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續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1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九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一百二十 卷一百二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二十
  樂考
  夷部樂
  猺人 盧沙樂狀類簫縱八管横一管貫之
  逹逹 樂器如筝𥱧琵琶胡琴渾不似之類
  大曲 哈巴爾國 庫們 伊克唐古 輝和爾䝉古□ 齊特庫爾 巴爾斯托羅該 色紳頗約囉四 䝉古約囉四 閃彈約囉四 阿雅勒古薩噶爾衮布丹江南謂之孔雀雙手彈 逹罕江南謂之白翎雀雙手彈
  庫濟伯竒絃
  小曲 阿爾斯蘭徹伯爾回盞曲雙手彈 哈喇和斯果濟阿拉納 董棟巴 庫嚕克穆爾 哲庫 匹勒
  綽鄂 牝疇兀爾 巴勒丹格卜實喇實 瑪哈相公 仙鶴 阿實克順和
  回回曲 伉里 馬黒某當當 清泉當當
  渤海俗 每嵗時聚㑹作樂先命善歌舞者數軰前行士女相隨更相唱和囬旋宛轉號曰踏鎚
  真臘 其俗每一月必有一事如四月則抛毬九月則壓獵壓獵者聚一國之衆皆來城中教閲於國宫之前八月則挨藍挨藍者舞也㸃差伎樂每日就國宫内挨藍且闘猪闘象國主亦請奉使者觀焉
  每日國主兩次坐衙諸臣與百姓欲見者皆列坐地上以俟少頃内中隱隱有樂聲在外方吹螺以迎之須臾宫女捲簾臣僚以下皆合掌叩頭螺聲方絶乃許擡頭仝上
  印毒國 國中懸大鐘有訴者擊之司鐘者紀其事及時王官亦紀其名以防姦欺
  祖法兒國 其王出入吹篳篥鎻㖠簇擁而行
  榜葛剌國 有一等人名根肖速魯奈即樂工也每日五鼓到頭目或富家門首一人吹鎻㖠一人擊小鼓一人擊大鼓初起則慢後漸𦂳促而息至飯時仍到或與酒飯或與錢物
  古里國 以葫蘆殻為樂器紅銅絲為弦唱畨歌相和而彈音韵堪聼
  黙徳那 回回祖國也有隂陽星厯醫藥音樂諸技暹羅國 交易用海𧴩是年不用海𧴩則國必大疫侯顯傳曰永樂初顯為司禮少監帝聞烏斯藏僧尚師逹爾瑪有道欲致一見乃命顯賫書幣徃迓延見奉天殿五年二月建普度大齋於𤫊谷寺為高帝高后薦福聞梵唄天樂自空而下帝大喜廷臣表賀學士胡廣等咸獻聖孝瑞應歌詩
  費信星槎勝覽曰成祖永樂七年命太監和至占城國其酋擁畨兵椎鼓吹椰殻筒出郊迎詔倪謙朝鮮紀事曰景泰元年謙使高麗行冊封禮正月己亥至平壌府先遣伶戲來迓抵近郊列儀仗鼓樂其平安道都觀察使率僚屬迎詔樂人着襆頭束帶執仗者着戎冠葵花衫陳百戲導入城至大同館門外各樹鰲山綵棚列諸戲入館拜詔罷設宴宿閏正月丙午朔至慕華館宗親百官具儀仗鼓樂雜戲迎詔入城至景福門盛結鰲山舞妓至勤政殿宣詔受勅禮畢設宴未宴前王先遣官來逹意曰小邦有女樂數輩奉歡望容其奉侍謙却之又請謙言途間曽有却樂詩持此去復命可矣録詩畀之乃去戊申謁宣聖廟其春秋丁祭俱用朝廷頒降雅樂
