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日下舊聞考 (四庫全書本)/卷0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六 欽定日下舊聞考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二十七
  國朝宫室十九 西苑七
  閲古樓北為
  漪瀾堂 國朝宫史
  等謹按
  漪瀾堂據瓊島北麓規制畧仿金山五楹北向堂後左右有過山石洞堂内聫曰蘿逕因幽偏得趣雲峯含潤獨超羣又曰籟動風滿谷波澄月一奩西暖閣聫曰四靣波光動襟袖三山烟靄䕶壺洲堂後檐額曰秀寫蓬瀛
  閲古樓巖墻門出轉東則
  邀山亭又東北則
  酣古堂三楹西向倚石為洞循洞而東有屋三楹前宇後樓額曰寫妙石室聫曰石縫若無路松巢别有天
  乾隆十八年
  御製題漪瀾堂  在瓊島之北麓畧倣金山規制為之俯液池瞻穹塔覺水態雲容來參几席更不與江天别同異矣 勝蹟遥思瓊島隂每因餘暇一登臨雲樓高下規浮玉春樹參差吐鬰金出浪魚喁披錦縠入松風籟譜瑶琴漪瀾匪慕滄浪意舟水民情盡會心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漪瀾堂詩 春冰未泮湖春氣已昭蘇仙木吉祥御音迓綺屏瑞靄扶獲金不殊地浮玉宛成圖是處室宇肖金山行宫為之比似新豐市胡寛㡳藉乎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漪瀾堂詩 湖堂北向號漪瀾太液秋風正好㸔月朗雅宜常對鏡桂香那藉更薰蘭金山圖畫張京國是處規倣金山為樓觀白帝權衡御水官𨺗憶下河重平聲被潦民艱戚戚倩誰寛
  乾隆二十七年
  御製雪中漪瀾堂詩 昨吟瓊島兆佳隂喜罩祥霙塔影森太液漪瀾雖遲去聲待金山消息已侵尋是處肖浮玉為之向有詩千巖素鏤玲瓏竅萬木葩生清净林一咏江天㳺目句先期浮玉此登臨
  乾隆三十八年
  御製邀山亭口號 搆亭恰似邀山至坐㸔山疑亭所邀兩下主賔定誰是南華齊物繼逍遥
  乾隆三十九年
  御製酣古堂詠古詩 堂中貯古書酣書因酣古酣古詎虚言殷鑒不逺夏殷夏亦遥哉金元明近睹爾時萬嵗山又曰瓊華島山巔廣寒殿今已為窣堵擇勝或搆築即因其柱礎坐堂翻書篇寕不愓然懼懼當思良方方在無逸所
  等謹按
  漪瀾堂諸處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錄漪瀾堂正中北向有碧照樓長廊六十楹左右環繞俱有樓東盡倚晴樓西盡分凉樓 國朝宫史
  等謹按碧照樓門額曰湖天浮玉樓上聫曰空明愛天水飛躍任魚鳶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雪後登碧照樓吟望  昨已宣傳瓊島㳺詰朝積雪景偏幽即㸔冰影銀揩鏡更勝波光碧照樓古木揚猗梅破萼小山煥采玉成邱向來粉壁無題句似為今畨清賞留
  乾隆二十七年
  御製題倚晴樓 高樓今嵗原初到所喜憑闌恰倚晴雲不稱閒緣盡斂日雖婪暑已饒晶黍田即漸添黄色梧砌分明遞颯聲兩月愁霖詩句減撚鬚頓覺掞毫生
  等謹按碧照樓倚晴樓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錄
  碧照樓之左為逺帆閣 國朝宫史
  等謹按逺帆閣北向與碧照樓分峙閣上聫曰水光山色澹容與雲帆月舫常留連又曰湧金何事稱圖畫浮玉端知在户庭閣下南向額曰層觀上躋東室額曰即事多羙聫曰雲卧天㳺無不可風清月白致多佳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逺帆閣詩 浮玉樓䑓似瓊華島山隂樓䑓皆規金山之制為之江天入企情雖殊石簰側亦有布帆横頗覺宜風月而非為利名遥瞻無恙者疑過潤州城
  等謹按逺帆閣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錄
  逺帆閣後為
  道寕齋 國朝宫史
  等謹按
  道寕齋内聫曰風自凉經松越峭月原明映水逾清西室聫曰靜叅倪筦禽魚適悦可襟懐翰墨憑閣上聫曰石古泉清軒𥦗爽且靜風恬露潤花竹秀而鮮
