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表奏書啓四六集卷第七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一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二

奏議卷第一    歐陽文忠公集九十七

  諫院

   論按察官吏劄子慶暦三年

臣伏見天下官吏貟數極多朝廷無由徧知其賢愚

善惡審官三班吏一作部等處又只主一作差除月

日人之能否都不可知諸路轉運使等除有贓吏自

敗者臨時舉行外亦别無按察官吏之術致使年老

病患者或懦弱不材者或貪殘害物者此等之人布

在州縣並無黜陟因循積弊冗一作濫者多使天下

州縣不治者十有八九今兵戎未息賦役方煩百姓

嗷嗷瘡痍未復捄其疾苦擇吏爲先臣今欲乞特立

按察之法於内外朝官中自三丞以上至郎官中選

強幹廉明者爲諸路按察使自來雖差安撫使縁管

他事不專按察今請令進奏院各録一州官吏姓名

爲空行簿以授之使至州縣遍見官吏其公廉才幹

明著實狀及老病不才顯有不治之迹者皆以朱書

於姓名之下其中才之人别無竒効亦不至曠敗者

則以墨書之又有雖是常材能專長於一事亦以朱

書别之使還具奏則朝廷可以坐見天下官吏賢愚

善惡不遺一人然後别議黜陟之法如此足以澄清

天下年歳之間可望致治只勞朝廷精選二十許人

充使别無難行之事取進止

   論乞詔諭陜西將官一作劄子同前

臣風聞昊賊今次人來辭意極不遜順所請之事必

難盡從事旣不成則元昊必湏作過朝廷湏合先爲

禦備竊慮沿邊將帥見西人入朝惟一作望通好便

生懈怠萬一西賊驟出忿兵擊吾弛惰則立見敗事

乞速詔邊臣宻諭與西賊辭未遜順必不通和之意

各使先知絶其顧望早爲凖備庻不敗事仍慮邊將

一作朝廷此時議雖未合若後次更來必湏和好

因此便無討賊之志仍乞便因詔諭示以激厲之言

云朝廷以昊賊罪大意在討除今不許其和好者蓋

以外有爾軰在邊必望破賊成功之意使其不生退

心臣見唐武宗英武之主所任宰相李徳𥙿最號有

材當時用兵征伐指揮將帥處置事冝動以詔書約

束勸厲故終成功業國家用兵以來未聞以賞罰號

令激動人心使其竭力者此最冝留意取進止

   論元昊來人請不賜御筵劄子同前

臣竊知昊賊所遣來人將欲到闕風聞管勾使臣湏

索排備一作次第甚廣及聞纔至欲賜御筵管領臣

知昊賊此來意極不遜臣料朝廷必欲要其臣服方

許通和(⿱艹石)欲如此則便湏有以挫之方能抑其驕慢

庻可商量今若便於禮數之間過加優厚則彼必以

一作我爲怯知我可欺議論之間何由屈折(⿱艹石)果能

得其臣順一作能得其心則侍議定之後稍加禮數一作

未爲遲仍湏杜漸防微常爲挫抑之計豈可一事未

成先虧國體其元昊一行來人伏乞凡事減勒無令

