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三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三十二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三十三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三十四

居士集卷第三十三 歐陽文忠公集三十三

  墓誌四首

   尚書工部郎中充天章閣待制許公墓誌銘

   并序

公諱元字子春姓許氏宣州宣城人也許氏世以孝

謹稱郷里其父亡一子當官兄弟相讓乆之曰吾弟

材後必庇吾宗乃以公𥙷郊社齋郎徙居海陵力耕

以飬其母調明州定海劒州順昌縣尉㤗州軍事推

官戍兵千人自海上亡歸州守聞變不知所爲公爲

詰其所以來二三人出前對公叱左右執之曰惑衆

者此爾其餘何罪勞其徒而遣之遷鎭東軍節度推

官知潤州丹陽縣縣有練湖决水一寸爲漕渠一尺

故法盗决湖者罪比殺人㑹𡻕大旱公請借湖水漑

民田不待報决之州守遣吏按問公曰便民罪令可

也竟不能詰由是漑民田萬餘項𡻕乃大豐再遷太

子中舍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博鹽和糴倉知㤗州如臯縣所至民

愛思之公爲吏喜修廢壞其術長於治財自元昊叛

河西兵出乆無功而天下勞弊三司使言公材以主

榷貨公言先時賈人入粟塞下京師錢不足以償故

錢償愈不足則粟入愈少而價愈髙是謂内外俱困

請髙塞粟之價下南鹽以償之使東南去滯積而西

北之粟盈曰此輕重之術也行之果便是時京師粟

少而江淮𡻕漕不給三司使懼大臣以爲憂叅知政

事范仲淹謂公獨可辦乃以公爲江淮兩浙荆湖發

運判官公曰以六路七十二州之粟不能足京師者

吾不信也至則治千艘浮江而上所過州縣留三月

食其餘悉發而州縣之廪(“㐭”換為“面”)逺近以次相𥙷由是不數

月京師足食旣而嘆曰此可爲於乏時然𡻕漕不給

者有司之職廢也乃考故事明約信令發歛轉徙至

於風波逺近遲速賞罰皆有法凡江湖數千里外談

𥬇治之不擾不勞而用以足公𥘉以殿中丞爲判官

巳而爲副爲使毎𡻕終㑹計來朝天子必加恩禮特

賜進士出身官至工部郎中天章閣待制凡在職十

有三年巳而曰臣憊矣願乞臣一州天子顧代公者

難其人其請至八九乆之察其實病且老矣乃以知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居𡻕餘徙知越州公益病又徙㤗州至州未視

