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續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16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六十三 欽定續通志 卷一百六十四 卷一百六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通志卷一百六十四
  校讐畧
  等謹案校讐之要在於正部分考原委部分者猶星垣之次舍也原委者猶山川之支脈也談天者必明次舍度地者必㝷支脈編書者必循部分原委書各自為𩔖因其𩔖而𩔖之此部分也於各自為𩔖之中而復有異同焉有先後焉此原委也昔鄭樵作校讐畧止自班志下暨崇文總目咸論及之然第粗舉大畧不全不備率有遺焉兹據正史所有萟文經籍志為之辨其𩔖例稽其得失不敢為臆斷叅以先儒之論説而折中之自唐以前則補鄭樵所未備宋以後則續増焉不及明史者係我
  朝官書編次精當非前史所可比也若
  欽定四庫總目别𩔖分門羙善兼盡多發先儒所未發
  兹未及載者將全入
  皇朝校讐畧所以别於五朝也
  漢萟文志
  漢志序六萟為九種諸子為十家詩賦為五種兵書為四種數術為六種方技為四種其有闕遺及紕繆應正者并列於左
  凡易十三家
  王應麟曰連山歸藏子夏易傳不著録考桓譚新論曰連山八萬言歸藏四千三百言漢世蓋有二易矣隋志周易二卷魏文侯師卜子夏傳殘缺梁六卷
  周書七十一篇
  焦竑曰入尚書非改雜史
  等謹案郭璞爾雅注題周書曰逸周書疏云不在尚書百篇内故曰逸據此當入别史
  議奏四十二篇
  焦竑曰入尚書非改入集
  等謹案議奏者石渠論也志凡四見書家四十二篇禮家三十八篇春秋家三十九篇論語𩔖十八篇應并改入集焦氏獨舉尚書殆欲以𩔖推歟
  凡詩六家
  王應麟曰元王詩不著録考楚元王交與魯穆生白生申公俱受詩於浮邱伯伯者孫卿門人也申公始為詩傳號魯詩元王亦次詩傳號元王詩世或有之
  軍禮司馬法百五十五篇
  焦竑曰入禮非改兵家
  古封禪羣祀二十二篇封禪議對十九篇漢封禪羣祀三十六篇
  馬貴與曰三代之禮其流傳於漢世周官儀禮戴記三書而已萟文志所述皆三書也然其末則以古封禪羣祀等篇繼之而皆以為禮家按封禪秦漢之事難厠其書於禮經之後今析入儀注門
  凡禮十三家
  王應麟曰大戴禮小戴禮王制不著録考陳邵周禮論序云戴徳刪古禮二百四篇為八十五篇謂之大戴禮戴聖刪大戴禮為四十九篇是為小戴禮史記封禪書文帝使博士諸生刺六經中作王制索隠劉向七録云文帝所造書有本制兵制服制篇
  凡樂六家
  王應麟曰樂經樂元語不著録考元始四年立樂經王充論衡云陽成子長作樂經非庶幾之才不能成也然則漢儒所作歟食貨志樂語有五均鄧展曰樂元語河間獻王所傳道五均事
  戰國䇿三十三篇
  晁公武曰歴代以其記諸國事載於史𩔖予謂其記事不皆實録難盡信蓋出學縱横者所著當列之縱横家云
  焦竑曰入春秋非改縱横
  凡春秋二十三家
  王應麟曰㝠氏春秋不著録考秋官㝠氏注鄭司農云㝠讀如㝠氏春秋之㝠儒林傳堂谿惠授泰山㝠都疏謂若晏子吕氏春秋之𩔖恐非
  五經雜議十八篇
  馬貴與曰本志十一家五十九篇今削五經雜議以下見經解門
  焦竑曰入孝經非改經解
  爾雅三卷二十篇小爾雅一篇古今字一卷
