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皇輿西域圖志 (四庫全書本)/卷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一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 卷二十二 卷二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卷二十二目録
  山三
  天山北路
  拜塔克
  哈喇莽奈鄂拉
  古爾畢達巴
  庫爾圖達巴
  阿勒坦鄂拉
  烏可克達巴
  阿拉克鄂拉
  博克達烏魯罕鄂拉
  薩爾巴噶什達巴
  古爾班竒喇鄂拉
  阿爾察克鄂拉
  阿斯哈圖達巴
  朱爾庫朱鄂拉
  塔爾巴噶台鄂拉
  巴爾巴什鄂拉
  通古斯巴什鄂拉
  雅瑪里克鄂拉
  阿顔台和洛鄂拉
  巴顔哈瑪爾鄂拉
  博羅哈瑪爾鄂拉
  竒喇圖魯鄂拉
  阿爾噶里圗鄂拉
  哈喇古顔鄂拉
  博羅布爾噶蘓鄂拉
  阿布喇勒鄂拉
  塔勒竒鄂拉
  博羅和洛鄂拉
  烘郭爾鄂博
  薩勒巴圗烏蘭布喇逹巴
  罕哈爾察海鄂拉
  庫克托木達巴
  阿勒坦特布什鄂拉
  巴爾魯克鄂拉
  鄂爾和楚克鄂拉
  薩里鄂拉
  色伯蘓台鄂拉
  呼察斯阿爾噶里圗鄂拉
  察罕布古圗鄂拉
  庫隴奎鄂拉
  格登鄂拉
  阿勒坦額墨勒鄂拉
  莎達巴
  他巴爾遜達巴
  察察圗逹巴
  圗賚愛古爾鄂拉
  布喀鄂拉
  墨爾根西里鄂拉
  阿奎鄂拉
  阿斯哈達巴
  伊爾該圗鄂拉
  渾都頼鄂拉
  庫古里克鄂拉
  烏可克達巴
  額得墨克達巴
  庫穆什鄂拉
  哈喇布拉克達巴
  呼巴海鄂拉
  巴噶布魯勒鄂拉
  伊克布魯勒鄂拉
  欽定皇輿西域圗志卷二十二目録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卷二十二
  山三
  天山北路
  拜塔克
  拜塔克在鎮西府西北境之哈布塔克西一百十五里山脉自鎮西府北山東行至塔勒納沁之北折而西北行為阿濟鄂拉又西行為哈布塔克又西行至此盤迴千有餘里葢天山分支也烏里雅蘇台布爾噶蘇台烏爾圖諸布拉克皆出其南麓按準噶爾舊疆在拜塔克以西故以此為天山比路諸山之始
  又按後漢書陽嘉三年夏車師後部司馬率加特奴等千五百人掩擊北匈奴於閶吾陸谷四年北匈奴呼衍王侵後部帝以車師六國接近令敦煌太守發諸國兵及玉門闗𠉀伊吾司馬合六千三百騎救之掩擊於勒山今考車師前後部在博克達鄂拉東天山南北漢時呼衍王近與相接應在哈密西北博克達鄂拉東北一帶是以裴岑誅呼衍王碑即在哈密庫舍圖達巴而後漢書所謂閶吾陸谷與勒山者亦當在哈密西北博克達鄂拉東北一帶與今之哈布塔克拜塔克哈喇莽奈鄂拉為相近也特其地難確指為附見於此
  哈喇莽奈鄂拉
