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續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1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三十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一百三十一 卷一百三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三十一
  兵考
  舟師水戰
  宋寧宗開禧元年正月初置澉浦水軍
  嘉定九年正月置馬軍司水軍
  時汪綱知高郵軍慮湖可以入淮招水卒五千人造百艘列三砦以戒非常及知紹興府招水軍刺叉手教習甚専不令他役創營千餘間寬整堅密増置甲兵威聲赫然
  理宗紹定三年十一月增置澉浦水軍
  時殿前司奏乞撥本司一千人令嘉興府瀕海漁業慣熟風濤少壯趫捷之人試驗刺充澉浦水軍仍增置統制官一員通行部轄從之
  淳祐三年八月令福建安撫司照沿海例團結福泉漳興化民船以備分番遣戍
  又詔福州延祥荻蘆兩寨置武濟水軍摘本州廂禁習水者充千五百人為額
  五年五月詔沿江湖南江西湖廣兩浙制帥漕司及許浦水軍司共造輕捷戰船千艘置遊擊軍壯士三萬人分備捍禦
  七年二月詔令封樁下庫支十七界㑹子十二萬貫付淮西安撫使造舭𦪭船
  十二年正月創制遊擊軍水步各半四月置池州遊擊水軍
  時牟子才知太平州修采石戰艦百餘艘造兵仗以千計王埜節制和州等處巡江引水軍大閲舳艫創蒙衝萬艘
  帝昺祥興二年正月厓山之役張世傑以舟師碇海中棊結巨艦千餘艘中艫外舳貫以大索四周起樓棚如城堞居帝其中元軍攻之艦堅不動又以舟載茅沃以膏脂乘風縱火焚之檻堅塗泥縛長木以拒火舟火不能𬋖
  兵志曰水軍之制建炎初從李綱請沿江河淮帥府各制水兵招善舟楫者充立軍號曰凌波樓船軍已見馬氏通考其戰艦有海鰍水蛸馬雙車得勝十棹大飛旗捷防沙平底水飛馬之名隆興以後至於寳祐景定間江淮沿流堡隘相望守禦益繁民勞益甚迨咸淳末廣東籍蛋丁閩海招舶船民船公私俱𡚁矣
  沿江水軍建炎置
  明州水軍紹興置
  福州荻蘆延祥砦紹興置
  鎮江駐劄御前水軍乾道三年招三百人淳熙五年増千五百人
  沿海水軍乾道置
  潮州水軍乾道置
  江隂水軍乾道置
  廣東水軍乾道五年増至二千人 按此軍志中不言何年始制
  平江許浦水軍乾道七年七千人淳熙五年増五百人 按此當是乾道時置
  江州水軍淳熙時招置
  池州都統司水軍淳熙元年千人嘉定中増至三千人 按此當淳熙時置
  漳州水軍紹興元年漳泉共六百人 按此當是紹興置
  泉州水軍見上
  殿前澉浦水開禧元年一千五百人
  鄂州都統司水軍開禧十五年
  太平州采石駐劄御前水軍嘉定十四年五千人按此當是嘉定置建康都統司靖安水軍元𨽻都統司嘉定中𨽻御前
  馬軍行司唐灣水軍元𨽻馬軍行司嘉定中𨽻御前
  通州水軍乾道置
  池州清溪鷹SKchar控海水軍建炎置
  兩淮水軍紹興置
  遼興宗重熙十七年命天德軍節度使耶律都沁造戰船
