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三十七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三十八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三十九

居士集卷第三十八  歐陽文忠公集三十八

  行狀二首

   尚書戸部侍郎贈兵部尚書蔡公行狀

公諱齊字子思其先洛陽人皇祖以下始著籍於膠

東公㓜依外舅劉氏能自力爲學𥘉作詩已有動人

語今相國李公見之大驚謂公之皇考曰兒有大志

冝善視之州舉進士第一以書薦其里人史防而居

其次祥符八年眞宗皇帝采賈𧨏置器之說試禮部

所奏士讀至公賦有安天下意歎曰此宰相器也凡

貢士當賜第者考定必召其高第數人並見又叅擇

其材質可者然後賜第一及公召見衣冠偉然進對

有法天子爲無能過者亟以第一賜之𥘉拜將仕郎

將作監丞通判兖州太守諸夲作原王臻治政嚴急喜以

察盡一作盡察爲明公務爲裁損濟之以寛獄訟爲之不

𡨚逾年通判濰州民有告某氏刻僞稅印爲姦利者

巳逾十年蹤跡連蔓至數百人公歎曰盡利於民民

無所逃此所謂法出而姦生者邪是爲政者之過也

爲緩其獄得減死者十餘人餘皆釋而不問濰人皆

曰公德於我使我自新爲善人由是風化大行天禧

二年還京師當召試時大臣有用事者意不恱公居

數月不得召乆而天子記其姓名趣使召試拜著作

佐郎直集賢院階再加爲宣德郎勲𮪍都尉主判三

司開坼司賜緋衣銀魚遷右正言階朝奉郎勲上𮪍

都尉今天子即位遷右司諌眞宗新弃天下天子諒

隂不言丁晉公用事專權欲邀致公許以知制誥公

拒不徃益堅已而冦萊公王文康公皆以不附已連

黜公歸歎曰吾受先帝之知而至於此豈冝爲權臣

所脅得罪非吾懼也旣而晉公敗士甞爲其用者皆

恐懼獨公終無所屈未幾同修起居注又拜尚書禮

部貟外郎兼侍御史知雜事判流内銓賜服金紫改

三司户部度支二副使轉勲輕車都尉借給事中奉

使契丹天聖八年拜起居舎人知制誥同知審官院

㑹靈宫判官充翰林學士加侍讀學士賜爵汝南縣

開國子食邑五百戸太后修景德寺成詔公爲記而

宦者羅崇勲主營寺事使人隂謂公曰善爲記當得

叅知政事公故遲之頗乆使者數趣終不以進崇勲

怒讒之太后遷禮部郎中改龍圖閣直學士出爲西

京留守是時魯肅簡公方叅知一無此字政事爭之太后

前卒不能留以親便求改密州遭歲旱除其公田之

租數千石諸本作碩疑頃字訛又請悉除京東民租弛其鹽禁

使民得賈海易食以救其飢東人至今頼之皆曰使

吾人百萬口活而不飢者蔡公也徙南京留守進爵

侯増邑戸五百爲一千階朝散大夫召還拜右諌議

大夫權御史中丞判吏部流内銓遷給事中勲護軍

増邑五百爲千五百戸莊獻明肅皇太后崩議尊楊

太妃爲太后垂簾聽政議決召百官賀公曰天子明

聖奉太后十餘年今始躬親萬事以慰天下之心豈

冝女后相繼稱制且自古無有固止不追班太妃卒

不預政止稱太后於宫中復爲龍圖閣直學士權三

司使京師有指荆王爲飛語者内侍省得三司小吏

鞫之連及數百人上聞之大怒詔公窮治迹其所來

無端而上督責愈急有司不知所爲京師爲之恐動

公以謂繆妄之說起於小人不足窮治且無以慰安

荆王危疑之心奏䟽論之一夕三上上大悟乃可其

奏止笞數人而巳中外之情乃安拜樞密副使進爵

公増邑戸五百爲二千南海蠻酋虐其部人部人𣢾

冝州自歸者八百餘人議者以爲叛蠻不可納冝還

其部公獨以爲蠻去殘酷而歸有德且以求生冝内

之荆湖賜以間田使自營今縱却之必不復還其

部茍散入山谷當爲後患爭之不能得其後數年

蠻果爲亂殺將吏十餘人冝桂以西皆警朝廷頗以

爲憂景祐元年遷禮部侍郎叅知政事二年賜號推

忠佐理功臣進階正奉大夫勲柱國郭皇后廢京師

冨人陳氏女有色選入宫爲后公爭之以爲不可自

辰至巳辨論不巳上意稍悟遂還其家河決横壠改

而北流議者以爲當塞公曰水性下而河北地卑順

其所趣以導之可無澶滑壅潰之患而貝博數州得

