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集/卷08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制集卷二 歐陽修集
卷八十一·外制集卷三
內制集卷一 

制五十首又拾遺十五首[编辑]

【左班殿直李德隆母王氏可追封永安縣君制】[编辑]

敕:夫觀其子之孝,可以知其父母之賢。具官李德隆亡母永安縣君王氏,生此孝子,能守其家。請以身官,移於泉壤。夫祿養於親,有時而止;榮名之及,存不朽焉。魂兮享之,可以為慰。可。

【比部員外郎知綿州薛貽應轉駕部員外郎虞部員外郎知博州薛綸轉司門員外郎秘書丞知嘉州洪雅縣李述轉太常博士制並磨勘改官。[编辑]

敕具官薛貽應等:吏之庸庸而無聞者,吾所不取;章章而特見者,必擢用之。若夫奉法循職,守其官而無過者,不亦吏之良哉!念其勤勞,豈可不錄?三年考績,敘進有常。往服新恩,無渝爾守。可。

【司門員外郎李公謹秘書丞充集賢校理楊儀殿中丞段高磨勘改官制】[编辑]

敕具官李公謹等:夫令在必信,法在必行。今審官考課,增以舉類之科,乃吾示信之令而新行之法也。汝等敘進,於此猶用常文。其後當遷,皆須應格。勉勤其業,以俟爾知。可。

【范仲溫可台州黃岩縣尉制】[编辑]

敕具官范仲溫:爾弟仲淹參吾大政,方欲輔朕平賞罰,推至公,以修紀綱而正庶位。爾今所任,有土與民。惟過與功,則有賞罰。爾勤厥職,可不戒哉?可。

【東頭供奉官閤門祗候石宗尹可內殿崇班制】[编辑]

敕具官石宗尹:陳力效官,積有歲月。會其課最,來上有司,按於舊文,當得敘進。升之朝列,可謂寵榮。往服新章,益勤後效。可。

【著作佐郎盧革潘泳等磨勘改官制】[编辑]

敕具官盧革等:州縣之職,治有常法,而遠方之俗,風土異宜。若夫上克奉於教條,下不違於民欲,惟勤與敏,乃克濟焉。爾等服職有勞,會課來上,膺茲敘進,無廢官箴。可。

【史館書直官潘宗益可梓州司戶參軍制】[编辑]

敕具官潘宗益:給事有年,其勞可錄。宜命以秩,俾旌厥勤。凡為有司,惟久則習。尚安乃職,以慎克終。可。

【角廝波男合羅角可本族軍主制】[编辑]

敕合羅角:生稟勁勇之姿,而濟以忠果之性。屢陳厥效,咸可旌褒。俾升官榮,以勸諸部。勉圖功業,無自失時。可。

【軍事推官龔待問可桂州觀察推官制】[编辑]

敕具官龔待問:捕盜之格,有功者賞,而吏能應書者少,非吾有所愛焉。苟有其勞,豈不甄錄?今有司言爾於格當遷,方茲多盜之時,用勸不能之者。可。

【進士劉純可試將作監主簿制】[编辑]

敕劉純:自兵興累年,而功效未立,然遊談之士以兵為說而得祿者多矣。吾猶意乎厥路尚狹,而未足以來特起之人,故甄收未始少懈。況爾屢經器使,而言者謂材,宜有推恩,以勸來者。可。

【秘書丞竇隨可本官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竇隨:夫老而致其政於君者,士之懿節也。爾壯而登仕,困於數奇。今其老焉,可以歸矣。安而眉壽,膺此美名。可。

【邢州觀察支使張德熙可著作佐郎制】[编辑]

敕具官張德熙:士之在下位而能以聞於上者,不有言者乎?一失其言,則有常罰焉。知人而薦,豈為易哉?今爾由舉者而被升擢,尚勤其業,無累爾知。可。

【大理寺丞薛仲孺可太子右讚善大夫制】[编辑]

