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日下舊聞考 (四庫全書本)/卷0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二 欽定日下舊聞考 卷二十三 卷二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二十三
  國朝宫室十五 西苑三
  循池岸而南為
  日知閣閣後左門東南為春及軒軒左為交蘆館又左為芸齋 國朝宫史
  等謹按
  日知閣建石梁上其下為水牐太液池水從此出逹於
  織女橋閣額為
  聖祖御書閣内
  皇上御書額曰漱玉飛珠聫曰秋月春風常得句山容水態自成圖又聫曰境靜趣無窮魚躍鳶飛同活潑水流機不息瀑淙雪淨總鮮新皆
  御書
  乾隆二十三年
  御製交蘆舘詩 蜃窻恰對玲瓏壁遊目通明俯碧湖鷗鷺菰蒲都自在便因相見悟交蘆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日知閣詩 閣㨿飛淙表是處為太液尾閭閣名  皇祖所題璇題號日知機參賢者語情見
  聖人辭既凜無忘義又如黙識時曩予成薈説自審每慙斯
  
  御製春及軒詩 山複水之涯苔蘓栁巳絲熙春及節句觸目會心時念彼西疇事厪吾東作思英英常薈蔚膏雨願如期
  
  御製芸齋詩 古芸馡馥小窓明研淨甌閒道趣生曾是少年績學處祇慙両字曰躬行
  等謹按交蘆舘諸處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芸齋稍南為
  賔竹室室南為蕉雨軒 國朝宫史
  等謹按
  賔竹室内聫曰自是林泉多蘊藉依然書史得周旋蕉雨軒聫曰春泉石罅淙聲細新竹風前弄影娑北室聫曰禽鳥襍歌傳户外箖箊爽籟下雲標
  乾隆二十一年
  御製賔竹室詩 月下檀欒影風前淅颯聲籜兮吹汝和夷也聖之清等度真瀟灑安排豈墄平便應延入幕底鎮傲南榮
  
  御製蕉雨軒詩 十笏幽居益灑然軸蕉簪石小庭前臨𥦗恰稱聴春雨萬琲驪珠摐緑天
  等謹按
  賔竹室蕉雨軒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蕉雨軒南曰雲繪樓樓西有室曰韻磬又西南為清音閣 國朝宫史
  等謹按雲繪樓三層北向聫曰道堪因契真佳矣畫豈能工有是夫又曰衆皺峯如能變化太空雲與作浮沉清音閣聨曰宫商之外有神解律吕以来無是過閣上下與雲繪樓通有門曰印月門外東南則船塢也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雲繪樓詩 棣通景物鬬韶妍又見魚鱗皴逺天水墨丹青爭獻技東皇寧許一家專
  乾隆二十六年
  御製韻磬居詩 風水相吞吐磬聲出碧𥻘自成宫與角厎辨主和賔似矣彭蠡口居然泗水濵東坡笑李渤盖是特欺人
  等謹按雲繪樓韻磬居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清音閣沿堤而南為
  同豫軒 國朝宫史
  等謹按
