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皇輿西域圖志 (四庫全書本)/卷3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三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 卷三十四 卷三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卷三十四
  貢賦
  等謹按禹貢一書首載中邦成賦而九牧貢金鑄鼎島夷皮卉兼納至於西戎即叙則既賦其璆琳熊羆之屬復以織皮為貢初非長駕逺馭好勤逺物之謂蓋將以聨中外之勢通遐邇之情示王者一統無外意至深逺也迨武王通道西旅貢SKchar作書必以四夷咸賓歸美於明王慎徳周公相成王定九畿之貢在三千里外者謂之要服貢其貨物在九州外者謂之蕃國各以所貴寶為摯地則領於大司馬貢則輸於大行人而又有懷方氏掌來逺方之民致方貢逺物而送逆之其制益詳而厥田厥賦要不得與三壤之則同論若漢武初通西域偶得天馬作歌告廟論史者往往侈泰貽譏其後歴代史牒所書備列外蕃貢獻然其來也無常期其使也無常員其物也無常品義取羈縻弗絶而已未聞行井牧之法爾宅爾田以疆理戎索豈非力不足以制之徳不足以容之乎
  國家昄章之厚逺越隆古頃者準夷内訌回酋濟惡我
  皇上推取亂侮亡之義天罰龔行罪人斯得俘其酋帥拔彼名城洎乎徂維求定弓矢載櫜即環籲元戎輸租請吏惟恐尺土不隸職方一夫不登齒版一絲一粟不入内府即自外於
  生成覆載者
  聖天子猶重軫瘡痍蘇其困憊酌盈劑虚取足供軍屯之費而止視向者役屬厄魯特時悉索敝賦不啻挈陷穽而登袵席矣屬八紘於扃闥撫異類如赤子周官九畿之制實未足以賅之又何有於漢唐以下哉爰舉新疆貢賦諸額著於篇西域舊俗强弱相役歴代以來征輸久為成例採摭往籍用資旁攬因彚列焉志貢賦第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卷三十四目録
  貢賦
  安西州
  玉門縣
  敦煌縣
  哈密
  鎮西府
  宜禾縣
  奇臺縣
  迪化州
  昌吉縣
  綏來縣
  阜康縣
  庫爾喀喇烏蘇
  塔爾巴噶台
  伊犂
  闢展
  哈喇沙爾
  庫車
  沙雅爾
  烏什
  阿克蘇
  賽喇木
  
  喀什噶爾
  葉爾羌
  和闐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卷三十四目録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卷三十四
  貢賦
  安西州
  糧賦
  額徵糧四千五百九十二石九斗七升二合五勺本色小草四萬二千一百十八束七分四釐
  草折糧二千二十四石七斗
  田九萬九千七百九畝三分六釐二毫每畝科徵四升一合八勺七抄六撮又加耗糧每畝四合一勺八抄七撮六圭内科徵本色草地三萬二千二百十九畝三分六釐二毫每畝徵小草一束三分七毫二絲四忽九微七塵四𣺌三漠科徵草折糧地六萬七千四百九十畝每畝折徵糧三升
  租税
  田房契税儘徴儘解無定額餘税無州屬玉門敦煌縣同
  玉門縣
  糧賦
  額徵糧二千三百七石四斗五升九合三勺八撮五圭 本色大草一萬七千一百八十四束五分四釐 草折糧四百八十六石
  田五萬九千二畝九分每畝科徵四升一合八勺七抄六撮又加耗糧每畝四合一勺八抄七撮六圭内科徵本色草地三萬三千八百九十二畝九分每畝徵大草五分八釐三絲七忽四微六纎四塵科徵草折糧一萬六千二百畝每畝折徵糧三升
  敦煌縣
  糧賦
  額徵糧五千五百五十五石二斗七升一勺六抄本色大草六萬一千三百九束九分八釐一毫
