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書簡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集古錄跋尾卷第十 歐陽文忠公文集 書簡卷第一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書簡卷第二

書簡卷第一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四十四

   與韓忠獻王稚圭   慶曆二年

脩頓首再拜啓仲秋漸涼伏惟觀察太尉尊候動止

萬福脩至愚極陋不足以獻思慮於聦明至於脩

以問起居則當大君子憂國之時又非冝輒一作

視聽是以書牘之禮曠絶一作逾年然而千里之外

威譽之聲日至京師如在耳目可以見作鎮方面懾

動羌戎撫循之間優有餘𥙿此脩不勝西首企望拳

拳之誠𥝠自爲慰者也伏念脩材薄力弱不堪世用

能一無此字以文字之樂爲事而國家久安於無爲

儒學之士莫知形容幸今剪除叛羌開拓西域紀功

耀徳兹也爲時惟俟凱歌東來函馘獻廟執筆吮墨

作爲詩頌以述大賢之功業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聖宋之威靈雖曰

懦焉亦區區之鄙志也謹奉手啓咨問伏惟俯賜鑒

察謹啓八月日太子中允集賢校理歐陽脩啓上

   又慶曆五年

某頓首啓冬序極寒不審資政諌議尊候動止何若

昨者偶趨府下過煩主禮自到郡踰月尚稽候問豈

勝愧悚某孤拙多累蒙朝廷保全之恩得此郡地僻

事簡飲食之物奉親頗便終日尸禄未知論報之方

用此不皇爾瞻望盛府數程之近時得通訊下執謹

因請絹人行附此以道萬一新歲甫邇伏乞爲國自

重下情禱詠之至

   又同前

某頓首啓近因州吏詣府請絹曽拜狀急足至特辱

手書爲誨伏審履此凝寒台候萬福豈勝慰抃之誠

某此藏拙幸今歲淮甸大雪來春二麥有望若人不

爲盗而郡素無事何幸如之惟尸禄端居未能報國

此爲愧爾瞻望旌棨惟願爲國自重以副禱頌

   又慶曆六年

某再拜啓山州窮絶比乏水泉昨夏秋之𥘉偶得一

泉於州城之西南豐山之谷中水味甘冷因愛其山

𫝑回抱構小亭於泉側又理其傍爲教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時集州兵

弓手閱其習射以警饑年之盗間亦與郡官宴集于

其中方惜此幽致思得佳木羙草植之忽辱寵示芍

藥十種豈勝欣荷山民雖陋亦喜遨遊今春寒食見州人靚裝盛

服但於城上巡行便爲春遊自此得與郡人共樂實出厚賜也愧

刻愧刻

   又同前

某頓首啓季冬極寒伏惟某官尊體動止萬福某幸

守僻陋咫尺大府常闕脩問左右然幸尸禄奉親軄

事日益簡少養拙自便遂成習性但時自警而已冬

深少雪氣候巳春和伏惟爲國自重以副瞻頌之誠

   又同前

某啓近急足還嘗略拜問歲暮晴和伏惟台候動止

萬福本州張推官欲造棨㦸云舊岀門下此人涖官