  同豫軒東室聫曰魚躍鳶飛参物理耕田鑿井樂民和内室額曰大圓鏡曰小方壺聫曰夏屋暢清吟風篁半嶺春城通曉望烟樹萬家西室聫曰麗日和風春澹蕩花香鳥語物昭蘇
  乾隆二十二年
  御製同豫軒得句 因逈為髙得軒榭蜃𥦗俯處見閭閻對時育物恒闗切士習民風藉驗覘春色滿皇州入詠後樂以天下同忺心殷保泰戒鳴豫周易分明注福謙
  乾隆二十八年
  御製同豫軒詩 碕岸周遭鏡影皚中央金碧煥瀛臺東南綴景兹堪憩軒在瀛臺東南西北遵王方逓来時回部極西愛鳥䍐部之愛哈莫特沙汗及哈薩克西部烏爾根齊部之哈雅布汗啟齊玉蘓部之努喇麗汗巴圖爾汗以次奉表貢馬窻俯六街騐蕃庶民猶三代慎栽培曰同固可然艱矣言倡斯非益戒哉
  乾隆三十年
  御製同豫軒詩 新舊萃藩封三接不可缺賚與宴並行所以聫情悦涓休月之六嘉饗答韶節同豫此臨憩紫光閣名賜宴之所待整設軒墀既靜佳甌研亦清潔羲經在棐几玩象觀辭説雷出地奮軋撫辰敬斯切
  乾隆三十六年
  御製同豫軒詩 西苑例春醼南池憩曉餐軒在液池南岸紫光閣賜宴外藩每先臨此傳餐待備徘徊聊待備吟咏適清歡篆鼎非烟結華鐙是畫㸔豫同中與外
  家法永綏安
  等謹按
  同豫軒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同豫軒後為
  鑑古堂左為香逺右曰靜柯 國朝宫史
  等謹按
  鑑古堂
  皇上御書聫曰心觸清機親翰墨目遊潤景足精神香逺室聫曰鳶飛魚躍天機錦秋月春風大塊章靜柯室聫曰會心多野趣契理謝言詮香逺室西有靜室額曰自在觀山下有室額曰鷺濤皆
  御書
  乾隆二十三年
  御製鑑古堂詩 壁號圖書聚筵惟翰墨攤常懐三鑑對寧棘一身安無逸凜明訓與稽愜古歡顧名思義處所愧是貞觀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靜柯室詩 書室蕭然號靜柯喬枝窻外自婆娑驀思庾信方㸃筆興寄東陽得幾多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香逺室詩 可逺觀猶不可親色香一例淨無塵山陰鏡裏如相訪髣髴其人是賀循
  等謹按
  鑑古堂諸處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瀛臺之南隔池相對者為寳月樓 國朝宫史
  等謹按寳月樓乾隆戊寅年建與
  同豫軒
  茂對齋東西相望北對
  迎薰亭南臨
  皇城樓上恭懸
  皇上御書額曰仰觀俯察聫曰佳興四時同圖呈苑裏清光千里共鑑徹池心樓下東室北間額曰錯繡曰卷綃聫曰雲容水態從頭會秋月春風取次拈又曰玉宇近髙寒欄憑十二慶霄增朗徹界俯三千又曰烟雲舒卷攬勝賞松石古澹怡逺情南室額曰芳援曰玉萃聫曰雲歛琳霄目因迥水澄蘭沼意俱深又曰寫影水中央萬川同印澄輝天尺五一鏡常懸又曰風物似登瀛景呈瑶島雲山疑罨畫影漾金波寳月樓西為
  茂對齋聫曰舒卷天真任嵐靄飛沉自得樂禽魚茂對齋右為
  涵春室室内額四曰花港曰渌淨曰魚樂曰晩春皆御書齋西為
  延賞亭
