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七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八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九

 居士集卷第八   歐陽文忠公集八

   古詩二十一首

    有贈余以端谿緑石枕與蘄州竹簟皆佳物

    也余旣喜睡而得此二者不勝其樂奉呈原

    父舍人聖俞直講

 端谿𤥨出缺月様蘄州織成𩀱水一作紋呼兒置枕

 展方簟赤日正午天無雲黃琉璃光緑玉潤瑩淨冷

 滑無埃一作塵憶昨開封暫陳力屢乞殘骸避煩劇

 聖君哀憐大臣閔察見衰病非虚飾猶蒙不使如

 罪去特許遷官還舊職選材臨事不堪用見利無

慙惟苟得一從僦舍一作居城南官不坐曹門一作

少客自然唯與睡相冝以懶遭一作閑何愜適從來

羸𦬼苦疲困況此煩歊正炎赫少壯喘息人莫聽中

年鼻鼾尤惡聲癡兒掩耳謂雷作竈婦驚窺疑釡鳴蒼

蠅蠛蠓任縁撲蠹一作書懶架拋縱橫神昬氣濁一

如此言語思慮何由清甞聞李白好飲酒欲與鐺杓

同生死一作死生我今好睡又過之身與二物爲三爾江

西得請在旦暮收拾歸裝從此始終當卷簟𢹂枕去

築室買田清潁尾

   夜聞風聲有感奉呈原父舍人聖俞直講

夜半羣動息有風生樹端颯然飄我衣起坐爲長歎

苦暑君勿猒𥘉涼君勿歡暑在物猶盛涼歸歳將寒

清霜忽以飛零露亦漙漙霜露一作四時本無情豈肯私

蕙蘭不獨草木爾君形安得完櫛髪變新白鑑容銷

一作故丹風埃共侵迫心志亦摧殘萬古一飛隼兩

曜𩀱跳丸擾擾賢與愚流沙逐驚湍其來固如此獨

乆知誠難服食爲藥悞此言真不刋但當飲美酒何

必被輕紈

   答梅聖俞大雨見𭔃

夕雲(⿱艹石)頽山夜雨如決渠俄然見青天𦦨𦦨升蟾蜍

倐忽隂氣生四面如吹嘘狂雷走昬黒驚電照䕫魖

搜尋起龍蟄下擊墓與墟雷聲毎軒轟雨𫝑隨疾徐

𥘉(⿱艹石)浩莫止俄𭣣閴無餘但掛千丈虹紫翠橫空虚

頃刻百變態晦明誰卷舒豈知下土人水潦没𬓛𥚑

擾擾泥淖中無異鴨與豬嗟我來京師庇身無弊廬

閑坊僦古屋卑陋雜里閭鄰注湧溝竇街流溢庭除

出門愁浩渺閉戸恐爲瀦牆壁豁四逹幸家無貯儲

蝦蟇鳴竈下老婦但欷歔九門絶來薪朝爨欲毀車

壓溺委性命焉能顧圖書乃知生堯時未免憂爲魚

梅子猶念我𭔃聲憂我居慰我以新篇琅琅比瓊琚

官閑行能薄𥙷益愧空踈歳月行晚矣江湖盍歸歟

吾居傳郵爾此計豈躊躇

   答聖俞白鸚鵡雜言

憶昨滁山之人贈我玉兎子粤明年春玉兎一有子字

日陽晝出月夜明世言兎子望月生謂此瑩然而白

者譬夫水之爲雪而爲冰皆得一隂凝結之純精常

恨處非大荒窮北極寒之曠野養違其性夭厥齡豈

知火維地荒絶漲海連天沸天一作火一作炎𤍠黃冠黒距

人語言有鳥玉衣尤皎㓗乃知物生天地中萬殊難

以一理通海中洲一作島窮人迹來市廣州纔八國

其間注輦來最稀一作此鳥何年隨海舶誰能徧歷

海上峯萬怪千竒安可極兎生明月月在天玉兎不

能乆人間況爾來從炎瘴地豈識中州霜雪寒渇雖

有飲飢有啄羈紲終知非爾樂天髙海闊路一作

茫嗟爾身微羽毛弱爾能識路知所歸吾欲開籠縱

爾飛俾爾歸詫宛陵詩此老詩名聞四夷

   清明前一日韓子華以靖節斜川詩見招遊

   李園旣歸遂苦風雨三日不能出窮坐一室

   家人輩倒殘壷得酒數杯泥深道路無人行

   去市又遠索於筐筥一作得枯魚乾鰕數種

   彊飲疾醉昬然便寐旣覺索然因書所見奉

   呈聖俞

少年喜追隨老大厭諠譁慙愧二三子邀我行看花