㢘善謹守其軄亦可自了恐不見多年要知本官行止

謹此拜聞

   又慶暦八年

某頓首仲春下旬到郡領軄踈簡之性久習安閑當

此孔道動須勉彊但日詢故老去思之言遵範遺政

謹守而已其餘𪠘舍城池數世之利無復増修完小

小斯不敢廢壞爾今年蝗蝻稍稍生長二麥雖豐雨

損其半民間極不易猶頼盗賊不作伏恐要知齪齪

之才已難開展又值罷絶回易諸事裁損日憂不濟

此尤苦爾南北遼逺音信難頻輙此忉忉以煩視聴

慙悚慙悚

   又皇祐元年

某頓首啓自去春𥘉到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嘗因蔡中孚人行奉狀

自後區區不覺踰歲即日春暄不審尊候動止何似

某昨以目疾爲苦因少𥝠便求得汝隂仲春𥘉旬已

趨官所廣陵嘗得明公鎮撫民俗去思未逺幸遵遺

矩莫敢有踰獨平山堂占勝蜀岡江南諸山一目千

里以至大明井瓊花二亭此三者拾公之遺以繼盛

羙爾大明井曰羙泉亭瓊花曰無𩀱亭汝隂西湖天下勝絶養愚自

便誠得其冝然尸禄苟安何以報國感愧感愧邉防

之事動繫安危伏惟經略之餘爲國自重

   又皇祐二年

某頓首啓冬寒伏惟台候萬福脩前在潁曽一拜狀

尋以移守南都苦於當道頗闕修問徒切瞻思專使

枉道手書爲賜佩服感慰何可勝言北俗𫎇恵邉防

有條冝歸大用以及天下不勝禱望之至謹奉狀叙

   又皇祐二年

脩啓辱示諭邉備有倫此巳得之𫝊者乆矣閱古事

蹟尤見大君子之用心動必有益于人也盛製記文

并孔子廟嶽廟等記並於杜公處𥨸覽已𫉬祕傳然

𥝠怪明公見遺獨不見𭔃謂於庸鄙有所惜者何邪

見索亂道敢不勉彊苟得附方尺之木于梁棟間寓

名諸公之後爲幸多矣所恨文字汙公好屋爾前在

潁承示碑文甚多愧荷之懇已嘗附狀今者人至又

恵宋公碑二木事蹟辭翰可令人想慕張迪碑并八

關齋記此之所有聊答厚賜某皇恐

   又同前

某啓冬候凝寒伏惟某官尊體動止萬福十二日所

遣人至伏承賜書誨諭勤勤且榮且感嗣以近製石

本俾之拭目信所謂未有不求而得之者則前之干

請誠不爲非也惶恐惶恐公之徳業固巳偉然於當

世矣而今又以文章筆札垂示不朽伏讀展玩之際

因思窮邉武俗耳目乍此炤耀其喧傳驚動冝如何

㢤後世之見者想公爲人魁傑雄偉又冝如何㢤說

者謂天不以全羙賦人某不信也某自夏入秋苦於

親疾以故乆不修問謹因人還附此爲謝伏惟幸察

   又皇祐三年

某頓首啓自夏迄今以老母卧疾營求醫藥加以京

東盗賊縱橫朝廷督責甚急公𥝠多故遂闕拜狀中

間伏承陞軄留任亦以無由馳賀但深悚仄而巳專

人至辱書爲賜具審爲朝自重日膺多福邉隅巳熟

恩信兵民已安衣食當還廟堂以副公議此非小子

之𥝠祝真切真切冨公移蔡亦便親而請也恐却以

親疾難於移動未嘗求徐然此歲滿得徙亦其幸也

某再拜

   又皇祐四年

某叩頭泣血罪逆哀苦無所告訴特𫎇台念逺賜誨

言雖在哀迷實知感咽昨大禍蒼卒不知所歸遽來

居潁苟存殘喘承賜恤問敢此勉述其諸孤苦不能

具道秋序已冷伏冀順時爲國自重哀誠所望

   又至和元年

