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集/卷07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易童子問卷三 歐陽修集
卷七十九·外制集卷一
外制集卷二 

制敕五十首[编辑]

【勸農敕】[编辑]

敕:朕惟德之不明,而至於用武,久興師旅,重困黎元。有閔民愛物之心,誰能副予意者;有信賞必罰之令,今將舉而行之。朕言有條,其聽無忽。夫農,天下之本也,凡為國者莫不務焉。要在節其用則易充,勉其力使不匱。今夫食者甚眾,而輸者已殫,勸之不勤,而取之仰足。使民盡耕猶不給,而半為遊惰之手;使歲常熟猶恐乏,而多罹水旱之凶。調斂不得已也,而吏之不仁者緣以誅求;賦役自有法也,而政之不明者重為煩費。農者有幾,害者若茲!欲寬吾民,何可得也?既富而教,豈無術乎?體予茲懷,望爾良吏,自今在官,有能興水利、辟田荒、課農桑、增戶口,凡有利農而弗擾者,有司具為賞格,當議旌酬。其或陂池不修,田野不辟,桑棗不植,戶口流亡,慢政隳官,亦行降黜。夫言而不信,法弛於寬,朕久患之,方思革弊。爾毋猶習舊態,慢我新書。此匪虛名,必期責實。凡為條約,告爾既明,賞吾不欺,罰爾無悔。

【頒貢舉條制敕】[编辑]

敕:夫儒者通乎天地人之理,而兼明古今治亂之原,可謂博矣。然學者不得騁其說,而有司務先聲病章句以牽拘之,則吾豪雋奇偉之士何以奮焉?有純明樸茂之美,而無斅學養成之法,其飭身勵節者使與不肖之人雜而並進,則夫懿德敏行之賢何以見焉?此士人之甚弊,而學者自以為患,議者屢以為言。朕慎於改更,比令詳酌,仍詔宰府,加之參定。皆以謂本學校以教之,然後可求其行實。先策論,則辨理者得盡其說;簡程式,則閎博者可見其材。至於經術之家,稍增新制,兼行舊式,以勉中人。其煩法細文,一皆罷去,明其賞罰,俾各勸焉。如此,則待士之意周,取人之道廣。夫遇人以薄者,不可責其厚。今朕建學興善以尊子大夫之行,而更制革弊以盡學者之材,予於教育之方,勤亦至矣。有司其務嚴訓道,精察舉,以稱朕意。學者其思進德修業,而無失其時。凡所科條,可為永制。

【皇叔荊王元儼可贈徐兗二州牧追封燕王加天策上將軍制】[编辑]

敕:朕負荷先業,懼德不明,實賴宗藩,以屏王室。今其亡也,何痛如之!故皇叔、荊南淮南節度大使、守太師、尚書令兼中書令、行荊州揚州牧、荊王,先皇帝之弟而朕之諸父,於屬為尊;荊、淮之節,於鎮為重;太師、三公、尚書、中書令皆一品,於官為崇,於爵為貴。而王皆享之,克有令德,貴而能去其驕,富而能守以約,名重天下,聞於四夷。自遘疾以來,醫禱備至,朕嘗臨省,親為煮藥。賜賚之物,謙而不受,話言猶在邈可想焉噫!享年六十,不謂不壽;天之五福,不曰不全。而朕之所以悼歎之至深者,上遵先帝友於之仁,而下示朕孝思之至也。故詔有司擇位號之尤尊美者以追榮之,而稱朕意焉。夫名載冊書而不朽,澤流子孫而亡窮。魂而有知,膺我休命。可特贈天策上將軍,依舊荊南、淮南節度大使,守太師、尚書令兼中書令,行荊州牧,仍加兗州、徐州牧,追封燕王。

【堂後官李元方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李元方:丞相府,天下政本也。吾任於相者既重,則為之選吏也亦艱。賞勞勸能,皆有優典。以爾給事茲久,其勤益著,慎不漏泄,謹無過差。用爾歲成,俾丞卿寺。勉圖後效,無玷寵榮。可。

【祠部員外郎直集賢院兩浙轉運按察使王琪可就轉刑部員外郎制】[编辑]

