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十五 歐陽文忠公文集 外集卷第十六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卷第十七

外集卷第十六   歐陽文忠公集六十六

  書一

   上范司諫書

月日具官謹齋沐拜書司諫學士執事前月中得進

奏吏報云自陳州召至闕拜司諫即欲爲一書以賀

多事怱一作卒未能也司諫七品官爾於執事得之

不爲喜而獨區區欲一賀者誠以諫官者天下之得

失一時之公議繫焉今世之官自九卿百執事外至

一郡縣吏非無貴官大職可以行其道也然縣越其

封郡逾其境雖賢守長不得行以其有守也吏部之

官不得理兵部鴻臚之卿不得理光禄以其有司也

若天下之失得生民之利害社稷之大計惟所見聞

而不繫職司者獨宰相可行之諫官可言之爾故

士學古懷道者仕於時不得爲宰相必爲諫官諫

官雖卑與宰相等天子曰不可宰相曰可天子曰然

宰相曰不然坐乎廟堂之上與天子相可否者宰相

也天子曰是諫官曰非天子曰必行諫官曰必不可

行立殿陛之前與天子争是非者諫官也宰相尊行

其道諫官卑行其言言行道亦行也九卿百司郡縣

之吏守一職者任一職之責宰相諫官繫天下之事

亦任天下之責然宰相九卿而下失職者受責於有

司諫官之失職也取譏於君子有司之法行乎一時

君子之譏著之簡冊一作冊書而昭明垂之百世而不泯

甚可懼也夫七品之官任天下之責懼百世之譏豈

不重邪一作非材且賢者不能爲也近執事始被召

於陳州洛之士大夫相與語曰我識范君知其材也

其來不爲御史必爲諫官及命下果然則又相與語

曰我識范君知其賢也他日聞有立天子陛下直辭

正色靣爭庭論者非他人必范君也拜命以來翹首

企足竚乎有聞而卒未也竊惑之豈洛之士大夫能

料於前而不能料於後也將執事有待而爲也昔韓

退之作爭臣論以譏陽城不能極諫卒以諫顯人皆

謂城之不諫盖有待而然退之不識其意而妄譏脩

獨以謂不然當退之作論時城爲諫議大夫巳五年

後又二年始庭論陸贄及沮裴延齡作相欲裂其麻

𦆵兩事爾當德宗時可謂多事矣授受失宜叛將強

臣羅列天下又多猜忌進任小人於此之時豈無一

事可言而須七年耶當時之事豈無急於沮延齡論

陸贄兩事也謂宜朝拜官而夕奏䟽也幸而城爲諫

官七年適遇延齡陸贄事一諫而罷以塞其責向使

止五年六年而遂遷司業是終無一言而去也何所

取哉今之居官者率三歳而一遷或一二歳甚者半

歳而遷也此又非一可以待乎七年也今天子躬親

庶政化理清明雖爲無事然自千里詔執事而拜是

官者豈不欲聞正議而樂讜言乎然今未聞有所言

說使天下知朝廷有正士而彰吾君有納諫之明也

夫布衣韋帶之士窮居草茅坐誦書史常恨不見用

及用也又曰彼非我職不敢言或曰我位猶卑不得

言矣又曰我有待是終無一人言也可不惜哉伏惟

執事思天子所以見用之意懼君子百世之譏一陳

昌言以塞重望且解洛之士大夫之惑則幸甚幸甚

   與郭秀才書

僕昨以吏事至漢東秀才見僕於叔父家以啓事二

篇偕門刺先進自賔階拜起旋辟甚有儀坐而語諾

甚謹讀其辭温密華富甚可愛視秀才待僕之意甚

勤而禮也古人之相見必有歡欣交接之誠而不能

逹乃取羔羊雉鶩之𩔖致其意爲贄而先既致其意

又恥其無文則以虎豹之皮繢𦘕之布以飾之然後

意逹情接客旣贄而主人必禮以答之爲陳酒殽幣

篚壺矢燕樂之具將其意又爲賦詩以陳其情今秀

才好學甚精博記書史務爲文辭不以羔禽皮布爲

飾獨以言文其身而其贄既美其意既勤矣宜秀才

責僕之答厚也僕既無主人之具以爲禮獨爲秀才

賦詩女曰鷄鳴之卒章曰知子之來之雜佩以贈之

取其知客之來豫儲珩璜琚瑀之美以送客雖無此