曲加優厚若因此得其抑挫而臣伏則吾計無失如

其必不臣伏則免至虚虧事分取進止

   論楊察請終䘮制乞不奪情劄子慶暦二年

臣近見丁憂人茹孝標居父之䘮來入京邑奔走權

貴營求起復巳爲御史所彈又聞新及第進士南宫

覲聞母之䘮匿不行服得官娶婦然後徐歸見在法

寺議罪孝標官爲太常愽士覲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粗有名稱此

二人猶如此則愚俗無知違禮犯義者何可勝數矣

蓋由朝廷素不以名教奬勵天下而禮法一隳風俗

大壞竊以風化之本由上而下伏見起復龍圖閣待

制楊察累有章奏乞終毋䘮而朝旨未𠃔夫臣子之

行惟孝與忠察以文中髙科官列近侍而能率勵頽

俗以身爲先陞下冝曲賜褒嘉遂成其志使遷善化

俗自察而始豈可不通人情膠執舊弊推禄利之小

恵廢人臣之大節臣謂近侍奪情本非一作軍國之

急不過循舊例示推恩而巳今察以節行自髙志在

忠孝知貪冒禄利爲可耻(⿱艹石)朝廷抑奪其情使其於

身不得成羙行而於母有罔極之恨豈足謂之推恩

乎方今愚俗無知違犯禮義至使繁獄訟嚴刑罰而

不能禁止脫有一人欲守名教而全忠孝以勵天下

者又爲朝廷不許則風俗之弊其咎安在伏乞早降

恩旨許其終䘮不獨成察之志亦以爲朝廷之羙取

進止

   論韓𤦺范仲淹乞賜召對事劄子同前

臣伏見自西鄙用兵以來陛下聖心憂念毎有臣寮

言及西事必皆傾心聽納今韓𤦺范仲淹乆在陜西

備諳邊事是朝廷親信委任之人況二臣才識不𩔖

常人其所見所言之事不同常式言事者陛下最冝

加意訪問自二人到闕以來只是逐日與兩府隨例

上殿呈奏尋常公事外有機冝大處置事並未聞有

所建明陛下亦未曽特賜召對從容訪問況今西事

未和邊陲必有警急兼風聞北虜見在涼甸與大臣

議事外邊人心憂恐伏望陛下因無事之時出御便

殿特召𤦺等從容訪問使其盡陳西邊事冝合如何

處置今𤦺等數年在外一旦歸朝必有所陳但陛下

未賜召問此二人亦不敢自請獨見至如兩府大臣

毎有邊防急事或令非時召見聚議或各令互述所

見或只召一兩人對見商量此乃帝王常事祖宗之

朝並亦如此不必拘守常例也取進旨

   論罷鄭戩四路都部署劄子同前

臣伏覩勑除鄭戩知永興軍仍兼陜西都部署自聞

此命外人議論皆以爲非在臣思之實亦未便竊以

兵之勝負全由處置如何臣見用兵以來累次更改

或四路都置部署或分而各領一方乍合乍離各有

利害惟夏竦往年所任鄭戩今日之權失䇿最多請

試條列臣聞古之善用將者先問能將㡬何今而不

復問戩能將㡬何直以關中數十州之廣蕃漢十萬

之兵沿邊二三千里之事盡以委之此其失者一也

或曰戩雖名都部署而諸路自各有將又其大事不

令專制而必禀朝廷假如邊將有大事先禀於戩又

禀於朝廷朝廷議定下戩戩始下於沿邊只此一端

自可敗事其失二也今大事戩旣不專若小事又不

由戩則部署一職止是虚名若小事一一問戩則四