  御製寳月樓記 文有神會落筆可以千言興有時来待機不妨數嵗寳月樓記之作遲速葢有如是是寳月樓者介於瀛臺南岸適中北對迎薰亭亭與臺皆勝國遺址嵗時修葺増減無大營造顧液池南岸逼近皇城長以二百丈計濶以四丈計地既狹前朝未置宫室每臨臺南望嫌其直長鮮屏蔽則命奉宸既景既相約之椓之鳩工戊寅之春落成是嵗之秋久欲為記輒以片時來往率即成詠罷輟兹始叙而記之葢兹樓之經始也擬以三層既覺太侈則減其一延不過七間袤不過二丈據岸者十之四據池者百之一池不覺其窄岸不覺其長拾級而登布席而坐則雲閣瓊臺詭峰古槐峭蒨巉巗聳翠流丹若三壺之隠現於鏡海雲天者北眺之勝概也憑窻下視逈出皇城三市五都隠賑縱横賈貿墆鬻列隧百重華葢珂馬劍珮簪纓撫兹繁庶益切保泰與持盈此則南臨之所會也於東則紫禁紫微左廟右社規天矩地因上因下授時順鄉玉堂金馬慙茅茨於有虞法卑室乎大夏奉此宫室每同漢文恐羞之情也而其西則西山起伏連延朝嵐夕靄氣象萬千春雨沐而農興秋霜落而林殷是又神皋繡壤下視三都與両京也樓之義無窮而獨名之曰寳月者池與月適當其前抑亦有肖乎廣寒之庭也夫人之為記者或欣然於所得而予之為記常若自訟是宜已而不已予亦不知其何情也系以辭曰 樓之聳惕居髙以悚樓之廓坦吾心以樂樂與民同悚勵已恭樂不忘悚樂斯益永謂悚匪樂悚不可樂摛辭壁間因識意之所存
  乾隆二十三年
  御製茂對齋詩 因迥得髙齋俯臨見闤闠羲經可觀象顔之曰茂對玩辭既呈外保泰亦殷内先王貴因性夫何勞智慧
  
  御製涵春室詩 東皇弗偏黨物物付以春此室名曰㴠其意何所云譬如天地間人乃一粒存心則粒之粒量與天地均以此例吾室含春寧有垠享帚不為私與物常同仁
  
  御製延賞亭詩 役情書史亦糟粕契理鳶魚總道機試問亭中延賞者䆒於何處獲心依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題寳月樓 南岸嫌長因構樓樓臨直北望瀛洲瀛臺皆前明所建惟南岸向無殿宇故為樓以配之泓水鏡呈當面滿魄氷輪映舉頭金掌夜盤流沆瀣玉街晨珮響琳球樓臨皇城俯視可見長安門朝騎康家佳句誰能繼處上常殷保泰謀
  乾隆二十七年
  御製寳月樓六韻 鈞軸青旗轉璇璣玉燭調髙樓春可望斜漢月恒邀旭靄占多榖是日穀日露湑詠蓼蕭敬思九功叙敢詡八瀛朝綵燕翔屛綺銀花壓勝韶晩來鈎影挂欲釣上元宵
  乾隆三十年
  御製涵春室詩 春節雖遲日是月十四日始立春春意逓新年雪積祥玉花爆騰瑞靄煙宫城近六街市語何喧闐昨嵗幸遇豐物價平於前婚嫁率乘時景象熙京㕓可遽云返樸通經貴逹權
  乾隆三十三年
  御製寳月樓詩 淑氣漸和凝髙樓拾級登北杓已東轉西宇向南憑樓臨長安街街南俾移來西域回部居之室宇即肖其製門户新粘帖街衢早鬻燈團圞三五近眺賞又何曽上元例在御園陳煙火此樓從未賞節
  乾隆三十四年
  御製寳月樓詩 冬氷俯北沼春閣出南城樓近倚皇城南墻寳月昔時記向作寶月樓記粘壁韶年今日迎屛文新茀祿鏡影大光明鱗次居回部牆外西長安街内屬回人衡宇相望人稱回子營新建禮拜寺正與樓對安西繫逺情
  乾隆三十七年
  御製寳月樓詩 兩層傑閣出城頭樓在液池南岸倚皇城墻俯臨城外春色皇州俯滿眸素壁彩屏新換帖碧簷銀魄始垂鈎丹梯那似惠連陟玉斧何須吳質修寳月名樓亦已乆幾曽玩月一登樓
  等謹按
  茂對齋諸處
  御製詩謹繹有關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仁曜門西為結秀亭亭西為
  豐澤園 國朝宫史
  等謹按
  仁曜門西屋數楹