  晁公武曰文字之學凡有三其一體製其二訓詁其三音韻論體製之書説文之𩔖是也論訓詁之書爾雅方言之𩔖是也論音韻之書沈約四聲譜及西域反切之學是也三者雖各一家其實皆小學之𩔖而漢萟文志獨以爾雅附孝經𩔖隋經籍志又以附論語𩔖皆非是今依四庫書目置於小學之首
  焦竑曰入孝經非改小學
  弟子職一篇
  焦竑曰入孝經非還管子
  晏子八篇
  晁公武曰桞宗元謂墨子之徒有齊人者為之墨好儉名世故墨子之徒尊著其事以增高為已術者且其㫖多尚同兼愛非樂節用非厚𦵏乆喪非儒明鬼皆出墨子又往往言墨子聞其道而稱之此甚顯白自向歆彪固皆録之儒家非是後宜列之墨家今從宗元之説云
  焦竑曰入儒非改墨家
  高祖傳十三篇孝文傳十一篇
  焦竑曰入儒非改制詔
  筦子八十六篇
  陳振孫曰筦子似非法家而世皆稱筦商豈以其操術用心之同故耶然以為道則不𩔖隋唐志著之法家之首今從隋唐志
  焦竑曰入道家非改法家
  道三十七家
  王應麟曰老子指歸素王妙論不著録考隋唐志老子指歸十一卷嚴遵撰列子釋文云遵字君平作指歸十四篇演解五千文素王妙論七畧云司馬遷撰隋志梁有太史公素王妙論二卷
  鄧析子二篇
  馬貴與曰高氏子畧曰觀其立言則曰天於人無厚君於民無厚又曰勢者君之輿威者君之䇿其意義蓋出於申韓矣荀子又言其不法先王不是禮義察而不惠辨而無用則亦流於申韓矣班固乃列之名家
  縱横十二家
  王應麟曰鬼谷子不著録考尹知章敘謂此書即授儀秦者捭闔之術十三章本經持樞中經三篇栁子厚嘗曰劉向班固録書無鬼谷子
  凡兵書五十三家
  王應麟曰黄石公記不著録考後漢光武詔報臧宫馬武曰黄石公記曰柔能制剛弱能制强注即張良於下邳圯所見老人出一編者隋志黄石公三畧三卷
  天文二十一家
  王應麟曰夏氏日月傳甘氏嵗星經石氏星經巫咸五星占周髀星傳皆不著録考天文志引夏氏日月傳曰日月食盡主位也不盡臣位也史記正義甘徳楚人作天文星占八卷石申作天文八卷隋志巫咸五星占一卷周髀一卷天文志引星傳曰日者徳也月者刑也
  厯譜十八家
  王應麟曰九章算術五紀論不著録考周禮保氏九數鄭司農云方田粟米差分少廣商功均輸方程贏不足旁要今有重差夕桀勾股疏云方田以下皆依九章算術而言重差以下此漢法增之律厯志劉向總六歴列是非作五紀論
  五行三十一家
  王應麟曰翼氏風角不著録考翼奉傳注翼氏風角曰木落歸本水流歸末故木利在亥水利在辰金剛火强各歸其鄉故火刑於午金刑於酉
  山海經十三篇
  焦竑曰入形法非改地里
  經方十一家
  王應麟曰本草不著録考淮南子云神農嘗百草之滋味一日而七十毒梁七録神農本草三卷
  等謹案王應麟考証云肅宗章和元年正月召曹褒詣嘉徳門令小黄門持班固所上叔孫通漢儀十二篇敇褒曰此制散畧多不合經然十二篇不著於七畧蓋與律令同録藏於理官晉刑法志蕭何定律九篇叔孫通益律所不及為十八篇張湯越宫律二十七篇趙禹朝律六篇合六十篇又漢時決事集為令甲以下三百餘篇以藏於理官故志不著録據此則漢儀律令三者不著録與他書之失於編纂者别也
  隋經籍志
  隋志合六萟經緯為十種史為三十種子為十四種集為三種附道佛書於四部之末其有重出及紕繆應正者并列於左
  夏小正一卷
  焦竑曰入禮非改時令
  制㫖革牲大義三卷
  焦竑曰入禮非今削
  爾雅三卷爾雅七卷爾雅五卷集注爾雅十卷爾雅音八卷爾雅圖十卷廣雅三卷廣雅音四卷小爾雅一卷方言十三卷釋名八卷辨釋名一卷