  成樓船百三十艘上置兵下立馬規制堅壯及西征帝御戰艦絶河擊之大捷而歸
  金太宗天㑹八年四月梁王宗弼以舟師與宋韓世忠戰於江中敗之
  時宗弼自平江引師還將濟江韓世忠以舟師抗江口接戰江中宗弼舟小契丹漢軍沒者二百餘人不得濟遂自鎮江泝流而上世忠襲之宋弼循南岸世忠循北岸且戰且行世忠艨艟大艦數倍宗弼軍出宗弼軍前後數里以輕舟來挑戰一日數接將至黄天蕩宗弼乃因老鸛河故道開三十里通秦淮一日夜而成得至江寧㑹伊喇古自天長引軍來援乃將北渡世忠與之相持於黄天蕩伊喇古軍江北宗弼軍江南世忠以海艦進泊金山下分兩道出金兵背以鐵綆貫大鈎授健者毎縋一綆則曳一舟而沉之宗弼募人破海舟之䇿有閩人王姓者教以舟中載土以平板鋪之穴船板以櫂槳俟風息則出海舟無風不能動也且以火箭射其箬篷則不攻自破宗弼然之及天霽風止以小舟出江世忠絶流擊之海舟無風不能動宗弼命善射者乘輕舟以火箭射之煙燄蔽天宋軍大潰世忠僅以身免宗弼遂濟江
  十三年興燕雲兩河夫四十萬之蔚州交牙山採木為筏由唐河及開創河道運至雄州之北虎川造戰船時因劉豫遣人持海道圖及木作戰船小樣來獻欲由海道入侵江南故有是役
  熙宗天眷間命韓國公錫黙阿里督造戰船
  阿里自結髪從軍大小數十戰尤習舟楫江淮用兵無役不從時人以水星目之至海陵正隆間復命造戰船
  海陵天德間命戸部侍郎韓錫籍水手於山東
  時蘇保衡為水軍都統制趨杭州俾錫部船三百㑹廣陵適保衡敗還喪船過半令錫補足之
  正隆四年二月造戰船於通州十月帝親觀之
  五年三月東海縣民張旺徐元等反遣都水監徐文等率舟師九百浮海討之
  時命之曰朕意不在一邑將試舟師耳
  十月籍諸路水手得三萬人
  六年二月徵諸道水手運戰船
  時海陵欲觀水戰使武捷軍總管富察世傑領水軍百人試之宋人舟大而多世傑舟小而急進至中流取勝而還及伐宋師至西采石欲渡江右領軍副都督烏雅富埒琿曰宋軍船高大我船卑小恐不可遽渡海陵怒其阻兵事乃遣别將先渡江舟小不可戰遂失利兩明安及兵士二百餘人皆䧟沒
  宣宗興定三年九月詔沿河造戰艦付行院帥府元世祖至元三年河南等路統軍副使董文炳造戰艦五百艘習水戰預謀取宋方畧
  五年正月勅陜西五路四川行省造戰艦五百艘付宣撫使劉整
  七年三月都元帥阿珠圍守襄陽詔教水軍七萬餘人造戰艦五千艘
  時劉整與阿珠計曰我精兵突騎所當者破惟水戰不如宋耳奪彼所長則事濟矣乃日練水軍雖雨不能出亦畫地為船而習之
  八年五月命高麗軍民總管洪俊奇往羅州道監造戰船
  十一年又命監造戰船經營日本國事十九年又命于平灣黑堝兒監造戰船七百艘
  十年正月命經畧使忻都史樞等率兵船大小百有八艘討耽羅賊黨
  等謹按史言耽羅乃高麗與國世祖既臣服高麗以耽羅為南宋日本要衝亦注意焉是年高麗叛賊林衍之餘黨遁入耽羅故發舟師往討六月即平之
  三月教練水軍於興元金洋州汴梁等處造船二千艘從㕘知行省漢軍都元帥劉整之請也
  六月勅襄陽造戰船千艘
  十一年二月造戰船八百艘於汴梁