某啓伏蒙寵示閱古堂碑三本豈勝榮幸公之徳業

當施本朝耀青史而刻金石淹留邉郡閑暇之餘尚

足以爲一方故事煥赫塞上𥨸顧小子亦得列于衆

作之間既足爲榮亦可愧也感悚感悚范公人之云

亡天下歎息昨其家以銘見責雖在哀苦義所難辭

然極難爲文也伏恐要知

   又同前

某啓近范純仁寺丞見過得覩所製奏議集序豈勝

榮幸文正遺忠𫉬存於不朽亦勸善之道也某亦爲

其子迫令作神道碑不𫉬辭然惟范公道大材閎非

拙辭所能述冨公墓刻直筆不𨼆所紀已詳而群賢

各有撰述實難措手於其間近自服除雖勉牽課百

不述一二今逺馳以干視聽惟公於文正契至深厚

出入同於盡瘁𥨸慮有紀述未詳及所差誤敢乞SKchar

諭教之此繫國家天下公議故敢以請死罪死罪

   又同前

某啓昨自居憂服除便得召乃敢離潁至都見日便

乞蒲同朝旨俾留遂領銓筦尋以引人事遽出同州

入辭之際恩旨又留且領殘書旣而遂𬒳兹命孤

多艱無所𥙷報屢招論議常黷上聦寵禄難忝若何

爲效恐終碌碌以爲知已之羞乆不拜狀出處多滯

故敢略序范公碑如所教悉已改正但候橋川檢得

希文奏議實在賊界恐知之某又上

   又同前

脩啓昨自服除召還闕出處不定皆由蹇拙使然諒

惟悉察自忝此軄嘗於遞附啓爲謝某衰病鬚𩯭悉

白兩目昬花豈復更有榮進之望而天下責望過重

恨無所爲進不能𥙷益朝廷退不能一作決去恐碌

碌遂爲庸人以貽知己之羞爾夙夜愧懼不知何以

見教願聞誨勒之言真切真切

師魯及其兄子漸皆以今年十二月葬某昨爲他作

墓誌事有不備知公爲作表甚詳使其不泯於後大

幸大幸范公表已依所教改正只是大順時撿得希

文當𥘉奏議是在賊地中伏恐要知

   又嘉祐元年

某頓首啓秋暑尚繁不審三司尚書尊體動止何似

伏覩制書以天下之計資天下之才雖未足以施䕫

一作之業致堯舜之道以與至治以副具瞻而天

災水旱之時民困國貧之際上有以寛旰食之憂下

有以救飢寒之急此縉紳之君子閭巷之愚民所以

聞命之日欣歡鼓舞而引首北望惟恐來朝之緩也

脩言不足信於人才不足用於世事有不得巳而未

能引去徒與衆人同其喜慰伏計大斾即日在塗伏

惟爲國自重謹奉啓咨候不宣脩頓首再拜

   又嘉祐三年

某頓首啓自明公進用雖愚拙有以竭其思慮效萬

一禆𥙷之而久無一言甚可責也今𥨸見國子監直

講梅堯臣以文行知名以梅之名而公之樂善冝不

待某言固已知之久矣其人窮困于時亦不待某言

而可知也中外士大夫之議皆願公薦之館閣梅得

出公之門一羙事也公之薦梅一羙事也朝廷得此

舉一羙事也某不敢以一言而譲三羙故言之雖公

而不敢洩公賜擇焉惶恐惶恐

   又嘉祐治平間

某啓兩日不奉宴言豈勝瞻系伏承台候稍爾愆和

不審晚來起居何似氣脉小小留滯微行必遂清康

旦夕拜見且此拜聞

   又同前

某頓首啓數日不奉餘論𥨸承台候微傷風冷喜巳

康和秋暑尚有殘歊更冀特加精攝無由咨候賔次

謹勒此馳啓上問過旬休必𫉬瞻奉兹不盡區區

   又治平■年

某啓不奉顔色忽已經旬霜寒伏惟台候動履清福

𥨸承表啓累上聖意決不少疑量斯𫝑也似非辯說