  焦竑曰入論語非改小學
  五經音十卷五經正名十二卷白虎通六卷五經異義十卷五經然否論五卷五經拘沈十卷五經大義三卷五經大義十卷經典大義十二卷五經大義五卷五經通義八卷五經義六卷五經要義五卷五經析疑二十八卷五經宗畧二十三卷五經雜義六卷長春義記一百卷大義九卷遊𤣥桂林九卷六經通數十卷七經義綱二十九卷七經論三卷質疑五卷經典𤣥儒大義序録二卷𤣥義問答二卷六萟論一卷聖證論十二卷鄭志十一卷鄭記六卷
  焦竑曰入論語非改經解
  諡法三卷諡法十卷諡法五卷
  晁公武曰諡法隋志附於論語𩔖中今入禮𩔖焦竑曰入論語非附儀注
  江都集禮一百二十六卷
  焦竑曰入論語非附儀注
  字林七卷
  馬貴與曰巽岩李氏曰隋唐志皆云七卷恐誤今五卷具在此説文部叙初無欠闕不應五卷外更有兩卷也
  東觀漢記一百四十三卷
  焦竑曰入正史非改雜史
  漢紀三十卷後漢紀三十卷袁彦伯後漢紀三十卷張□獻帝春秋十卷魏氏春秋二十卷魏紀十二卷漢魏春秋九卷晉紀四卷晉紀二十三卷晉紀十卷漢晉陽秋四十七卷晉紀十一卷晉陽秋三十二卷晉紀二十三卷晉紀十卷晉紀四十五卷續晉陽秋二十卷續晉紀五卷宋畧二十卷宋春秋二十卷齊春秋三十卷齊典五卷齊典十卷三十國春秋三十一卷戰國春秋二十卷梁典三十卷劉璠梁典三十卷何之元梁撮要三十卷梁後畧十卷梁太清紀十卷齊紀三十卷齊志十卷
  焦竑曰入古史非改編年
  等謹案焦竑經籍志糾繆云漢紀等三十三種改編年是幷淮海亂離志數之然淮海亂離志焦氏又云應改雜史則不得混入編年故止三十二種也
  戰國䇿三十二卷戰國䇿二十一卷戰國䇿論二卷焦竑曰入雜史非改縱横
  梁皇帝實録三卷梁皇帝實録五卷
  馬貴與曰案實録即是仿編年之法惟唐志専立實録一門隋史以實録附雜史宋史以實録附編年今從宋志
  焦竑曰入雜史非附起居注
  陳王業厯一卷
  等謹案趙齊旦陳王業厯志列雜史焦竑經籍志改入編年
  洞紀四卷續洞紀一卷帝王世紀十卷帝王世紀音四卷帝王本紀十卷續帝王世紀十卷十五代畧一卷帝王要畧十二卷周載八卷漢書鈔三十卷拾遺録二卷焦竑曰入雜史非改通史
  王子年拾遺記十卷
  焦竑曰入雜史非改傳記
  後周太祖號令三卷
  焦竑曰入起居注非改制詔
  海岱志二十卷
  焦竑曰入雜傳非改地里
  竹譜一卷錢譜一卷
  焦竑曰入譜系非改食貨
  書品二卷名手畫録一卷
  焦竑曰入簿録非改萟術
  玉燭寳典十二卷四時録十二卷
  焦竑曰入雜家非改時令
  皇覽一百二十卷𩔖苑一百二十卷華林遍畧六百二十卷
  焦竑曰入雜家非改𩔖家
  古今萟術二十卷
  焦竑曰入小説非改萟術
  魯史欹器圖一卷器準圖三卷
  焦竑曰入小説非改食貨
  碁勢四卷雜博戲五卷投壺經一卷梁東宫撰太一博法一卷䨇博法一卷皇博法一卷象經一卷博塞經一卷碁勢十卷沈敞碁勢十卷闕名碁勢十卷王子冲碁勢八卷碁圖勢十卷碁九品序録一卷碁後九品序一卷圍碁品一卷碁品序一卷碁法一卷彈碁譜一卷二儀十博經一卷象經一卷象經三卷象經一卷象經發題義一卷
  焦竑曰入兵家非改萟術
  五行二百七十二部
  馬貴與曰班氏隂陽二十一種之書並無一存而隋史遂不立隂陽門蓋隋唐間已不能知其名義故無由以後来所著之書續立此門矣然隋唐志及宋九朝史凡涉乎術數者總以五行一門包之殊欠分剔獨中興史志乃用班志舊例以五行占卜形法各自為門今從之
  老子禁食經一卷崔氏食經四卷食經十四卷食饌次第法一卷四時御食經一卷
