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集古錄跋尾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集古錄跋尾序 歐陽文忠公文集 集古錄跋尾卷第一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集古錄跋尾卷第二

集古録跋尾卷第一 歐陽文忠公文集一百三十四

   古敦銘毛伯敦 龔伯彞 伯庶父敦

右毛伯古敦銘嘉祐中原父以翰林侍讀學士出爲

永興軍路安撫使其治在長安原父博學好古多藏

古竒噐物能讀古文一作銘識考知其人事蹟而長

安秦漢故都時時發掘所得原父悉購而藏之以予

方集録古文故毎有所得必模其銘文以見遺此敦

原父得其蓋於扶風而有此銘原父爲予考按其事

云史記武王克商尚父牽牲毛叔鄭奉明水則此銘

謂鄭者毛叔鄭也銘稱伯者爵也史稱叔者字也敦

乃武王時器也蓋余集録最後得此銘當作録目序

時但有伯囧銘吉日癸巳字最逺故叙言自周穆王

以来叙已刻石始得斯一作銘乃武王時器也其後

二銘一得盩厔曰龔伯尊彞其一亦得扶風曰伯庶

父作舟姜尊敦皆不知爲何人也三器銘文皆完可

識具列如左右真蹟

   毛伯敦銘

 

 

 

 

 

 

    釋文

  佳二年正月初吉王在周昭宫丁亥王格于宣射

  毛伯入門位中庭右祝鄭王呼内史冊命鄭王曰

  鄭昔先王旣命女作邑一字未詳五邑祝今余隹亂商

  乃命錫女赤芾同冕齊黄䜌旂用事鄭拜稽首敢

  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天子休命鄭用作朕皇考龔伯尊敦鄭其鬻

  壽萬年無疆子子孫孫永寳用享薛尚功釋云惟二年正月初吉

  王在周邵宫丁亥王格于宣榭毛伯内門立中廷佑祝𨚕王呼内史𠕋命𨚕王曰𨚕昔先王旣命汝

  作邑継五邑祝今余惟疃京乃命錫汝赤市彤冕齊黄鑾旂用事𨚕拜稽首敢對揚天子休命𨚕用

  作朕皇考龔伯尊敦𨚕其眉壽萬年無疆子子孫孫永實用享

     龔伯彞銘

 

 

 

    釋文

 𡚇作皇祖懿公文公武伯皇考龔伯尊彞𡚇其熈

 萬年無疆霝終霝始其子子孫孫永寳用享于宗

 室薛尚功釋云𡚇作皇祖益公文公武伯皇考龔伯䵼彞𡚇其熈萬年無疆令終令命其子子孫

 孫永寳用享于宗室

    伯庶父敦銘

 

 

    釋文

 惟二月戊寅伯庻父作王姑舟姜尊敦其永寳用

  薛尚功釋月爲周餘同上

    韓城鼎銘

 

 

 

 

 

