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表奏書啓四六集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表奏書啓四六集卷第三 歐陽文忠公文集 表奏書啓四六集卷第四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表奏書啓四六集卷第五

表奏書啓四六集卷苐四 歐陽文忠公集九十三

   乞根究蔣之竒彈䟽劄子治平四年二月

臣近因誤於布衣下服紫襖爲御史所彈臣即時於

私苐待罪𫎇聖恩差中使傳宣召入中書供職今竊

蔣之竒再有文字誣臣以家私事臣忝荷國恩備

貟政府横𬒳汗辱情實難堪雖聖明洞照察臣非辜

而中外傳聞不可家至而戸暁欲望聖慈解臣重任

以之竒所奏出付外庭公行推究以辨虚實顯示多

方取進止

   再乞根究蔣之竒彈䟽劄子

臣昨日曽有奏陳爲臺官蔣之竒誣奏臣以家私事

乞以之竒所奏出付外庭公行推究以辨虚實未𫎇

降出施行臣夙夕思惟之竒誣罔臣者乃是禽獸不

爲之醜行天地不容之大惡臣若有之萬死不足以

塞責臣若無之豈得含胡隱忍不乞一作辨明伏況

陛下聖政惟新萬方幽逺咸仰朝廷至公不爲辨

曲直而臣身爲近臣忝列政府今之竒所誣臣之事

茍有之是犯天下之大惡無之是負天下之至𡨚犯

大惡而不誅負至𡨚而不雪則上累聖政其体不細

由是言之則朝廷亦不可含胡不爲臣辨明也大抵

小人欲中傷人者必以曖昧之事貴於難明易爲誣

汙然而若以無根之謗絶無形迹便可加人則人誰

不可誣人人誰能自保欲望聖慈特選公正之臣爲

臣辨理先賜詰問之竒所言是臣閨門内事之竒所

得必有從來因何彰敗必有蹤跡據其所指便可推

尋盡理根窮必見虚實若實則臣甘從斧龯若虚則

朝廷典法必有所歸如允臣所請乞以臣劄子并蔣

之竒所奏降出施行

   乞罷政事苐一表

臣某言臣聞事君之節雖盡瘁以爲期量力而行有

不能而則止敢黷蓋髙之聽𤁋陳至悃之誠臣某中

謝伏念臣本出覊單粗知業履逢右文崇學之代竊

並群英之遊當好問納諌之朝𫉬從諸老之後遂蒙

奬用叨貳機衡幸四海之無虞得容尸素荷三聖之

殊遇特察孤忠坐貪寵禄之榮不覺歳時之乆而餘

齡嚮晚百疾交侵四體癯羸甚巳衰之蒲柳𩀱瞳眊

瞀㡬不辨於騧驪頃自去秋累陳愚𣢾先皇帝惻然

垂閔慰以恩言許至新年俾解重任萬乗之仙遊忽

孤臣之素願莫從方今聖統嗣興皇明繼照人神

胥恱中外晏安顧無避事之嫌敢遂乞身之請伏望

皇帝陛下特回睿眷俯察懦𮕵念孤根之易危哀小

器之難用置之閑處賜以保全如此則天地之仁曲

從於物性犬馬之報尚識於主恩

   又乞罷任根究蔣之竒言事劄子

臣爲臺官蔣之竒誣奏隂私事已具劄子乞差官根

究明辨虚實伏縁臣見任政府在於事體理合避嫌

欲望聖慈先罷臣參知政事除一外任差遣臣旣解

去事權庻使所差之官無所畏避得以盡公根究臣

竊慮朝廷未明虚實不欲直以此事罷臣職任臣巳

别具表章伏乞早賜施行

   神宗御札治平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差中使朱可道賜

春寒安否前事朕巳累次親批出詰問因依從來要

卿知 付歐陽脩

   謝賜手詔劄子

臣伏蒙聖慈差内臣朱可道傳宣撫問仍賜臣手詔

委曲慰安臣孤危之迹横爲言事者誣以莫大之罪

自非遭遇聖明特爲窮究則當爲𡨚死之鬼然事出

曖昧上煩天造累行詰問必見蹤由臣仰恃聖君在

上内省亍心必冀終𫉬辨雪臣無任捧詔涕泗感天

荷聖激切屏營之至謹奏

   乞詰問蔣之竒言事劄子

臣近爲蔣之竒誣奏臣以隂私事前日再具劄子乞

詰問之竒自何所得因何蹤跡彰敗乞差官據其所

指推究虚實伏縁之竒所誣臣者乃是非人所爲之

大惡人神共怒心殺無赦之罪傳聞中外駭聽四方

四方之人以謂朝廷執政之臣犯十惡死罪乃曠世

所無之事皆延首傾耳聽朝廷如何處置惟至公以

