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續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14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三十九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一百四十 卷一百四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四十
  刑考
  赦宥寛恤
  宋寧宗嘉定十七年閏八月理宗即位大赦九月祀明堂大赦 寶慶三年十一月南郊大赦 紹定三年九月祀明堂大赦 四年正月帝詣慈明殿行慶夀禮大赦 五年十月以星變大赦十二月皇太后違豫大赦六年九月祀明堂大赦 端平三年九月祀明堂大
  赦 嘉熙三年九月祀明堂大赦 四年二月大赦淳祐二年九月祀明堂大赦
  三年七月臣寮奏乞今後疏決先期降㫖犯罪在指揮前許引用恩赦如指揮後有犯雖有停決不在原減之數其合引赦人不許於停決前輕行斷遣如或違戾並從故出入人罪條制施行令刑部詳度上於尚書省
  五年九月祀明堂大赦 八年九月祀明堂大赦 十一年九月祀明堂大赦 寳祐二年九月祀明堂大赦五年九月祀明堂大赦 景定元年皇太子行册禮
  大赦九月祀明堂大赦 五年十月帝有疾大赦理宗大赦凡二十别有徳音二京湘沔州軍縣鎮以詔悔開邊責已四川等州軍府縣鎮以被兵及轉輸勞役
  是月度宗即位大赦 咸淳五年祀明堂大赦
  邱濬曰赦之初設為𤯝災也後世相承不能復古然曠蕩之恩如雷雨之施不時而作使人莫可測知可也宋人為之常制而有定時則人可揣摩以需其期非獨刑法不足以致人懼而赦令亦不足以致人感也
  遼太祖神册元年二月上尊號建元大赦 天顯元年二月以渤海平改元大赦
  太祖大赦凡二又赦殊死以下二一渤海國内一天贊元年軍前
  二年十一月太宗即位上尊號大赦 㑹同元年十一月上尊號改元大赦 大同元年正月建國號大遼改元大赦
  太宗大赦凡三乂曲赦繫囚一以在凉陘觀市
  世宗天禄元年九月即位大赦 三年正月肆赦穆宗應厯十一年六月赦
  穆宗赦一又曲赦一釋囚二俱以生日又曲赦京畿囚一
  景宗保寧元年二月即位改元大赦 乾亨元年十一月改元赦
  四年九月聖宗即位十月始臨朝上尊號大赦 統和元年六月以上尊號大赦 二十四年以上尊號大赦二十七年十二月以皇太后不豫肆赦 開泰元年
  十月以上尊號改元大赦 六年九月以皇太子生大赦 太平元年十一月以上尊號大赦
  聖宗大赦凡七又曲赦二一以觀市赦中繫囚一以至上京赦畿内囚
  十一月六月興宗即位改元大赦 重熙元年十一月以上尊號改元大赦 四年十月行柴冊禮於白嶺大赦 八年十一月以皇太后行再生禮大赦按禮志再生儀凡十有二成一舉行於禁門北除地置室皇帝詣室三遇岐木之下而卧於其旁羣臣進襁褓綵結等物若初生時然皇帝起拜先帝諸御容遂宴羣臣蓋遼祖蘇爾威汗制此禮以發嗣君孝思而其後皇太后亦行之也九年三月以應聖節大赦 十年十月以皇子生肆赦十一年十一月以上尊號大赦 十六年四月以皇
  太后疾愈肆赦 二十年十二月以皇太后行再生禮肆赦 二十三年十一月以上皇太后尊號大赦 二十四年八月帝不豫大赦