  又曰景㤗元年差都御史李純廵按御史劉孜左府都督守遼東都司王祥出城宴餞别自遼東至安興館王遣禮曹参判李邉奉問安設宴盛飾女樂三十餘軰兩行各抱樂器升堂辭却之退有郤樂詩至西京平壌府王先于十數里外遣伶戯奉迎抵近郊列香亭龍亭儀仗鼓樂率僚屬迎詔樂人皆着幞頭束帯執仗者皆着戎冠葵花衫金釘帶與花同陳百戯環繞作百獸率舞態𥪡若幡幢者四上書曰萬國同歡爭蹈舞兩儀相對自生成天下太平垂拱裏海東無事鑿耕中
  
  武宗實録曰正徳二年錦衣衛都指揮同知于永進回回女善西域舞者十二人
  大政記曰世宗嘉靖十四年七月給事中陳侃進使琉球録述其國樂
  陳侃使琉球録曰嘉靖十一年侃使琉球冊封七月二日封王禮畢别殿設宴金鼓笙簫樂翕然齊鳴二十二日復設宴名曰拂塵令四夷童歌夷曲為夷舞以侑觴傴僂曲折亦足以觀
  又曰琉球樂用弦歌音頗哀怨嘗聞其曲有人老不少年之句亦及時為樂之意如唐風之山有樞也更以童子四人手磬折而足婆娑以為舞焉杜氏通典所謂歌呼蹋蹄扶子女上SKchar揺手而舞皆非也
  穆宗應厯二十八年大西洋利瑪竇獻其國樂器利瑪竇自大洋西國來自言泛海九年始至因天津御用監少監馬堂進貢土物其俗自有音樂所為琴縱三尺横五尺藏櫝中絃七十二以金銀或鍊鐵為之絃各有柱端通於外鼓其端而自應又有自鳴鐘者祕不知其術大鐘鳴時正午一擊初未二擊以至初子十二擊正子一擊初丑二擊以至初午十二擊小鐘鳴刻一刻一擊以至四刻四擊蓋氣機所為他人不能為也
  徹樂
  宋寧宗開禧二年二月以壽慈宫火災避正殿徹樂
  慶元六年瑞慶節金使者至以執光宗慈懿皇后喪詔就驛賜御筵不作樂
  理宗紹定四年九月臨安火延及太廟帝素服視朝减膳徹樂
  嘉熈二年七月以霖雨烈風詔避殿减膳徹樂
  淳祐九年三月詔以四月朔日食自二十日避殿减膳徹樂
  開慶元年十月以元兵圍鄂州急詔自今月十一日始避殿减膳徹樂
  景定二年六月詔霖雨為沴避殿减膳徹樂
  度宗咸淳二年十二月南郊前朝享景靈宫太廟並以禫制减樂節
  自髙宗之喪孝宗力行三年之制既而大享明堂起居舍人鄭僑奏祭祀於事為大禮樂於用為急然先王處此有常變之不同各務當其禮而已昔舜居堯䘮三載遏宻後世既用漢文以日易月之文又用漢儒越紼行事之制循習既乆不特用禮而又用樂去古愈逺聖主躬服通䘮有司請舉大禮屈意從之且大饗之禮祭天地也聖主身親行之行禮作樂似不可廢其他官分獻與夫先期奏告例用樂者權宜蠲寝不亦可乎今若因明堂損益而裁定之亦足為将來法乃命太常討論始詔除降神奠玉幣奉俎酌獻換舞徹豆送神依典禮作樂外所有皇帝及獻官盥洗登降等樂皆備而不作至是太常寺言來年正月一日南郊行禮皇帝既已從吉請依儀用樂其十二月二十九日朝獻景靈宫三十日朝享太廟尚在禫制之内所有迎神奠幣酌獻送神作樂外其盥洗升降行歩等樂備而不作
  遼聖宗太平二年三月以宋主崩詔諸州軍不得作樂帝聞宋真宗崩集畨漢大臣舉哀遣耶律僧隱等來弔祭置宋主御靈建資福道塲百日而罷詔諸州軍不得作樂