  焦竑曰入醫方非改食貨
  等謹案焦竑經籍志糾繆云食經五種據隋志老子禁食經等五種外仍有馬琬食經三卷㑹稽郡造海味法一卷淮南王食經幷目百六十五卷膳羞養療二十卷應并改食貨
  香方一卷雜香方五卷龍樹菩薩和香法二卷
  焦竑曰入醫方非改食貨
  金匱録二十三卷鍊化雜術一卷玉衡隠書七十卷太清諸丹集要四卷雜神丹方九卷合丹大師口訣一卷合丹節度四卷合丹要畧序一卷仙人金銀經并長生方一卷狐剛子萬金訣二卷雜仙方一卷神仙服食經十卷神仙服食神秘方二卷神仙服食藥方十卷神仙餌金丹沙秘方一卷衛叔卿服食雜方一卷金丹藥方四卷雜神仙丹經十卷雜神仙黄白法十二卷神仙雜方十五卷神仙服食雜方十卷神仙服食方五卷服食諸雜方二卷服餌方三卷真人九丹經一卷太極真人九轉還丹經一卷練寳法二十五卷太清璇璣文七卷陵陽子説黄金秘法一卷神方二卷狐子雜訣三卷太山八景神丹經一卷太清神丹中經一卷養生注十一卷養生術一卷龍樹菩薩養性方一卷引氣圖一卷道引圖三卷養身經一卷養生要術一卷養生服食禁忌一卷養生傳二卷帝王養生要方二卷素女祕道經一卷素女方一卷彭祖養性一卷郯子説隂陽經一卷序房内祕術一卷玉房祕訣八卷徐太山房内祕要一卷新撰玉房祕訣九卷
  焦竑曰入醫方非改道家
  等謹案彭祖養性神仙服食經服食諸雜方三種志兩出
  翰林論三卷文心雕龍十卷
  馬貴與曰宋三朝萟文志晉李充始著翰林論梁劉勰又著文心雕龍言文章體製又鍾嶸為詩評其後述略例者多矣至於揚㩁史法著為𩔖例者亦各名家焉前代志録散在雜家或總集然皆所未安惟呉兢西齋有文史之别今取其名而條次之
  唐萟文志
  唐萟文志分為四部甲部經𩔖十一乙部史𩔖十三丙部子𩔖十七丁部集𩔖三其有重出及紕繆應正者并列於左
  崔令欽教坊記一卷南卓羯鼓録一卷
  陳振孫曰劉歆班固雖以禮樂著之六萟畧要非孔氏之舊也然三禮至今行於世猶是先秦舊傳而所謂樂六家者影響不復存矣竇公之大司樂章既已見於周禮河間獻王之樂記亦已録於小戴則古樂已不復有書而前志相承乃取樂府教坊琵琶羯鼓之𩔖以充樂𩔖與聖經并列不亦悖乎晩得鄭子敬氏書目獨不然其為説曰儀注編年各自為𩔖不得附於禮春秋則後之樂書固不得列於六萟今從之而著於子録雜萟之前
  馬貴與曰自唐有四庫之目而後世之所謂書者入史門所謂詩者入集門獨禮樂則俱以為經於是以歴代典章儀注等書厠之六典儀禮之後歴代樂府教坊之書厠之樂記司樂之後猥雜殊甚如陳氏書録列之雜萟之間又太不倫今與儀注䜟緯並列於經解之後史子之前云
  等謹案教坊記諸書厠之樂記司樂之後固為猥雜然馬氏列於經解之後子史之前是猶未離經𩔖也陳氏書録解題著於子録雜萟之前其説較馬氏為長矣
  諡法三卷沈約諡例十卷賀琛諡法三卷古今諡法十四卷
  焦竑曰入經解非改附儀注
  庾肩吾書品一卷李嗣真書後品一卷張懐瓘書㫁三卷陳振孫曰自劉歆以小學入六萟畧後世因之以為文字訓詁有闗於經萟故也至唐志所載書品書斷之𩔖亦厠其中則龎矣蓋其所論書法之工拙正與射御同科今並削之而列於雜萟𩔖不入經録
  荆浩筆法記一卷
  等謹案陳振孫書録有山水受筆法記一卷即荆浩筆法也入雜萟𩔖其書論畫不論書志入小學誤矣
  武徳貞觀兩朝史八十卷
  焦竑曰入正史非
  葛洪史記鈔十四卷又漢書鈔三十卷後漢書鈔三十卷張緬後漢書略二十五卷又晉書鈔二十卷范蔚宗後漢書纘十三卷
  焦竑曰入雜史非改附正史
  張温三史要略三十卷阮孝緒正史削繁十四卷王廷秀史要二十八卷蕭肅合史二十卷又録一卷王蔑史漢要集二卷