  興宗大赦凡十一又曲赦凡六一以幸南京赦析津府境内囚一以聖宗在時生辰一以應聖節並赦徒以下一以開泰寺鑄銀佛像赦在京囚再以皇太弟重元生子赦死罪以下一赦行在及長春鎮北二州徒罪以下又徳音凡四一以樞密使蕭孝忠薨一以應聖節一以皇太后疾愈一以燕趙國王洪基疾愈又釋役徒凡二一臨潢府一役徒限年者
  等謹按史稱興宗好名又溺浮屠法務行小恵數降赦宥以故釋死囚及犯罪應加而特赦其罪者甚衆
  道宗清寧元年八月即位改元大赦 二年十一月上尊號大赦 四年三月肆赦 十一月受大冊禮大赦咸雍元年正月以上尊號改元大赦 八年十二月
  以坤寧節大赦 十年十二月以明年改元大赦 太康二年三月以皇太后崩大赦 大安五年十一月燕國王延禧生子大赦 九年十月燕國王延禧生子肆赦道宗大赦凡十又曲赦凡五一以應聖節赦百里内囚一以太皇太后不豫赦行在五百里内囚一以皇太后行再生禮赦西京囚一以為燕國王延禧行再生禮赦上京囚一赦三百里内囚又赦凡六一以聖宗在時生辰赦上京囚一以南京地震赦其境内一以行再生禮一以明年改元並赦雜犯死罪以下又徳音凡二一以皇太子行再生禮一以明年改元又曲赦役徒凡五一西京一春州一泰州一奉聖州一中京蔚州又曲赦南京徒罪以下囚一
  乾統元年正月天祚帝即位二月改元大赦 三年十一月上尊號大赦 六年十一月行柴冊禮大赦 保大元年正月改元大赦
  天祚帝大赦凡四
  金太祖天輔七年二月大赦
  時先曲赦平州以遼平州節度使時立受降故也
  太宗天㑹元年九月即位改元大赦中外 十年十月以天清節大赦
  十四年正月熙宗即位十二月詔明年改元大赦 皇統元年正月受尊號改元大赦 二年二月以皇子生赦中外 五年十二月赦 九年五月以天變肆赦十月大赦
  熙宗大赦凡六又曲赦一以太白經天赦畿内
  十二月海陵簒立改元大赦 貞元四年二月改元大赦
  世宗大定元年十月即位改元大赦 十一年十一月有事於圜丘大赦
  次年尚書省言内邱令富察台布自科部内錢立徳政碑復有餘錢二百餘貫罪當除名今遇赦當叙仍免徴贓上以貪偽勿叙且曰乞取之錢若以赦原予者何辜自今可並退還其主惟應入官者免徴
  十九年十一月以改𦵏昭徳皇后大赦 二十七年以皇太孫受冊赦 二十八年十二月上不豫赦天下世宗大赦凡五乂曲赦凡二一行次東京赦百里内徒以下一赦㑹寧府又徳音一以安撫山東
  二十九年五月章宗即位以世宗祔廟禮成大赦 明昌四年八月大赦 承安元年十一月有事於南郊改元大赦 泰和三年五月以定律令正土徳鳯凰來皇嗣建大赦
  時亳州醫者孫士明擅用黄紙大書勅賜神針先生等十二字紙尾年月摹作寶様朱篆青龍二字以誑市人有司捕治欵伏值赦大理寺議宜準偽造御寶雖㑹赦不應原㕘知政事賈鋐奏天子八寶其文各異若偽造不限用泥及黄蠟今用筆描成青龍二字既非八寶文論以偽造御寳非本注意上悟遂以赦原章宗大赦凡四又曲赦一以如氷井赦西北路又赦凡三一以山東路災一唐鄧頴蔡宿泗六州一鳯成西和階山五州又徳音凡四一以河北山東旱一以羣臣累上尊號不受一以皇子生一以邊事定
  衛紹王大安元年正月改元大赦 三月道陵禮成大赦 崇慶元年正月改元赦
  衛紹王大赦凡三又曲赦凡二一以大旱赦西京太原兩路一西京遼東北京
  宣宗貞祐元年九月即位改元大赦 二年三月赦國内 四月赦國内 三年八月大赦 四年十月祔享禮成赦 興定元年九月改元赦國内 二年十一月大赦 六年六月大赦 八月以彗星見改元大赦元光二年二月大赦
  宣宗大赦凡十又曲赦凡十五一彰徳府境内一以南遷一中都路再山東路三遼東路一招撫北京作亂者一中都河北等路一河東南北路一陜西路以地震一山東西路一東平府以伐宋一河南路以旱災又徳音一以京畿不雨