右原甫旣得鼎韓城遺余以其銘而太常博士揚南

能讀古文篆籕爲余以今文冩之而闕其疑者原

甫在長安所得古竒器物數十種亦自爲先秦古器

記原甫博學無所不通爲余釋其銘以今文而與南

仲時有不同故并著二家所解以竢博識君子具之

如左右真蹟

 惟王九月乙亥𣈆姜曰余惟司朕先姑君𣈆邦

 不○安寧巠雝明徳宣○我猷用○所辭辟○○

  ○○剿䖍不○○○○㠯寵我萬民嘉遺我錫鹵

  賚千兩㐱灋文侯○○○○○○征綏○○堅乆

  吉金用作寳尊鼎用康妥懐逺邦君子𣈆姜用

  蘄○○麋壽作惠○亟萬年無疆用徳畯保其孫

  子三壽是利

   右原父所冩如此

  佳王九月乙亥𣈆姜曰余佳嗣孠朕先姑

  君𣈆邦余不今作敢者籕文省𡚶寧巠朙徳宣

  隷作䘏辝辟疑卽母字乆灮

  不疑㒸字讀爲墜𠂤我萬民

 我疑易鹵或胃字省千兩勿灋文矦頵令畢

 疑母字讀爲貫疑緐久吉金

 用(⿰阝尊)鼎用康疑西夏字妥讀爲綏

 子晉姜用疑旂字讀爲祈疑釁字讀爲眉

 亟萬秊無彊用亯用徳㽙疑允𠈃

 子三

 右嘉祐已亥𡻕馮掖有得鼎韓城者摹其欵識于

 石樂安公以南仲職典書學命𥼶其字謹按其銘

 蓋多古文竒字古文自漢世知者已稀字之傳者

 賈逵許慎輩多無其說蓋古之事物有不與後世

  同者故不能盡通其作字之本意也其不傳者今

  或得於古器無所依據難以臆斷大抵古字多省

  偏㫄而𧼈簡易故隹司巠𠂤等字皆假借也鄭

  司農說周禮云古者書儀但爲義又云古者立位

  同字古文春秋經公即位爲公即立者是也 

  者進取也从𠬪故疑爲从女而象乳

  子形故疑爲母而讀爲緐 雝用邕聲邕从

  巛古文作𡿷今此从水从吕故疑爲雝 魯字

  古作𣥏𭅺旅古文旅作字用爲聲蓋

  古文魯旅者三字通用故疑爲諸 易者篆

 象蜥易形故疑爲易而讀爲錫爲賜皆以聲假

 借也鹵从卤古西中象鹽形上象胃中榖形

 故胃二字 卑者从𠂇在甲下𠂇今但用左古者尚右故𠂇在甲下爲卑

 故疑爲卑亦恐借爲俾讀象穿寳貨形貫字从之

 或卽母字今毛詩有串夷字俗用爲串穿之串

 而說文不載豈非字之省也故疑讀爲貫

 通从辶凡从辶彳之字多通用故疑爲通 古

 語二字相屬者多爲一字書之若秦鍾銘有

 之字是也卤古西字故疑爲西夏字秦鍾銘亦

 有此 妥 字說文無之蓋古綏字省糸𠇍其後相

  承讀如媠故疑讀爲綏 㫃石皷文皆作

  古之旌旂悉載於車故疑卽旂字而从車借讀

  爲祈近甞有得敦藍田者二銘皆有用

  文故知然也 釁今幡爲許刃而虋𦬊之虋

  之爲聲詩鳧鷖 在釁又省爲亹易繫辭又讀

  如尾釁尾眉聲相近又古者字音多與今異

  所謂如皀亦音香釁亦音門乃亦音仍它皆做此是也豈釁眉古亦同音歟秦鍾銘

  亦有釁字故疑爲眉 爲者母猴也从爪而

  象其形故爲爲㽙字字書所無而於文埶宐

  爲允蓋用甽省聲也它字不可識者猶十一二與

 其偏㫄之異者若之𩔖皆今所不傳

 以小篆參求之不能仿佛以今揆之其間或當時

 書者器者不必無謬誤矣姑盡淺學以塞公命

 云𠇍

  嘉祐壬寅冬十月太常博士知國子監書學豫

  章楊南仲識

 甞觀石皷文愛其古質物象形埶有遺思焉及得

 原甫鼎器銘又知古之篆字或多或省或移之左

 右上下惟其意之所欲然亦有工拙秦漢以来裁

 歸一體故古文所見者止此惜哉治平甲辰正月

 莆陽蔡襄

   商雒鼎銘真蹟

右商雒鼎銘者原甫在長安時得之上雒其銘云惟

十有四月旣死霸王在下都雝公(⿰阝尊)鼎用追享

丁于皇且考用气麋壽萬年無疆子子孫孫永寳用

雝公不知爲何人原甫謂古丁寧通用蓋古字簡略

以意求之則得爾而蔡君謨謂十有四月者何原甫

亦不能言也治平元年中伏日書

   古器銘鍾銘二 𦈢器銘一字疑非𦈢甗銘二 寳敦銘一

右古器銘六余甞見其二曰甗也寳龢鍾也太宗皇

帝時長安民有耕地得此甗初無識者其状下爲鼎

三足上爲方甑中設銅箄可以開闔製作甚精有銘

在其側學士句中正工於篆籕能識其文曰甗也遂

藏于袐閣余爲校勘時常閱于袐閣下景祐中修大

