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濮議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濮議卷第三 歐陽文忠公文集 濮議卷第四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崇文總目敍釋一卷

濮議卷第四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二十三

   劄子一首是歳十月撰不曽進呈

臣伏見朝廷議濮安懿王典禮兩制禮官請稱皇伯

中書之議以謂事體至大理宜慎重必合典故方可

施行而皇伯之稱考扵經史皆無所據方欲下三省

百官博訪群議以求其當陛下屈意手詔中罷而衆

論紛然至今不巳臣以謂衆論雖多其說不過有三

其一曰宜稱皇伯者是無稽之臆說也其二曰簡宗

廟致水災者是厚誣天人之言也其三曰不當用漢

宣哀為法以干亂統紀者是不廣本末之論也臣請

為陛下條列而辨之謹按儀禮喪服記曰為人後者

為其父母報報者齊衰期也謂之降服以明服可降

父母之名不可改也又按開元開寳禮國朝五服年

月喪服令皆云為人後者為其所生父齊衰不杖期

蓋以恩莫重扵所生故父母之名不可改義莫重扵

⿰糹⿱𢆶匹 -- 繼故寜抑而降其服此聖人所制之禮著之六經

以為萬世法者是中書之議所據依也若所謂稱皇

伯者考扵六經無之方今國朝見行典禮及律令皆

無之自三代之後秦漢以来諸帝由藩邸入⿰糹⿱𢆶匹 -- 繼大統

者亦皆無之可謂無稽之臆說矣夫儀禮者聖人六

經之文開元禮者有唐三百年所用之禮開寳通禮

者聖宋百年所用之禮五服年月及喪服令亦皆祖

宗累朝所定方今天下共行之制今議者皆棄而不

用直欲自用無稽之臆說此所以不可施行也其二

曰簡宗廟致水災者臣伏以上天降災皆主人事故

自古聖王逢災恐懼多求闕政而修之或自知過失

而改悔之庻㡬以塞天譴然皆湏人事巳著扵下則

天譴為形扵上今者濮王之議本因兩制禮官違經

棄禮用其無稽之臆說欲定皇伯之稱中書疑其未

可施行乃考古今典禮雖有明據亦未敢自信而自

專方更求下外廷博議而陛下遽詔中罷欲使有司

徐求典禮是則臣下慎重如此人君謙畏如此君臣

不敢輕議妄舉而天遽譴怒殺人害物此臣所謂厚

誣天也議猶未決仍罷不議而便謂兩統二父以致

天災者厚誣人也其三引漢宣哀之事者臣謹按漢

書宣帝父曰悼皇考初稱親謚曰悼置奉邑寢園而

巳其後改親稱皇考而立廟京師皇考者親之異名

爾皆子稱其父之名也漢儒𥘉不以為非也自元帝

以後貢禹韋玄成等始建毀廟之議數十年間毁立

不一至哀帝時大司徒平晏等百四十七人奏議云

親謚曰悼裁置奉邑皆應經義是不非宣帝稱史皇

孫為親也所謂應經義者即儀禮云為人後者為其

父母報是也惟其立廟京師亂漢祖宗昭穆故晏等

以謂兩統二父非禮宜毀也定陶恭王𥘉但號共皇

立廟本國師丹亦無所議至其後立廟京師欲去定

陶不繫以國有進干漢統之漸丹遂大非之故丹議

云定陶恭皇謚號巳前定議不得復改而但論立廟

京師為不可爾然則稱親置園皆漢儒所許以為應

經義者惟去其國號立廟京師則不可爾今言事者

不究朝廷本議何事不㝷漢臣所非者何事此臣故

謂不原本末也中書之議本謂稱皇伯無䅲而禮經

有不改父名之義方議名號猶未定故尊崇之禮皆

未及議而言事者便引漢去定陶國號立廟京師之