路去永興皆數百里其寨柵逺者千餘里使戩一一

處分合冝尚有遲緩之失萬一耳目不及處置失冝

則爲害不細其失三也若大小事都不由戩而但使

帶其權豈有數十州之廣數十萬之兵二三千里之

邊事作一虚名使爲無權之大將若知戩可用則推

心用之若知不可用則善罷之豈可盡關中之大設

爲虚名而以不誠待人其失四也今都部署名統四

路而諸將事無大小不禀可行則四路偏禆各見其

將不由都帥則上下相効皆欲自專其失五也今都

部署是大將反不得節制四路而逐路是都帥部將

却得專制一方則委任之意大小乖殊軍法難行名

體不順其失六也若知戩果不可大用但不敢直罷

其職則是大臣顧人情避已怨如此作事何以弭息

人言其失七也料朝廷忽有此命必因韓𤦺等近自

西來有此擘畫𤦺等身在邊陲曽爲將帥豈可如此

失計臣今欲乞令兩府之臣明議四路不當置都部

署利害其鄭戩旣不可内居永興而遥制四路則乞

落其虚名只令坐鎮長安撫民臨政以爲關中之重

其任所繫亦大而使四路各責其將則事一作體皆

順處置合冝今取進止

   論凌景陽三人不冝與館職奏狀慶暦五年

右臣今日竊聞凌景陽召試館職外議皆以爲非臣

聞聖王之以風化勵天下不能家至户到但進一善

人則天下勸退一不肖則天下懼用功至簡其益極

多苟賞罰之過差繫朝廷之得失伏況國家自祖宗

以來崇建館閣本以優待賢材至於侍從之臣宰輔

之器皆從此出其選非輕如凌景陽者粗親文學本

實凡庸近又聞與在京酒店户孫氏結㛰推此一節

其他可知物論喧然共以爲醜此豈足以當國家優

待賢材之選又聞夏有章魏廷堅等亦皆得旨將試

館職此二人者皆有贓汚著在刑書此尤不可玷辱

朝化其凌景陽今已就試乞不與館職有章廷堅乞

更不召試竊以累年以來風教廢懷士無廉耻之節

官多冒濫之稱當其積習因循則不以爲恠如欲澄

清治化則冝革此風臣謂黜此三人則天下士人當

脩名節臣職在諫諍忝司耳目採是非之公論合具

宻陳見選任之非人皆當論列謹具狀奏聞伏候勑

景陽轉一官知和州有章廷堅罷試景陽集賢晏公舉有章故相陳公舉廷堅兩制連狀舉

   論按察官吏第二狀同前

右臣近曽上言爲天下官吏冗濫者多乞遣使分行

按察昨日竊覩降勑下諸路轉運使司令兼按察使

竊以轉運使自合察舉本部官吏今(⿱艹石)特置使名更

加約束則於常行之制頗爲得冝必欲救弊於時則

未盡善且臣𥘉乞差按察使者蓋欲朝廷精選強明

之士竊聞朝議一作以所選非人故不遣使今所委

轉運使豈盡得人乎其間昬老病患者有之懦弱不

材者有之貪贓失職者有之此等之人自當𬒳劾豈

可更令按察其間縱有材能之吏又以斡運財賦有

米鹽之繁供給軍湏有星火之急旣不暇遍走州縣

專心察視則稽遲鹵莽不得無之故臣謂轉運使兼

按察使不材者旣不能舉職材者又不暇盡心徒見

空文恐無實効在於事體不若專遣使人伏自兵興

累年天下困弊飢荒疲瘵旣無力以賑救調歛科率

又無由而減省徒有愛民之意絶無施惠之方(⿱艹石)