  契丹國志曰宋真宗上仙帝詔沿邉州軍不得作樂後因御宴有教坊都知格守樂名格子眼轉充色長因取新譜宣讀帝欲更遷一官見本名正犯真宗諱因怒曰汝充教坊首領豈不知我兄皇諱字遂以筆抺其宣而止
  金太宗天㑹十三年三月時熈宗已即位詔諸國使賜宴不舉樂熈宗皇統元年六月有司請舉樂帝以太師領三省事梁宋國王宗幹新䘮不允
  等謹按金史宗幹傳云是時帝生日不舉樂
  海陵貞元元年四月皇太后大氏崩詔中都自四月十九日為始禁樂一月外路自詔書到日禁樂一月三年十二月太傅領三省事大㚖薨親臨哭之命有司廢務及禁樂三日
  其三日當賜三國使館宴以不賜教坊樂命左宣徽使敬嗣暉宣諭之
  世宗大定二年正月朔日食伐鼓用幣帝徹樂减膳不視朝
  四年五月旱勅有司審寃獄禁宫中音樂
  二十一年二月以元妃李氏之䘮致祭興徳宫過市肆不聞樂聲謂宰臣曰豈以妃故禁之耶細民日作而食若禁之是廢其生計也其勿禁
  章宗明昌三年正月以皇太后䘮禁音樂
  時孝懿皇后小祥尚書省請依明昌元年世宗忌辰例禁音樂屠宰從之明年四月幸興陵崇妃第是日始舉樂
  五年正月祭社稷以宣獻皇后忌辰用熈寧祀儀樂縣而不作
  是時金頗用宋儀如是月己巳亦云初用唐宋典禮皇后忌辰皆廢務是也
  泰和四年四月以乆旱下詔責躬求直言避正殿减膳徹樂
  宣宗貞祐四年五月禮官言太廟既成行都禮雖簡約惟以親行祔享為敬請權不用鹵簿儀仗及宫縣樂舞從之
  等謹按是時以南遷草創樂虡不備故也此後亦遂無樂可用至哀宗時且欲假市中優樂以當太常矣非有樂而徹不用也
  元英宗至治二年十月享太廟以國哀迎香去樂時八月丙辰太皇太后崩太常院官奏國哀以日易月旬有二日外乃舉祀事有司以十月戊辰有事於太廟取聖裁制曰太廟禮不可廢迎香去樂可也
  明太祖洪武二年開平王常遇春卒於軍訃至遂定乗輿為王公大臣舉哀儀於西華門内壬地設御幄皇帝素服乗輿詣幄樂陳於幄之南不作
  十五年八月皇后馬氏崩在京在外並停音樂祭祀百日小祥輟朝三日禁在京音樂屠宰
  十六年正月己巳朔御殿朝賀不舉樂
  以孝慈皇后䘮故也九月夀節復常儀仍不舉樂
  二十三年定凡公侯卒𦵏皆輟朝或三日或一日輟朝之日不鳴鐘鼓
  二十五年皇太子薨在京停大小祀事及樂至復土日而止在外停大小祀事及樂十三日
  是年令廟享值國䘮樂備而不作
  惠帝建文元年正月受朝不舉樂
  成祖永樂元年禮部奏定高皇帝忌辰帝服淺淡色衣御西角門視事不鳴鐘鼓不舉音樂髙皇后忌辰如之王圻續通考曰是年奏定各廟忌辰視朝不鳴鐘鼓不舉音樂凡親王公主郡王及文武大臣䘮早朝不鳴鐘鼓凡大䘮官員軍民人等並停音樂百日
  五年皇后徐氏崩自次日輟朝不鳴鐘鼓中外官吏軍民俱停音樂祭祀百日至百日禮部請御正門視朝鳴鐘鼓帝以梓宫未𦵏不允至周期致祭復輟朝三日在京停音樂七日
  二十二年七月帝崩禮部定䘮禮宫中服斬衰三年服内停音樂嫁娶中外官吏軍民凡音樂祭祀並輟百日十月時仁宗已即位冊東宫以梓宫在殯樂設而不作
  十二月禮部進𦵏祭儀𦵏畢神主還京先於城外置幄次列儀衛鼓吹備而不作祔饗之日太常寺設醴饌於太廟如時饗儀樂設而不作
