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哭文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光明所到……」 止哭文學
作者:魯迅
「人話」
本作品收錄於:《偽自由書


  前三年,“民族主義文學”家敲著大鑼大鼓的時候,曾經有一篇《黃人之血》說明了最高的愿望是在追隨成吉思皇帝的孫子拔都元帥之后,去剿滅“斡羅斯”。斡羅斯者,今之蘇俄也。那時就有人指出,說是現在的拔都的大軍,就是日本的軍馬,而在“西征”之前,尚須先將中國征服,給變成從軍的奴才。

  當自己們被征服時,除了极少數人以外,是很苦痛的。這實例,就如東三省的淪亡,上海的爆擊,凡是活著的人們,毫無悲憤的怕是很少很少罷。但這悲憤,于將來的“西征”是大有妨礙的。于是來了一部《大上海的毀滅》,用數目字告訴讀者以中國的武力,決定不如日本,給大家平平心;而且以為活著不如死亡(“十九路軍死,是警告我們活得可怜,無趣!”),但胜利又不如敗退(“十九路軍胜利,只能增加我們苟且,偷安与驕傲的迷夢!”)。總之,戰死是好的,但戰敗尤其好,上海之役,正是中國的完全的成功。

  現在第二步開始了。据中央社消息,則日本已有与滿洲國簽訂一种“中華聯邦帝國密約”之陰謀。那方案的第一條是:“現在世界只有兩种國家,一种系資本主義,英,美,日,意,法,一种系共產主義,蘇俄。現在要抵制蘇俄,非中日聯合起來……不能成功”云(詳見三月十九日《申報》)。

  要“聯合起來”了。這回是中日兩國的完全的成功,是從“大上海的毀滅”走到“黃人之血”路上去的第二步。

  固然,有些地方正在爆擊,上海卻自從遭到爆擊之后,已經有了一年多,但有些人民不悟“西征”的必然的步法,竟似乎還沒有完全忘掉前年的悲憤。這悲憤,和目前的“聯合”就大有妨礙的。在這景況中,應運而生的是給人們一點爽利和慰安,好像“辣椒和橄欖”的文學。這也許正是一服苦悶的對症藥罷。為什么呢?就因為是“辣椒雖辣,辣不死人,橄欖雖苦,苦中有味”的。明乎此,也就知道苦力為什么吸鴉片。

  而且不獨無聲的苦悶而已,還据說辣椒是連“討厭的哭聲”也可以停止的。王慈先生在《提倡辣椒救國》這一篇名文里告訴我們說:

  “……還有北方人自小在母親怀里,大哭的時候,倘使母親拿一只辣茄子給小儿咬,很靈驗的可以立止大哭……“現在的中國,仿佛是一個在大哭時的北方嬰孩,倘使要制止他討厭的哭聲,只要多多的給辣茄子他咬。”(《大晚報》副刊第十二號)

  辣椒可以止小儿的大哭,真是空前絕后的奇聞,倘是真的,中國人可實在是一种与眾不同的特別“民族”了。然而也很分明的看見了這种“文學”的企圖,是在給人一辣而不死,“制止他討厭的哭聲”,靜候著拔都元帥。

  不過,這是無效的,遠不如哭則“格殺勿論”的靈驗。此后要防的是“道路以目”了,我們等待著遮眼文學罷。

  三月二十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