  乾隆十八年
  御製道寕齋詩 仲舒對制䇿道者治所繇諸葛戒中郎寕静匪外求是皆述公奭至論昭千秋虚齋顔道寕以道寕能不雕繪詎足尚澹泊有餘休無益不可作自問殊難酬
  等謹按
  道寕齋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錄
  漪瀾堂之右有堂額曰晴欄花韻前有䑓與堂相對堂右為紫翠房 國朝宫史
  等謹按晴欄花韻聫曰樹將暖旭輕籠牖花與香風並入簾西室額曰壺天東室額曰宜雪紫翠房三楹即順山房也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紫翠房詩 漪瀾堂畔室假山圍蒨峭偨池互羅落嶙峋入窅窱紫翠幻萬狀朗朗延曦照生色畫屏張誰能觀徼妙
  乾隆二十八年
  御製賦得晴欄花韻詩 淡蕩風情惠晏温旭色鮮催開無紊𠉀弄影有餘妍對埭真佳矣憑欄屬偶焉渾成羣玉府詎祇養花夭香染荀郎袖韻宜謝客編春䑓予有志寕獨錦蘤然
  等謹按紫翠房晴欄花韻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紫翠房之東為蓮華室相對有小室額曰真如 國朝宫史臣等謹按蓮華室内聫曰相於明月清風際只在高山流水間
  真如室内供梵王像聫曰黄花翠竹常住相仙露明珠
  自在心
  乾隆二十三年
  御製蓮華室詩 玉芙蓉上置精舍櫺様都摹君子花偶至不妨結清習炷香閲妙法蓮華
  等謹按蓮華室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錄
  漪瀾堂後石洞出山頂有亭為摺扇形額曰延南薫其東上有亭額曰一壺天地 國朝宫史
  等謹案延南薫在
  漪瀾堂後亭内聫曰五明招得薫風奏七寳脩成璧月清一壺天地聫曰望宜銀漢月清擬玉壺氷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賦得一壺天地詩 十笏無餘地一壺有别天虚𥦗足攬結詰逕偶延緣廖落四禪表希夷萬景全神𬓛唯妙達俗慮不期蠲領要契元始入㣲得自然張申如驀遇那擬問金編
  等謹按一壺天地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一壺天地之東為環碧樓樓前有小石平䑓 國朝宫史臣等謹按環碧樓上下四楹北向樓後接宇三楹南向在石壁之下者為盤嵐精舍環碧樓聫曰西山翠色生巖複北渚清漣漲㟁隈樓上聫曰雲斂琳霄目因逈水澄蘭沼意俱深盤嵐精舍聫曰無碍搜竒披谷靄有時延賞愛巖風室内聫曰林亭雨過峯巒秀花徑風迴錦繡香又曰嵐飛生翠常疑雨峯有真姿不藉春
  乾隆二十一年
  御製環碧樓詩 窈窕迴廊宛轉通到來層構聳壺中討源每以初艱致得趣因之轉不窮座挹山光將水態𥦗延秋月與春風憑高望逺真空濶正藉巖枝䕶鬰葱
  等謹按環碧樓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環碧樓繞廊而下為嵌巖室 國朝宫史
  等謹按嵌巖室聫曰澗筑松濤相問荅峯容波態縂氤氲
  乾隆二十一年
  御製嵌巖室詩林壑入竒觀烟雲足佳致嵌巖擬陶穴峭舊饒清閟棟宇既不藉藻繪安容試門唯一洞幽席可十笏置俯仰托遥會棲遲得近憇堪蠲五葢累以受萬物備縱匪木石居時復有此意
  等謹按嵌巖室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延南薫西渡石橋有亭曰小崑邱亭西南上有平䑓石柱為銅仙承露 國朝宫史
  等謹按
  承露䑓後垣額曰碧虚西南小樓三楹額曰
  得性樓聫曰俯臨常似披圖畫得契宛堪悦性靈又曰拂座凉生高栝籟入䈴波漾白蘋秋樓下額曰
  延佳精舍聫曰滿𥦗松石無非古一屋雲烟搃是清北
  小室額曰
  抱冲室樓之左右翼以山廊厯磴而下小宇一間顔曰鄰山書屋聫曰境因徑曲詩情逺山為林稀畫㡧開又曰樹色碧無碍山光靜有餘屋之前即為
  道寕齋矣自
  漪瀾堂至此為塔山北靣之景
  乾隆三十五年
  御製得性樓詩 就逈為高築小樓蜃𥦗萬景畢來投靜觀物物契真性云得豈因自外求
  
  御製延佳精舍詩 上為得性樓下即延佳舍搆屋寕在多其楹本一架攬景致不同會心原互藉譬如春氣鬯萬物含和化斯乃佳之最亦豈資延迓
  