樂冶工給銅更鑄編鍾得古鍾有銘于腹因存而不

毀即寳龢鍾也余知太常禮院時甞於太常寺按樂

命工叩之與王朴夷則清聲合初王朴作編鍾皆不

圓至李照等奉詔修樂皆以朴鍾爲非及得寳龢其

狀正與朴鍾同乃知朴爲有法也嘉祐八年六月十

八日書右真蹟

   同前綏和鍾 寳盉 寳敦

右古器銘四尚書屯田貟外郎楊南仲爲余讀之其

一曰綏和林鍾其文磨滅不完而字有南仲不能

者其二曰寳盉其文完可讀曰伯玉船子作寳盉其

萬斯年子子孫孫其永寳用其三其四皆曰寳敦其

銘文亦同曰惟王四年八月丁亥𢿱季肇作朕王母

弟姜寳敦散季其萬年子子孫孫永寳蓋一敦而二

銘余家集録所藏古器銘多如此也治平元年七月

十三日以服藥假家居書右真蹟

自余集録古文所得三代器銘必問於楊南仲章友

直曁集録成書而南仲友直相繼以死古文竒字世

罕識者而三代器銘亦不復得矣治平三年七月二

一有八字一有以字孟饗攝事太廟齋宫書右真蹟

   終南古敦銘

右終南古敦銘大理評事蘇軾爲鳳翔府判官得古

器於終南山下其形制與今三禮圖所畫及人家所

藏古敦皆不同初莫知爲敦也蓋其銘有寳尊敦之

文遂以爲敦爾右集本

   叔髙父煮簋銘

右煮簋銘曰叔髙父作煑簋其萬年子子孫孫永寳

用原父在長安得此簋於扶風原甫曰簋容四升其

形外方内圓而小堶之似龜有首有尾有足有甲有

腹今禮家作簋亦外方内圓而其形如桶但於其蓋

刻爲龜形一有爾字與原甫所得真古簋不同一有也字君謨

以謂禮家傳其說不見其形制故名存實亡原甫所

見可以正其繆也故并録之以見君子之於學貴乎

多見而博聞也治平元年六月二十日書右真蹟

   周穆王刻石

右周穆王刻石曰吉日癸巳在今賛皇壇山上壇山

在縣南十三里穆天子傳云穆天子登賛皇一有山字

望臨城置壇此山遂以爲名癸巳誌其日也圖經所

載如此而又别有四望山者云是穆王所登者一作

據穆天子傳但云登山不言刻石然字畫亦竒怪土

人謂壇山爲馬蹬山以其字形𩔖也慶曆中宋尚

書祁在鎮陽遣人於壇山模此字而趙州守將武臣

也遽命工鑿山取其字龕于州廨之壁聞者爲之嗟

惜也治平甲辰秋分日書右真蹟

   敦周姜寳敦 張伯煑

右伯囧敦銘曰伯囧父作周姜寳敦用夙夕享用蘄

萬壽尚書囧命序曰穆王命伯囧爲周大僕正則此

敦周穆王時器也按史記年表自厲王以上有世次

而無年數共和以後接乎春秋年數乃詳蓋自穆王

傳共孝懿夷厲五王而至于共和自共和至今蓋千

有九百餘年斯敦之作在共和前五世而逺也古之

人之欲存乎乆逺者必託於金石而後傳其堙沉埋

𣳚顯晦出入不可知其可知者乆而不朽也然岐陽

十鼓今皆在而文字剥缺者十三四惟古器銘在者

皆完則石之堅又不足恃是以古之君子器必用銅

取其不爲燥濕寒暑所變爲可貴者以此也古之賢

臣名見詩書者常爲後世想望矧得其器讀其文器

古而文竒自可寳而藏之邪其後張伯銘曰張伯

作煮其子子孫孫永寳用張伯不知何人也二銘

皆得之原父也右集本

   敦𠤱銘伯囧敦 張仲𠤱

嘉祐六年原父以翰林侍讀學士出爲永興軍路安

撫使其治在長安原父博學好古多藏古竒器物而

咸鎬周秦故都其荒基破冢耕夫牧兒往往有得必

購而藏之以余方集録古文乃模其銘刻以爲遺故

余家集古録自周武王以来皆有者多得於原父也

歸自長安所載盈車而以其二器遺余其一曰伯囧

之敦其一曰張仲之𠤱其形制與今不同而極精巧

敦医皆有銘而云医獲其二皆有蓋而上下皆銘銘

文皆同甚矣古之人慮逺也知夫物必有弊而百世

之後埋𣳚零落幸其一在尚冀或傳爾不然何丁寧

複若此之煩也其於一用器爲慮猶如此則其操

修施設所以垂後世者必不苟二子名見詩書伯囧

周穆王時人張仲宣王時人太史公表次三代以来

自共和以後年世乃詳蓋自共和元年逮今千有九

百餘年而穆王又共和前五世可謂逺矣而斯器也

始獲於吾二人其中間晦顯出入不可知以其無文

字以志之也蓋其出或非其時而遇或非其人者物

有幸不幸也今出而遭吾二人者可謂幸矣不可以

不傳故爲之書且以爲贈我之報歐陽脩記右集本

   張仲器銘集本

 