能逐去冗官不令貪𭧂選用良吏各使撫綏惟此一

事及民最切苟可爲人之利何憚選使之勞況自近

年累遣安撫豈於今日頓以爲難今必恐三丞至郎

中内難得其人即乞且依前後安撫於侍從臣寮及

臺官館職中選差十數人小處路分兼察兩路其侍

從臣寮仍各令自辟判官分行採訪用臣前來起請

事件施行其轉運兼按察使若能精選其人亦乞著

令爲今後常行之制臣伏思從來臣寮非不言事朝

廷非不施行患在但著空文不責實効故改更雖數

號令雖煩上下因循了無所益今必欲日新求治革

弊救時則湏在力行方能濟務臣所言者生民之急

一有務字也天下之利也不徒略行一二分以塞言責而

已伏望留意詳擇謹具狀奏聞伏候勑旨

   再論按察官吏狀同前

右臣自𥘉忝諫官於第一次上殿日首曽建言方今

天下凋殘公私困急全由官吏冗濫者多乞朝廷選

差按察使糺舉年老病患贓汚不材四色之人以行

澄汰仍具陳按察之法條目甚詳如臣之議蓋欲使

使者四出而天下悚然知朝廷有賞善罰惡之意然

後按文責實甚惡者黜有善者升中材之人盡使警

勵凡臣所言者乃所以救民急病革數一作十年蠧

弊之事若非遭逢聖主銳意求治之時上下力行之

不可也奈何議者憚於作事惟樂因循秖命諸路轉

運使就兼其職命出之日外論皆謂諸路之中貪贓

如魏兼老病如陳杲檅惡如錢延年庸常齪齪如𡊮

抗張可乆之輩盡爲轉運使皆自是可黜之人必不

能舉職臣亦再具論奏其議格而不行按察空名今

遂寢廢生民蠹病日益可哀伏見陛下聖徳日新憂

心庻政近發手詔督勵宰輔然天下之事積弊巳多

如治乱絲未知頭緒欲事事更改則力未能周而煩

擾難行欲漸漸整頓則困弊巳極而未見速効臣謂

如欲用功少爲利博及民速於事切則莫若精選明

幹朝臣十許人分行天下盡籍官吏能否而升黜之

如臣前所陳者而後可臣聞治天下者如農夫之治

田不可一槩也蒿萊蕪穢乆荒之地必先力加墾闢

芟除待其成田然後以時耘耨冗濫之官蕪穢天下

乆矣必先力行澄汰待其百職粗治然後精選有司

常令糺舉今特遣之使如乆荒而芟闢也轉運兼按

察乃以時之耘耨者耳寛猛疾徐各有所冝也漢時

刺舉唐世黜陟使考課使之𩔖歳歳遣出祖宗朝亦

有考課院蓋按察升黜古今常法非是難行之異事

也方今言事者多以髙論見棄或以有害難行如臣

所言只是選十餘人明幹朝臣察視官吏善惡灼然

有迹易見者著之簿籍朝廷詳之黜其甚者耳臣自

謂於論不爲甚髙爲甚髙三字一作迂行之有利無害然尚慮

議者未以爲然謹條陳冗官利害六事以明利博効

速而可行不疑伏望聖慈特賜裁擇如有可採乞早

施行

 一曰去冗官則民之科率十分減九

  臣伏見兵興以來公私困弊者不惟賦歛繁重

  全由官吏爲姦毎或科率一物則貪殘之吏先

  於百姓而刻剥老繆之吏恣其群下之誅求朝

  廷得其一分姦吏取其十倍民之重困其害在

  斯今若去此四色冗官代以循良之吏事隨便

  冝絶去搔擾使民專供朝廷實數科率免却州

  縣分外誅求故臣謂於民力十分減九也比於

   别圖減省細碎無益者其利博矣

  二曰不材之人爲害深於贓吏

   國家之法除贓吏因民告發者乃行之其他不

  材之人大者壞州小者壞縣皆明知而不問臣

   謂凡贓吏多是強𭶑之人所取在於豪冨或不

   及貧弱不材之人不能馭下雖其一身不能乞

   取而恣其群下下字一作不逞共行誅剥更無貧冨皆

  𬒳其殃爲害至深縱而不問故臣尤欲盡取老

  病繆懦者與贓吏一例黜之

  三曰内外一體(⿱艹石)外官不澄則朝廷無由致治

 今朝廷雖有號令之善者降出外方(⿱艹石)落四色

  冗官之手則或施設乖方不如朝廷本意反爲

 民害或稽滯廢失全不施行而又無糺舉弃

 作空文(⿱艹石)外邊去却冗官盡得良吏則朝廷

  所下之令雖有乖錯彼亦自能回改或執奏更

