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行周文集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歐陽行周文集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二
  歐陽行周文集     别集類一
  提要
  等謹案歐陽行周文集十巻唐歐陽詹撰詹字行周泉州人舉進士官至四門助教事蹟具新唐書文萟傳其集有大中六年李貽孫序稱韓侍郎愈李校書觀洎君並數百嵗傑出今觀詹之文與李觀相上下去愈逺甚葢此三人同年舉進士皆出陸䞇之門並有名聲其優劣未經論定故貽孫之言如此然詹之文實有古格在當時纂組排偶者上韓愈為歐陽生哀辭稱許詹甚至亦非過情也王士禎池北偶談嘗摘其自明誠論尹喜自明誠而長生公孫宏自明誠而為卿張子房自明誠而輔劉公孫鞅自明誠而佐嬴諸句以為離經畔道其説信然然宋儒未出以前學者論多駁雜難以盡糾亦存而不論可矣愈稱閩舉進士自詹始王應麟謂黄璞閩川名士傳詹之前已有薛令之林藻攷之登科記璞所傳誠然愈言為誤葢古事可資典籍近事惟據見聞沈括沈遼吕祖謙皆一代名流而宋人或誤稱其世系則愈之失攷固亦不足怪矣乾隆四十三年六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歐陽行周文集原序
  歐陽君生於閩之里㓜為兒孩時即不與衆童親狎行止多自處年十許嵗里中無愛者每見河濱山畔有片景可採心獨娯之常執巻一編忘歸於其間逮風月清暉或暮而尚留窅不能釋不自知所由葢其性所多也未甚識文字隨人而問章句忽有一言契於心移日自得長吟髙嘯不知其所止也父母不識其志每嘗謂里人曰此男子未知其指何如要恐不為汩没之饑氓也未知為吉凶邪鄉人有覽事多而熟於聞見者皆賀之曰此若家之寳也奈何慮之過歟自此遂日日知書伏聖人之教慕愷悌之化達君臣父子之節忠孝之際唯恐不及操筆屬詞其言秀而多思率人所未言者君道之容易由是振發於鄉里之間建中貞元時文詞崛興遂大振耀歐閩之鄉不知有他人也㑹故相常衮來為福之觀察使有文章髙名又性頗嗜誘進後生推拔於寒素中唯恐不及至之日比君為芝英每有一作屢加賞進遊娯燕饗必召同席君加以謙德動不踰節常公之知日又加深矣君之聲漸騰於江淮已達於京師矣時人謂常公能識真尋而陸相贄知貢舉搜羅天下文章得士之盛前無倫比故君名在榜中常與君同道而相上下者有韓侍郎愈李校書觀洎君並數百嵗傑出人到於今伏之君之文新無所襲才未嘗困精於理故言多周詳切於情故叙事重復宜其司當代文柄以變風雅一命而卒天其絶邪君於貽孫言舊故之分於外氏為一家故其屬文之内名為予伯舅所著者有南陽孝子傳有韓城縣尉㕔壁記有與鄭居方書皆可徴於集故予沖幼之嵗即拜君於外家之門太和中予為福建團練副使日其子檟自南安抵福州進君之舊文共十編首尾凡若干首泣拜請序予諾其命矣而詞竟未就檟微有文又早死大中六年予又為觀察使令訪其裔因獲其孫曰澥不可使歐陽氏之文遂絶其所傳也為題其序亦以卒後嗣之願君名詹行周其字云福建等州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正議大夫使持節都督福州諸軍事福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上柱國賜紫金魚袋李貽孫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