  焦竑曰入雜史非改附正史
  虞溥江表傳五卷
  焦竑曰雜史傳記兩出改霸史
  關東風俗傳六十三卷
  焦竑曰入雜史非改地里
  蔣乂大唐宰輔録七十卷又凌烟功臣秦府十八學士史臣等傳四十卷
  焦竑曰入雜史非改傳記
  等謹案雜史一門仍有張薦宰輔傳略應并入傳記
  凡詔令一家十一部
  馬貴與曰案唐志特立詔令一門歴代史皆無之按古左史記言右史記動後官制中起居郎起居舍人即左右之任也故以詔令倂入起居注門庻從其𩔖云
  等謹案舊唐書經籍志詔令併入起居注故其標目則曰五曰起居注以紀人君言動析之者自新書始也
  春坊舊事三卷春坊要録四卷
  焦竑曰入故事非改職官
  馬總唐年小録八卷
  焦竑曰入故事非改雜史
  習鑿齒襄陽耆舊傳五卷
  晁公武曰隋志曰耆舊記唐志曰耆舊傳觀其書記録叢脞非傳體也名當從隋志云
  列藩正論三十卷
  焦竑曰傳記儒家兩出
  等謹案舊唐書入傳記不列儒焦氏經籍志同
  李襲譽江東記三十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地里
  王氏訓誡五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儒家
  李筌中台志十卷
  晁公武曰其書起殷周迄隋唐纂輔相邪正之迹分皇王霸亂亡五𩔖以為鑒戒故入職官𩔖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職官
  張鷟朝野僉載二十卷封氏聞見記五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雜史
  韋機西征記卷亡韓琬南征記十卷陸䞇遣使録一卷裴肅平戎記五卷房千里投荒雜録一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地里
  許康佐九鼎記四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食貨
  李徳裕異域歸忠傳二卷西畨㑹盟記三卷西戎記二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地里
  葛洪西京雜記二卷
  焦竑曰故事地里兩出
  凡釋氏二十五家四十部
  焦竑曰入道家非今别出
  鬼谷子二卷
  馬貴與曰唐志以鬼谷子為蘇秦之書然蘇秦所記以為周時有豪士者隠居鬼谷自號鬼谷先生無鄉里俗姓名字又史記戰國時隠居潁川陽城之鬼谷因以自號長於養性治身蘇秦張儀師之
  劉子十卷
  陳振孫曰劉晝孔昭撰播州録事參軍袁孝政為序凡五十五篇案唐志十卷劉勰撰今序云晝傷已不遇天下陵遲播遷江表故作此書時人莫知謂為劉勰
  等謹案晁公武讀書志亦云劉晝字孔昭之書雖劉晝之為人莫詳本末然以為劉勰據序文殆不然也
  朱澹逺語麗十卷
  陳振孫曰語麗十卷採摭書語之麗者為四十門案前志但有雜家而無𩔖書新唐書志始别出為一𩔖此書乃猶列雜家雖分門𩔖無倫理要之實𩔖書也
  孟儀子林二十卷沈約子鈔三十卷庾仲容子鈔三十卷薛克構子林三十卷
  焦竑曰入雜非附子
  徐陵文府七卷
  焦竑曰入雜非改總集
  王方慶續世説新書十卷
  焦竑曰入雜非改小説
