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內制集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內制集卷第四 歐陽文忠公文集 內制集卷第五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內制集卷第六

内制集卷第五   歐陽文忠公集八十六

   賜樞宻使山南東道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賈昌朝生日禮物口宣九月五日

卿位峻樞庭望崇舊老屬誕期之斯及顧寵數以冝

優體乃眷懷膺茲蕃錫

   皇帝賀契丹皇帝正旦書

正月一日伯大宋皇帝致書于姪大契丹聖文神武

睿孝皇帝闕下玉曆正時布王春而茲始寳隣敦契

講信聘以交修方履新陽益綏多福其於祝詠罔罄

敷言今差朝散大夫守太常少卿上騎都尉渤海縣

開國男食邑三百戸賜紫金魚袋呉中復供僃庫使

銀青崇禄大夫檢校太子賔客兼御史大夫騎都尉

廣平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戸宋孟孫充正旦國信使

副有少禮物具諸别幅專奉書陳賀不宣白

   皇帝賀契丹太皇太后正旦書

正月一日姪大宋皇帝謹致書于嬸大契丹仁慈

善欽孝廣徳安靜正淳懿和寛厚崇覺儀天太皇太

后闕下歳律更新春陽鬯逹因履端之叶吉敦永好

以申歡載惟慈懿之和方集壽康之祉更希善攝用

副遐悰今差朝散大夫守太常少卿直昭文館護軍

廣陵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戸賜紫金魚袋吕景𥘉洛

苑使兼閤門通事舍人銀青崇禄大夫檢校太子賔

客兼御史大夫騎都尉清河郡開國侯食邑一千七

百户張利一充正旦國信使副有少禮物具諸别幅

專奉書陳賀不宣謹白

   賜知潁州徐宗況進奉賀兖國公主出降銀

   絹馬等勑書

勑徐宗況省所進奉賀兖國公主出降絹五百疋事

具悉詩稱王SKchar之下嫁國著嘉禮而有儀惟臣職之

聿脩僃物容而叙慶誠勤所至歎尚良深故茲示諭

想冝知悉冬寒汝比好否遣書指不多及

   賜知建昌軍沈造勑書

勑沈造省所進奉銀珠稻米一十石計一百黄絹袋

事具悉汝職守軍符政兼民穡樂此有秋之實擇其

嘉榖之英式陳常貢之儀彌體恪官之意故茲示諭

想冝知悉冬寒汝比好否遣書指不多及

   集禧觀凝祥池崇禧殿開啓祝聖壽年交金

   籙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宻詞十二月十日

伏以琁霄黙運推四序以循行玉曆更新集萬靈而

交會俾清琳宇延格髙真薦兹精一之誠祈乃純厖

之祉冀緜福祚均及含生

   班荆館賜契丹賀正旦人使到闕酒果口宣

   十二月十日

卿等歳律更端隣歡交聘載馳使傳方及國郊冝推

寵錫之恩式示眷懷之厚

   瓊林苑開啓保祐聖躬祈福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青詞十二

   月十二日

伏以四時成歳嘉庻彚之咸新百福自天荷衆真之

⿱冝八 -- 𡨋貺俾開靈囿恭講仙科恢寳祚之延長錫壽康之