  二十三年十二月百官習新正儀於海邱寺用樂明日楊士竒等言近禮部已議定新正朝儀不用樂昨日習儀所仍用樂不改今四方朝覲官皆集於觀禮乞勅禮部設樂不作不報蓋尚書吕震復言士竒等所議不當榮㓜孜皆欲已榮即趨出士竒與淮不可三人遂復進言夜漏下十刻未得㫖午門官入奏士竒等尚未退遂有㫖命禮部設樂不作
  仁宗洪熈元年正月帝御奉天門朝羣臣不作樂先是禮部尚書吕震請於帝曰陛下初登大寳天下文武之臣及海外諸國皆來朝宜受賀作樂如大朝之儀不從次日震固請之大學士楊士竒楊榮金㓜孜黄淮進曰陛下言是帝曰山陵甫畢事忍遽即吉朕明日亦不欲出見羣臣震曰四方萬國之人逺朝新主皆欲一覩天顔固聖孝誠至亦宜勉狥下情帝顧士竒四人曰禮過矣對曰誠如聖諭必欲俯狥輿情亦不宜備禮帝從之遂有是命
  仁宗崩服除二十七日宣宗仍素服坐西角門視事不鳴鐘鼓
  英宗即位禮臣議每嵗髙廟帝后文廟帝后仁宗忌辰服淺淡色服不鳴鐘鼓於奉天門視事從之
  英宗正統七年十二月太皇太后神主祔廟樂設而不作
  天順七年七月敬妃劉氏薨輟朝五日不鳴鐘鼓八年正月禮部進即位儀注前期教坊司陳設中和韶樂懸而不作是日早鳴鐘鼓
  禮部復奏春二月應遣官祭先師孔子故事傳制奏樂兹遇大行皇帝䘮禮請遣官如故免傳制制可
  時憲宗已即位享太廟禮部請帝具黄袍翼善冠升殿鳴鐘鼓樂設而不作從之
  憲宗成化四年七月以慈懿皇太后䘮帝仍素服御西角門視事百官素服朝参不鳴鐘鼓
  七年十二月彗星入紫㣲垣避正殿徹樂御奉天門聼政
  八年正月懐獻太子薨輟朝三日帝素服七日而除又三日御西角門視朝不鳴鐘鼓
  二十三年九月時孝宗已即位禮部進西角門視事儀注二十日以後請遵英宗睿皇帝服制上仍素翼善冠麻布袍腰絰視朝不鳴鐘鼓帝曰朕居䘮當自盡禮二十日始釋衰服餘從所請
  安南國王黎灝遣陪臣黎能譲等以嵗例進表箋方物馬匹禮部以聞命免引奏陳設賜宴不用樂憲宗崩孝宗既除服仍素翼善冠麻衣腰絰視朝不鳴鐘鼓百日後如常
  十月朔孟冬享太廟樂設而不作
  孝宗𢎞治二年十月帝詣太廟奉安憲宗純皇帝神主祭畢仍祭服御輦大樂設而不作詣武英殿迎神位奉安於奉先殿
  十六年八月禮部上申懿王䘮𦵏禮儀自八月初五日起至初七日止輟朝三日不鳴鐘鼓
  十七年三月朔聖慈太皇太后崩禮部上䘮禮儀注自本日至二十七日不鳴鐘鼓
  四月朔孟夏享太廟樂設而不作
  禮部上孝肅太皇太后梓宫發引至卒哭儀注禁音樂至卒哭日止
  十八年七月朔時武宗已即位享太廟樂設而不作
  九月禮部進孝宗敬皇帝梓宫發引祔享儀注至日太常寺官設牲醴於太廟如時享之儀樂設而不作孝宗崩禮部言百日例應變服但梓宫未入山陵請仍素翼善冠麻布袍服腰絰御西角門視事不鳴鐘鼓從之
  武宗正徳元年二月以纂修實録成賜監修總裁纂修等官宴於禮部以山陵甫畢免簪花作樂
  五月孝宗敬皇帝小祥帝詣几筵行祭禮遣駙馬都尉林岳祭泰陵是日早不鳴鐘鼓帝服淺淡色服視事於西角門
  六月遣内官祭中霤之神以服制未終樂設而不作二年六月修厯代通鑑纂要成大學士李東陽等於文華殿進呈賜東陽等宴於禮部以孝宗敬皇帝禫祭未舉不簪花作樂