  王範續䝉求三卷白延翰唐䝉求三卷李伉系䝉二卷焦竑曰入雜非改小學
  崔寔四民月令一卷宗懔荆楚嵗時記一卷杜公贍荆楚嵗時記二卷杜臺卿玉燭寳典十二卷王氏四時録十二卷孫氏千金月令三卷薛登四時記二十卷裴澄乗輿月令十二卷王涯月令圖一軸李綽秦中嵗時記一卷韋行規保生月録一卷韓鄂四時纂要五卷嵗華紀麗二卷
  陳振孫曰前史時令之書皆入子部農家𩔖今案諸書自國家典禮下及里閭風俗悉載之不専農事也故中興館閣書目别為一𩔖列之史部是矣
  焦竑曰入農非改時令
  顧烜錢譜一卷浮邱公相鶴經一卷堯須䟦鷙擊録二十卷范蠡養魚經一卷鷹經一卷相貝經一卷
  陳振孫曰唐志著録相牛馬諸書是猶薄有關於農者至於錢譜相貝鷹鶴之𩔖於農何與焉
  焦竑曰錢譜相貝經入農非改食貨
  戴祚甄異傳三卷袁王夀古異傳三卷祖沖之述異記十卷劉質近異録二卷干寳捜神記三十卷劉之遴神録五卷梁元帝硏神記十卷祖台之志怪四卷孔氏志怪四卷荀氏靈鬼志三卷謝氏鬼神列傳二卷劉義慶幽明録三十卷王延秀感應傳八卷陸果繫應騐記一卷王琰㝠祥記十卷王曼潁續㝠祥記十一卷劉泳因果記十卷顔之推寃魂志三卷又集靈記十卷徴應集二卷侯君素旌異記十五卷唐臨㝠報記二卷
  焦竑曰入小説非改傳記
  呉筠兩同書一卷
  陳振孫曰中興書目唐呉筠撰唐志同但入小説𩔖其書采孔老為内外十篇名祝融子兩同書祝融者謂鬻子為諸子之首也
  等謹案兩同書陳氏書録馬氏經籍考咸入雜家至晁氏讀書志則附此書於莊老之後志入小説非也
  陸羽茶經三卷張又新煎茶水記一卷
  焦竑曰入小説非改食貨
  等謹案唐志著録仍有温庭筠採茶録一卷應并入食貨
  石氏星經簿讃一卷
  陳振孫曰唐志稱石氏星經簿讃館閣書目以其有徐潁婺台等州疑後人附益今此書明言依甘石巫咸氏則非専石申書也
  厯算𩔖三十六家
  陳振孫曰張邱建夏侯陽算經之𩔖志皆入厯算案射御書數均一萟也不専為厯算設故列雜藝
  劉秩政典三十五卷杜佑通典二百卷蘇冕㑹要四十卷續㑹要四十卷
  陳振孫曰凡通典之書唐志列之𩔖書𩔖館閣書目亦然案通典載古今制度沿革非𩔖書也
  焦竑曰通典㑹要係典制書入𩔖家非
  等謹案陳氏書録通典㑹要入典故焦氏經籍志同
  太清神丹中經三卷
  焦竑曰入醫非改道家
  等謹案醫術一門仍有太清神仙服食經太清璇璣文太清諸丹藥要録金匱仙藥録神仙藥食經神仙服食方神仙服食藥方狐子萬金訣狐子雜訣明月公陵陽子秘訣黄公神臨藥祕經黄白祕法房中祕術玉房祕訣焦氏經籍志并改入道家
  宋萟文志
  宋志倣前史分經史子集為四𩔖而條列之經𩔖十一史𩔖十三子𩔖十七集𩔖四其有重出及紕繆應正者并列於左
  周公諡法一卷沈約諡法十卷賀琛諡法三卷王彦威續古今諡法十四卷春秋諡法一卷諡法三卷六家諡法二十卷蘇洵嘉佑諡法三卷皇祐諡録二十卷蔡攸政和修定諡法八十卷鄭樵諡法三卷
  馬貴與曰諡者國家之大典今歴代史志俱以諡法入經解門則倫𩔖失當今除周公諡法春秋諡法二項入禮門而歴代之諡法則俱附於儀注之後焦竑曰諡法十一種入經解非附儀注
  等謹案周公諡法即汲冡諡法篇春秋諡法即杜預釋例晁氏讀書志亦以二種入禮門焦氏謂十一種皆改附儀注未盡然也
  虞荔鼎録一卷
  焦竑曰入小學非
  等謹案焦竑經籍志入食貨
  崔逢玉璽譜一卷鄭文寳玉璽記一卷
  焦竑曰入小學非
  等謹案焦竑經籍志入儀注
  荆浩筆法一卷
  焦竑曰小學萟術兩出
  等謹案焦竑經籍志入萟術