敕具官薛仲孺:爾之伯父奎,為吾大臣,參議國政。剛直之節,見於臨事。歿而無嗣,吾甚哀之。爾幼以奎蔭,而登仕籍。今由累歲,遂升於朝。惟爾伯父之行,有司考法,易以一德不懈、執心決斷之名,可謂美矣。守爾家法,克勤厥官。可。

【殿中丞王正民大理寺丞朱景陽陳侁等磨勘改官制】[编辑]

敕具官王正民等:審官之法,三歲一遷。惟無過焉,乃得會課。爾等服於官政,以蒞吾民。奉法守職,積勞歲月。膺茲敘進,此乃常科。勉爾之為,以期懋賞。可。

【內殿崇班李允恭可內殿承制制】[编辑]

敕具官李允恭:朕患州縣之吏不職者不能禦奸禁暴,而憫吾民罹於賊盜。故於捕盜之吏,推賞尤厚,非以為私,蓋有為也。今爾之請,自陳其勞。方吾以賞行勸之時,惟恐不及,故加爾寵,非徇爾私。夫古有讓功不言之賢,惟爾宜慕。可。

【節度推官張紳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張紳:朕閔夫兵興而費廣,不忍加斂於吾民,凡能佐國足用者,皆思懋賞以勸其勤。今薦爾者皆曰爾材,而吾近臣尤所取信。故增汝秩,不易厥官。夫官惟業勤,常患不久。爾其自勉,無替乃勞。可。

【學士院孔目官遂州司戶參軍李懷德可特授棣州陽信縣尉充學士院錄事制】[编辑]

敕具官李懷德:夫有司之事,惟久則習。次遷之例,顧汝宜升。無忘克勤,慢則有罰。可。

【虞部員外郎李備太子中舍侯克明大理寺丞曹炎等磨勘改官制】[编辑]

敕具官李備等:國家外建庶位以官群士,而賞罰進退之法掌於有司者,所以待中材之無過者爾。高能異效,吾有不次之用焉。爾等咸服於官,久勤歲月。以勞序進,雖曰寵榮,勉爾所為,以期懋賞。可。

【彰武軍節度推官李仲昌可大理寺丞簽署渭州判官公事制】[编辑]

敕具官李仲昌:群材之在下者思達其上,難矣。而在上者思得可用之材,豈為易哉?朕頃自擇能臣,使舉其類,而洙以爾充薦。今琦又以為言。琦、洙皆能體吾勞於擇士之心者,舉爾不應不慎。霈然推寵,吾所不疑。爾尚勉哉,以稱茲舉。可。

【故尚父汾陽王郭子儀孫元亨可永興軍助教制】[编辑]

敕郭元亨:繼絕世,褒有功,非惟推恩以及遠,所以勸天下之為臣者焉。況爾先王,名載舊史。勳德之厚,宜其流澤於無窮,而其後裔不可以廢。往服新命,以榮厥家。可。

【奉禮郎李景圭可大理評事制】[编辑]

敕具官李景圭:九州四海,風俗不同,而王者之化無不及。吾於遠者,尤加意焉。夫吏非敏於其事,則不能通俗習而順其宜,政一失焉,下則重困。邈茲南海,爾蒞吾民。今會課上聞,增爾榮秩。克勤厥職,以副予懷。可。

【故右驍衛大將軍致仕王元祐男知信可內殿崇班制】[编辑]

敕具官王知信:爾父元祐,陳力事予,告老以休,位終環尹,歿而餘慶尚及爾身。爾嗣厥家,苟能有立,則始終寵榮,視汝父焉。惟孝與忠,勉思兩得。可。

【前楚州團練判官丁宗臣可著作佐郎制】[编辑]

敕具官丁宗臣:庶官之在位者眾矣,吾思一善之取而無失,則惟舉類之法,所得尤多。今薦者交章,言爾可取。爾其自勉,以稱吾思善之心焉。可。

【左侍禁李從式孫清並可太子左清道率府副率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孫清等:壯而陳力,老也告休。古人所難,有始有卒。爾能至此,可謂克終。尚有推恩,以嘉爾節。歸安眉壽,服此新榮。可。