敕:具官王琪以儒學官於朝,而嘗好言天下之利。今二浙之廣,生齒眾而物產繁,誠可以效汝之材,幹予之蠱。今有司申考績之舊文,乃敘遷之常法。爾其能使吾民不勞而邦用給足,去吏之貪愚者毋害於州縣,舉士之材能者不遺其寒俊,厥效苟著,信賞豈稽?往其勉哉,以率爾職。可。

【國子博士陳淑秘書丞薛仲簡尹源太子中舍李隨大理評事朱壽昌磨勘改官制】[编辑]

敕:國家考課之格,敘進有常,所以示為法之均平,而防有司之輕重也。及其弊也,賢愚並進,而功過不明。屬者命考舊文,稍更新制,不專累日以為限,間須善舉而後遷。夫選之艱則材者出,賞之當則能者勸焉,此予之意也。今爾等雖以滿歲增秩,而皆敏材可稱,尚有爾知,以應新法。可。

【前光祿寺丞王簡言復舊官制】[编辑]

敕:夫王者之有敕,所以閔訓道之不純,而愚民之陷焉者,開其自新之路,誘於改過之善而已。然前世議者,莫不以數赦為患。得非人之無良,以赦為幸者歟?具官王簡言,服於朝論,向以罪廢。屢經肆眚,宜與滌瑕。夫過不可以貳,赦不可以幸。惟勉爾力,以贖前羞。可。

【登州黃縣尉東方辛可密州司士參軍制】[编辑]

敕具官東方辛:朕以信示天下,而以祿報有功。今爾辛,緣死事而命於官。然按察者,糾失職而來有請。按察,吾所詔也,不從則不自信;念功,吾所急也,不報則無所勸焉。是用易爾散秩,優爾俸祿,免爾吏責,俾爾自安,庶幾使吾信賞並行而不失。可。

【華州鄭縣尉程炎可泗州錄事參軍京兆府興平縣尉呂定可鳳翔府左司理參軍制】[编辑]

敕:自兵興以來,盜賊頗眾。屢明信賞,思以勸能。具官程炎等,各以敏材,試於一尉。今有司上爾所獲,應於賞格。聊茲甄錄,以嘉勤勞。夫量功而賞,大小異宜。勉爾自圖,餘無所愛。可。

【大理評事張子庚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張子庚:往臨邑政,近在王畿。當夫賦役方繁而盜賊並起,凡諸州縣之吏能不失職而免於咎者,蓋亦鮮焉。爾考績有司,法當進秩。能守厥職,是亦可嘉。遷爾卿丞,勉終縣治。可。

【舒州推官呂選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呂選:國家設官之法,由保薦而遷者必試之縣政。非惟質舉者之信否,亦以慎臨民之選焉。以爾久服官勤,今由材舉,往服新命,將觀汝能。可。

【殿中丞郭及大理寺丞魯有立太常寺太祝張昭度等磨勘改官制】[编辑]

敕具官郭及等:朕患考績之不明,而使無聞者累久而幸遷,有善者混淆而莫別。故申新法,不專以日月敘秩,而間須保任之舉。非以抑人之進,而所以求能者焉。汝等無謂今由積日而得次升,尚勤後圖,以俟知者。可。

【東頭供奉官桑逵可內殿崇班制先因過犯格磨勘一年,今及四年除授[编辑]

敕具官桑逵:國家命官之術,必量功過之分,計歲時之勤,以為升黜。法在有司,其平不欺,其信不渝。以爾向因事累,格其會課。今日月及矣,考績者以時來上。還汝所當得者,示我不汝忘焉。可。

【環州石昌鎮熟戶牛家族巡檢奴訛男萬訛可本族都軍主制】[编辑]

敕萬訛:世捍邊陲,繼生材武,能以威信,服其部人。今爾父以疾而告休,俾爾承家而濟美。夫忠孝之節,不徒守其先業而已,亦以奮功名而圖富貴焉。可。

【審官院令史馬登可遂州司戶參軍充職制】[编辑]

敕馬登:百司丞史皆有入官之格,不惟賞其勞,所以勸能者而謹其無過也。惟勤與慎,可不勉焉!可。

【西京左藏庫使內侍省內侍押班任守信可遙郡刺史依舊鄜延路駐泊兵馬鈐轄制】[编辑]

