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集/卷1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詩餘卷二 歐陽修集
卷一百三十三·詩餘卷三樂語附
集古錄 

【南歌子一首】[编辑]

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走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 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閒妨了繡功夫。笑問雙鴛鴦字、怎生書。

【御街行一首】[编辑]

夭非華艷輕非霧,來夜半,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云何處。乳雞酒燕,落星沉月,紞紞城頭鼓。 參差漸辨西池樹,朱閣斜欹戶。綠苔深徑少人行,苔上屐痕無數。遺香餘粉,剩衾閒枕,天把多情賦。

【桃源憶故人二首(之一)】[编辑]

梅梢弄粉香猶嫩,欲寄江南春信。別後寸腸縈損,說與伊爭穩。 小爐獨守寒灰燼,忍淚低頭畫盡。眉上萬重新恨,竟日無人問。

【桃源憶故人二首(之二)】[编辑]

鶯愁燕苦春歸去,寂寂花飄紅雨。碧草綠楊歧路,況是長亭暮。 少年行客情難訴,泣對東風無語。目斷兩三煙樹,翠隔江淹浦。

【臨江仙二首(之一)】[编辑]

柳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小樓西角斷虹明。闌干倚處,待得月華生。 燕子飛來窺畫棟,玉鉤垂下簾旌。涼波不動簟紋平。水精雙枕,傍有墮釵橫。

【臨江仙二首(之二)】[编辑]

記得金鑾同唱第,春風上國繁華。如今薄宦老天涯。十年歧路,空負曲江花。 聞說閬山通閬苑,樓高不見君家。孤城寒日等閒斜。離愁難盡,紅樹遠連霞。

【聖無憂一首】[编辑]

世路風波險,十年一別須臾。人生聚散長如此,相見且歡娛。 好酒能消光景,春風不染髭須。為公一醉花前倒,紅袖莫來扶。

【浪淘沙五首(之一)】[编辑]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游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浪淘沙五首(之二)】[编辑]

花外倒金翹,飲散無憀。柔桑蔽日柳迷條。此地年時曾一醉,還是春朝。 今日舉輕橈,帆影飄飄。長亭回首短亭遙。過盡長亭人更遠,特地魂銷。

【浪淘沙五首(之三)】[编辑]

五嶺麥秋殘,荔子初丹。絳紗囊裏水晶丸。可惜天教生處遠,不近長安。 往事憶開元,妃子偏憐。一從魂散馬嵬關。只有紅塵無驛使,滿眼驪山。

【浪淘沙五首(之四)】[编辑]

萬恨苦綿綿,舊約前歡。桃花溪畔柳陰間。幾度日高春睡重,繡戶深關。 樓外夕陽閒,獨自憑闌。一重水隔一重山。水闊山高人不見,有淚無言。

【浪淘沙五首(之五)】[编辑]

今日北池游,漾漾輕舟。波光瀲灩柳條柔。如此春來春又去,白了人頭。 好妓好歌喉,不醉難休。勸君滿滿酌金甌。縱使花時常病酒,也是風流。

【定風波六首(之一)】[编辑]

把酒花前欲問他,對花何吝醉顏酡。春到幾人能爛賞,何況,無情風雨等閒多。 艷樹香叢都幾許,朝暮,惜紅愁粉奈情何。好是金船浮玉浪,相向,十分深送一聲歌。

【定風波六首(之二)】[编辑]

把酒花前欲問伊,忍嫌金盞負春時。紅艷不能旬日看,宜算,須知開謝只相隨。 蝶去蝶來猶解戀,難見,回頭還是度年期。莫候飲闌花已盡,方信,無人堪與補殘枝。

【定風波六首(之三)】[编辑]

把酒花前欲問公,對花何事訴金鐘。為問去年春甚處,虛度,鶯聲撩亂一場空。 今歲春來須愛惜,難得,須知花面不長紅。待得酒醒君不見,千片,不隨流水即隨風。

【定風波六首(之四)】[编辑]

把酒花前欲問君,世間何計可留春。縱使青春留得住,虛語,無情花對有情人。 任是好花須落去,自古,紅顏能得幾時新。暗想浮生何事好,唯有,清歌一曲倒金尊。

【定風波六首(之五)】[编辑]

過盡韶華不可添,小樓紅日下層簷。春睡覺來情緒惡,寂寞,楊花繚亂拂珠簾。 早是閒愁依舊在,無奈,那堪更被宿酲兼。把酒送春惆悵甚,長恁,年年三月病厭厭。

【定風波六首(之六)】[编辑]