    

  

  

 

 

 

 

 

   医銘雖四而文則一今類轉注偏傍之或異者分注釋文四十一字於其下

 

 

  

 𥼚

 

 

 

 

 

  薛尚功編鼎彝款識有此釋文五十一字附見于此

右張仲器銘四其文皆同而轉注偏傍左右或異蓋

古人用字如此爾嘉祐中原父在長安獲二古器於

藍田形制皆同有蓋而上下有銘甚矣古人之爲慮

逺也知夫物必有弊而百世之後埋𣳚零落幸其一

在尚冀或傳爾不然何丁寧重複一作若此之煩也

詩六月之卒章曰侯誰在矣張仲孝友蓋周宣王時

人也距今實千九百餘年而二器始復出原甫藏其

器予録其文蓋仲與吾二人者相期於二千年之間

可謂逺矣方仲之作斯器也豈必期吾二人者哉蓋

乆而必有相得者物之常理爾是以君子之於道不

汲汲而志常在於逺大也原甫在長安得古器數十

作先秦古器記而張仲之器其銘文五十有一其可

識者四十一具之如左其餘以俟博學君子

   石鼓文

右石鼓文岐陽石鼓初不見稱於前世至唐人始盛

稱之而韋應物以爲周文王之鼓一有至字宣王刻詩

韓退之直以爲宣王之鼓在今鳳翔孔子廟中鼓

有十先時散棄于野鄭餘慶置于廟而亡其一皇祐

四年向傳師求於民間得之一有十鼓二字廼足其文可見

者四百六十五一有磨滅二字不可識者過半余所集録文

之古者莫先於此然其可疑者三四今世所有漢桓

靈時碑往往尚在其距今未及千歳大書深刻而磨

滅者十猶八九此鼓按太史公年表自宣王共和元

年至今嘉祐八年實千有九百一十四年鼓文細而

刻淺理豈得存此其可疑者一也其字古而有法其

言與雅頌同文而詩書所傳之外三代文章真蹟在

者惟此而巳然自漢巳来博古好竒之士皆略而不

道此其可疑者二也隋氏藏書最多其志所録秦始

皇刻石婆羅門外國書皆有而獨無石鼔遺近録逺

不冝如此此其可疑者三也前世傳記所載古逺竒

怪之事𩔖多虚誕而難信況傳記不載不知韋韓二

君何據而知爲文宣之鼓也隋唐古今書籍粗僃豈

當時猶有所見而今不見之邪然退之好古不妄者

余姑取以爲信爾至於字畫亦非史籀不能作也廬

陵歐陽某記嘉祐八年六月十日書右真蹟

   秦度量銘

右秦度量銘二按顔氏家訓隋開皇二年之推與李

徳林見長安官庫中所藏秦鐡稱權傍有鐫銘二其

文正與此二銘同之推因言司馬遷秦始皇帝本紀

書丞相隗林當依此銘作隗狀遂録二銘載之家訓

余之得此二銘也廼在袐閣校理文同家同蜀人自

言甞遊長安買得一有此字二物其上刻二銘出以示余

其一乃銅鍰不知爲何器其上有銘循環刻之乃前

一銘也其一乃銅方版可三四寸許所刻乃後一銘

也考其文與家訓所載正同然之推所見是鐵稱權

而同所得乃二銅器余意秦時兹二銘刻於器物者

非一也及後又於集賢校理陸經家得一銅版所刻

與前一銘亦同益知其然也故并録之云嘉祐八年

七月十日書右真蹟

   秦昭和鍾銘

右秦昭和鍾銘曰秦公曰丕顯朕皇祖受天命奄有

下國十有二公按史記秦本紀自非子邑秦而秦仲

始爲大夫卒莊公立卒襄公文公寧公出公武公徳

公宣公成公穆公康公共公桓公景公相次立太史

公於本紀云襄公始列爲諸侯於諸侯年表則以秦

仲爲始今據年表始秦仲則至康公爲十二公此鍾

爲共公時作也據本紀自襄公始則至桓公爲十二

公而銘鍾者當爲景公也故並列之以俟愽識君子

治平元年二月社前一日書右真蹟

   秦祀巫咸神文一作秦誓文

右秦祀巫咸神文今流俗謂之詛楚文其言首述秦

穆公與楚成王事遂及楚王熊相之罪按司馬遷史