  十二月哀宗即位詔赦中外 正大元年四月宣宗祔廟大赦中外 八年四月赦 九年正月改元肆赦四月又改元肆赦
  哀宗大赦凡五又赦凡六再以旱一以夏全降赦諸路從宋及淮楚官夫軍民及其家屬一赦陜西東西兩路一以濟河赦河朔一以入歸徳赦在府囚又曲赦一蔡州管内雜犯以下
  元太宗十三年二月帝有疾詔赦天下囚徒
  憲宗二年十二月大赦天下
  世祖中統元年五月以額哷布格反詔赦天下
  至元元年八月以改元大赦天下
  十年五月詔天下獄囚除殺人者待報其餘一概踈放限以八月内自至大都如期而至者皆赦之八月前所釋諸路罪囚自至大都者凡二十二人並赦之
  十三年九月以平宋赦天下 二十一年正月以上尊號大赦 二十五年正月大赦 三十年十月赦天下世祖大赦凡六别有釋罪輕者二一釋京繫囚一赦囚徒黥其面者一減天下罪囚一釋天下非殺人扺罪囚一釋諸路死罪以下囚
  趙天麟上䇿曰赦者欲以蕩滌瑕穢與民更始以負罪者言之則為莫大之深恩以致治者論之則非太平之常事也近世以來郊天祝宗建儲立后未有不肆赦者僥倖之子逆知期㑹能不啟非濫之心哉養稂莠於良田縱豺狼於當道獨不念害嘉穀而傷平民乎又况大赦之後奸邪未嘗衰止朝脱囹圄夕攖縲絏其不能承化自新亦已明矣夫當罪而宥之當殺而生之亦猶來暄風於霜雪之辰行春令於秋冬之際如此而欲天道之成臣不知其可也伏望陛下信賞決罰無肆赦宥使上下有紀内外絶倖則治天下可運之掌上矣
  三十一年四月成宗即位大赦天下 大徳元年二月改元赦天下 六年三月詔赦天下 九年二月詔赦天下 六月以立皇太子詔赦天下
  成宗大赦凡五又徳音凡二一頒寛令一以災異又釋囚凡七又以有疾釋重囚一又用帝師奏釋大辟及杖以下者二
  等謹按元世西僧每嵗為佛事必請釋輕重囚徒以為福利謂之都勒斡豪民犯法者皆賄賂之以求免雖大臣有罪莫不假是逭其誅迨仁宗延祐元年始以僧人作佛事擇釋獄囚命中書審察乂功徳使額琳沁以佛事奏釋重囚帝不允時御史臺亦言西僧以作佛事之故累釋重囚外任之官身犯刑憲輒營求内㫖以免罪請革其𡚁制曰可六年皇姊大長公主以作佛事釋全寧府重囚二十七人勅按問全寧守臣何從不法仍追所釋囚還獄若仁宗者可謂善守憲典者矣然而終元之世故事相沿迄不能革壊法長奸𡚁政未有甚於此也
  十一年五月武帝即位於上都大赦天下 十二月以明年改元赦天下 至大二年二月以受尊號大赦十月以饑疫旱蝗相仍大赦中外 三年十月以皇太后受尊號赦天下 四年正月帝不豫赦天下
  武宗大赦凡六又曲赦御史臺見繫犯贓官吏一又以皇太后有疾釋大辟百人一
  三月仁宗即位大赦天下是月命母赦十惡大逆等罪 皇慶元年十月赦天下 延祐二年十一月以星變赦天下仁宗大赦凡三又釋囚凡四一以改元一以天夀節再以作佛事又曲赦大都路大辟囚一人并流以下罪一又遣使分道減決笞以下囚一
  七年三月英宗即位大赦天下 十二月以明年改元赦天下
  時定四孟月時享太廟帝親祭羣臣以祀事畢請赦帝曰恩可常施赦不可屢下使殺人獲免則死者何辜又以受尊號丞相拜珠請釋囚帝不允
  英宗大赦凡二又曲赦金城縣囚徒一又釋囚凡二
  至治三年九月泰定帝即位大赦天下 二年閏正月大赦天下 三年十一月以地震赦天下 四年閏九月以災變赦天下
  泰定帝大赦凡四又赦上都笞罪以下一釋笞罪并輕罪流人一為三宫祈福曲赦重囚三十八人一以修佛事釋重囚一以改元釋三嵗不決疑獄一
  致和元年文宗即位改元大赦天下 十二月赦天下二年八月帝復即位大赦天下
  時勅使者頒詔赦率日行三百餘里既受命逗遛三日及所至飲宴稽期者治罪取賂者以枉法論