  哈喇莽奈鄂拉在天山北三百里拜塔克北東西綿亘山脉亦自東而西北距赫色勒巴什淖爾一百里又西一百里入於沙磧
  ︹隋書突厥傳︺其先國於西海之上為鄰國所滅男女無少長盡殺之至一兒不忍殺刖足斷臂棄於大澤中有一牝狼每銜肉至其所此兒因食之得以不死其後遂與狼交有孕焉彼鄰國者復令人殺此兒而狼在側使者將殺之其狼若為神所憑歘然至於海東止於山上其山在高昌西北下有洞穴狼入其中遇得平壤茂草地方二百餘里其後狼生十男其一姓阿史那氏最賢遂為君長故牙門建狼頭纛示不忘本也
  ︹唐書沙陀傳︺處月居金娑山之陽
  按自哈喇莽奈鄂拉而西岡巒相屬西過高昌疑即隋書所謂高昌西北之山苐其言荒渺逺近道里不著於史難以深考若唐時沙陀居蒲類之東境有大磧為今迪化州東北一帶無疑則唐書所謂金娑山者應即今之哈喇莽奈鄂拉以其地居迪化州東北正當沙陀北境故也
  古爾畢達巴
  古爾畢達巴在額爾齊斯郭勒東北哈喇圖郭勒發源西麓山脉自鎮西府東北境之必濟鄂拉西北行二百餘里至此𡷾崒特拔其支山西出走哈喇額爾齊斯郭勒哈喇圖郭勒之間
  庫爾圖達巴
  庫爾圖達巴在古爾畢達巴西北一百里山脉相屬哈喇額爾齊斯郭勒發源西麓其支山西出走哈喇額爾齊斯郭勒竒喇郭勒之間
  阿勒坦鄂拉
  阿勒坦鄂拉舊音阿爾泰為古金山在庫爾圖達巴西北三百里哈栁圖郭勒發源西南麓山脉自庫爾圖達巴屈折至此其迤東境峰巒層沓亘數百里為北路名山之冠東為舊藩喀爾喀䝉古諸部西為準噶爾部乾隆二十年大兵討準噶爾道出阿勒坦鄂拉遣官祭告
  告祭阿勒坦鄂拉文
  朕恭承
  鴻業撫馭寰區康乂柔懐中外一視準噶爾部落向逺王化簒弑相仍因而内亂達瓦齊又復殘虐其屬分崩離
  析人不聊生雖在殊荒均之赤子朕何忍不為拯救坐視阽危爰整王師分道並進今北路大兵道出神境惟神起幹西北綿亘東南實塞外之名區作内藩之屏障尚其黙相翼我明威期迅奏乎膚功永敉寧夫逺服䖍申昭告用布馨香惟神鑒焉乾隆二十年月日
  ︹北魏蠕蠕傳︺那葢出自金山累有勝㨗國人咸以那葢為天所助乃殺豆崘母子那葢襲位號𠉀其伏代庫者可汗自稱太安元年子伏圖立號他汗可汗伏圖西征髙車為髙車王所殺子醜奴立禽其王殺之盡并叛者國遂彊盛
  ︹隋書突厥傳︺姓阿史那氏後魏太武滅沮渠氏阿史那以五百家奔茹茹世居金山工於鐵作金山狀如兠鍪俗呼兠鍪為突厥因以為號西突厥大邏便彊盛東距都斤西越金山
  ︹唐書突厥傳︺車鼻亦阿史那族而突利部人也頡利敗薛延陀稱可汗乃往歸焉延陀將殺之乃遯去竄金山之北自稱乙注車鼻可汗西葛邏禄北結骨皆并統之延陀後衰車鼻勢益張右驍衛郎將高偘擊之攻阿息山追至金山獲之景雲中葛邏禄胡屋䑕尼施三姓大漠都督特進朱斯隂山都督謀落匐雞元池都督蹋實力胡鼻率衆内附詔處其衆於金山︹回鶻傳︺薛延陀乙失鉢為野咥可汗在金山者西役葉䕶可汗乙失鉢孫夷男率其部稍東保都尉楗山獨邏水之隂東室韋西金山南突厥北瀚海