服天下之心若實有之則必明著事迹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惡顯

戮都市以快天下之怒若其虚妄使的然明白亦必

明著其事彰示四方以釋天下之疑至如臣者若實

有之則當萬死若實無之合窮究本末辨理明白亦

不容苟生若托以曖昧出於風聞臣雖前有鼎鑊後

有鈌龯必不能中止也以此言之繫天下之瞻望繫

朝廷之得失繫臣命之死生其可忽乎其得巳乎伏

乞以臣所奏詰問蔣之竒得於何人其人所說有何

事更不得徒說虚辭直具所說人姓名及所聞事狀

據實聞奏臣所𤁋血懇必望朝廷理辨虚實乞不留

   再乞詰問蔣之竒言事劄子

臣近累陳血懇煩黷天聽爲彭思永蔣之竒誣奏臣

隂私事乞辨明虚實伏𫎇聖恩累賜詰問至今未聞

有所指陳竊以臺憲之司雖許風聞言事然所謂風

聞者謂事不親見而有聞於他人耳然其說必有其

人其人必有姓名若所聞小事則有不足論若所聞

大事繫人命之死生則必須審問所說之人事狀虚

實然後可以上言況之竒明列章䟽伏地頓首堅請

必行若不明見事狀審知虚實豈敢果決如此及朝

廷窮究又却不指定所聞之人姓名亦不明言有何

事迹但飾遊辭無所的確蓋之竒𥘉以大惡誣臣期

朝廷更不推究便有行遣及累加詰問遂至辭窮也

不然思永之竒懼見指說出所說人姓名後朝廷推

鞫必見其虚妄所以諱而不言也臣忝列政府動繫

國體不幸枉遭誣䧟惟頼朝廷至公推究别證虚實

使罪有所歸則臣雖死之日猶生之年也臣竊慮朝

廷須所說人姓名思永之竒無事指說必以朝廷拒

諫爲言此乃辭窮理屈而妄說也臣謂若朝廷聞言

事不行則是拒絶言者今以所言事體不可直行須

當根究虚實乃是用臺官之言即須行遣爾豈足爲

拒諫也

   封進批出蔣之竒文字劄子

臣以拙直受恩兩朝惟以至公之心爲報國之効凡

於親舊不敢有纎介阿私是致怨怒臣深者造爲飛

語誣臣以家私隂事是人倫之大惡所以語駭人聽

易於傳布竊以言事之臣謂之天子耳目之官本期

禆益聦明若聞外有怨家仇人造作飛語中傷執政

之臣正當奮然嫉惡爲臣根窮起謗之人辨别虚實

明其誣罔使後㐫人不敢䧟害良善以彰朝廷之明

此乃言事之職今思永心知事無實狀而不能爲臣

辨明反碌碌隨衆騰口揺舌蔣之竒專用怨仇人飛

語便以虚爲實上惑聖聦及至朝廷再三詰問須要

事實則各不能明指一人之言明陳一事之壉思永

旣云無實狀則知虚妄可知之竒則飾游辭謂風聞

於衆且臺官雖許風聞而朝廷行事豈可不辨虚實

大凡可駭之語易於傳布假如怨仇之人有誣大臣

以叛逆不道者飛語一出則必騰口相傳豈可便以

傳聞之衆致大臣族誅如此則爲大臣者終日恐懼

彌縫不暇何敢盡公行事以身當怨而一夫之怒飛

語騰出可以揺動朝廷則正人端士不立足矣以此

言之則思永之竒專用風聞惑亂聖聦爲耳目之官

罔上欺君其害豈細今閭巷小民有罪猶須證驗分

明案節圓備方可行刑之竒言臣死罪未明虚實豈

可含胡伏乞朝廷以至公之眀必爲分别令事理窮

盡止於兩端不過虚與實而巳實則臣當死虚則之

竒安得無罪使事實而臣不死不足以顯之竒之言

使事虚不罪之竒不足以雪臣之𡨚枉臣非敢固惜

名位不自引去但以𡨚若不得雪則身是罪人朝廷

自當行法豈容臣自引退若虚則幸望朝廷辯別分

明使中外之人知臣無罪然後可以容臣自陳引去

臣𥘉乞朝廷差官根究虚實故當乞解權任以避嫌

今旣蒙朝廷直行詰問故臣合杜門俟命乞不留中降出施行

   乞辨明蔣之竒言事劄子

臣先於慶暦中擢任諌官臣感激仁宗恩遇不敢顧

身力排姦邪不避仇怨舉朝之人側目切齒惡臣如

讎適㑹臣有一妹夫張龜正前妻女嫁臣一踈族不

同居姪晟於守官處一作與人犯姦是時錢明逸爲

諌官遂言臣侵欺本人財物與之有私旣𫎇朝廷置

獄窮勘並無實狀事得辯明而當時執政之臣惡臣

者衆其隂私事雖巳辯明猶用財物不明降臣知滁

州今惟趙槩知此事甚詳若非仁宗至聖至明察臣

無辜爲臣窮究則臣豈復更有今日仁宗豈有用臣