  聖祖仁皇帝養蠶處也建亭於橋榜曰結秀又西一水
  横帶稻畦數畝為
  豐澤園
  聖祖毎親臨勸課農桑
  世宗憲皇帝嵗耕耤田先期演耕於此我
  皇上舉行舊典率循不廢仰見
  聖
  聖相承勤民務本之至意云
  乾隆二十三年
  御製結秀亭詩 亭臨七月騐豳風鋤雨犁雲凭覽中環秀當年定逺近金史章宗紀承安元年六月幸環秀亭觀稼日下舊聞採入當在今西苑地劭農今古意還同
  等謹按結秀亭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御製豐澤園記 西苑宫室皆因元明舊址惟豐澤園為康熙間新建之所自勤政殿西行過小屋數間葢皇祖養蠶處也復西行厯稻畦數畝折而北則為豐澤園園内殿宇制度惟樸不尚華麗園後種桑數十株聞之老監云
  皇祖萬幾餘暇則於此勸課農桑或
  親御耒耜逮我
  皇父纉承丕業敬
  天法
  祖世徳作求數年以來屢行親耕之禮皆預演禮於此乃知
  聖聖同規敦本重農用躋天下於熙皡之盛若瀛臺之建於有明飛閣丹樓輝煌金碧較之此園固為美觀而極土木之功無益於國計民生識者鄙之行一事而合於天心建一園而合於民情身率先而天下丕變吾於是乎知
  皇祖
  皇父之為首出之聖也
  御製辛亥仲春
  上幸豐澤園演耕耤禮
  上躬四推
  命御名等終畝恭擬應制十韻 大地陽和淑景韶潛蘇土脉應風條洪鈞普扇百昌序大造均舒萬物調翠輦臨耕旗閃爍
  金輿載駕玉鎪雕行行西苑停鑾輅泛泛天池盪畫橈帝耒四推膏壤沃
  皇躬一墢甫田遥先期己見寅恭𢡟終畝還思
  教澤饒種布期生連理穗壠開願長九岐苖追思聖祖觀耕地却值吾
  皇演禮朝豐稔嵗功九有遍太和景象萬方昭放勲乆頌
  堯功茂恊帝重瞻
  舜徳超
  乾隆九年
  御製豐澤園演耕耤禮詩 千畝將臨耤三推預習耕脉膏方起動節序過清明禮以勤農重詩因觸念成猶思終畝教豐澤園演耕禮  皇考時屢行之曾奉  命終畝望嵗倍闗情乾隆十二年
  御製豐澤園演耕詩 霽靄光烟向逺低演耕豐澤趯臺西今年却先春三月耕耤常行於三月今嵗節氣早故在二月前日欣霑雨一犁緬想
  芳型農重也豐澤演耕自  皇考始行之後遂以為例仰承渥澤志欽兮上林太液増新景黛耜青箱凑好題
  
  御製豐澤園嘉穀既獲命大學士九卿觀之兼成近體八韻 我
  皇祖以農桑為重於瀛臺之西别建一園黍髙稻下左右區分蠶室桑疇後先相望騐田功而重本計貽訓良深
  皇考年舉耤田之禮毎先期演耕於此予小子仰聖蹤之同揆其敢弗蘉兹當萬寳告成之際王畿遍覽而旋越我弄田亦登嘉穀對時有喜㸃筆成章 較晴量雨一年中家法廑農
  聖聖同倬彼公田經
  舜步欽兹本務對豳風三春於是青箱播九夏曾看玉穟芃實好實堅欣始遇維穈維芑類皆充莖莖尺穂真希見顆顆圓璣允化工快目稍酬祈國志因心敢懈凛淵衷勤耕時溉兼逢嵗山左江南可遍豐鷺序傳觀休進頌先憂後樂事何窮
  乾隆十四年
  御製豐澤園演耕詩
  帝耤耕將舉苑卿甸早治多因重稼穡詎祗習威儀沃壤南東矣新犁徃復之鳥鳴春欲半蠖屈土全滋農父荷鋤立親藩布種隨演耕之禮自  皇考始之耕耤則司農布種三王五推此則率以親藩布種用訓勤農遂成典制云淰雲欣有渰膏澤被無私每以試耕日頻思觀禮時豳郊宛在目不必詠周詩
  
