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集/卷0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十 歐陽修集
居士集卷十一
居士集卷十二 

律詩五十七首[编辑]

【初至夷陵答蘇子美見寄景祐三年[编辑]

三峽倚岩堯,同遷地最遙。物華雖可愛,鄉思獨無聊。江水流青嶂,猿聲在碧霄。野篁抽夏筍,叢橘長春條。未臘梅先發,經霜葉不凋。江雲愁蔽日,山霧晦連朝。斫穀爭收漆,梯林鬥摘椒。巴賨船賈集,蠻市酒旗招。時節同荊俗,民風載楚謠。俚歌成調笑,摖鬼聚喧囂。夷陵之俗多淫奔,又好祠祭。每遇祠時,里民數百共餕其餘,里語謂之摖鬼,因此多成鬥訟。得罪宜投裔,包羞分折腰。光陰催晏歲,牢落慘驚飆。白髮新年出,朱顏異域銷。縣樓朝見虎,官舍夜聞鴞。寄信無秋雁,思歸望斗杓。須知千里夢,長繞洛川橋。

【冬至後三日陪丁元珍遊東山寺景祐三年[编辑]

幕府文書日已希,清尊歲晏喜相摧。寒山帶郭穿松路,瘦馬尋春踏雪泥。翠蘚蒼崖森古木,綠蘿盤石暗深溪。為貪賞物來猶早,迎臘梅花吐未齊。

【送前巫山宰吳殿丞字照鄰景祐三年[编辑]

俊域當年仰下風,天涯今日一尊同。高文落筆妙天下,清論揮犀服坐中。江上掛帆明月峽,雲間謁帝紫微宮。山城寂寞少嘉客,喜見瓊枝慰病翁。

【龍興寺小飲呈表臣元珍景祐三年[编辑]

平日相從樂會文,博梟壺馬占朋分。罰籌多似昆陽矢,酒令嚴於細柳軍。蔽日雪雲猶靉靆,欲晴花氣漸氛氳。一尊萬事皆豪末,蜾臝螟蛉豈足雲。

【縣舍不種花惟栽楠木冬青茶竹之類因戲書七言四韻景祐四年[编辑]

結綬當年仕兩京,自憐年少體猶輕。伊川洛浦尋芳遍,魏紫姚黃照眼明。客思病來生白髮,山城春至少紅英。芳叢密葉聊須種,猶得蕭蕭聽雨聲。

【至喜堂新開北軒手植楠木兩株走筆呈元珍表臣景祐四年[编辑]

為憐碧砌宜佳樹,自劚蒼苔選綠叢。不向芳菲趁開落,直須霜雪見青蔥。披條泫轉清晨露,響葉蕭騷半夜風。時掃濃陰北窗下,一枰閑且伴衰翁。

【戲答元珍景祐四年[编辑]

春風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見花。殘雪壓枝猶有橘,凍雷驚筍欲抽芽。夜聞歸雁生鄉思,病入新年感物華。曾是洛陽花下客,野芳雖晚不須嗟。

【初晴獨遊東山寺五言六韻景祐四年[编辑]

日暖東山去,松門數里斜。山林隱者趣,鍾鼓梵王家。地僻遲春節,風晴變物華。雲光漸容與,鳥哢已交加。冰下泉初動,煙中茗未芽。自憐多病客,來探欲開花。

【夷陵歲暮書事呈元珍表臣景祐三年[编辑]

蕭條雞犬亂山中,時節崢蠑忽已窮。遊女髻鬟風俗古,野巫歌舞歲年豐。〈夷陵俗樸陋,惟歲暮祭鬼,則男女數百相從而樂飲,婦女競為野服以相遊嬉。

平時都邑今為陋,敵國江山昔最雄。三國時,吳蜀戰爭於此。荊楚先賢多勝跡,不辭攜酒問鄰翁。處士何參居縣舍西,好學,多知荊楚故事。

【夷陵書事寄謝三舍人景祐四年[编辑]