至此今臺官方舉前事彈錢明逸䧟害良善不意蔣

之竒自又効尤欲望朝廷特加裁察若以蔣之竒所

對語無事實知其虚妄乞早賜明告中外以辨臣𡨚

若猶疑於虚實之間則乞更加盡理推窮辯正

   再乞辯明蔣之竒言事劄子

臣近以蔣之竒誣奏臣家私事乞賜辯正杜門俟命

今巳多日雖䝉朝廷累賜詰問之竒則但云得自彭

思永而思永又云事無實狀是曖一作昧之言若此

便欲加臣十惡大罪雖州郡小民犯罪官司斷獄必

未敢便斷其死臣孤拙無黨特𬒳兩朝眷遇忝列政

府横𬒳小人誣以禽獸不爲之惡本因臣以至公報

國以身當怨不徇親黨阿私至多積仇怨造作飛語

中傷而以忠取禍之竒乃以虚爲實欺天罔上及至

朝廷詰問則辭窮理屈並無實狀指陳至於彭思永

亦自言曖一作昧無實各自乞罷去若臣果有實狀

何故惜而不言何故自言無實狀而自乞罷去以此

見思永之竒專欲以曖一作昧之事惑亂聖聦使臣

不能自辯冀望朝廷更不辯明便以風聞行法況聖

君在上公道方行臣必不能枉受大惡之名當舉族

碎首呌天號𡨚仰訴于闕庭必不能含胡而自止當

陛下聖政惟新之日使執政之臣守闕號𡨚固知非

朝廷羙事然臣以惡名不可虚受將不得巳而爲之

期於以死必辯而後止臣無任懇血哀號激切之至

取進止

   神宗御札三月四日差中使朱可道賜

春暖乆不相見安否數日來以言者汚卿以大惡朕

曉夕在懷未常舒𥼶故累次批出再三詰問其從來

事狀訖無以報前日見卿文字力要辨明遂自引過

今日巳令降黜仍出牓朝堂使中外知其虚妄事理

旣明人疑亦釋卿冝起視事如𥘉無恤前言賜歐陽

   謝賜手詔劄子同日

臣今日㐲蒙聖慈差中使朱可道傳宣撫問賜臣手

詔爲言者汚臣以大惡巳令降黜仍出牓朝堂令中

外知其虚妄勑臣冝起視事如𥘉無恤前言者臣捧

讀感咽不知涕泗之横流竊伏自念天地父母能生

臣身不能免臣於憂患陛下神聖聦明無幽不燭察

孤危辨臣𡨚枉使臣不䧟大惡得爲完人至徳大

恩過於天地父母萬倍則臣餘生之命是陛下所延

之命今日之身是陛下再造之身雖盡此命捐 --捐此身

亦不能上報至徳大恩之萬一而臣又有大罪者𫎇

國寵榮忝居重位處危機之地而自任拙直不防禍

患怨仇所積謗怒交興當陛下即位之初外有機政

之繁内有孝思感慕之戚於此之時致言事者以隂

私之惡醜穢之言上黷聖聽煩陛下暁夕在懷爲臣

親加詰問特賜辨明臣之此罪何以自贖捫心内省

何以自安臣無任感天荷聖慙懼涕泗激切屏營之

至臣巳依詔㫖來日詣閤門祗候入見冀面天顔別

陳血懇次

   乞罷政事第二表

臣某言臣近貢封章乞解職任伏奉批答未賜允俞

者臣聞髙而必危蓋處易傾之𫝑滿則招損實存至

戒之言敢再𤁋於懇私輙自干於斧龯臣某中謝伏

念臣本以庸妄出於遭逢誤𬒳國恩俾參政論材非

適用而當重任之難智不周身而履危機之地旣不

能於阿徇故多積於怨仇謗怒之興紛紜靡一所恃

者聖君在上公道方行雖構造中傷人言可畏而聦

明聽察天鑒孔昭旣悉辨於罔誣遂判分於柱直俾

臣不䧟大惡得爲完人今亂國之讒巳蒙於逺屏立

朝之士皆保於自安則臣仰銜再造之鴻慈正合損

軀而自效然念臣病羸之質年迫巳衰寵禄之盈理

難乆䖏頃事先帝之日屢貢乞骸之言間奉徳音亦

蒙恩許一麾之請素志甚勤伏望皇帝陛下推天地

之仁回日月之照閔其孤拙曲賜矜從予之一州俾

自退處亦有民社可宣教條苟知盡瘁之方未失事

君之節

   第三表

臣某言臣近再上表乞解政事除一外郡差遣奉今

月八日批答所乞冝不允者臣聞士之行巳所慎者

始終之不渝臣之事君所難者進退而合理苟無大

過善退其身昔之爲臣全此者少臣頃侍先帝屢陳

斯言今之懇誠蓋迫於此臣某中謝伏念臣識不足

以通今古材不足以語經綸幸逢盛際之休明早自

諸生而拔擢方其與儒學文章之選居言語侍從之

流毎蒙過奬於群公常媿虚名之浮實暨晚叨於重

任益可謂於得時何甞敢傷一士之賢豈不樂得天

下之譽而動皆臣忌毀必臣歸人之愛憎不應遽異

臣之本末亦豈頓殊蓋以處非所冝用過其量惟是

要權之地不勝指目之多周防所以履危而簡踈自