物猶言之以致其意厚也僕誠無此物可謂空言之

爾秀才年且少貌厚色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志銳學敏因進其業脩其

辭暴練緝織之不已使其文采五色潤澤炳欝若贄

以見當世公卿大人非惟若僕空言以贈也必有分

庭而禮加籩豆實幣篚延爲上賔者惟勉之不巳

   與張秀才第一書

脩頓首致書秀才足下前日辱以詩賦雜文啓事爲

贄披讀三四不能輒休足下家籍河中爲郷進士精

學勵行嘗巳選於里升於府而試於有司矣誠可謂

邦之秀者歟然士之居也遊必有友學必有師其

郷必有先生長者府縣必有賢守長佐吏彼能爲足

下稱才而述美者宜不少矣今乃越數百里犯風霜

一作大國望官府下首於閽謁者以道一作姓名

趨走拜伏於人之階廡間何其勤勞乎豈由心負

所有而思以一發之邪将顧視其郷之狹陋不足自

廣而謂夫大國多賢士君子可以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光逺之邪

則足下之來也其志豈近而求豈小邪得非磨光濯

色計之熟卜之吉而後勇决以來邪今市之門旦而

啓商者趨焉賈者坐焉持寶而欲價者之焉賫金而

求寳者亦之焉間民無資攘臂以遊者亦之焉洛陽

天下之大市也來而欲價者有矣坐而爲之輕重者

有矣予居其間其官位學行無動人也是非可否不

足取信也其亦無資而攘臂以遊者也今足下之來

試其價既就於可以輕重者矣而反以及予夫以無

資者當求價之責雖知貪於所得而不知有以爲價

也故辱賜以來且慙且喜既不能塞所求以報厚意

姑道此以爲謝

   與張秀才第二書

脩頓首白秀才足下前日去後復取前所貺古今雜

文十數篇反復讀之若大節賦樂古太古曲一作

篇言尤髙而志極大尋足下之意豈非閔世病俗究

古明道欲拔今以復之古而翦剥齊整凡今之紛殽

駮冗者歟然後益知足下之好學甚有志者也然而

述三皇太古之道捨近取逺務髙言而鮮事實此少

過也君子之於學也務爲道爲道必求知古知古明

道而後履之以身施之於事而又見於文章而發之

以信後世其道周公孔子孟軻之徒常履而行之者

是也其文章則六經所載至今而取信者是也其道

易知而可法其言易明而可行及誕者言之乃以混

蒙虚無爲道洪荒廣略爲古其道難法其言難行孔

子之言道曰道不逺人言中庸者曰率性之謂道又

曰可離非道也春秋之爲書也以成𨼆讓而不正之

傳者曰春秋信道不信邪謂𨼆未能蹈道齊侯遷衛

書城楚丘與其仁不與其專封傳者曰仁不勝道凡

此所謂道者乃聖人之道也此履之於身施之於事

而可得者也豈如誕者之言者耶堯禹之書皆曰若

稽古傅說曰事不師古匪說攸聞仲尼曰吾好古敏

以求之者凡此所謂古者其事乃君臣上下禮樂刑

法之事又豈如誕者之言者邪此君子之所學也夫

所謂捨近而取逺云者孔子曰生周之世去堯舜

逺孰與今去堯舜逺也孔子刪書斷自堯典而弗道

其前其所謂學則曰祖述堯舜如孔子之聖且勤而

弗道其前者豈不能邪盖以其漸逺而難彰不可以

信後世也今生於孔子之絶後而反欲求堯舜之巳

前世所謂務髙言而鮮事實者也二字一作云者唐虞之道

爲百王首仲尼之歎曰蕩蕩乎謂髙深閎大而不可

名也及夫二典述之炳然一作使後世尊崇仰望不

可及其嚴若天然則書之言豈不髙邪然其事不過

於親九族平百姓憂水患問臣下誰可任以女妻舜

及祀山川見諸侯齊律度謹權衡一有斗𩛙使臣下誅

放四罪而巳孔子之後惟孟軻最知道然其言不過

於教人𣗳桑麻畜雞豚以謂養生送死爲王道之本

夫二典之文豈不爲文孟軻之言道豈不爲道而其

事乃世人之甚易知而近者盖切於事實而已今學

者不深本之乃樂誕者之言思混沌於古初以無形