可入莫且當勉屈髙𧨏兼副中外人情否某衰病最

冝先去者尚此遲疑矧公繫國體重豈可輕議昔人

歎好事難必成皆此𩔗也旦夕瞻近姑此以道愚見

幸髙明裁察也惶恐惶恐

   又治平元年

某啓晚來伏承台候萬福辱簡誨俾𢰅先令公真賛

前世文人喜爲聖賢記述蓋欲自託以垂名矧盛徳

清芬備載史牒但恐衰病乆廢筆硯不能稱道萬一

當試勉彊以應嘉命值夜草草

   又同前

某啓承教俾作魏國令公真賛屢日杼思不勝艱訥

蓋以鉅徳難名非委曲莫究萬一而滯於簡拙遂至

窘窮實辱嘉命惟負慚恐勉自録呈

   又治平■年

某啓某以𥝠門薄祐少苦終鮮惟存二姪又喪其一

衰晚感痛情實難勝仰煩台慈特賜慰䘏豈任哀感

之至酷暑復盛伏承台候萬福來日參假當奉言侍

謹且附此叙謝

   又治平■年

某頓首啓不𫉬瞻奉忽復數日秋暑伏承台候萬福

某以餘毒所攻頸頰間又爲腫核第以不入咽喉比

前所苦差輕旦夕欲且勉出重煩台念特賜存問不

勝感愧區區謹奉此叙謝

   又治平■年

某啓不𫉬瞻見等閑數日餘暑尚繁不審台候動履

何似𥨸承有外訃之戚方此炎熾伏冀節損悲悼爲

朝自愛無由馳謁門屏謹奉此陳慰

   又治平■年

某啓至日不𫉬展慶不勝馳情伏惟履長納吉爲國

耆老永副中外之具瞻某所苦悉已平蓋得節假中

飽於將理尚煩憂恤手筆存問其爲感激併留靣叙

人還粗布萬一

   又治平■年

某啓日夕風凛伏喜台候萬福重辱手誨仰認意愛

之深某所以欲速出者蓋家居不遑安爾謹當更與

醫工審議昨亦有一劄乞更寛數日皆寂然所以尤

難安處或因方便特爲略言及豈勝大幸承諭曽見

與叔平簡拙疾更不復云惟乞不賜憂軫皇恐皇恐

   又治平四年

某啓不侍台席忽復彌旬經節伏承動履清福杜門

俟命已上三表便值休假方欲旦夕馳布懇誠于左

右忽辱恵一作翰感慰兼深某去就之際不惟果於

自決而相知者皆勉以必去不疑亮公見愛素深意

必不殊也此來頼君相之明爲之辨别皎然明白中

外無所疑惑矣則某之引去不嫌稍速所推恩禮不

必過優使災難中遂逃禍咎而保安全於始終𫎇徳

不淺矣區區所欲述者此爾伏惟幸察

   又治平三年

某啓早暮遂凉伏承台候萬福昨日辱以相臺園池

記爲貺俾得拭目辭翰之雄粲然如見衆製髙下映

發之麗而樂然如與都人士女遊嬉於其間也榮幸

榮幸晝錦書刻精好但以衰退之文不稱爲慚而又

以得託名子後爲幸也衆篇一時盛事徃徃佳作咸

得珎藏豈勝感愧昨夕偶數客坐中不時布謝皇恐

皇恐謹奉此咨啓

   又嘉祐八年誤寘此

某頓首啓板橋怱遽攀違忽復旬浹氣節遂爾寒凝

伏惟台候萬福龍旌即路幸此晴明然而跋履之勞

事務叢委𥨸計倍煩神用更乞爲朝自重以副傾依

下情區區

   又治平四年

某啓冬序始寒不審台候動止何似𥨸承懇請之堅

遂解機政處大位居成功古人之所難公保榮名𬒳

殊寵進退之際從容有餘徳業兩全讒謗自止過於

周公逺矣然而朝廷慮則元老遽去𥝠自計則孤

失恃此不能不惘然爾其他區區非筆墨所可旣惶

恐惶恐

   又同前

某啓自承遂解政機岀鎮便郡尋奉拙記計已通呈

