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三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三十四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三十五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三十六

居士集卷䇿三十五 歐陽文忠公集三十五

 墓誌三首碣一首附

   永州軍事判官鄭君墓誌銘

鄭君諱平字某衡州衡陽人也少倜儻有大志舉進

士中天禧三年甲科爲郴州軍事推官監潭州茶場

坐茶惡免官乆之試祕書省校書郎知連州陽山縣

爲道州軍事推官丁母憂服除調永州軍事判官監

衡州茭源銀冶以疾去官慶暦三年七月某日卒于

家享年五十有一以某年某月某日葬于某所曾祖

諱某永州祁陽令祖諱某江陵府建寧縣令父諱某

道州軍事判官君娶孫氏贈尚書工部侍郎冕之女

子男六人綯緫紀經維綬綯早卒緫舉進士出身亦

早卒孫七人皆㓜君世仕不顯少孤而貧毋夫人某

氏賢母也教其三子以學皆有立君與其兄本弟革

皆舉進士及第君𥘉監茶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茶實不惡上官挾他事

以罪中之君不自辯竭其貲以償解官而去無愠色

及爲陽山有善政民甚愛之其旣以疾廢慨然歎曰

吾少力學而不幸廢以疾吾終不用於時矣安事空

言哉即取其平生所爲文藁悉焚之嗚呼君之志可

哀也巳自三代詩書巳來立言之士多矣其始無不

欲其言之傳也而散亡磨㓕泯然不復見於後世者

何可勝數或暫見而終没或其言雖傳而其人不爲

世所貴者有矣惟君子有諸躬而不可揜者不待自

言而傳也君之不欲見於空言其可謂善慮於無窮

者矣其志豈不逺哉雖然君之志旣不自見於言而

冝有爲之著者銘所以彰善而著無窮也乃爲之銘

夫惟自信有不疑知命者不惑故能得失不累其心

喜愠不見其色嗚呼鄭君學幾於此斯可謂之君子

   端明殿學士蔡公墓誌銘

公諱襄字君謨興化軍仙遊人也天聖八年舉進士

甲科爲漳州軍事判官西京留守推官改著作佐郎

館閣挍勘慶暦三年以祕書丞集賢挍理知諫院兼

修起居注是時天下無事士大夫弛於乆安一日元

昊叛師乆無功天子慨然猒兵思正百度以修太平

旣已排群議進退一作二三大臣又詔增置諫官四

貟使拾遺𥙷闕所以遇之甚寵公以材名在選中遇

事感激無所回避一有於是二字權倖畏歛不敢撓法干政

而上得益與大臣圗議明年屢下詔書勸農桑興學

校革弊修廢而天下悚然知上之求治矣於此之時

言事之臣無日不進見而公之𥙷益爲尤多四年以