【權無為軍判官劉皆洪州錄事參軍張德元並可太子中舍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劉皆等:禮與法之為書,其於老者,皆有優焉。今爾等學於禮法,而能安其老,思以歸休。吾所嘉褒,宜推寵命。可。

【國子監直講青州千乘縣主簿孫復可大理評事制】[编辑]

敕具官孫復:昔聖人之作《春秋》也,患乎空文之不足為,故著之於行事,以為萬世之法。然學而執其經者,豈可徒誦其言哉?惟爾復,行足以為人師,學足以明人性,不徒誦其說,而必欲施於事,吾將見吾國子蔚然而有成。宜有嘉褒,以為學者之寵。可。

【太子中舍孫礪李國慶並可殿中丞制】[编辑]

敕具官孫礪等:六經皆載治民之術,而法者為吏之資也。汝等學之,用以從政。經之道廣矣,擇其宜於民者;法之文密矣,取其平而不害者。足以蒞爾官,而成厥績焉。膺茲敘遷,勉用爾學。可。

【秘書丞黃正殿中丞盧咸並可太常博士制】[编辑]

敕具官黃正等:自兵興以來,調度日廣。其能勤征榷以佐經費,而均漕運使不滯以通諸用者,皆方今之急務。其為勞力,宜有勸焉。因茲歲成,寵爾榮秩。可。

【原州彭陽縣令郝嗣宗可某州推官制】[编辑]

敕具官郝嗣宗:吏三歲而一易,其法久矣。然議者莫不以屢易為患。苟有能者,吾豈奪焉?爾於彭陽,數有稱者,就增其秩,無易其居。勉爾所為,以俟成績。可。

【供備庫副使張禮一可西京左藏庫副使制】[编辑]

敕具官張禮一:考課之法,計過與功,皆有常文,得以敘進。此所以待夫中材,而勉其不及者也。苟能有立,吾必異之。爾其往哉,思所自效。可。

【杜諮轉官制】[编辑]

敕具官杜諮:吏部之格,吏之升降、遠邇、勞逸之均,皆有法焉,不可以亂。今衍以爾為請,吾既重違大臣之言,而顧有司之法,苟不甚戾,吾豈不從?無專爾私,其率厥職。可。

【柴宗慶第三女可封郡君制】[编辑]

敕某人:相與將,人臣之極也。爾父常兼享其位而連戚裏,其於存歿,宜有寵焉。況其生也貴,而歿也無嗣續之裔,此吾尤所憫焉。加爾郡封,此非常典,所以申吾不忘爾父之意。可。

【洛苑使英州團練使內侍省內侍右班副都知藍元用可眉州防禦使罷副都知制】[编辑]

敕具官藍元用:爾之事予,陳力茲久,既明而敏,能濟以勤,慎密一心,不見過失,屢更器任,實簡予懷。屢披奏章,陳疾自請,願解要職,以思便安。惟爾之舊予所嘉,惟爾有勞予所錄,雖可爾請,豈無加褒?服茲寵榮,勉爾後效。可。

【西頭供奉官閤門祗候綦恩可內殿承制制】[编辑]

敕具官綦恩:用兵久矣,而將吏能以材武稱於軍中者,豈不多哉?苟有聞焉,無不用也。況如世衡,吾所信者,今其稱爾,吾豈不然?夫信以出令,仁以撫人,勇以臨戰,而嚴以一眾,必皆出於智而後成功。雖大將不過此也,爾其勉之。可。

【達州司戶參軍吳衝可奉寧軍節度推官制】[编辑]

敕具官吳衝:向者盜起州縣,久而未捕。議者皆曰:素備不謹,賞罰不明,所以盜滋而吏怠。今考爾所獲,嘉爾之能,第賞推恩,予無所愛。凡謹備者,爾則勉之,當使怠吏,由爾而勸。可。