  按䝉古語謂金為阿勒坦與阿爾泰音相近更以方位考之阿勒坦鄂拉即古金山無疑也蠕蠕主那葢西出金山而立國應在今阿勒坦鄂拉之西更以高車傳彌俄特與伏圖戰於蒲類海北之文証之則自阿勒坦鄂拉西南迄天山之北皆其境壤突厥世居金山因兠鍪之狀以為國號而邏便越金山之西車鼻竄金山之北皆以金山為望鎮者至葛邏禄三姓本處金山西境因其内附徙衆居之薛延陀乙失鉢未遷之前本處金山西南是以西役葉䕶至夷男東徙乃與回紇均以金山為西界焉
  烏可克達巴
  烏可克達巴在阿勒坦鄂拉東
  阿拉克鄂拉
  阿拉克鄂拉在阿勒坦鄂拉西三百餘里西南距烘和圖淖爾四十里山脉與阿勒坦鄂拉東西相屬乾隆二十年大兵討準噶爾二十二年追討阿睦爾撒納至此皆遣官祭告
  告祭阿拉克鄂拉文
  朕恭承
  鴻業撫馭寰區康乂柔懐中外一視準噶爾部落向逺王化簒弑相仍因而内亂達瓦齊又復殘虐其屬分崩離析人不聊生雖在殊荒均之赤子朕何忍不為拯救坐視阽危爰整王師分道並進今西路大兵道出神境惟神雄標兑域秀峙坤維磅礴鍾靈綿延西幹尚其黙相翼我明威期迅奏乎膚功永敉寧夫逺服䖍申昭告用布馨香惟神鑒焉乾隆二十年月日
  朕纘承
  祖緒中外一家撫順討逆式昭柔逺之模布徳宣威丕振詰戎之畧兹以西陲小醜負恩作叛煽惑邊疆實自外於生成斷難寛夫勦戮爰命定邊將軍喀爾喀札薩克和碩親王成衮扎布整師鞠旅盡掃餘氛大軍道出神境惟神建標兑域挺秀坤維磅礴鍾靈崔嵬綿亘尚其明昭翊應黙佑膚功期計日以執俘幸彰武績用寧邊而敷化誕擴鴻圖敬薦馨香惟神鑒格乾隆二十二年月日
  博克達烏魯罕鄂拉
  博克達烏魯罕鄂拉在阿拉克鄂拉南三十里西
  距烘和圖淖爾三十里
  薩爾巴噶什達巴
  薩爾巴噶什達巴在阿勒坦鄂拉西南一百餘里
  古爾班竒喇鄂拉
  古爾班竒喇鄂拉在薩爾巴噶什達巴南一百里竒喇郭勒尼斯庫郭勒出其西麓
  阿爾察克鄂拉
  阿爾察克鄂拉在古爾班竒喇鄂拉南五十里
  阿斯哈圖
  阿斯哈圖達巴在古爾班竒喇鄂拉西二百里竒喇河南哈喇額爾齊斯河北哈爾巴郭勒出其南麓博喇濟郭勒出其西麓
  按自薩爾巴噶什達巴至此皆自阿勒坦鄂拉分支西走額爾齊斯支河之間
  朱爾庫朱鄂拉
  朱爾庫朱鄂拉在烘和圖淖爾西南八十里山脉自必濟鄂拉北古爾畢達巴南分支西出走青吉勒河北額爾齊斯河南六百餘里折而西北行四百里至此北路羣山之次髙者山北有水東南流滙為小澤乾隆二十年大兵進討凖噶爾遣官祭告
  告祭朱爾庫朱鄂拉文
  朕恭承
  鴻業撫馭寰區康乂柔懐中外一視準噶爾部落向逺王化簒弑相仍因而内亂達瓦齊又復殘虐其屬分崩離析人不聊生雖在殊荒均之赤子朕何忍不為拯救坐視阽危爰整王師分道並進今北路大兵道出神境惟神幹連北界勢控西陲雄峙邊隅鬱為要隘尚其黙相翼我明威期迅奏乎膚功永敉寧夫逺服䖍申昭告用布馨香惟神鑒焉乾隆二十年月日
  按阿勒坦鄂拉西南羣山縈落而朱爾庫朱鄂拉厥名較著處烘和圖淖爾之西南唐書葛邏
  禄部跨僕固振水包多怛嶺僕固振水為今烘和圖淖爾説見水則多怛嶺應於此山為近是矣
  塔爾巴噶台鄂拉
  塔爾巴噶台鄂拉在朱爾庫朱鄂拉西北一百里山脉相屬為準境北屏山有特里特額達巴尤稱險隘乾隆三十一年秩於祀典每嵗春秋致祭
  嵗祭塔爾巴噶台鄂拉文