  御製經畧大學士忠勇公傅恒奏凱金川率領諸將士還朝錫宴豐澤園用昭飲至之典即席得長律一首卡撒功成振旅歸昇平凱宴麗晴暉兩階干羽欽虞典六律宫商奏采薇湛露應教頒幕殿甘膏更慶遍春畿持盈保泰咨同徳偃武修文凜勅幾
  乾隆十七年
  御製豐澤園演耕詩 春暮西園届演耕土膏動處物勾萌勤農知稼承
  家法漫擬惟循典故行 夜雨雖微足浥塵潤含煙栁緑絲新西山又見英英吐優澤惟期近逺匀 太液東風送畫船到來京兆奉絲鞭盛儀畧較
  農壇殺去聲漢典由來有弄田 農衣農具錯綜陳意在毋忘農苦辛瞥眼迴思成隔歲昨年江國為觀民去嵗未曽耕耤故云
  乾隆十八年
  御製豐澤園演耕詩 耕耤前辰例演耕無非民事廑躬行仗排上苑春風麗土潤新犁時雨晴種佈從教付林監耒陳不必命農卿耕耤司農進耒耜佈種演耕則先陳耒耜以奉宸苑卿佈種葢
  皇考定制遂為典故云

  憲皇家法過周制肯播伊予敢懈誠
  乾隆二十一年
  御製豐澤園詩 轣轆氷牀度因臨豐澤園試耕還有待□北為每嵗試耕之地問景畧堪存竹重琅玕節麥培餅餌根閭閻増富庶未可禁人喧
  乾隆二十三年
  御製豐澤園演耕作 豐澤春犁習良規
  聖考留那忘隨種日忽作教耕秋雍正年間  皇考演耕常敬隨佈種是日命皇子等隨行禮因而有感𨓜聰聽
  訓知艱慎率猷隴頭偶迴顧殊似服先疇
  乾隆二十九年
  御製豐澤園演耕作 豐澤真豐澤端因習禮臨墢無千畝逺潤過一犁深往嵗逢曾罕三農喜不禁迴思播種日雍正年間  皇考演耕於此每隨播種重穡
  教垂今
  乾隆三十一年
  御製豐澤園演耕作 耤禮行將舉弄田先習耕仰窺垂制意豐澤園為  皇考每嵗躬耕耤田預行演耕之地
  特寓重農情金耜翻土潤青箱播穀精林鳩偏入聽喚雨一聲聲
  乾隆三十二年
  御製豐澤園詩 亭榭各標額總名豐澤園
  當年廑農圃□規制樸素環以桑徑稻畦  皇祖時建為  畿暇勸課農桑之所因  賜名豐澤云此日緬
  文言適以習耕至對斯古屋存何當霈甘雨生意攬前軒
  等謹按豐澤園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豐澤園門内為
  惇叙殿 國朝宫史
  等謹按
  惇叙殿舊名崇雅殿乾隆壬戌宴王公宗室於此聫句
  賦詩因移崇雅額於别殿易名
  惇叙殿内額曰睦親九族聫曰彛訓念貽謀夲支百世仙源長篤慶華蕚一堂又曰玉水涵波逺瓊枝浥露榮皆
  皇上御書
  御製惇叙殿柏梁體聫句詩序 乾隆丙寅秋八月式宴王公宗室於瀛臺之惇叙殿法
  皇祖也惟時朕諸叔父列王爵者四人皇弟封王者二人皇子三人宗室王公有爵者三十二人念我羣從子姪孫姓之同出自
  皇祖者或俟封或爵不至與宴之列十年以來未舉和會之典親親之誼疎焉則亦命入今日之座凡六十有二人其以事故是日未至者復五十餘人於戱自黄虞以來有大徳者之得其位得其祿得其名夀如我皇祖者其誰耶即子姓之繁衍雖文王不得尚之使目前之振振揖揖我
  皇祖
  皇考式臨式憑予與諸弟兄子姪孫姓稱觴獻夀於其間其愉悦鼓舞又當何如歡極而戚固情之所必至也然今日之宴會我
  皇祖
  皇考實式臨之實式憑之諸伯叔父自當以予言為不謬也則又洒然以怡焉昔漢武帝柏梁之宴同姓者惟梁王武及宗正安國而已其餘皆羣臣然尚以此留詩唐明皇改集仙殿為集賢籲俊之義尚矣而周親未與亦闕典也朕今易崇雅為惇叙以紀今日之事復倡為首句以俟衆作之成凡今兹之掞藻得句者皆我皇祖