遽審殊命優禮悉已懇辭又當馳賀也某藏拙於此

幸亦優閑而衰病侵攻略無寜日歸心愈切然素計

亦稍有緒也𥨸計大斾非晚啓行無由瞻望寒中伏

冀爲國自重區區不宣

   又熈寜元年

某啓東州難得酒村郡醖不堪爲信惟羔羊新得法

造又以傷生不能多作然謂一無此字其味尚可少薦樽

爼輕瀆台嚴惶恐惶恐

   又熈寜□年

某頓首嚮嘗以拙惡應命深愧唐突乃𫎇不鄙以之

刻石得子履鉅筆錯之佳處因公勝迹託附之傳其

爲榮幸多矣感惕感惕某近秋冬以來目病尤苦遂

不復近筆硯小詩亦不曽作心志蕭條但思歸爾承

諭臟腹多不調更乞節慎飲食酒能少戒尤佳某一

向不飲遂不復思無由少侍談席區區不布萬一

   又熈寜二年

某啓專使至𫉬捧台翰伏承經寒動止萬福下情欣

慰某以病目艱於執筆稍闕拜問其爲傾嚮之勤則

未始少怠也某幸東州歲豐事簡居巳踰年已再削

乞壽陽蓋陳蔡𫝑難乞惟壽近潁亦便於歸計爾益

逺旌棨新春伏惟爲國保重

   又熈寜三年

某頓首啓近昨過鄆瞻望留都纔三四驛因假急足

拜問粗布區區不謂逺煩專介直走淮濵誨諭勤勤

仰認意愛兼審秋寒台候動止萬福下情豈勝感慰

脩過潁少留以足疾爲苦不久勉之官守情悰索然

素志未遂其餘鄙冗莫道萬一惟乞爲國自重以副

具瞻

   又同前

某啓某去秋留潁月餘嘗因急足還府附狀自爾勉

力病軀祗赴官所忽忽遂見窮臘即日凝凛伏惟鎮

撫之餘台候動止萬福某昨𫎇上恩察其實爲病瘁

得蔡如請土俗淳厚本自閑僻日生新事條目固繁

然上下官吏畏罰趨賞不患不及而老病昬然不復

敢措意於其間若郡縣平日常事則絶爲稀少足以

養拙偷安俟日而去爾甚幸甚幸荷公見愛之深欲

知其如此爾歲暮雪寒伏乞爲國加愛

   又同前

某啓立朝雖乆忝冒實多而未有卓然可稱於人者

𫎇公愛念贈以嘉篇語重文雄過形襃借何以當克

但祕藏榮感而巳拙句唐突大匠出於勉彊慙恐慙

恐某自至蔡遂不曽作詩老年力盡兼亦憂畏頗多

冀靜黙以安退藏爾

   又熈寜四年

某啓近嘗奉記粗布區區𥨸計巳投几格專使忽至

特枉親翰伏承經寒鎮撫之餘台候動履萬福豈勝

感慰之極某衰病如昨老年憂畏旦暮未去間俛黙

苟偷如前書所述爾忽忽又見新春惟乞爲國愛重

以副中外瞻𠋣之望

   又同前

某啓辱貺齋醖尤爲醇羙第小邦鮮嘉客老病少歡

意不得如侍台席時豪飲之量爾可歎可歎近以序

傳拜呈塵浼聽覽蓋嚮在潁因欲遂留而當權者猜

忌聊以自解爾進退之間其難如此可懼也千萬保

重以慰勤企

   又同前

某頓首再拜近急足還府奉狀粗布謝懇新正令節

限以官守無由一厠賀賔之列元勲柱石神明所相

百福來臻春氣尚寒伏惟爲朝愛重上副眷𠋣下情

祝頌之至

   又同前

某啓特承寵示歸榮等五篇刻石俾遂拭目豈勝榮

幸唐世勲徳鉅公爲不少而雄文逸翰兼羙獨擅孰

能臻於斯也某以朽病之餘事事衰退然猶不量力

不覺勉強者𥨸冀附託以爲榮爾見索拙惡不能藏

黙謹以録呈慙罪慙罪某又上

   又同前

某啓向嘗輒以拙詩塵浼台聽尋𫎇特賜寵和不惟

以慰寂寥而雄文大句固已警動人之耳目屬閑居