  維神衍脉天山效靈中土表崇髙於北徼標形勝於西陲夙稱邊塞之屏藩聳重巒而特出永作鴻圖之拱衛環疊嶂以相維瑞靄祥氛答四時之靈貺升香薦幣昭萬載之懐柔秩祀攸隆洪庥丕著
  按自此西南行為鄂爾和楚克鄂拉其脉自博羅塔拉北山東行至此始合
  巴爾巴什鄂拉
  巴爾巴什鄂拉在迪化州城西北三十里
  通古斯巴什鄂拉
  通古斯巴什鄂拉在巴爾巴什鄂拉西二十里迪化州北境
  ︹宋王延徳髙昌行紀︺北廷北山中出碙砂山中嘗有烟氣涌起無雲霧至夕光燄若炬火照見禽䑕皆赤采者著木底鞵取之皮者即焦下有穴生青泥出穴外即變為砂石土人即以治皮
  按迪化州為唐北庭亦作北廷宋時山北并𨽻髙昌而北廷之稱不改則所謂北廷北山當屬今迪化州即烏魯木齊北境之山考其方位宜與巴爾巴什通古斯巴什諸山相近又隋書西域傳載阿羯山應即唐書龜茲國北之阿羯田山史亦稱其有煙火出碙砂疑延徳所記有不定屬於烏魯木齊北境者或自今之烏魯木齊以西迄於阿克蘇北山皆屬天山正幹地氣積厚當時産吐烟燄有大畧相同者是以諸書紀載率多近似不妨兩存之以備考證
  雅瑪里克鄂拉
  雅瑪里克鄂拉在昌吉郭勒西羅克倫郭勒東昌吉縣治西南五十里當孔道南
  阿顔台和洛鄂拉
  阿顔台和洛鄂拉在雅瑪里克鄂拉西四十里羅克倫郭勒西當孔道南
  巴顔哈瑪爾鄂拉
  巴顔哈瑪爾鄂拉在阿顔台和洛鄂拉西五十里呼圖克拜郭勒西圖古里克郭勒東河源發於北麓當孔道南
  博羅哈瑪爾鄂拉
  博羅哈瑪爾鄂拉在巴顔哈瑪爾鄂拉西七十里哈齊克郭勒西陽巴勒噶遜南和屯博克達鄂拉北當孔道南
  竒喇圖魯鄂拉
  竒喇圖魯鄂拉在博羅哈瑪爾鄂拉西五十里瑪納斯郭勒西烏蘭烏蘇東當孔道南
  阿爾噶里圖鄂拉
  阿爾噶里圖鄂拉在竒喇圖魯鄂拉西二百里奎屯西北庫爾郭勒東當孔道南
  按自巴爾巴什鄂拉至此皆附近天山之分支在迪化州迤西五百里之間
  哈喇古顔鄂拉
  哈喇古顔鄂拉在額布圖達巴西北二百里晶郭勒南哈什郭勒發源南麓山脉自額布圖達巴折北而西為天山分支至此孤峰聳竪
  博羅布爾噶蘇鄂拉
  博羅布爾噶蘇鄂拉在哈喇古顔鄂拉西一百里入東谷口西行三十里為覺羅托海又西南一百一十里為額博爾濟達巴又西九十里為塞特爾台哈喇海其地皆在山谷中又九十里出西谷口於是全山之形勢始盡乾隆二十二年六月將軍成衮扎布遣副都統由屯等窮追逆賊呢嗎至額博爾濟達巴口擒之殱其衆二百餘獲馬駝牛羊七百餘所部乃平
  阿布喇勒鄂拉
  阿布喇勒鄂拉在博羅布爾噶蘇鄂拉南由天山正幹之額布圖達巴分支迤西北行在哈什郭勒空格斯郭勒兩河環帶間當伊犁正東面乾隆二十八年秩於祀典每嵗春秋致祭
  嵗祭阿布喇勒鄂拉文
  惟神秀甲金方勝標玉塞崇岡起伏從葱嶺以分支疊嶂崚嶒界烏孫而作鎮近通哈什逺控伊犁納喇特峙其陽翠屏儼對空格斯繞其左碧水如環緬靈異之夙傳宜馨香之式薦朕丕昭武畧龕定遐荒昧谷之西遣亥章以測日輪臺以外駐戊巳而開屯乃眷名山實稱福地犁庭露布久徴黙佑之功觸石雲興允著懐柔之效緬昄章之式闢庶沙磧之永寧嘉貺聿臻明禋肇舉刋旅未詳於禹貢始知際會有期庪懸載考夫周官益信報功不爽春秋望秩瞻峻極於北庭風雨和甘垂祜庥於西海自今以始申錫無疆