對酒追歡莫負春,春光歸去可饒人。昨日紅芳今綠樹,已暮,殘花飛絮兩紛紛。 粉面麗姝歌竊窕,清妙,尊前信任醉醺醺。不是狂心貪燕樂,自覺,年來白髮滿頭新。

【驀山溪一首】[编辑]

新正初破,三五銀蟾滿。纖手染香羅,剪紅蓮、滿城開遍。樓台上下,歌管咽春風,駕香輪,停寶馬,只待金烏晚。 帝城今夜,羅綺誰為伴。應卜紫姑神,問歸期、相思望斷。天涯情緒,對酒且開顏,春宵短,春寒淺,莫待金杯暖。

【浣溪沙九首(之一)】[编辑]

雲曳香綿彩柱高,絳旗風颭出花梢。一梭紅帶往來拋。 束素美人羞不打,卻嫌裙慢褪纖腰。日斜深院影空搖。

【浣溪沙九首(之二)】[编辑]

堤上游人逐畫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綠楊樓外出秋千。 白髮戴花君莫笑,六麼催拍盞頻傳。人生何處似尊前。

【浣溪沙九首(之三)】[编辑]

湖上朱橋響畫輪,溶溶春水浸春雲。碧琉璃滑淨無塵。 當路游絲縈醉客,隔花啼鳥喚行人。日斜歸去奈何春。

【浣溪沙九首(之四)】[编辑]

葉底青青杏子垂,枝頭薄薄柳綿飛。日高深院晚鶯啼。 堪恨風流成薄幸,斷無消息道歸期。托腮無語翠眉低。

【浣溪沙九首(之五)】[编辑]

青杏園林煮酒香,佳人初著薄羅裳。柳絲搖曳燕飛忙。 乍雨乍晴花自落,閒愁閒悶晝偏長。為誰消瘦損容光。

【浣溪沙九首(之六)】[编辑]

紅粉佳人白玉杯,木蘭船穩棹歌催。綠荷風裏笑聲來。 細雨輕煙籠草樹,斜橋曲水繞樓台。夕陽高處畫屏開。

【浣溪沙九首(之七)】[编辑]

翠袖嬌鬟舞《石州》,兩行紅粉一時羞。新聲難逐管弦愁。 白髮主人年未老,清時賢相望偏優。一尊風月為公留。

【浣溪沙九首(之八)】[编辑]

燈燼垂花月似霜,薄簾映月兩交光。酒醺紅粉自生香。 雙手舞餘拖翠袖,一聲歌已釂金觴。休回嬌眼斷人腸。

【浣溪沙九首(之九)】[编辑]

十載相逢酒一卮,故人才見便開眉。老來游舊更同誰。 浮世歌歡真易失,宦途離合信難期。尊前莫惜醉如泥。

【御帶花一首】[编辑]

青春何處風光好,帝裏偏愛元夕。萬重繒彩,構一屏峰嶺,半空金碧。寶檠銀粒耀絳幕龍虎騰擲。沙堤遠,雕輪繡轂,爭走五王宅。 雍容熙熙作晝,會樂府神姬,海洞仙客。拽香搖翠,稱執手行歌,錦街天陌。月淡寒輕,漸向曉,漏聲寂寂。當年少狂心未已,不醉怎歸得。

【虞美人一首】[编辑]

爐香晝永龍煙白,風動金鸞額。畫屏寒掩小山川,睡容初起枕痕圓,墜花鈿。 樓高不及煙霄半,望盡相思眼。艷陽剛愛挫愁人,故生芳草碧連雲,怨王孫。

【鶴衝天一首】[编辑]

梅謝粉,柳拖金,香滿舊園林。養花天氣半晴陰,花好卻愁深。 花無數,愁無數,花好卻愁春去。戴花持酒祝東風,千萬莫匆匆。

【夜行船二首(之一)】[编辑]

憶昔西都歡縱,自別後有誰能共。伊川山水洛川花,細尋思舊游如夢。 今日相逢情愈重,愁聞唱畫樓鐘動。白髮天涯逢此景,倒金樽殢誰相送。

【夜行船二首(之二)】[编辑]

滿眼東風飛絮,催行色短亭春暮。落花流水草連雲,看看是斷腸南浦。 檀板未終人去去,扁舟在綠楊深處。手把金尊難為別,更那聽亂鶯疏雨。

【洛陽春一首】[编辑]

紅紗未曉黃鸝語,蕙爐銷蘭炷。錦屏羅幕護春寒,昨夜三更雨。 綉簾閑倚吹輕絮,斂眉山無緒。看花拭泪向歸鴻,問來處逢郎否?

