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議卷第十六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十七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十八

奏議卷第十七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十三

  樞府

   論均稅劄子嘉祐五年

臣爲諫官時甞首言均稅事乞差郭諮孫琳蒙朝廷

依臣所言起自蔡州一縣以方田法均稅事方施行

而議者多言不便尋即罷之近者伏見朝廷特置均

稅一司差官分往河北陜西均稅始聞河北傳言人

户虚驚斫伐桑𬃷尚不爲信次見陜西州郡有上言

𡻕儉民饑乞罷均稅者稍巳疑此一事果爲難行而

朝廷之意決在必行言者遂不能入近者又見河北

人户凡千百人聚訴於三司然則道路傳言與州郡

上言雖爲不足信其如聚集千人於京師此事不可

掩蔽則民情可知矣蓋均稅非以規利而本以便民

如此民果便乎竊知朝廷本只一作以見在稅數量

輕重均之𥘉不令其别生額外之數也近聞衛州通

利軍括出民冒佃田土不於見在管催數内均減重

者攤與冒佃户却别一無此字生立稅數配之此非朝廷

一作意而民所以喧訴也又聞澶州諸縣一有於字

今實額管催數外將帳頭自來樁坐有名無納及

開閣將行一無二字兩項逺年稅數並係祥符景徳已

前以至五代長興年樁管虚數並攤與見今人户又

聞以地肥瘠定爲四等其下等田有白鹻帶鹹地并

鹹鹵沙薄可殖地死沙不可一無此字殖地並一例均攤

與稅數謂此雖不可耕種尚可煎鹽且河北之民自

祖宗以來蒙賜恩䘏放行鹽不一無此字禁只令據鹽斤

兩納稅今煎鹽者已納鹽稅又令更納田稅豈祖宗

所以恵河北之民意又聞河南不殖之地係禁鹽地

分者亦均攤與稅又不知使一無此字民何以納也澶衛

去京師近偶可聞知者如此其餘逺方一作謂所均

稅悉便於民其可得乎以此見朝廷行事至難小人

希意承㫖者言利而不言害俗吏貪功希賞見小利

忘大害爲國歛怨於民朝廷不知則巳苟巳知之其

可不爲救其失哉欲望聖慈特賜指揮令均稅所只

如朝廷本議將實催見在稅數量輕重均之其餘生

立稅數及逺年虚數却與放免及未均地分並且罷

均且均稅一事本是臣先建言聞今事有不便臣固

不敢緘黙今取進止

   乞差檢討官校國史劄子嘉祐六年

臣前爲學士日兼充史館脩撰竊見本院國史自進

本入内後官守空司因具奏陳乞降付院収藏以備

檢討尋準朝㫖於龍圖閣冩本𨵿送本院令修撰官

躬親對讀修改其國史尋已冩了竊縁本院元有修

撰官三員後來孫抃及臣相次别蒙差任今止有胡

𪧐一員其未經對讀一有國史二字卷數尚多竊慮冩下多

日闕官校對乆不了當漸至因循欲乞添差檢討官

三兩員同共對讀早令了當況檢討官檢閱本朝故

事亦是本職仍乞不令漏泄今取進止

   論牧馬草地劄子嘉祐六年

臣爲學士日兼充群牧使朝廷以馬政乆弊差吴中

復等與臣共議利害欲有改一有更字爲未見得牧地善

惡多少難爲廢置欲乞差官先且打量牧馬草地次

臣遽蒙恩擢在樞府所有牧馬利害商量未了事件

臣有愚見方欲條陳今聞諸監所差官各將前去竊

縁監牧帳舊管一作管舊地甚多自來界至不明官私作

弊積乆爲民間侵占耕種年𡻕已深昨已曽差髙訪

等根括打量人户多稱父祖世業失却契書無慿照

驗但追呼搔擾而已今若更行根究必亦難明徒爲

追擾未見其利民先𬒳害臣今欲乞令差去官只據

見在草地逐䟝先打量的實頃畒明立封標界至因