  塔勒竒鄂拉
  塔勒竒鄂拉在博羅布爾噶蘇鄂拉西北山形迤邐西南相屬庫色木蘇克郭勒發源西麓塔勒竒郭勒發源南麓其東谷口在察罕拜甡城西七十里托里西一百二十里南谷口距東谷口一百八十里由南谷口外一百里至伊犁郭勒北岸之阿里瑪圖為博羅塔拉之南山踰山而南即哈什空勒斯地乾隆二十八年秩於祀典每嵗春秋致祭
  嵗祭塔勒竒鄂拉文
  惟神保障金方安敦兑域南屏拱抱沿山之鄂博星羅北渚迴環傍水之謨多錦簇源泉有本開一鑑於峰頭烟火相望聳孤城於遙岸形勢冠諸絶域典物錫以隆文朕逺服咸賔西戎即叙壺漿載道受蕃長之來降旗鼓分馳擒叛臣之往竄黙孚神貺迅奏膚功設百雉之雄闗弓懸新月導雙流之谷口馬飲清泉爰錫庪懸用申望秩届春秋而頒帛慶雉譯之咸通諏辛甲以薦馨保鴻圖之常固尚其昭格永克歆承
  博羅和洛鄂拉
  博羅和洛鄂拉在塔勒竒鄂拉南谷口西北一百里博羅塔拉西南二百里鄂拓克賽里郭勒發源東麓
  烘郭爾鄂博
  烘郭爾鄂博鄂博謂壘石為祭處在博羅和洛鄂拉西山脉自額布圖達巴分支西行至此又分二支其西北一支曲折五百里北至格登鄂拉西至莎達巴其東北一支繞博羅塔拉西北折而東行至鄂爾和楚克鄂拉與阿勒坦西來之山脉相接乾隆二十八年秩於祀典每嵗春秋致祭
  嵗祭烘郭爾鄂博文
  惟神鍾靈地絡分幹天山南眺伊犁與塔勒竒以並峙西通葱嶺鎮衛拉特以稱雄符艮徳之安敦助宣元化臨兑方而聳拔夙著神威沙暖草肥洵真靈之秘宅巒環谷抱實絶域之隩區朕拓地烏孫洗兵魚海單于繫頸三㨗成掃穴之勛貳負陳尸列戍息傳烽之警選重臣以留鎮度沃壤以興屯益恢一統之模爰秩百神之祀曩者籌邊五夜曽識聚米之形今兹刋旅九山長作維屏之固迺咨祠部載練吉辰典禮肇稱薦馨香以昭格懐柔式應配嶽鎮以尊崇補山海之圖經傳於奕禩表渠支之疆域綏我邊黎用奠清樽永垂鴻祐
  ︹唐書突厥傳︺定方追賀魯至雙河距賀魯牙二百里陣而行抵金牙山賀魯衆適獵定方縱兵破其牙俘數萬人獲鼓纛器械
  按博羅和洛鄂拉烘郭爾鄂博為博羅塔拉之西屏博羅塔拉為賀魯牙則所云金牙山應與此相近
  薩勒巴圖烏蘭布喇達巴
  薩勒巴圖烏蘭布喇達巴在博羅和洛鄂拉北一百里博羅塔拉西
  罕哈爾察海鄂拉
  罕哈爾察海鄂拉在博羅和洛鄂拉北二百里當博羅塔拉之西北境鄂拓克賽里郭勒發源東麓察林郭勒發源西麓
  庫克托木達巴
  庫克托木達巴在罕哈爾察海鄂拉東北博羅塔拉北
  阿勒坦特布什鄂拉
  阿勒坦特布什鄂拉在罕哈爾察海鄂拉東二百里博羅塔拉西北一百五十里舊為準噶爾塔爾巴哈沁部游牧處係賽音伯勒克之昻吉宰桑烏魯木亦游牧其地乾隆二十年五月大兵進討伊犁烏魯木以四百餘户内附
  巴爾魯克鄂拉
  巴爾魯克鄂拉在布爾哈齊淖爾東北一百五十里為塔爾巴噶台之西屏綽諾布拉克發源西北麓踰山接哈薩克境乾隆三十一年秩於祀典每嵗春秋致祭
  嵗祭巴爾魯克鄂拉文
  維神列方兑位合鎮坤維疊蒼翠於層巒䕃鬱葱之嘉木虬枝吐秀靈蹤標太華而遥雲葉交隂勝蹟紀流沙之外奠新疆而永固保障斯存䕶邊塞以垂庥馨香特薦尚希來格永享明禋
  鄂爾和楚克鄂拉
