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議卷第十二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十三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十四

奏議卷第十三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九

  翰𫟍

   論使臣差遣劄子至和二年判三班院

臣勘㑹本班見管使臣八千一百一十二員自古濫

官未有如此之多也臣遂將簿籍根磨増添數目只

皇祐二年終至今實四年半之内自借職以上増

添二千八十五員於中近日増添併多只自皇祐五

年終至今年六月一年半之内増四百九員殿侍猶

不在數蓋由曲㤙濫賞臨時無節以日計月所積遂

多率計一歳常増四百五十員若不塞其濫源則更

三五年後不勝其弊矣於今裁損已爲太晚若更増

添則四海之廣不能容濫官天下物力不能給俸禄

矣臣今略舉入仕僥倖者二事乞先賜指揮𨤲革其

餘見在者旣不可減損惟其入仕之源欲乞令當政

大臣早賜擘畫所貴不爲將來之患所有臣擘畫二

事今具畫一如後

 一自來諸皇親宅前勾當人除郡王宫殿侍年深

  有例送三班院差使外其餘宫院殿侍及客司

  書表宅案等别無恩例只自慶暦八年剏立年

  限上自郡王下至觀察使以下應縁皇親宅前

  殿侍客司書表宅案等並只勾當五年便送三

  班差使等第年限轉充借奉職此入仕之源最

  爲僥倖者臣今欲乞應郡王巳下宅前殿侍客

  司書表宅案勾當及五年者更不送三班只令

  在宅依舊勾當所有合轉殿侍至借職年限並

  依慶暦八年宻院劄子指揮如此則皇親勾當

   人不妨恩澤只是免得諸宫院送納三班後續

  𥙷人數兼諸宫院若得依舊勾當並是諳熟委

  使之人又三班減得人數甚爲利便

  一百司人吏舊來出職皆有職名年限近年多候

  轉及職名及年限未滿多乞情願就近下恩澤

  或僥求因人奏帶及抽差勾當叙勞酬奬及合

  作選人者情願就班行之𩔖臣今乞一切止絶

右臣所起請只是因述濫官略陳此二事如允臣所

請乞下三班院與勾當臣寮同共鋪陳條貫立定新

制奏乞朝廷降下施行取進止

   論罷修奉先寺等狀至和二年

右臣近曽上言爲京師土木興作處多乞行減罷尋

準勑差臣與三司同共相度減定續具奏聞次今又

聞聖㫖下三司重修慶基殿及奉先寺屋宇臣伏見

近年政令乖錯紀綱隳頽上下因循未能整緝惟務

崇修祠廟廣興工木百役俱作無一日暫停方今民

力困貧國用窘急小人不識大計不思愛君但欲廣

耗國財務爲已利恣侵欺於官物圖酬奬之功勞託

名祖宗張大事體況諸處神御殿當蓋造之𥘉務極

崇奉棟宇堅壯莫不精嚴雖數百年未必損動近年

以來不住修換昨開先殿只因兩柱損遂換一十三

柱前後差官檢計朝廷並不取信只慿最後之言遂

至廣張物一作料蓋縁廣張得物料即多圖酬獎恩

一作廣得功料大即圖酬奬恩澤多竊以崇奉祖宗禮貴清淨今乃

頻有遷徙輕黷威靈要其所歸止爲小人圖利臣見

自古人君好興土木者自春秋史記歴代以來並皆

書爲過失以示萬世今小人圖一旦之利黷祖宗之

威靈置一作人主於有過之地誰忍爲之臣實痛惜

臣因準勑減定於三司略見大㮣開先殿𥘉因兩條

柱損今所用材植物料共一萬七千五百有零睦親

宅神御殿所用物料又八十四萬七千又有醴泉福

勝等處物料不可悉數此外軍營庫務合行修造者

又有百餘處使厚地不生他物惟産木材亦不能供

此廣費自古王者尊祖事神各有典禮不必廣興土

木然後爲能臣竊見累年火災自王清昭應洞真上

清鴻慶壽寧祥源㑹靈七宫開寳興國兩寺塔殿並

皆焚燒蕩盡足以見天意厭土木之華侈爲陛下惜

國力民財譴戒丁寧前後非一陛下與其廣興土木

以事神不若畏懼天戒而脩省其巳興作者旣不可

及字一作止外其未修者冝速寢停況睦親神御殿於禮