記世家自成王以後王名有熊良夫熊適熊槐熊元

而無熊相據文言穆公與成王盟好而後云倍十八

世之詛盟今以世家考之自成王十八世爲頃襄王

而頃襄王名横不名熊相又以秦本紀與世家參較

自楚平王娶婦於秦昭王時吴伐楚而秦救之其後

歷楚惠簡聲悼肅五王皆寂不與秦相接而宣王態

良夫時秦始侵楚至懷王熊槐頃襄王熊横當秦惠

文王及昭襄王時秦楚屢相攻伐則此文所載非懷

王則頃襄王也而名皆不同又以十八丗數之則當

是頃襄然則相之名理不冝繆但史記或失之爾疑

相傳寫爲横也右集本

   之罘山秦篆遺文集本

右秦篆遺文𦆵二十一字曰於乆逺也如後嗣焉成

功盛徳臣去疾御史大夫臣徳其文與嶧山碑㤗山

刻石二世詔語同而字畫皆異惟㤗山爲真李斯篆

爾此遺者或云麻温故學士於登州海上得片木有

此文豈杜甫所謂𬃷木傳刻肥失真者邪

   秦㤗山刻石一作書李斯篆後 集本

右秦二世詔李斯篆天下之事固有出於不幸者矣

苟有可以用於世者不必皆賢聖之作也蚩尤作五

兵紂作⿰氵𭝠噐不以二人之惡而廢萬世之利也篆

二字一作小篆之法出於秦李斯斯之相秦焚棄典籍遂欲

滅先王之法而獨以已之所作刻石而示萬世何哉

十四字一作至已之所作則爲萬世不可朽之計何其愚哉按史記秦始皇帝行

幸天下凡六刻石及二世立又刻詔書于一作其旁

今皆亡矣獨泰山頂上二世一有此字詔僅在所一無二字

數十字爾今俗傳嶧山碑者史記不載又其字體差

六字一作其字特大不𩔖泰山存者其本出於徐鉉一無此六字

又有别本云一無此字出於夏竦家者以今市人所鬻校

之無異一無此十一字自唐封演巳言嶧山碑非真而杜甫

直謂𬃷木傳刻爾皆不足貴也一無此五字余友江鄰㡬

一作休復謫官於奉符甞自至泰山頂上視秦所刻石處

云石頑不可鐫鑿不知當時何以刻也然而二字一作其

四靣皆一有石字無草木而野火不及故能若此之乆

然風雨所剥其存者纔此數十字一無此三字而巳本

鄰㡬遺余也比今俗傳嶧山碑本特爲真者爾一無此十

九字只作休復字鄰㡬

   秦嶧山刻石

右秦嶧山碑者始皇帝東廵羣臣頌徳之辭至二世

時丞相李斯始以刻石今嶧山實無此碑而八家多

有傳者各有所自来昔徐鉉在江南以小篆馳名鄭

文寳其門人也甞受學於鉉亦見稱於一時此本文

寳云是鉉所摸文寳又言甞親至嶧山訪秦碑莫獲

遂以鉉所摸刻石於長安世多傳之余家集録别藏

泰山李斯所書數十字尚存以較摸本則見真僞之

相逺也治平元年六月立秋日右真蹟

   同前一作秦二世詔

右鄒嶧山秦二世刻石以泰山所刻較之字之存者

頗多而磨滅尤甚其趙嬰楊樛姓名以史記考之乃

微可辨其文曰大夫趙嬰五大夫楊樛皇帝曰金石

刻盡始皇帝所爲也今襲號而金石刻凡二十九字

多於泰山存者而泰山之石又滅盛徳二字其餘則

同而嶧山字差小又不𩔖泰山存者刻畫完好而附

録于一作此者古物難得兼資博覽爾蓋集録成書

後八年得此于一作青州而附之熈寧元年秋九月

六日書右真蹟

   前漢二器銘林華宫行鐙一𡻕月見本文蓮勺宫博山爐

  劉原父帖

 近又獲一銅器刻其側云林華觀行鐙重一斤十

 四兩五鳳二年造第一今附墨本上呈

右林華宫行鐙銘一蓮勺宫銅博山爐下槃銘一皆

漢五鳳中造林華宫漢書不載宣帝本紀云困於蓮

勺鹵中注云縣也亦不云有宫蓋秦漢離宫别館不

可勝數非因事見之則史家不䏻備載也余所集録

古文自周穆王以来莫不有之而獨無前漢時字求

之乆而不獲毎以爲恨嘉祐中友人劉原甫出爲永