  鄂爾和楚克鄂拉在巴爾魯克鄂拉東北四百里綽爾郭南納林和博克北布隆郭勒發源北麓達敏郭勒烘郭爾布拉克發源南麓
  按自此東北行一百五十餘里與朱爾庫朱鄂拉相接其南行一支入沙磧者為薩里鄂拉色伯蘇台鄂拉
  薩里鄂拉
  薩里鄂拉在鄂爾和楚克鄂拉東一百里南臨沙磧
  色伯蘇台鄂拉
  色伯蘇台鄂拉在納林和博克東北十里山脉自鄂爾和楚克鄂拉分支東南行百餘里至此又南行入於沙磧
  呼察斯阿爾噶里圖鄂拉
  呼察斯阿爾噶里圖鄂拉在罕哈爾察海鄂拉西北三百餘里濵巴勒喀什淖爾
  按此自罕哈爾察海鄂拉西北行者别為一小支
  察罕布古圖鄂拉
  察罕布古圖鄂拉在伊犁郭勒北一百里山脉自博羅和洛鄂拉分支西北三百里至此庫克烏蘇源出其北麓
  庫隴奎鄂拉
  庫隴奎鄂拉舊音庫隴癸在察罕布古圖鄂拉西南一百里伊犁郭勒北哈討北境庫克烏蘇郭勒發源北麓山脉自博羅和洛鄂拉西北行三百餘里至此乾隆二十三年三月將軍兆惠追討阿睦爾撒納有喀拉沁宰桑昻克圖多和落特宰桑布庫圖噶爾雜特宰桑特克爾得克阿爾坦沁宰桑塔爾巴者率二千餘户由和爾郭斯舊音和落霍斯敗北至伊犁郭勒東之哈討將渡河聞大兵至往據庫隴奎鄂拉將軍兆惠䇿卜登扎卜富徳等分道夜半擊之時大霧迷漫賊倉猝棄輜重赤身走山巖間施鎗石抵禦學士溫福副將高天喜各挾一礮登於山以擊賊之在山者皆死兆惠等從之賊大潰殺塔爾巴獲昻克圖餘衆盡殱獲輜重無算布庫圖特克爾得克僅以身竄
  格登鄂拉
  格登鄂拉在庫隴奎鄂拉北一百八十里庫克烏蘇東七十里乾隆二十年五月將軍班第等平伊犁達瓦齊以萬餘衆西走保格登鄂拉後踞山根前臨泥淖西北兩路官兵各據形勢整陣以待十四日遣翼長阿玉錫厄魯特章京巴圖濟爾噶爾宰桑察哈什等以鋭兵二十二人夜襲達瓦齊將及阿玉錫突其營鎗矢並發聲震山谷出賊不意乃大潰亂自相蹂躪無一人敢攖吾鋒者擒其台吉二十宰桑四宰桑子弟二十五人逹瓦齊率其濟拉特怯五百餘所部兵二千諸鄂拓克兵四千餘竄至黎明悉收撫之達瓦齊僅以身免是役也以二十五人敗六千餘衆阿玉錫之功居最焉且手撤達瓦齊所居帳及礮六位而還
  天子壯其勇作阿玉錫歌製紀功碑文勒石山巖乾隆隆二十五年遣官致祭每嵗春秋秩於祀典
  御製阿玉錫歌乙亥
  阿玉錫者伊何人準噶爾屬司牧臣其法獲罪應剉臂何不即斬犯厥尊徒步萬里來向化育之塞外
  先朝恩事在雍正十一年薩拉爾來述其事云即彼中勇絶倫持銃迎面未及發直進手奪無逡巡召見賜銀擢侍衛即命先驅清漠塵我師直入定伊犂達瓦齊聚近萬軍鼓其螳臂欲借一依山據淖為營屯我兩將軍阿睦爾撒納薩拉爾重諮議以此衆戰玉石焚廟謨本欲安絶域撻伐毋乃違皇仁健卒掄選二十二曰阿玉錫統其羣曰巴圖濟爾噶爾去年投誠封郡王訥墨庫屬之章京也及察哈什副以進叶 此人乃我師至伊犁新投誠之宰桑阿玉錫喜曰固當去聲廿五人氣摩青旻銜枚夜襲覘賊向如萬祖父臨兒孫大聲䇿馬入敵壘厥角披靡相躪奔降者六千五百騎阿玉錫手大纛搴達瓦齊攜近千騎駾走喙息嗟難存荆軻孟賁一夫勇徒以藉甚人稱論神勇有如阿玉錫知方亦復知報恩今
  我作歌壯生色千秋以後斯人聞
  御製平定準噶爾勒銘格登山碑文