任委曲所以從衆而拙直難移冝其舉足則蹈禍之

機以身爲歛怨之府復盤桓而不去遂謗議以交興

說震驚輿情共憤皇明洞照聖斷不疑孤臣𫉬雪

於至𡨚四海共忻於新政至於頼天地保全之力脫

風波險䧟之危使臣散髪林丘幅巾衡巷以此没地

猶爲幸民況乎擁蓋垂䄡其榮可喜撫民求瘼所𭔃

非輕苟可效於勤勞亦寧分於内外伏望皇帝陛下

曲回天造俯察愚𠂻許解劇繁處之閑僻物還其分

庻𫉬遂於安全心匪無知豈敢忘於報效

   又乞外郡第一劄子

臣前日𫉬對便坐巳具血懇披陳爲臺官一作臣寮誣臣

以隂醜之事臣聞詩曰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

也言之醜也蓋隂醜之事君子之所深惡猶不可自

道於口而況上逹君父之聽汚黷朝廷驚駭中外事

雖起於誣罔然本臣而發此臣所以夙夜慙懼而無

地自容也伏況當陛下即政之𥘉日有軍國萬機之

繁乃以人口不道之事上煩聖慮蒙陛下暁夕在懷

親批詰問再三窮究得其虚妄之狀特賜行遣暁告

中外使臣大𡨚𫉬雪人疑盡釋夫辯枉直雪幽𡨚以

𥼶天下之疑以快輿情之憤此固陛下神聖聦明自

是新政之一事然亦因臣致勞聖慮此亦臣所以夙

夜慙懼而無地自容也秪此二事臣自循省巳不能

安然而上頼陛下至寛至仁必以此事是臣寮中傷

臣非臣自作以紊煩朝廷以此必賜矜恕然臣有不

得巳而必不能處者蓋臣所以致此大謗者本出怨

仇之口由臣拙直多忤於物而在位巳乆積怨巳多

若使臣頓然變節勉學牢籠小人以弭怨謗非惟臣

所不能亦非陛下所以任臣之意若使臣復居于位

秖如前日所爲則臣恐怨家仇人以臣不去必須更

爲朝廷生事臣亦終不能安況臣一二年來累爲言

者攻擊心志摧沮加以衰病所侵兩目昬暗四支骨

立顧身巳如此而人情又如此亦復何心貪冒榮寵

伏望聖慈憫臣之志誠可哀矣察臣之迹實難安矣

特許臣解罷除一外郡則天地保全之恩何以論報

臣今巳上第三表伏乞早賜降出施行

   第二劄子

臣近者䖍露懇誠乞解政事巳三上表殆今累日夙

夕俟命跼蹐靡遑臣竊伏自思理冝罷退者其事非

一臣聞所謂大臣者必能宣布上徳叶和中外使人

心恱豫朝政肅清此乃輔弼之任也臣性既簡拙耻

爲阿徇又復愚暗不識禍機多積怨仇動遭指目謗

怒毀辱不可勝言一二年來屢爲言事者攻擊以臣

一人無日不煩君父不惟朝廷未甞少静而臣亦未

甞少安則臣之小一作材不堪大用從可知矣臣又

思朝廷毎用柄臣必取人望者以其爲衆人所服故

使處衆人之上也今如臣者舉必爲衆人所怒動必

爲衆人所怨讒謗忌嫉叢集于一身以此而居要任

者八年矣其未䧟於禍咎者臣竊自恠以爲晚也所

頼者聖君在上朝廷至公察臣孤危辨正誣罔使臣

不罹枉横得爲完人臣於此時不自引去是不知進

退矣臣竊見前世元勲舊徳社稷之臣一有間𨻶尚

或罹於禍咎而臣能薄材劣竊位巳乆語其勤則勞

一作効未著於毫髪詢于衆則怨毀巳積於丘山所

謂衆怒難犯孤根易危豈敢與人自結仇敵昨縁思

永等誣臣以大惡之名於義不可虚受若不辨於今

時則無以自明於後世故臣屢乞辨理者蓋事不𫉬

巳而爲之非敢與言事者爭勝負也而自思永等得

罪以來言事者固巳耻於不勝若臣復處事權遷延

不去彼必自疑而不安是臣下有衆人之怨嫉旁爲

言事者切齒他人視之猶爲臣寒心顧臣何以自處

伏望聖慈哀臣言之至懇察臣𫝑巳難安予之一州

俾自藏縮如此則臣大𡨚巳雪旣彰新政之清明孤

迹𫉬安又荷聖恩之優假言事者但得臣去亦稍釋

其忿必無疑而安處别不爲朝廷生事則臣之一去

所利甚多惟乞出自一作睿斷早賜允俞

   第三劄子

臣今月二十日伏蒙聖恩以臣所上第三表乞解政

事特降批答不允仍斷來章者聞命以還憂惶殞越

懇誠所迫欲止不能臣以非才誤膺委用歳月巳乆

不知引避而寵禄盈滿福過災生仇怨旣多謗讒

大作衆情不與孤迹巳危陛下既巳深察一有臣字

哀憐之矣臣之憂危迫切披肝𤁋血之誠亦巳屢瀆

於天聦而陛下固巳諒臣至誠至懇察臣事𫝑當去