【一叢花一首】[编辑]

傷春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離愁正恁牽絲亂,更南陌飛絮濛濛。歸騎漸遙,征塵不斷,何處認郎蹤。 雙鴛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橋通。梯橫畫閣黃昏後,又還是新月簾櫳。沉恨細思,不如桃李,還解嫁春風。

【雨中花一首】[编辑]

千古都門行路,能使離歌聲苦。送盡行人,花殘春晚,又倒君東去。 醉藉落花吹暖絮,多少曲堤芳樹。且攜手留連,良辰美景,留作相思處。

【千秋歲一首】[编辑]

數聲鶗鴂又報芳菲歇。惜春更把殘紅折。雨輕風色暴,梅子青時節。永豐柳,無人盡日花飛雪。 莫把絲弦撥,怨極弦能說。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終有千千結。夜過也,東窗未白殘燈滅。

【越溪春一首】[编辑]

三月十三寒食日,春色遍天涯。越溪閬苑繁華地,傍禁垣、珠翠煙霞。紅粉牆頭,秋千影里,臨水人家。 歸來晚駐香車。銀箭透窗紗。有時三點兩點雨霽,朱門柳細風斜。沉麝不燒金鴨冷,籠月照梨花。

【賀聖朝影一首】[编辑]

白雪梨花紅粉桃,露華高。垂楊慢舞綠絲絛,草如袍。 風過小池輕浪起,似江皋。千金莫惜買香醪,且陶陶。

【洞天春一首】[编辑]

鶯啼綠樹聲早,檻外殘紅未掃。露點真珠遍芳草,正簾幃清曉。 鞦韆宅院悄悄。又是清明過了。燕蝶輕狂,柳絲撩亂,春心多少。

【憶漢月一首】[编辑]

經艷幾枝輕裊,新被東風開了。倚煙啼露為誰嬌,故惹蝶憐蜂惱。 多情游賞處,留戀向綠叢千繞。酒闌歡罷不成歸,腸斷月斜春老。

【清平樂二首(之一)】[编辑]

雨晴煙晚,綠水新池滿。雙燕飛來垂柳院,小閣畫簾高卷。 黃昬獨倚朱欄,西南初月眉彎。砌下落花風起,羅衣特地春寒。

【清平樂二首(之二)】[编辑]

小庭春老,碧砌紅萱草。長憶小闌閒共繞,攜手綠叢含笑。 別來音信全乖,舊期前事堪猜。門掩日斜人靜,落花愁點青苔。

【應天長三首(之一)】[编辑]

一彎初月臨鸞鏡,雲鬢鳳釵慵不整。珠簾淨,重樓迥,惆悵落花風不定。 綠煙低柳徑,何處轆轤金井。昨夜更闌酒醒,春愁勝卻病。

【應天長三首(之二)】[编辑]

石城山下桃花綻,宿雨初晴雲未散。南去棹,北飛雁,水闊山遙腸欲斷。 倚樓情緒懶,惆悵春心無限。燕度蒹葭風晚,欲歸愁滿面。

【應天長三首(之三)】[编辑]

綠槐陰里黃鶯語,深院無人日正午。繡簾垂,金鳳舞,寂寞小屏香一炷。 碧雲凝合處,空役夢魂來去。昨夜綠窗風雨,問君知也否?

【涼州令一首東堂石榴[编辑]

翠樹芳條罰的的裙腰初染。佳人攜手弄芳菲,綠陰紅影,共展雙紋簟。插花照影窺鸞鑒,只恐芳容減。不堪零落春晚,青苔雨後深紅點。 一去門閒掩,重來卻尋朱檻。離離秋實弄輕霜,嬌紅脈脈,似見胭脂臉。人非事往眉空斂,誰把佳期賺。芳心只願長依舊,春風更放明年艷。

【南鄉子二首(之一)】[编辑]

翠密紅繁,水國涼生未是寒。雨打荷花珠不定,輕翻。冷潑鴛鴦錦翅斑。 盡日憑闌,弄蕊拈花子細看。偷得●蹄新鑄樣,無端。藏在紅房艷粉間。

【南鄉子二首(之二)】[编辑]