事厚誣朝廷以為干亂大統何其過論也夫去國號

而立廟京師以亂祖宗昭穆此誠可非之事若果為

此議宜乎指臣䓁為姦邪之臣而人主有過舉之失

矣其如陛下之意未嘗及此而中書亦初無此議而

言事者不原本末過引漢世可非之事以為說而外

庭之臣又不審知朝廷本議如何但見言事者云云

遂以為欲加非禮干亂統紀信為然矣是以衆口一

辭紛然不止而言事者欲必遂其皇伯無稽之說牽

引天災恐迫人主而中書守經執禮之議反指以為

姦邪之言朝廷以言事之臣禮當優容不欲與之爭

辨而外庭羣論又不可家至而戸曉是非之禮不辨

上下之情不通此所以呶呶而不止也夫為人後者

既以所後為父矣而聖人又存其所生父名者非曲

為之意也盖自有天地以來未有無父而生之子也

既有父而生則不可諱其所生矣夫無子者得以宗

子為後是禮之所許也然安得無父而生之子以為

後乎此聖人所以不諱無子者立人之子以為後亦

不諱為人後者有父而生盖不欺天不誣人也故為

人後者承其宗之重任其子之事而不得復歸扵本

宗其所生父母亦不得徃與其事至扵喪服降而抑

之一切可以義㫁惟其父母之名不易者理不可易

也易之則欺天而誣人矣子為父母服謂之正服出

為人後者為本生父母齊衰期謂之降服又為所後

父斬衰三年謂之義服今若以本生父為皇伯則濮

安懿王為從祖父反為小功而濮王夫人是本生嫡

母也反為義服自宗懿巳下本生兄弟扵禮雖降猶

為大功是禮之齊衰期今反為小功禮之正服今反

為義服上扵濮王父也反服小功扵宗懿等兄弟也

反服大功此自古所以不稱所生父為伯父叔父者

稱之則禮制乖違人倫錯亂如此也伏惟陛下聦明

睿聖理無不燭今衆人之議如彼中書之議如此必

将從衆乎則衆議不見其可欲違衆乎則自古為國

未有違衆而能舉事者 願陛下霈然下詔明告中

外以皇伯無稽決不可稱而今所欲定者正名號爾

至扵立廟京師干亂統紀之事皆非朝廷本議庻㡬

羣疑可釋若知如此而猶以謂必稱皇伯則雖孔孟

復生不能復為之辨矣

   爲後或問上

或問爲人後者不絶其所生之親可乎曰可矣古之

人不絶也而降之何以知之曰扵經見之何謂降而

不絶曰降者所以不絶也若絶則不待降也所謂降

而不絶者禮爲人後者降其所生父母三年之服以

爲朞而不改其父母之名者是也問者曰今之議者

以謂爲人後者必使視其所生若未嘗生已者一以

所後父爲尊卑踈戚若扵所後父爲兄則以爲伯父

爲弟則以爲叔父如此則如之何余曰吾不知其何

所稽也苟如其說沒其父母之名而一以所後父爲

尊卑踈戚則宗從世數各随其逺近䡖重自有服矣

聖人何必特為制一有為字降服乎此余所謂若絶則不

待降者也稽之聖人則不然昔者聖人之制禮也為

人後者扵其父母不以所後之父尊卑踈戚為别也

直自扵其父子之間為降殺爾親不可降降者降其

外物爾喪服是也其必降者示有所屈也以其承大

宗之重尊祖而為之屈爾屈扵此以伸扵彼也生莫

重扵父母而為之屈者以見承大宗者亦重也所以

勉為人後者知所承之重以專任人之事也此以義

制者也父子之道天性也臨之以大義有可以降其

外物而本之扵至仁則不可絶其天性絶人道而滅

天理此不仁者之或不為也故聖人之扵制服也為

降三年以為朞而不沒其父母之名以著扵六經曰

為人後者為其父母報以見服可降而父母之名不

可沒也此所謂降而不絶者以仁存也夫事有不能

兩得勢有不能兩遂為子扵此則不得為子扵彼矣

此俚巷之人一作人之所共知也故其言曰為人後者為