  三月㕘知政事董文炳軍駐鎮江宋張世傑等陳大艦萬艘碇焦山下江中勁卒居前文炳身犯之乘輪船大呼突陣諸將繼起自寅至午宋師大敗世傑收遺卒復戰又破之遂東走於海文炳船小不可入海乃還獲戰船七百艘十二年二月元軍次丁家洲宋淮西制置使夏重以戰艦二千五百艘横亘江中賈似道將兵殿其後丞相巴延命左右翼萬戸率騎兵夾江而進砲聲震百里宋軍潰同平章事阿珠促戰船進挺身登舟手柁衝敵船麾何瑋李庭等深入巴延命步騎左右掎之追殺百五十餘里得船二千餘艘七月宋張世傑等以舟師萬艘駐焦山東毎十船為一舫聫以鐵鎖以示必死阿珠登石公山望之曰可燒而走也遂選强健善射者千人載以巨艦分兩翼夾射阿珠居中合勢進擊繼以火矢燒其篷檣煙燄漲天宋兵既碇舟死戰欲走不能前軍争赴水死後軍㪚走追至圖山獲黄白鷂船七百餘艘自是宋人不能軍矣
  三月以舟九百艘征日本
  先是至元六七年間世祖詔諭高麗國王植送國信使趙良弼通好日本十年良弼復使至太宰府而還至是命鳯州經畧使實都高麗軍民總管洪茶邱以千料舟巴圖爾輕疾舟汲水小舟各三百共九百艘載士卒一萬五千征之十月入其國敗之而官軍不整又矢盡惟擄掠四境而歸十二年又遣使致書十七年為其所殺十八年正月命日本行省左丞相阿婁罕右丞范文虎及實都洪察球爾等率十萬人征之八月諸將未見敵喪全師以還有敗卒于閶脫歸言官軍六月入海七月至平壺島移五龍山八月一日風破舟五日文虎等各自擇堅好船乘之棄士卒十餘萬於山下所出師十萬之衆得還者三人耳
  十六年十一月命湖北道宣慰司劉深教練鄂州漢軍新附水軍
  十八年二月勅通政院昆都與郭漢整治水驛自叙州至荆南凡十九站增戸二千一百船二百十二艘十月勅以海船百艘新舊軍及水手合萬人期以明年正月征海外諸番
  等謹按外國𤓰哇傳言海外諸畨多出奇寳取貴於中國世祖出師諸畨者惟𤓰哇之役為大至元二十九年二月詔福建行省㑹江西湖廣行省兵二萬發舟千艘給糧一年征𤓰哇三十年先遣人率五百餘人船十艘往招諭之大軍繼進水陸並行水軍遣副元師圖古徳埒克萬戸禇懷逺李忠等乘鑽鋒船前進㑹大軍於八節澗獲其鬼頭大船百餘艘是役也戰功甚多兹擇其用水師事節採之
  又按外國琉球傳至元二十八年九月海船副萬戸楊祥請以六千軍往降之不聽命則伐之朝廷從其請二十九年三月自汀路尾澳舟行祥乘小舟至一低山下令軍官領二百餘人小舟十一艘載軍器領三嶼人陳輝等登岸為岸上人殺死者三人遂還
  二十年正月命䝉古軍習舟師者二千人特黙齊萬人習水戰五百人征日本
  以淮西宣慰使昻吉爾上言民勞乞寢兵尋罷之至二十三年世祖以日本未嘗相侵而交趾犯邊宜置日本専事交趾嗣後雖有造船議征之事而終不果行至成宗時江浙平章政事伊蘇岱爾乞用兵日本亦不許
  二十一年正月詔分道征緬於阿昔阿禾兩江造船二百艘順流攻之拔江頭城
  等謹按外國傳云二十年十一月宗王桑阿克逹爾命伊克徳濟取道於阿昔江達鎮西阿禾江造舟二百下流至江頭城斷緬人水路自將一軍徑抵其國破其江頭城紀文在二十一年與傳異者蓋紀下詔之時而遂繫其事非再舉也至二十三年十月又命招討司張萬等造戰船將兵六千人征緬旋亦平定
  二十二年立江西江淮湖廣造船提舉司
  四月以征日本船運糧江淮及教軍水戰
  六月命女直碩達勒達造船二百艘及造征日本迎風船
  十月勅習泛海者募水工至千人者為千戸百人者為百戸
  先是括江淮水手中書省奏江淮人皆能遊水恐因此揺動者衆乃罷至是勅樞密院備征日本故又有
  此勅至十一月遣使告髙麗發兵萬人船六百五十艘來助征十一月赦囚徒黥其面又招宋時販私鹽軍習海道者為水工以征日本
  是年命鎮南王征安南