事以嘉祐二年四月某日卒于家享年六十有九曾

祖諱稠池州録事叅軍祖諱規贈大理評事父諱逖

尚書司封貟外郎贈工部侍郎公娶馮氏封崇德縣

君先公卒子男二人長曰宗旦眞州楊子縣主簿次

曰宗孟守將作監主簿女一人適太常寺太祝滕

雅先是江淮𡻕漕京師者常六百萬石其後十餘𡻕

𡻕益不充至公爲之𡻕必六百萬而常餘百萬以備

非常方其去職有勸公進爲羡餘者公曰吾豈聚歛

者哉敢用此以希寵公爲人善談論與人交乆而益

篤於其家尤孝悌所得俸禄分給宗族無親踈之異

孤宗旦等以某年某月某日葬公於真州楊子縣

甘露郷之某原其所與遊廬陵歐陽脩誌於其墓曰

嗚呼爲天下者固常養材於無事之時蓋必有事然

後材臣出自寳元慶暦以來兵動一方奔走從事於

其間者皆號稱天下豪傑其智者出謀材者獻力訖

不得少如其志而公遭此時用其所長且乆於其官

故得卒就其業而成此名此其可以書矣乃爲之銘

材難矣有藴而不得其時時逢矣有用而不盡其施

功難成而易毀雖明哲或不能以自知公材之敏兮

用適其冝志方甚壯兮力則先衰行著于家而勞施

于國永幽其閟兮銘以哀之

   尚書刑部郎中充天章閣待制兼侍讀贈右

   諌議大夫孫公墓誌銘

公諱甫字之翰許州陽翟人也𥘉舉進士天聖五年

得同學究出身爲蔡州汝陽縣主簿八年再舉進士

及第爲一無此字華州觀察推官轉運使李紘薦其材遷

大理寺丞知絳州翼城縣故丞相杜祁公與紘皆以

清節自髙尤難於取士聞公紘所薦也數招致之一

見大喜巳而祁公自御史中丞拜樞密直學士知永

興軍辟公司録凡事之繁猥者一以委之公歎曰待

我以此可以去矣祁公爲謝顧事非他吏不能者不

敢煩公公乃從容爲陳當世之務所以緩急先後施

設之冝又多薦士之賢而在下者於是祁公自以爲

得益友𡻕滿知彭州永昌縣監益州交子務再遷太

常博士祁公爲樞密副使薦于朝得祕閣校理是時

諸將兵討靈夏乆無功天下騷動盗賊數入州縣殺

吏卒吏多失職而民弊矣天子方銳意更用二三大

臣乃極選一𠱾知名士増置諌貟使𥙷闕失公以右

正言居諫院上好納諫諍未嘗罪言者而至言宫禁

事他人猶須委曲開諷而公獨曰所謂后者正嫡也

其餘皆猶婢爾貴賤有等用物不冝過僭自古寵女

色𥘉不制而後不能制者其禍不可悔上曰用物在

有司吾恨不知爾公曰世謂諫臣耳目官所以逹不

知也(⿱艹石)所謂前世女禍者載在書史陛下可自知也

上深嘉納之保州兵變前有告者大臣不時發之公

因力言樞密使副當得罪使乃杜祁公也邊將劉滬

城水洛于渭州部署尹洙以滬違節度將誅之大臣

稍主洙議公以謂水洛通秦渭於國家利滬不可罪

由是罷洙而釋滬洙公平生所善者也公在諫院所

言𥙷益尤多是三者其一人所難言其二人所難處

者其後言宰相以某事當去者上亟爲罷之因以陳

執中爲叅知政事公又言執中不可用由是上難之

公遂求解職於是小人不便大臣執政而朋黨之論

起二三公相繼去位公亦在論中而辨諍愈切不自

疑由是罷諫職以右司諫知鄧州徙知安州歴江南

兩浙轉運使再遷兵部貟外郎改直史館知陜府又

徙晉州河東轉運使公素羸性淡然寡所好欲恂恂

似不能言而内勁果遇事精明議者謂公道徳文學

冝在朝廷備顧問而錢糓刀筆非其職然公處之益

辦至臨疑獄滯訟常立得其情大賊張海郭貌山攻

劫商鄧新破南陽順陽公安輯有方常曰教民知戰

古法也乃親閱縣弓手教之擊射坐作皆爲精兵盗

賊爲息陜當東西衝吏苦厨傳而前爲守者顧毀譽

不能有所損至公痛裁節之過客畏其清𥘉無所望

而亦莫之毀也陜人頼以紓後遂以爲法其爲轉運

使所至州縣視其職事修廢察其民樂否以此升黜

官吏而不納毀譽遇下雖嚴而不害其在兩浙范文

正公守杭州以大臣或便冝行事公曰范公貴臣也

吾屈於此則不得伸於彼矣由是一切繩以法而常

以監司自處范公遇公無倦色及退而不能無恨公

遇范公不少下然退而未嘗不稱其賢也自河東召

爲度支副使勤其職不以爲勞巳而得疾嘉祐元年

遷刑部郎中天章閣待制河北都轉運使不行疾少

間乃留侍讀公博學彊記尤喜言唐事能詳其君臣

行事本末以推見當時治亂毎爲人說如其身履其

間而聽者暁然如目見故學者以謂終𡻕讀史不如

一日聞公論也所著唐史記七十五卷論議宏贍書

未及成以嘉祐二年正月戊戌卒于家享年六十公

旣卒詔取其書藏于祕府贈右諫議大夫又有文集

七卷公喜接士務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人善所得俸廪(“㐭”換為“面”)多所施與撫諸