  五絲八忽四微
  田十二萬六百畝每畝科徵四升一合八勺七抄六撮又加耗糧每畝四合一勺八抄七撮六圭每畝科徵大草五分八毫三絲七忽四微六纎四塵
  哈密
  土貢
  鷹五架羊角弓面十副綽塔爾布四疋及乾𤓰小刀礪石之屬
  按哈密除屯田地畝外俱係回人耕種無交納糧賦至菜園房租亦以商民租賃回人地基並無税入其牲畜房産契税因無土著民户未設市集故徵收均未及云
  鎮西府
  宜禾縣附郭
  糧賦
  額徵糧二千三百二十七石二斗一升五合九勺八抄六撮五圭 草折糧一千五百十五石六斗五升四合
  田五萬五百二十一畝八分每畝科徵四升一合八勺七抄六撮又加耗糧每畝四合一勺八抄七撮六圭科徴草折糧每畝三升乾隆三十一年以招募安插民户墾種地畝陞科四千五百八十八畝五分後遞年増墾至三十九年如今額
  租税
  房地牲畜税每價銀一兩額徵銀三分儘收儘解無定額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一錢儘收儘解無定額
  官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一兩二錢次一兩儘徵儘解無定額
  竒臺縣
  糧賦
  額徵糧三千三百八十五石四斗四升四合二勺八抄二撮 草折糧二千二百四石八斗五升田七萬三千四百九十五畝每畝科徵四升一合八勺七抄六撮又加耗糧每畝四合一勺八抄七撮六圭科徵草折糧每畝三升乾隆三十七年以招募安插民户墾種地畝陞科六千畝後遞年増墾並木壘奇臺等處屯田遺地歸民墾種至四十年如今額
  租税
  房地牲畜税每價銀一兩額徵銀三分儘徵儘解無定額
  迪化州
  糧賦
  額徵糧三千八百七十一石八斗八勺
  田四萬二百十六畝每畝科徵細糧米麪八升折徵小麥九升六合三勺乾隆三十二年以招募安插民户墾種地畝陞科六千六百八十六畝後遞年増墾至四十年如今額按迪化州居山北𠉀較寒不宜粟穀故草束無徵而細糧亦以小麥折收云
  租税州屬昌吉綏來阜康三縣並同
  房地牲畜每價銀一兩額徵銀三分儘徵儘解無定額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三錢次二錢又次一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官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一兩六錢次一兩五錢又次一兩四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民認墾菜園地每畝每年額徵銀一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土貢
  野雞
  昌吉縣
  糧賦
  額徵糧六千六石二斗三升一合
  田六萬二千三百七十畝每畝科徵細糧米麪八升折徵小麥九升六合三勺乾隆三十二年以招募安插民户墾種地畝陞科六千三百四十四畝後遞年増墾至四十年如今額
  額徵蘆草溝昌吉縣屬糧一千六百七十二石七斗三升一合
  田一萬七千三百七十畝每畝科徵細糧米麪八升折徵小麥九升六合三勺乾隆三十七年以安插民户墾種地畝陞科二千六百四十畝後遞年増墾至四十年如今額
  綏來縣
  糧賦
  額徵糧七百四石九斗一升六合
  田七千三百二十畝每畝科徵細糧米麪八升折徵小麥九升六合三勺乾隆三十八年以安插民户墾種地畝陞科三千九百六十畝後遞年増墾至四十年如今額
  阜康縣
  糧賦
  額糧三千八百五十八石五斗九升七合二勺田三萬九千九百四十四畝每畝科徵細糧米麪八升折徵小麥九升六合三勺乾隆三十四年以招募安插民户墾種地畝陞科三千六十六畝後遞年増墾至四十年如今額
