著論聊因抒己見盈廷咨爾莫虚譽
  等謹按節年恭逢
  經筵俱有
  御製詩謹繹有關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文華殿之東為
  傳心殿中祀
  皇師
  帝師
  王師
  先聖
  先師殿之前為
  景行門 國朝宫史
  等謹按
  傳心殿東西設兩角門北嚮者五楹為治牲所南嚮者
  三楹為
  景行門院東井亭一
  殿五楹其後祝版房三楹
  神厨三楹再後直房五間
  殿内祀
  皇師伏羲氏
  皇師神農氏
  皇師軒轅氏
  帝師陶唐氏
  帝師有虞氏
  王師夏禹王
  王師商湯王
  王師周文王
  王師周武王均正位南嚮
  先聖周公東位西嚮
  先師孔子西位東嚮每歳
  皇帝御經筵先遣官祇告惟乾隆六年仲春
  經筵
  上親詣
  傳心殿行禮
  文華殿之後為
  文淵閣 國朝宫史
  等謹按明代置文淵閣其地在内閣之東規制庳陋又所儲書帙僅以待詔典籍等官司其事職任既輕散帙多有逮末葉而其制盡廢遺址僅有存矣
  本朝定制以文淵閣為大學士兼銜苐仍其名而未議
  建設之地乾隆三十九年
  命于
  文華殿後規度方位所宜創建
  文淵閣用貯四庫書籍凡三萬六千册復
  諭令仿宋時三館秘閣官制自大學士以下置領閣事二員總司典掌提舉一員用資管理直閣事六員司典守釐輯之事校理十六員分司註册㸃驗檢閱八員隨時㸃閱其閣内收發宿直諸職于内府司員筆帖式内分派掌管煌煌乎館閣之宏規文明之盛治矣至同時並建者則有
  圓明園之文源閣
  避暑山莊之文津閣皆仿浙省范氏天一閣之制崇構而鼎峙焉凡以攬勝蓬山珍儲秘籍為伊古以來所未有兹按
  文淵閣制凡三重上下各六楹層階兩折而上瓦用青
  緑色閣前甃方池跨石梁一引
  御河水注之閣東恭立
  皇上御製文淵閣記碑亭閣内設
  寳座恭懸
  御書額曰滙流澄鑑聨曰薈萃得殊觀象闡先天生一靜深知有本理賅太極函三又聨曰璧府古含今藉以學資主敬綸扉名副實詎惟目仿崇文又聨曰插架牙籖照今古開編雲氣吐芳芬皆
  皇上御書閣後叠石為假山山後垣門一北嚮門外稍東設直房數楹為直閣諸臣所居恭遇
  經筵進講畢
  聖駕親臨
  賜茶于殿内自乾隆四十一年始遂為定制
  乾隆四十一年六月初一日奉
  上諭昨四庫館進呈裒集永樂大典散篇内有麟臺故事一編為宋待制程俱撰具詳當時館閣之制所載典掌三館秘閣書籍以執政領閣事又有直秘閣秘閣校理等官頗稱賅備方今蒐羅遺籍彚為四庫全書每輯錄奏進朕親披閱釐正特于文華殿後建文淵閣弆之以充策府而昭文治淵海縹緗蔚然稱盛苐文淵閣國朝雖為大學士兼銜而非職掌在昔並無其地兹既崇構鼎新琅圅環列不可不設官兼掌以副其實自宜酌衷宋制設文淵閣領閣事總其成其次為直閣事同司典掌又其次為校理分司註册㸃驗所有閣中書籍按時檢曝雖責之内府官屬而一切職掌則領閣事以下各任之于内閣翰詹衙門内兼用其每銜應設幾員及以何官兼充著大學士會同吏部翰林院定議列名具奏𠉀朕簡定令各分職繫銜將來即為定額用垂久遠至于四庫所集多人間未見之書朕勤加採訪非徒廣金匱石室之藏將以嘉惠藝林啟牖後學公天下之好也惟是鐫刻流傳僅什之一而抄錄儲藏者外間仍無由窺覩豈朕右文本意乎翰林原許讀中秘書即大臣官員中有嗜古勤學者並許告之所司赴閣觀覽苐不得携取出外致有損失其如何酌定章程並著具議以聞 上諭簿
  御製大淵閣記 國家荷
  天庥承
  佑命
  重熙累洽同軌同文所謂禮樂百年而後興此其時也而禮樂之興必藉崇儒重道以㑹其條貫儒與道匪文莫闡故予蒐四庫之書非徒博右文之名盖如張子所云為
  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絶學為萬世開太平胥于是乎繫故乃下明詔勅岳牧訪名山搜秘簡并出天祿之舊藏以及世家之獨弆於是浩如淵海委若邱山而總名之曰四庫全書盖以古今數千年宇宙數萬里其間所有之書雖夥都不出四庫之目也乃掄大臣俾總司命翰林使分校雖督繼晷之勤仍予十年之暇夫不勤則玩日愒時有所不免而不予之暇則又恐欲速而或失之疎略魯魚亥豕因是而生語有之凡事豫則立書之成雖尚需時日而貯書之所則不可不宿構宫禁之中不得其地爰于文華殿後建文淵閣以待之文淵閣之名始于勝朝今則無其處而内閣大學士之兼殿閣銜者尚存其名兹以貯書所為名實適相副而文華殿居其前乃歳時經筵講學所必臨于以枕經葄史鏡已牖民後世子孫奉以為家法則予所以繼繩祖考覺世之