便相度其地肥瘠宜與不宜牧馬其廢置改更候逐

官回日令相度牧馬所據利害擘畫申奏其巳爲民

間侵耕地土更不根究蓋以本議欲以見在牧地給

與民耕豈可却根究巳耕之地重爲搔擾至於民間

養馬等事利害甚多臣當續具奏聞其不根究侵耕

地土一事伏乞先賜指揮今取進止

   論臺諫官唐介等宜早牽復劄子嘉祐六年

臣材識庸暗碌碌於衆人中蒙陛下不次抜擢置在

樞府其於報效自宜如何而自居職以來已逾半𡻕

凡事關大體必須衆議之協同其餘日逐進呈皆是

有司之常務至於謀猷啓沃蔑爾無聞上辜聖恩下

愧清議人雖未責臣豈一作豈敢自安所以夙夜思惟願

竭愚慮苟有可採冀禆萬一臣近見諫官唐介臺官

范師道等因言陳旭事得罪或與小郡或竄逺方陛

下自臨御已來擢用諍臣開廣言路雖言者時有中

否而聖慈毎賜優容一旦臺諫聮翩𬒳逐四出命下

之日中外驚疑臣雖不知臺諫所言是非但見唐介

范師道皆乆在言職其人立朝各有本末前後一有言事

𥙷益甚多豈於此時頓然改節故爲欺罔上昧聖

聦在於人情不宜有此臣竊以謂自古人臣之進諫

於其君者有難有易各因其時而已若剛𭧂猜忌之

君不欲自聞其過而樂聞臣下之過人主好察多疑

於上大臣側足畏罪於下於此之時諫人主者難而

言大臣者易若寛仁恭儉之主動遵禮法自聞其失

則從諫如流聞臣下之過則務爲優容以保全之而

爲大臣者外秉國權内有左右之助言事者未及見

聽而怨仇已結於其身故於此一有之字時諫人主者易

言大臣者難此不可不察也自古人主之聽言也亦

有難有易在知其術而已夫忠邪並進於前而公論

與私言交入于耳此所以聽之難也若知其人之忠

邪辨其言之公私則聽之易也凡言拙而直逆耳違

意𥘉聞若可惡者此忠臣之言也言婉而順希㫖合

意𥘉聞若可喜者邪臣之言也至於言事之官各舉

其職或當朝正色顯言于廷或連章列署共論其事

言一出則萬口爭傳衆目共視雖欲爲私其𫝑不可

故凡明言于外不畏人知者皆公言也若非其言職

又不敢顯言或宻奏乞留中或面言乞出自聖斷不

欲人知言有主名者蓋其言渉傾邪懼遭彈劾故凡

隂有奏一有陳字而畏人知者皆挾私之說也自古人主

能以此術知臣下之情則聽言易也伏惟陛下仁聖

寛慈躬履勤儉樂聞諫諍容納直言其於大臣尤所

優禮常欲保全終始思與臣下愛惜名節尤慎重於

進退故臣謂方今言事者規切人主則易欲言大臣

則難臣自立朝耳目所記景祐中范仲淹言宰相吕

夷簡貶知饒州皇祐中唐介言宰相文彦博貶春州

别駕至和𥘉吴中復吕景𥘉馬遵言宰相梁⿺辶商並罷

職出外其後趙抃范師道言宰相劉沆亦罷職出外

前年韓絳言冨弼貶知蔡州今又唐介等五人言陳

旭得罪自范仲淹貶饒州後至今凡二十年間居臺

諫者多矣未聞有規諫人主而得罪者臣故謂方今

諫人主則易言大臣則難陛下若推此以察介等所

言則可知其用心矣昨所罷黜臺諫五人惟是從

一作一有新進二字入臺未乆其他四人出處本末迹狀

甚明可以歷數也唐介前因言文彦博逺竄廣西煙

瘴之地頼陛下仁恕哀憐移置湖南得存性命范師

道趙抃並因言忤劉沆罷臺職守外郡連延數年然

一有來字復今三人者又以言樞臣罷黜然則介不以

前蹈必死之地爲懼師道與抃不以中滯進用數年

爲戒遇事必言得罪不悔蓋所謂進退一節終始不

變之士也至如王陶者本出孤寒只因韓絳薦舉始

得臺官及絳爲中丞陶不敢内顧私恩與之爭議絳

終得罪夫牽顧私恩人之常情爾斷恩以義非知義

之士不能也以此言之陶可謂徇公滅私之臣矣此

四人者出處本末之迹如此可以知其爲人也就使

言雖不中亦其情必無他議者或謂言事之臣好相

朋黨動揺大臣以作威𫝑臣竊以謂不然至於去𡻕

一無十一字韓絳言冨弼之時介與師道不與絳爲黨乃