  庫爾喀喇烏蘇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一錢自乾隆三十年始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民認墾菜園地每畝每年額徵銀一錢自乾隆三十一年始儘徵儘解無定額
  土貢
  野雞
  塔爾巴噶台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七錢自乾隆三十一年始儘徵儘解無定額
  地基每段每月額徵銀二錢自乾隆三十一年始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民認墾菜園地每畝每年額徵銀一錢自乾隆三十一年始儘徵儘解無定額
  按庫爾喀喇烏蘇境専設屯田無他賦税非商賈凑集之區也若塔爾巴噶台當準部北境與外藩接内地人民鮮至其地故有屯兵而無民賦與庫爾喀喇烏蘇同
  伊犂
  糧賦
  額徵糧三百五十一石二斗八升
  田四千三百九十一畝每畝科徵細糧八升係安插民户承種自乾隆三十三年始遞年増墾至三十九年如今額
  額徵回戸糧九萬六千石
  回人墾種地畝計戸納糧自乾隆二十五年始每戸每年徵糧十六石
  額徵賦一百六兩五錢
  田二千一百三十畝每畝額徵銀五分係入籍民戸承種官借牛隻籽種口糧自開墾之次年分作三年每畝帶徵借項銀五分還欵後每畝止徵額銀五分自乾隆三十七年始遞年増墾至三十九年如今額
  租税
  房地牲畜每價銀一兩額徵銀三分儘徵儘解無定額牙儈二十三名每名每年額徵銀六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官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一兩儘徵儘解無定額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三錢次二錢又次一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地基每間每月額徵銀二錢儘徵儘解無定額民蓋住房每間每月額徴銀二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民認墾菜園每畝每年額徵銀一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民認墾禾地每畝每年額徵銀五分儘徵儘解無定額
  土貢
  哈薩克馬黒獺皮野雞鹿尾
  按準噶爾舊俗逐水草事畜牧不以耕種為業是以舊無田賦其刼服回部因徵税入則回部有田而準部賦之耳在漢如匈奴之置僮僕都尉使領西域賦税諸國在唐如統葉䕶之霸西域命吐屯以督賦入由來已久邇者南北兩部咸歸疆索我
  皇上於生成一體之中立因地制宜之法始則移回部之人民理準疆之塍畎嗣是農功日闢賦役有經不惟山南習耒耜之勤即山北亦有口分之業不數年來蔚成都㑹地不愛寶尊親之慕無窮諸福之物畢至樂樂利利垂萬億年矣
  闢展
  糧賦
  額徵糧三千四百二十三石二斗
  本屬舊設屯田地三萬四千二百三十二畝乾隆二十六七年裁歸回部郡王額敏和卓公蘇賚滿所屬回戸承種每嵗每畝額徵十分之一現無増減
  租税
  商民認墾附郭菜園地每畝每年額徵銀三錢五分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民認墾逺郊菜園地每畝每年額徵銀一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土貢
  糧三千石
  初土爾番回部郡王額敏和卓貢糧四千石