孤兒教育如已子曽祖諱恕博州堂邑主簿祖諱賁

尚書庫部貟外郎考諱從革不仕以公貴累贈都官

郎中毋曰長安縣太君李氏娶程氏壽昌縣君子三

人長曰冝滑州節度推官次曰寔曰寘皆將作監主

簿女三人一適將作監主簿程著餘皆早亡以五年

七月丁酉葬公于陽翟縣舊學郷塢頭村之北原銘

惟學而知方以行其義惟簡而無欲以遂其剛力雖

弱兮志則彊積之厚兮發也光冝壽兮奄以藏有深

其泉兮有崇其岡永安其固兮百世無傷

   梅聖俞墓誌銘并序

嘉祐五年京師大疫四月乙亥聖俞得疾卧城東汴

陽坊明日朝之賢士大夫徃問疾者騶呼屬路不絶

城東之人市者廢行者不得徃來咸驚顧相語一作

曰兹坊所居大人誰邪一作兹坊大人誰也何致客之多也居

八日癸未聖俞卒於是賢士大夫又走弔二字一作共𡘜

如前日益多而其尤親且舊者相與聚而謀其後事

自丞相以下皆有以賻䘏其家粤六月甲申其孤

一無此字載其柩南歸以明年正月丁丑葬于某所

一作宣州揚城鎭雙歸山聖俞字也其名堯臣姓梅氏宣州宣城

人也一作姓梅氏名堯臣宣州人也一無此字其家世頗一有皆字能詩而

一作父詢以仕顯至聖俞遂以詩聞自武夫貴戚

童兒一作兒童野叟皆能道其名字雖妄愚人不能知詩

義者直曰此世所貴也吾能得之用以自矜故求者

日踵門而聖俞詩遂行天下其𥘉喜爲清麗閒肆平

淡乆則涵演深逺間亦𤥨刻以出怪巧然氣完力餘

益老以勁其應於人者多故辭非一體至於他文章

皆可喜非如唐諸子號詩人者僻固而狹陋也聖俞

爲人仁厚樂易未嘗忤於物至其窮愁感憤有所罵

譏𥬇謔一發一有之字於詩然用以爲驩而不怨懟可謂

君子者也𥘉在河南一有時字王文康公見其文歎曰二

百年無此作矣其後大臣屢薦冝在館閣嘗一召試

賜進士岀身餘輒不報嘉祐元年翰林學士趙槩等

十餘人列言于朝曰梅某經行修明願得留與國子

諸生講論道德 爲雅頌一作風雅以謌詠聖化乃得國

子監直講三年冬祫干太廟御史中丞韓絳言天子

且親祠當更制樂章以薦祖考惟梅某爲冝亦不報

聖俞𥘉以從父䕃補太廟齋郎歴桐城河南河陽三

縣主簿以德興縣令知建德縣又知襄城縣監湖州

塩稅簽署忠武鎭安兩軍節度判官監永濟倉國子

監直講累官至尚書都官貟外郎嘗奏其所撰唐載

二十六卷多𥙷正舊史闕繆乃命編修唐書書成未

奏而卒享年五十有九曽祖諱逺祖諱邈皆不仕父

諱讓太子中舍致仕贈職方郎中母曰仙遊縣太君

束氏又曰清河縣太君張氏𥘉娶謝氏封南陽縣君

再娶刀氏封某一作平恩縣君子男五人曰増曰墀曰坰

曰龜兒一早卒女二人長適太廟齋郎薛通次尚㓜

聖俞學長於毛氏詩爲小傳二十卷其文集四十卷

注孫子十三篇余嘗論其詩曰世謂詩人少逹而多

窮蓋非詩能窮人殆窮者而後工也聖俞以爲知言

銘曰

不戚其窮不困其鳴不躓于艱不履于傾養其和平

以發厥聲震越渾鍠衆聽以驚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清以播其英