遐永是惟降鑒享乃克誠

   瓊林苑開啓保祐聖躬祈福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黙表

伏以荷天地之鴻休席祖宗之丕業載惟勵翼敢怠

憂勤屬歳律之更端冀時禧之茂集俾嚴禁籞柢率

舊章庻通芬潔之誠仰格清真之馭伏冀錫齡斯永

降福孔多保邦祚於無窮均物生而咸𬒳

   啓聖院齋殿内權奉明徳元徳章穆皇后今

   告遷赴普安院重徽隆福兩殿奉安祝文

嚮以雨水為災殿塗増緝亦旣新於叢構庻來復於

真遊爰揆靈辰冀茲安妥𬗟惟慈佑丕鑒乃誠

   皇帝親詣啓聖禪院告遷明徳元徳章穆皇

   后赴普安院奉安祝文

嚮者因霖災之為沴飭殿構以増新㳙榖旦之惟良

奉神遊而還止載深感慕躬薦芬馨式慰孝思冀茲

臨格

   正月三日就驛賜契丹賀正旦人使内中酒

   果口宣

卿等奉將隣好來會歳元載推一作寵賚之私冝極

珎豐之品俾頒嘉味式侑宴歡

   瓊林苑交年禱祭太歳諸神祝文

天行有度運三綂以環周歳徳所臨從百神而拱列

載㳙榖旦薦此令芳惟隂鑒之享誠委時祥而昭佑

   班荆館賜契丹賀正旦人使到闕御筵口宣

   十二月十四日

卿等曆紀歳元聘交隣好載馳使傳方及國門冝頒

宴犒一作推寵錫之恩式示眷懷之厚

   賜夏國主進奉賀正馬駞詔

詔夏國主省所差人進奉賀正馬駞共一百頭疋事

具悉履端紀歳萬邦咸禀於王正効貢以時奕世克

修於藩職載閱充庭之實深惟守土之勤遐體傾輸

不忘歎奬今回賜銀絹茶等具如别録至可領也其

差來人所賜物色亦具賜目故茲詔示想冝知悉春

寒比平安好否書指不多及

   賜夏國主贖大藏經詔十二月 日

詔夏國主省所奏伏爲新建精藍載請贖大藏經帙

籖牌等其常例馬七十疋充印造工直俟來年冬賀

嘉祐四年正旦使次附進至時乞給賜藏經事具悉

封奏聿來祕文爲請惟覺雄之演說推善利於無窮

嘉乃純誠果於篤信所冝開允當體眷懷所載請贖

大藏經帙籖牌等巳令印造𠉀嘉祐四年正旦進奉

人到闕至時給付故茲詔示想冝知悉春寒比平安

好否書指不多及

   賜新除觀文殿學士禮部侍郎孫沔嘉祐三年

   正月十七日

勑孫沔省所上表伏蒙聖慈差使臣賫到誥勑各一

道授臣觀文殿學士禮部侍郎并賜對衣金帶鞍轡

馬錢五百貫文不敢恭受伏乞特改差臣知一小郡

或依例除一官致仕陳乞事具悉卿蔚有敏材膺予

簡任外分𫟪𭔃嘗著於恩威入贊國機早參於帷幄

風猷甚美寵遇旣優適當擇帥之𥘉方鑒用謀之失

是惟慎舉實允僉諧豈冝圖自便之私而罔體眷懷

之意顧茲重地難久曠官往祗成命之行當略好謙

之節所讓冝不允依前降指揮疾速發赴本任故茲

詔示想冝知悉

   集禧觀奉神殿開啓謝雪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青詞

近以温陽干時雨雪愆𠉀載惟寡薄敢罄精純明靈

孔昭嘉應斯𫉬兆豐年而有望消癘氣於未形惟物

蒙休以時申報冀清真之來格期福貺之永依

   自京至雄州巳來撫問契丹告哀人使口宣

   正月十九日

卿祗戒軺軒載馳隣訃顧道塗之甚邈惟渉履之斯

勤俾宣恩言式慰良苦

   賜契丹國告哀人使茶藥口宣正月十九日

卿式將隣聘來告國哀屬春𠉀之尚寒顧驛塗之攸

邈俾頒品劑用示眷懷

   沿路賜契丹國告哀人使赴闕茶藥口宣