  恩賞布五疋茶五封乾隆二十七年
  㫖恩免交糧一千石其布疋茶封從駐劄大臣之請停
  止賞給
  葡萄二百四十斤及𤓰乾紬布手巾佩刀諸物其附近羅布淖爾回戸嵗貢水獺皮
  哈喇沙爾
  糧賦
  額徵糧九百八十二石
  哈喇沙爾所屬庫隴勒布古爾回戸每戸承種地二十六畝九分零額交糧一石六斗一升三合共額糧各七百石乾隆二十八年以回戸撥赴伊犂減存五百六十石四十年以折交紅銅減存糧四百九十一石共九百八十二石如今額
  雜賦
  額徵紅銅九百五斤
  初定庫隴勒二百三十五斤布古爾四百七十斤乾隆四十年各増一百斤如今額
  額徵硝四百二十八斤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三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民認墾菜園地每畝每年額徵銀一錢六分儘徴儘解無定額
  庫車
  糧賦
  額徵糧二千三百五十五石八斗
  原墾民田九百六十石籽種地畝徵嵗入十分之一定額九百六十石舊存官地於入版圖後一體歸民墾種者二百五十石籽種地畝徵嵗入十分之五定額一千二百五十石共二千二百一十名嗣以回人成丁及派撥種地採銅遞年増減至乾隆四十一年如今額
  雜賦
  額徵紅銅七百二十九斤十兩
  初乾隆二十六年徵八百十五斤二十七年按照各城回戸匀派共七百二十九斤十兩現無増減
  額徵火藥六百斤
  初乾隆二十四年徵火藥八百斤四十年減二百斤如今額
  額徵硫磺四百斤
  初乾隆二十八年徴二百斤三十一年増一百斤四十年増一百斤如今額
  額徵硝二百斤
  初乾隆三十一年徵一百斤四十年増一百斤如今額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二錢次一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沙雅爾
  糧賦
  額徵糧八百七十二石六斗
  原墾民田五百六十五石籽種地畝徵嵗入十分之一定額五百六十五石舊存官地於入版圖後一體歸民墾種者七十五石籽種地畝徵嵗入十分之五定額三百七十五石共九百四十石嗣以回人成丁及派撥種地採銅遞年增減至三十六年如今額
  雜賦
  額徵紅銅三百五十八斤十兩五錢
  初乾隆二十六年徵三百五十斤二十七年按戸勻派實徵三百五十八斤十兩五錢
  額徵火藥三百斤
  初乾隆二十四年徵四百斤四十年減一百斤如今額
  額徵硫磺一百斤
  初乾隆三十一年徵五十斤四十年増五十斤如今額
  額徵硝一百斤
  初乾隆三十一年徵五十斤四十年増五十斤如今額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二錢次一錢儘徵解解無定額
  烏什
  糧賦
  額徴糧二千一十石
  原墾民田八萬四千畝徵嵗入十分之一定額二千二百五十石舊存官地於入版圖後一體歸民墾種者徵嵗入十分之五定額一百九十二石共二千四百四十二石嗣於乾隆三十年回户不靖勦平後於賽喇木拜喀什噶爾諸處遷移回戸墾種地畝分别抽交糧石三十四年按戸匀徴三石至三十五年如今額
  按乾隆二十六年初徵紅銅三千一百九十斤二十七年徵五千五百七十一斤至三十一年遷來賽喇木喀什噶爾諸城回戸止代阿克蘇交銅二百五十斤餘無徵額又初徵硝一百斤後遞増至一千一百斤三十一年後額除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一錢次徵銀五分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民認墾菜園地每畝每年額徵銀二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税
