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議大夫尚書左丞孔公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正議大夫尚書左丞孔公墓誌銘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63

孔子之後三十八世,有孫曰戣,字君嚴,事唐為尚書左丞。年七十三,三上書去官,天子以為禮部尚書,祿之終身,而不敢煩以政。吏部侍郎韓愈常賢其能,謂曰:「公尚壯,上三留,奚去之果?」曰:「吾敢要君?吾年至,一宜去;吾為左丞,不能進退郎官,惟相之為,二宜去。」愈又曰:「古之老於鄉者,將自佚,非自苦:閭井田宅具在,親戚之不仕與倦而歸者,不在東阡在北陌,可杖履來往也。令異於是,公誰與居?且公雖貴而無留資,何恃而歸?」曰:「吾負二宜去,尚奚顧子言?」愈麵歎曰:「公於是乎賢遠於人!」明日奏疏曰:「臣與孔戣同在南省,數與相見。戣為人守節清苦,論議正平,年才七十,筋力耳目,未嚐衰老,憂國忘家,用意至到。如戣輩在朝不過三數人,陛下不宜苟順其求,不留自助也。」不報。明年,長慶四年正月己未,公年七十四,告薨於家,贈兵部尚書。

公始以進士佐三府,官至殿中侍御史。元和元年,以大理正征,累遷江州刺史諫議大夫。事有害於正者,無所不言。加皇太子侍讀,改給事中,言京兆尹阿縱罪人,詔奪京兆尹三月之俸。權知尚書右丞,明年,拜右丞,改華州刺史。明州歲貢海蟲、淡菜、蛤蚶可食之屬,自海抵京師,道路水陸,遞夫積功,歲為四十三萬六千人,奏疏罷之。下邦令笞外案小兒,係御史獄,公上疏理之。詔釋下邽令,而以華州刺史為大理卿。十二年自國子祭酒拜御史大夫嶺南節度等使。約以取足境內。諸州負錢至二百萬,悉放不收。蕃舶之至泊步,有下碇之稅,始至有閱貨之燕,犀珠磊落,賄及仆隸,公皆罷之。絕海之商,有死於吾地者,官藏其貨,滿三月,無妻子之請者,盡沒有之。公曰:「海道以年計往復,何月之拘?苟有驗者,悉推與之,無算遠近。」厚守宰俸而嚴其法。嶺南以口為貨,其荒阻處,父子相縛為奴,公一禁之。有隨公吏得無名兒,蓄不言官;有訟者,公召殺之。山谷諸黃,世自聚為豪,觀吏厚薄緩急,或叛或從。容桂二管利其虜掠,請合兵討之,冀一有功,有所指取。當是時,天子以武定淮西、河南北,用事者以破諸黃為類,向意助之。公屢言遠人急之則惜性命,相屯聚為寇,緩之則自相怨恨而散,此禽獸耳;但可自計利害,不足與論是非。天子入先言,遂斂兵江西嶽鄂湖南嶺南,會容桂之吏以討之,被霧露毒,相枕藉死,百無一二還。安南乘勢殺都護李象古,桂將裴行立、容將楊旻皆無功,數月自死。嶺南囂然。祠部歲下廣州祭南海廟,廟入海口,為州者皆憚之,不自奉事,常稱疾,命從事自代,惟公歲常自行。官吏刻石,為詩美之。

十五年,遷尚書吏部侍郎。公之北歸,不載南物,奴婢之籍,不增一人。長慶元年改右散騎常侍,二年而為尚書左丞。曾祖諱務本,滄州東光令。祖諱如珪,海州司戶參軍,贈尚書工部郎中。皇考諱岑父,秘書省著作佐郎,贈尚書左仆射。公夫人京兆韋氏,父種,大理評事。有四子:長曰溫質,四門博士;遵孺、遵憲、溫裕,皆明經。女子長嫁中書舍人平陽路隋,其季者幼。公之昆弟五人:載、勘、戢、戳。公於次為第二。公之薨,自湖南入為少府監。其年八月甲申,戢與公子葬公於河南河陰廣武原先公仆射墓之左。銘曰:

孔氏卅八,吾見其孫。白而長身,寡笑與言。其尚類也,莫與之倫。德則多有,請考於文。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