杜門難偶信便遂稽布謝豈勝感𦍒愧恐之至也因

王郎中詣府的便少道萬一

   與冨文忠公彦國 天聖明道間

某頓首白彦國自西歸於今巳踰月無由一SKchar書蓋

相別後患一大疽爲苦乆之不暇求西人行者然亦

時時有客自西來獨怪彦國了無一書又疑其人不

的於叚氏僕夫來𦤺㡬道書此人最的冝有書又無

然後果可怪也始與足下相别時屢一作累累邀聖俞語

謂書者雖於交朋間不以䟽數爲厚薄然旣不得羣

居相𥬇語盡心有此猶足以通相思知動靜是不可

忽苟不能具寸紙數行亦可易𦤺則可頻𦤺猶勝都

不𦤺也當時相顧切切用要約如此謂今别後冝馬

朝西而書夕東也不意足下自執牛耳登壇先喢降

壇而吐之何邪平生與足下語思欲力行者事何限

此尺寸紙爲俗累牽之不能勉強嚮所云云使僕何

聖㢤洛陽去京爲僻逺孰與絳之去京師也今尚爾

至絳又可知矣自相别後非見聖俞無一可語者思

得足下一書不啻飢渇故不能不忉忉也秋暑差盛

千萬自愛

   又嘉祐元年

某啓暑雨不審台候何似有蜀人蘇洵者文學之士

也自云奔走徳望思一見而無所求然洵逺人以謂

某能取信於公者求爲先容旣不可却亦不忍欺輒

以冐聞可否進退則在公命也

   又嘉祐七年

某啓慰䟽巳具如别春候暄冷不常不審孝履何似

伏惟以時順變徇禮節哀上副人主之眷懐下爲士

民自重某自承乏東府忽已半歳碌碌無稱厚顔俯

仰尚思一有論報而去然勉強庸拙不知所爲苟終

止若斯顧亦安能遲乆不待彈劾當自爲計也未知

尚有可教否無由瞻近豈勝下懐時事多端伊洛過

客相踵必有能道其大㮣者其他委細亦非筆墨可

殫也謹因遣人萬不布一某又拜

   又嘉祐八年

某頓首啓近馳賀懇少布𥝠誠伏承大斾已及近郊

道路盛暑竊審台候萬福實慰區區瞻跂之勤朝廷

新有大故時事多艱舊徳元臣與國同體馳𮪍奔走

不惟出處之節得冝與來者爲法康時濟物愚智所

同有望於馬首之來也餘如前書所述也旦夕當得

瞻見顔色第因張師逺行不可無書謹奉手啓咨問

   又同前

某啓忽承手誨以屢辭新命未得請俾有所開陳敢

不如教然愚𥨸以公自元宰還首西樞懇請而從則

恩典未見其過但公以避災爲意思欲深自退抑此

與上待元老之意本不相爲謀也亦竊見𥘉一劄自

後更不降岀上亦未嘗語及豈非事巳決定無可商

量邪若徳音有所詢當具道如所教也秋凉喜承台

候萬福謹奉此不宣

   又治平二年

某啓餘暑未祛㐲承台候動履清福人至辱賜簡豈

勝感服自公在告爲常制所拘不得時伸候見固以

爲恨今者大斾當西不一造門下𥨸意不近人情兼

料諸公意必同此所以雖承誨勒未敢聞命也皇恐

皇恐人還謹此不宣






書簡卷第一

與韓忠獻王第一帖尊候一作尊體以問一作候問

第九帖曽一拜狀曽一作嘗

第十五帖拙辭一作拙訥

第十九帖自明公三字上一有伏字

第二十二帖尚此一作尚尓

第二十五帖仰煩一作特煩特賜一作曲賜

第三十五帖酒村村疑作材

第四十二帖不得一作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