與諸臺諫共論絳爲非然則非相朋黨非欲動揺大

臣可明矣臣固謂未可以此疑言事之臣也況介等

此者雖爲謪官幸蒙陛下寛恩各得爲郡未至失所

其可惜者斥逐諫臣非朝廷美事阻塞言路不爲國

家之利而介等盡忠守節未蒙憐察也欲望聖慈特

賜召還介等置之朝廷以勸守節敢言之士則天下

幸甚今取進止

  政府

   舉劉攽吕恵卿充館職劄子嘉祐六年

臣伏見前廬州觀察推官劉攽辭學優贍履行修

謹記問該博可以備朝廷詢訪前真州軍事推官

吕恵卿材識明敏文藝優通好古飭躬可謂端雅之

士並宜置之館閣以副聖朝養育賢材之選臣以庸

繆參聞政論無能報國敢舉所知其劉攽吕恵卿欲

望聖慈俾充館閣之職如後不如舉狀臣甘同罪取

進止

   論祠祭行事劄子嘉祐八年

臣近準勑差祭神州地祇於北郊竊見有司行事不

合典禮據開寳通禮當先引行事官於東壝門外道

南北向立次引入壝門就壇東南位西向行事蓋即

事有漸自外而入於禮爲宜今却先引行事官於壇

下卯堦之側北向立次引東行向外就行事位由内

而外乖背禮文臣遂於本院檢詳蓋是徃年撰祀儀

之時誤此一節今據祀儀四時及三一作王五帝上

辛祈糓春分祀九宫朝日髙禖孟夏雩秋分夕月仲

秋祀九宫貴神季秋大享明堂冬至祀昊天臘蜡夏

至祀皇地祇及孟冬祭神州地祇凡一十七祭並係

大祀一例錯誤並合改正依開寳通禮兼禮生賛唱

生踈多不依禮文臣伏見朝廷近年新製祭祀器服

修飭壇壝務極精嚴而有司失傳行事之際於禮繆

誤伏乞下禮院詳定依開寳通禮改正祀儀及教習

禮生使依典禮以上副聖朝精嚴祀事之意今取進

   論逐路取人劄子治平元年

臣伏見近有臣寮上言乞將南省考試舉人各以路

分糊名於逐路毎十人解一人等事雖巳奉聖㫖送

兩制詳定臣亦有愚見合具敷陳竊以國家取士之

制比於前世最號至公蓋累聖留心講求曲盡以謂

王者無外天下一家故不問東西南北之人盡聚諸

路貢士混合爲一而惟材是擇又糊名謄録而考之

使主司莫知爲何方之人誰氏之子不得有所憎愛

薄厚於其間故議者謂國家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制雖未復古法

而便於今世其無情如造化至公如權衡祖宗以來

不可易之制也傳曰無作聦明亂舊章又曰利不百

者不變法今言事之臣偶見一端即議更改此臣所

區區欲爲陛下守祖宗之法也臣所謂偶見一端者

蓋言事之人但見毎次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東南進士得多而西北

進士得少故欲改法使多取西北進士爾殊不知天

下至廣四方風俗異宜而人性各有利鈍東南之俗

好文故進士多而經學少西北之人尚質故進士少

而經學多所以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取士東南多取進士西北多取

經學者各因其材性一無二字所長而各隨其多少取之

今以進士經學合而較之則其數均若必論進士則

多少不等此臣所謂偏見之一端其不可者一也國

家方以官濫爲患取士數必難増若欲多取西北之

人則却須多減東南之數今東南州軍進士取解者

二三千人處只解二三十人是百人取一人蓋巳痛

裁抑之矣西北州軍取解至多處不過百人而所解

至十餘人是十人取一人比之東南十倍假借之矣

若至南省又減東南而増西北則一無此字是已裁抑者

又裁抑之巳假借者又假借之此其不可者二也東

南之士於千人中解十人其𥘉選已精矣故至南省

所試合格者多西北之士學業不及東南當發解時