  凡外番人在烏什貿易者三十分抽一其緞布皮張則二十分抽一本地商人往外番各部貿易者二十分抽一其緞布皮張則十分抽一若牲畜貨物不及抽分之數者馬一匹抽收五十普爾大牛一頭則二十五普爾小牛一頭半之大羊一牽抽收十二普爾小羊一牽亦半之雜項物件視其值之貴賤折收騰格普爾遇有應
  貢物件即以充
  貢
  阿克蘇
  糧賦
  額徵糧三千九百四十五石二斗四升二合一勺乾隆二十四年原墾民田一萬四千二百餘石籽種地畝原額糧六千七百五十石舊存官地三百四十四畝一併歸民墾種徵嵗入五分之一遞年増減至三十五年如今額
  額賦普爾一千六百四十二騰格有奇
  按百普爾為一騰格後凡以騰格計者倣此乾隆三十一年於額糧内折收現無增減
  額徴布五百六十八疋
  乾隆三十二年於額糧内折收三十五年増如今額
  雜賦
  額徴紅銅四千六百六十七斤
  乾隆二十五年徴七百斤二十六年徴四千二百五十斤二十七年徴八千五百斤二十八年按戸匀徴共四千六百六十七斤如今額
  額徴硫磺四千二百斤
  乾隆二十五年徴三百斤二十七年増三百斤三十年増三百斤三十二年以應交硝斤改徴硫磺二百斤三十三年以應徴硝斤全改徴硫磺三千一百斤共如今額
  按阿克蘇於乾隆二十五年後嵗徴硝七百斤至三十三年遞増至三千一百斤全數折交硫磺額除
  額徴鉛三百斤
  乾隆二十五年徴三百斤現無増減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徴銀一錢住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五分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税每一兩額徵銀三分儘解無定額
  土貢
  梨二百
  賽喇木
  糧賦
  額徵糧七百八十二石二斗二升八合一勺乾隆二十四年原墾民田九百七十五石籽種地畝徵嵗入十分之一定額九百七十五石遞年増減至三十一年如今額
  額賦普爾一百三十四騰格九十四文
  乾隆三十四年於額糧内折收如今額
  雜賦
  額徵紅銅三百八十三斤八兩五錢
  乾隆二十六年徴三百五十斤二十七年徴七百斤二十八年按戸匀徴共三百八十三斤八兩五錢如今額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徴銀一錢住房每間每月額徴銀五分儘徴儘解無定額
  
  糧賦
  額徴糧三百六十四石二斗一升四合三勺乾隆二十四年原墾民田九十七石五斗籽種地畝徴嵗入十分之一定額九十七石五斗遞年増減至三十一年如今額
  額賦普爾一百三十騰格四十文
  乾隆三十一年於額糧内折收現無増減
  雜賦
  額徴紅銅三百七十斤十兩
  乾隆二十六年徵三百四十斤二十七年徵六百八十斤二十八年按戸勻徵共三百七十斤十兩如今額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一錢住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五分儘徵儘解無定額
  喀什噶爾
  糧賦
  額徴糧二萬五千一百九十三石五升三合一勺乾隆二十四年原墾民田二萬一千二百石籽種地畝徵嵗入十分之一定額二萬一千二百石舊存官地於入版圖後一體歸民墾種者八百一石四斗有奇籽種地畝内兼一易地畝計徵嵗八十分之五定額三千九百九十三石五升三合一勺共二萬五千一百九十三石五升三合一勺如今額
  額賦二萬六千騰格
  乾隆二十四年以五十普爾為一騰格二十六年錢價平以百普爾為一騰格實計二百六十萬普爾合為二萬六千騰格現無増減