敕:國家自靈夏不賓,邊隅多警。議者率以謂用兵之道,任將宜專。恩信不久,則無以得士心;山川不習,則不可圖勝算。頃自兵宿於野,久而無功,此殆將帥數易之過也。苟其能者,無遽奪焉。以具官任守信,選以敏材,臨於戎事,肅軍捍寇,宣力有聞。遽以飛章,自言滿歲。顧久親於矢石,豈不念於勤勞?然而士卒之樂既汝安,夷狄之情惟汝熟,雖欲代汝,實難其人。所宜旌以郡章,仍臨舊部。體茲委寄,服我茂恩。可。

【開封府兵曹參軍謝曄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謝曄:府掾之制,凡再歲而無過失者,皆得例遷。蓋以京師大眾之會,獄訟尤多,能無過焉,是亦材也。今考爾歲月,法當進秩。夫官能有守,卑者尤難;事之實繁,勤則克濟。勉服明訓,往膺寵章。可。

【虞部員外郎盧士宏太常博士王揆祠部員外郎秘閣校理張瑰丁憂服闋復舊官制】[编辑]

敕具官張瑰等:夫孝子之於其親也,無所不至焉。生則養之以祿,歿則榮之以名。爾等自丁家艱,克盡孝道,天時屢變,禮制以終。勉思揚名,無墜厥世。可。

【比部員外郎趙宗古謝衍屯田員外郎李琪秘書丞劉元瑜殿中丞馬伸磨勘改官制】[编辑]

敕具官謝衍等:自兵興以來,天下重困,盜賊並起,獄訟繁多,為州縣者不亦勞乎!夫饑寒者未能衣食,而調斂者未能盡除。惟處之有方,則民不甚弊。賴夫勤敏,乃克濟焉。爾等咸以吏材,寄予民政。錄勞考課,宜有茂恩。可。

【前磁州錄事參軍杜鈛可衛尉寺丞制】[编辑]

敕:朕撫有萬國而官群材,不敢專用獨見之明,而外詔庶寮,各舉其善。具官杜鈛:舉者言爾材堪親民,是用升汝司衛之丞,而將用汝臨人於治。《詩》云:「豈弟君子,民之父母。」蓋夫善為政者,能使其民愛之如此。汝能以此親我民乎?往膺進秩之榮,無為舉者之累。可。

【前杭州司理參軍範袞可衛尉寺丞充堂後官制】[编辑]

敕:朕觀兩漢名臣,多或出於丞史小吏。非夫丞史之能出名臣也,乃知古雖吏屬,亦必選用賢材焉。今中書丞相之職,比古公府曹掾之制,吏員已為簡闕,欲任其事,豈不擇人?故詔銓衡,俾其慎選。具官範袞:有司來上,以爾為材。進爾諸丞,往率乃職。古人可慕,無自怠焉。可。

【將作監主簿程中行制】[编辑]

敕程中行:夫廉恥道缺而貪冒成俗,風化之薄久矣,吾思有以勵焉。故於致仕之制,特示推恩之優,厚廩給以家居,官子孫而世及。今爾父至,服勞在官,以老得謝,宜茲懋賞,以示寵榮。汝尚勖哉,無忘濟美。可。

【祠部郎中沈周可開封府判官制】[编辑]

敕具官沈周:夫刑獄以禁暴,而托獄足以為奸;法令以止亂,而舞法反以滋害。平民者政,而敗政者吏也。知政之術,繩吏為先。況乎京師,號稱繁劇。凡治繁者,貴乎不勞。苟知其方,在得於要。擿奸急吏,此非要歟?以爾久列周行,屢經任使,通於政事,俾佐浩穰。告汝政弊之多端,訓汝治煩之有術。善思乃職,無或廢官。可。

【絳州防禦判官張銳衛州軍事推官汲熙載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張銳等:以爾由學飭身,試材於吏,服勞既久,薦者屢聞。有邇臣之亟稱,加所司之考實,推恩進秩,其慎若斯。豈不勉哉,無回汝守。可。

【供備庫副使王道卿可西京左藏庫副使制】[编辑]