  十三年二月慈聖康夀太皇太后崩禮部上䘮禮儀注自本日至三月初九日共二十七日不鳴鐘鼓
  四月朔享太廟遣定國公徐光祚代行禮以孝貞太皇太后䘮樂設而不作
  十六年五月䇿進士時䘮制未滿就西角門引見行禮免傳制唱名并恩榮宴百官素服侍班樂設而不作世宗嘉靖元年正月賜纂修實録及監修等官宴遣成國公朱輔尚書喬宇毛澄代以武宗皇帝山陵甫畢免簪花作樂
  二月禮部擬加上聖母昭聖皇太后皇嫂荘肅皇后夀安皇太后興國太后尊號教坊司設中和韶樂設而不作是日設女樂於丹陛上設而不作用内贊各二人十一月帝祖母夀安皇太后邵氏崩服除不御中門不鳴鐘鼓
  十二月以武宗毅皇帝禫祭遣駙馬都尉京山侯崔元詣康陵行禮是日帝御西角門服黒翼善冠素服烏犀帯不鳴鐘鼓文武百官具淺淡色服烏紗帽黒角帯侍班奏事如常儀禮畢帝還宫仍素服先是三日夀安皇太后服除部臣毛澄等請帝即吉御奉天門視事再上不許命考孝肅太皇太后䘮禮行之澄等又言孝肅太后崩時距𦵏期不逺故暫爾持凶以待山陵事竣與今事體不同况當正旦朝元之㑹亦不宜素冠縞衣臨見萬國若孝思未忘苐毋御中門及不鳴鐘鼓足矣帝不得已從之仍免朔望日升殿
  十二月帝始御奉天門朝見羣臣時禮部及科道官俱言夀安皇太后服制已滿宜漸從吉典御奉天門視事乆之乃允仍令不鳴鐘鼓不鳴鞭
  二年正月禮部言夀安皇太后梓宫在殯是月望後請帝具黒翼善冠淺淡色服烏犀帯御奉天門視朝仍鳴鐘鼓鳴鞭朔望免升殿俟梓宫發引更具儀以聞帝曰朕方在疚視朝仍不鳴鐘鼓不鳴鞭
  二月禮部上孝忠皇后梓宫發引禮儀太常寺奏齋戒禁音樂至卒哭止
  二月禮部復上奉安武宗毅皇帝神主儀大樂并金鼓俱設而不作
  三月賜進士宴於禮部命成國公朱輔主席以武宗皇帝甫及大祥免簪花作樂
  八年十月朔日有食之是日享太廟世廟上素服乗板輿撤鹵簿大樂
  十四年二月帝御文華殿召尚書夏言改定陵祭初用清明中元冬至至是添霜降一祭惟中元冬至各衙門不陪祭内殿忌祭不作樂改吉服為淺淡色
  十七年十二月章聖皇太后崩遺詔服制以日易月二十七日而除君臣同之皇帝毋過哀戚以妨萬幾母廢郊社宗廟百神常祀母禁中外臣民音樂嫁娶禮部具上大䘮儀注自本日起通二十七日不鳴鐘鼓
  二十年四月九廟災帝祭告内殿奉祭上帝謝譴避殿徹樂令修省自陳極言得失
  禮部以成祖廟仁廟帝后神主俱燬請擇日恭製因奏奉安儀注神主啟行大樂前導設而不作帝常服奉迎入景神殿東門行安神禮如時祫儀於永孝殿惟不用樂畢奉主還景神殿
  丙子帝青袍御奉天殿頒詔不設樂駕儀如常朝
  九月孝恭章皇后忌辰永孝殿行祭禮遣定國公徐延徳祭景陵是月五日百官服滿㑹有大享時祫禮禮部請服所宜帝曰禮情一定不可變亂服色隨主祀者大享齋戒服吉正祭用樂時祫齋戒權用青綠花様祭樂設不作朝叅辦事百官青衣本等帶退仍烏帽素服祔陵日仍䘮服
  十月立冬時祫享祖宗列聖於景神殿是日太常寺誤作樂禮部糾奏得㫖敬皇后未𦵏已諭懸樂不作太常寺官不行敬謹傷朕孝誠各奪俸兩月
  禮部上孝康敬皇后梓宫發引至祔廟儀注禁音樂至祔廟止