  雜賦
  額徵紅花三千六百五十斤
  乾隆二十五年徵三千六百五十斤現無増減
  額徵棉花一萬四千六百三十斤
  乾隆二十五年徵一萬四千六百三十斤現無増減
  額徵葡萄八百斤折收普爾錢八十騰格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三錢次二錢又次一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税牲畜貨物按本處回民貿易及外部來此貿易者分别抽收詳見烏什條
  土貢
  黄金十兩痕都斯坦金絲緞二疋葡萄二百斤
  葉爾羌
  糧賦
  額徴糧二萬一千三百七十一石七升
  乾隆二十六年原墾民田除鹹沙高阜不能耕作外實計可耕一萬四千九百七十七石一斗籽種地畝定額一萬四千九百七十石一斗舊存官地於入版圖後一體歸民墾種者除鹹沙田畝不能耕作外實計可耕一千二百八十三石六斗六升籽種田畝徵嵗入十分之五定額六千四百十八石三斗共二萬一千三百八十八石四斗遞年増減至三十八年如今額
  額賦普爾二萬五千一百五十騰格
  乾隆二十四年徵二萬四千騰格二十六年以百普爾為一騰格計四百八十萬普爾為四萬八千騰格遞年増減至三十年以百普爾為一騰格計得二萬五千一百五十騰格如今額
  雜賦
  額徵果園普爾錢一百騰格
  額徵水磨麪九十二石七斗五升普爾錢十五騰格
  額徵葡萄八百斤折收普爾錢八十騰格
  租税
  民蓋鋪房每間每月額徵銀三錢次二錢又次一錢儘徵儘解無定額
  商税牲畜貨物按本處回民貿易及外部來此貿易者分别抽收詳見烏什條
  土貢
  黄金十兩葡萄二百斤及石榴蘋果木𤓰石榴膏蘋果膏梨膏等又葉爾羌所屬赫色勒庫勒回民嵗
  貢黄金二十七兩七錢
  御製葉爾羌驛貢石榴蘋果木𤓰三種詩以紀事庚辰大宛天馬早歌徠果品惟三致自回張恊金牙斯漏賦牂牁蒟醬此殊開詎曽燕趙移根往且共瓊瑶包貢來順徳何須却食物兢兢敢詡版章恢
  御製回部貢金至命為麟趾褭蹏以紀其事庚辰
  諸回城既悉内屬戎索益閎念非經以井牧則别部偪處久或强食滋患然屯開戍集而官司糈廩因之若前代骨都戊己僕僕轉餉坐耗腹地物力者朕豈為之哉去嵗將軍兆惠等以回民環籲定賦請加鑄天朝年號通寶於見行騰格錢以資輸納朕命撿挍將來大臣官兵駐防嵗給所需取足供支而止其視曩者噶爾丹策凌責入諸回部故額蓋已減十之五六矣今嵗騰格已供彼處諸屯戍之用而貢金適至乃付冶工鑄麟趾褭蹏以誌縁起並系以詩昔漢武幸回中下詔言封岱時見西域金氣之祥因鑄黄金為麟趾褭蹏其詳已不可考説者謂瑞麟五趾其形當如餅而五出若褭蹏正深圓而後世沿而笵之者固衆無足深論然洼池玉河朕且不以得地為寶豈珍此纍纍鏐銑而匱之以示方來者良以固圉繕邊初不役費中土民生為至計否則禹貢三品屬之水衡可耳又何長言紬繹之為
  肉好頒型騰格錢儲胥恰供戍新邊或殊疲弊中國耳並聴輸將三品焉西域早稱氣相感泰山虚詫瑞曽駢政平逺服吾何有紀實聊因麟褭傳
  按西域底平後一切善後事宜仰䝉
  睿裁指訓如籌耕牧定徭賦鑄緡錢制度維新永垂法守至回部舊屬準噶爾時每嵗責入無藝之征均予罷免
  皇上眷念遺黎
  渥恩淪浹鼓舞載塗宜殊俗之傾心効輸將而恐後是以貢果貢金頻聞驛致當與禹貢銀鏤橘柚同觀而即事攄
  懷動闗中外民閻生聚幹年之至計抑又非前代斤斤貴異物以侈逺略者所可比倫萬一已
  和闐
  糧賦
  額徵糧一萬三千九百三十四石八斗
  乾隆二十四年原墾民田除沙磧地段不能耕作外實可耕五萬四千一百三十九石籽種地畝徵嵗入十分之一定額一萬六百石舊存官官地於入版圖後一歸民墾種者除沙磧地段不能耕作外實可耕一萬三千六十二石有奇籽種地畝徵嵗入十分之五定額二千一百八十三石六斗共一萬二千七百八十三石六斗遞年増減至三十二年如今額
  額賦普爾八千一百十二騰格五十文