右正言直史館出知福州以便親遂爲福建路轉運

使復古五塘以漑田民以爲利爲公立生祠于塘側

又奏减閩人五代時丁口稅之半丁父憂服除判三

司鹽鐵勾院復修起居注今叅知政事唐公介時爲

御史以直言忤㫖貶春州别駕廷臣無敢言者公獨

論其忠人皆危之而上悟意解唐公得改英州遂復

召用皇祐四年遷起居舍人知制誥兼判流内銓御

史吕景𥘉呉中復馬遵坐論梁丞相適罷臺職除他

官公封還辭頭不草制其後屢有除授非當者必皆

封還之而上遇公益厚曰有子如此其母之賢可知

命特賜冠帔以寵之至和元年遷龍圗閣直學士知

開封府三年以樞密直學士知泉州徙知福州未幾

復知泉州公爲政精明而世一作閩人一有尤知其風

俗至則禮其士之賢者以勸學興善而變民之故除

其甚害徃時閩人一作多好學而專用賦以應科舉

公得先生周希孟以經術傳授學者常至數百人公

爲親至學舍執經講問爲諸生率延見處士陳烈尊

以師禮而陳襄鄭穆方以德行著稱郷里公皆折節

下之閩俗重凶事其奉浮圗㑹賔客以盡力豐侈爲

孝否則深自愧恨爲郷里羞而姦民游手無頼子幸

而貪飲食利錢財來者無限極徃徃至數百千人至

有親亡祕不舉𡘜必破産辦具而後敢發喪者有力

者乗其急時賤買其田宅而貧者立劵舉責終身困

不能償公曰弊有大於此邪即下令禁止至於巫覡

主病蠱毒殺人之𩔖皆痛斷絶之然後擇民之聦明

者教以醫藥使治疾病其子弟有不率教令者條其

事作五戒以教諭之乆之閩人大便公旣去閩人相

率詣州請爲公立德政碑吏以法不許謝即退而以

公善政𥝠刻于石曰俾我民不忘公之德嘉祐五年

召拜翰林學士權三司使三司開封世稱省府爲難

治而易以毁譽居者不由以遷則由以敗而敗者十

常四五公居之皆有能名其治京師談𥬇無留事尤

喜破姦一有發字𨼆吏不能欺至商財利則較天下盈虚

出入量力以制用必使下完而上給下曁百司因習

蠹弊切磨剗剔乆之簿書纎悉紀綱條目皆可法七

年季秋大享明堂後數月仁宗崩英宗即位數大賞

賚及作永昭陵皆猝辦於縣官經費外公應煩愈間

(⿱艹石)有餘而人不知勞遂拜三司使居二𡻕以母老

求知杭州即拜端明殿學士以徃三年徙南京留守

未行丁母夫人憂明年八月某日以疾卒于家享年

五十有六蔡氏之譜自𣈆從事中郎克以來世有顯

聞其後中衰𨼆德不仕公年十八以農家子舉進士

爲開封第一名動京師後官于閩典方州領使一路

一作親尚皆無恙閩人瞻望咨嗟不榮公之貴而

榮其父母母夫人尤有壽年九十餘飲食起居康彊

如少者𡻕時爲壽母子𩯭髪皆皤然而命服金紫煌

煌如也至今閩人之爲子者必以夫人祝其親爲父

母者必以公教其子也公於朋友重信義聞其喪則

不御酒肉爲位以𡘜盡哀乃止嘗㑹飲㑹靈東園坐

客有射矢誤一有傷人者客遽指爲公矢京師喧然

事旣聞上一又有上字以問公公即再拜媿謝終不自辯

退亦未嘗以語人公爲文章清遒粹美有文集(⿱艹石)