   月十九日

勑蕭福延卿夙駕使輶遽傳國䘏屬餘寒之在𠉀想

馳驛之為勞俾頒飲劑之良用示眷懷之厚

   景靈宫雅飾元天大聖后聖容并侍從等開

   啓預告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青詞正月二十日

伏以珍宇邃嚴奉真靈而有素玉容清穆謹修祓以

惟時爰按仙科俾伸䖍告載瞻道䕃冝鑒沖試

   皇帝回契丹皇帝告哀書

二月日伯大宋皇帝致書于姪大契丹聖文神武睿

孝皇帝闕下承遣使車特貽緘翰不意凶變太皇太

后上僊載惟契好久睦仁鄰聞此訃音但増感愴姪

皇帝負荷至重追慕所深冀節哀情用遵禮制已差

人使專持慰禮今林牙懷徳軍節度使蕭福延回奉

書陳謝不宣白

   雄州撫問契丹賀乾元節人使口宣二月二

   十四日

卿等夙持信聘來講隣歡及疆𠉀以惟𥘉屬暄和之

方盛冝加撫慰式示眷懷

   賜給事中叅知政事曽公亮生日詔二月二

   十五日

卿蔚有時望叅于柄臣惟𠋣注之所深在眷顧之尤

異屬茲誕日冝爾壽期膺此寵頒體予至意

   賜翰林學士兼侍讀學士尚書戸部郎中知

   制誥知審刑院胡𪧐詔三月三日

勑胡𪧐省所奏據大理寺日奏司申二月二十一日

巳前下寺公案並巳斷奏了畢無見在事具悉朕欲

斯民足衣食知禮讓而竊攘爭鬭之獄猶滋欲吾吏

慎刑罰盡情偽而傅予輕重之文不一卿以儒學之

職總評讞之繁克勤其官曽不留事實副予意惟時

可嘉若乃使天下囹圄空虚而風流篤厚是亦論思

獻納者之志其勉助我以共臻焉仍依奏宣付史館

故茲奬諭想冝知悉

   賜判大理寺陳太素并權少卿楊開及審刑

   院詳議官大理寺詳斷官等勑書三月三日

勑陳太素省知審刑院胡宿奏據大理寺日奏司申

二月二十一日巳前下寺公案並已斷奏了畢無見

在事刑獄之重一成而不遷比𩔖之微可疑者甚衆

汝好學而敏涖官以勤夫俾天下之無𡨚幾刑錯而

不用此朕翼翼希慕之所未及而爾孜孜厥職之所

不忘者也故茲奬諭想冝知悉

   恩州賜契丹遺留使副茶藥口宣三月二十八日

卿等夙馳使傳來逹信函載惟渉履之勤當此暄和

之𠉀冝加頒賚式示眷懷

   瀛州賜契丹賀乾元節人使却回御筵口宣

   四月七日

卿等旣成聘好方即歸塗再惟將命之勞冝有犒勤

之錫俾伸宴飫用示眷私

   班荆館賜契丹賀乾元節人使却回酒果口

   宣四月七日

卿等使軺復命郊館餞行惟茲良潔之英薦以甘馨

之實用伸恩錫當體眷懷

   十六日就驛賜契丹賀乾元節人使内中酒

   果口宣四月十七日

卿等夙奉信函方休賔館惟此醇甘之品用推寵賚

之恩聊侑宴歡以伸優遇

   賜知舒州齊廓進新茶并知廣徳軍浦延熈

   進先春茶勑書

勑齊廓省所進奉新茶一銀合合重五十兩緋羅夾

複全事具悉百物茂生取新為貴羣方修職効貢以

時汝守土有方事上惟恪閱茲來獻用體勤誠故茲

示諭想冝知悉

   賜外任臣寮進奉乾元節銀絹馬勑書

勑髙易簡省所進奉乾元節絹五百疋事具悉汝夙

以敏材膺于柬𭔃及此奉觴之節載陳任土之儀能

因物以逹誠見事君之甚恪省閱于再歎嘉不忘故

茲示諭想冝知悉

   班荆館賜契丹告哀人使内中酒果口宣

卿夙將隣訃方屇國門載惟衝渉之勤冝有宴休之

錫俾伸頒賚用示眷優一作

   開寳寺福勝院開啓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於乾元節日支散