又十倍優假之蓋其𥘉選已濫矣故至南省所試不

合格者多今若一例以十人取一人則東南之人合

格而落者多矣西北之人不合格而得者多矣至於

他路理不可齊偶有一路合格人多亦限以十一落

之偶有一路合格人少亦須充足十一之數使合落

者得合得者落取捨顛倒能否混淆其不可者三也

且朝廷專以較藝取人而使有藝者屈落無藝者濫

得不問繆濫只要諸路數停此其不可者四也且言

事者本欲多取諸路土著之人若此法一行則𭔃應

者爭趨而徃今開封府𭔃應之弊可驗矣此所謂法

出而姦生其不可者五也今廣南東西路進士例各

絶無舉業諸州但據數解發其人亦自知無藝只來

一就省試而歸冀作攝官爾朝廷以嶺外煙瘴北人

不便須藉攝官亦許其如此今若一例與諸路一無二字

十人取一人此爲繆濫又非西北之比此其不可者

六也凡此六者乃大槩爾若舊法一壞新議必行則

弊濫隨生何可勝數故臣以謂且遵舊制但務擇人

推朝廷至公待四方如一惟能是選人自無言此乃

當今可行之法爾若謂士習浮華當先考行就如新

議亦須只考程試安能必取行實之人議者又謂西

北近虜士要牢籠此甚不然之論也使不逞之人不

能爲患則巳苟可爲患則何方無之前世賊亂之臣

起於東南者甚衆其大者如項羽蕭銑之徒是巳至

如黄巢王仙芝之輩又皆起亂中州者爾不逞之人

豈專西北矧貢舉所設本待材賢一作牢籠不逞當

别有術不在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也惟事乆不能無弊有當留意者

然不須更改法制止在振舉綱條爾近年以來舉人

盛行懷挾排門大譟免冠突入𧇊損士風傷敗善𩔖

此由舉人旣多而君子小人雜聚所司力不能制雖

朝廷素有禁約條制甚嚴而上下因循不復申舉惟

此一事爲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大患而言事者獨不及之願下有司

議革其弊此當今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患也臣忝貳宰司預聞國

論苟不能爲陛下守祖宗之法而言又不足取信於

人主則厚顔尸禄豈敢偷安而乆處乎故猶此彊言

乞賜裁擇

   乞獎用孫沔劄子治平二年

臣伏見諒祚猖狂漸違誓約僣叛之迹彰露巳多年

𡻕之間必爲邊患國家禦備之計先在擇人而自慶

曆罷兵以來至今二十餘年當時經用舊人零落無

幾惟尚書户部侍郎孫沔尚在西事時沔守環慶一

路其人磊落有智勇但以未甞出兵又不遇敵故未

有臨陣破賊之功然其養練士卒招撫蕃夷恩信著

於一方至今邊人思之雖世不乏材朝廷方務推擇

若求曽經西事可用之人則臣謂無如沔沔今年

雖七十聞其心力不衰飛鷹走馬尚如平日況所用

者取其智謀藉其威信前世老將彊起成功者多沔

雖中間曽以罪廢棄瑕使過正是用人之術臣今欲

乞朝廷更加察訪如沔實未衰羸伏望聖慈特賜奬

用庻於擇一作材難得之時可備一方之𭔃取進止

   英宗實錄所載乃節文但於孫沔姓名之上添致仕二字又國家禦備作朝廷禦備

奏議卷第十七

論均稅劄子河北之民意疑是民之意

論遂路取人劄子臣所區區所字下脫以字


 此卷凡言一作者乃善本而正文反可疑如論臺

 諫宜牽復劄子正文云從誨入臺未乆一作以爲

 吕誨新進又正文先云前年韓絳言冨弼後却以

 爲去𡻕故一作無後段十一字論祠祭行事劄子

 正文云四時及三王五帝一作以三王爲土王

 之𩔖皆當以一作爲正巳刻板難盡易書示後人

 使知所擇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