  皇考遺教之所垂也又何必舉金谷之例乎
  乾隆二十一年
  御製惇叙堂詩 惇叙名堂始自予每來欲去且徐徐齊家治國從來重木本水源未可疎瓊壁聫吟七字在錦筵回首十年餘會當嵗美還幾暇行葦和歡更繼初
  等謹按
  惇叙殿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惇叙殿東為菊香書屋殿後為
  澄懷堂 國朝宫史
  等謹按
  澄懐堂額為
  聖祖仁皇帝御書康熙初年詞臣嘗於此進講堂内額曰觀衆妙聫曰心田喜色良先玉鼻觀真香不數蘭東室聫曰偶在參天一閒憑味道腴菊香書屋聫曰庭松不改青蔥色盆菊仍霏清淨香
  乾隆七年
  御製澄懐堂詩 細草輕莎緑滿堂荷風槐雨釀新涼池塘澂澈鷗朋集簾幙蕭閒燕子翔四壁圖書鑑今古一庭花木騐農桑金猊篆裊澄懐永民事艱難子細商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澄懐堂詩 書堂搆豐澤七十有餘年佳境春光駐
  聖人寳額懸堂額  皇祖御筆也席珍常接引康熙初年儒臣率於此進講義府足周旋詎止羮墻慕紹聞勵勉旃
  乾隆二十八年
  御製菊香書屋詩 屋無長物有詩書暫爾盤桓意淡如四季淵明趣具足東籬欲笑尚拘墟
  等謹按
  澄懐堂菊香書屋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澄懐堂北有樓榜曰
  遐矚樓 國朝宫史
  等謹按
  遐矚樓上下七楹樓上聫曰體物豈縁誇麗藻撫時端藉勵雄心又曰千疊雲峯空外逈三農雨露望中深樓下聫曰窻通碧水蒼山外人在光風霽月間東室聫曰擬景真無盡會心逈不同西室額曰圖史自娛聫曰㸃綴雲峯留玉宇參差水榭引朱船
  乾隆六年
  御製遐矚樓詩 宇空千里近樓逈一窻虛坐久塵氛逺曠懐寄太初 溪田圍緑野樂事在桑麻一幅豳風景凭髙玩嵗華樓在豐澤園中康熙年間所建 涵元朔氣通松檜鏡光中南望仙壺景蓬瀛不在東涵元瀛臺殿名也在豐澤園之南 雕甍煥虯龍飛閣連雲漢芸編散古香樂此不知倦 林空帷乍捲氷合鏡逾明登覽非娛目憑觀萬物情
  等謹按
  遐矚樓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豐澤園西有亭曰荷風蕙露與亭相對有門入門為崇雅殿殿後東為
  静憩軒西為
  懐逺齋後有臺其南隔水相對為
  純一齋 國朝宫史
  等謹按荷風蕙露亭相對有門南面石刻額曰静谷聫曰勝賞寄雲巖萬象總輸竒秀青隂留竹柏四時不改蘢蔥北面石刻額曰雲竇聫曰月地雲階别向華林開靜境屏山鏡水時從芳徑探幽蹤
  崇雅殿東室聫曰乍雨乍晴春事好宜詩宜畫物華殊西室聫曰翠合三山連閬苑波涵一鏡儼蓬瀛又曰金猊靄入瑶編潤玉樹花均蔀屋香臨水北向有臺額曰歌舞昇平聫曰水中樓閣浮青島天上笙歌繞碧城
  純一齋額為
  聖祖仁皇帝御書齋内聫曰烟景滿前供妙墨芳洲隨
  處引清遊
  乾隆二十八年
  御製靜憩軒詩 假山嵗久真山似峭蒨閒房靜憩宜消得一年來幾度自嫌結構屬多為
  乾隆三十二年
  御製靜憩軒詩 㙮側文軒小憩遲軒在永安寺白塔旁即萬嵗山廣寒殿舊址也墨壺琴薦雅相宜風鈴替戾松窻外長短聲中託靜思