爲至道者無有高下逺近使賢者能之愚者可勉而

至無過不及而一本乎大中故能亘萬世可行而不

變也今以謂不足爲而務髙逺之爲勝以廣誕者無

用之說是非學者之所盡心也宜少下其高而近其

逺以及乎中則庶乎至矣凡僕之所論者皆陳言淺

語如足下之多聞博學不宜爲足下道之也然某之

所以云者本一作欲損足下髙逺而俯就之則安

敢務爲竒言以自髙邪幸足下少思焉

   與石推官第一書

脩頓首再拜白公操足下前歳於洛陽得在鄆州時

所𭔃書卒然不能即報遂以及今然其勤心未必若

書之怠而獨不知公操察不察也脩來京師已一歳

也宋州臨汴水公操之譽日與南方之舟至京師脩

少與時人相接尤寡而譽者無日不聞若幸使盡識

舟上人則公操之美可一作勝道哉凡人之相親者

居則握手共席道歡欣既别則問疾病起居以相爲

憂者常人之情爾若聞如足下之譽者何必問其他

乎聞之欣然亦不減握手之樂也夫不以相見爲歡

樂不以疾病爲憂問是豈無情者乎得非相期者在

於道爾其或有過而不至于道者乃可爲憂也近於

京師頻得足下所爲文讀之甚善其好古閔世之意

皆公操自得於古人不待脩之賛也然有自許太髙

詆時太過其論若未深究其源一作者此事有本末

不可卒然一作語須相見乃能盡然有一事今詳而

說此計公操可朝聞而暮改者誠先陳之君貺家

有足下手作書一通及有二像記石本始見之駭然

不可識徐而視定辨其㸃畫乃可漸通吁何怪之甚

也既而持以問人曰是不能乎書者邪曰非不能也

書之法當爾邪曰非也古有之乎曰無今有之乎亦

曰無也然則何謂而若是曰特欲與世異而巳脩

君子之於學是而巳不聞爲異也好學莫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亦

曰如此然古之人或有稱獨行而髙世者考其行亦

不過乎君子但與世之庸人不合爾行非異世蓋人

不及而反棄之舉世斥以爲異者歟及其過聖人猶

欲就之於中庸況今書前不師乎古後不足以爲來

者法雖天下皆好之猶不可爲況天下皆非之乃獨

爲之何也是果好異以取高歟然嚮謂公操能使人

譽者豈其履中道秉常德而然歟抑亦昂然自異以

驚世人而得之歟古之教童子者立必正聽不傾常

視之母誑勤謹乎其始惟恐其見異而惑也今足下

端然居乎學舍以教人爲師而反率然以自異顧學

者何所法哉不幸學者皆從而効之足下又果爲獨

異乎今不急止則懼他日有責後生之好恠者推其

事罪以奉歸此脩所以爲憂而敢告也惟幸察之不

宣同年弟歐陽某頓首

  第二書

脩頓首白公操足下前同年徐君行因得寓書論足

下書之恠時僕有妹居襄城喪其夫匍匐將徃視之

故不能盡其所以云者而略陳焉足下雖不以僕爲

狂愚而絶之復之以書然果未能諭僕之意非足下

之不諭由僕聽之不審而論之之略之過也僕見足

下書久矣不即有云而今乃云者何邪始見之疑乎

不能書又疑乎忽而不學夫書一藝爾人或不能與

忽不學時不必論是以黙黙然及來京師見二像石

本及聞說者云足下不欲同俗而力爲之如前所陳

者是誠可諍矣然後一進其說及得足下書自謂不

能與前所聞者異然後知所聽之不審也然足下於

僕之言亦似未審者足下謂世之善書者能鍾王虞

柳不過一藝已之所學乃堯舜周孔之道不必善書

又云因僕之言欲勉學之者此皆非也夫所謂鍾王

虞柳之書者非獨足下薄之僕固亦薄之矣世之有

好學其書而恱之者與嗜飲茗閱𦘕圖無異但其性

之一僻爾豈君子之所務乎然至於書則不可無法

古之始有文字也務乎記事而因物取𩔖爲其象故

周禮六藝有六書之學其㸃畫曲直皆有其說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曰斷木爲棊梡革爲鞠亦皆有法焉而況書乎今雖