春秋楚國西偏境,陸羽《茶經》第一州。紫籜青林長蔽日,綠叢紅橘最宜秋。道塗處險人多負,邑屋臨江俗善泅。獵市漁鹽朝暫合,淫祠簫鼓歲無休。風鳴燒入空城響,雨惡江崩斷岸流。月出行歌聞調笑,花開啼鳥亂钅句輈。黃牛峽口經新歲,白玉京中夢舊遊。曾是洛陽花下客,欲誇風物向君羞。

【戲贈丁判官景祐四年[编辑]

西陵江口折寒梅,爭勸行人把一杯。須信春風無遠近,維舟處處有花開。

【寄梅聖俞景祐四年[编辑]

青山四顧亂無涯,雞犬蕭條數百家。楚俗歲時多雜鬼,蠻鄉言語不通華。繞城江急舟難泊,當縣山高日易斜。擊鼓踏歌成夜市,邀龜卜雨趁燒畬。叢林白晝飛妖鳥,庭砌非時見異花。惟有山川為勝絕,寄人堪作畫圖誇。

【離峽州後回寄元珍表臣寶元元年[编辑]

經年遷謫厭荊蠻,惟有江山興未闌。醉里人歸青草渡,夢中船下武牙灘。野花零落風前亂,飛雨蕭條江上寒。荻筍時魚方有味,恨無佳客共杯盤。

【再至西都慶曆四年[编辑]

伊川不到十年間,魚鳥今應怪我還。浪得浮名銷壯節,羞將白髮見青山。野花向客開如笑,芳草留人意自閑。卻到謝公題壁處,向風清淚獨潺潺。

【過錢文僖公白蓮莊慶曆四年[编辑]

城南車馬地,行客過徘徊。野水寒猶入,餘花晚自開。命賓曾授簡,開府最多才。今日西州路,何人更獨來。

【謝公挽詞三首康定元年[编辑]

始見行春旆,俄聞引葬簫。笑言猶在耳,魂魄遂難招。天象奎星暗,辭林玉樹凋。朔風吹霰雪,銘共飄飄。

前日賓齋宴,今晨奠柩觴。死生公自達,存歿世徒傷。舊國難歸葬,餘貲不給喪。平生公輔誌,所得在文章。

樂事與良辰,平生愛洛濱。泉台一閉夜,蒿裏不知春。翰墨猶新澤,圖書已素塵。堪憐寢門哭,猶有舊時賓。

【愁牛嶺】[编辑]

邦人盡說畏愁牛,不獨牛愁我亦愁。終日下山行百轉,卻從山腳望山頭。

【寄子山待制二絕慶曆五年[编辑]

留滯西山獨可嗟,殘春過盡始還家。落花縱有那堪醉,何況歸時無落花。聞君屢醉賞紅英,落盡殘花酒未醒。嗟我落花無分看,莫嫌狼藉掃中庭。

【寄秦州田元均慶曆五年[编辑]

由來邊將用儒臣,坐以威名撫漢軍。萬馬不嘶聽號令,諸蕃無事著耕耘。夢回夜帳聞羌笛,詩就高樓對隴雲。莫忘鎮陽遺愛在,北潭桃李正氛氳。

【送沈待制邈陝西都運慶曆五年[编辑]

幾歲瘡痍近息兵,經營方喜得時英。從來漢粟勞飛免,當使秦人自戰耕。道左旌旗諸將列,馬前弓劍六蕃迎。知君材力多閑暇,剩聽《陽關》醉後聲。

【欒城遇風效韓孟聯句體慶曆五年[编辑]