  御製抱冲室詩 示謙謝莊賦訓虚張華詩二義均切我靜室則何知然我處室中夫豈無所思受益玩易象戒盈體書辭十笏亦淵然㳺息欣相宜
  
  御製隣山書屋詩 假山數百餘年久久假烏知非故有書屋倚巖不計寛忘筌真似居林藪行將蹕駐避暑莊玉岑精舍山莊内書屋名當憑牖忽然自笑失拘墟真假評量有是否
  等謹按
  得性樓諸處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由白塔東下至山足為
  智珠殿後緣山徑折而北為交翠庭 國朝官史
  等謹按
  智珠殿三楹東向供文殊佛像恭懸
  皇上御書額曰般若香䑓聫曰塔影迥懸霄漢上佛光常現水雲間交翠庭二楹聫曰波光入𥦗淡草色䕶堦新
  乾隆二十三年
  御製交翠庭詩 擇向開庭更向山縈青攅黛𤨏孱顔春隂瓊島疑迷路只在碧琳天地間
  等謹按交翠庭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錄
  交翠庭北迴廊環繞而下為
  㸔畫廊下有石室中涵巖洞洞内供大士像别有小樓國朝宫史
  等謹按洞門上石刻真如二字小樓内聫曰天濶雲非繫波空月自明庭之下廊之側攀援石洞而出為古遺堂三楹北向聫曰秋月春風常得句山容水態自成圖對之者為巒影亭門額曰梢雲曰霏玉古遺堂下為
  見春亭
  又按由
  㸔畫廊折而東至山麓有石碣恭刋
  御書瓊島春隂四字為燕山八景之一
  御製詩章已恭載形勝卷内兹不複綴
  見春亭在瓊島春隂石碣之南自
  智珠殿至此為塔山東靣之景
  乾隆二十年
  御製㸔畫廊詩 迴廊詰曲稱㸔畫㸔者原為畫裏人歩歩景移朗朗照故知倪范鮮精神
  乾隆三十五年
  御製古遺堂詩 明之瓊華島元之萬嵗山簣土自弗移稱謂從改刪古殿變滄桑今堂枕孱顔而山猶古遺額堂興偶闗後視今猶昔不改者本閒
  
  御製巒影亭詩 山隂一笠亭恰與山相向山南液池北流峙景殊狀取之無不宜契矣胥増暢山容與水態交映如揖讓巒影訝在檐諦視漪瀾漾
  乾隆三十四年
  御製見春亭詩 瓊島猶餘積素皴波光樹色已因循山亭何繋人來往八柱依然此見春
  等謹按
  㸔畫廊諸處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承光殿之東與
  蕉園門相對者為
  桑園門入門循池東岸而北數百歩過陟山門誃門路西有水殿以藏
  御舟路東門三間西向入門循廊躡山而北有堂據山巔北向者曰雲岫西向者曰崇椒 國朝宫史
  等謹按水殿十有一間即船塢也雲岫厂聫曰風月清華贏四季水天朗澈繞三洲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雲岫厂詩 坐來怪㡳濕衣襟却見英英出碧岑一縷欲飛何處去定知瓊島作春隂是處近白塔山永安寺舊傳所謂瓊華島也
  乾隆三十一年
  御製崇椒室詩 假山雖積簣亦自有高卑因迥築書室憑𥦗堪目馳名之曰崇椒亦何不可為譬如泰岱巖其上空居之拘墟無一是契神那弗宜
  等謹按雲岫厂崇椒室
  御製詩皆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錄
  崇椒室長廊曲折北下有軒臨池曰濠濮間 國朝宫史臣等謹按濠濮間額曰壺中雲石聫曰眄林木清幽會心不逺對禽魚翔泳樂意相闗又曰畫意詩情景無盡春風秋月趣常殊軒北石梁曲折池靣北接石坊坊上石刻横書南向曰山色波光相罨畫北向曰汀蘭岸芷吐芳馨又石刻聫二南向曰日永亭䑓爽且靜雨餘花木秀而鮮北向曰蘅臯蔚雨生機滿松嶂横雲畫意迎
  由石門而北門三楹入門為春雨林塘 國朝宫史
  等謹按春雨林塘殿内額曰動靜交養聫曰烟景入疏簾圖書帶潤波光縈曲岸水木餘清東室聫曰迥如碧宇吟懐曠閒寄白雲幽興長後軒額曰空水澄鮮聫曰兩餘山色深于黛風定波光正可人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賦得春雨林塘 靄靄纔彌谷淒淒遂灑春論時真及節稱徳乃為仁林暗輕烟合塘明細浪皴㣲寒夫豈礙嘉澤更希均接上連枝杪入虚起藴淪情知綠野外明日出耕人
  等謹按春雨林塘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池北相對為畫舫齋 國朝宫史