雨後斜陽,細細風來細細香。風定波平花映水,休藏。照出輕盈半面妝。 路隔秋江,蓮子深深隱翠房。意在蓮心無問處,難忘。淚裛紅腮不記行。

【鵲橋仙一首】[编辑]

月波清霽,煙容明淡,靈漢舊期還至。鵲迎橋路接天津,映夾岸星榆點綴。 雲屏未卷,仙雞催曉,腸斷去年情味。多應天意不教長,恁恐把歡娛容易。

【芳草渡一首】[编辑]

梧桐落,蓼花秋,煙初冷,雨才收,蕭條風物正堪秋。人去後,多少恨,在心頭。 燕鴻遠,羌笛悠。渺渺澄波一片。山如黛,月如鉤。笙歌散,夢魂斷,倚高樓。

【聖無憂】[编辑]

珠簾卷,暮雲愁,垂楊暗鎖青樓。煙雨望腿緇,輕風吹旋收。香斷錦屏新別,人間玉簟初秋。多少舊歡新恨,書杳杳,夢悠悠。

【更漏子一首】[编辑]

風帶寒,枝正好,蘭蕙無端先老。情悄悄,夢依依,離人殊未歸。 褰羅幕,憑朱閣,不獨堪悲搖落。月東出,雁南飛,誰家夜搗衣。

【摸魚兒一首】[编辑]

卷繡簾、梧桐秋院落,一霎雨添新綠。對小池閒立殘妝淺,向晚水紋如縠。凝遠目,恨人去寂寂,鳳枕孤難宿。倚闌不足,看燕拂風簷,蝶翻露草,兩兩長相逐。 雙眉蹙,可惜年華婉娩,西風初弄庭菊。況伊家年少,多情未已難拘束。那堪更趁涼景,追尋甚處垂楊曲。佳期過盡,但不說歸來,多應忘了,雲屏去時祝。

【少年游三首(之一)】[编辑]

去年秋晚此園中,攜手玩芳叢。拈花嗅蕊,惱煙撩霧,拼醉倚西風。 今年重對芳叢處,追往事,又成空。敲遍闌干,向人無語,惆悵滿枝紅。

【少年游三首(之二)】[编辑]

肉紅圓樣淺心黃,枝上巧如裝。雨輕煙重,無そ天氣,啼破曉來妝。 寒輕貼體風頭冷,忍拋棄,向秋光。不會深心,為誰惆悵,回面恨斜陽。

【少年游三首(之三)】[编辑]

玉壺冰瑩獸爐灰,人起繡簾開。春叢一夜,六花開盡,不待剪刀催。 洛陽城闕中天起,望高下,遍樓台。絮亂風輕,拂鞍沾袖,歸路似章街。

【行香子一首】[编辑]

舞雪歌雲,閒淡妝勻。藍溪水染輕裙。酒香醺臉,粉色生春。更雅談話,好情性,美精神。 空江不斷,凌波何處,向越橋邊青柳朱門。斷鐘殘角,又送黃昏。奈眼中淚,心中事,意中人。

【鷓鴣天一首】[编辑]

學畫宮眉細細長,芙蓉出水鬥新妝。只知一笑能傾國,不信相看有斷腸。 雙黃鵠,兩鴛鴦。迢迢雲水恨難忘。早知今日長相憶,不及從初莫作雙。

【樂語七首·聖節五方老人祝壽文·東方老人】[编辑]

但某太山老叟,東海真仙。溜穿石而曾究初終,松避雨而備知歲月。羲氏定三百六日,嘗守寅賓之官;夷吾紀七十二君,盡睹登封之事。遇安期而遺棗,笑方朔之偷桃。風入律而來自岩前,斗指春而光臨洞口。昔漢武帝嘗懷三島之勝游,有羨門生欲謁巨公於昭代。今則紫庭降聖,華渚開祥,遠離朝日之方,來展望雲之懇。千八百國咸歸至治之風,億萬斯年共禱無疆之壽。遙望天庭,敢進祝聖之頌:

東海蓬萊第一仙,遙瞻西北祝堯天。願皇長似東君壽,與物為春億萬年。

【樂語七首·西方老人】[编辑]