  至順元年十二月以郊祀禮成大赦天下 三年六月以伊嚕特穆爾等罪詔告中外赦天下
  文宗大赦凡五又以親祀太廟釋三年不決獄囚一又以作佛事釋囚者再
  十月寧宗即位大赦天下
  四年六月順帝即位大赦天下 元統二年八月以星變赦天下 十月以皇太后上尊號赦天下 至元元年七月誅答里等詔赦天下 十一月以改元赦天下四年正月以地震赦天下 至正三年十一月以郊
  祀禮成大赦天下 六年閏十月赦天下 十年四月赦天下 十三年六月以立皇太子大赦 十五年十二月以天下兵起下詔罪已大赦天下 十七年二月以征河南大捷詔赦天下 二十一年正月赦天下二十三年三月大赦天下 二十五年七月大赦天下順帝大赦凡十五又初即位依皇太后行年之數釋罪囚二十七人一又以帝師請釋囚一以皇太子修佛事釋囚一
  元統時蘇天爵上疏云自昔國家務明刑政茍或赦宥之數行必致紀綱之多紊是以先王既興禮樂以教民又嚴法制以懲惡也唐太宗貞觀二年謂侍臣曰凡赦惟及不軌之輩古語云君子不幸小人幸之一嵗再赦善人喑啞夫養稂莠者傷禾稼惠奸兇者賊良人朕有天下以來嘗須慎赦蓋數赦則愚人嘗冀僥倖惟欲犯法不復能改過矣誠哉太宗斯言也昔我世祖皇帝即位之初未嘗肆赦臨御既久聖徳深仁丕冒天下是以刑政肅清禮樂修舉奸貪知懼善良獲伸故中統至元之治比隆前古欽惟聖天子承順天心子愛百姓踐阼伊始已降寛恩然自近嵗以來赦宥太數誠恐奸人貪吏各懐僥倖大為奸利非國之福也夫以世祖皇帝在位三十五年肆赦者八近自天厯改元至元統初年六年之中赦宥者九蓋敷恩宣澤雖出於朝廷之羙意然長奸惠惡誠為政所當慎也伏願自今以始近法世祖皇帝之所行逺鑑唐太宗之所言使中外臣民洗心革慮守法奉公知非常之恩不可復覬不勝幸甚
  明制凡有大慶及災荒皆赦然有常赦有不赦有特赦十惡及故犯者不赦律文曰赦出臨時定罪名特免或降減從輕者不在此限十惡中不睦又在㑹赦原赦之例此則不赦者亦得原若傳㫖肆赦不别定罪名者則仍依常赦不原之律
  凡停刑之月自立春以後春分以前停刑之日初一初八十四十五十八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凡十日
  凡牢獄禁繫囚徒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廢疾散收輕重毋混雜枷杻常須洗滌蓆薦常須鋪置冬設暖匣夏備凉漿無家屬者日給倉米一升冬給絮衣一件夜給燈油病給醫藥有官者犯私罪除死罪外徒流鎖收杖以下散禁公罪自流以下皆散收司獄官常拘鈐獄卒不得苦楚囚人提牢官不時㸃視
  太祖吳元年七月以雷震宫門獸吻赦中外罪囚後洪武十三年五月雷震謹身殿英宗正統八年五月雷震奉天殿鴟吻十四年六月南京謹身諸殿災天順元年七月承天門災孝宗𢎞治十一年十二月清寧宫災世宗嘉靖二十年四月九廟災俱詔赦天下
  洪武元年八月以元都平大赦天下
  詔赦殊死以下毋非時決囚
  二年十二月詔臨洮將士之亡匿山谷者罪無大小並行赦之
  三年正月吏部請謫有罪於儋崖不許
  帝曰前代謂儋崖為化外以處罪人朕今天下一家若有風俗未淳宜更擇良吏治之豈宜居罪人耶
  五年八月命中書省凡指揮千户鎮撫以罪謫在軍伍或降為巡檢者悉令赴京仍録用之其見犯者令從征立功贖罪
  九月定赦欵事例
  先是帝諭中書省曰凡犯贓罪者罪雖已赦仍徴其贓赦文内有云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之類其詳定以聞至是刑部議凡謀反大逆謀殺祖父母父母妻妾殺夫奴婢殺本使謀故殺人及强盜蠱毒厭魅不赦外其餘輕重咸赦有以赦前事相告訐者抵罪若係官錢糧事須推究罪雖遇原依律改正徴收民間户婚田産錢債雖已經赦應合改正歸還者並聽追理凡今後官吏受贓遇赦免罪贓並追納其在赦前犯贓事發懼罪逃避及革後發落依律追究奏上制從之