之子此一切之論非聖人之言也是漢儒之說也及

一作衆人之所能道也質諸禮則不然方子夏之傳

喪服也苟如衆人一切之論則不待多言也直為一

言曰為人後者為之子則自然視其父母絶若未嘗

生己者矣自然一以所後父為尊卑踈戚矣奈何彼

子夏者獨不然也其扵傳經也委曲而詳言之曰視

所後之某親某親則若子若子者若所後父之真子

以自䖏而視其族親一以所後父為尊卑踈戚也故

曰為所後者之祖父母妻妻之父母昆弟昆弟之子

若子猶嫌其未備也又曰為所後者之兄弟之子若

子其言詳矣獨扵其所生父母不然而别自為服曰

為其父母報蓋扵其所生父母不使若為所後者之

真子者以謂遂若所後者之真子以自䖏則視其所

生如未嘗生已者矣其絶之不已甚乎此人情之所

不忍者聖人亦所不為也今議者以其所生扵所後

為兄者遂以為伯父則是若所後者之真子以自䖏

矣為伯父則自有服不得為齊衰期矣亦不得云為

其父母報矣凡見扵經而子夏之所區區分别者皆

不取而又忍為人情之所不忍者吾不知其何所稽

也此大義也不用禮經而用無稽之說可乎不可也

問者曰古之人皆不絶其所生而今人何以不然曰

是何言歟今之人亦皆然也而又有加扵古焉今開

寳禮及五服圖乃國家之典禮也皆曰為人後者為

其所生父母齊衰朞服雖降矣必為正服者示父母

之道在也為所後父斬衰三年服雖重矣必為義服

者示以義制也而律令之文亦同五服者皆不改其

父母之名質扵禮經皆合無少異而五服之圖又加

以心喪三年以謂三年者父母之喪也雖以為人後

之故降其服扵身猶使行其父母之喪扵其心示扵

所生之恩不得絶扵心也則今人之為禮比扵古人

又有加焉何謂今人之不然也

   為後或問下

問者曰子不能絶其所生見扵經見扵通禮見扵五

服之圖見扵律見扵令其文則明矣其所以不絶之

意如之何曰聖人以人情而制禮者也問者曰事有

不能兩得勢有不能兩遂為子扵此則不得為子扵

彼此豈非人情乎曰是衆人之論也是不知仁義者

也聖人之扵人情也一本扵仁義故能兩得而兩遂

此所以異乎衆人而為聖人也所以貴乎聖人而為

衆人法也父子之道正也所謂天性之至者仁之道

也為人後者權也權而適冝者義之制也恩莫重扵

所生義莫重扵所後仁與義二者常相為用而未嘗

相害也故人情莫厚扵其親抑而降其外物者迫扵

大義也降而不絶扵其心者存乎至仁也抑而降則

仁不害乎義降而不絶則義不害乎仁此聖人能以

仁義而相為用也彼衆人者不然也其為言曰不兩

得者是仁則不義義則不仁矣夫所謂仁義者果若

是乎故曰不知仁義者衆人也嗚呼聖人之以人情

而制禮也順適其性而為之莭文爾有所強焉不為

也有所拂焉不為也況欲反而易之其可得乎今謂

爲人後者必絶其所生之愛豈止強其所難而拂其

欲也是直欲反其天性而易之曰爾所厚者為我絶

之易爾之厚扵彼者一以厚扵此是其可以強乎夫

父母猶天地其大恩至愛無以加者以其生我也今

苟以為人後之故一旦反視若末嘗生我者其絶之

固已甚矣使其真絶之歟是非人情也迫扵義而

絶之歟則是仁義者教人為偽也是故聖人知其

無一可也以謂進承人之重而不害扵仁退得伸其

恩而不害扵義又全其天性而使不䧟扵為偽惟降

而不絶則無一不可矣可謂曲䀆矣夫惟仁義能曲

䀆人情而善養人之天性以濟扵人事無所不可也

故知義可以為人後而不知仁不絶其親者衆人之

偏見也知仁義相為用以曲䀆人情而善養人之天

性使不入扵偽惟達扵禮者可以得聖人之深意也

問者曰為人後而有天下者不絶其所生則将干乎