不冝作其事甚明别無禮典講求乞更不下太常便

行寢罷其慶基殿如的有損漏只令三司差官整𥙷

不得理爲勞績其奉先寺乞勒寺家自修今垂拱殿

是陛下常坐之處近聞爲無一作未有梁木且止未修諸

皇親自火燒居宅後至今𭔃寓它所陛下尊爲天子

無梁木修一殿冨有四海而皇族無屋可居蓋爲將

良材羙木俯徇小人並於不急處枉費遂致合行修

造處却至乏材伏願陛下追思累次大火常發於土

木最盛處凡國家極力興修者火必盡焚一作必盡焚除

天厭土木而焚之又欲興崇土木以奉之此所以福

應未臻而災譴屢降也伏乞上思天戒下察人言人

言雖狂而實忠天戒甚明而不逺伏惟陛下聖徳恭

儉不樂遊畋凡所興修皆非嗜好但以難違小人一

時之請自取青史萬世之譏實爲陛下惜之伏望聖

一作廣賜裁擇謹具狀奏聞伏𠋫勑㫖

   論修河第二狀至和二年

臣伏見學士院集兩省臺諫官議修河事未有一定

之論蓋由賈昌朝欲復故道李仲昌請開六塔互執

說莫知孰是以臣愚見皆謂不然言故道者未詳

利害之原一作述六塔者近乎欺罔之繆何以言之

今謂故道可復者但見河北水患而欲還之京東然

不思天禧以來河水屢決之因所以未知故道有不

可復之𫝑此臣故謂未詳利害之原也若言六塔之

利者則不攻而自破矣且開六塔旣云減得大河水

𫝑然今恩冀之患何縁尚告危急此則減水之利虚

妄可知開六塔者又云可以全回大河使復横壠故

道見今六塔只是分減之水下流無歸已爲濵 徳

博之患若全回大河以入六塔則其害如何此臣故

謂近乎欺罔之繆也臣聞河本一作泥沙無不淤之

理淤澱之𫝑常先下流下流淤髙水行不快乃自上

流低下處決此其常𫝑也然避髙就下水之本性故

河流已棄之道自是難復臣不敢逺引書史廣述河

源只以今所欲復之故道言天禧以來屢決之因𥘉

天禧中河出京東水行於今所謂故道者水旣一作流乎

淤澁乃於滑州天臺埽決尋而修塞水復故道未㡬

又於滑州南鐡狗廟決今所謂龍門埽者也其後數年又議修

塞水令復故道巳而又於王楚埽決所決差小與故

道分流然而故道之水終以壅淤故又於横壠大決

是則決河非不能力塞故道非不能力復不乆終必

決於上流者由故道淤髙水不能行故也及横壠旣

決水流就下所以十餘年間河未爲患至慶暦三四

年横隴之水又自下流先淤是時臣爲河北轉運使

海口巳淤一百四十餘里其後遊金赤三河相次又

淤下流旣梗乃又於上流商胡口一作決然則京東

横壠兩河故道一無二字皆是下流淤塞河水已棄之髙

地京東故道屢復屢决理不可復其驗甚明則六

塔所開故道之不可復不待言而易知臣聞議者

計度京東故道功料止云銅城已上地髙不知大抵

東去皆髙而銅城巳上乃特髙耳其東比銅城巳上

則似低比商胡已上則實髙也若云銅城已東地𫝑

斗下則當日水流一作冝決銅城巳上何縁而頓淤

横壠之口亦何縁而大決也然則兩河故道旣皆不

可爲則河北水患何爲而可去臣聞智者之於事有

一有所字不能必則一作則必較其利害之輕重擇其害少者

而爲之猶勝害多而利少何況有害而無利此三者

可較而擇也臣見徃年商胡𥘉決之時議欲修塞計

用一千八百萬稍芟科配六路一百有餘州軍今欲

塞者乃徃年之商胡必湏用徃年之物數至於開鑿

故道張奎元計功料極大後來李參等減得全少猶

用三十萬人然一有而字欲以五十歩之狹容大河之水

此可𥬇也又欲増一夫所開三赤之方倍爲六尺且

闊厚三尺而長六尺巳是一倍之功在於人力已爲

勞若若云六尺之方以開方法筭之乃八倍之功此

豈人力之所勝是則前功浩大而難興後功雖小而

不實大抵塞商胡開故道凡二大役皆困國而勞人

所舉如此而欲開難復屢決已驗之故道使其虚費

而商胡不可塞故道不可復此所謂有害而無利者

也就使幸而暫塞暫復以紓目前之患而終於上流

必決如龍門横壠之比重以困國勞人此所謂利少

而害多一有者字也若六塔者於大河有減水之名而無

減水之實今下流所散爲患已多若全回大河以注

之則濵 徳博河北所仰之州不勝其患而又故道

淤澁上流必有他決之虞此直有害而無利耳是

智者之不爲也今若因水所在一作増治堤防䟽