  劉敞先秦古器圖一卷吕大臨考古圖十卷李公麟古器圖一卷政和甲午祭禮器欵識一卷宣和重修博古圖録三十卷薛尚功歴代鐘鼎彞器欵識法帖二十卷慶元嘉定古器圖六卷
  馬貴與曰考古圖諸書晁氏以入小學門陳氏以入書目門皆失其倫𩔖既所考者古之禮器則禮文之事也故釐入儀注門
  等謹案志入小學與晁氏同
  宋名臣録八卷宋勲徳傳一卷宋兩朝名臣傳三十卷咸平諸臣録一卷熙寧諸臣傳四卷兩朝諸臣傳三十卷張唐英宋名臣傳五卷葛炳奎國朝名臣叙傳二十卷
  焦竑曰入正史非改傳記
  編年𩔖一百五十一部
  焦竑曰日厯起居注實録入編年今别出
  等謹案馬貴與之言曰實録即是仿編年之法故以實録入編年而日厯則附起居注云
  宋政録十二卷宋聖政編年十二卷黄維之太祖政要二十卷
  焦竑曰聖政寳訓編年别史故事三出
  等謹案宋志編年惟見政録聖政政要等書而寳訓則未之見至别史一門則有聖政紀政要聖政録三朝寳訓兩朝寳訓六朝寳訓三朝訓覽圖故事一門又有五朝寳訓三朝訓覽圖及高宗聖政光宗聖政諸書是聖政三出而寳訓則兩出也焦氏經籍志石介三朝聖政録三卷入雜史而富弼三朝聖政録十卷又入時政記吕夷簡三朝寳訓三十卷入雜史而李淑三朝寳訓三十卷又入時政記至宋政録十二卷則雜史時政記兩出是亦編纂之訛也案陳振孫書録馬貴與經籍考凡聖政寳訓皆入故事而編年别史則無之庶從其𩔖云
  唐僖宗日厯一卷
  等謹案日厯之書己見編年矣兹於别史復出僖宗日厯似於體例未畫一也
  蔡邕獨斷二卷
  等謹桉陳振孫之言曰獨斷一書記漢世制度禮文車服及諸帝世次而兼及前代禮樂盖其書言禮為詳故崇文總目遂初堂書目陳振孫書録馬貴與經籍考咸入儀注志入故事非也
  故事𩔖一百九十八部
  等謹按御史臺記集賢注記翰林故事史館故事麟臺故事諸書志皆入故事𩔖據崇文總目遂初堂書目陳振孫書録馬貴與經籍考咸列職官夫書以御史集賢標題則職官之書非故事之書也
  司馬光百官公卿表十五卷
  陳振孫曰本入職官𩔖以稽古録序云由三晉開國迄於顯徳之末臣既具之於歴年圖自六合為宋接於熙寧之元臣又著之於百官表即謂此書盖與通鑑相表裏故著之編年
  等謹案宋志在職官
  王應麟通鑑地理考一百卷通鑑地理通釋十四卷焦竑曰入職官非改編年
  漢萟文志考證十卷
  焦竑曰入職官非改附正史
  漢制考四卷
  焦竑曰入職官非改故事
  李恕己誡子拾遺四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附儒家
  包諝河洛春秋二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雜史
  李涪刋誤一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小説
  邱旭賔朋宴語一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小説
  沈立都水記二百卷又名山記一百卷李清臣重修都城記一卷王革天泉河記一卷鄭言復交趾録二卷乾明㑹稽録一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地里
  三楚新録一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雜史