以成其名以告諸冥

   江鄰幾墓誌銘

君諱休復字鄰幾其爲人外(⿱艹石)簡曠而内行修飭不

妄動於利欲其彊學博覽無所不通而一無此字不以矜

人至有問輒應雖好辯者不能窮也巳則黙(⿱艹石)不能

言者其爲文章淳雅尤長於詩淡泊閒逺徃徃造人

之不至善𨽻書喜琴奕飲酒與人交乆而益篤孝於

宗族事孀姑如母天聖中與尹師魯蘇子美遊知名

當時舉進士及第調藍山尉𮪍驢赴官每據鞍讀書

至迷失道家人求得之乃覺歴信潞二州司法叅軍

又舉書判拔萃改大理寺丞知長葛縣事通判閬州

以母喪去職服除知天長縣事遷殿中丞又以父憂

終喪獻其所著書召試充集賢校理判尚書刑部當

慶暦時小人不便大臣執政者欲累以事去之君友

蘇子美杜丞相壻也以祠神㑹飲得罪一時知名士

𬒳逐君坐落職監蔡州商稅乆之知奉符縣事改

太常博士通判睦州徙廬州復得集賢校理判吏部

南曹登聞檢一作院爲群牧判官出知同州提㸃

西路刑獄入判三司鹽鐵句院修起居注累遷刑部

郎中君於治人則曰爲政所以安民也無擾之而巳

故所至民樂其簡易至辨疑折獄則或權以術舉無

不得而不常用亦不自以爲能也君所著書號唐冝

鑒十五卷春秋世論三十卷文集二十卷又作神告

一篇言皇嗣事以謂皇嗣國大事也臣子以爲嫌而

難言或言而不見納故假神告祖宗之意務爲深切

冀以感悟又嘗言昭憲太后杜氏子孫冝録用故翰

林學士劉筠無後而官没其貲宜爲立後還其貲劉

一有因字得不絶君之論議頗多凡與其遊者莫不稱

其賢而在上位者乆未之用也自其修起居注士大

夫始相慶以爲在上者知將用之矣而用君者亦方

自以爲得而君亡矣嗚呼豈非其命哉君以嘉祐五

年四月乙亥以疾終于京師即以其年六月庚申葬

于某所一作陽夏郷之原君享年五十有六方其亡恙時爲

一作命數百言巳而疾且革其子問所欲言曰吾

巳著之矣遂不復言曽祖諱濬殿中丞贈駕部貟外

郎妣李氏始一作平縣太君祖諱日新駕部貟外郎

贈太僕少卿妣孫氏冨陽縣太君考諱中古太常博

士贈工部侍郎妣張氏仁壽縣太君夫人夏侯氏永

安縣君金部郎中彧之女先君數月卒子男三人長

曰懋簡并州司戸叅軍次曰懋相太廟齋郎次曰懋

迪女三人長適祕書丞錢衮餘尚㓜君姓江氏開封

陳留人也自漢轑陽侯德居於陳留之圉城其後子

孫分散一作而君世至今居圉城不去自髙祖而上

七世葬圉南夏岡由大王父而下三世乃葬陽夏銘

彼馳而我後彼取而我不豈用力者好先而知命者

不苟嗟吾鄰幾兮卒以不偶舉世之隨兮君子之守

衆人所亡兮君子之有其失一世兮其存不朽惟其

自以爲得兮吾將誰咎

居士集卷第三十三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孫公墓銘未嘗罪言者五字上一有雖字冝壽𠔃冝字上脫仁字

梅聖俞墓銘號詩人者一作號爲詩人見其文文一作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