  等謹按
  豐澤園之靜憩軒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純一齋詩 在豐澤園中
  皇祖御額也 過雨乘晨爽遊園憩舊齋即今對景日仍
  昔重農懐綈几披芸簡松簷仰
  古SKchar2兩言賅衆義未易涉津涯
  乾隆三十七年
  御製懐逺齋詩 方寸不為小萬里詎云遥何須稱芥納至理原自昭書齋纔幾楹寰區量可包懷逺向所題非為去聲攬景撩百世籌永圖兆姓思艱勞循名欲責實吾寜徒遊遨
  等謹按
  純一齋
  懐逺齋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徳昌門西有門東向入門循山徑而南為
  春耦齋 國朝宫史
  等謹按
  春耦齋在
  豐澤園之西齋東室聫曰即事既多羙託好有常因又曰曉露蘭陔外香風禾隴間又曰心澹水木秀興幽魚鳥同西室聫曰林薄隂濃藏别院汀洲新水漲前津閣上聫曰縈洄水抱中和氣平逺山如藴藉人又曰潤浥雲霞氣真參泉石靈齋後楹恭懸
  御書額曰雲术含秀
  御製春耦齋記 語云周過其厯秦不及期班固美其親親賢賢固本衆建至鄙秦以子弟為匹夫骨月失藩衛其然豈其然哉夫秦之失賈誼論之詳矣闢封建之議則莫過於栁宗元而周之所以過其厯後世鮮有發厥㫖者葢自后稷公劉世以重農為務惟土物愛知稼穡艱至於文武成康猶是道也立我烝民祈天永命詩書所歎畧同一軌國家龍興東海較之周家藝荏菽廼埸疆者固有不同而天下初定禮樂未遑即舉
  祈穀之祭下力田之詔我
  皇祖建此豐澤園於西苑以劭樹藝而較晴雨至於皇考嵗舉耕耤之典必先演耕於園北弄田以視周家世業肯穫者有過無弗及予小子聰聽
  
  考之彞訓亦惟是無𨓜作所民本食天之念拳拳無懈不敢以一已之貴而忽萬姓之窮不敢以四方之豐而忘一隅之歉二十一年以來此物此志也園之内有齋兹以春耦名之而闡其説如右石渠寳笈中舊藏唐韓滉五牛圖農部尚書蔣溥因進其父故大學士蔣廷錫倣項聖謨摹本繼又得項聖謨卷古今名蹟一時會合良稱藝苑勝事夫服疇力穡牛之資用SKchar鉅並貯齋中每一展觀如見洪縻縹軛馴擾膏壤間然予知依務本之意所為在此不在彼耳
  乾隆二十二年
  御製春耦齋詩行春得餘暇小憩臨春耦舉趾彼尚遲于耜吾何有不可無此意以身先去聲黔首華鐙懸綺綴麗景羅菱牖所樂詎在茲康年兾施厚
  
  御製春耦齋詩春耦臨豐澤田犁嵗演公代耕因展義今春因南巡例以苑丞代耕即目每祈豐暘雨今年若黍禾夏日芃五牛致十五齋中貯韓滉五牛圖并項聖謨蔣廷錫所倣二卷共為十五云考牧可因通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春耦齋詩 緑竹叢中詰徑幽綺窻玉砌俯澄流每因耕禮於時憩試問農人得此不寳穡綏豐真勝賞墨林契要亦優逰齋雖老屋額新署妙蹟縁收十五牛唐韓滉五牛圖真蹟項聖謨蔣廷錫俱有臨本並貯齋中
  乾隆二十八年
  御製春耦齋詩 片刻傳餐去
  暢春將問
  安五牛聊閱古是齋貯韓滉五牛圖向有記一墢尚餘寒農務惟心廑春光舉眼看行當試耕𠉀咨爾上林官
  等謹按
  春耦齋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雲木含秀隔池相對有延樓數十楹榜曰