在河南於國家便但理堤護魏州而巳從之澶滑果

無患契丹𥙊天於幽州以兵屯界上界上驚搔議者

欲發大軍以備邊公獨料其必不動後卒無事公在

大位臨事不回無所牽畏而恭謹謙退未甞自伐天

下推之爲正人搢紳之士𠋣以爲朝廷重三年頻表

一有求字解職不許明年遂罷以戸部侍郎歸班改賜推

誠保德功臣勲上柱國乆之出知潁州寳元二年四

月四日以疾卒于官公在潁州聞西方用兵惻然有

憂國心自以待罪外邦不得盡其所懷使其弟禀言

西事甚詳公之卒故吏朱寀至潁潁之吏民見寀

一有拜字於馬前指公甞所更歷施爲曰此公之迹

也其爲政有仁恩所至如此平生喜薦士一有所薦二字

楊偕郭勸劉隨龐籍叚少連比比爲當世名臣公爲

人神色明秀須眉如畫精學博聞寛大沈黙一言之

出終身可復其莅官行已出處始終之大節可考不

誣如此謹按贈兵部尚書於令爲三品其法當謚敢

告有司謹狀

   司封貟外郎許公行狀

君諱逖字景山世家歙州少仕僞唐爲監察御史李

氏國除以族北遷獻其文(⿱艹石)干篇得召試爲汲縣尉

冠氏主簿凡主簿二歲縣民七百人詣京師願得君

爲令遷秘書省校書郎知縣事數上書論北邊事是

時趙普爲相四方奏䟽不可其意者悉投二甕中甕

滿輒出而焚之未甞有所肯可獨稱君爲能曰其言

與我多合又二歳徙江華令未行轉運使樊知古薦

其材拜太僕寺丞磨勘錢帛粮草監永城和糴知海

陵監三歳用鹽最遷大理寺丞賜緋衣銀魚監泗州

排岸司遷賛善大夫監永興軍榷貨務遷太常丞知

鼎州州雜蠻蜑喜以攻劫爲生少年百餘人私自署

爲名號常伺夜出掠居人居人惡之莫敢指君至而

歎曰夫政民之庇也威不先去其惡則惠亦不能及

人君政旣行盗皆亡入他境約君去乃還遷國子愽

士奉使兩浙江南言茶鹽利害省州縣之役皆稱旨

出知興元府大修山河堰堰水舊漑民田四萬餘頃

世傳漢蕭何所爲君行壞堰顧其屬曰鄼侯方佐漢

取天下乃暇爲此以漑其農古之聖賢有以利人無

不爲也今吾豈冝憚一時之勞而廢古人萬世之利

乃率工徒躬治木石石墜傷其左足君益不懈堰成

歳穀大豐得嘉禾十二莖以獻遷尚書主客貟外郎

京西轉運使徙荆湖南路荆湖南接谿洞諸蠻歳出

爲州縣患君曰鳥獸可馴況蠻亦人乎乃召其酋豪

諭以禍福諸蠻皆以君言爲可信訖三歲不以蠻事

聞朝廷君罷來朝眞宗面稱其能㑹有司言荆南乆

不治眞宗拜君度支貟外郎知府事荆南鈐轄北路

兵馬於荆湖爲大府故常用重人至君特選以材用

貟外郎自君而始明年遷司封貟外郎賜金紫徙知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州居南方之㑹世之仕宦於南與其死而無歸

者皆寓其家于揚州故其子弟雜居民間徃徃𠋣權

貴恃法得贖出入里巷爲不法至或破亡其家君捕

其甚者笞之曰此非吏法乃吾代汝父兄教也子弟

羞媿自悔稍就學問爲善人風俗大化歳滿在道得

疾卒于髙郵君少孤事其母兄以孝謹聞常戒其妻

事嫂如姑而未甞敢先其兄食衣雖弊兄不易衣不

敢易𥘉違命侯遣其弟朝京師君之故友全一作金一作潘

惟岳當從以其家屬託君惟岳果留不返君善撫其

家爲嫁其女數人李氏國亡君載其家北歸京師以

還惟岳歷官四十年不問家事好學尤喜孫吴兵法

𥘉在僞唐數上書言事得校書郎遂遷御史王師圍

金陵李氏大將李雄擁兵數萬留上江隂持兩端李

氏患之以謂非君不能召雄君走上江以語動雄雄

即聽命巳而李氏以蠟書止雄於溧水君曰此非柵

兵之地留之必敗乃戒雄曰兵來愼無動待我一夕

吾當入白可與公兵俱入城君去王師挑之雄輒出

果敗死君至收其餘卒千人而去君少慷慨卒能

自立於時其孝謹聞於其族其信義著於其友其材

能稱於其官是皆可書以傳謹狀


居士集卷第三十八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挍正


蔡公行狀詩巳有一作巳能有


許公壽狀全惟岳全恕本作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