隸字已變於古而變古爲隸者非聖人不足師法然

㸃畫曲直猶有準則如毋母彳亻之相近易之則

亂而不可讀矣今足下以其直者爲斜以其方者爲

圎而曰我第行堯舜周孔之道此甚不可也譬如設

饌於案加帽於首正𬓛而坐然後食者此世人常爾

若其納足於帽反衣而衣坐乎案上以飯實酒巵而

食曰我行堯舜周孔之道者以此之於世可乎不可

也則書雖末事而當從常法不可以爲怪亦猶是矣

然足下了不省僕之意凡僕之所陳者非論書之善

不但患乎近怪自異以惑後生也若果不能又何必

學僕豈區區勸足下以學書者乎足下又云我實有

獨異於世者以疾釋老斥文章之雕刻者此又大不

可也夫釋老惑者之所爲雕刻文章薄者之所爲足

下安知世無明誠質厚君子之不爲乎足下自以爲

異是待天下無君子之與已同也仲尼曰後上可畏

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是則仲尼一言不敢遺天下

之後生足下一言待天下以無君子此故所謂大不

可也夫士之不爲釋老與不雕刻文章者譬如爲吏

而不受貨一作財蓋道當爾不足恃以爲賢也屬久

苦小疾無意思不宣某頓首

   答西京王相公書

月日某謹齋沐頓首復書于相公閤下所遣使二十

一日至許州𫉬賜書一通伏讀周復且慚且悸脩幸

得僃下吏承寵光日趨走于前𥨸慕古人堂下一言

之獻思有所陳而恨愚無識不足自效徒抱區區之

心者有日矣昨以初去府輒因奏記陳己踈淺一作

得蒙大君子休德之幸以爲離去眷戀之辭既有次

第臨治以來施政之善者顧寮吏宜有助而闇懦獨

無能之過以爲謝因又妄思一言之獻以畢曩時區

區之心以爲忠懇又輒賛德美願廣功業益休問以

爲禱其誠雖勤其言狂惑猶即蓍龜之神而再三黷

宜其拒以不應伏蒙相公不即棄絶猶辱以書條陳

曉諭以爲寵若其爲賜也厚矣然伏讀求繹似有未

察其誠者敢一終其說以逃責焉某聞古之爲政者

必視年之豐凶年凶則節國用振民窮姦盗生爭訟

多而其政䌓年豐民樂然後休息而簡安之以復其

常此善爲政者之術而禮典之所載也凡某前所陳

者亦不過如是而已其意謂夫乘凶年之後災沴消

息風雨既時耕種既得常平之粟既出而民有食關

西之運既重至而軍不乏不旱不蝗下民樂利天子

不憂慮能如是然後務大體簡細事而已豈有直以

鎮俗一作救民愁無爲置軍食之說邪伏惟詳而察

之昔者孔子嘗爲委吏必曰稱其職而已蓋苟守其

官不敢慢其事而思其他伏惟相公所賜之書有居

官不出位之言有以見君子用心也然某之所陳非

謂略一邦之小而不爲湏四海之廣而後施以棄職

而越思也蓋願乎進德廣業思以致君而及天下不

以一邦而止既禱且勸之辭也噫士之至賤敢以言

干其上者有三焉不量輕重之勢不度貴賤之位必

爭以理而後止者此直士也蒙德思報不計善否務

罄其誠而言者此知義之士也其言乖謬不合道理

問不及而自僣者此狂士三字一作狂者也然直士之言雖

逆意宜思而擇報德之言雖善原其心之所來宜容

而納狂者之言既狂矣宜不足與之辨某士之賤者

敢有干而云者於斯三者有其二焉伏惟相公擇之

納之不足與之辨而絶之惟所賜焉

   投時相書

某不佞疲軟不能強筋骨與工人田夫坐市區服𤱶

畝爲力役之勞獨好取古書文字考尋前世以來聖

賢君子之𠩄爲與古之車旗服器名色等數以求國

家之治賢愚之任至其炳然而精者時亦穿蠧盗取

飾爲文辭以自欣喜然其爲道閎深肆大非愚且迂

能所究及用功益精力益不足其勞反甚於市區畎

畝而其所得較之誠有不及焉豈勞力而役業者成

功易勤心而爲道者至之難歟欲悔其所難而反就

其易則復慙聖人爲山一簣止焉之言不敢叛棄故

退失其小人之事進不及君子之文茫然其心罔識

所嚮若棄車川游澷於中流不克攸濟回視陸者顧

瞻徨徨然復思之人之有材能抱道德懷智慮而可

自肆於世者雖聖與賢未嘗不無不幸焉禹之偏枯

卻克之跛丘明之盲有不幸其身者矣抱關擊柝恓

惶奔走孟子之戰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之新室有不幸其時者矣

少焉而材學焉而不回賈誼之毁仲舒之禁錮雖有

其時有不幸其偶者矣今以六尺可用之軀生太平

有道之世無進身毀罪之懼是其身時偶三者皆幸

於古人之所有者獨不至焉豈天之所予不兩足歟

亦勉之未臻歟伏惟明公履道懷正以相天下上以

承天子社稷之大計下以理公卿百職之宜賢者任

之以能不賢者任之以力由士大夫下至於工商賤

技皆適其分而收其長如脩之愚既不足任之能亦

不堪任以力徒以常有志於學也今幸以文字試於

有司因自顧其身時偶三者之幸也不能黙然以自

羞謹以所業雜文五軸贄閽人以俟進退之命焉

外集卷第十六

上范司諫書此又非一文海無一字

與郭秀才書羔羊一作羔鴈且少一作甚少

與張秀才第一書勤勞一作勤且勞

第二書翦剥一作翦剔發之一作發明之堯禹一作堯舜禹孟軻之

言道軻一作子

與石推官第一書誠先誠一作試

第二書文章一作文字

答王相公書伏讀一作捧讀猶即一作猶叩寵若一作寵答消息

愁無爲愁一作樂

投時相書炳然而精四字一作粲然而文粹然而精賤技一作賤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