  等謹按世祖命鎮南王征占城假道安南令安南運糧送至占城助軍及官軍進發安南發兵抗拒遂先征之是年十一月官軍六道進攻破諸隘惟興道王安南國中臣之封王者尚有兵船千萬艘距萬刼地名遂遣兵士於沿江求船且置場剏造選各翼水軍令烏瑪喇巴圖部領數與戰皆敗之至二十四年詔發江淮江西湖廣三省蒙古漢劵軍七萬人船五百艘雲南兵六千人海外四州黎兵萬五千海道糧運萬戸張文虎費拱辰陶大明運糧十七萬石分道以進十一月烏瑪喇樊楫以兵由海道經王山雙門安邦口遇交趾船四百餘艘擊之多斬獲奪其舟百艘至二十五年正月安南王陳日烜及其子走入海鎮南王以諸軍追之次天長海口不知其所之引兵還交趾城命烏瑪喇將水兵迓張文虎等糧船由大滂口趨塔山遇賊船千餘擊破之至安邦口不見張文虎船鎮南王與諸將恐糧盡師老無以支久乃全師而還張文虎糧船以去年十二月次屯山遇交趾艘三十艘擊之所殺畧相當至緑水洋賊船益多不能敵乃沉米於海趨瓊州費拱辰糧船以十一月次惠州風不能進漂至瓊州與張文虎合徐慶糧船漂至占城亦至瓊州凡亡士卒二百二十人船十一艘糧萬四千三百石鎮南王因賊兵大集從間道歸至三十年廷臣又議征之尋亦停罷
  又按是時之攻占城以阻於安南不果行而其先之以水師征占城者亦有之至元十九年立占城行省十一月行省官率兵自廣州航海至占城港港口北連海海口有小港五通其國官軍依海岸屯駐占城兵治木城為守二十年正月行省以十五日夜半發船攻城遣將以兵千六百人由水路攻木城舟行至天明泊岸為風濤所碎者十六七與之戰勝之嗣是占城亦奉表歸欵矣
  二十三年二月命湖廣行省統征交趾海船三百二十六年四月以納顔人戸充海船水軍
  先是二月尚書省臣言行泉按元於泉州府立行中書省升泉州路總管府故云行泉府史誤刋作臬府所統海船萬五千艘以新附人駕之緩急殊不可用宜招集納顔及星納噶爾流㪚戸為軍自泉州至杭州立海站十五站置船五艘水軍二百専運畨夷貢物及啇販竒貨且防禦海道為便從之至是省臣又言納顔以反誅其人戸月給米萬七千五百二十三石父母妻子俱在北方恐生他志請徙置江南充沙布鼎所請海船水軍又從之至三十一年九月時成宗已即位以和囉羅及納顔之黨七百餘人𨽻同知樞密院布琳濟達習水戰
  二十七年十一月詔增置江淮戰船海船
  江淮行省言水戰之法舊止十所今擇瀕海沿江要害二十二所分兵閲習伺察諸盜錢塘控扼海口舊置戰船二十艘故海賊時出奪船殺人今増置戰船百艘海船二十艘庶盜不敢發從之
  成宗大徳六年正月海道漕運船令特黙齊軍與江南水手相㕘教習以防海冦
  十年四月置崑山嘉定等處水軍上萬戸府
  等謹按世祖時既征海外諸畨而海運一事尤為全代國用所關故巡海之制最為𦂳要兵志中雖紛紀時事而未見詳明沿及順帝時海道多梗考王思誠傳載其於至正時陳防海之䇿言初開海道置海仙鶴哨船往來警邏今敝船十數艘止於劉家港口以捕盜為名實不出海以致冦盜猖獗宜即萊州洋等處分兵嚴守不令泊船島嶼禁鎮民與梢水為婚有能捕賊者即以船畀之獲賊首者賞以官仍移江浙河南二省列戍江海諸口以詰海啇還者審非㓂賊始令泊岸下年糧船開洋之前遣將士乘海仙鶴於二月中旬入海庶幾海道寧息朝廷多是其議此實當時急要之務然其實效亦未見何如耳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三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