而無疑矣然而聖恩未忍遽許臣解罷者必以不欲

今臣因言者而罷爾蓋自思永等逺竄牓朝堂告示

以來中外皆知臣事已辨雪陛下至聖至明言事者

不能動揺朝廷矣今臣自以懇請與言事者不復相

關若賜允俞是陛下出臣於萬死之中保全其終始

而使之善退也如此則臣之大𡨚巳蒙辨雪危迹又

保安全陛下天地父母之恩自非殞骨糜軀何以論

報臣自上三表後巳兩具劄子披陳必巳𫎇省覽臣

之血誠竭於是矣今更不敢煩言上黷睿聽惟乞聖

慈哀憫早賜施行

   謝傳宣撫問劄子治平四年三月壬申

臣今日伏蒙聖慈差中使傳宣撫問以臣累表乞解

政事之職已除觀文殿學士刑部尚書知亳州仍問

臣㡬日朝參者臣近以迫切之誠累形章表上煩天

聽合𬒳罪誅乃𫎇睿恩曲賜矜許旣特加羙職乂超

轉官資仍假善邦俾從私便臣孤危之迹巳荷保全

衰晚之年猶貪榮寵但以未受新命無由入謝又𫎇

聖造曲賜記録丁寧慰諭趣其入見恩數優異舉族

歡呼伏縁自二十六日後前後殿不坐臣欲乞候御

殿日參假冀靣天顔别披血懇次

   辭刑部尚書劄子治平四年三月二十六日

臣今月二十六日伏䝉聖恩賜臣告勑各一道授臣

刑部尚書充觀文殿學士知亳州臣猥以庸材乆竊

重任雖䇿勵駑蹇訖無𥙷報而荏苒歳月漸迫衰殘

所以屢陳危懇之誠上干宸造者正以願避寵榮冀

全衰朽而天私曲𬒳恩命過優旣加以羙職又超轉

官資臣竊尋前例參貳之職出處非一而推恩之數

罕有若臣之優者況臣近遇覃慶巳叨遷秩未逾兩

月恩典頻仍無功之賞度越常格非惟臣自循省莫

知所措而名器所假人言謂何欲望聖慈憫臣孤

察臣畏避寵榮之懇特許臣只以本官兼職或止轉

一官庻俾少安常分臣誓竭晚節上報鴻恩今取進

   謝觀文殿學士刑部尚書表

職清書殿寔爲儒者之榮望峻天䑓仍忝刑官之重

内循譾薄仰玷光華臣某中謝伏念臣稟質迂愚粗

知業履因時幸㑹遂竊寵靈無拾遺𥙷闕之勤常陪

法從非大冊髙文之手乆厠翰林晚綴宰寮俾聞國

論荷三朝之眷遇毎察懦𠂻幸四海之清平得容尸

禄居滿盈而不戒積災釁以自貽屬聖統之嗣興赫

皇明而繼照誣言詰服已大釋於羣疑危跡保全俾

不虧於素守犬馬合思於報效桑榆柰迫於衰遲屢

貢懇私上干聦睿遂蒙開允俾解繁機然而晚節餘

生本期避寵清資顯秩益更貪榮𬒳優渥之非常但

凌兢而失措此蓋伏遇皇帝陛下聖神御極亭育推

仁閔孤拙之𫝑危無容自立謂疲駑之力竭難責逺

圖曲軫至慈俯從誠請仍憐舊物特示殊恩顧非木

石之頑冝識乾坤之造颯然素領雖難强於筋骸皎

若丹心猶自期於塵露

   進永厚陵挽歌辭三首引狀治平四年閏三月

右臣伏蒙聖恩差臣知亳州軍州事見發赴本任次

伏見大行皇帝將來八月遷坐于永厚陵中外群臣

咸進挽歌辭臣以非才乆竊重任遭遇先帝𫎇𬒳

知恩極昊天未知論報痛深䘮考徒切攀號臣今謹

撰成大行皇帝靈駕發引日挽歌辭三首謹隨狀上

進伏候勑㫖

   亳州謝上表治平四年六月

臣某言伏蒙聖恩授臣觀文殿學士刑部尚書知亳

州軍州事巳於今月二日赴上訖者貳政非才雖𫉬

奉身而退分符善地猶懐竊禄之慙祗荷寵靈惟知

戰懼臣某中謝伏念臣章句腐儒之學也豈足經邦

斗筲小器之量也寜堪大用而叨塵二府首尾八年

荷三朝之誤知罄一心而盡瘁若乃樞機冝慎而見

事輙言䧟穽當前而横身不避竊尋前載未有能全

一昨怨出仇家構(“冉”換為“冄”)爲死禍造謗于下者𥘉若含沙之

射影但期隂以中人宣言于廷者遂肆鳴梟之惡音

孰不聞而掩耳頼聖神之在上廓日月之至明悉究

網誣遂投讒賊再念臣性實甚愚而踈於接物事多

輕信者蓋以至誠如彼匪人失於泛愛平居握手惟

期道義之交延譽當朝常丐齒牙之論而未乾薦儞

之墨巳彎射羿之弓知士其難世必以臣爲戒常情

共惡人將不食其餘而臣與遊旣昧於擇賢在滿不

思於將覆自貽禍釁㡬至顛隮上煩睿聖之保全得

完名節於終始洎懇辭於重任尤深惻於皇慈雖避

寵辭隆僅能去位而清資顯秩愈更叨榮莫逃僥倖

之譏實負心顔之⿰靣⾒斯蓋伏遇皇帝陛下乾坤大度

堯舜至仁察臣自取於怨仇本由孤直憫臣力難於