  洪遵泉志十五卷張甲浸銅要録一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食貨
  等謹按陳振孫書録列此二書於雜萟而遂初堂書目則以鑄錢故事及浸銅要録咸入本朝故事𩔖馬貴與經籍考同志以鑄錢故事入故事𩔖而泉志浸銅要録乃入傳記顧協錢譜又入小説亂其例矣
  曾致堯廣中台記八十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職官
  王皥唐餘録六十卷
  等謹案陳振孫之言曰其書列韓通於忠義傳且表出本朝褒贈之典五代史新舊皆不及此故陳氏書録入别史而焦竑經籍志至列之編年志入别史可也乃於傳記又出是書誤矣
  學士年表一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職官
  歐陽修歸田録八卷朱定國歸田後録十卷
  焦竑曰入傳記非改小説
  王通元經薛氏傳十五卷
  焦□曰編年傳記兩出改儒
  五龍祕法一部卷亡
  焦竑曰入地里非改五行
  孟子十四卷
  陳振孫曰前志孟子本列於儒家然趙岐固嘗以為則象論語矣自韓文公稱孔子傳之孟軻軻死不得其傳天下學者咸曰孔孟孟子之書固非荀揚以降所可同日語也今國家設科取士語孟並列為經而程氏諸儒訓解二書常相表裏故今合為一𩔖等謹案宋志仍前史入儒家
  顔師古糾繆正俗八卷
  焦竑曰入儒非改經解
  碧雲子老子道徳經藏室纂㣲二卷
  焦竑曰陳景元集志云不知名
  老子指例略一卷
  焦竑曰王弼作志云不知名
  李士表莊子十論一卷
  焦竑曰莊列十論志作莊子誤
  徳山集一卷仰山溈山語録
  焦竑曰三人皆唐僧志云不知撰人
  僧宗密禪源諸詮二卷
  焦竑曰本百卷作二卷非
  魏静永嘉一宿覺禪宗集一卷
  焦竑曰永嘉集三出
  僧宗世法苑珠林一卷
  焦竑曰本百卷作一卷非
  僧宗杲語録五卷
  焦竑曰本三十卷作五卷非
  僧菩提達摩存想法一卷又胎息訣一卷
  焦竑曰入釋非附道家
  陸機正訓十卷
  崇文總目云不著撰人名氏按唐志有正訓二十卷辛徳源撰而此題云陸機又止十卷據隋以前書録皆無陸機正訓之目正史機傳亦不言嘗有此書而徳源所著今世已亡疑是其遺書
  羅隠兩同書二卷呉筠兩同書二卷
  等謹案兩同書唐萟文志及中興書目題吳筠撰崇文總目晁公武讀書志題羅隠撰陳振孫書録則兩存之而以為未詳孰是今志於雜家兩出是書一云羅隠一云呉筠誤矣
  韓熙載格言五卷
  等謹案韓熙載格言五卷已見儒家矣兹於雜家又出是書誤
  虞荔古今鼎録一卷
  等謹案鼎録入小説非焦氏經籍志改入食貨
  顧協錢譜一卷
  焦竑曰入小説非
  等謹案董逌錢譜十卷志亦入小説家焦氏經籍志改入食貨
  房千里南方異物志一卷
  焦竑曰入小説非改地里
  陳致雍晉安海物異名記三卷
  焦竑曰入小説非改食貨
  逢行珪鬻子注一卷
  焦竑曰入小説非
  等謹案焦氏經籍志入道家
  戰國䇿三十二卷
  焦竑曰入兵家非
  等謹案焦氏經籍志改縱横
  𩔖事𩔖三百七部
  焦竑曰㑹典通典𩔖要諸書入𩔖事非改故事䝉求諸書改小學








  欽定續通志卷一百六十四
<史部,別史類,欽定續通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