【內殿崇班程逸可左監門衛將軍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程逸:將軍之職,居則宿衛天子,出則征伐四方,此武人之重也。今假爾茲寵以為歸老之榮者,以爾服勞既久,能克厥終,而不忘爾勤之意也。其往欽哉。可。

【懷州防禦判官倪俊可著作佐郎制】[编辑]

敕具官倪俊:凡官人之法,莫不期於得材。而或失之於有遺,或失之於太濫。故有司之守,厥有常文,苟能應書,皆可選擢,可使中材之並進,不濫而無遺。此吾所以慎於擇材之意也。爾膺茲舉,其不勉哉。可。

【大理寺丞宋緬孫周蘇逢等磨勘改官制】[编辑]

敕具官宋緬等:庶官之守位者眾,予欲百職並舉而人各趨之,則於考功敘進之科,厥有常法,使夫自勉者無不得焉,蓋所以示勸而及眾也。今考爾歲績,法當遷秩。爾無以為例得,其體予勸功進善之心,以勉爾職,其無懈。可。

【盧守勤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盧守勤:少也陳其力,病而養其衰,非惟安生樂壽,人之所欲,而朝廷待勞能之臣,厚始終之意,考之典禮,亦有彝章。爾之事予,既勤且久。今其病矣,可以息焉。尚有恩榮,以為爾寵。夫勞無不報,既享爵祿之豐;身孰與親,宜專輔養之理。可。

【曹元賓轉官制】[编辑]

敕具官曹元賓:夫用兵之法不可先言,則為將之材亦難先見。國家用兵久矣,求之行陣,堪將者少。夫士有素蘊之材,未得達者。比降明詔,廣其詢求,而方平等以汝為言。吾將觀汝之能,試汝以事,俾升朝序,往自勉焉。可。

【司理參軍杜彭壽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杜彭壽:士有潔身以廉而服官以勤者,長吏皆得薦論。有司加之考閱,用而進秩,俾以臨民,雖曰常科,豈不慎選?汝膺茲命,其往勉哉。可。

【戶曹參軍尹植可某官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尹植:惟爾陳力,二十餘年。以老而歸,朕豈不憫?升之朝序,榮以宮僚。往其休哉,安爾眉壽。可。

【開封府開封縣主簿孫量可保大軍節度掌書記制】[编辑]

敕具官孫量:用兵之法不欲久,惟能使調斂發輸不勞而民有餘力,則可以制敵而有待於必勝。西師之出久矣,不惟將帥之選為重,其州縣臨民之吏,能不乏民之力而佐吾之軍者,亦難其人。今爾既薦者皆曰材,而臨涇乃爾自請,往膺新命,將試汝能。可。

【內殿崇班韓守允可左監門衛將軍致仕制】[编辑]

敕具官韓守允:自兵興於邊,天下多事,吏強有力者猶不能稱厥職,而況於老者乎!夫老者,吾所優也,豈宜強其力之所不逮?往從爾請,以安爾私。尚有茂恩,以為爾寵。可。

【泰州興化縣主簿朱思道可衛尉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朱思道:夫廉,為吏之一節也。今保薦之法惟以受財為同坐,則待夫能吏,豈盡其材?爾其奮厥所長,思有所立,不獨守夫一節而已焉。可。

【溪洞楊先贇可權知古城州制】[编辑]

敕楊先贇:世號材勇,雄於一州。威能服其部人,忠能奉其職貢。宜加寵秩,以紹厥家。往服恩章,無忘報效。可。

【京西轉運按察使虞部員外郎杜杞可刑部員外郎直集賢院充廣西轉運使制】[编辑]

敕具官杜杞:自五隅用兵,而調發輸役之繁,無遠不及。況廣東、西之路,於東南尤為遠者,而吏多不良。吾之疲民,既有賦斂之勞,而今又罹盜賊之患。吾一慮及,為之惻然。凡與吾憂國者,豈遑暇於安居哉?汝為吾往,其可憚勞?吾又嘉汝名臣之後,好學博文。尚有榮名,以為汝寵。凡吾寄汝之事,繄汝之材,吾惟責成。爾可自勉。可。