大統奈何曰降則不能干矣自漢以來為人後而有

天下者尊其所生多矣何嘗干扵大統使漢宣哀不

立廟一有扵字京師以亂昭穆則其扵大統亦何所干乎

   漢魏五君篇

治平二年秋八月京師大雨水壞官私廬舍而民𬒳

壓溺者千餘人或謂是時方議濮王典禮議者以謂

天災之應信乎曰議猶未決而天已降災殺人害物

此厚誣天人之言也余巳論之詳矣問者曰前世已

驗之事如之何曰自漢以来由諸侯入⿰糹⿱𢆶匹 -- 繼大統之君

多矣不可遍舉今略舉入⿰糹⿱𢆶匹 -- 繼大統之君追尊所生父

母者二人不追尊父母者三人而試推以禍福之驗

可以知之矣其追尊所生者二人曰漢宣帝也光武

也宣帝𥘉稱其父曰親置園邑而奉之漢儒以為應

經義者也光武稱其父為皇考立廟南陽而祭之後

世無非者是皆進不干大統退不絶本親最為得禮

而宣帝為前漢中興之主光武為後漢世祖其徳業

隆盛天下富安享國長久此二人者追尊所生者也

天不降以禍而降之以福生為明帝殁享榮名為萬

世所尊者也其不追崇所生者三人曰魏廢帝也髙

貴郷公也常道郷公也魏自明帝無子養齊王芳以

為子乃下詔後世有入⿰糹⿱𢆶匹 -- 繼之主敢追尊父母者大臣

共誅之故終魏之世謹遵其約然自明帝下詔後連

三世皆以宗子入⿰糹⿱𢆶匹 -- 繼皆不敢追尊其父母其一曰齊

王芳立十六年而𬒳廢謂之廢帝其次曰髙貴郷公

立七年為司馬文王所弒其次曰常道郷公立七年

為晉所⿱𫂁么 -- 簒魏遂以滅亡此三人者能不追尊其所生

者也天不降以福而降之以禍一𬒳廢一𬒳弑一𬒳

簒喪身亡國為萬世所悲者也彼漢魏五君者其享

國盛衰長短雖自有歴數繫扵天命不繫扵一作

尊所生與不追尊也然就以禍福推之追尊者未必

不享福不追尊者未必不得禍也

   𣈆問

或謂為人後者改其所生父母之名考扵六經與古

今典禮固無之矣而前世有天下之君多矣果無之

乎曰有而不足法也盖自漢以来由藩侯入⿰糹⿱𢆶匹 -- 繼大統

其為人後合禮而得正之君皆無之也惟五代𣈆出

帝嘗以其所生父為皇伯矣此何足道也彼出帝者

立不以正非為後⿰糹⿱𢆶匹 -- 繼統之君也盖其不當立而立必

絶其所生則得立不絶則不得立故不得巳而絶之

也出帝父曰敬儒髙祖之兄也敬儒早卒髙祖憐出

孤而養以為巳子而髙祖自有子五人髙祖疾病

以其子重睿託扵大臣及髙祖崩𣈆大臣背約欲得

長君故捨重睿而立出帝其義不當立惟欺天下以

為髙祖真子故得立則其勢豈敢復顧其所生父也

㢤其以為皇伯者不得已也盖立不以正之君又不

得已而至此其可為後世法㢤嗚呼五代之際禮樂

崩壤三綱五常之道絶先王之制度文章扵是掃地

矣盖⿱𫂁么 -- 簒逆賊亂之始一作也而𣈆氏尤甚自髙祖與

契丹為父子出帝以耶律德光則為祖以其所生父

則臣而名之是其可以人理責乎是其可以為世法

乎出帝既立不旋踵而契丹滅𣈆遷其族于北荒幽

之黃龍府舉族餓死永為夷狄之鬼其滅亡禍敗自

古未有若斯之酷也議者謂漢哀桓亂世不足為法

可矣若𣈆出帝者果可為法乎




濮議卷第四

 禮家聚訟自古固然濮議是非諸儒互有去取今

 不必論惟公此書力辨英廟本無固必寧以一身

 而當衆怒深得善則稱君過則稱已之義且公晚

 年所著故筆力尤髙或者乃謂可以無傳不已過

 乎近歳吴仁傑作濮議墨守二十篇志在助公然

 公何待助也

   紹熈五年十月郡人孫謙益王伯芻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