  格登之崔嵬賊固其壘我師堂堂其固自摧格登之嶻嶭賊營其穴我師洸洸其營若綴師行如流度伊犁川粤有前導為我具船渡河八日遂抵格登面淖背巖藉一昏冥曰擣厥虛曰殱厥旅豈不易易將韜我武將韜我武詎曰養冦曰有後謀大功近就彼衆我臣已有成辭火炎崑岡懼乖皇慈三巴圖魯二十二卒夜斫賊營萬衆股栗人各一心孰為汝守汝頑不靈尚竄以走汝竄以走誰其納之縛獻軍門追悔其遲於恒有言曰殺寧育受俘赦之光我擴度漢置都䕶唐拜將軍費賂勞衆弗服弗臣既臣斯恩既服斯義勒銘格登永詔億世
  告祭格登鄂拉文
  詰戎龕暴蘄遐邇之綏安蕩穴焚巢荷神人之協應乃者準噶爾以諸蕃瓦解欵塞請兵達瓦齊當累世貫盈負嵎假息方王師壓境窮鱗尚戀泥蟠而禆將選鋒鍛羽難延株守廿五騎自天而下不藉梯衝十千人無地可容悉縻纓組溯國威之逺暢瞻神貺之丕昭緬爾時呵䕶斯存曽著翻營勝蹟迨今日庪懸用薦還依表碣雄風秩我明禋惟神歆格乾隆二十五年月日嵗祭格登鄂拉文
  惟神位正金方勢崇西極鎮準噶爾之全部夙著靈竒導岡底斯之羣峰丕宣氣化職方未載乃應運而服懐柔王會新圖早報功而行刋旅嵸巃在望報饗宜䖍朕爰定遐荒削平大漠負隂抱陽之類莫不尊親出雲降雨之司咸同覆載惟格登山之雄峙環伊犂河以高騫地險爰標神功攸懋當奪壘擒生之日助王旅以宣威值磨崖紀績之辰翼
  天庥而效順作屏逺服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赫濯聲靈考制名山用展庪懸典物令先期而諏吉俾時享以薦馨康我邊陲永秩春秋之祀表兹絶域式垂山海之經雉譯咸通鴻圖常
  固聿將芬苾庶克歆承
  阿勒坦額墨爾鄂拉
  阿勒坦額墨爾鄂拉在格登鄂拉西南與莎達巴接薩木爾郭勒䇿集郭勒奎屯郭勒左右環帶乾隆二十八年秩於祀典毎嵗春秋致祭
  嵗祭阿勒坦額墨爾鄂拉文
  惟神鎮定邊隅奠寧朔漠東接格登之險疊嶂岧嶤南通莎嶺之雄排雲峭崿坤元協吉色偏應乎乾金艮止常安位乃居乎坎水洵伊犁之保障宜禋祀之優崇朕撫恤準夷綏來蕃部自古職方有典未服懐柔於今王會新圖如親刋旅惟兹山之雄峙為絶域之殊觀襟帶環流束銀濤於䇿集屏藩拱列連碧巘之和羅特詔祠官用頒制帛牲牢具備遥申徧望之誠俎豆維馨永著庪懸之典神其來格鑒此明禋
  莎達巴
  莎達巴在阿勒坦額墨勒鄂拉西南濵伊犁郭勒東北岸自庫隴奎鄂拉以下至此皆在巴勒喀什淖爾南伊犁郭勒環抱之間
  按自察罕布古圖鄂拉至此為博羅和洛鄂拉西北支
  他巴爾遜達巴
  他巴爾遜達巴在伊犂郭勒西南三百里東距特克斯郭勒源二百里西距圖斯庫勒一百里其脉從汗騰格里鄂拉西行一百里至此
  察察圖達巴
  察察圖達巴在伊犁郭勒西一百五十里嶺脉從他巴爾遜達巴稍西北行旋折東北八十餘里至此
  圖賚愛古爾鄂拉
  圖賚愛古爾鄂拉在察察圖達巴北四十里伊犁郭勒北
  布喀鄂拉
  布喀鄂拉在圖賚愛古爾鄂拉西北伊犁郭勒南︹唐書突厥傳︺伊列河以西受令於咄陸吐陸可汗建廷鏃曷山西