卷工於書畫頗自惜不妄爲人書故其殘章斷藁人

悉珍藏而仁宗尤愛稱之御製元舅隴西王碑文詔

公書之其後命學士撰温成皇后碑文又勑公書則

辭不肯書曰此待詔職也公累官至禮部侍郎旣卒

翰林學士王珪等十餘人列言公賢其亡可惜天子

新即位未及識公而聞其名乆也爲之惻然特贈吏

部侍郎官其子旻爲秘書省正字孫傳一作及弟之

子均皆守將作監主簿而優以賻䘏以旻尚㓜命守

吏𦔳給其喪事曾祖諱顯皇不仕祖諱恭贈工部貟

外郎父諱琇贈刑部侍郎毋夫人盧氏長安郡太君

夫人葛氏永嘉郡君子男三人曰匀將作監主簿曰

旬大理評事皆先公卒㓜子旻也女三人一適著作

佐郎謝仲規二尚㓜以某年某月某日葬公於莆田

縣某郷將軍山銘曰

誰謂閩逺而多竒産産非物寳惟士之賢嶷嶷蔡公

其人傑然奮躬當朝讜言正色出入左右彌縫𥙷益

一作間歸于閩有政在人食不畏蠱喪不憂貧疾者

有醫學者有師問誰使然孰不公思有髙其墳有拱

其木凡閩之人過者必肅

   集賢院學士劉公墓誌銘

公諱敞字仲原父姓劉氏世爲吉州臨江人自其皇

祖以尚書郎有聲太宗時遂爲名家其後多聞人至

公而益顯公舉慶暦六年進士中甲科以大理評事

通判蔡州丁外艱服除召試學士院遷太子中𠃔直

集賢院判登聞鼓院吏部南曹尚書考功於是夏英

公旣薨天子賜謚曰文正公曰此吾職也即上䟽言

謚者有司之事也且竦行不應法今百司各得守其

職而陛下侵臣官䟽凡三上天子嘉其守爲更其謚

曰文莊公曰姑可以止矣權判三司開坼司又權度

支判官同修起居注至和元年九月召試遷右正言

知制語宦者石全彬以勞遷宫𫟍使領觀察使意不

滿退而愠有言居三日正除觀察使公封還辭頭不

草制其命遂止二年八月奉使契丹公素知虜山川

道里虜人道自古北口回曲千餘里至桞河公問曰

一有古字松亭趨桞河甚直而近不數日可至中京何

不道彼而道此蓋虜人常故迂其路欲以國地險逺

誇使者且謂莫習其山川不虞公之問也相與驚顧

羞媿即吐其實曰誠如公言時順州山中有異獸如

馬而食虎豹虜人不識以一有爲字問公曰此所謂駮也

爲言其形狀聲音皆是虜人益歎服三年使還以親

嫌求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𡻕餘遷起居舎人徙知鄆州兼京東西

路安撫使居數月召還糺察在京刑獄修玉牒知嘉

祐四年貢舉稱爲得人是𡻕天子卜以孟冬祫旣廷

告丞相用故事率文武官加上天子尊號公上書言

尊號非古也陛下自寳元之郊止群臣毋得以請迨

今二十年無所加天下皆知甚盛德奈何一旦受虚

名而愪實美上曰我意亦謂當如此遂不允群臣請

而禮官前祫請祔郭皇后於廟自孝章以下四后在

别廟者請母合食事下議議者紛然公之議曰春秋

之義不薨于寢不稱夫人而郭氏以廢薨按景祐之

詔許復其號而不許其謚與祔謂冝如詔書又曰禮

於祫未毀廟之主皆合食而無帝后之限且祖宗以

來用之傳曰𥙊從先祖冝如故於是皆如公言公旣

驟屈廷臣之議議者已多仄目旣而又論吕溱過輕

而責重與臺諌異由是言事者亟攻之公知不容于

時矣㑹永興闕守因自請行即拜翰林侍讀學士充

永興軍路安撫使兼知永興軍府事長安多冨人右

族豪猾難治猶習故都時一無此字態公方發大姓范偉

事獄未具而公召由是獄屢變連年吏不能决至其

事聞制取以付御史臺乃决而卒如公所發也公爲

三州皆有善政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奪發運使冐占雷塘田數百

項予民民至今以爲德其治鄆永興皆承旱歉所至

必雨雪蝗輒飛去𡻕用豐稔流亡來歸令行民信盗

賊禁止至路不拾遺公於學愽自六經百氏古今傳

記下至天文地理卜醫數術浮圗老莊之說無所不

通其爲文章尤敏贍嘗直紫㣲閣一日追封皇子公

主几人公方將下直爲之立馬却坐一揮九制數千

言文辭典雅各得其體公知制誥七年當以次遷翰

林學士者數矣乆而不遷及居永興𡻕餘遂以疾聞

八年八月召還判三班院太常寺公在朝廷遇事多

所建明如古渭州可棄孟陽河不可開樞宻使狄青