勉强蓋迫衰殘旣𫉬免於非辜仍曲從於私欲遂同

萬物俾無失所之嗟未盡餘生敢忘必報之效

   謝賜仁宗御集表治平四年 月

臣某言伏準御藥院告報伏蒙聖慈賜臣仁宗御集

一部一百卷者倬彼雲章方聮於寳軸刻之玉版忽

𬒳於恩頒臣某巾謝恭惟仁宗皇帝睿哲聦明寛仁

恭儉毎虚心而訪道務嚮學以崇儒天縱生知臻作

者之謂聖功髙徳盛由煥乎其有文伏惟皇帝陛下

纂紹丕圖善繼先志惟仁祖發揮於衆製乃英考序

𫐠而成編昭如三光並照萬物法彼後世同符六經

方副本之頒行非近輔而莫𫉬敢期睿眷尚及愚臣

寵異群邦光生蔀室載念臣出身寒苦自少遭逢晚

蒙奬任之殊甞與賡歌之後捐 --捐軀論報餘生巳負

素心拜賜爲榮撫事但零於清血

   亳州乞致仕第一表熈寜元年春

臣某言臣聞難進易退者禮經之格言知足不辱者

道家之明戒茍貪榮而不止冝招損以自貽況災疾

之所SKchar2顧筋力之難强輙披悃愊自冒誅夷臣某中

謝伏念臣生也多屯少雖有志而識不明於大體用

不適於當時徒以荷三朝之誤知屬四方之無事遂

容章句之學竊與機政之司逮更二府之繁蓋亦八

年之乆既不能遇事發憤慨然有所建明又不能與

世浮沉黙爾以爲阿徇毎多言而取怨積衆怒以難

當繼逢時事之方艱思欲乞身而未𫉬不虞暗禍䧟

臣於風波必死之淵上頼至仁脫臣於鮫鰐垂涎之

口以至平生所守之名節晚暮未盡之年齡豈臣能

於自全皆陛下之所賜旣懇辭於重任仍假守於善

邦固巳坦無危疑幸此優逸而風霜所迫𩯭髮凋殘

憂患巳多精神耗盡加之肺肝渇涸眼目眊昬去秋

以來所苦増劇兩脛惟骨拜履俱艱雙瞳雖存黒白

𦆵辨顧形骸之若此尸寵禄以何安伏望皇帝陛下

特軫睿慈俯從人欲許還官政俾返田廬白首明時

幸遘垂衣之治酣歌聖化願追擊壤之民雖居畎畒

之間永荷乾坤之造

   第一劄子

臣輙𤁋一作血懇上干宸慈臣本以庸虚誤蒙奬擢

一作推用濫塵二府𫉬事三朝無徳一作一事可稱無言一作一言

可採旣不能報國又不善謀身怨嫉謗䜛喧騰衆口

風波䧟穽一作檻阱僅脫餘生憂患旣多形神俱瘁齒髪

凋落疾病侵陵故自數年以來竊有退休之志而臣

猥以非才乆叨重任連值國家多事所以未敢遽言

頃自去春伏蒙陛下矜憫孤危保全晚節許解政事

得從外𥙷臣於此時遂乞守亳一作乞守亳社蓋以去潁最

近便於私營及入辭之日亦具奏陳乞枉道至潁脩

葺故居幸蒙聖恩皆賜允許臣自到亳以來殆將朞

一作歳暮舊苦痟渇蓋巳三年腰脚細痩惟存皮骨行

歩拜起乘𮪍鞍馬俱覺艱難而眼目昬花氣暈侵蝕

視一成兩僅分黒白職事至簡猶多妨廢坐尸厚禄

益所難安然臣嚮者不敢啓言而今乃輙茲有請者

蓋以方今朝廷無事中外晏然臣亦幸無任責之重

其進退之際旣無所嫌避又不繫重輕故敢直以臣

子之私誠自乞君父之憐憫臣以守官在外不得親

伏旒扆之前縷陳悃愊臣今巳具表章欲乞一致仕

名目就近於潁州居止以養殘年伏望聖慈特賜開

許臣無任祈天俟命

   第二表

臣某言臣近貢封章乞還官政伏奉詔答未賜允俞

退自省循奚勝殞越臣聞神功不宰而萬物得以曲

成者惟各從其欲天鍳孔昭而一言可以感動者在

能致其誠敢傾䖍至之心再瀆髙明之聽臣某中謝

伏念臣本以一介之賤叨塵二府之聮知直道以事

君毎師心而自信然而旣乏捐 --捐軀之效又無先覺之

明用之已過其分而曽不自量毀者不堪其辱而莫

知引去幸頼乾坤之再造得逃䧟穽之危機仍許避

於要權俾退安於晚節今乃苦於衰病莫自支持顧

難冒於寵榮始欲収於骸骨敢期聖念過軫天慈

雖迫於桑榆未忍弃於草莽竊以古今之制㳂襲不

同蓋由兩漢而來雖處三公之貴毎上還於印綬多

自駕於車轅朝去朝廷暮歸田里一辭髙爵遂列編

民豈如至治之朝深篤愛賢之意毎示隆恩之典以

勸知止之人故雖有還政之名而仍享終身之禄固

巳不𩔖昔時之士無殊居位之榮然則在臣素心雖

切退休之志迹臣所乞尚虞僥倖之譏伏望皇帝陛

下惻以深仁矜其至懇俾解方州之任遂歸環堵之

居固將優游垂盡之年涵泳太平之樂惟辛勤白首