花開豈不好時節亦云嘉因病旣不飲衆歡獨成

嗟管絃暫過耳風雨愁還家三日不出門堆豗𩔖

寒鴉妻兒強我飲飣餖果與𤓰濁酒傾殘壷枯魚雜

乾鰕小婢立我前赤脚兩髻丫軋軋鳴𩀱絃正如艣

嘔啞坐令江湖心浩蕩思無涯寵禄不知報𩯭毛今

巳華有田清潁間尚可事桑麻安得一黃犢幅巾駕

柴車

   奉答原甫見過寵示之作

不作流水聲行將二十年吾生少賤足憂患憶昔有

罪𥘉南遷飛帆洞庭入白浪墮淚三峽聽流泉援琴

寫得入此曲聊以自慰窮山間中間永陽亦如此醉

卧幽谷聽潺湲自從還朝戀榮一作禄不覺𩯭髪俱

凋殘耳衰聽重手漸顫自惜指法將誰傳偶欣日色

曝書畫試拂塵埃張斷絃嬌兒癡女遶翁𰯌爭欲彊

翁聊一彈紫微閣老適我過愛我指下聲泠然戲

君此是伯牙曲自古常歎知音難君雖不能琴能

得琴一作意斯爲賢自非樂道甘寂寞誰肯顧我相

留連興䦨束帶索馬去却鎻塵匣包青氊

   㑹飲聖俞家有作兼呈原父景仁聖從

憶昨九日訪君時正見堦前兩叢菊愛之欲繞行百

匝庭下不能容我足折花却坐時嗅之已醉還家手

猶馥今朝我復到君家兩菊堦前猶對束枯莖槁葉

苦風霜無復滿叢金間緑京師誰家不種花碧砌朱

欄敞華屋奈何來對兩枯株共坐窮簷何局促詩翁

文字發天葩豈比青紅凡草木凡草開花數日間天

葩無根長在目遂令我每飲君家不覺長缾卧牆曲

坐中年少皆賢豪莫怪我今𩀱𩯭秃須知朱顔不可

恃有酒當歡一作且相屬

   依韻奉酬聖俞二十五兄見贈之作

與君結交遊我最先衆人我少旣多難君家常苦貧

今爲兩衰翁髪白面亦皴念君懷中玉不及市上珉

珉賤易爲價玉棄乆埋塵惟能吐文章白虹射星辰

幸同居京城遠不隔重闉朝罷二三公隨我如魚鱗

君聞我來喜置酒留逡廵不待主人請自脫頭上巾

歡情雖漸鮮老意益相親窮逹何足道古來茲理均

   小飲坐中贈别祖擇之赴陜府無擇

明日君當千里行今朝始共一罇酒豈惟明日難重

持試思此㑹何甞有京師九衢十二門車馬煌煌事

奔走花開誰得屢相過盞到莫辭頻舉手驩情落寞

酒量減置我不須論老朽奈何公等氣方豪雲夢正

當吞八九擇之名聲重當世少也多竒晚方偶西州

政事藹風謡右掖文章煥星斗待君歸日我何爲手

把鋤犂汝隂叟

   奉答聖俞逹頭魚之作

吾聞海之大物𩔖無窮極蟲鰕淺水間蠃蜆如山積

毛魚與鹿角一龠一作數千百𭣣藏各有時嗜好無

南北其微一作(⿱艹石)斯其大有一作其大固一作大者固莫測波濤浩

渺中島嶼生頃刻俄而没不見始悟一作乆始出背脊有

時隨潮來暴死疑遭謫海人相呼集刀鋸爭剖一作

析骨節駭專車鬚芒一作侔劒㦸腥聞數十里餘臭

乆乃息始知百川歸固有含容德濳竒與祕寳萬狀

一作不一識嗟彼逹頭微誰傳到一作偶傳到一作偶傳入京國

乾枯少滋味治洗費炮炙聊兹知異物豈足薦佳

客一旦辱一作君詩虚名從此得京師人不識此魚滄州向防禦見𭔃

以分聖俞辱以詩答

   送刁紡推官一本無二字歸潤州

翹翹名家子自少能慷慨甞從幕府辟躍馬臨窮塞

是時西邊兵屢戰輙一作無功屢奔潰歸來買良田俛首

學秉耒家爲白酒醇門掩青山對優游可以老世利

何足愛奈何從所知又欲向并代主人忽南遷此計

 作中悔彼在吾徃一作從彼去吾亦退與人交

(⿱艹石)此可以言節槩

   夜坐彈琴有感二首呈聖俞

吾愛陶靖節有琴常自隨無絃人莫聽此樂有誰知

君子篤自信衆人喜隨時其中苟有得外物竟何爲

𭔃謝伯牙子何須鍾子期

鍾子怱已死伯牙其已乎絶絃謝世人知音從此無

瓠巴魚自躍此事見於書師曠甞一鼓羣鶴舞空虚

吾恐二三說其言皆過歟不然古今人愚智邈巳殊

奈何人有耳不及鳥與魚

   二月雪

寧傷桃李花無損杞與菊杞菊吾所嗜惟恐食不足

花開少年事不入老夫目老夫無遠慮所急在口腹