  殷心化育民物返古之深意庶在是乎庶在是乎閣之制一如范氏天一閣而其詳則見于御園文源閣之記乾隆四十一年
  御製題文淵閣 每歳講筵舉研精引席珍文淵宜後峙主敬恰中陳舊有殿名主敬在文華殿之後其後隙地新建文淵閣四庫庋藏待層樓結構新肇功始昨夏斷手逮今春經史子集富圖書禮樂彬寧惟資汲古端以勵修身巍煥觀誠美經營愧亦頻綸扉相對處頗覺叶名循國朝大學士兼銜三殿三閣有文淵閣之名而無閣之實今新建于文華殿後且與内閣相近適當其地
  乾隆四十四年
  御製經筵畢臨文淵閣有作 文淵咫尺近文華禮蕆經筵此賜茶文華殿進講畢御文淵閣召講官及侍班諸臣入列坐賜茶新署冰銜協名實新設文淵閣領閣事二員以大學士兼掌院者充之提舉一員以内務府大臣充之直閣六員以内閣學士詹事少詹事學士充之校理十六員以庶子侍讀侍講編修檢討充之檢閲八員以内閣中書充之待藏四庫煥雲霞次排雖畢事求覈于永樂大典散篇内集輯成編不下三百八十餘種多有世不經見之書命館臣詳加校勘分别應抄應刋以公同好檢校宜精期與賒佇遲去聲功成開慶晏木天佳話更堪誇
  乾隆四十七年
  御製經筵畢文淵閣賜宴以四庫全書第一部告成庋閣内用幸翰林院例得近體四律首章即叠去嵗詩韻長律昨春示程督昨年經筵四庫全書第一部未竣故有咨爾校讐總羣輩可宜淹過
  浹旬期之句以示程督兹第一部書已於昨冬告蕆而第二三四部全書亦俱繕就萬册以上此後照鈔較易成書矣迅成膏晷竟前移書多二酉本難究歳始浹旬原弗遲庫四羣欣瞻有蕆奉三我自凛無私繁於永樂醇於典按明永樂大典一萬一千九十五册凡五年書成今四庫書每部三萬六千册又薈要每部一萬二千册自癸巳年起至今壬寅將及十年間薈要兩部及全書第一部共六萬册均已蕆事裝潢貯閣較之永樂大典數多五倍又按湧幢小品載編輯供事者凡二千一百六十餘人今纂修謄録等不過千人而五年期滿即予甄叙録用是以人皆踴躍事半功倍又大典於經史皆依韻編次割裂凌舛漫無統紀有乖柱下藏書之義兹四庫全書悉依經史子集為部次體例尤較醇整云嘉矣儒臣善副期 百年禮樂合興哉禮樂原從經史來溯此津源淵已得四庫全書共抄録四部今第一部已得者弆文淵閣其第二三四部則分弆盛京之文溯閣避暑山莊之文津閣圓明園之文源閣述兹言行徳猶該共殷劉向校書志寧數相如獻賦材諸子雖曾預董事皇六子皇八子皇十一子並命充總裁閱四庫全書近復命諸皇子暨師傅等選録明臣奏議祗當二宋速賔陪用宋祁延客修唐書事是日賜宴即令諸皇子侑諸臣酒並頒賞 丙申髙閣秩干歌今喜書成鄴架羅宋輯明修彼有為去聲 宋太宗踐位後恐世人譏其慙徳因集文士修册府元龜太平御覽文苑英華三大書欲以疲其力而箝其口明永樂亦以得位不正集文人為大典以弭草野私議若今所輯四庫全書惟在蒐輯遺佚以廣流傳為萬世藝林津逮實非彼用意所可比也重熙累洽此無他較其三萬猶富矣即此十年詎久麽鼓瑟吹笙筐將是二月初二日春仲經筵禮畢即於是日賜四庫全書館總裁總纂總校分校提調各官等宴併徧賞總裁九人總纂各官等七十七人如意雜佩文綺筆墨研箋等物其謄錄等不得與宴者令頌賜宴席果品食物至辦理全書之總纂紀昀先是已屢遷至内閣學士陸錫熊屢遷至光祿寺卿陸費墀屢遷至少詹事兹並將孫士毅擢為太常寺少卿韋謙恒陞授贊善曹錫寳王大岳均陞國子監司業其編修吳省蘭等記名遇缺陞用以示優奬慶兹日麗與風和 從來舉事待時節四庫修書未預籌癸巳經營謂遲也癸巳歳始思及依經史子集為四庫全書並命輯永樂大典散篇成帙然朕臨御已三十餘年亦望七之歳矣斯事體大而物博時略嫌遲故甲午聯句詩有逢會略嫌遲歳月就將惟亹願觀成之句今壬寅甫及十年薈要兩部及全書第一部均已蕆事裝潢貯閣適當春仲經筵錫宴行慶遹觀厥成實堪喜慰爾壬寅慶落可歌不副吾志矣志誠愜勵我為哉為正悠迴憶四章吟翰苑即今宴祗一人留乾隆九年十月幸翰林院賜宴彼時賦詩者共三十八人閲今三十餘年重與陪此宴者惟大學士嵇璜一人不無今昔之感
  等謹按
  文淵閣
  御製詩謹繹有關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