歲暮氛霾惡,冬餘氣候爭。吹噓回暖律,號令發新正。遠響來猶漸,狂奔勢益橫。頹城鏖戰鼓,掠野過陰兵。掃蕩無餘靄,顛摧鮮立莖。五山搖岌叢,九鼎沸煎烹。玉石焚岡裂,波濤卷海傾。遙聽午合市,爭呼夜驚營。慘極雲無色,陰窮火自生。電鞭時砉劃,雷軸助喧轟。孔竅千聲出,陰幽百怪呈。狐妖憑蒼莽,鬼焰走青熒。奮怒神增悚,中休耳暫清。胡兵占月暈,江客候鼉鳴。飄葉千艘失,飛空萬瓦輕。獵豪添馬健,舶穩想帆征。畏壓頻移席,陰祈屢整櫻。凍消初醒蟄,枯活欲抽萌。病體愁山館,春寒賴酒鐺。雞號天地白,登壟看晴明。

【過中渡二首慶曆五年[编辑]

中渡橋邊十里堤,寒蟬落盡柳條衰。年年塞下春風晚,誰見輕黃弄色時。得歸還自歎淹留,中渡橋邊柳拂頭。記得來時橋上過,斷冰殘雪滿河流。

【自河北貶滁州初入汴河聞雁慶曆五年[编辑]

陽城澱裏新來雁,趁伴南飛逐越船。野岸柳黃霜正白,五更驚破客愁眠。

【自勉慶曆五年[编辑]

引水澆花不厭勤,便須已有鎮陽春。官居處處如郵傳,誰得三年作主人。

【席上送劉都官慶曆五年[编辑]

都城車馬日喧喧,雖有離歌不慘顏。豈似客亭臨野岸,暫留尊酒對青山。天街樹綠騰歸騎,玉殿霜清綴曉班。莫忘西亭曾醉處,月明風溜響潺潺。

【寄劉都官】[编辑]

別後山光寒更綠,秋深酒美色仍清。繞亭黃菊同君種,獨對殘芳醉不成。

【書王元之畫像側在琅琊山慶曆六年[编辑]

偶然來繼前賢跡,信矣皆如昔日言。諸縣豐登少公事,一家飽暖荷君恩。想公風采常如在,顧我文章不足論。名姓已光青史上,壁間容貌任塵昏。公貶滁州,謝上表云:「諸縣豐登,苦無公事。一家飽暖,共荷君恩。」

【送京西提刑趙學士慶曆六年[编辑]

題輿嘗屈佐留京,攬轡今行按屬城。楚館尚看淮月色,嵩雲應過虎關迎。春寒酒力風中醒,日暖梅香雪後清。野俗經年留惠愛,莫辭臨別醉冠傾。

【寄題宜城縣射亭慶曆六年[编辑]

作邑三年事事勤,宜城風物自君新。已能為政留遺愛,何必栽花遺後人。藹若芝蘭芳可襲,溫如金玉粹而純。友朋欣慕自如此,何況斯民父母親。

【豐樂亭遊春三首慶曆七年[编辑]

綠樹交加山鳥啼,晴風蕩漾落花飛。鳥歌花舞太守醉,明日酒醒春已歸。

春雲淡淡日輝輝,草惹行襟絮拂衣。行到亭西逢太守,籃輿酩酊插花歸。

紅樹青山日欲斜,長郊草色綠無涯。遊人不管春將老,來往亭前踏落花。

【謝判官幽谷種花慶曆七年[编辑]

淺深紅白宜相間,先後仍須次第栽。我欲四時攜酒去,莫教一日不花開。

【畫眉鳥】[编辑]

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始知鎖向金籠聽,不及林間自在啼。

【懷嵩樓新開南軒與郡僚小飲慶曆七年[编辑]

繞郭雲煙匝幾重,昔人曾此感懷嵩。霜林落後山爭出,野菊開時酒正濃。解帶西風飄畫角,倚闌斜日照青松。會須乘醉攜嘉客,踏雪來看群玉峰。

【送張生慶曆七年[编辑]

一別相逢十七春,頹顏衰發互相詢。江湖我再為遷客,道路君猶困旅人。老驥骨奇心尚壯,青松歲久色逾新。山城寂寞難為禮,濁酒無辭舉爵頻。

【田家】[编辑]

綠桑高下映平川,賽罷田神笑語喧。林外鳴鳩春雨歇,屋頭初日杏花繁。

【別滁慶曆八年[编辑]