興守長安秦漢故都多古物竒器埋没於荒基敗冢

往往爲耕夫牧竪得之遂復傳於人間而原甫又雅

喜蔵古器由此所獲頗多而以余方集古文故毎以

其銘刻爲遺旣獲此二銘其後又得谷口銅甬銘乃

甘露中造由是始有前漢時字以足余之所闕而大

償其素願焉余所集録旣博而爲日滋乆求之亦勞

得於人者頗多而最後成余志者原甫也故特誌之

嘉祐八年𡻕在癸卯七月二十日書右真蹟

   前漢谷口銅甬銘𡻕月見本文

右漢谷口銅甬原父在長安時得之其前銘云谷口

銅甬容十其下滅兩字始元四年左馮翊造其後銘

云谷口銅甬容十斗重四十斤甘露元年十月計SKchar

章平左馮翊府下滅一字原父以今權量校之容三

斗重十五斤始元甘露皆宣帝年號一有也字余所集録

千卷前漢時文字惟此與林華行鐙蓮勺博山鑪盤

銘爾治平元年六月九日書右真蹟

   前漢鴈足鐙銘此跋本與漢二器銘銅甬銘共爲一卷

  裴如晦帖

 煜頃甞謂周秦東漢往往有銘傳於世間獨西漢

 無有王原𠦑言華州片瓦有元光字急使人購得

 之乃好事者所爲非漢字也侍坐語及公亦謂家

 集所闕西漢字耳煜守丹楊日蘇氏者出古物有

 銅鴈足鐙制作精巧因辨其刻則黄龍元年所造

 其言榮宫二史間未始概見遂摹之欲𭔃左右以

 爲集古録之一事㑹悲苦不果昨偶開篋見之謹

 以上獻亦聞原甫於秦中得西漢數器不知文字

 與此𩔖不煜再拜治平元年二月十四日

後三年余出守亳社而裴如晦以疾卒于京師明年

原甫卒于南都二人皆年壯氣盛相次以殁而余獨

巋然而存也熈寧壬子四月右真蹟

   後漢西嶽華山廟碑𡻕月見本文

右漢西嶽華山廟碑文字尚完可讀其述自漢以来

云髙祖初興改秦滛祀太宗承循各詔有司其山川

在諸侯者以時祠之孝武皇帝修封禪之禮廵省五

嶽立宫其下宫曰集靈宫殿曰存僊殿門曰望僊門

中宗之世使者持節𡻕一禱而三祠後不承前至於

亡新寖用丘虚建武之元事舉其中禮從其省但使

二千石𡻕時往祠自是以来百有餘年所立碑石文

字磨滅延熹四年弘農太守𡊮逢修廢起頓易碑飾

闕㑹遷京兆尹孫府君到欽若嘉業遵而成之孫府

君諱璆其大略如此所謂集靈宫者他書皆不見惟

見此碑一有爾字則余之集録不爲無益矣一無此十字治年

元年閏五月十六日書右真蹟

   後漢樊毅華嶽碑𡻕月見本文

右漢樊毅華嶽碑云泰華之山削成四方其髙五千

仞廣十里周禮職方氏華謂之西嶽𥙊視三公者以

能興雲雨産萬物通精氣有益於人則祀之故帝舜

受堯親自廵省曁夏殷周未之有改秦違其典璧遺

鄗池二世以亡漢祖應運禮遵陶唐𥙊則𫉬福亦世

克昌亡新滔逆鬼神不享建武之初彗掃頑凶光和

二年有漢元舅五侯之胄謝陽之孫曰樊府君諱毅

字仲徳命守斯邦孟冬十月齋祠西嶽以傳窄狹不

足處尊卑廟舎舊乆墻屋傾亞特部行事荀班縣令

先讜以漸𥙷治此其事也又云功曹郭敏等遂刋玄

石銘勒鴻勲其字畫頗完其文彬彬可喜惟以周禮

職方氏爲識方氏其字畫分明非訛缺疑當時周禮

之學自如此蓋識誌其義皆通也治平元年五月十

日書右真蹟

   同前

右漢樊毅修華嶽廟碑云惟光和元年𡻕在戊午名

曰咸池季冬已已弘農太守河南樊君諱毅字仲徳

下車之初㳟肅神祀西嶽至尊詔書奉祠躬親自往

齋室逼窄法齋無所於是與令巴郡朐忍先讜圖議

繕故二年正月已夘興就刻兹碑號吏卒挾路據此

碑乃即時所立而太守生稱諱者何哉治平元年

伏日書右真蹟

   後漢修西嶽廟復民賦碑𡻕月見本文

右漢修西嶽廟復民賦碑云光和二年十二月庚午