  七年十一月詔分别應赦諸人
  詔曰古人謂赦乃小人之幸君子之不幸朕為生民主恐悖理乖仁脱兇頑於僥倖長奸佞於姑息有乖聖人明刑慎罰之意中書具陳獄囚若果真犯但笞罪以上俱各不原其餘詿誤過失因人致罪者悉皆宥之
  八年正月釋請代父受杖者罪
  時山陽縣民有父得罪當杖請以身代帝以出於至情特釋之後十一月杭州民有罪律當杖戍其子請代帝亦釋之十五年九月北平民以誣逮其子訴於刑部法司坐以越訴帝曰子訴父枉出於至情不可加罪二十五年天策衛卒吳英父繫獄英詣闕自陳願没入為官奴以贖父罪帝曰汝之情固可矜但平時何不勸父使不犯法姑念爾愛父之至屈法宥之
  十四年九月勅刑部自今惟十惡真犯者決之如律其餘雜犯死罪皆減死論
  又十五年正月諭刑官方春萬物發生而無知之民有犯法至死者雖有決不待時之律然於朕心有所不忍其犯大辟者皆減死論
  五月命刑官凡獄囚貧不能自給者人日給米一升二十八年六月諭羣臣禁黥刺剕劓閹割之刑
  大政紀曰刑部尚書開濟議法巧密詔戒之曰刑罰禁民為奸使之逺罪非以䧟民也汝張密法以罔民無乃用心太刻夫竭澤而漁害及鯤鮞焚山而田禍及麛鷇巧密之法百姓其能免乎非朕所以望汝也又刑法志曰帝數宣仁言不欲純任刑罰㕘政楊憲欲重法帝曰求生於重典猶索魚於釡得活難矣御史陳寧曰法重則人不輕犯吏察則下無遁情帝曰不然古人制刑以防惡衛善故唐虞畫衣冠而民不犯秦有鑿顛抽脅之刑而囹圄成市未聞用商韓之法可致堯舜之治也又嘗謂尚書劉唯謙曰仁義者養民之膏粱刑罰者懲惡之藥石舍仁義而專用刑罰是以藥石養人可謂善治乎帝之徳念如此
  三十一年閏五月惠帝即位大赦天下
  等謹按有明諸帝凡即位改元俱大赦天下後不具載
  七月詔行寛政赦有罪
  十二月釋黥軍及囚徒還鄉
  成祖永樂元年五月宥死罪以下遞減一等
  又五年八月録囚命雜犯死罪減等論戍流罪以下皆釋之
  三年六月定文官三犯杖者如律正罪
  大理卿吕震言近例官犯杖罪者記罪還職停俸三月盖使之改過自新乃玩法者恃㤙輕犯不正其罪無以示懲請自今有再犯者論如律帝曰再犯仍宥之三犯如律
  四年八月宥强盜初犯不寘重法
  時侍臣有言用刑太寛强盜刼人者多謫戍邊不寘重法何以示懲帝曰好善惡惡人情皆同豈本心樂於為惡或迫於饑寒不得已為之且為不善者能改過為善聖人未嘗絶之朕憐其初出於不得已又冀其終能改過耳若再犯必不宥矣
  五年六月詔自永樂二年六月後犯罪去官者悉宥之七年三月詔起兵時將士及北京効力人民雜犯死罪咸宥之充軍者官復職軍民還籍伍
  十一年御北京新殿大赦天下
  詔曰朕荷天地祖宗眷祐繼承大統統馭萬方夙夜祇懼率遵成憲乃者倣成周卜洛之規建立兩京為子孫帝王萬世之基爰自經營以來賴天下臣民殫心竭力趨事赴功今宫殿告成朕欲正朝祇事天地宗社懋圖治理嘉與維新宏敷寛恤之仁用洽好生之徳大赦天下
  十三年正月釋工作囚徒
  先是命出繫囚輸作贖罪既而多亡者有司請捕之帝曰此皆衣食空乏出於不得已遂命見役者俱還家共釋四千九百餘人
  等謹按大政紀載二年十一月江浦縣周益以罪當刑其妻梅氏訴益母老無養願代夫死帝憫其情特宥之又實録載九年三月有縣官以贓罪謫戍邊撃鼓陳情言年逾七十求免帝命宥之其屈法以恤刑如此
  七月命法司自今武職官犯杖罪以下繫獄者有疾許出就醫藥著為令