花光濃爛柳輕明,酌酒花前送我行。我亦且如常日醉,莫教弦管作離聲。

【答謝判官獨遊幽谷見寄慶曆八年[编辑]

聞道西亭偶獨登,悵然懷我未忘情。新花自向遊人笑,啼鳥猶為舊日聲。因拂醉題詩句在,應憐手種樹陰成。須知別後無由到,莫厭頻攜野客行。

【招許主客慶曆八年[编辑]

欲將何物招嘉客,惟有新秋一味涼。更掃廣庭寬百畝,少容明月放清光。樓頭破鑒看將滿,甕麵浮蛆撥已香。仍約多為詩準備,共防梅老敵難當。

【金鳳花】[编辑]

憶繞朱闌手自栽,綠叢高下幾番開。中庭雨過無人跡,狼藉深紅點綠苔。

【鷺鷥】[编辑]

風格孤高塵外物,性情閑暇水邊身。盡日獨行溪淺處,青苔白石見纖鱗。

【野鵲】[编辑]

鮮鮮毛羽耀朝輝,紅粉牆頭綠樹枝。日暖風輕言語軟,應將喜報主人知。

【木芙蓉】[编辑]

種處雪消春始動,開時霜落雁初過。誰栽金菊叢相近,織出新番蜀錦窠。

【樵者】[编辑]

雲際依依認舊林,斷崖荒磴路難尋。西山望見朝來雨,南澗歸時渡處深。

【詠雪慶曆八年[编辑]

至日陽初復,豐年瑞遽臻。飄颻初未積,散漫忽無垠。萬木青煙滅,千門白晝新。往來衝更合,高下著何勻。望好登長榭,平堪走畫輪。馬寒毛縮蝟,弓勁力添鈞。客醉看成眩,兒嬌咀且顰。虛堂明永夜,高閣照清晨。樹石詩翁對,川原獵騎陳。凍狐迷舊穴,饑雀噪空囷。此土偏宜稼,而予濫長人。應須待和暖,載酒共行春。

【送楊先輩登第還家皇祐元年[编辑]

解榻方欣待雋英,掛帆千里忽南征。錦衣白日還家樂,鶴發高堂獻壽榮。殘雪楚天寒料峭,春風淮水浪崢嶸。知君歸意先飛鳥,莫惜停舟酒屢傾。

【初至潁州西湖種瑞蓮黃楊寄淮南轉運呂度支發運許主客皇祐元年[编辑]

平湖十頃碧琉璃,四面清陰乍合時。柳絮已將春去遠,海棠應恨我來遲。啼禽似與遊人語,明月閑撐野艇隨。每到最佳堪樂處,卻思君共把芳卮。

【三橋詩皇祐元年新作三橋而名之,既而又為之詩。·宜遠】[编辑]

朱闌明綠水,古柳照斜陽。何處偏宜望,清漣對女郎。

【三橋詩·飛蓋】[编辑]

鳴騶入遠樹,飛蓋渡長橋。水闊鷺雙起,波明魚自跳。

【三橋詩·望佳】[编辑]

輕舟轉孤嶼,幽浦漾平波。回看望佳處,歸路逐漁歌。

【答通判呂太博皇祐元年[编辑]

千頃芙蕖蓋水平,郡治荷花,四望極目。揚州太守舊多情。畫盆圍處花光合,予嘗采蓮千朵,插以畫盆,圍繞坐席。紅袖傳來酒令行。又嘗命坐客傳花,人摘一葉,葉盡處飲,以為酒令。舞踏落暉留醉客,歌遲檀板換新聲。如今寂寞西湖上,雨後無人看落英。

【祈雨曉過湖上皇祐二年[编辑]

清晨驅馬思悠然,渺渺平湖碧玉田。曉日未升先起霧,綠陰初合自生煙。身閑始覺時光好,春去猶餘物色研。更待四郊甘雨足,相隨簫鼓樂豐年。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卷十 ↑返回頂部 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