 易終不至爲大害是民之得失不獨上賴朝廷

 全繫官吏善惡以此而言冗官豈可不去

 四曰去冗官則吏貟清簡差遣通流

 今天下官有定貟而入仕之人無定數旣不黜

 陟冒濫者多差遣不行賢愚同滯毎有一闕衆

  人爭之一作競爭爭得者無廉耻之風不得者騰怨

  嗟之口濫官之弊近古無之今(⿱艹石)擇四色冗官

  去之則待闕之人可無怨滯

 五曰去冗官則中材之人可使勸懼

  今天下官吏豈必盡是不材蓋爲朝廷本無黜

  陟善惡不分今(⿱艹石)是國家責實求治逐一求治逐一

  四字一作是求人人精别則中材之人皆自勉強不敢

  因循雖有貪殘亦湏歛手

 六曰去冗官則不過朞月民受其賜

  方今朝廷雖有愛一作念疲民之意然上下困

  乏必未有餘力廣惠及民(⿱艹石)但去冗官則民受

  速賜蓋臣常見外處州縣毎一繆官替去一能

  者代之不過數日民巳歌謡今若盡去冗濫之

  吏而以能吏代之不過朞月民即一作受賜此

  臣所謂及民速於事切者也

   論禁止無名子傷毀近臣狀同前

右臣竊見前年宋庠等出外之時京師先有無名子

詩一首傳於中外尋而庠罷政事近又風聞外有小

人欲中傷三司使王堯臣者復作無名子詩一篇略

聞其一兩句臣自聞此詩日夕疑駭深思事理不可

不言伏以陛下視聽聦明外邊事無小大無不知者

竊恐此詩流傳漸廣湏逹聖聦臣忝爲陛下耳目之

官不欲小人浮謗之言上惑天聽合先論列以杜姦

讒況自兵興累年繼以災旱民財困竭國帑空虚天

下安危繫於財用虚實三司之職其任非輕近自姚

仲孫罷去之後朝廷以積年蠹弊貧虚窘乏之三司

付與堯臣仰其辦事乃是陛下委信責成之日堯臣

多方展効之時臣備見從前任人率多顧惜禄位寜

可敗事於國不肯當怨於身如堯臣者領職以來未

及一月自副使以下不才者悉請換易足見其不避

嫌怨不徇人情竭力救時以身當事今(⿱艹石)下容讒間

上不主張則不惟材智之臣無由展効亦恐忠義之

士自兹解體臣思作詩者者字一作之人雖不知其姓名竊

慮在朝之臣有名位與堯臣相𩔖者嫉其任用故欲

中傷只知爭進於一時不思沮國之大計伏自陛下

罷去吕夷簡夏竦之後進用韓𤦺范仲淹以來天下

欣然皆賀聖徳君子旣蒙進用小人自恐道消故共

一作喧然務騰讒口欲惑君聽欲沮好人不早絶之

恐終敗事況今三司蠹弊巳深四方匱乏已極堯臣

必湏大有更張方能集事未容展効已𬒳謗言臣近

日已聞浮議紛然云堯臣更易官吏專權侵政今又

造此詩語揺惑群情若不止之則今後陛下無以使

人忠臣無由事主讒言罔極自古所患若一啓其漸

則扇惑群小動揺大臣貽患朝廷何所不至伏望特

降詔書戒勵臣下敢有造作言語誣搆隂私者一切

禁之及有轉相傳誦則必推究其所來重行朝典所

貴禁止讒巧保全善人謹具狀奏聞伏𠋫勑旨勑出賞錢

官爵購捉是時上欲更改朝政小人不便造作言語動摇及勅榜出自此遂絶


奏議卷第一

論按察官吏劄子進奏院一作才幹一作勤幹

乞詔諭陜西將官劄子乞速詔此上一有臣欲二字

論元昊來人請不賜御筵劄子及聞一作又聞庻可一作乃可

論韓𤦺范仲淹乞賜召對劄子並亦如此亦字下一有許字

論罷鄭戩四路都部署劄子止是虚名一作虚名可廢千餘

一作及千里

論凌景陽三人不冝與館職奏狀玷辱此上一有以字

論按察官吏第二狀更令按察四字一作劾人材者又一作有材

不徒畧行徒一作但行一作言

再論按察官吏狀蓋欲一作本欲甚惡一作其惡有善一作其善

革字上一有登字空名一作空文代以循此上一有而字豪冨此下一有之家

猶三四色此十一有此字稽滯一作留滯替去此下一有得字數目一作數用

即受賜一作受其賜


慶曆二年公爲挍理甞上書引李希烈事乞免冨

弼使虜見蘇文忠公所作冨公神道碑而書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