但某秦川故老,華嶽幽人。詢仙掌之遺蹤,咸知始末;戀蓮峰之絕頂,不記歲時。漱流玉乳之泉,枕石雲陽之洞。逍遙物外,笑傲林間。奉王母之蟠桃,嘗延漢帝;指老聃之仙李,永佑唐基。掌中五色之丸,世上千年之壽。欣逢聖代,來至塵寰。當洪河澄九曲之時,是甲觀誕一人之日。祥麟游於泰疇,天馬來於大宛。景星見而朱草生,瑞露降而赤烏集。既遇無為之化,宜歌有道之君。是以駕青牛而度函關,指丹鳳而趨魏闕。唯願慶源流遠,齊河海以無窮;睿算綿長,等乾坤而不老。遙望天庭,敢進祝聖之頌:

華嶽峰頭萬葉蓮,開花今古世相傳。願皇長似蓮峰久,結實盤根不記年。

【樂語七首·中央老人】[编辑]

但某棲心嵩極,振跡伊川,年高而可等松椿,氣粹而嘗飧芝術。洞里之煙霞不老,壺中之日月偏長。當聖主之盛時,居天心之奧壤。但見璇璣運而寒暑正,土圭測而陰陽和。冠帶被於百蠻,玉帛來於萬國。龍在沼而麟在藪,河出圖而洛出書。民躋壽域之中,俗樂春台之上。今則堯眉誕秀,舜目開祥。遠離王屋之間,來入帝畿之內。仰瞻天表,莫非岳降之神;上祝皇圖,豈止山呼之歲。遙望天庭,敢進祝聖之頌:

嵩高維嶽鎮中天,王氣盤基降壽仙。惟願吾皇等嵩岳,三靈齊祝萬斯年。

【樂語七首·南方老人】[编辑]

但某托跡炎洲,游神衡嶽。非海濱之野叟,乃星極之老人。當火德為治之朝,是離明繼照之日。里社鳴而聖人出,泰階正而王道平。百蠻向風,重譯來貢。屢睹豐年之上瑞,故知百姓之歡心。鼓腹而歌,治世之音安以樂;曲肱而枕,化國之日舒以長。斯可謂唐、虞之民,又豈止成、康之俗!今則流虹誕聖,繞電開祥。來趨北闕之前,上祝之永。雲翔霧集,既羅仙籍之班;地久天長,以禱皇家之祚。遙望天庭,敢進祝聖之頌:

南極星中一老人,為壽祝吾君。願君永奏南薰曲,當使淳音萬國聞。

【樂語七首·北方老人】[编辑]

但某修真北嶽,常傾葵藿之心;混俗幽都,不避草茅之跡。潛神自得,味道為娛。易水歌風,曾識荊軻於往歲;燕山勒石,親逢竇憲於當年。仙家之景物常春,人世之光陰易老。華表之鶴未久還來,蓮葉之龜於時屢見。但處積陰之境,每輸就日之誠。望幹呂之青雲,慶流虹於華渚。當萬域來王之際,是千齡誕聖之初。是以歷沙漠而朝宗,叩天閽而祝頌。惟願慶基不朽,永齊金石之堅;寶祚無疆,更等山河之固。遙望天庭,敢進祝聖之頌:

北嶽神仙九轉丹,特來北闕獻君前。願將北極齊君壽,萬國陶陶共戴天。

【樂語七首·會老堂致語】[编辑]

某聞安車以適四方,禮典雖存於往制;命駕而之千里,交情罕見於今人。伏惟致政少師一德元臣,三朝宿望。挺立始終之節,從容進退之宜。謂青衫早並於俊游,白首各諧於歸老。已釋軒裳之累,卻尋雞黍之期。遠無憚於川塗,信不渝於風雨。幸會北堂之學士,方為東道之主人。遂令潁水之濱,復見德星之聚。里閭拭目,覺陋巷以生光;風義聳聞,為一時之盛事。敢陳口號,上贊清歡:

欲知盛集繼荀陳,請看當筵主與賓。金馬玉堂三學士,清風明月兩閒人。紅芳已盡鶯猶囀,青杏初嘗酒正醇。美景難並良會少,乘歡舉白莫辭頻。

【樂語七首·西湖念語】[编辑]

昔者王子猷之愛竹,造門不問於主人;陶淵明之臥輿,遇酒便留於道士。況西湖之勝概,擅東潁之佳名。雖美景良辰,固多於高會;而清風明月,幸屬於閒人。並游或結於良朋,乘興有時而獨往。鳴蛙暫聽,安問屬官而屬私;曲水臨流,自可一觴而一詠。至歡然而會意,亦傍若於無人。乃知偶來常勝於特來,前言可信;所有雖非於己有,其得已多。因翻舊闋之辭,寫以新聲之調,敢陳薄伎,聊佐清歡。

 卷一百三十二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四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