朕觀春秋之際,公侯卿大夫之譜至數十世而不絕,不徒世其祿爾,惟克劭者,乃不隕焉。近至於唐,將相之後能以勳名自繼其家者亦眾。秉筆者記之,號稱衣冠盛事。噫,古之大族,多良子孫,而今獨鮮邪?抑惟人之勉不勉爾。惟汝大臣之子,世為名家,豈不勵焉,無俾自墜。有司積日,茲乃敘進。不次之賞,能者得之。汝其勉哉,無忽而怠。可。

【前彰信軍節度判官褚式可太子中舍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褚式:昨按察者言爾事有跡,而爾方以老自請。吾屈言者不究,而進爾以秩,全爾之歸。吾之欲成人之美而不欲成人之惡如此。汝其休矣,知我之仁。可。

【祠部員外郎崔嶧男庶可試秘書省校書郎制】[编辑]

敕崔嶧男庶:古稱不學者之於事,譬夫立而麵牆,與其敗政於官,孰若勸教之明而養之有素也?屬者故敕有司,增定蔭補之格,必由試藝,乃得蒞官。夫不惟為國造士,是乃為臣立家。此予詔也,汝其勉之。可。

【梓潼縣主簿宋文質可國子監丞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宋文質:壯也服勞,晚而登仕。老能知止,意亦可嘉。吾有躋民仁壽之心,爾其歸安田里之養。可。

【駕部員外郎席夷甫可本官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席夷甫:古者七十而得謝,所以優其臣也。不任以事而養之於家,所以愛老也。朕患廉恥之缺,而尤嘉止足之人;隆長老之恩,而欲興孝弟之俗。今爾之請,朕所褒焉。已詔有司,錄爾之子。克安眉壽,往服寵章。可。

【南劍州司理參軍李孝友責授吉州參軍制】[编辑]

敕具官李孝友:不孝之罪,國有常刑。民愚無知,犯者猶鮮。況爾被儒服者,誦習六經,而背本忘親,悖理傷化。雖屢經赦宥,法欲貸汝;而汝之自視,夫亦何顏!宜屏遠方,絕而不齒。

【江南□路提刑內殿承制柴貽慶可就轉禮賓副使制】[编辑]

敕具官柴貽慶:傳曰:「夫刑者,一成而不變。」又曰:「法者,天下之至平。」庶獄之間,其可不慎?故於國制,尤重邦刑。擇彼監司,必參文武,所以藉其材敏,而佐夫不逮者也。惟爾克守其職,能濟以勤。有司質成,法應敘進。故增榮秩,無替前勞。可。

【右侍禁樂天錫可率府率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樂天錫:服勞茲久,因疾得衰。雖未及於引年,嘉自能於知止。俾進春宮之率,以為歸老之榮。可。

【大理寺丞袁穆許恢授殿中丞著作佐郎程適授秘書丞制並磨勘改官。[编辑]

敕具官程適等:國家治民之要,其具素備。惟奉法守職而免於有過者,考其積日,皆得敘遷。苟有能稱,豈無懋賞?爾等寄予民政,咸上歲成,俾登於朝,蓋用常典。若夫異績,在爾勉焉。可。

【皇侄仲伉贈官制】[编辑]

敕具官仲伉:朕上憑宗社之靈,克荷先帝之業,思治天下以孝,而親九族以仁。今宗正言爾信安郡王之長孫也,不幸早世,而追榮之典尚未有稱。朕聞於聽,意甚悼焉。可。

【秦州推官董彝可太子中舍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董彝:朕向遣韓琦,行視邊鄙,所以宣上恩而下逮,撫下情而上通也。今琦言爾有勤未錄,久疾自淹。夫人之有勞,吾豈不念?事或在遠,患於不聞。既披奏章,宜示寵典。可。

【劍州司理參軍董壽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董壽:夫法者,所以禁民為非,而使其遷善遠罪也。然世之專於法者,不患於不通,而患於刻薄,豈夫學者之弊歟?今爾以學法入官,而有能被薦,以之臨事,可不戒哉!往服明恩,宜慎汝習。可。

【兵部郎中皇甫泌男偁可將作監主簿制】[编辑]

敕具官皇甫泌男偁:梓潼去京三千里外,而東蜀一都會也,吾難其選。知泌為材,而乃以家為言,請任其子。俾得榮初仕,仍便其私,庶乎泌無內顧之憂,而得盡心於事,則汝之幹蠱,可不勉哉!可。