冝罷以保全之之𩔖皆其語在士大夫間者(⿱艹石)其規

切人主直言逆耳至於從容進見開導聦明賢否人

物其事不聞于外廷者其𥙷益尤多故雖不合於世

而特𬒳人主之知方嘉祐中嫉者衆而攻之急其雖

危而得無害者仁宗深察其忠也及侍英宗講讀不

專章句解詁而指事據經因以諷諌毎見聽納故尤

竒其材巳而復得驚眩疾告滿百日求便郡上曰如

劉某者豈易得也復賜以告上毎宴見諸學士時時

問公少間否賜以新橙五十勞其良苦疾一有乆字少間

復求外𥙷上悵然許之出知衛州未行徙汝州治平

三年召還以疾不能朝改集賢院學士判南京留司

御史臺熈寧元年四月八日卒于官舍享年五十嗚

呼以先帝之知公使其不病其所以甲之者豈一翰

林學士而止哉方公以論事忤於時也又有構(“冉”換為“冄”)爲謗

語以怒時相者及歸自雍丞相韓公方欲還公學士

未及而公病遂止於此豈非其命也夫公累官至給

事中階朝散大夫勲上輕車都尉開國彭城爵公邑

戸二千一百實食者三百曾祖諱琠贈大理評事祖

諱式尚書工部貟外郎贈戸部尚書考諱立之尚書

主客郎中贈工一作部尚書公再娶論氏皆侍御史

程之女前夫人先公早卒後夫人以公貴累封河南

郡君子男四人長定國郊社掌座早卒次奉世大理

寺丞次當時大理評事次安上太常寺太祝女三人

長適大理評事韓宗直二尚㓜公旣卒天子推恩録

其兩孫望旦一族子安世皆試將作監主簿公爲人

磊落明白推誠自信不爲防慮至其屢見侵害皆置

而不較亦不介于胷中居家不問有無喜賙宗族旣

卒家無餘財與其弟攽友愛尤篤有文集六十卷其

爲春秋之說曰傳曰權衡曰說例曰文權一無三字曰意

林合四十一一無此字卷又有七經小傳五卷弟子記五

卷而七經小傳今盛行於學者二年十月辛酉其弟

攽與其子奉世等葬公於某所一作葬公祥符縣魏陵郷祔于先墓

來請銘乃爲之銘曰

嗚呼維仲原父學彊而博識敏而明坦其無疑一以

誠見利如畏義必爭觸機履險危不傾畜大不施奪

其齡惟其文章粲日星雖欲有毀知莫能維古聖賢

皆後亨有如不信考斯銘

   零陵縣令贈尚書都官貟外郎呉君墓謁銘

   并序

君諱舉字太冲姓呉氏興國軍永興人也曾祖諱瑗

祖諱章父諱思逈五代之際自江以南爲南唐呉氏

亦㣲不顯君當李煜時以明經爲彭澤主簿太祖皇

帝召煜來朝煜不奉詔遣曹彬討之前鋒兵破池陽

遣使招降郡縣使者至彭澤其令欲以城降君以大

義責之且曰吾能爲李氏死爾乃共殺使者爲煜守

煜巳降君爲游兵執送軍中主將責以殺使者君曰

固當如是爾主將義而釋之當是時嘗仕煜者皆隨

煜至京師得復𥙷吏君獨棄去不顧太平興國二年

詔求李氏時故吏所在敦遣君始至京師以爲鄆州

平隂主簿歴益州成都令陜州録事叅軍襄州之冝

城洋州之眞符福州之連江楚州之鹽城耀州之同

官最後爲零陵令以祥符九年八月二十六日道卒

于揚州享年七十有六夫人伏氏能讀書史有賢行

後君十有四年以卒享年八十有二子男二人長曰

晛早卒次曰中復今爲起居舍人以景祐三年十有

一月甲子合葬君夫人于南康軍都昌縣之長城君

學春秋通三傳其臨大節知所守當五代時僭𥨸分

裂喪君亡國不勝數士之不得守其節與不能守者

世皆習而不怪君於此時獨區區志不忘李氏其義

有足動人然而亦無爲君道者考君之出處自重不

妄冝其世莫之知而潜德晦善顯於後世克有賢子

爲時名臣君以子恩累贈尚書都官貟外郎考於令

品文得碣于其墓以昭令德而示子孫於是史官廬

陵歐陽脩曰此余職也乃爲之辭曰

世逢屯兮㢘耻道缺中國五䄠兮九州分裂朝存夕

亡兮士莫守節昧者習安兮懦夫志奪偉哉呉君兮

凛矣其烈世莫我知兮不妄自伐有韞必昭兮後世

而發嗚呼呉君兮寓銘斯碣


居士集卷第三十五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鄭君墓銘天禧三一作

劉公墓銘得也也一作𫆀定國一作充國

呉君墓碣不勝數一作不可勝數然而此下一有人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