  等謹按畫舫齋額曰竹風梧月東室聫曰詩句全從畫裏得雲山常在鏡中留又聫曰於澹泊中尋理趣不空色際忘言詮又曰常借青山作屏幛由來大塊假文章西室門額曰浴徳曰汲古聫曰布席只疑天上坐憑欄何異鏡中㳺室内聫曰雲容水態不相厭畫意詩情分與投又曰𥦗近春洲宛爾棹波聞欵乃簾開秋水恍然載月漾空明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題畫舫齋詩 畫舫乗來畫舫齋是同是異費安排虚舟若悟南華㫖所遇欣之縂大佳
  乾隆二十八年
  御製題畫舫齋 北岸輕輿復轉東偷閒一帶攬烟宫春光九十勾消盡是日三月晦逝水如斯晝夜空㳺不觧愁思麥雨坐疑徐進静帆風每當適意多慙靣為有民艱黙忖中
  乾隆三十三年
  御製畫舫齋詩 氷牀用異冬夏畫舫名自古今爱倣歐陽室趣不學周砥醉吟周砥詩邀我醉眠書畫舫青雀笑他侈意白鷗㡳藉盟心比似清河張丑相資猶欠書林
  乾隆三十四年
  御製題畫舫齋詩 齋似江南彩畫舟坐來軒檻鏡光流蘭槳桂棹用無藉海濶天空興有投原是不行何礙凍可知常住亦如浮商書十二篇曾讀却復難形夢寐求嘗謂高宗傅説之事非闢門□俊之正效而行之難矣
  等謹按畫舫齋
  御製詩謹繹有關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池上兩廊各有室東曰鏡香西曰觀妙 國朝宫史
  等謹按鏡香室聫曰静與心謀寕有色香生鼻觀亦無空又曰露湑花遞馥風度水生紋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鏡香室詩 洒然書室俯琳塘鑑古欣披瀲灧光浄植真成佛土卉風前時散鏡中香
  乾隆三十五年
  御製鏡香室詩 齋正室則廂原臨一池上曉日照芙蓉其香鏡中颺露葉珠光擎風葩霞影漾鼻根既已清心所亦因暢設擬對齋展畫是周昉障畫禪室所藏名畫薈珍册有周昉紈扇圖寫蓮塘景特妙
  等謹按鏡香室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畫舫齋左水石間有古槐一柯構亭其間顔曰古柯國朝宫史
  等謹按古柯庭聫曰金波長漾中秋月玉鏡平分明聖湖庭東廊宇接一小厦額曰綠意廊與古槐相對聫曰雖是境蹊畧行轉果然松竹不尋常廊之北曰
  得性軒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古柯庭詩 庭宇老槐下因之名古柯若尋嘉樹傳當去聲賦角弓歌閲嵗三百久成隂數畆多㡳須向王粲工拙較如何
  乾隆二十五年
  御製古柯庭詩 古槐五百年幾度荆凡閲春明跡已邈淳于夢亦歇閒庭構其側几榻皆清絶樹古庭因古偶憩輒怡悦滿院綠瓊隂一𥦗黄夾纈顧竹如得朋比榆自多潔壁間逸史畫室中懸姚綬畫雲根老樹槎材正與古柯寫照雲東逸史綬所自號也早為傳神設
  等謹按古柯庭
  御製詩謹繹有闗紀述事實者恭載卷内餘不備録古柯庭後有室西向額曰奥曠 國朝宫史
  等謹按奥曠室聫曰山參常静雲參動躍有潜魚飛有鳶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奥曠室詩 月廊通曲奥雲牖含虚曠得概既不一會趣亦殊狀清音憑暗泉靜寄對竒嶂位置信逺俗俯仰堪生暢而何每慊然未敢吾心放
  等謹按奥曠室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畫舫齋之右池上架石梁構廊其上曲折逹於西室曰小玲瓏 國朝宫史
  等謹按小玲瓏室内額曰真趣聫曰有懐虚以静無俗窈而深又曰雨後峯姿都渥若風前竹韻特悠然
  乾隆二十四年
  御製賦得小玲瓏詩 洞房通窈窕虚牖納嶙峋於小偏得趣惟清不受塵光含月淰淰質擬玉璘璘驀遇蘇公買仇池可結隣
  等謹按小玲瓏
  御製詩恭載首見之篇餘不備録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二十七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日下舊聞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