其下流浚以入海則可無決溢散漫之虞今河所

歷數州之地誠爲患矣堤防歳用之夫誠爲勞矣

與其虚費天下之財虚舉大衆之役而不能成功終

不免爲數州之患勞歳用之夫則此所謂害少者乃

智者之所擇也大抵今河之𫝑負三決之虞復故道

上流必決開六塔上流亦決今河下流若不浚使入

海則上流亦決臣請選知水利之臣就其下流求其

入海之路而浚之不然下流梗澁則終虞上決爲患

無涯臣非知水者但以今事目可驗者而較之耳言

狂計愚不足以備聖君博訪之求此大事也伏乞下

臣之議廣謀於衆而裁擇之謹具狀奏聞伏候勑㫖

   論修河第三狀一作論修六塔河至和三年

右臣伏見朝廷定議開修六塔河口囬水入横壠故

道此大事也中外之臣皆知不便而未有肯爲國家

極言其利害者何哉蓋其說有三一曰畏大臣二曰

畏小人三曰無竒䇿今執政之臣用心於河事亦勞

矣𥘉欲試十萬人之役以開故道旣又捨故道而修

六塔未及興役遽又罷之已而終爲言利者所勝今

又復修然則其𫝑難於復止也夫以執政大臣銳意

主其事而又有不可復止之𫝑固非一人口舌可回

此所以雖知不便而罕肯言也李仲昌小人利口僞

言衆所共惡今執政之臣既用其議必主其人且自

古未有無患之河今河浸恩冀目下之患雖小然其

患巳形囬入六塔將來之害必一作大而其害未至

一作夫以利口小人爲大臣所主欲與之爭未形之

害𫝑必難奪就使能奪其議則言者猶湏獨任恩冀爲

患之責使仲昌得以爲辭大臣得以歸罪此所以雖

知不便而罕敢言也今執政之臣用心太過不思自

古無不一作患之河直欲使河不爲患若得河不爲

患雖竭人力猶當爲之況聞仲昌利口詭辯謂費物

少而用功不多不得不信爲竒䇿於是決意用之今

言者謂故道旣不可復六塔又不可修詰其如何則

又無竒䇿以取勝此所以雖知不便而罕肯言也衆

人所不敢言而臣今獨敢言者臣謂大臣非有私仲

昌之心也直欲興利除害爾若果知其爲患一作

大則豈有不囬者哉至於顧小人之後患則非臣之

所慮也且事欲一作知利害𫞐重輕有不得已則擇

其害少而患輕者爲之此非明智之士不能也況治

水本無竒䇿相地𫝑謹隄防順水性之所趨爾雖大

禹不過此也夫所謂竒䇿者不大利則大害若循常

之計雖無大利亦不至大害此明智之士善擇利者

之所爲也今言修六塔者竒䇿也然終不可成而爲

害愈大言順水治堤者常談也然無大利亦無大害

不知爲國計者欲何所擇哉若謂利害不可必但聚

大衆興大役勞民困國以試竒䇿而僥倖於有成者

臣謂雖執政之臣亦未必肯爲也臣前已具言河利

害甚詳而未蒙採聴今復畧陳其大要惟陛下詔計

議之臣擇之臣謂河水未始不爲患今順巳決之流

治堤防於恩冀者其患一而遲塞商胡復故道者其

患一而速開六塔以囬今河者其患三而爲害無涯

自河決横瓏以來大名金堤埽嵗𡻕増治及商胡𠕅

決而金堤益大加功獨恩冀之間自商胡決後議者

貪建塞河之䇿未甞留意於堤防是以今河水𫝑

𫝑浸溢今若專意併力於恩冀之間謹治隄防則河

患可禦不至於一作大害所謂其患一者十數年間

今河下流淤塞則上流必有決處此一患而遲者也

今欲塞商胡口使水歸故道治堤修埽功料浩大勞

人費物困弊公𥝠此一患也幸而商胡可塞故道復

歸髙淤難行不過一二年間上流必決此二患而速

者也今六塔河口雖云已有上下約然全塞大河

正流爲功不小又開六塔河道治二千餘里堤防移

一縣兩鎮計其功費又大於塞商胡數倍其爲困弊

公私不可勝計此一患也幸而可塞水入六塔而東

横流散溢濵 徳博與齊州之界咸𬒳其害此五州

者素號冨饒河北一路財用所仰今引水注之不惟

五州之民破壞田産河北一路坐見貧虚此二患也

三五年間五州凋弊河流注溢乆又淤髙流行梗

澁則上流必決此三患也所謂爲害而無涯者也

今爲國誤計者本欲除一患而反就三患此臣所不

諭也至如六塔不能容大河横壠故道本以髙淤難

行而商胡決今復驅而注之必横流而散溢自澶至

海二千餘里堤埽不可卒修修之雖成又一作不能

捍水如此等事甚多士無愚智皆所共知不待臣言

而後悉也臣前未奉使契丹時巳嘗具言故道六塔