【內殿承制孟均可千牛衛將軍制】[编辑]

敕具官孟均:諸衛之置將軍,唐之盛時,兵官之重者也。衛兵之制廢久矣,其官雖存,而世不知其重也。自頃西北用師,講求武事,而議者多言唐之府兵可復。朕方思之,而爾能有請,朕甚嘉焉。爾其往哉,吾將有用。可。

【殿中丞史吉亨王珣瑜著作佐郎蘇黃中等磨勘改官制】[编辑]

敕具官史吉亨等:夫官者,所以盡人之材也。至乎材之難得,則姑以歲月常法,積勞而敘遷。誠亦冀有異材之善出於其間,非止於此而已也。爾等各膺例進,宜自勉旃。可。

【蘄州廣濟縣令充國子監直講邵必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邵必:夫學,所以為治也。而儒者以記誦為專,多或不通於世務,但能傳古之說,而不足施之於事。使愚者益固而不明,而材者聽之而怠,以為儒迂不足學。故教人之法,必該於古今,以博其識,而成其業焉。惟爾之學,能明當世之事,而屢形議論,朕甚嘉焉。爾其守節礪行,以率諸生,而取古之有以宜於今者而養成之,則功利廣矣。可不勉哉。可。

【孫復可秘書省校書郎國子監直講制】[编辑]

朕勤治體,喜賢俊,嘗慮四方遺逸之善,有不吾聞者。間屬近列,屢騰薦章,以爾孫復深經術,荏德行,躬耕田畝,以給歲時,東州土人皆師尊之。吾命汝校文於書省,講藝於胄序,不由鄉舉,不俟科選。汝姑直屏雜說,純道粹經,使搢紳子弟聞仁義忠孝之樂,此吾所以待汝意。往欽哉!可。

【周陵荊湖轉運使制】[编辑]

敕具官周陵:朕思欲寬民賦役,而衣食給足天下之饑寒。而患州縣之吏不能稱職,其老疾闇懦而縱其下,與夫貪暴而自為殘者,皆所以蠹於物而重困吾民者也。然按察之司,視而不舉,反務較錙銖毫末之遺利,而欲足用舒民,豈不失其術而且勞者哉!今荊湖之南,十一州、一監、三十有一縣,吏員不為不多矣。爾其察其不良者而舉其賢者,使州縣得良吏,未有民富而用不足者。廣西之最,知汝為材。今其往哉,無替朕命。可。

【皇弟安靜軍節度使允迪可責授右監門衛大將軍制】[编辑]

敕皇弟具官允迪:五刑之屬三千,其罪莫大於不孝。小民無知,犯者猶鮮。況爾燕恭肅王之子,而朕之諸弟也,宜率訓義,以迪四方。而乃忘苴麻哭泣之哀,為酣飲沉酗之佚,肆情鄙行,害於而家,達於朕聽,嗟惋無已。朕苟貸法,何以處王公之上而教天下哉!宜歸爵秩,下領屯衛。蓋寬於馭過,而欲循省其非,無蹈後悔也。可。

【楊畋屯田員外郎直史館制】[编辑]

敕:尚書省二十四司散郎,皆當今要官。況分直史館,提太史筆,蓋位之高者。非材資甚美,安可以兼此授?以爾東染院使、湖南鈐轄楊畋,出自將家,有文武器幹。早由辭科,歷任郡縣,至提按之職。向以群蠻繹騷,湖嶺未靖,故特命以使名,往專討輯。逮茲二歲,溪洞帖然。而勤勞積時,重㾽生疾。瀝懇來上,願還朝行。予既嘉爾作事不怠,以集疹於厥躬,又重煩爾以軍旅之役,宜改田曹之號。且以表年為業,茍能有以益於國家,則執干戈,書簡牘,其義一也。可。