風晴日暖雪𥘉銷踏泥自採籬邊緑

   歸田四時樂春夏二首秋冬二首命聖俞分作

春風二月三月時農夫在田居者稀新陽晴暖動膏

脉野水泛灩生光輝鳴鳩聒聒屋上啄布糓翩翩桑

下飛碧山逺映丹杏發青草暖眠黃犢肥田家此樂

知者誰吾獨知之胡不歸吾已買田清潁上更欲臨

流作釣磯

南風原頭吹百草草木叢深茅舍小麥穗𥘉齊稚子

嬌桑葉正肥蠶食飽老翁但喜歳年熟餉婦安知時

節好野棠棃密啼晚鶯海石榴紅囀山鳥田家此樂

知者誰我獨知之歸不早乞身當及彊健時顧我蹉

跎已衰老

   明妃曲和王介甫作

胡人以鞍馬爲家射獵爲俗泉甘草美無常處鳥驚

獸駭爭馳逐誰將漢女嫁胡兒風沙無情貌如玉身

行不遇中國人馬上自作思歸曲推手爲琵却手琶

胡人共聽亦咨嗟玉顔流落死天涯琵琶一作此曲却傳

來漢家漢宫爭按新聲譜遺恨已深聲更苦纎纎女

手生洞房學得琵琶不下堂不識黃雲出塞路豈知

此聲能斷腸

   盆池

西江之水何悠哉經歷灨石險且回餘波拗怒猶

澹奔濤擊浪常喧豗有時夜上滕王閣月照

凈練一作無纎埃楊䦨左里在其北無風浪起傳古

 來老蛟深處猒窟穴蛇身微行見者猜呼龍瀝酒未

 及祝五色粲一作爛髙崔嵬忽然遠引千丈去百里

 水面中分開𭣣蹤滅跡莫知處但有雨雹隨風雷千

 竒萬變聊一戲豈一作顧溺死爲可哀輕人之命(⿱艹石)

 螻螘不止山嶽將傾頽此外魚鰕何足道猒飫但覺

 腥盤杯壯哉豈不快耳目胡爲守此空牆隈陶盆斗

 水仍下漏四岸乆雨生莓苔遊魚撥撥不盈寸泥濳

 日炙愁暴鰓魚誠不幸此跼促我能決去反徘徊

    再和明妃曲

 漢宫有佳一作人天子𥘉未識一朝隨漢使遠嫁單

于國絶色天下無一失難再得雖能殺𦘕工於事竟

何益耳目所及尚如此萬里安能制夷狄漢計誠已

拙女一作色難自誇明妃去時淚灑向枝上花狂風

日暮起飄泊落誰家紅顔勝人多薄命莫怨春風當

自嗟

   奉送原甫侍讀出守永興一作奉送永興安撫劉侍讀

酌君以荆州魚枕之蕉贈君以宣城䑕須之管酒如

長虹飲滄海筆(⿱艹石)駿馬馳平坂愛君尚一作少力方

豪嗟我乆衰歡漸鮮文章驚世知一作名早意氣論

交相得晚魚枕蕉一舉十分當覆盞䑕須管爲物雖

微情不淺新詩醉墨時一揮别後𭔃我無辭遠

   哭聖俞

昔逢詩老伊水頭青衫白馬渡伊流灘聲八節響石

樓坐中辭氣凌清一作秋一飲百盞不言休酒酣思

逸語更遒河南丞相稱賢侯後車日載枚與鄒我年

最少力方優明珠白璧相報投詩成希深擁鼻謳師

魯卷舌藏戈矛三十年間如轉眸屈指十九歸山丘

凋零所餘身百憂晚登玉墀侍珠旒詩老虀鹽太學

愁乖離㑹合謂無由此㑹天幸非人謀頷鬚已白齒

根浮子年加我貌則不歡猶可彊閑屢偷不覺歳月

成淹留文章落筆動九州釡甑過午無饙餾良時易

失不早𭣣篋櫝一作瓦礫遺琳璆薦賢轉石古所尤

此事有職非吾羞命也難知理莫求名聲赫赫掩諸

幽翩然素旐歸一舟送子有淚流如溝



居士集卷第八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石枕蘄簟哀憐一作矜憐臨事一作任事甞聞一作昔時好飲一作愛飲

夜聞風聲以飛一作巳飛共侵迫共一作苦

清明前一日奉呈聖俞得酒一作得濁酒

贈别祖擇之煌煌一作皇皇落寞寞一作莫

逹頭魚剖析一作斫析

夜坐彈琴見於書一作載諸書

二月雪寧傷一作

歸田四時樂晚鶯一作曉鶯

明妃曲無常處石本作隨山川漢宫一作漢家

盆池楊闌左里一作揚瀾左蠡輕人之命石本作奈何人命魚誠

 作魚幸此石本作幸遭能決去反石本作可決去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