皆不可爲惟治堤順水爲得計及奉使徃來河北詢

於知水者其說皆然雖恩冀之人今𬒳水患者亦知

六塔不便皆願且治恩冀隄防爲是下情如此誰爲

上通臣旣知其詳豈敢自黙伏乞聖慈特諭宰臣使

更審利害速罷六塔之役差替李仲昌等不用選一

二精幹之臣與河北轉運使副及恩冀州官吏相度

隄防併力修治則今河之水必不至爲大患且河水

天災非人力可回惟當順導防捍之而已不必求竒

䇿立難必之功以爲小人僥冀恩賞之資也況功必

不成後悔無及者乎臣言狂計愚惟陛下裁擇

   論狄青劄子至和三年

臣聞人臣之能盡忠者不敢避難言之事人主之善

馭下者常欲聞難言之言然后下無𨼆情上無一作

壅聽姦宄不作禍亂不生自古固有伏藏之禍未發

之機天下之人皆未知而有一人能獨一作獨能言之人

主又能聽而用之則銷患於未萌轉禍而爲福者有

矣若夫天下之人共知而獨一作獨其人主之不知者此

莫大之患也今臣之所言者乃天下之人皆知而惟

陛下未知也今士大夫無貴賤相與語于親戚朋友

下至庻民無愚智相與語于閭巷道路而獨不以告

陛下也其故何㢤蓋其事伏而未發言者難於指陳

也臣竊一作見樞宻使狄青出自行伍號爲武勇自

用兵陜右巳著名聲及捕賊廣西又薄立勞效自其

𥘉掌機宻進列大臣當時言事者已爲不便今三四

年間雖未見其顯過然而不幸有得軍情之名推其

所因蓋由軍士本是小人靣有黥文樂其同𩔖見其

進用自言我輩之内出得此人旣以爲榮遂相恱慕

加又青之事藝實過於人比其軰流又粗有見識是

以軍士心共服其材能國家從前難得將帥經略招

討常用文臣或不知軍情或不閑訓練自青爲將領

旣能自以勇力服人又知訓練之方頗以恩信撫士

以臣愚見如青所爲尚未得古之名將一二但今之

士卒不慣見如此等事便謂湏是我同𩔖中人乃能

知我軍情而以恩信撫我青之恩信亦豈能徧及於

人但小人易爲扇誘所謂一犬吠形百犬吠聲遂皆

翕然喜共稱說且武臣掌機宻而得軍情不唯於國

家不便亦於其身未必不爲害然則青之流言軍士

所喜亦其不得已而𫝑使之然也臣謂青不得巳而

爲人所喜亦將不得已而爲人所禍者矣爲青計者

冝自一作自冝退避事權以止浮議而青本武人不知進

退近日以來訛言益甚或言其身應圖䜟或言其宅

有火光道路傳說以爲常談矣而惟陛下猶未聞也

且唐之朱泚本非反者倉卒之際爲軍士所迫爾大

抵小人不能成事而能爲患者多矣泚雖自取族滅

然爲徳宗之患亦豈小哉夫小人䧟於大惡未必皆

其本心所爲直由漸積以至蹉跌而時君不能制患

於未萌爾故臣敢昧死而言人之所難言者惟願陛

下早聞而省察之耳如臣愚見則青一常才未有顯

過但爲浮議所喧𫝑不能容爾若如外人衆論則謂

青之用心有不可知者此臣之所不能決也但武臣

掌機宻而爲軍士所喜自於事體不便不計青之用

心如何也伏望聖慈深思逺慮戒前世一作禍亂之

迹制於未萌宻訪大臣早決宸斷罷青機務與一外

藩以此觀青去就之際心迹如何徐察流言可以臨

事制變且二府均勞逸而出入亦是常事若青之忠

孝出處如一事權旣去流議漸消一作則其誠節可

明可以永保終始夫言未萌之患者常難於必信若

俟患之巳萌則又言無及矣臣官爲學士職號論思

聞外議喧沸而事繫安危臣言狂計愚不敢自黙取

進止月餘青罷摳宻知陳州






奏議卷第十三

論罷修奉先寺狀堅壯一作堅固

論修河第二狀未知此下一有始字不攻不字下一有待字一不快

此其常𫝑一作此勢之常自是一作力復此下一有所復二字水不

能行水字上一有而字又自下流先淤下流一作海口又淤下流

有下流二字計用一千八百萬梢芟一作計用梢芟一千八百萬減得

一作巳是一作自是浩大一作旣大則此所謂一作此則所謂大抵

今河今字下一有日字

論修河第三狀畏小人畏一作任口舌一作之說之臣一作大臣

一作即日若得一作若能使非有私仲昌之心一作本非私仲昌

一作功費費物一作匱物之界一作

論狄青劄子流議漸消此上一有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