  十九年遷都北京大赦天下
  二十二年十一月時仁宗已即位赦建文奸黨族屬還家仍以其田産給之
  帝語侍臣曰方孝孺軰皆忠臣也宜從寛典明日御札付禮部尚書吕震曰建文奸臣其正犯已悉受顯戮家屬初發教坊司錦衣衛浣衣局并習匠及功臣家為奴今有存者既經大赦可宥為民給還田土凡前為言事失當謫充軍者並宥之
  宣宗宣徳二年十一月以皇長子生大赦天下
  後世宗嘉靖十二年八月皇子生十五年十一月皇子生神宗萬厯十年九月皇長子生三十三年十二月太子生第一子熹宗天啟三年閏十月皇子生莊烈帝崇禎二年二月皇長子生俱詔赦天下
  五年二月頒寛恤之令
  刑法志曰仁宗在位未一年仁恩該洽而宣宗承之益多惠政常著帝訓五十五篇其一恤刑也寛詔嵗下閲囚屢放遣有至三千人者諭刑官曰吾慮其瘐死故寛貸之非常制也
  七年三月令極刑家子孫皆得仕進
  時吏部奏第二甲進士王懋應授從七品官其兄嘗為御史以誤決死囚抵罪懋乃極刑家屬當罷不録帝曰士勤苦學問始登一第棄之可惜朕記憶皇祖時一進士以極刑家屬當罷念其成材之難特命吏部録用此故事也其以懋為州判官
  八年十二月諭法司宥京官過犯
  英宗正統六年十一月乾清坤寧二宫奉天華蓋謹身三殿成大赦
  十一年二月詔恤刑獄
  十四年十二月時景帝已即位大赦
  以尊母妃為太后立妃為皇后也
  景帝景泰元年八月以上皇還京詔赦天下
  二年十二月命婦人犯死罪䝉恩審録當宥死者皆杖八十釋之
  從都御史王文等請也
  三年五月立皇太子大赦天下
  後憲宗成化七年十一月孝宗𢎞治五年三月世宗嘉靖十八年二月穆宗隆慶二年三月神宗萬歴二十九年十月冊立太子皆詔赦天下
  七年五月以彗星見詔赦天下
  後成化二十一年正月以星變詔赦天下
  英宗天順元年四月命給監候囚犯米日一升
  時都御史耿九疇以此奏請帝曰淹囚待勘日久家鄉離逺不能無饑瘐者其如所請給之
  等謹按此係洪武舊制二十四年革去至正統二年刑部侍郎何文淵言給罪人衣糧具有律文近惟錦衣衛行之夫罪人有去家乆且逺者有孑然一身者有貧且老疾者其衣食何自仰給徃往有因饑寒死者宜令内外法司舉行如錦衣衛帝命法司議行十四年奏準日給米一升且令有贓罰破碎衣服分給穿用至是又申明之云
  十月釋建庶人文圭
  文圭建文帝少子也成祖幽之中都號為建庶人帝憐其無罪乆繫釋之
  五年七月以平反賊曹吉祥等詔赦天下
  憲宗成化元年正月詔釋戍邊陳循江淵俞士悦等各回原籍王文子宗彛于謙子冕謙壻朱驥並放囬籍十月刑部以萬夀聖節在邇請先將輕囚續放從之十一月申明赦例
  時法司㑹奏請㫖帝命人命故殺者不宥餘皆宥之犯在十惡者罪雖輕亦不可宥官吏貪淫事無顯跡證佐者具奏區處邊逺為民者自天順元年為始於謫所成家業不願囘者聽有犯贓追未完者悉免之仍令通行知㑹
  六年八月以旱澇相仍詔除真犯死罪不宥外徒以上降等發落杖以下悉寛宥
  後武宗正徳五年三月以禱雨釋囚四月詔赦天下
  十一年二月禁酷刑
  祭酒周洪謨言天下有司聽訟輒用夾棍等刑具百姓不勝苦楚請勅法司禁約除人命强盜竊盜奸犯死罪須用嚴刑其餘止用鞭扑違者風憲官録其酷暴以備考劾詔可後嘉靖五年六月帝戒諭問刑官自今有嚴刑死傷人者降革如法上官容縱不即㕘究者罪如之
  十二年令有司買藥餌送部又令廣設惠民藥局療治囚人
  二十一年正月申明淹禁罪囚之條
  時大理卿田景晹言内外刑獄展轉委復有至三五年不成獄者淹繫無辜多至瘐死宜令情輕者皆親鞫不得轉奏詔如議