迄無一善之稱孤負明時莫報三朝之徳此爲慙恨

何可勝陳

   第二劄子

臣近以疾病衰遲再上表一作章𤁋陳血懇乞一致

仕名目以養殘年聖恩憐憫不忍遽棄特降詔諭未

賜允俞承命之際惟知感泣臣竊以七十之制雖著

禮經而歴代以來人臣進退多不拘此有年巳過而

不得去者有年未及而可以去者蓋以人有賢愚理

難一槩一作其或上智髙才元勲舊徳用捨去就繫

朝廷得失輕重者故雖年巳過之理不得去而人皆

不以爲非也若中常之人碌碌備位存之旣無所益

去之亦無可思其用捨不爲得失去就不繫輕重其

人茍能量分知止奉身而退朝廷則必嘉其趣尚而

成就其志故雖年未及而特許其去而人亦不以爲

非也彼中常之人者居常則無足可稱及能識分自

量不待年及而知止則尚有一節可取故人君推樂

賢養士之心務欲奬成其名節所以不待年及而亦

一作許其去也如臣愚陋不敢過自陳其不肖輙竊

自比於中常之人所謂碌碌備位存之無所益去之

無可思而用捨去就不繫朝廷得失輕重者臣某是

也然臣比於中常之人猶有不及者貪冒榮寵過其

涯分荷三朝之恩徳而無所報効𬒳小人之摧辱而

不能逺去固非有識分知止之明而直以疾病侵陵

心神昬耗力不能勉然後不得巳而自陳耳此臣自

媿於心者也雖然臣以犬馬之賤蒙陛下天地養育

之恩始終保全以至今日惟晚暮一節尚頼君父之

仁奬成其志臣今巳具第二表陳乞伏望聖慈特賜

開許一作今取進止

   第三表

臣某言臣近者再貢封章乞從致仕伏奉詔書冝不

允者竊稽典禮退止一辭上黷睿慈臣今三請雖未

忍弃捐之意曲煩再諭以丁寧而不勝迫切之誠尚

冀終蒙於開可臣某中謝伏念臣禀生至陋力學不

强徒以略誦仁義之言粗知㢘耻之節早縁一藝擢

自諸生智非先見之明材無適用之敏但知報國不

敢謀身惟枉尋直尺之不爲故圓鑿方枘而難合以

𬒳侵凌於群小遭詆毀之百端而臣忍辱强顔踰

時歴𡻕蓋思責任之方重顧於去就而難輕今者幸

蒙寛恩𫉬保孤拙脫於死地優以便藩旣無效於勤

勞徒坐尸於寵禄加以艱危備歴憂患巳多老將疾

以偕來形與神而俱瘁昔而少徤黔驢之伎已殫今

也病衰駑馬之疲難强始露肺肝之懇乞収骸骨而

歸迹臣前後之心可見遲徊之乆不敢爲於妄舉蓋

幸冀於必從伏望皇帝陛下推天地之仁垂日月之

照察臣旣非狷憤以肆一朝之忿又非矯激而希髙

世之名本由多難之餘誠以不能而止矜其朽憊賜

以哀憐許上印章退居田里使病樗擁腫盡爾天年

斥鷃逍遥遂其物性幸克成於素志惟仰頼於鴻私

   第三劄子

臣輙有血懇上干天慈意迫言煩合從誅戮臣近以

衰年疾病三上表章乞一致仕名目伏𫎇聖恩一作

累降詔諭未賜允俞祗服訓辭惟知感涕臣聞陳力

就列不能者止此臣子之常分也臣以庸繆遭遇三

朝誤𬒳奬擢叨塵二府論其報効𥘉無取一作𥙷於毫

分積爲怨仇則不勝於詆訾雖忠邪善惡上則難逃

聖鑒之明毀譽是非下則一付至公之論可以撫心

省已自信不疑其如蹇拙孤危亦巳甚矣而猶貪冐

榮寵不知進退以至横遭誣䧟㡬至顚擠上頼陛下

推天地父母之恩以保全之察其誠心許解重任𪝒

以善地從其私便偷安茍禄優幸巳多而臣量盈器

極福過災生衰疾所嬰積年滋甚中虚渇涸若注漏

巵腰脚伶俜僅存皮骨舊患兩目氣暈侵蝕日加昬

暗簽書文字轉覺艱難一郡之間事多曠廢是敢直

露肺肝願還印綬而皇慈垂惻未忍遽弃三賜詔諭

慰以恩言中外之人皆知聖君恩禮之數過厚於臣

者至矣而臣之懇悃迫切不能自止之誠亦巳至矣

伏望聖慈憫臣衰殘衰臣懇迫特賜允臣累表所乞

俾以本官致仕一作歸老田閭一作則臣雖死之年

猶生之日今取進止

   第四表

臣某言臣累貢封章乞從致政伏奉詔書所乞冝不

允者未忍遽捐 --捐幸曲憐於舊物尚兹再黷蓋中迫於

危誠進冒誅夷俯深殞越臣某中謝伏念臣以一介

無能之賤荷三朝特逹之知仁宗擢自諸生俾參二

府先帝力排羣議深察孤忠暨逢神聖之纂臨竊幸

風雲之感㑹至於辨正誣枉保全始終雖天地之施

無私恩非責報而犬馬之微自效力不逮心繼之衰

疾之纒綿加以年齡之晚暮寵榮旣過小器盈而必