  二十七年正月時享太廟命京山侯崔元代以孝烈皇后梓宫在殯與祭者各青綠服色樂設而不作
  啟蟄行祈榖禮於元極寳殿命成國公朱希忠代先是禮部以孝烈皇后䘮在殯請帝裁定諸祭禮儀詔定元極寳殿祭吉服作樂二社稷朝日壇如之先農厯代帝王先師孔子百官止用青綠服色文廟仍免奏樂
  四月禮部上孝烈皇后發引儀注禁音樂至神主還京日止神主至城外幄次内執事備儀衞教坊司備女樂鼓吹設而不作
  二十八年三月皇太子薨戊子禮部上皇太子䘮禮儀注服十二日而除自十八日為始輟朝不鳴鐘鼓至除服日止
  禮部奏孟夏時享有荘敬太子服百官服青綠錦繡致齋至日樂懸而不作得㫖廟享仍用樂
  三十三年正月康妃杜氏穆宗生母薨輟朝二日不鳴鐘鼓穆宗隆慶元年春享太廟以世宗䘮禮尚在二十七日内照𢎞治十八年例遣官行禮樂設而不作至二十七日滿御門視事不鳴鐘鼓
  正月禮部進冊立皇后儀注樂設而不作
  先是太常寺以祭太社太稷請如近例遣官攝事帝命禮部查議至是覆言臣等謹按禮曰䘮三年不祭惟祭天地社稷為越紼而從事説者以為不敢以卑廢尊以已事廢公祀也今太社稷祀典雖在世宗皇帝未升祔之前然稽諸越紼行事之説似不可廢宜如憲宗武宗朝例鴻臚寺免請升殿太常寺具本奏知至期請皇上躬詣壇壝具服致祭樂懸而不作帝從之
  二月祭先師孔子及朝日壇厯代帝王以梓宫在殯俱遣官行禮樂設而不作
  帝親祭太社太稷是日鳴鐘樂設而不作
  禮部進世宗肅皇帝梓宫發引至祔享儀注是日鳴鐘鼓樂設而不作
  三月禮部進冊封皇貴妃賢妃儀注是日鳴鐘鼓樂設而不作
  孟夏享太廟以世宗神主尚在几筵照正徳元年例凡奏升殿奏致齋及駕回宫俱樂設而不作以後時享祫祭在大祥内亦如之
  神宗萬厯四年十二月淮府嘉興王厚爖等靖逺伯王學詩等先後病故禮部類請帝輟朝一日不鳴鐘鼓二十五年七月孝安皇太后小祥輟朝不鳴鐘鼓三十九年九月皇貴妃王氏薨輟朝五日不鳴鐘鼓四十二年二月慈聖皇太后崩發䘮不鳴鐘鼓
  五月禮部上孝定皇后發引儀注免朝禁屠宰音樂四十三年二月孝定皇太后小祥輟朝一日不鳴鐘鼓四十七年皇太子才人王氏薨命視皇太子妃郭氏例輟朝五日不鳴鐘鼓
  四十八年四月皇后王氏崩禮部條上䘮禮事宜一聞䘮次日為始輟朝不鳴鐘鼓服二十七日而除帝御奉天門視朝鳴鐘鼓鳴鞭如常
  七月冊諡大行皇后為孝端皇后禮部擬進儀注是日帝常服御文華門樂設而不作
  光宗泰昌元年九月朔帝崩禮部進䘮禮儀注發䘮不鳴鐘鼓又進登極儀注教坊司設中和韶樂設而不作熹宗天啟元年八月禮部奏孝元貞皇后祔享儀注太常寺官設牲醴於太廟如時享之儀樂設而不作愍帝崇禎八年十月下詔罪已避居武英殿减膳徹樂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二十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欽定續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