  聽鴻樓由徑南折而東面北為
  植秀軒 國朝宫史
  等謹按
  聽鴻樓上下五十有四楹與
  春耦齋相對聫曰逺翠靄晴嵐四山圖畫清風生爽籟萬竹笙竽東室聫曰煙霞表裏因心靜天水空明觸目新又曰每因物表延遥寄似與天遊得靜陶又曰風前竹韻金輕戞石罅泉聲玉細潺西室額曰神觀蕭爽聫曰鏡自逺塵皆入詠物含妙理總堪尋
  植秀軒聫曰幾羣鸞鶴隨吟管四面芙蓉入緑紗乾隆二十二年
  御製聴鴻樓詩 太液輕氷未解池𠉀惟北矣到來遲髙樓試可如斯聽春色何妨許共知
  乾隆三十一年
  御製聽鴻樓詩 延樓俯液池春水恰生時人字傳聲矣今朝乍聽之衡陽來應節塞北去如期目送曽何謂吾惟戒在茲李白鞫歌行雙目送飛鴻戒心不在賢之意
  乾隆二十二年
  御製植秀軒詩 伏中移竹罷雨後到軒初清聴入窻牖踈觀暎砌除寧惟將俗逺兼可學心虛設以菁莪擬育才亦起予
  乾隆三十一年
  御製植秀軒對竹有會 山軒名植秀四面圍緑竹試問植物中秀應讓誰獨一解竹亦有秋時梢頭葉或黃不爭衆木青節概故異常二解雨於春夏交南多北艱致補助在人為汲水課澆埭三解暇即課澆埭園人前致辭權且不宜澆縁埭抽筍時四解問其故何為水多筍屈曲匪愛實害之郭槖言可復五解若然雲棲林地洳雨且𩆍何以行鞭時十丈㧞森森六解對曰此實異雨乃天膏賜井寒河或汚其水不同致七解情知此巧言不復斥其非澆竹猶小事戒在莫予違八解
  乾隆三十五年
  御製植秀軒詩 休誇鳳影與龍文雅稱去聲敲風而拂雲况是卉中君子節可能培植不斯勤
  等謹按
  聴鴻樓
  植秀軒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植秀軒折而西為石池度池穿石洞出為
  虛白室又南有亭曰竹汀亭南為
  愛翠樓 國朝宫史
  等謹按
  虛白室三楹東向北室聫曰景向淡中宜藻繢山從老處見精神南室聫曰連林新緑間舊緑入户泉音復鳥音
  乾隆二十二年
  御製虛白室詩 石縫五丁開假山具真理夤縁步仄逕虛室壺天裏誰謂既狹間曠望莫可揣讀我西銘篇顔彼南華子底須辨異同吉祥受止止
  
  御製愛翠樓詩 種竹猗猗已作林髙樓出竹翠雲侵虛窻不礙疎還宻詰徑何妨靜以深豈止坐來滿清聴每宜望去愜幽襟河陽寄傲非吾事耐可薫風一撫琴乾隆二十八年
  御製愛翠樓詩 竹樓枕碧岑樓在竹林中非如王禹偁所云以竹為之也四季翠隂森假藉黄岡記徘徊君子林由來非覆瓦亦可聴鳴琴世慮無能遣民艱每廑心
  等謹按
  虛白室
  愛翠樓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由竹汀折而西為棕亭又由樓南下有佛宇一所 國朝宫史臣等謹按佛宇臨池北向額曰大圓鏡中殿内額曰智珠慧照聫曰天花不礙一林落仙草真成四季芳其東稍北有石門門外横刻薈蔚適於幽處合其内横刻㟏岈毎與望中深又外石刻聫曰悟物思遥託悦心非外求内石刻聫曰芝徑繚而曲雲林秀以重石門以外即荷風蕙露亭也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二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