顛筋力已疲飛鳥倦而思止輙露乞身之請願諧解

組之歸而皇慈惻然明詔屢下示廓含容之大度慰

安憔悴之餘生祗服訓辭惟知感涕然而忠信所以

事上理無弗踐之空言進退各有其冝力或不能而

當止雖禮著引年之制必待及時而身有負薪之憂

亦容辭仕是敢再殫悃愊仰冀哀矜伏望皇帝陛下

軫尭舜之深仁推乾坤之曲造憫其確至賜以允俞

俾還潁尾之居遂養漳濵之病再念臣早從壯歳粗

學文辭乆冒榮階常豐禄賜尚能遇樵夫而談道宣

上徳以諭愚民與故老而揮金均君恩而榮里卷

一作談王道揮賜金似衍二字以終晚節永荷鴻私

   第四劄子

臣近者累具章表劄子披𫐠懇誠上干宸造乞一致

仕名目歸考田廬伏蒙五降詔書未賜俞允訓諭丁

寜恩意深至捧讀之際惟知感泣而臣情迫於中不

能自止者蓋以疾病侵攻心志衰盡欲於未填溝壑

之間自爲苟且朝暮之計是敢更𤁋肝膈一作冀蒙

哀憐臣自治平二年巳來遽得痟渇四肢痩削脚SKchar

尤甚行歩拜起乗𮪍鞍馬近益艱難而兩目昬暗多

年舊疾氣暈侵蝕積日轉深視瞻恍惚一作恍恍數歩之

外不辨人物至於公家文字看讀簽書動成妨廢臣

本庸常之人非有深識逺慮毎見比來臣寮多因疾

病致仕其人旣遂閑退徃徃稍復康安一作臣伏自

念無才無能叨竊榮寵滿盈之罰福過災生亦欲量

分知止辭去官禄庻於晚暮之年少免災疾之苦又

臣所患眼目一作自今年春夏以來日更増加其𫝑

未止惟恐年歳之間遂成廢疾若幸於未廢之前𫉬

遂退休之請與其病廢尚竊羙名臣之愚慮所希實

止於此臣遭遇明聖過蒙知奬其孤危蹇拙之迹荷

保全終始之恩可謂至矣而未知報効遽迫病衰天

心仁憫必垂矜惻臣不敢避煩言屢黷之罪今巳再

具表陳乞伏望聖慈特賜開許今取進止

   第五表

臣某言臣近者累具陳乞願還官政伏蒙聖慈五降

詔書未賜俞允上恩曲諭巳至矣而丁寜下愚弗移

但頑然而迷執論罪合當於誅戮原情尚冀於矜從

臣某中謝伏念臣以空言少實之文守泥古不通之

學遭逢亨㑹玷竊寵靈禄利巳豐乃辭陳力恩私未

報輙欲便身推是以言固難逃責若乃艱危險䧟僅

存將盡之餘齡沮辱摧傷無復平生之壯氣加以形

骸衰颯疾病侵凌顧難戀於軒裳遂退甘於畎畒語

其此志又若可哀自伸五請之勤巳渉三時之頃天

慈惻隱聖度優容謂駑馬雖疲念服轅之巳乆而蓍

簮至賤閔舊物而不忘固當上體至仁勉安厥位而

夏秋交際痾疹日増弱脛零丁惟存骨立昬瞳眊瞀

常若𡨋行旣未知痊損之期終當廢去而苟遂退休

之懇尚竊羙名是敢更殫悃愊之私冀動髙明之聽

伏望皇帝陛下推乾坤亭育之施回日月照臨之光

少寛屢黷之刑俯徇至誠之請庻使戒滿SKchar而知止

免災疾以全生老安治世之和永荷終身之賜

   第五乞守舊任劄子熈寜元年 月

臣今月六日準樞宻院遞到詔書一道以臣上第五

表乞致仕伏蒙聖恩未賜俞允者伏念臣以庸虚淺

末之學遭遇三朝荷非常不次之恩寵未知報効之

方而遽迫衰病自懼盈滿思慕古人知止之節願於

聖世𫉬遂退休陛下仁聖寛慈俯哀誠悃旣恕其屢

黷之罪未加誅戮而又推天地父母之恩不忍遽令

退去六降詔書丁寜訓諭感極惟泣不知所容再念

臣昨蒙恩許守此便郡以養衰殘今到任巳及一年

蓋爲脚SKchar乗𮪍鞍馬艱難憂慮非時别有移替欲望

聖慈許臣且更於此將理一二年間若稍𫉬安痊則

不敢上煩聖聽臣以孤危蹇難之迹荷陛下始終保

全之恩以至今日猶以衰殘疾病之懇煩君父含容

養育之私臣無任


表奏書啓四六集卷第四

     紹熈三年十月承直郎丁朝佐編次

            郡人孫謙益校正

乞詰問蔣之竒言事劄子天下之心之一作爲

封進批出蔣之竒上字劄子使事虚此下一有而字

乞罷政事第三表動皆臣忌臣一作過

亳州謝上表于廷一作于朝知士其難其一作爲懇辤一作懇還

報之効一作爲効之報

亳州乞致仕第三劄子累表一作累奏

第四劄子明聖一作聖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