朔十三日壬午弘農太守臣毅頓首死罪上尚書臣

毅頓首頓首死罪死罪謹按文書臣以去元年十一

月到官其十二月奉祠西嶽華山省視廟舍及齋衣

𥙊器率皆乆逺有垢臣以神嶽至尊冝加恭肅輙遣

行事荀班與華隂令先讜以漸繕治成就之又曰讜

言縣當孔道加奉尊嶽一𡻕四祠飬牲百日用榖藁

三千餘斛或有請雨齋禱役費兼倍小民不堪有饑

寒之窘違宗神之敬乞差諸賦復華下十里以内民

租田口臣輙聽盡力奉宣詔書思惟惠利増異復上

臣毅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上尚書漢家制

度今不復見惟余家集録漢碑頗多故於磨滅之餘

時見一二而此碑粗完故録其首尾以傳臣毅者樊

毅也右集本

   後漢北嶽碑𡻕月見本文 集本

右漢北嶽碑文字殘滅尤甚莫詳其所載何事第其

𨼆𨼆可見者曰光和四年以此知爲漢碑爾其文斷

續不可次序蓋多言珪幣牲酒𮮐稷豐穰等事似是

禱賽之文其後有二人姓名偶可見云南陽冠軍馮

廵字季祖甘陵夏方字伯陽其餘則莫可考矣

   後漢無極山神廟碑𡻕月見本文

右漢無極山神廟碑文字磨滅斷續然尋繹次序其

可見者尚可成文云太常臣躭丞敏頓首上尚書謹

按文書男子常山蓋髙上黨范遷爲元氏三公神山

去年五月常山相廵詣山請雨山神卽使髙傳言白

國縣卽與封龍靈山無極山共興雲雨常山相廵元

氏令王翊各以一白羊賽復使髙與遷俱詣太常爲

無極山神索法食臣疑髙遷言不實輙移本國今常

山相廵書言郡督郵言無極山體可三里所立石爲

體長二丈五尺所山周匝二十餘里其三公封龍靈

山皆得法食乞令無極山比三山祠牲出王家以珪

璧爲信愚臣如廵言請少府給珪璧故事湏報臣躭

愚戇頓首頓首上尚書制曰可尚書令忠奏雒陽宫

太常承書從事光和四年八月十七日丁酉尚書令

忠下太常躭丞敏下常山相其奏章如此其後遂言

造廟事而有銘其文多不載按漢奏章首尾皆言臣

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上尚書而此碑所載太常

章首尾不稱死罪而丞敏又不稱臣莫曉其制碑

後又列常山官屬云常山相南陽馮廵字季祖元氏

令王翊字元輔云治平元年四月一日書右真蹟

   後漢桐柏廟碑𡻕月見本文

右漢桐柏廟碑磨滅雖不甚而文字斷續粗可考次

蓋南陽太守修廟碑也其辭云延熹六年正月乙酉

南陽太守中山盧奴君奴下正闕一字當是其姓又

云尊神敬祀立廟桐柏春秋宗禜災異告變水旱請

求位比諸侯聖漢所尊一作太守奉祀二十餘年不

復身至遣丞行事簡略不敬明神弗歆災害以生五

嶽四瀆與天合徳仲尼慎𥙊常若神在君準則大聖

親之桐柏来見廟祠﨑嶇逼狹開拓神門立闕四望

増廣壇場又云執玉以沉爲民祈福靈祇報祐天地

清和其大意止於如此其後有頌亦可讀第不見太

守姓名爾然不著他事惟修廟祀神爾桐柏淮瀆廟

治平元年六月十三日書右真蹟

   後漢殽阬君神祠碑光和四年

右漢殽阬君神祠碑在鄭縣慶曆中樞宻直學士施

君爲陜西都轉運使爲余模此本云碑文已磨滅初

不可辨以麫填其刻稍尋其㸃畫命工鐫治之乃可

讀漢碑今在者𩔖多磨滅不完故斯碑歷歷可見也

惟裴曄姓名爲郷人鑱去矣殽阬所以畜洩水患據

碑文云自亡新以来廢之則前漢時已有之矣光和

中曄爲鄭縣令始修復之事見水經及華州圖經殽

吭君祠今謂之五部神廟其像有石隄西戍𣗳谷五

樓先生東臺御史王翦將軍皆莫曉其義施君名昌

言今爲涇原路安撫使右集本