  按龜兹為今庫庫伊犁居其直北隋書載龜兹國西北六百餘里為突厥牙似其牙在今伊犁郭勒西唐伊列河即今伊犁河也然突厥本傳又云小可汗居龜兹北其地曰應婆似所謂應婆者仍即今之伊犁惟唐書載西突厥又分二國西部自立欲谷設為乙毗咄陸可汗建北廷於鏃曷山西是與咥利失部因伊列河為界者所謂鏃曷山必當在伊列河西矣今之布喀鄂拉東薄伊犁郭勒而又近北唐伊列河西之北廷宜建於此若葉䕶可汗建廷雖合水北謂之南廷雖均在今伊犁郭勒西而南北不同又不可以不辨
  墨爾根西里鄂拉
  墨爾根西里鄂拉在伊犁郭勒西南三百里山脉自他巴爾遜達巴西北行瀕圖斯庫勒北岸西行二百餘里折而北行一百里至此塔拉錫克郭勒發源山麓
  阿圭鄂拉
  阿圭鄂拉在墨爾根西里鄂拉北四十里伊犁郭勒西古爾班阿里瑪圖布拉克發源北麓
  阿斯哈達巴
  阿斯哈達巴在阿圭鄂拉西北五十里伊犁郭勒西南阿斯哈郭勒發源南麓圖爾根布拉克發源北麓古爾班察布達爾布拉克發源東麓
  伊爾該圖鄂拉
  伊爾該圖鄂拉在阿斯哈達巴西北五百里伊犁郭勒下流西奎屯郭勒發源東麓山脉自墨爾根西里鄂拉西行近傍伊犁郭勒西南二面連山相次屈折至此又西北入於沙磧
  渾都頼鄂拉
  渾都賴鄂拉在圖斯庫勒西北吹郭勒北岸山脉從圖斯庫勒北岸諸山分支及此
  庫古里克鄂拉
  庫古里克鄂拉在渾都頼鄂拉東北一百里
  烏可克達巴
  烏可克達巴在薩瓦布齊鄂拉西北卓哈達巴北一百餘里圖斯庫勒西面支河發源於此
  額得墨克達巴
  額得墨克達巴在烏可克達巴西一百里與圖斯庫勒南境之山東西相屬嶺北泉流競發即塔拉斯郭勒源也由是西行折北當塔拉斯西南岸連山相次
  庫穆什鄂拉
  庫穆什鄂拉在額得墨在額得墨克達巴西二百里庫穆什郭勒發源東麓
  哈喇布拉克達巴
  哈喇布拉克達巴在庫穆什鄂拉西二百里哈喇布拉郭勒發源東北麓
  呼巴海鄂拉
  呼巴海鄂拉在烏可克達巴北一百五十里圖斯庫勒西北吹郭勒環抱之間哈喇郭勒發源西麓︹漢書西域傳︺烏孫國大昆彌治赤谷城温宿國北至烏孫赤谷六百一十里
  ︹魏書西域傳︺烏孫國治赤谷城在龜兹西北︹唐書地理志︺度㧞達嶺又五十里至頓多城烏孫所治赤山城也碎葉水北四十里有羯丹山十姓可汗每立君長於此
  按烏孫赤谷城即赤山城班史不詳其方位而温宿國為今阿克蘇則較然無疑據温宿北至赤谷六百十里魏書在龜兹西北之文証以唐書度㧞達嶺五十里至赤山城之說則今阿克蘇北六百里外之呼巴海鄂拉當即所謂赤谷一名赤山亦曰羯丹山是也呼巴海鄂拉東薄圖斯庫勒則自此以西為五弩失畢部所謂置五大俟斤居碎葉西者也
  巴噶布魯勒鄂拉
  巴噶布魯勒鄂拉在塔拉斯郭勒下流之西阿爾沙郭勒東
  伊克布魯勒鄂拉
  伊克布魯勒鄂拉在阿爾沙郭勒西與巴噶布魯勒鄂拉東西相距二百餘里由是西北行沙磧彌望中時露峰嶺瞻望綿邈不知紀絶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卷二十二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皇輿西域圖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