【司勛郎中張從革可衛尉少卿制】[编辑]

敕:洛宅,朕之西都,而居之未皇暇也。然有司百職,莫不具焉。其留務之多閑,在憲司之尤簡。最為清峻,可以優賢。具官某,久服官勞,頗彰吏最。老於郎署,分領西臺。用乎考績之交,俾列命卿之貴。仕而至此,是亦為榮。可。

【殿中丞府司錄李虞卿可國子博士制】[编辑]

敕具官某:司錄為府曹首,民閥閱增減、吏詞按曲直皆系焉。前蒞此者,或苛悍,或懦軟,率不免缺折之患。惟爾慎不逾節,廉不撓人。吾用嘉之,俾增秩於庠列。爾其惟祗惟畏,以茂對我朝家休命。可。

【大名府推官徐治可著作佐郎制】[编辑]

敕某:朝廷置磨勘之法,必以考限用人者,使詳試吏能而後進也。則仕者由銓調改京秩,乃榮階之始,固非輕授。以爾進士登第,歷佐大幕。所知論薦,是用進擢。爾惟自勉,以副恩命。可。

【平陽縣尉林術可試秘校知永州祁陽縣事制】[编辑]

敕具官某:南方之吏,不能為吾以恩信撫茲溪蠻,而使毒吾民於攻劫。爾嘗被甲操矢而逐之,則蠻之害民也深,民之瘡痍者眾,所宜自見焉。今錄汝之勞,命汝以縣。勉勤其政,以撫吾人。可。

【大理寺丞彭通程浚可殿中丞某人可贊善制】[编辑]

敕具官某等:仲尼有云:「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今有司大比群吏之治,不待悉最課而後遷也,但不處於尤悔斯遷矣。某等或贊治遠藩,或長人大邑,奉法循職,克無累疵。銓考歲成,用應陟典。循省儲坊,俾通朝守。盍勤官業,以對恩榮。可。

【奏舉人杭州觀察推官呂遘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某:夫士之處世,如錐在囊中,其鋒立見。爾以選吏為藩府賓佐,凡薦爾材者,自戩等十有二人,是必脫穎而出其輩者矣。不然,何言者之多也?擢爾卿屬,試爾治民。無謂寵利之可圖,因違道以干譽,其思行義以自立,務求己而為人。服此訓辭,則無疵吝。可。

【軍事推官王野民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王野民:自兵興用乏,而能不取民以佐有司之急者,利入之法尤多,非勤且敏者則莫能焉。不惟干賞者趨之,蓋亦適時之用也。爾職酒利,厥課屢聞。所宜褒升,以勸怠者。可。

【錄事參軍張師民可大理寺丞制】[编辑]

敕具官某:方今官人之法,由舉善而遷者,必試之以臨民,而觀其從政。自兵興以來,吾民可謂勞矣。惟吏之良者,能為吾休息之。今爾被舉曰材,亟遷其秩,將觀汝政,其不勉哉!可。

【閻文寶供備副使監亳州茶鹽稅制】[编辑]

敕具官某:國家因山澤之饒,興莞榷之利,以足邦用,實須幹臣。爾其絕侵牟,謹出入,使歲課增羨,而績效著明。敘進之榮,茲乃常典,疇勞之賞,尚有優恩。可。

【滕公輔衛州推官制】[编辑]

敕具官滕公輔:堂洎р之,皆朕侍從之臣,而外當寄任之重。交章來上,薦爾為材。必有可觀,以稱公舉。宜從其請,以察爾能。往其勉哉,無廢爾職。可。

【藍田縣主簿權充府學教授□□可華州蒲城主簿就差管勾永興府學制】[编辑]

敕具官某:古之學之法肄習以時,而難易先後教之有方,非久而安之則不能以成其業。今學者言爾講說訓導可以為師,吾欲觀汝之道至於有成,故假爾大邑之佐,使祿足以充,然後安然克終其業。可不勉哉!可。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卷八十 ↑返回頂部 卷八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