集古録跋尾卷第一


古敦銘録目元第九百四十一敦乃武王下二字一作文武

韓城鼎銘元第七百六十一亦自一作

商雒鼎銘元附九百四十一

古器銘元第三百七十一存而一無而字

同前元第五百九十一般子款識法帖無子字斯年款識法帖無斯字八月

款識法帖此下有初吉字暨集録一作

終南古敦銘元第二百四十一初莫知爲敦也一無此六字

煮簋銘元第四十一款識法帖作旅

 

     此盖銘

 

     此腹銘

 右一器其銘云叔髙父作煮簋其萬年子子孫孫

 永寳用其容四升外方内圜而小堶之望之畧似

 龜有首有尾有足有腹有甲也今禮家作簋内正

 圜外正方刻盖正爲龜形猶有近也不全與古同

 耳

此銘劉原甫在永興得古銅簋模其銘以見𭔃其後

原甫所書也

 禮家作簋傳其說不知其形制故名存實亡此器

 可以正其繆也甲辰正月十二日襄

周穆王刻石元附七百六十一天子登上二字一作王此山一作北山

如此而十三字一作圖經云癸巳誌其日也鑿山一無山字

元附八百九十一一作𦣞款識法帖作匜史記此下一有本紀二字

平元年正月二日書一有此九字

敦医銘元無卷第

張仲器銘元第八百九十一古人一作古之人嘉祐八年十二月

二十八日書一有此十二字

石鼔文元第二百一右石鼔文此下一有在字千有一無有字獨無石

此下一有文字猶有一作獨有

秦度量銘元第六百六十一

秦昭龢鍾元第三百四十一

秦祀巫咸神文元第四百一熊適一作

 又别本秦祀巫咸神文祀朝那文附

  右秦祀巫咸神文今流俗謂之詛楚文者一無此字

  其言楚王熊相之罪也史記世家楚自成王以後

  王名一無此二字有熊疑熊良夫熊商熊槐熊元而無

  熊相詛一作文言穆公與成王盟好而後云一無此二 字

  倍十八世之詛盟則秦一無此二字自穆公十八世爲

  惠文王也又按秦本紀與楚世家自楚平王娶婦

  於秦其後累世不以兵交至宣王熊良夫時秦始

  侵楚及惠文王時與楚懷王熊槐屢相攻伐則秦

  所詛者是懷王也但史記以爲熊槐者失之爾槐

  相二字相近盖轉冩之誤當從詛文石刻以相爲

 正又有祀朝那湫文其文一無此二字與此同今附于

 後熈寧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書

篆遺文元第三百六十一嗣馬石刻作爲臣斯石刻作徳此遺一有文字

或云一作治平元年六月二十日書一有此十字

㤗山刻石元第一百三十一賢聖一作聖賢秦始一無秦字此詔一作詔書

余友一有人字嘉祐八年五月十日書一無此九字

嶧山刻石元第九百五十一而附一無而字

漢二器銘元第八百一十一兹乆一作滋乆得於一作得之於

銅甬銘鴈足鐙銘元附八百一十一

華山廟碑元第八百四十一如此此下一有其記漢祠四岳事見本末十字

華嶽碑元第七百二十一古碑作亨古碑作斑同前元第三百一

復民賦碑元第二百一十一西一作嶽廟此下一有請字荀班古碑作斑

就之此下一有後仍雨甘雪五字一有筭字治平元年六月十四日

一有此十字

北嶽碑元第七百三十一考矣一作治平元年五月十日書

一有此九字

無極山神廟碑元第四百九十一愚臣古碑作㠯請少府一作請以少府

桐柏廟碑元第一百九十又云一無此二字災害一作

殽阬神祠碑元第二百九十一一作今在或作在今斯碑二字上一有獨字

復之此下一有時字治平元年二月一日書一有此九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