  刑法志曰憲宗時山西巡撫何喬新劾奏遲延獄詞僉事尚敬劉源因言凡二司不決斷詞訟者半年之上悉宜奏請執問帝曰刑獄重事周書曰要囚服念五六日至於旬時特為未得其情者言苟得其情即宜決斷無罪拘幽往往瘐死是刑官殺之也故律著淹禁罪囚之條其即以喬新所奏通行天下
  孝宗𢎞治十八年八月時武宗已即位上兩宫尊號詔徒流以下悉宥其罪
  後嘉靖三年四月以加聖母及本生父母尊號詔徒流以下悉宥其罪十五年閏十二月加兩宫徽號詔大赦天下
  武宗正徳十四年令囚犯煤油藥料皆設額銀定數十六年三月頒遺詔於天下釋繫囚還四方
  八月時世宗已即位刑部奏今嵗當差官審録若即行奏決恐有辜䘏典請姑停一年俟明秋舉行報可
  世宗嘉靖四年二月詔内外理刑官母淹禁輕罪凡輕罪獄成各即放遣其應追贓無産者多則散羈營納少則奏請裁奪毋淹禁無辜以干天和
  六年令每嵗冬給囚綿衣褲各一事提牢主事驗給之六月命恤獄囚
  給事中周瑯言律令所載凡逮繫囚犯老病必散收輕重以類分枷杻薦蓆必以時飭凉漿暖匣必以時備無家者給之衣服有疾者予之醫藥淹禁有科疏決有詔此祖宗良法羙意宜勅臣下同為奉行凡逮繫日月并已竟未竟疾病死亡者各載文冊申報長吏較其結竟之遲速病故之多寡以為功罪而黜陟之帝深善其言且命中外有用法深刻致戕民命者即斥為民雖才守可觀不得推薦
  九年十一月祀南郊大赦天下
  是時以大報禮成欽恤刑獄法司釋放罪囚一千八百五十五人又十七年祀南郊詔赦天下
  十年七月令每年熱審并五年審録之期凡雜犯死罪準徒五年者皆減去一年永為定例
  從刑部請也又二十三年刑科羅崇奎言五六月間笞罪應釋放徒罪應減等者亦宜如成化時欽恤枷號例暫與蠲免至六月終止南法司亦如之報可
  二十四年七月安列聖神主詔赦天下
  十月命停刑
  自九年舉秋謝醮免決囚後或因祥瑞或因郊祀大報停刑之典每嵗舉行
  四十三年以甲元建嵗命停刑
  刑法志曰帝雖屢停刑尤慎無赦廷臣屢援赦令欲宥議禮大獄暨建言諸臣益持不允及十六年同知姜輅酷殺平民都御史王廷相奏當發口外乃特命如詔書宥免而以違詔責廷相等至三十七年出手諭言司牧未盡得人寃抑不知其㡬爾等宜體朕心加意矜恤通行天下咸使喻之䘏䘏乎有哀痛之意末年主事海瑞上書觸忤刑部當以死帝持其章不下瑞得長繫穆宗立徐階縁帝意為遺詔盡還諸逐臣優恤死亡縱釋幽繫讀詔書者無不嘆息云
  穆宗隆慶元年八月申明赦欵
  從大理評事高文薦奏也
  神宗萬厯元年五月詔慎刑獄
  時刑科𠉀於趙疏請恤刑言匹婦含寃三年不雨茍一物之失所皆足上干天和今在監諸囚既無復生之理當恤其待死之日需索嚇詐獄卒不可不禁祁寒暑雨獄舍不可不修穢汚叢積掃除不可不勤瘟氣傳染湯藥不可不時其未成獄者尤當詳審勿令兇殘之吏横加箠楚羅織誣陷大小問刑衙門事無干渉勿得槩繋老幼婦女非姦盜人命勿得輕用慘刑如是則好生之徳同天地矣疏入遂有是命
  九月以建元之始命停刑
  後三年以京師地震命停刑六年以大婚慶典命停刑自後率以為常
  十二年二月釋建文諸臣外親之謫戍者
  仁宗初即位已宥方孝孺等家屬為民至是以御史屠叔明言始赦其外親後裔詔自齊泰黄子澄外其坐方孝孺等連及者皆免之於是浙江江西福建四川廣東得免者凡三千餘人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四十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欽定續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