  乾隆二十四年定額後遞有増減至三十二年仍如原額
  按和闐境處邊陲舊無商賈雜税故未定額徵收
  土貢
  黄金八十兩
  和闐所屬之玉隴哈什哈拉哈什兩河産王駐劄大臣採取量其所得進
  貢無定額
  ︹漢書西域傳︺匈奴西邊日逐王置僮僕都尉使領西域長居焉耆危須尉犂間賦税諸國取富給焉其後日逐王將衆來降僮僕都尉由此罷
  ︹後漢書西域傳︺王莽貶易侯王西域復叛屬匈奴匈奴斂税重刻諸國不堪命莎車王賢自稱大都䕶移書諸國悉服屬焉重求賦税諸國愁懼以大宛貢税減少自將諸國兵攻之
  ︹隋書西域傳︺鐵勒恒遣重臣在高昌國有商胡往來者則税之
  ︹唐書突厥傳︺統葉䕶霸西域諸國悉授以頡利發而命一吐屯兼統以督賦入︹回鶻傳︺回鶻臣於突厥突厥資其財力雄北荒處羅可汗攻脅鐵勒部裒責其財
  此西北之納賦於所臣屬者
  ︹北史西域傳︺高昌賦税則計田輸銀錢無者輸麻布龜兹賦税准地徵租無田者則税銀置女市收男子鐵以入官
  ︹唐書西域傳︺黠戞斯嵗納貂鼠青鼠為賦︹文獻通考︺突厥科税雜畜刻木為數并一鏃箭蠟封卬之以為信契
  ︹明史西域傳︺哈里舊作哈烈今改正市易皆征税十二
  此西域本國之賦税
  ︹北史西域傳︺魏太武討平鄯善賦役其人比於郡縣
  ︹唐書回鶻傳︺貢方物嵗納貂皮為賦︹西域傳︺贊開元盛時税西域商胡以供四鎮出北道者納賦輪臺
  ︹元史地理志︺唐羈縻州今皆賦役其人比於内地
  此西域之納賦於中國者
  ︹後漢書西域傳︺和帝三年班超定西域五十餘國悉納質内屬于闐順帝永建六年遣侍子詣闕貢獻疏勒順帝陽嘉二年獻師子光武時車師前王鄯善焉耆等十八國皆獻其珍寶
  ︹北史西域傳︺于闐獻珠象白玉黒貂裘名馬鹽枕等
  ︹隋書西域傳︺大業中高昌康國石國焉耆龜兹疏勒于闐俱貢方物
  ︹唐書西域傳︺骨利幹大酋俟斤因使者獻馬帝取其異者號十驥皆為美名曰騰霜白曰皎雪驄曰凝霜驄曰懸光驄曰決波騟曰飛霜驃曰發電赤曰流金騧曰翔麟紫曰奔虹赤
  ︹杜環經行記︺刼國唐武徳二年貢玻瓈四百九十枚大者如棗小者如酸棗
  ︹宋史外國傳︺建隆二年于闐國王聖天遣使貢圭一以玉為柙王枕一本國摩尼貢琉璃瓶二胡錦一段開寶二年遣使直末山來貢且言本國有玉一塊凡二百三十七斤願以上進乞取之僧善名至貢阿魏子因令還取玉
  ︹文獻通考︺高昌宋乾徳三年獻佛牙琉璃器琥珀琖于闐梁武帝時獻方物及琉璃甖刻玉佛唐開元時獻馬駝豽漢乾祐元年遣使貢珪一以玉為柙天聖三年遣使貢玉鞍轡白玉帶胡錦獨峰駝乳香碙砂熙寜以來逺不踰一二嵗近則嵗再至所貢珠玉珊瑚翡翠象牙乳香木香琥珀花蕋布碙砂龍鹽胡錦玉鞦轡馬腽肭臍金星石水銀安息香雞舌香其來益多回紇宋乾徳二年遣使貢白玉團琥珀四十斤犛牛尾貂鼠等又獻佛牙琉璃器琥珀琖
  ︹明史西域傳︺巴什伯里舊作别失八里今改正洪武中貢馬及海青永樂中貢玉璞名馬及文豹于闐永樂中獻璞玉及馬
  此西域之貢方物於中國者
  按西域貢賦之制當以周書西旅底貢厥獒始自時厥後黒齒貢白鹿白馬義渠以兹白渠搜以䶂犬規矩以麟西申以鳳鳥方楊以皇馬康民以桴苡獨鹿以卭卭距虚禺氏以騊駼大夏以兹白牛犬戎以文馬正西崑崙狗國以丹青白旄紕罽江歴角神龜為獻載之周書王㑹解者甚詳惟方隅里數不著與今準回諸部離合之間難以印證而文與禮經未協不免徒事鋪張兹舉漢唐以後與今西域可確指者隨地採録用兹審訂特其地於當時未入版圖即矯語輸將難云嵗入此惟
  聖朝恢絶域為疆理所以度越千古也至若史書所載遣使求得請婚納幣與夫陽托貢獻之名隂行互市之計者更無足道故均置弗録云











  欽定皇輿西域圖志卷三十四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皇輿西域圖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