   袈裟并設大㑹齋一中齋文

伏以正陽旅月方及於嘉時萬壽齊天式標於令節

啓真乘之祕藏集淨侣於法筵仰惟慈妙之仁茂委

純厖之祉永隆丕筭均福羣倫

   東太一宫開啓保夏祝聖壽金籙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宻詞

   四月二十四日

伏以寂然妙道推善應以無方瞻彼髙靈薦精誠而

必逹屇此長嬴之𠉀是惟茂育之時爰稽玉笈之真

文載潔雲壇之淨醮冀敷昭鑒來集純禧固壽曆之

延昌溥蒼黔而均祐

   賜彰信軍節度使檢校太保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判大名府李昭亮乞知西京不允詔

勑昭亮省所上表乞移判河南府事具悉朕惟魏洛

之重皆為别都將率所居難於屢易卿以中外勤勞

之績有撫綏扞禦之材自膺𭔃任之雄方厚𠋣毗之

意遽茲列奏嘉乃好謙冝體眷懷靖安爾位所乞冝

不允故茲詔示想冝知悉夏𤍠卿比平安好遣書指

不多及

   賜宣徽南院使淮康軍節度使張堯佐乞知

   西京不允詔五月二日

勑堯佐省所奏臣皇祐三年内授宣徽南院使判河

陽軍州事未滿任蒙詔赴闕供職至今六載自量尸

素深不遑寧近知西京闕人未有除授伏望特賜差

委事具悉宣導徽猷任親而事簡居留京邑地要而

務繁惟予眷遇之臣方處清閑之職載披來牘深識

乃誠雖奮其聦明尚足以臨涖而待我耆艾冝有以

優游實嘉盡瘁之心難徇撝謙之意所乞冝不允故

茲詔示想冝知悉

   賜宰臣文彦博上第一表乞解重任不允批

   答五月十八日

省表具之夫知其人之為賢任則勿貳事其君而有

道去不可輕此古之臣主之明舉措必慎所以𭣣功

於一時而垂法於後世也卿夙有時望為予柄臣自

復秉於國鈞僅三周於歳序若乃進退賢否誅賞罪

功毎於聽納之間敢忘虚已顧彼搢紳之論曽靡異

辭方期有成以副予意而乃過形謙損思避台衡豈

寡徳弗明於用才而不盡將多言害正致厥位之難

安苟異於斯夫何引讓矧卿忠信之節足以叶予之

一心材謀之優可以斷予之大事茲所柬注寧煩諭

言所請冝不允

   就驛賜契丹遺留使副銀䤬鑼唾盂盂子錦

   𬒳褥口宣五月十八日

卿等馳軺來止將命有儀顧茲館憩之𥘉冝具燕私

之用俾伸優錫式示眷懷

   通商茶法詔嘉祐四年二月四日

勑古者山澤之利與民共之故民足於下而君𥙿於

上國家無事刑罰以清自唐末流始有茶禁上下規

利垂二百年如聞比來為患益甚民𬒳誅求之困日

惟咨嗟官受濫惡之入歳以陳積私藏盗販犯者實

一作繁嚴刑重誅情所不忍使田閭不安其業商賈

不通于行嗚呼若茲是於江湖之間幅貟數千里為

䧟穽以害吾民也朕心惻然念此久矣間遣使者往

就問之而皆歡然願弛搉法歳入之課以時上官一

二近臣件㭊其狀朕嘉覽于再猶若慊然又於歳輸

裁减其數使得饒阜以相為生剗去禁條俾通商賈

歷世之弊一旦以除著為經常弗復更制損上益下

以休吾民尚慮喜於立異之人縁而為姦之黨妄陳

奏議以惑官司必寘明刑用戒狂謬布告遐邇體朕

意焉


内制集卷第五


賜夏國贖藏經詔大藏經帙帙字上一有及經二字

通商茶法詔重誅一作峻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