【東頭供奉官閤祗候知勝關寨李守信可就轉內殿崇班儀州寨主制】[编辑]

敕具官李守信:西師之出累年,而將帥之效未著。凡為吾捍城而乘障者,不亦久勞乎?跡其勤誠,宜有升進。若夫異賞,俟爾立功。可。

【和州防禦判官夏侯溥可太子中舍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夏侯溥:古者王道之隆也,使夫種樹、畜養皆不失其時,然後衣帛、食肉,而老者得以安之。今夫致仕而歸者,必增其榮秩,而又廩給於其家者,所以慮夫田野之間,養老之具未備,而有以優其終身焉。爾其往哉,服我新命。可。

【都官員外郎知成州王嘉聞轉職方員外郎殿中丞知普州葛昌轉國子博士某官監洺州鹽酒稅李思恭轉駕部員外郎制並磨勘改官。[编辑]

敕具官王嘉聞等:夫士之學古幹祿而陳力蒞官者,孰不欲自為材邪?患乎勸之、勵之無方,而使賢能之不勉也。此朕所以思革審官之法,近增舉類之科。爾等猶用舊文,例當升秩。其思率職,無懈厥勤,俟乎有聞,以應新格。可。

【東頭供奉官張德榮張行簡可率府率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張行簡等:陳力有年,服勞匪怠。止足之戒,乃能自知。終始之恩,亦以示勸。衛率之長,東宮要官。享茲榮名,可以休老。可。

【虞部員外郎呂師簡可比部員外郎制為招軍。[编辑]

敕具官呂師簡:國家向因募兵,特立賞格,俾勸勤者,速於集事。而議者皆患應募之卒雖多而難用,豈夫訓練之未至,將由簡閱之不精?然而號令重於已行,賞罰貴乎存信。今有司按籍,言爾當遷。往服新恩,其思實效。可。

【悉利族軍主嗟移可都軍主制為功效。[编辑]

敕嗟移:夫賊壘未平,王師在野,當吾聞鼓鼙思將帥之際,是汝立功名取富貴之時。而能率其部人,力捍狂寇,材武忠勇,是皆可嘉。爵秩階勳,茲以為寵。猶有異賞,爾其圖之。可。

【東上閤門使普州刺史趙安期可右領軍衛大將軍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趙安期:夫陳力就列,不能者止。而致仕之制,非為止者而設,乃古所以禮其卿大夫之美名也。而今又有增官秩、頒廩給之數,於爾之止,豈不為優?爾其歸哉,可以榮矣。可。

【供備庫副使沿邊巡檢都監王守一可就轉西京左藏庫副使制】[编辑]

敕具官王守一:臨於軍政,邈彼塞垣,訓齊甲兵,謹備寇盜。爾其勤職,吾不忘勞。適因奏課之來,宜舉陟明之典。可。

【貝州曆亭縣主簿周登可國子監丞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周登:方剛而仕,以疾思歸。自陳不能,可謂知止。有官以為汝寵,有俸以終汝身。體予深仁,膺此嘉命。可。

【進納長馬空名誥海詞】[编辑]

敕某人等:國家以用師西鄙,不欲加賦於人。乃能出爾家貲,佐吾邦用。第其多少,咸有旌酬。俾綴官聯,以榮里閈。可。

【潁州推官江楫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江楫:朕思與多士,共寧庶邦。而賢豪材美之人,或自沉於幽遠,與夫懿節茂行之韞於中而未見於事者,吾皆不得而遍觀焉。故以舉類之科,而為官人之法。今舉者言爾材行可稱,命爾新恩,以期後效。可。

【廣南西路轉運按察使金部員外郎周陵可司勳員外郎就差充荊湖南路轉運按察使制】[编辑]

敕具官周陵:朕顧荊楚之俗雜於諸蠻,而向者州縣之間,不能綏緝,與民生患,曠日未平。夫惟蠻貊雖不通於禮義,而剽輕之性,惟信可懷,獷悍之心,以威則服。思擇能者,僉曰汝材。至於察官吏之否臧,平賦輸而移用,廣西之最,朕已嘉焉。今其諭我至仁,曉茲異俗,並申威信,以靜一方。仍遷郎署之榮,以增使車之重。可。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卷七十八 ↑返回頂部 卷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